「陸師兄,這次是我錯了,我不該懷疑你的,沒有想到你的實力竟然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如果你是敵人的話,憑藉你的實力,以一人之力滅掉我們也是可行的。」

只見這帶頭的男子咽了咽自己口水,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有著一些慌張的模樣。

似乎是生怕陸方動手,一劍滅了他一般。

不過陸方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你們是想說什麼,放心好了,剛才躲在他身體裡面的那條蟲似乎是為了更好的掩藏,所以並沒有去殺了他,只需要給他一些藥物進行滋補,很快就能夠恢復了。」

陸方說到這裡就扭了扭自己的脖子,脖子上面發出了清脆的響聲,他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

「呼!」

「你們先照顧他吧,這個萬劍宗弟子就交給我來處理吧,我對他非常的感興趣。」陸方說到這裡,臉上露出了一縷笑容對著身旁的逍遙門弟子們說道。

這帶頭的男子,連忙點頭,對著陸方說道:「師兄,你說的沒錯,你儘管處理,我們看著。」

這男子謙卑的表現,沒有讓其他弟子發出笑聲,反而一個個都是帶著贊同的語氣說道。

又在不遠處的萬劍宗弟子,此時心中好像是翻江倒海一般慌張。

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

剛才陸方就好像是鬼神降世,威能無邊,只不過是一眨眼,身上就釋放出那麼強大的氣勢。

那種氣勢並不是普通人所能擁有的,覺得是非常可怕的神級別的高手,才能夠擁有的,又或者是已經修鍊到極致的劍道高手,才能夠擁有如此可怕的武力,讓人一看就感覺到心驚肉跳。

他想到這裡,心中就是莫名的慌張,有一些琢磨不透。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已經踏出了自己的步伐。

走到了這萬劍宗弟子面前,伸出手直接抓住了他,臉上帶著笑容說道:「你知道其他萬劍宗弟子去哪裡了嗎?」

陸方帶著一些疑惑的語氣對他問道,彷彿根本不害怕任何的萬劍宗弟子。

他想到這裡,臉上露出了一臉尷尬的笑容:「這位師兄,我們雖然不是同宗同門,但是當年的時候,我們也曾是情同手足的門派,只不過是近些年奸人挑撥,才導致我們門派之間有了矛盾。」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就偷偷摸摸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陸方,心跳在不斷的加速。

面對這樣一個絕世高手,甚至有可能是這天王禁地之中最厲害的高手,他又如何不心驚肉跳。

他想到這裡,就感覺自己的心裏面帶著一種恐懼慢慢的浮現而出。

「說罷,那些萬劍宗弟子在哪裡?我不想說第2遍。」陸方說到這裡的時候,手中的龍鱗劍已經用手指挑出了一小截。

他手中的劍散發著一股濃烈的寒氣,隨時都要擇人而噬。

感受到陸方做出了這個動作,他頓時間嚇得心跳都快跳出來了,一時間大聲求饒說道:「我只知道他們是去某一個地方彙集了,但是我根本就沒來得及去彙集,就被你們給堵住了。」

這萬劍宗弟子說到這裡的時候,就帶著一些哭腔,眼睛之中流下來了兩行淚水。

居然在陸方的面前被嚇哭了,原來陸方在之前的時候跟那真魔爭鬥,又跟陳萬爭鬥,可以說身上帶著一股強烈的煞氣恐怖非常。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這些逍遙門弟子看到他的時候,眼眸中卻是露出了震驚和不安,因為看到陸方的時候,就彷彿是看見了一個恐怖的絕世凶魔,所以又如何不會震驚呢?

「抬起頭!」只見陸方開口說道。

就在下一刻,這萬劍宗弟子抬起了頭,突然他就看見了陸方的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綠幽幽的顏色。

那種顏色讓他瞬間就是愣住了,站在原地,直接就是受到了控制。

「告訴我,你們是在什麼地方匯合?又是用什麼東西來聯繫?你們的目標是什麼?為什麼我們逍遙門沒有遭受到你們的襲擊?」直接陸方接二連三對著面前的萬劍宗弟子問道。

他此時已經陷入了被幻術迷惑的狀態,隨著陸方的問話,他解答了起來。

「我是用一顆通靈珠用來聯繫,不過通靈珠只要隨著我們的死亡,就會立刻消失不見,我們的目標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只是師門命令我們必須要趕往那裡,就算是逍遙門弟子也不用管。」

「我覺得十分的疑惑,為什麼不用管?但是師兄沒有告訴我這是為什麼,而且我在這一路上迷路了。」 陸方盯住了面前的這萬劍宗弟子的眼睛,他仔細的觀看著到底是不是在說謊,又或者有沒有什麼秘術,可以隱藏自己的秘密不被泄露。

但是陸方很快就確定面前的這萬劍宗弟子說的全部都是實話,沒有絲毫的撒謊。

這個時候他的眼眸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些疑惑之色,這些人進入這裡面之後,卻沒有對逍遙門發動攻擊,這讓陸方皺起了自己的眉頭,眼眸中帶著一縷詫異,似乎是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麼。

如果這些門派圍攻逍遙門,本身就是一個騙局的話,那麼才有可能是證明這個事情的原因。

陸方的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凝重,仔細的搜索著這個事情到底是合不合理,沒過幾分鐘之後,他長長吐了一口氣。

「看來是真的不合理,必須要深入調查一下,才能夠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陸方想到這裡,就是停了下來。

面前的這萬劍宗弟子說出了一個地址之後,突然腦子就炸開了。

鮮血四濺,要不是陸方閃得快,恐怕他也要受點小傷。

「這是禁制?」就在這一刻,陸方已然用力的睜大了自己的眼睛,一雙眼眸之中有一些不安。

這裡面的內情讓他感覺到了疑惑,甚至有點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呼!」

之見陸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內心之中的變得平靜下來,不過這個事情一定要調查清楚才能夠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否則的話,接下來對於他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大問題。

想到這裡,陸方就是抬手對著自己身旁的逍遙門弟子招了招手說道:「都給我過來。」

這些弟子們臉上帶著一些驚慌失措,就在剛才的時候,陸方就好像是把那個人給直接打爆了頭顱,這讓他們的眼眸之中都是露出了一些疑惑。

要知道,那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現在卻連這個頭顱都沒有了,又如何不讓他們感覺到不安?

一時間,就是小心翼翼的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陸前輩,不知道這個事情到底你打算怎麼辦?」

「你們知不知道其他門派的動向?在這一路上有沒有遭遇到襲擊?這些門派對我們的攻擊又是怎麼樣的?」

陸方對著面前這些逍遙門弟子接二連三的問道,在這一段時間之中,他一直都在尋寶,因此雖然在之前的時候曾經交過手,但是卻並沒有感受到這些人的強烈殺意。

反而在其他事情上面遭遇了不少的事情,陸方想到這裡的時候,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

在這裡的這些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這讓他的眼眸之中不由得就有些凝重。

帶頭的逍遙門弟子走到了陸方的面前,對著他說道:「師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們在這一路上都是十分的平靜,遇到了一些零散的其他門派弟子,他們都是單獨的,並沒有和我們發生什麼衝突,彷彿他們似乎是跟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一樣。」

只見這個逍遙門弟子搖了搖自己的腦袋,把自己所知道事情全部都說出來了。

陸方聽到這裡的時候,一雙眼眸頓時變得明亮起來,知道這個事情可能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他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額頭之上留下來了一些汗水。

就在他的內心之中,有著一種直覺,這個事情很可能就已經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甚至有可能超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就在之前的時候,逍遙門弟子一個個都是分發了不少的寶物,就是為了和其他門派來爭鬥。

但是在這裡面,這些門派根本就不來跟逍遙門爭鬥,反而突然就不見了,甚至這些人的身體之中還下了禁制,那不就只有一種可能性,這些門派很可能是在謀划著某個陰謀。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徐浩就只覺得自己心裡頭有著一些不安和壓抑,這種陰謀對他來說絕對不是小事。

陸方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努力的讓自己變得平靜下來。

就在陸方焦急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就在逍遙門的戰場之中,卻出現了另外的一種景象。

原本以為這是一場生死之間的大戰,可是卻沒有想到卻是逍遙門長老和其他門派的諸位長老是盤腿坐在那裡,之間並沒有立刻發生戰爭,反而一個個在互相對視著。

逍遙門的太上長老此時一雙眼眸之中帶著冷意,目光從面前這些人身上掃過。

「沒有想到你們居然玩了一個把戲,把我都給騙了,看來你們為了謀划這個事情,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的時間才完成了這個計劃,並且成功讓我們入了套。」只見這太上長老冷冰冰的說道。

此時的空氣之中瀰漫著一些濃烈的殺機,彷彿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出一場大戰。

萬劍宗的太上長老就在這一刻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十分的燦爛。

「誰叫你們逍遙門在這些年裡面積蓄了太多的優秀弟子,甚至還有一些精英弟子,還有了無數強大的長老呢?這些都是一些超強潛力的存在,如果我們不做出這樣的決定,又怎麼能夠避開直面你們的那些精英弟子呢?」

只見萬劍宗這太上長老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笑的是那麼的開心帶著濃烈的竊喜。

在一旁的泰林宗太上長老就在這一刻也是帶著笑容:「其實我們也不想打生打死,已經到了我們這種境界,實力修為都已經抵達了巔峰,如果輕易的拚鬥,對我們來說都是損傷。」

只見這泰林宗的太上長老笑起來的時候,臉上的那些濃濃的褶皺,都是透露出了一股老奸巨猾。

在一邊的萬化宗太上長老的臉上,卻是帶著濃郁的陰氣,有著一種陰沉沉的感覺。

「你們逍遙門在這幾千年裡不斷的發展,說句實話,現在你們才是我們的心腹大患,這一次我們並沒有對你們動手,就已經是我們願意付出最大的代價了,還希望你們不要逼我們。」

萬化宗的長老開口說道,聲音之中帶著一些嘶啞。

逍遙門太上長老,一個個都是捏緊了自己的拳頭,眼眸之中怒火中燒,不過他們又都有一些慶幸。

幸虧這一次並不是真正的大戰,只是爭奪某樣機遇。

據說在天王禁地之中曾經存在過一個非常可怕的機遇,但是卻沒有任何的人得到這裡面的寶物,只流露出來了一件不是寶物的珠子。

但是這個珠子有著無比可怕的威能,甚至還曾經直接滅殺過一個武尊級別的高手。

但是那並不是真正的寶物,據說只不過是一個寶物之中掉下來的珠子,而且只是一個掛墜而已。

就足以證明那其中的寶物有多麼的可怕,無論是哪個門派得到這裡面的寶物,恐怕都可以稱霸一方。

因此這些太正常了嘛,一個個都對這裡面的寶物充滿著渴望,甚至還充滿著貪婪的情緒。

這裡面的寶物,那絕對可以迅速的獲得周圍的增長,甚至讓自己的實力增強無數倍,甚至可以讓門派直接稱霸一方,讓其他門派直接成為其附庸。

逍遙門的太上長老,此時深吸了一口氣,又長長的吐了出去。

他的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股陰冷,開口說道:「你們既然知道那寶物有多可怕,為什麼還要去拿?你們知不知道,如果得到這個寶物,那這裡就將被統一天下。」

「我們四大門派擁有著極大的資源,就在這個角落之中佔據一方,如果我們就這樣發展下去,以後說不定可以和這證道大陸其他地方的人能夠相互媲美,甚至超出,可是現在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在什麼?」

這逍遙門的太上長老猛的站了起來說道,帶著一縷失望。

「哈哈!」

就在這一刻,面前的三大門派的太上長老都是笑了起來。

「機會馬上就要來了,或許你們沒有得到消息,可是我們卻已經得到了一些秘密,這個事情馬上就要發生一場巨變,將會有一場天大的機遇降落在這個大陸之上。」

只見這三大太上長老臉上都是帶著一些激動都是大聲的說著,個個的眼眸之中都是帶著炙熱。

逍遙門的太上長老這時候就是開口說道:「那根本就不是什麼機遇,只不過是傳言而已。」

「不,那不是傳言。」就在這個時候,萬化宗的太上長老開口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縷激動之色。

「傳說有著一個可以和我們證道陸大陸相提媲美的世界,在那個世界之中有著無數的資源,在這個世界之中有著長生不朽的希望,在這個世界之中所得不到的東西,在那個世界之中就可以輕易的得到。」

只見這太上長老的呼吸,帶著一些急促,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炙熱。

「我已經聽說了,血影宗據說已經開始進行了戰備的狀態,這個大宗門他們也在謀划著裡面的寶物,據說在積極的等待著空間通道降臨的時候,就立刻出手奪取這裡面的寶物。」

「我知道你們逍遙門一直以來都是秉承著這是謠言的態度,同時裡面的實力又強大,所以我們就只有拋棄你們了。」

萬化宗的太上長老開口說道,說出了這裡面的秘密。 「呼!」

逍遙門最中間的太上長老,聽完這些話語之後,他沉默了下來,是不是在思考著自己所作所為是不是不對?許久之後,只見他輕輕地搖了搖自己的腦袋。

「你們所作所為,不過只是為了自己內心之中的慾望而已,你們在用你們的弟子命來賭這個事。」

只見這逍遙門太上長老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哈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萬劍宗的太上長老吐出了一句話:「不過是一些小小的弟子而已,最多四十年的時間就可以再一次彌補,在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缺天才,也從來都不缺高手,他們的犧牲將會換來門派的成長。」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這逍遙門的太上長老猛的站了起來。

周圍的三個門派的太上長老都是猛的站了起來,似乎隨時都要群毆,面前的這一位太上長老。

四方之間氣氛就在這一瞬間變了凜冽,殺氣瀰漫著四群人之中,似乎隨時都要出手。

……

「阿欠!」

陸方打了一個噴嚏,感覺到似乎總有什麼事情就要發生了一樣,讓他的心中帶著一些不安。

可是他卻又總是想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時間就決定繼續向前而去,前往這萬劍宗集合的位置。

這一些逍遙門弟子都不肯跟著陸方前往這裡,那裡說不定就會有什麼危險,他們可不想去。

陸方仔細思索之後,也認為這些人說的非常的對,這些傢伙並不是門派之中的頂尖戰力,就算去了也沒有什麼太多的用處,還不如讓他們繼續去尋找其他的弟子匯合起來。

陸方想到這裡,,就是迅速的趕往了這萬劍宗的集合地點。

幸虧有這地圖可以用來作為坐標趕往這個地方,陸方在這一路上都十分的平靜。

一直趕到了萬劍宗的集合地點,陸方這才發現這只是一個廢墟,根本就沒有什麼東西,讓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這分明就是一片廢墟啊,為什麼在這裡面集合?這讓陸方的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有一些想不清楚。

之前的萬劍宗弟子已經死掉了,連頭顱都是爆掉了,這讓陸方不由就有些頭疼。

如果之前這個例子還沒有死去的話,說不定還可以藉助這個弟子來探查出這個地方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現在卻完全就沒有什麼辦法了,不過陸方卻把這萬劍宗的玉佩給帶了過來,說不定在這個地方能夠得到一些線索。

想到這裡的時候,陸方就是拿出了自己手中的玉佩。

這是一個白色的玉佩,這個玉佩在陸方的手中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用處。

「呼」

陸方在這一刻深吸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決定開始在周圍查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經過陸方一番查看之後,才發現這裡居然是一個宮殿的廢墟,並不是一個營地的廢墟。

而且這個宮殿並不是之前就已經被破壞了,而是似乎是最近的時間才會被破壞掉的,似乎是曾經有人來到這裡,然後就把這個地方徹底給破壞掉了,好,不讓後面人發現了一個蹤跡。

經過陸方了一番探查之後,就確定了這個地方到底有多大。

就在這個地方有這些古怪的情況,有著一些巨大無比的深坑,讓人一看就感覺到心驚肉跳。

我可以獵取萬物 陸方的眼眸中帶著一些凝重,在仔細的思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些深坑,似乎是深不見底,彷彿是故意被留下來的,又好像是發生了一場大戰。

這些種種的線索都讓陸方覺得有些頭疼,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武俠冒險錄 不過現在想看他真相的話,他們就不如立刻就行動起來,開始探討這個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陸方想到這裡的時候,整個人就開始行動了起來。

他行動的速度非常的快,只不過是片刻的時間,就已經開始把這些周圍的建築進行了整理,

開始努力的還原這裡的真相,不過就在這陸方進行了一番行動之後,卻發現了自己的行動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

那就是這裡的建築被破壞的十分嚴重,比如陸方找到了一張壁畫,但是這張壁畫最中央的區域就被毀滅掉了,這讓陸方頭疼的要命,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到底該怎麼辦?」陸方一腳踢飛了一塊石頭,只見這個石頭就在這一瞬間直接掉入了這巨大的深坑之中。

這深坑之中發出了一聲巨響,一直向下面掉落而去。

一直大概三分鐘之後,下面的聲音才變得平靜了下來,沒有了任何的響動。

就在陸方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他就是猛的回過了頭,就在剛才的時候,他似乎是聽到了什麼聲音,就在這身後。

並不是石頭掉落下深刻的聲音,而是某些古怪的聲音。

地面微微有些震動起來,彷彿是有什麼東西在這地下就要從這地下鑽出來一般。

陸方聽到這些聲音的這下一個瞬間,一腳踩在地面上,瞬間就跳飛了出去。

只見一張巨大的嘴巴,瞬間從這地下鑽了出來,一口咬在路旁,原來站在的位置,陸方向在下面看了過去,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凝重。

只見那是一張大大的嘴巴,那深坑之中鑽了出來。

那是一顆長長的頭顱,就好像是一條大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