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隊……這個盜洞和我們上次的見到怎麼不一樣了?上一次是一直往下,這一次怎麼出現了往上的通道?」前面的考古隊員喊道。

「往上?」肖功勛愣了一下。

「是的,要不要繼續走?」前面的人大喊。

「繼續走!一定要小心,如果遇到什麼情況馬上停下來。」肖功勛喊道。

隊伍繼續前進。

樂天突然不動了,他奇怪的看著突然轉折向上的盜洞,他伸手摸了摸地面。

「你們上次來處理鬧鬼事件的時候,這盜洞是什麼樣子的?」他看著身後的施紫竹。

施紫竹也伸手摸了摸。

「不是這個樣子的,我們上次來也進入了古墓,不過那時候的這條盜洞是直直的往下的,沒有這樣的轉折。」她說道。

「老大,繼續走嗎?前面的人都消失了。」後面的二號問道。

「不著急……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啊!」樂天皺眉。

他四下看了看,位置實在太狹小了,他甚至連掉頭都極其的艱難。

「你們身上有沒有工具?將這個盜洞往旁邊破開一些。」他說道。

「挖開?不能挖啊……一旦挖開泥土沒有地方放,會把路堵死的。」施紫竹急忙阻攔。

「你懂個屁!沒聽說過節點挖掘法?」

樂天哼了一聲。

施紫竹眨了眨眼,她看了看樂天,這傢伙還懂盜墓?

樂天在施紫竹的眼裡變得越來越神秘了。 林萌在附近學校都有同學,而且人緣也特別好。所以帶上她的話。可以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跟着楊老爺子出來之後首先要去的。肯定就是林萌她們的財經學院,那個學校很多東西都是當年楊老爺子在那邊佈置下來的。只不過很多格局都已經被破壞了。

剛進門,就被那個中年保安看見了,趕緊上來打招呼。

楊老爺子看了那個中年保安一眼。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學校領導那邊是不是還沒有發話啊?看來,還真不拿學生的命當回事兒啊。”

說完話之後,楊老爺子也不再理會他。直接帶着我和林萌朝着人工湖那邊走了過去。在人工湖邊上,楊老爺子朝着那湖心島看了很長時間,臉色鐵青一句話都不說。看上去讓我都覺得壓力很大。

旁邊的林萌更是如此,用幾乎像是求助的眼神看向我,看上去她很不想待在楊老爺子的身邊。

看來好長時間。楊老爺子才轉過身來開口朝着我說道:“葉子。帶我去實驗樓看看吧。”

聽到實驗樓三個字,林萌那邊臉色明顯變得有些蒼白。雖然現在還在實驗樓的開放時間段,但是實驗樓裏面的傳說,她可是最清楚的。之前的很多傳說,也是她打聽出來然後才告訴我們的。

“林萌,你就放心吧,也不想想楊老爺子是什麼人,肯定不會有任何危險的。”看到林萌有些退縮,我纔開口安慰道。

也不知道是林萌本來就神經大條,還是我的安慰起了效果,反正話音說出來之後,林萌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濁氣。

楊老爺子的身份,林萌是知道的,在他的身邊,確實應該十分的安全。

我和林萌帶着楊老爺子朝着實驗樓的方向走去,在實驗樓的外面,楊老爺子站了很長時間,繞着那實驗樓轉了好幾圈,最終嘆了一口氣說道:“不用上去了,這地方也被糟踐了。”

聽到楊老爺子這麼說之後,我和林萌有些驚訝的對視了一眼。不過楊老爺子那邊,根本就沒有做任何的解釋。

接下來楊老爺子又去了水房那邊,至於水房後面劉師傅的那個院子,楊老爺子並沒有進去,而是讓我這個角落不要忘記了。

從財經學院轉了一大圈之後,又去了我們學校,然後再去了隔壁的醫學院。

在醫學院的時候,林萌把糖糖喊了出來。糖糖現在看上去,比之前起色好多了,而且整個人也開朗了不少。楊老爺子看到糖糖之後,整個人先是一愣,然後有些經驗的看向我。我這纔想起來,之前糖糖的事情,好像忘記告訴楊老爺子了。

所以趁着現在,把糖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楊老爺子,就連我看到的窗外的那個黑衣人,也全部都說了一遍。

之前林萌也不知道我那麼快跑出來幹嘛,現在聽完之後,林萌和糖糖兩個人都開始有些害怕起來。楊老爺子讓我帶着他去湖心島那邊看看,我立刻帶着他們朝着那邊走了過去。

在湖心島上,楊老爺子站在最高處朝着四周看去,臉色變得更加的嚴肅起來。

“看來,這個局已經佈置了很久了,再不出手阻止的話,會有更多人受到傷害,甚至可能會出人命。”

楊老爺子的擔憂不是多餘的,而且不是可能會出人命,而是已經出了人命。就在開學之後第一天,這醫學院就已經有個女孩兒跳樓了。糖糖就是這醫學院的,所以對於那個跳樓的事情非常清楚。

“糖糖,你那天打電話給我的時候,看到了什麼?”正在這個時候,旁邊的林萌朝着糖糖問道。

“我也不知道,就感覺好像有人盯着我看,整個人連動都動不了,往下看的時候,都有種想要跳下去的衝動。”糖糖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臉色都變得慘白,可見的當時的情況有多麼糟糕,就算回憶起來,都讓她有這種後怕的感覺。

看到糖糖這樣,林萌過去摟着她的肩膀靠在一起安慰起來。

從醫學院出來的時候,楊老爺子遞給了糖糖一樣東西,和我手中一模一樣的那張符,讓她務必貼身帶好,如果以後有什麼異常的話,打電話給我。

糖糖看到那張符之後,也不知道該不該接,把目光看向了林萌那邊。見到林萌點頭之後,糖糖才接過了那張符。

林萌並沒有和我跟楊老爺子一起出來,而是留在了醫學院這邊陪着糖糖。剛纔回憶之後,糖糖的情緒很低落,所以留在了這邊。

我和楊老爺子剛剛從醫學院出來,沫寒那邊就打電話過來了,他們已經從“精剪師”那邊出來了。她們兩個已經確認,就是照片中的那個人,而且那個人好像還認識她們兩個,看到她們倆的時候也是一臉的震驚。

“老瑤子,怎麼樣?”楊老爺子則是朝着旁邊的瑤族老爺爺問道。

“情況出乎意料之外,那個年輕人只是種蠱的,幕後還有人操控。”瑤族老爺爺嘆了一口氣,朝着楊家老爺子說道。看來如果要刨根問底的話,必須在“精剪師”的總部那邊開始查起來。

而總店根本就不在這個城市,所以查起來會相當麻煩,除非那個年輕人出事兒了,他背後的人才有可能露面。但是要是他真的出事兒了,可能也會打草驚蛇,身後的那些人隱藏的更深就更加不好找了。

“對了,你們認識那個丫頭嗎,注意一下她也剛剛被下了蠱,我現在還沒有找到辦法解開,你們這倆丫頭也不要太着急。”正在這時候,瑤族老爺爺朝着那邊剛從“精剪師”出來的女孩兒朝着我們說道。

看到那個女孩兒之後,我和沫寒同時愣了一下,沒想到竟然是沫寒她們宿舍的王鈺琪。那邊王鈺琪看到我和沫寒之後,還很興奮的過來打招呼,展示自己剛做的頭髮。

不得不說,這個髮型配合着本來就很高挑漂亮的王鈺琪,顯得特別的合適,更突顯了她那種高貴的氣質。

“鈺琪,你剛纔剪頭髮的時候,是不是被剪刀劃了一下啊?”看到王鈺琪一個人在哪兒興奮,沫寒有些擔憂的朝着她問道。

聽到沫寒的問話,王鈺琪也是愣了一下,手摸了摸脖頸的位置朝着沫寒問道:“你怎麼知道的,剛纔你也進去了?我給你說這家真划算,做的髮型不錯,而且還特別便宜,我這個髮型打折下來纔不到一百塊錢。”

瑤族老爺子和楊家老爺子同時給了我一個眼神,讓我最好注意一下。旁邊的林萌有些不明所以,但是沫寒和潘曉瑩的眼神中,多多少少透漏出來一些同情。

“行了,我們也該回去了,有情況打電話。”楊老爺子帶着瑤族老爺子和那個年輕人走了,甚至他都沒有去看看自己孫子。

接下來,林萌也跟着潘曉瑩一起回去了。我給潘曉瑩使了個眼神,讓她回去之後最好把這些事情都告訴林萌,讓她也好有個心裏準備。

“葉子,剛纔那倆女孩兒是你什麼人啊?要是你敢辜負我們家沫寒的話,有你好看的。”我剛纔給潘曉瑩使眼神的時候,正好被旁邊的王鈺琪看到了,她一副不懷好意的看着我說道。

看到她那樣子,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我和沫寒那邊更加的擔憂了起來。

“好了鈺琪,你先回去吧,我跟葉子還有事兒呢。”

“好好好,不當電燈泡打擾你們小兩口了。對了沫寒,你可得把葉子看緊了啊,剛纔那倆女孩兒可都不比你差多少。”

見到王鈺琪走了之後,我和沫寒才同時鬆了一口氣,但是也同時替王鈺琪擔心了起來。

“葉子,接下來該怎麼辦?”沫寒已經完全開始亂了陣腳,朝着我問道。

“你之前也中過招,接下來是什麼反應?”這個很重要,尤其是對於剛剛中蠱的王玉琪來說。

沫寒說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就是記憶力開始衰退,然後會慢慢的坐噩夢,開始產生幻覺,身上起一些變化。這個週期大概在一個月之後纔開始變得明顯,剛開始的一個月之內,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聽到這一個月的時間,我稍微鬆了一口氣,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裏面,楊老爺子那邊應該會想出來一些對策,這也就是說我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去準備。不過爲了以防萬一,我還是掏出了幾張符遞給了沫寒,讓他以備不時之需,如果情況緊急,立刻給我打電話。

等把事情交代完了之後,我並沒有回宿舍,而是轉身出了校門再次去了網吧。

看來找個房子這件事兒必須得儘快解決了,不然的話,如果她們幾個半夜出點事兒,我也沒有辦法大半夜的去她們宿舍。但是她們要是出來的話,那麼就好辦多了。況且,以後就算楊老爺子他們過來的話,也不用急着回去,甚至有時候住在這邊,對於一些情況會摸得更清楚。 四號拿出了一個奇怪的東西,這個東西很像是一個降魔杵,大概有一個人小手臂加上手掌的長度,兩邊都是尖銳的水滴圓頭,看起來非常的古怪。

「咦?這個東西倒是難得,你哪裡來的?」 盛世毒後 樂天拿過來奇怪的問。

這個系統好凶猛 「有一次在南國的時候,一個和尚給我的,我當時救了他一命。」四號回答。

樂天點點頭,他舉起這個東西就往旁邊的牆上戳去。

「咚……」

沉悶的聲音響起。

樂天驚訝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手被震得生疼,這個盜洞的牆壁堅硬程度居然遠遠的超過了樂天的想象。

「我來。」

施紫竹說道。

樂天毫不猶豫的將手上的降魔杵遞給了施紫竹,施紫竹吸了口氣,她低喝一聲,重重的將手上的降魔杵戳在洞壁上。

其實主要還是這個盜洞的空間太狹小,胳膊掄不起來也用不上多大的力氣。

「咚……」

降魔杵被擋住了,施紫竹這一下比樂天還是有點區別的。

樂天是連一點印子都沒留下,施紫竹好歹留下了一點白色的印子。

「這麼硬?這不可能……」施紫竹驚詫的問。

樂天突然像條狗似的將鼻子湊到洞壁上去聞,他愣住了,也驚住了。

「老大,怎麼了?」二號疑惑的問。

他們的手上都有手電筒,樂天的表情誰都看得到。

「我考了……這個挖盜洞的人是個神仙嗎?」樂天簡直是無語了。

「怎麼了?」施紫竹伸手摸了摸盜洞。

她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洞壁居然有一種光滑的感覺?

「知道為什麼鑿不穿這個洞壁嗎?」樂天問。

「不知道。」

這一次施紫竹學聰明了,她主動的搖搖頭。

「因為那個挖盜洞的傢伙居然一邊挖一邊用糯米的米漿將這個盜洞潤了一遍!我特么真的是服氣了,難道那傢伙盜墓的時候還帶了一大鍋米漿?」樂天真的是無語了。

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這裡的泥土特殊,樂天是早就察覺到了,這泥土是一種特別的黃泥,這種泥土的土質本來就是黏性極大,適合於燒陶瓷,不過這種泥如果和糯米米漿混合,它就會變得非常的堅硬,堪比水泥……

樂天吐了口氣,這就沒辦法了,只能動用銅匕首了。

可是他還沒來得及將銅匕首拿出來,身後突然傳出粗重的喘息聲。

「領隊……前面有人!」一個聲音在樂天的屁股後面喊道。

施紫竹驚詫的扭頭向後看過去,一道明亮的手電筒光出現在她的面前。

樂天吸了口冷氣,這不是考古隊的那些人?這些傢伙明明就在前面,為什麼跑到自己的屁股後面了?

「咦?是你們?」有人認出了暗部四人組。

「什麼情況?」肖功勛的聲音傳來。

「是樂天顧問他們……他們居然爬到我們前面了。」考古隊前面的隊員奇怪的彙報。

「樂天?」肖功勛一愣。

「不是我們到了你們的面前,而是你們爬到了我們的後面……我們剛剛一直沒動!」樂天高聲回答。

「你們沒動?不可能……我們一直沿著同一條通道爬,怎麼可能到你們的後面?」肖功勛也是愣住了。

樂天有點驚訝了,這個盜洞難道是個迷宮?

這不可能啊,前面又不是沒人進去過……

「肖叔叔!你們在原地等著……我們繼續往前爬。」樂天喊了一句。

「好。」肖功勛回答。

樂天開始往前爬,這個盜洞的確是有往上的趨勢,周圍依舊是那種糯米米汁侵染的洞壁,施紫竹四個人也跟著樂天。

爬了十分鐘!

「咦……」樂天停住了。

「怎麼了?」施紫竹問。

「盜洞又開始往下了。」樂天回答。

往下的趨勢雖然不明顯,但是樂天卻非常敏感的發現了。

他繼續往前爬,施紫竹跟在樂天後面,她仔細的感覺了一下,的確盜洞又開始往下……

她開始一下一下的用手上的降魔杵砸洞壁,每一次只能留下一個小小的痕迹,不過施紫竹還在砸。

樂天已經看到了前面考古隊員的屁股了。

「肖叔叔……」他喊了一句。

肖功勛嚇了一跳,他還在一直往前看呢,結果樂天的聲音卻從後面傳出來了。

「怎麼回事?」他急忙問道。

「我感覺我們像是進入了一個死循環!」樂天回答。

一行人一共爬了兩次,兩次都是首位相接,這個盜洞又不寬,如果出現岔道他們不可能沒有發現。

「難道是鬧鬼了?」一個考古隊員突然說了一句。

「別胡說!我們是做什麼?如果什麼事都往鬼神的身上推,那以後我們就不要干考古了。」肖功勛沉聲呵斥。

沒有人說話了。

不過這句鬧鬼倒是給樂天提了個醒。

他的手中扔出了一枚柳葉,柳葉在盜洞裡面飛了一圈,然後飛進了前面的黑暗中。

樂天等了半天,柳葉卻沒有回來。

樂天有點驚住了,這個大墓不一般啊!

很明顯柳葉破除了將他們困在這裡的謎障,所以它才沒有飛回來,可是正因為柳葉沒有飛回來,所以樂天也不知道這謎障的節點在哪裡。

「繼續爬!前面的繼續爬。」樂天喊道。

肖功勛聽到樂天的話,暫時也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他也只能聽樂天的。

這也太奇怪了,明明以前什麼事都沒有,現在他們居然連大墓都進不去了……

「老大,你看……」

施紫竹指了指盜洞的洞壁,上面有一些清晰的白印,這是她上次打出來的。

「也就是說……我們還真的是在原地轉圈?」樂天哼了一聲。

施紫竹點點頭。

樂天想了想,這倒是很像是鬼打牆。

可是如果是鬼打牆,那麼可以困主自己的鬼,而且還做得這麼天衣無縫……這個鬼也不簡單啊。

樂天突然想起了那個人魚罐里的孩子……

小孩子的靈魂如果變成了鬼,一般在巫術裡面被稱呼為夜啼鬼!這種東西最是難纏,而且怨氣十足無法超度!

「媽的,非逼老子下重手!」

樂天惡狠狠地罵了一句,他拿出了銅匕首,狠狠的刺向了盜洞的洞壁。

「噗……」

銅匕首就像是刺進了一塊豆腐裡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