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闕會長,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你還活著,華僑會就還有報仇的機會……」

李伯說道。

其餘華僑會成員,也紛紛勸說上官雷闕離開。

「會長,以前我們在西方處處受到欺負和凌.辱,是您帶領我們成立華僑會,對抗西方異能者,才讓我們找回了尊嚴,這一次,該我們報答你了……」、……

上官雷闕,劍眉下的雙眸,有些微微濕潤。

難道,自己一手創辦起的華僑會,今天真的就這麼完了嗎?

這時候,安格特三兄弟,朝上官雷闕漫步逼近,他們目光中充滿了目中無人的態勢。

只要他們願意,滅掉華僑會剩餘的小嘍嘍,簡直彈指可成。

「就憑你們這群螻蟻,也配擋我們兄弟三人?」

「真是可笑!」

「今天,你們誰也走不掉,都得死!」

安格特三兄弟得意說道。

話音落下,安格斯猛然伸手,擋在最前面的一名華僑會成員,瞬間被安格斯靠勁氣吸到手中。

咔嚓!

一聲脖骨斷裂聲后,那名華僑會成員,甚至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直接當場斃命。

「哈哈……大哥,你看看這群來自東方的可憐螻蟻,他們實在太脆弱了。」

安格斯發出魔鬼般的笑聲。

在他看來,虐殺一個東方人,彷彿只是捏死了一隻螞蟻那麼簡單,絲毫沒有罪惡感。

「住手,你們不就是想要我們華僑藥房的權益嗎?放過我的兄弟們,我給你想要的東西……」

上官雷闕言道,。

「雷闕會長,我們不能屈服於他們啊!」

李伯說道。

「我實在做不到,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個這樣死去,權益算什麼東西?」

上官雷闕雙眼目光,不禁有些黯然。

他不怕死,但他怕眼睜睜看著自己華僑會的兄弟一個個被虐死,而作為他們的老大,他卻什麼也做不了。

安格特面帶嗜血的笑意,目光冷冷看向上官雷闕。

「現在才想起來求饒?」

「上官會長,你不覺得為時已晚了嗎?」

安格特冷聲笑道。

此刻,安格特兄弟三人已經殺氣難收,華僑會已經失去了抵抗之力,他們沒有理由放過上官雷闕。

上官雷闕雙拳緊握,經過剛才的一番搏鬥,他的勁氣已經消耗殆盡,而且受了重傷,身體都有些動彈不得。

「放過我的兄弟們,有什麼事情,沖我上官雷闕一人來就可以了!」

上官雷闕冷聲說道。

「想不到上官會長還是個義薄雲天的人,那我就給你們這群東方螻蟻一個活命的機會。」

安格特冷聲笑道。

「說吧,什麼機會?」

上官雷闕聲音低沉道。

安格特三兄弟,互視一眼,嘴角都露出一絲噁心的笑意。

「只要你們這群東方的螻蟻,從我們兄弟三人的胯下爬過去,我就繞你們一條賤命。」

「抗拒者,死!」、安格特言道,語氣中,都充滿了殺氣。

華僑會的成員,個個面色凝重,雙拳緊握,目光中都流露出視死如歸的決心。

「可惡,雷闕會長,士可殺,不可辱,咱們跟他們拼了!」

趙堂主捂著胸口,怒聲說道,即便他已經身受重傷,可和胯下之辱相比,他寧願去死。

「會長,老夫今天寧死不辱!」

李伯堅毅說道。

在一片議論聲中,華僑會的成員,爆發出一陣陣怒聲。

安格特嘴角冷冷一笑,言道:「上官會長,或者,你可以代替他們從我胯下鑽過去,我同樣可以放了你的手下。」

上官雷闕眉頭一皺,清澈的眸子里,盪起深邃。

「你們的話,我可以相信嗎?」

上官雷闕冷冷說道。

「哈哈……上官會長,你現在除了相信我們,難道還有別的辦法嗎?」

安格魯反問笑道。

上官雷闕沉默片刻,終究還是邁著沉重的步伐,走了出來。

「雷闕會長,我們不怕死,讓他們來吧!」

「不錯,絕不能讓這群西方異能者,看不起我們東方人!」

上官雷闕目光淡然,並沒有停下腳步,徑直走到了安格特面前。

如果只是簡單的個人生死,上官雷闕即便死,恐怕都不會眨一下眼睛。

但是,身為華僑會會長,他肩上擔負了太多太多。

「上官會長,請吧!」

「哈哈……」

在一片嘲笑聲中,安格特挪開兩腿,臉上洋溢出一股勝利者的驕傲和狂妄。

「大家拿手機錄下來,讓全世界都看看,這群卑微的東方人是多麼的可憐,哈哈……」

安格特愈發猖狂。

上官雷闕臉色難堪,自己這一舉動,無異於是給整個東方人臉上抹黑。

但是,為了自己手下兄弟們的性命,他沒有別的選擇。

他十指的指甲,因為過於用力,深深插入了肉里,鮮血斑斑。

「上官會長,我們兄弟們已經等不及了,快點兒,爬過去呀!」

安格斯不耐煩的催促說道。

就在上官雷闕,準備跪下那一刻,一道身影出現在他身後,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夏國人,士可殺,不可辱!」

「上官會長,你這麼一跪,萬一視頻被掛網上,丟的可是整個夏國的臉面。」

上官雷闕扭頭看去,只見秦穆然站在自己身後,目光炯炯,身影魁梧。

他周身散發著一股強大的氣場,壓抑的讓自己都有些窒息。 趙小川聽到軒轅無敵的話,心中一沉,生起一絲不詳的預感。

“喝!”

軒轅無敵爆喝一聲,一股強大的氣浪以他爲中心向着四周擴散開來。

氣浪衝來,趙小川身在空中無法躲避,頓時被氣浪打了個踉蹌,感到氣血一陣翻滾。

周圍的雲彩也被震散,在兩人方圓千米的範圍內留下了一片空白的局域。

趙小川一驚,他知道這只是對方在做準備工作,真正的殺招並沒有使出,但這足以讓他震驚。

因爲他察覺到體內氣血翻騰,卻並沒有停下,反而越來越激烈,同時心底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絲畏懼。

“他在攻擊我的靈體?而且已經讓我的心神有了一絲鬆動?”

趙小川瞬間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臉色黑了下來。

他可以想象接下來軒轅無敵的攻擊多麼的猛烈,甚至他懷疑自己在這種攻擊下是否可以活下來。

……

“那傢伙就是輪迴者?”黑暗議會的大長老擡頭望着天空中的兩道相互追逐的人影皺眉道:“這還只是一個孩子啊! 我的女友是偶像 教皇你的情報是真的麼?”

大長老說最後一句話時,已經看向了教皇。

教皇身後的弗朗西斯皺眉道:“當然是真的,否則你認爲軒轅無敵會對一名普通的少年緊追不捨麼?”

大長老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說道:“教皇,我勸你管好你身邊的小雞,不然的話,可不要怪我不客氣!”

弗朗西斯眉毛豎起,身後三對潔白的翅膀展開,向着大長老踏出一步。

“不要衝動!”教皇無奈地對弗朗西斯說道,然後看着躍躍欲試的大長老嘆息道:“如果你再不出手,恐怕他們了兩人就要脫離軍隊的空域了。”

大長老一怔,隨即冷哼一聲,伸手招來一個隨從,對他一陣耳語。

隨從時不時的點點頭,然後便退了下去,大長老轉頭冷聲道:“好了,一會兒兩人便會隕落下來。”

“讓軒轅無敵隕落下來?哼,說這話也不怕閃了舌頭。”弗朗西斯冷嘲熱諷道。

“年青人,你應該慶幸你是教皇的一條狗,否則現在你的狗頭已經不再你的脖子上了!”教皇淡淡的疏導:“至於能不能讓他們隕落下來,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弗朗西斯還想要說些什麼,可就在此時,一股強烈的氣浪向着他們傳來。

教皇伸手撫過頭頂,淡金色的光芒在他的手上閃動,將那股氣浪化爲無形。

但是三人卻卻並沒有在乎這個,而是將目光定在了天空中兩人的身上。

不知何時,兩人已經停止了追逐,而是立在空中相互對峙着。

“軒轅無敵終於要出手了!”教皇注視片刻,神色凝重地說道。

似乎受到教皇的感染,弗朗西斯和大長老也停止了吵鬧,神色凝重了許多。

…….

“沒想到你竟然讓我連續動用了兩滴炎黃之血,輪迴者,現在的你也足夠自傲了!”

軒轅無敵漂浮在空中,眉心一滴金色的血液如同太陽般閃爍着耀眼的光芒。

原本乾枯的身軀變得充實起來,皮膚光滑緊緻,肌肉疙瘩鼓鼓囊囊,完全無法將剛纔的他和現在聯繫起來。

趙小川聽到軒轅無敵的話,神色凝重。

他有一種感覺,自己絕對不可以背對着軒轅無敵,也逃跑不了對方的下一次攻擊,否則自己將會被對方殺死。

唯有奮力一搏,他纔可能有活下來的希望。

趙小川深吸一口氣,催動全身的輪迴之力,六個血色漩渦再次盤旋在他的周圍,一道綠色豎線如同第三隻眼睛慢慢裂開。

那黑色乾枯的手爪再次伸出,在趙小川的面前對準軒轅無敵,不斷地晃動着。

“外像魔道,沒想到竟然讓你領悟到了這一步!趙小川,我一定要得到你!”

看到趙小川的變化,軒轅無敵先是微微一愣,隨即大聲狂笑道。

“去~”

先下手爲強!趙小川沒有半點猶豫,眼睛一睜,爆喝一聲。

黑色手爪瞬間在原處留下一道殘影,衝向軒轅無敵。

“不自量力!”

軒轅無敵輕蔑地看了趙小川一眼,緩緩的擡起自己的手掌,然後握拳,狠狠地超前砸出一拳。

“轟~”

巨大的黑色手爪和軒轅無敵的拳頭碰撞在一起,周圍的空間驟然一凝,然後猛然震顫起來,同時一道金光透過黑色手爪直至向着趙小川射去。

趙小川在金光穿過黑色手爪時,體內氣血翻滾,終於忍不住仰天噴出一口血液。

與此同時,金光衝到他的身前,他身邊的六個血色漩渦快速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屏障。

屏障上那張許久未見,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鬼臉顯現出來,只不過此刻的鬼臉已經化爲了白骨面具。

“吼~”

白骨鬼臉面具大吼一聲,和那道金光撞擊在一起。

軒轅無敵臉色一變,瞬間倒退上百米,驚疑不定地看着趙小川瞬間倒飛了出去。

而那倒金光卻被空中顯現的白骨鬼臉張開大嘴,一口吞噬。

隨即那鬼臉盯着軒轅無敵片刻,漸漸化爲虛影消失在空中。

“該死的,那那道是什麼鬼東西?炎黃之血竟然對他沒有半點用處!”

軒轅無敵看到鬼臉消失,心中鬆了口氣,但很快臉色一變。

“轟轟轟轟~”

上百顆導彈升空,拖着一條條長長的尾巴向着軒轅無敵射來。

軒轅無敵此時正在舊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際,當場被上百顆導彈命中。

火光沖天,煙火繚繞,巨大的爆炸聲傳遍方圓百里,直至兩分鐘後才漸漸消失。

地面上,弗朗西斯驚訝地看着空中導彈爆炸產生的煙火,臉色變得難看之極,就連教皇的臉色也有些凝重。

因爲他自認在這種情況下,他是絕對不可能存活下來的。

“沒想到啊沒想到,大長老你居然開始依靠科技的力量了,這和二十年前的你可不一樣啊!”教皇收回目光對大長老嘆息道。

大長老冷哼道:“二十年可以改變好多事情!”

“是啊!一晃眼二十年就過去了!”教皇深吸一口氣,眼中露出緬懷之色。

“哼!別廢話了,走吧!我們去看看輪迴者!”大長老沒有接話,而是打斷了教皇的感慨,然後率先離去。

“弗朗西斯,不要在發傻了,我們快點更上去吧!”

“哦哦~”

弗朗西斯還沉浸在剛纔的震撼中,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看到這樣的弗朗西斯,教皇搖搖頭,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教皇陛下,你說御鬼師可以戰勝科技麼?”弗朗西斯忽然問道。

教皇笑了笑,道:“孩子,你要知道,所謂的科技和御鬼師,不過都是力量的一種,你不必糾結太多。”

“可是……”

“放心吧!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不過你要知道再怎麼強大的力量都是由人來掌控的……能毀滅人類本身的只有人類自己,你懂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