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無夢,第二天我是被洛十五直接從牀上拖起來的,睡覺之前,我明明把房間給鎖了起來,她丫的卻直接翻窗戶,從窗戶外面翻了進來,

要不是知道苗疆這兒一向祥和沒有外人,我真能以爲自己是遭賊了呢,

“嘿嘿嘿,桃之,早啊,”

洛十五笑的一臉無賴,把我拉起來之後,便轉身跑到了簡希的房間裏去,此時外面的天,不過蒙蒙亮,我們昨天奔波了一天,大家都勞累的不行,而洛十五會這麼早把我們叫起來,自然是有事,我們幾個也不好多說什麼,直接從牀上爬起,

直到我們都起牀之後,洛十五把我們帶進了一座位於苗寨最中央的大房子裏吃早飯,這裏的人不多,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卻沒一個敢坐下吃飯的,全是站在一旁,看着有點像是下人,

洛十五熟悉的招呼站在一旁的人,爲我們呈了早飯,飯飽喝足之後,洛十五這才告訴我們說,她回苗疆之後,發現一個祕密,要是想知道她和顧傾城到底是什麼關係,只要進了苗疆禁地,就能夠知曉,

聽到洛十五這話,我不由得一愣,昨晚洛水來找我們,爲的不就是這件事麼,

可以看出,整個苗疆的人,都特別反對洛十五進苗疆禁地,可洛十五卻一意孤行的把我們幾個人匡來陪她,

她話音剛落,見我們幾個人裏,沒一個人理她,氣的差點把桌子都給掀了,猛地開口“喂”了一聲,脫口而出的話,卻帶着幾分撒嬌:“哎,你們是不是不想陪我去啊,”

還是沒人理她,洛十五卻在一旁唧唧歪歪的說個不停,一邊說什麼,苗疆禁地雖然是很危險的地方,但卻也很安全的,畢竟都是苗疆人自己建的,要是危險的話,能危險到哪兒去,

一邊還說,她被顧傾城身份這件事,魂牽夢繞了好久,迫不及待想解開這個謎團,要是這次她不進苗疆禁地,估計都能吃不好,睡不好了,

她的話說的相當誇張,一向和她鬥嘴的簡希,竟在這時,有些於心不忍的開口,問她:“你真的很想去嗎,”

洛十五一聽有人理她,興奮的不斷點頭,可容尋卻在這時,猛地開口,打斷他倆道:“不危險的地方,應該不會被稱之爲禁地,你想去苗疆禁地,經過你奶奶同意了嗎,”

容尋話音落下的剎那,洛十五的臉色猛地變的有些難看,一臉不爽,沒在說話,我見狀,正想說點什麼,門外卻猛地響起一陣腳步聲,我們順着聲音一回頭,發現老奶奶和洛水等一大批人,正從外面,一步步走進飯廳,

除了洛水走進飯廳的時候,特別和氣的對我們笑了笑之外,其他人看見我們,就像看見一堆空氣似得,並未搭理,而洛十五像是和她這個姑姑特別不和似得,在洛水笑意燃起的剎那,還罵了句:“假惺惺,”

這聲音,不大不小,卻恰好傳進了老奶奶的耳中,老奶奶猛地回頭,目光死死的盯着洛十五,兇狠的不行:“你在說一遍,誰假惺惺,”

洛十五冷哼了一聲,說道:“誰回我,我就是說誰,”

“你真反了你,”老奶奶一聽,氣的直接對洛十五吼了一聲,柺杖從手中拿起,作勢就想打在洛十五身上, 我在一旁見了,頓時就想上前,洛十五卻狠狠的握上老奶奶的柺杖,眼底閃過我從未見過的兇狠,甚至是一剎那,我心底都有些懷疑……

她,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洛十五了,

下一秒,她的嘴裏,幾乎咬牙切齒的對着老奶奶,蹦出幾個字:“你、別、得、寸、進、尺,”

話音剛落,老奶奶的臉色猛地一變,竟被洛十五這句話給憋了回去,狠狠的冷哼了一聲,直徑坐在了另一邊桌子上,

老奶奶退了回去,洛十五一臉得意的對着老奶奶開口道:“對了,和你說個事,我今天打算,進苗疆禁地轉轉,”

這話,哪是告訴,明明就是順口一說,

老奶奶一聽見洛十五竟開口要去苗疆禁地,直接拍案而起,忍耐似乎已經達到了極限:“不可能,”

“你覺得,你說不可能我就去不了了,找不到了嗎,”

洛十五勾起嘴角,雙眼滿是不屑,老奶奶氣的渾身發抖,順帶着看向我們的目光,都充滿不善,彷彿我們是洛十五帶來苗疆的惡人似得,

洛水在一旁觀望了很久,此時直接迎了上來,對着我們,洛十五,還有老奶奶分別賠了個笑臉,圓場打的極好,讓我們先別說這些,一大早的把飯吃了,別讓一整天都不開心,

也不知道這洛十五和洛水到底什麼關係,在洛水話音落下的剎那,洛十五對她不屑的“切”了一聲,卻也沒在多事,轉身一屁股坐了回來,

可我們的早餐早就吃完了,洛十五卻半點沒有想走的意思,反倒是坐在原位乾等着不動,直到老奶奶吃完,正打算離開飯廳,她這才叫住了她,開口道:“這是我最後一次問你,苗寨禁地,到底在哪裏,”

老奶奶的腳步猛地一頓,回頭看了洛十五一眼,慈愛的面容多了幾分陰狠道:“我就是死,都不會告訴你的,你要有本事找到,你就自己去,”

洛十五聽後,笑的相當燦爛,好聲好氣的說:“沒事,你不說就不說吧,我能不能找到是一回事,會不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

老奶奶氣的直接對洛十五吼到,臉色瞬間一變,整個人朝後一仰,差點摔了下去,想來也是被洛十五這話給氣急了,

我越看着這樣的洛十五,越覺得陌生又熟悉,最讓我陌生的地方,還是先前她一直把自己的奶奶,說的有多好多好,關心更是親密的不行,可我們到了苗疆之後,見到的,怎麼會是這種場景,

洛水直接把老奶奶扶了出去,在快要踏出門檻的剎那,淡淡回頭,盯着我們看了一眼,幽幽留下一句:“還要拜託你們,幫忙照看好十五,她年紀還小,不太懂事,”

莫名的,我感覺洛水這話裏,明明有另一層意思,可當着洛十五的面,她沒有說出來罷了,而洛十五更沒因爲洛水這話,對她有多麼感激,還是和之前一樣,對她冷哼了一聲,隨後轉頭,看向簡希,喊了他一聲:“小胖子,”

簡希方纔壓根兒沒吃飽,此時的嘴裏還在塞着包子,一聽洛十五喊他,擡起頭,含糊不清的道了句:“啊,你說啥,”

“沒事,我就叫叫你,”洛十五不緊不慢的回到,簡希聽後,噢了一聲,正打算繼續吃包子,洛十五的聲音,卻再次響起:“簡希,你們簡家祖傳發丘天官一門,對吧,”

她忽然明知故問的道了句,倒是讓簡希有些摸不着頭腦,簡希把手裏的包子放下,嚥了咽口水,順便擦了擦手,一臉正經的看着洛十五,問道:“你想說什麼,”

洛十五卻一邊輕笑着,一邊搖頭,說她沒想說什麼,隨後又問簡希:“你們發丘一門尋龍點穴的本事,比得上摸金校尉嗎,”

洛十五話音落下的剎那,簡希並沒立即回答,可我拿腳指頭都能想到,簡希一定會藉此吹噓一番,但我想不到的是,簡希卻在這時,忽然沉默了,

沉默了好久,久到洛十五再次開口,問他:“嗯,怎麼不說話了,”簡希這才勉強的笑了笑,隨後問洛十五:“你是不是想讓我幫你找苗疆禁地的位置,”

洛十五似乎沒想到簡希會直接拆穿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沒說話,可眼底的意思無一不在默認,

簡希忽然將我之前還給他的發丘印從口袋裏拿了出來,擺在桌子上,一本正經道:“雖然我對於玄學這塊兒,不是太懂,但我們簡家好歹也是發丘一門的後人……”

這句話的尾音,簡希拖得很長,把洛十五胃口吊得不輕,她連忙擡起頭,望着簡希,簡希這才一臉淺笑的繼續說道:“所以尋龍點穴的本事,還是有的,不過洛十五,你必須和我坦白一點,我纔會幫你找,”

洛十五迫不及待的回他道:“坦白什麼,”

“你奶奶和你姑姑不同意你進苗疆禁地,你爲什麼要一意孤行,”

簡希不緊不慢的說着,只有在這一刻,我才忽然覺得,簡希似乎,也沒想象中的那麼不靠譜,

“她們不同意我進禁地,是因爲禁地太危險了唄,我一意孤行還不是爲了顧傾城嗎,”

洛十五看似理所當然的回到,簡希聽後,沒在說話,目光卻死死的盯在洛十五的身上,彷彿想將她看穿,

而洛十五哪兒被簡希這樣看過,自然被看的渾身不自在,臉上一僵,連忙喂了一聲,問簡希是不是她臉上有東西,看什麼看啊,

簡希並沒有回答,而是將目光一轉,看向雲琛和容尋,還有我,顯然是想徵求意見,

我和容尋哪能有什麼意見,反倒是雲琛,竟出乎意料的對簡希道了句:“那就去唄,爲什麼不去啊,反正這苗寨也挺大的,我們乘着這機會好好逛逛,”

得到了雲琛的首肯,簡希這才答應了下來,洛十五一見簡希答應了,開心的差點從椅子上蹦了起來,連忙就問簡希,該怎麼尋龍點穴,

簡希沒着急回答她,而是從口袋裏掏了兩枚扣在一起的白扣,拿在手裏掂了掂之後,握着發丘印,率先朝着外面走了出去,走出去的剎那,簡希這丫的還不忘裝逼,幽幽留下一句:“雖然我簡希戰鬥力不行,但那是因爲胖,我們發丘一門的看家本事,我可是精通的不行,”

他這話,要是沒有誇張的成分估計都能有鬼了,我聽在耳朵裏,也就蠻聽蠻去,可簡希卻帶着我們在昨晚燒拱火的地方停了下來,隨後四處望了好久,這才指了個方向,讓我們朝着那座山頭走去,

洛十五一見簡希竟然有了目標,頓時興奮的問簡希:“怎麼樣,是不是找到了,”

簡希搖頭,無疑給她破了碰冷水,不緊不慢的說道:“要是我沒猜錯的話,前面那座山就是你們苗寨裏最高的山頭,我要走上山頂,看看這周圍的山河走向才能斷定,苗寨禁地到底在哪裏,”

話音落下的剎那,洛十五的臉,僵的不行,倒也沒說什麼,跟在簡希後面,就像個跟屁蟲似得,差點沒把簡希當祖宗拜了,

而洛十五以這麼低的姿態對待簡希,倒是我頭回見得,雖有些詫異,倒也沒覺得有什麼驚奇,反倒是一邊走着,雲琛的步子越邁越小,時間一長,我這才反應過來,雲琛似乎是故意想和簡希,洛十五拉開距離,

就在我震驚的剎那,雲琛忽然喊了聲我的名字:“桃之,”

“嗯,” “你有沒覺得,有沒事不對的地方,”雲琛說話的時候,聲音小的幾乎是被風吹到的我的耳邊,我聽後,頓時一愣,仔細想了一番之後,對雲琛搖了搖頭:“沒有啊,”

“你記不記得,我昨天問過大家,洛十五這次特地叮囑簡希過來,肯定是有事,”

雲琛小聲的問道,我的腦子頓時一嗡,這才反應過來,不可思議的看了雲琛一眼,雲琛卻在這時,拉着我跟上了他們的步伐,

雲琛的話沒說很明白,可我卻聽明白了,他很明確的在告訴我,讓我小心提防一點,洛十五這次讓我們來,一定不僅僅是讓我們陪她進禁地這麼簡單,從她各種含糊推辭裏就可以看的出來,

走着走着,眼瞧着我們已經快要走到山頂上的剎那,簡希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容尋,問道:“你不一起過來探探龍穴麼,”

龍穴在盜墓這行裏,是大墓,或者是一個風水絕佳之地的意思,

容尋聞聲,對簡希點了點頭,直接迎了上去,沒過多久,我們一行無人直接站在了苗寨最高的山頭之上,一眼往下,雲霧繚繞,宛如人間仙境,美不勝收,

簡希卻在這時,將之前拿出的那枚白玉扣拿出,放在手裏掂了掂,目光不斷的四處瞭望,也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容尋卻拿出了個羅盤,死死盯着羅盤上的轉動,時不時擡起頭看向四周,洛十五一臉緊張的盯着他倆,反倒是雲琛站在一旁,顯得有些無所事事,甚至還主動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了天來,

好一會兒過去了,洛十五見他倆還是沒看出一個所以然,急的直接開口問道:“你們兩個找到禁地的位置了麼,”

簡希和容尋??回頭,看了洛十五一眼,像是商量好了似得,搖了搖頭,沒說話,洛十五見了,也不好在說些什麼,只得站在原地,乾着急,

我和洛十五認識不是一天兩天了,她這着急的性子我自然是較爲了解,不由得開口對她道了句:“你也彆着急了,有些事情是急不來的,”

洛十五聞聲回頭,對我平靜的點了點頭,沒說些什麼,卻讓我感覺有些奇怪,是哪裏奇怪,我思來想去想了好久,卻還是說不上來,

此時的簡希,已經將手中的玉佩放了回去,指着左邊的一處山頭問洛十五:“你小時候,去過那麼,”

洛十五順着他指着的方向看了好一會,連忙對簡希搖了搖頭,說她也忘了,簡希沒在說話,容尋卻在這時開口道:“我怎麼覺得,苗疆禁地在右邊那座山頭,”

兩人得出的結論不同,倒是讓洛十五一愣,似乎有些不知道自己該相信誰了,而簡希卻在這時,笑了聲,道:“左吉右兇,左邊地脈走勢不錯,但比起右邊這縱橫交錯,連綿不絕的山脈來說,簡直不在一個檔次上,”

話音剛落,洛十五便有些急不可耐的問道:“有答案了嗎,確定是在右邊,”

簡希點了點頭,沒說話,容尋看着洛十五的目光,卻饒有深意,我幾乎能從他的目光裏看出,他似乎,也有些懷疑洛十五了,

畢竟容尋在那麼大的一個氏族裏混了那麼些年,要是沒一點兒眼力勁,估計早就被人害死了吧,

一有答案,洛十五便急不可耐的帶着我們朝着山下奔,一路往右邊的山脈去,

一邊走着,她還不忘催促我們快點些,說什麼要是晚了,一會兒被她奶奶發現了,肯定會派人來阻攔我們的,

她這話說的沒錯,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開始懷疑了她之後,總感覺她做什麼,我都不禁想要懷疑,

可我們剛一下山,便直晃晃的撞上了老奶奶一夥人,也不知道他們來這麼一大批人,到底想要幹嘛,老奶奶見到我們的剎那,冷哼了句,正打算走,卻在擦肩而過的時候,忽然喊住了我們,問我們是不是覺得禁地在右邊,

聞聲,我們??轉過了頭看向老奶奶,她卻譏諷的笑道:“你們別白費力氣了,禁地雖是禁地,卻也是我們苗疆最神聖的地方,豈是外人能夠踏足,”

話音剛落,我聽的不由得一愣,一個沒忍住,直接開口問道:“洛十五是你們苗疆聖女,算得上外人,”

想不到,就在我這句話剛一說完的剎那,老奶奶竟惡狠狠的“呸”了一聲,冷呵道:“她也配,”

這一次次的打臉,讓我不由得越來越重視老奶奶和洛十五到底是不是奶奶和孫女的關係了,怎麼越看越像仇人,而且是殺父仇人的那種,

洛十五被老奶奶這話,狠狠的駁了面子,自然是氣的不行,不過她眼下卻有更重要的事情

尋龍穴,

否則,我估計她真能直接在這兒,和老奶奶嗆起來,

不過她卻生生嚥下了這口氣,像是壓根兒沒聽見老奶奶話裏話外的譏諷似得,直接轉身,就帶着我們朝着右邊走,

想不到的是,才走沒幾步,雲琛忽然停下了腳步,聲音頓時響了起來:“不用走了,”

“爲什麼,”一邊回頭,洛十五一邊不解的問道,

“她沒必要騙我們,很有可能禁地真的不在右邊,簡希,你們是不是算錯了,”

雲琛不緊不慢的開口道,容尋和簡希一聽雲琛這話,?? 豪門盛豔 愣在了原地,一臉尷尬的對雲琛點了點頭,誰都沒說話,可雲琛卻在這時,從我揹包裏拿出了那本奇門易數問道:“你們誰,會看得懂這本書,”

容尋和簡希誰都沒接話,反倒是洛十五眼底那一閃而過的貪婪,讓我頓時詫異的不行,

洛十五她向來對我這本書,就沒多大興趣,這次怎麼會有貪婪的神色,

不過我也沒多想,只當是自己看花了,正想要說些什麼,雲琛卻將這本書,塞進了我的手裏,開口道:“去藏區之前,你不是看了這本書上的內容麼,”

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雲琛下一句話,卻直接讓我慌了……

“那你還記得書裏有個奇門遁甲起局的吧,你試試看能不能起局,起個局斷斷看,苗寨禁地到底在什麼方位,”

所有人,無一例外的,在聽到奇門遁甲四個字,眼底都閃過幾分震驚,卻沒多說什麼,反倒是我,被雲琛弄的有些雲裏霧裏的,

還記得我當初看這本書的時候,是想學道術來防身的,可雲琛卻偏偏拉着我讓我背六甲,八門,二十四節氣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卻不告訴我,這東西背來幹嘛,

而且書裏關於奇門遁甲這方面的東西,我幾乎都是選擇性跳過,因爲

太難了,

見我發愣,雲琛直接將這本書翻開,一臉寵溺的望着我,輕聲開口道:“桃之,”

“嗯,”

“我相信你可以的,”

“我……”

“這是你媽留給你的東西,肯定也是想讓你學會的東西,”

我正想解釋什麼,雲琛卻直接打斷了我,我頓時都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東西好了,

之後的我才知道,簡希雖然是武力渣,很多東西都不會,更是經常拖後腿,可他最擅長的,便是尋龍點穴了,失誤率幾乎少之又少,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就判斷錯誤,

他和容尋之所以會說在右邊,只是想拖延時間,看看洛十五到底想幹嘛罷了,卻沒想到,雲琛直接跳進洛十五的坑裏,甚至還讓我一個從來沒接觸過奇門遁甲的人起局,去斷斷禁地的真實方位,

奇門遁甲是中國古代術數着作,也是奇門、六壬、太乙三大祕寶中的第一大祕術,爲三式之首,最有理法,被稱爲黃老道家最高層次的預測學,號稱帝王之學,最高等的預測學, 我盯着雲琛看了看,狠狠一咬牙,按照書裏寫的那樣,先是在地上畫了一個井字,這個井字雖然有些簡陋,可卻代表着奇門遁甲局面上的九宮格。

我寫上時辰的干支之後,按照書裏所說的那句“冬至以後,夏至之前,定居陽盾”,而定下了陽盾九局。

隨後我在嘗試着在局中開始布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我的身上。目光裏各有不同,只有我自己知道,此時的我渾身發抖的有多麼厲害

也不知道是因爲這是我媽傳給我的書,還是我有這個天賦,我布子的速度很快,幾乎一氣呵成,先是定了值符值使,隨後將天盤,地盤八門,九星,八神全都排演了上去之後,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局,已經起在了地上,可這是我第一次起局,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起的是對是錯,洛十五更是在我起好局的剎那,直接衝到了我的面前,瞪着一雙大眼,目不轉睛的等着我在地上起好的局面。

厲王妃 “桃之,你竟然會奇門啊?怎麼不早說?”

洛十五一臉驚歎的說道,可我莫名的卻怎麼覺得她話裏的意思是,桃之,你要早說你會奇門,我就不喊簡希來了!

“我也是第一次起局,不太會”我被洛十五這話說的有些臉紅,嚥了咽口水,小聲的開口道。

洛十五對我“切”了一聲,還罵我藏着捏着不夠朋友,顯然是不相信我說的話。

而先前慫恿我的雲琛,和站在一旁的容尋,簡希二人,看着我的目光,除了驚歎之外,還有些錯愕,估計讓我試試起局,也是想激勵激勵我,卻沒想到,我真的把局給起好了。

可這奇門遁甲起的局,就像算命求出來的卦一樣,你能起卦,你還要會算卦,否則你這卦起的再好,再漂亮,人家也不知道你這卦象到底是什麼意思。

而我,雖然把這局給起好了,卻也不知道自己有沒一不小心,定錯了什麼奇子。

“桃之,斷局。”

雲琛的聲音在這時忽然響起,打斷了我和洛十五的互動,我聽後頓時一愣,連忙問道:“啊?真的讓我斷局嗎?我還不知道這局我起的有沒問題呢。”

雲琛沒說話,可眼底的意思卻相當明顯,洛十五在這時,狠狠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桃之,你連局都起好了,斷局哪有那麼難?快算算看,苗寨禁地在什麼方位,讓我奶奶看看,沒有她我一樣能找到。”

洛十五說這話的時候,鼻孔裏狠狠的冷哼了一聲。彷彿自己能不能揚眉吐氣,就看我這出了,我直接被她這話說的,傻在了原地,也明白自己就是想要推脫,也不是辦法。狠狠一咬牙這才一邊翻看起了手中的奇門易數,一邊斷起了局。

此時此刻,我終於明白爲什麼這本書爲什麼叫奇門易數,雖然這本書裏關於道教術法類的東西很多,可比起關於奇門,和周易來說。卻只不過是鳳毛麟角。

很難想像,奇門遁甲和周易這麼兩樣讓有些人一生都捉摸不透的東西,竟然被人結合在了一本書裏,只不過比起奇門遁甲來說,周易更難,當時雲琛並沒讓我看,所以我對它也不是太瞭解。

不過,要是有人能夠精通周易裏的相學,奇門遁甲的預測學,和道教術法用來防身,或許這世上還真難有人能與他一較高下。

就在我將目光,轉向局中的剎那,我詫異的擡起頭,看了簡希和容尋一眼,他倆瞧見我的目光,頓時齊齊開口問道:“怎麼了,我們臉上有東西?”

我搖了搖頭,面色有些尷尬,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登時回頭,看了一眼雲琛,卻發現雲琛一臉平淡,彷彿早就猜出了我眼底的意思,淡淡對我點了點頭。

見完雲琛這神色,頓時嚥了咽口水,這才小聲的開口問了他倆一句:“剛纔容尋算出禁地在左邊,簡希你卻說在右邊,對嗎?”

簡希和容尋淡淡點了點頭,誰都沒說話,洛十五卻激動的直接奔在了我的眼前。問我:“是不是容尋算對了,卻被簡希這王八犢子給誤導了?”

我被洛十五這話說的,頓時有些不知道怎麼接,容尋卻在這時開口,讓我說說卦象裏顯示的是什麼,我這纔不緊不慢的開口道:“首先時幹辛在卦象中代表着苗寨禁地。落在了艮八宮遇空亡,本該代表着我們要找苗寨禁地這件事,比較困難,可能可以算到他大概的方位,卻很難找到他的具體位置,可卻出現了寄宮,意思是,這件事應該還會有轉機。”

一邊說着,我一邊指着九宮格卦象中的艮八宮說道,他們幾個聽後,面色淡定,誰都沒插嘴。我這才繼續道:“六合在卦中代表着苗寨禁地的方向,落離富,故在南邊,而我們此時所在的地方是北邊,所以,有很大的可能,方纔容尋算的那卦是對的,在我們之前的左邊方向”

話音剛落,容尋和簡希齊齊擡頭看了我一眼,沒說話,洛十五看着我的目光,卻帶着幾分詫異。我嚥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氣,又補充了句:“戌月休囚,應爲三數,要麼禁地的地方距離我們三千米遠,要麼便是三座山。具體的,局中看不到。”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快走啊!”洛十五一聽,連忙開口道,拉着我順勢就想往南方走去,容尋卻在這時,打斷了洛十五,讓她先彆着急,問我卦象裏還能看到什麼?

“時幹辛爲禁地落艮宮,與日干丁奇落離宮相生,景門爲貴人落坤宮與日干相生,是卦象空亡唯一的轉機。而時幹辛落艮八宮,艮宮戌月爲旺相,是年輕人的意思,艮爲少男,休門爲人盤主一數,意思就是。很有可能,這個出現的貴人會是一個年輕的男子。”

我不緊不慢的將整個卦象都分析給了他們聽,心臟在心房裏跳動的厲害的不行,甚至連呼吸都有些發緊,也不知道是生怕自己第一次算卦算錯了,還是怎麼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他們的身上。

雲琛,容尋,簡希都沒表態,反倒是洛十五看着我的目光,就像在看神仙似得,眼底不斷的放着光。直接拉着我,就朝着南邊的方向奔,他們三個一眼不發的跟在我倆身後。

時光靜悄然 可我們幾個朝着南邊走了好久,別說三千米了,就是三座山都走完了,卻還是沒找到任何東西,洛十五這纔有些不太方向的回頭看了我一眼,問道:“桃之,你該不會算錯了吧?”

“應應該不會吧?我剛纔算這局空亡了,我們憑自己的能力,很有可能是找不到的。但出現寄宮,有貴人相助。一切都有轉機,我們在等等看吧,說不定貴人沒出現。”我小聲的回答到,洛十五聽後,再沒說話,反倒是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樹樁上兒。不動了,美曰其名,坐在原地,等貴人相助。 總裁的野蠻小前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