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字很是平淡,平淡的幾乎有些荒謬。

青櫻不自覺的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滿是苦澀,甚至帶著幾分冷嘲:「就因為她對大哥不喜,所以連帶著你對大哥也有了偏見。你覺得,這樣對我,對大哥,公平嗎?」

君北齊的面色很是平淡,看著她的眼神,完全就是在看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沒有任何多餘的情緒:「那你想過沒有,如果你們在一起了,對你娘公平嗎?」

「有什麼不公平的?難道她不喜歡一個人,我們所有人就都不能和這個人接觸嗎?」

「那你有沒有想過,她為什麼不喜歡這個人?」

一個問題很是簡單,卻讓青櫻的腦子裡炸了過去。

在此之前,她其實不止一次的想過這個問題。

可是思來想去,她又覺得她想出的那些緣由很是荒謬,根本是不可能存在的事實,而南初月不可能因為那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對一個人懷有那麼深的成見。

不過她的心裡很是清楚,如果能找到原因,就可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因此她面上非但沒有顯現出失望的神色,眼神里反而多了幾分光彩:「爹,那你告訴我,娘到底為什麼不喜歡大哥?我想辦法,改變她的想法!」

她說的很是熱切,眼神里更是滿是期待。

好似只要她得知了南初月不喜歡君笑天的理由,就能有辦法扭轉這樣的局面。

君北齊看著她,輕輕地搖了搖頭:「青櫻,不要去追究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也不要再想天兒了。你們兩個人,是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

「爹……」

「青櫻,聽爹的,不論是爹還是你娘,總歸是不會害你的。」

是不會害她,但是會在乎她內心真實的想法嗎?

此時的青櫻滿腦子都是君笑天,哪裡能接受君北齊這樣的說辭?

她抿了抿唇,出聲說道:「爹,你最好告訴我,到底為什麼娘這麼不喜歡大哥。否則,我就親自去問娘!」

君北齊的眼睛眯了起來,一向平靜的面上帶出了幾分惱怒之色:「胡鬧!你不知道你娘因為這件事已經心力憔悴,你還要拿這件事去捅她的心窩子?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見傅明靨還是不認賬,丸耀只好提醒道:「你說『秋長官,你不要擔心,我不會讓你還的,你儘管拿去吃,如果你被餓死了沒命了,等權佑錫過來,我怎麼向他交代』,一句話里有『還』,有『我』,有『命』,有『來』,你還說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麼?!」傅明靨疑惑至極。

麒盛此時低聲道:「『還我命來』就是攝魂術的密語,秋夕就是聽到這四個字安靜下來的,」他沉沉的呼出一口氣,「她的安靜是暫時的。」

「什麼意思?」傅明靨看着三人不解道。

「意思就是秋夕體內的病毒被你喚醒了,一會兒她醒來就是變異人了。」

傅明靨驚愕的長大了嘴巴,她不敢相信的看了眼丸耀和清竺,發現這兩人臉色也挺凝重。

丸耀又說道:「早在審訊室的時候,我看到麒盛身上的傷就知道秋夕已經被感染了,所以剛剛我給她的那瓶水裏放了抑製劑,只要不用攝魂術喚醒她體內的病毒,她就不會變異。」

傅明靨想了想,還是有疑惑,「這麼說攝魂術是來開啟抑制過的病毒的,那麼如果沒有抑制,直接感染的呢?」

丸耀用不善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在責怪她的裝模作樣,他到現在還在懷疑傅明靨剛剛是故意的,不然怎麼會那麼剛巧?

但是他還是回答道:「攝魂術第一步是用眼神迷惑對方,第二步就是在對方意識不清的時候念動密語,說白了,第一步只是準備過程,第二步才是開啟變異的鑰匙,而抑製劑就相當於擋住變異的一道門,密語是那把鑰匙,如果沒有抑製劑,病毒不需要突破那扇門,只需要輕輕的引導,例如讓為變異體感到恐懼,狂躁,憤怒等情緒,輕易地就能激發。」

「你說的我明白了,可是我是真的不知情,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那麼複雜,我怎麼可能能知道?還有什麼勞什子的攝魂術,我怎麼會那種東西?」傅明靨感到莫名其妙,為自己辯解道。

「就是因為複雜,可是你卻每個點都猜中了,不覺得可疑嗎?換句話說,如果你真的事先不知道,那麼你一定也說了慌!」丸耀死死的盯着傅明靨,篤定的說道,「地室里的壁畫你其實都看懂了吧?!」

「什麼意思?」這次是麒盛疑惑。

丸耀向麒盛解釋道:「祭壇里的16張壁畫,其中9,10,11講得都是C0-01病毒的發展史,第12張我沒有給她講過,但是第12張說的就是如何開啟C0-01病毒的方法!」他看着傅明靨,一字一句道,「你還不承認嗎?!」

清竺和麒盛聞言均是警惕的看向傅明靨,尤其是清竺,白色的瞳仁空洞詭異。那16張壁畫是他們靈域堂的聖物,暗中摻雜着靈域堂的密語,就連他們學習的時候也要按照級別去學,在靈域堂的級別越高,學的越多越難。

丸耀已經學了8張,他和麒盛學了七張…… 泡泡裡面全都是水,寧次瞬間就如同溺水一般,失去了呼吸能力。

寧次立即放棄與帶土的近戰對抗,迅速抽身後退,但是這個泡泡卻彷彿沒有任何重量一般,不管寧次退得多塊,拉得多遠也能緊跟著寧次。

帶土抓住機會迅速跟上,同時雙手結印。

「通靈術·水溺弱散!」

一條長滿了鋒利尖牙的大魚被帶土通靈出來,出現在泡泡之中,這條魚長著一雙輪迴眼,顯然是輪迴眼的特殊通靈。

這條魚一出現便張開大嘴朝著寧次衝過來,寧次用光劍一劍砍下,金色的劍氣直接將大魚一分為二,並且劍氣毫不停滯地從泡泡中飛出,朝著帶土飛過去,帶土立即用團扇防禦住。

寧次看似一抬手就解決掉了帶土的通靈獸,然而這隻通靈獸被砍成兩半后並沒有化作白煙消失,而是如同真的魚一樣漂浮在水裡,大量的鮮血從魚身上冒出來,讓整個泡泡變成血紅,寧次的視野也瞬間被染紅。

寧次眉頭微皺,立刻知道了這條魚被通靈出來的用意,就是用來染紅泡泡里的水,從而干擾寧次的視野的,寧次當然也能選擇不殺死這條魚,但是這樣一來就要被這條魚攻擊,所以無論如何都必須要殺死這條魚。

「這個傢伙還真是麻煩啊……」

寧次甩手丟出兩張卡片,卡片立即崩散化作火焰,火焰在水中引起劇烈的震蕩。

「啪!」

泡泡終於應聲破裂,寧次得以從泡泡里脫身出來,此時寧次渾身全都是血水,雖然濃度不高,但是卻又非常大的血腥味,讓寧次的鼻子有些不舒服。

「還真是有夠噁心的啊,你是準備用連續不斷的噁心手段來把我活活噁心死嗎?這倒也是個獲勝手段,但是未免也太卑劣了吧?」

「戰鬥只有成王敗寇,沒有卑劣一說!」

「呵!說的也是,這一點我倒是完全同意!所以,你也不能說我卑劣了!」

說話間,六條鎖鏈分為兩組,每組三根從帶土腳下的地面冒出,沿著帶土的雙腿不斷往上蔓延,大有一副要將帶土活綁了的架勢。

「神羅天征!」

巨大的斥力再度從帶土身上擴散開來,將所有鎖鏈彈開,寧次抓住這個間隙甩出上百張卡片,這些卡片不斷在帶土身上穿梭,讓帶土無法再使用神威,看似有效,但是寧次的臉色卻並不好看。

「神羅天征!」

又是一個神羅天征,所有的卡片全都被帶土彈飛,這一刻,寧次的表情難看到了極點,帶土見狀眼中閃過得意地笑意。

「看來小南已經把我的弱點告訴你了,我的虛化能維持五分鐘,而神羅天征只需要一分鐘的冷卻時間,你懂我意思吧?我已經不再有弱點了!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剛剛獲得輪迴眼時的我了!我從一開始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你不可能擊敗我,與我為敵是你最大的錯誤,你也將為你的傲慢付出代價!」

寧次臉色難看的原因也正是這個,在上次的戰鬥中寧次能用卡片來消耗帶土的虛化,那僅僅是因為帶土剛拿到輪迴眼,還用得不熟,並且狀態也不好,一下子被寧次打蒙了,不知道配合,現在帶土已經完全掌握了輪迴眼,又是以最巔峰的狀態與寧次戰鬥,自然不會再出現之前的情況,讓寧次鑽空子。

按照帶土的說法,神羅天征與虛化二者互補看上去好像帶土真的已經無敵了,但是寧次卻一點也不慌,臉色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並且露出冷笑。

「無敵?這種話你都敢說出口,看來你的信心真的很足啊,那我就讓你看看我是怎麼打破你的神羅天征的,無敵這兩個字對你來說還太遙遠了!」

寧次身上立刻亮起綠光,手中的光劍也變得更加明亮。

「金輪轉生爆!」

寧次手執光劍瞬間來到帶土面前,一劍掃過帶土,但是卻如同擊中空氣一般,沒有遭到任何阻擋,同時帶土略帶嘲諷的聲音也在寧次耳邊響起,帶土此時已經拉到了寧次身側,團扇從上而下直奔寧次的腦袋而去。

「笑話!我為什麼要與你硬碰硬?規避鋒芒這種事我會不知道嗎?」

「是嗎?你真的能夠一直規避下去嗎?」

「鏘!」

寧次用光劍擋住帶土的團扇,完全沒有因為剛剛一擊落空而感到憤怒,甚至還面帶微笑,一張卡片從寧次身上飛出來,自身旋轉著在空中盤旋一圈后飛速飛向帶土,寧次臉上的笑容愈發濃郁。

「不反抗,那你的這個團扇我就笑納了!」

面對卡片的實體攻擊,一旦帶土選擇再次虛化,那麼團扇就會脫手,到時候就會落到寧次手中,在這種情況下帶土幾乎沒有任何別的選擇。

「神羅天征!」

龐大的斥力再次從帶土身上爆發出來,寧次也被這道斥力給彈飛,但是飛行過程中的寧次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

「我說過要笑納就一定要笑納的,給我刺穿它!」

寧次手中原本只有一米多長的光劍瞬間變長,帶土在施展神羅天征的情況下也依舊被刺穿,如果是一般情況下,帶土進入虛化團扇也還不至於掉落,可以將團扇一起給虛化了,但是在神羅天征持續的狀體下,一虛化,團扇便直接被巨大的斥力彈飛,這幾乎與虛化自身的時間重疊,根本沒有任何操作的時間。

寧次一抬手,一根金色的鎖鏈從地里冒出,直接將團扇綁住,拉到了寧次手中。

「哎呀!真是個好東西啊!你現在的兩隻眼睛能夠互補,可那終究不是一雙,這不,壞處來了,我用實例證實了這點,這個團扇就算學費了,怎麼說這也是宇智波一族的寶物,由宇智波一族的族長代代相傳,和你有不沾邊,現在最有資格成為宇智波族長的那肯定是佐助了,等我玩膩了就還給他,你就別惦記了。」

「可惡!你這個傢伙!」

帶土目光中閃過怒色,胸口有明顯的起伏,剛剛帶土用手段耍了寧次,主要是想要對寧次的心態造成影響,但是被寧次奪走了武器帶土的心態反而受到了更大的影響。。 他是她的丈夫,是她的靠山,只要她委屈一句,他就能將唐景平兩人打斷腿丟出去。

可因為她一句「誤會」反而不上不下,讓人難受。

他知道唐柒柒是包子性格。

外面軟裏面也軟,這和她的生長環境有關,但這一世不一樣了,哪怕只是個夢,隨時都會醒,他也要按照自己的想法來,不留遺憾。

可……

就在封晏分神,唐景平抽回手,手腕那一圈青紫腫脹,都無法動彈。

沒折,但也好不到哪裏去。

「滾。」

他冷喝出聲。

唐景平兩人趕緊灰溜溜的離去。

一時間整個客廳只有他們兩個。

周圍一個傭人都沒有,誰也不敢看主人家的熱鬧。

但有個人敢。

路遙躲在門口,小心張望。

屋內,低氣壓密佈,十分可怕。

唐柒柒也感受到封晏的怒火了。

但她不明白這怒火從何而來?

過了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他好像是在怒其不爭?

恨鐵不成鋼?

「你……」她想說點什麼,卻不想封晏打斷。

「唐柒柒,狗都會仗勢欺人,你不會嗎?」

唐柒柒:??

這是在損她吧?

完了,更惹他討厭了。

她緊張萬分,想要解釋,張著嘴巴憋了半天,最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耷拉着腦袋:「我回房休息。」

說完,拖着沉重的步伐,灰溜溜離去。

封晏怒了。

滿腔怒意不知道該如何發泄。

唐柒柒這是在逃避?

連和他對峙的勇氣都沒有?

「滾進來!」

門口的路遙遭殃了。

路遙叫苦不迭。

就該學那些猴精的傭人,趕緊走得,偷看什麼八卦?

別八卦沒看到,惹得一身騷。

「先生……」

某人不情不願,又十分迫不得已的挪到了封晏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