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聲音粗獷的男子摘下面罩,走到了林然他們的面前。

陳文一看,立刻站直了身子說道:「學長,馬修斯隊長現在不知道在在什麼地方。我們按照指揮室的命令現在正護送兩個重要的目標人物回去。」

「兩個?之前不是說的一個嗎?」

男子仔細看了下林然身邊擔架上的莎倫,還有陳文身邊的琳。

陳文剛準備彙報情況,這時一個林然非常熟悉的臉龐出現在了男子的身邊。

「報告隊長,那個死侍又跑進了居民區,我們的人手不夠。」 不知怎的,厲千億許是察覺到了那一道目光,也將視線看向了夜小墨。

可在他將目光望去的那一瞬間,渾身血液都近乎凝固了。

無數的飛禽鋪天蓋地的而來,整個天空都是密密麻麻的一片。

飛鳥,大雕,鴕鳥……

無數的飛禽朝着遠處而來,就如同烏雲壓境,緊張的所有人都差點無法呼吸。

除此之外,地上所有的家禽也全都狂奔而來。

大的就是那些貓狗。

小的就如鼠類,但凡是有生命的動物,全都朝着此方湧來。

厲千億相信,如若此處是在山林,恐怕出現的就不僅僅是這些小動物,怕是那些獅虎猛獸……

但即便如此,那如烏雲壓境的飛禽走獸,還是讓在場的人心臟都跟着顫慄了起來,眼裏全都是恐懼與震撼。

夜均也嚇傻了眼,可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娘親說了,他是天命之子,這些飛禽走獸,肯定是為了他而來。

所以,他沒有繼續躲在樹后,朝着外面走了過去。

一身錦衣華服,淺淺抬起下巴,就如同一個指揮戰場的小將軍,滿臉都是自信與驕傲。

「你們——」

然而,夜均這兩個字剛出口,那群地上的動物們已經從他的身體上踐踏而過,直接將他那小身體都撞的一個踉蹌,摔在了地上。

磕掉了兩顆門牙。

疼的他眼淚都快流了下來,滿口都是鮮血。

貓犬從他的身體上而過,有的犬體型較為健壯,踩在他的身上,讓他的眼淚越流越凶,滿眼都是憤怒之色。

「我是你們的將軍,你們應該聽我號令,全都給我走開,啊,你要幹什麼!」

夜均剛爬起來,一匹馬就嫌棄他擋了路,抬起一蹄子就將他的身體給踹飛了出去,剛好摔在了祭酒的面前。

其他人沒有看到他被踐踏的一幕,可一直護著夜均的祭酒看的清清楚楚,他再望向那些蜂擁而至的飛禽走獸,腦子裏嗡嗡作響,一片空白。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這樣——

祭酒嘴唇發白,渾身顫抖,卻一時間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何會這樣?

……

萬獸宗的人也有御獸的能力,這些獸,不僅僅是那些兇猛野獸,對於眼前的這些飛禽走獸同樣也有效。

可是不知道怎麼了,這些本來是很容易馴服的小動物們,此刻卻全都發了瘋似得,完全不聽指揮。

無數的飛禽朝着地面涌了下來,尖銳的嘴朝着地面上的那些人迅猛的戳了過去,眼神之中,全都帶着兇狠。

厲千億的身子僵硬的有些厲害,死死的捏著拳頭,他的視線透過了那些飛禽走獸,落向了不遠之處的小糰子。

有一群飛禽並沒有動彈,他們全都護在夜小墨的身邊,如同一堵肉牆,不讓萬獸宗的人靠近他分毫。

奇怪的是,這些飛禽走獸好像很聰明似得,竟然只針對萬獸宗的人,並沒有傷害其他的人……

「不可能!」

「這怎麼可能……」

「一定是有什麼地方搞錯了。」

他的腳步朝着後方退去,身子都有些踉蹌,若不是身後就是樹,他都會摔在地上。 西北地區的廣袤草原上,分佈著許多草原部族,某些規模極大的部族甚至不比大陸東部的大城市要差!

草原之上,牧業發達!牛,羊,馬是主要的幾種畜類,牛羊用來食肉產奶,但馬匹對草原部族來說卻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在馬背上長大的草原民族,衡量部族強大與否的標準就是人口和馬匹的數量。馬匹是草原部落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長久以來也行成了一套獨立於王朝律法之外的馬匹管理法,擅自販馬或宰殺馬匹,必受千夫所指,獲牢獄之災!

宰殺馬匹不會有任何好處,所以這一類的情況很少見,但販馬利潤巨大,即便部落嚴厲查處,也還是有人鋌而走險。

狄,羌,卑,厥,四大部族佔據西北草原八成的土地和資源。草原無窮遼闊,王朝對草原的統治還遠遠不及大陸東部的城市,長久以來四大部族各自行成了一套自治的制度。

四大部族的名字有著深遠的意義,來自於他們崇敬的先祖。關於部族的名字,四大部族有個共同的古老傳統:老首領卸任,新首領繼承的不僅僅是治理部族的職責,還有部族的名字,所以在新首領上任以後就會改名為自己部族的名字。

羌,卑,厥三部族的首領近段時間因邊境私販馬匹的事情有些焦頭爛額。禁販馬的法令存在已久,但沒有任何一位首領在位期間可以完全根除私販馬匹的行為,長久以來首領們對此事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最近這類情況大量出現,販馬的賊團的膽量也越來越大,有時候還敢明目張胆地在部族執法游騎團的眼皮底下交易,這幾個月內三大部族的執法游騎團已經和販馬賊團發生了多次衝突。

在這三大部族的接壤地區,駐紮著各大部族的游騎團,任何一方有所行動都會很快引起另外兩大部族游騎團的注意,有時候抓捕販馬賊不小心闖入別人的地盤,這裡接連幾天都會是局勢緊張的狀態,只有部族首領出面才能解決。然而事情比部族首領們想象的要嚴重,整個西北草原受大雪災影響,太多的牧民被逼上絕路,他們不得不逾越草原律法,去販賣馬匹以維持生計。這就導致了衝突愈發嚴重,進而升級為三大部族之間的戰爭。

草原亂象初現!

在這三大部族之外還有狄,這個古老部族傳承於曾經的草原霸主,位於草原的最北方,也正是耶律白蓮所屬的部族。

不久前冬季的一場冰雪災害席捲整個大陸,臨近大陸北部邊境的狄受災最為嚴重,許多牲畜都沒能度過這個冬季,部族所有的儲備糧肉都在躲災的時日里消耗一空,時至今日草場的積雪仍未完全融化,狄賴以生存的畜牧業受到前所未有的嚴重打擊,整個部族都已到了危急存亡之時。

狄當代的首領年事已高,眼看即將退位,卻逢此大災,事關部族存亡,他也只能拖著年邁的身體繼續擔任首領。下一任狄是她的女兒,耶律松杉。一介女流,可以成為部族首領的繼任者,耶律松杉自有其過人之處。常言道人如其名,她生的就如雪域的青松和雪杉一樣,部族中的男子也少有比她高大挺拔著。耶律松杉體格高人一籌,膚色也重一些,容貌卻生的精緻,有著戰士的體質,大家閨秀的容顏。值得一提的是她在元素修行上的天賦。耶律松杉的修行天賦不比天門關段碩帶的那支隊伍差多少,她的元素來自於雪山的冷風,這種元素融合了風元素和冰元素的一些性質,格外奇特!耶律松杉在雪山悟道元素的那天,冷風如刀!

如果樊晨能有她更詳細一些的資料,她一定也會收到天下大選的邀請。只因為耶律松杉很早就被定為狄的繼任者,所以詳細信息才會對外保密。

部族有大難,耶律松杉也心急如焚,總想做些什麼幫助父親和部族度過這次難關。

不久之前她遇到過兩名老者,一個黑髮白須,一個白髮黑須。看兩人裝束與普通的草原人家無異,但他們身上有種截然相反的鮮明氣息,一人冷,一人熱,不需詢問耶律松杉也知道這兩人是高深莫測的元素修者。

這兩人是遠征軍艦隊的許清許渾,他們在狄的領域內發現了一座儲量極為可觀的能源礦藏,他們還從礦脈露天的地方採到幾個品相很好的樣品,近端時間手裡一直在把玩。

耶律松杉在林間騎馬追獵,與許清許渾發生衝撞,許渾手上把玩的那顆能源石樣品掉落在地。許渾脾氣不好,被人如此衝撞,差點就要動手,許清卻按他肩膀低聲道:礦藏的事情要儘快彙報,莫要惹事生非!許渾正要去撿那顆能源石樣品,一彎腰卻看到幾隻馬蹄子,隨後一陣冷風吹來,打著氣旋將能源石捲入空中,徐徐落入耶律松杉手中。許清境界高,眼光何等毒辣,只需剛才這一眼,許清便把耶律松杉的元素修行成果看的透徹,冷風元素,士級五等已經圓滿,很快便能破境。除此以外,方才耶律松杉一手精妙的元素控制令也令許清眼前一亮。

耶律松杉下馬,將能源石雙手奉上,道:晚輩趕路匆忙,不小心與兩位前輩發生衝撞,還望勿怪。

「不打緊,哦,對了,方便告訴老夫小姑娘你有多少年歲嗎?」許清回應著,順便問了句別的。

「吾名耶律松杉,再有幾個月就是十六歲了!」

「這小姑娘,凈說些不著邊際的話!怕是二三十歲的女子也沒你這般高大?」

耶律松杉聽此言語,臉上充滿無奈,嘆了口氣才解釋道:「吾之所言,句句屬實,父母生我直到今天,我都一直比常人高大挺拔!從小到大有很多人都和你們有相同看法!」

十六歲,比許清許渾兩個老頭還高出一尺,僅十六歲,即將突破達到將級修為,這絕對稱得上是天才了。

「原來如此!」

耶律松杉道:「為表歉意,斗膽請兩位老先生到我家中一坐,還忘賞臉!」

「不了,我倆有事在身,不便多留,就此別過!」說完,許清許渾轉身走入林深處!

耶律松杉也不再繼續追獵,調轉馬頭奔向部族!許清許渾走出幾里,白髮黑須的許清再提起剛才見到的耶律松杉:「那耶律姓的小姑娘在元素修行方面有很高的天賦!」

「這一路上沒遇到過幾個修為高於你我的人,天賦好的也就剛才這一個!」

「我們到此時間不長,對這個世界的元素修行文明了解甚少,高戰力的元素修者對我們的計劃有著非常深遠的影響,沒遇到過不代表沒有,現在還不能妄下定論,另外,如果天賦好的也非常多,那麼也不可輕視!」

耶律松杉回到部族中去,還未拴好馬匹,她就發現這裡氣氛很是緊張,人人都是一種警戒狀態。這讓耶律松杉感覺很不妙,她立刻去找尋父親。

狄的議事大殿中,耶律松杉的父親正和她的幾位哥哥們商議著一些事情,耶律松杉還未入內就聽到幾個沉重的辭彙:「戰馬,甲胄,三萬戰士。」

耶律松杉再清楚不過,這些東西只能可戰爭有關。她平定心緒,這才走入大殿,不顧父,兄的注視,自己找到自己的位置,安靜的坐下來。

狄現在的處境非常艱難,身為狄的首領,耶律松杉的父親必須對子民們負責,部族高層們一致決定徵集三萬游騎,向南征討,尋找適宜生存的草場。

整個西北草原早在很久以前便被四大部族瓜分殆盡,又能從何處尋得新的草場,美其名曰尋找,實則是從其他部族手中搶奪,否則怎會徵召三萬戰士!

以往無論多麼艱難的嚴冬,狄的人民們都挺過來了。可此次不同,耶律松杉深知民眾疾苦,發動這場戰爭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她從未經歷過戰爭,但也知道戰爭一定會有犧牲,若是狄沒能在不久之後找到新的草場,那這個存在時間比王朝還要久遠的草原部族註定是要走向滅亡,耶律松杉找不到任何反對的理由。

三萬游騎幾乎是現在狄全部的戰力,但在以往牧草豐茂的年歲里,部族游騎頂峰時期的數量足足是現在的兩倍。

三萬騎軍,在幾天內徵召完畢。首領狄在這期間想盡辦法去籌集糧餉,但結果並不理想,好在每一位騎軍戰士都得到了一套簡易戰甲。待戰前準備全部做好,首領狄揮軍出征,下一任狄,耶律松杉赫然在列。

部族狄率軍南侵的消息迅速傳到羌卑厥三位首領耳中,忙於販馬引發的戰爭的他們驚怒交加,三部族不得不從前線抽調一部分兵力組成戰時聯合游騎軍,抗擊狄的入侵。

四大部族亂戰由此拉開序幕!

王朝建立四大邊軍要塞的目的不止於抵禦虛空入侵者,也是為了能更好的監管北方秩序,以防亂象!

天門關最為偏遠,但兵強馬壯,是四大要塞中公認的第一,負責監管西北地區的秩序。

四神要塞與地處河灣的洪河關共同監管大陸北方的大片區域。大陸正北方向,跨度極廣,涵蓋多個郡的大片土地,監管範圍是西北與東北無法相比的。

魍魎要塞監管著大陸東北區域,此處接近繁榮富庶的東部地區,算是較為太平,戰事少有。

西北草原戰亂四起,天門關不日便得到草原傳回的諜報,關內眾將研究決定,出兵平定戰亂!

此次戰事,天門關共派遣四十個大隊,一個小隊,共計四萬零七十人。其中那七十個像添頭一樣加上去的七十人便是雲濤他們那支610小隊。 長野縣,長野市警察署樓頂

看着跟隨自己跳上天台的兩位究極空我,萊奧沒有着急戰鬥而是將目光放在了遠處……那裏是九郎岳遺跡的方向。

「在倒計時沒有完成前我是不會殺戮那些飲用了里奧尼露的人的。」萊奧對着兩人張開雙臂,隨後繼續說道:「最後的三十分鐘,無論是輸是贏……這一場戰鬥都將是超越達古巴白暗遊戲的戰鬥!」

「開什麼玩笑!」回想起當初那場無星之夜,那好似能夠將一切都光全部吞噬的黑暗,五代當即沖了上去一拳捶在了萊奧的腦袋上。

轟!!!

究極空我的龐大拳力在封印能量的增強下不僅擊飛的萊奧,更是使得整座警察署晃動了起來。

「五代!注意一下四周!」

龍天翼喊了一聲示意五代稍稍收斂釋放的力量,究極的力量僅僅只是隨意的一拳一腳便能引發小範圍地震。剛剛這一拳已經使得這個天台處於半報廢的狀態。

「抱歉,前輩……」

龍天翼表示理解,隨後他腰間的亞瑪達姆靈石爆發出了一道電子光芒將整個長野縣籠罩。

「這是?」

「復刻了長野縣的遊戲領域,除了我們和下面那些人外,這片空間沒有其他人,可以隨意發揮力量。」龍天翼輕聲解釋道,隨即他雙腿微微彎曲縱身一躍朝着萊奧倒飛的方向追去。

數公裏外的馬路上,萊奧晃了晃腦袋站起身,他淋著因為撞斷消防栓而噴出的水將身上的木屑、塵土拍去,吐出混著兩顆斷裂牙齒的鮮血,萊奧大笑一聲使用自身鬃毛將沖入體內的封印能量排出。

「一點事都沒有,怎麼可能!?」

「想要徹底殺死我的話,至少也要把我的腦袋打成粉末,不,得到了伽米奧的靈石,那種程度的傷到底行不行還是兩說。」萊奧大笑着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