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靜立不動的藤田直樹,在聽到藤田家主這番話後,霍地轉身,眼裏黑光閃閃的冷聲說道:“哼,殺你們還用找什麼藉口!”

冷哼一聲過後,他看着大鄉武夫,殺氣騰騰的挑了挑眉:“主人,殺他們如殺豬狗,你就下命令吧!”

身形雄健、氣息森然如獄的秋山原,面上神情獰然的躬身藉口說道:“主人,三郎說的沒錯,你就下命令吧!”

大鄉武夫輕眯雙眼,眼睛最深處,一抹遲疑一閃即逝。

沉吟片刻後,他偏頭逐一看向了大鄉平川兩父子,以及松下一朗和美澤裏惠子。

一時間,本就顯得有幾分安靜的莊園的大門口,隨着時間的悄然流逝,呼吸之間就變得靜寂了起來。

莊園大門口陰影下,陳志凡略微皺了一下眉頭。

他現在才發現,大鄉武夫之前被渡邊野幾乎差點架空,並不是沒有原因的。不說別的,單說在決斷方面,前者無疑就顯得有幾分猶豫不決。

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是自己有之前的手下,帶着一大幫打手擺出一副興師問罪的姿態跑上門來,別的先不說,最起碼人得先拍死一半吧。

大鄉武夫倒好,鬧了半天,就幹掉了一個明顯只是出頭鳥的年輕傢伙。

估計要不是藤田直樹那傢伙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而突然出手又幹掉一個的話,恐怕這兩家人除了那些剛纔動手的打手外,其他人還真有可能全身而退。

唉,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前,又或者是將來,殺伐果斷,一直都是一個組織首領應該具備的基本心性吶。

輕輕搖了一下頭的陳志凡,忍不住在心裏暗自咕噥了一聲,然後手上動作不停,按下了手機的開機鍵。

一縷細風,呼呼輕嚥着,從一旁的樹林裏吹了出來。

看着大鄉武夫臉上幾許猶疑的表情,美澤裏惠子在心裏幽幽嘆息了一聲,然後雙眸一眨,用她那獨有的喑啞嗓音凝聲說道:“董事長,有些事情,也是時候做出決斷了。”

大鄉武夫眼裏橙光一閃。

輕吐出一口短氣後,他擡眼朝着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看了過去。

與此同時,腦海裏漸漸回想起,自從自己成爲了幼龍社的社長後,兩人就時不時明裏暗裏跟自己作對。

如果不是因爲兩人帶着秋山和藤田兩家的人對自己執掌幼龍社的權力造成了一部分掣肘的話,渡邊野那個老傢伙又怎麼會如此輕易就將自己架空! 否則也不會長得這麼大塊頭,還才只是一個地階的靈獸。

靈獸也分為天地玄黃等,這隻墨鐵龍甲獸頂多算個中期地階的。

這些靈獸們如果能夠一直不斷的上進,一直修鍊,最後有可能會進化成人形,還會說人話,跟人做的事情一樣。

不過在這之中,它們每一次晉陞,還都要度過雷劫這個大難關,有很多靈獸都因為這個不過關,直接被當場劈死,一旦度過,便是天道酬勤。

夜冰依吸收完了之後,得意的笑道:「太好了,小胤胤,我們接下來還要多找一些靈獸吧,大的歸你,小的歸我,你要儘快提高實力。

因為,這麼多人都想到了尋找靈石,那些人的實力又很強大,我們接下來一定會遇到更強的勁敵。」

兩人談話之間,那兩個做男裝打扮的女子也跑了回來。

她們空手而歸,沒有抓住那個跑了的墨鐵龍甲獸。

然而一回來,便看到有兩個人站在她們挖的坑之前。

女子的眼睛立即警惕的眯了起來,這兩個人該不會是想要打她墨鐵龍甲獸主意的吧?

「喂!你們是什麼人?這頭墨鐵龍甲獸是我的,你們可不要打它主意哦!」少女單純的說道。

夜冰依望著眼前一身寶藍色衣袍的『男子』,她的骨骼瘦小,面色柔美,長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一看就是一位嬌滴滴的女兒家。

夜冰依兩人看透不說透,一本正經道:「什麼?我們沒有幹什麼呀,我們只是剛剛從這路過,聽到有東西叫,過來看看而已。」

心中暗道,還好她們只是想要墨鐵龍甲獸的靈氣,並沒有想要把它給殺了,否則現在這會兒一定解釋不清楚了。

不過,看她這嬌滴滴的大小姐,估計也是把這隻墨鐵龍甲獸弄回去賣了,或者是養著玩吧。

反正她的肯定不會像她一樣也會吸墨鐵龍甲獸的靈氣。

少女聞言,細長的柳葉眉挑了挑,疑惑的望著夜冰依兩人。

穿成八零大佬的小嬌妻 她們說自己只是路過的?

看的眼前面容出眾的兩人,少女眼中閃過一抹亮光,真是美人啊,她對美女向來是有好感的,要不是她們貿然出現在這裡,她或許會對她們很感興趣,和她們交做朋友。

「小姐……不對,公公公子,少爺,你看墨鐵龍甲獸怎麼都不動了?它好像很累很困似的,好像生病了一樣,怎麼會這樣呢?」小丫鬟在她家小姐身旁喋喋不休的說道。

少女聞言,立即望向奄奄一息趴在地上無精打採的墨鐵龍甲獸,怒視著夜冰依兩人,「對呀,你們兩個說說,你們到底對它做了什麼?我們剛才走的時候,它還生龍活虎的,怎麼現在會變成這樣啊?」

夜冰依聳了聳肩,覺得越解釋越麻煩,乾脆不如還是什麼都不說好了。

少女氣得跺了跺腳,她好不容易在這裡潛伏了三天三夜才得來的戰利品,還等著回家被人誇獎,裝裝逼呢,可是現在都泡湯了。

你看看,現在的墨鐵龍甲獸就跟個小傻子似的! 她要是賣給人家人家都嫌棄,拿回家自己玩,估計不用等她玩,墨鐵龍甲獸自己就先死了,她才不要養這廢物。

「不如這樣好了,你是準備把它給賣了吧,不如,我們直接給你錢。」帝玄胤直接開口道。

「什麼?」女子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我問你要多少錢賣了它?」帝玄胤又道。

「呃……這個……」女子不由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著眼前的男人和女人,本來還以為自己要和他們大幹一架呢,誰知道對方居然這麼理智,還提出了要賠她的錢,她頓時對他們有了好感!

「我這個可以賣到三萬兩銀子的,但是呢,我現在卻不用這麼麻煩,跑多遠的路,就這麼直接賣給你們了,所以我給你們打個折吧,你們給我兩萬八千兩銀子吧。」女子認真的給他們算算帳,並不貪心。

「原來這東西這麼值錢的么?」作為一個財迷,夜冰依的眼睛立即亮了起來。

隨即彈了彈肩膀上小鳳凰的腦袋,「那不知道我這隻小鳳凰能夠賣多大的價錢,要知道它可是神獸啊。」

「你這個壞女人,壞女人!居然想要賣我!」小鳳凰立即不滿的大叫。

跳到了帝玄胤的肩頭,不停的罵夜冰依。

「它,它居然會說話!難道,還是真箇鳳凰,是神獸么?」女子頓時驚奇的望著小鳳凰,「好可愛呀!」小女兒心態盡顯無疑。

突然,小丫鬟雙腿發軟,眼睛有些發昏,弱弱的扯了扯自家兩眼放光的小姐的袖子道:「小姐,小姐,你聽那是什麼聲音?天啊,好可怕呀。」

女子一心都撲在小鳳凰的身上,聽到小丫鬟叫她,來不及呵斥她要叫公子不要叫小姐,便聽到那轟隆隆的聲音,頓時面色一變!

隨即雙腿發軟道:「遭了!完了!快,快跑,快跑!」

說完兩人拔腿就跑,女子還不忘回頭告訴夜冰依兩人,「喂喂喂!你們趕緊跑啊,墨鐵龍甲獸來了!你們不要命了!」

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得意的揚了揚眉,就是知道它們來了,她們才不會走,反而更加高興了。

「火火,白眼狼,大黑龍!你們都出來!」

夜冰依將火火它們全部給召喚了出來。

帝玄胤也將自己的契約龍給召喚了出來。

「依依,你到那邊,我來負責這邊,能抓住多少便吸收多少,我們今天可不能白來。」

「好的!」夜冰依爽快的一口應下,隨後興奮的跑到了一邊,來圍剿這些墨鐵龍甲獸。

一時間,火火的鳳鳴聲音,還有嘹亮的龍吟聲,加上狼的嚎叫聲,衝天而起,熱鬧非凡。

前面正在拚命逃跑的兩人突然聽到這詭異的叫聲,立即轉過頭看去,這一看,便被眼前的情景給震撼住了,再也移不開眼睛來!

我去!我去!

「那是龍?還有那個是鳳凰?還有那個是狼,天啊啊啊啊!」

女子興奮的叫道:「這些都是那一男一女的么?這都是他們豢養的獸寵么,怪不得他們不著急逃跑!」 想着自己曾經多少次在午夜噩夢中驚醒,大鄉武夫原本覺得秋山、藤田兩家不管怎麼說也侍奉了大鄉家數百年的不忍,緩慢但是堅定的從心裏消散退去。

輕吸一口稍帶一絲灼熱的空氣,他眼裏橙光一閃,臉上一抹森然,漸漸躍然而出。

霎時間,一股充斥着淡淡殺氣的凜然氣機,如同寒冬薄霧般,朝着秋山和藤田兩家殘餘的人羣裏緩緩滲透而去。

“嗡······”

氣機勾連之下,分佈在周圍的衆僵身形齊齊一抖。氣勢大放之下,就連空氣都發出了陣陣無形的顫動。

包括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在內的數十人,極其突兀而又敏銳的感覺到自己彷彿孤身置身於漆黑冷寂的荒古密林,然後惶然發現周圍正有一頭頭眼裏冒着森冷殺戮之光的強大狼獸在冷冷看着自己一般。

一種強烈的絕望,瞬間就襲上了他們每一個人的心頭。

秋山家主身形微微顫抖之餘,眼神陰翳的朝着藤田家主看了過去。

眼神一轉間,他內心不無忐忑的發出了一聲虛問:大鄉武夫這傢伙,該不會真的敢狠心把我們都殺掉吧?

迅速將兒子慘死的事情拋之腦後的藤田家主,面上表情僵硬的輕輕晃了一下頭。

說實話,事情發展到現在,他已經完全沒有了把握,大鄉武夫會看在曾經兩家先祖歷代侍奉的苦勞上,輕易的放過他們了。

更何況······

眼睛深處倏地劃過一抹怨恨的藤田家主,視線在藤田直樹以及秋山原兩人的身上迅速逐一劃過。

就算是大鄉武夫不計較,秋山原和藤田直樹這兩個背棄了家族的混蛋,肯定也絕對不會輕易放手的。

最重要的是,不知道在藤田直樹這個混蛋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僅僅是過了幾天的時間,他的實力簡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五郎與他,在不久前還處於戰力相當的水平,但是剛纔,竟然眨眼之間,五郎就被他一擊斬首!

藤田家主惶恐了。

以剛纔藤田直樹表現出的實力,赤手空拳之下,恐怕自己這邊剩下的幾十個人,還不夠他殺上十分鐘的時間!

一想到自己的腦袋,或許,不,有很大的可能在待會兒,就會像一個氣球般高高飛上天空,藤田家主的心,就止不住顫抖了起來。

再過三天,他才滿五十三歲,未來還有大把的好日子在等着他去享受。所以,不能死,不想死,害怕死啊!

怎麼辦?

竭力控制住心臟跳動頻率的藤田家主,輕斂雙眼,朝着一旁的秋山家主看了過去。

莊園大門口的陰影下,一邊聽着開機鈴音的慢慢結束,陳志凡一邊一臉淡然的關注着不遠處情勢的一觸即發。

一片肅殺中,大鄉武夫緩緩開口,漠聲說道:“最後給你們一次機會,交出秋山、藤田兩家所有人的九成資產。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我不顧念兩家歷代先祖對我大鄉家的忠心侍奉了。”

事情發展到現在,他總算是堅定了自己的心態。

畢竟,三百多年前的某一天,秋山和藤田兩家的初祖,確實是以家臣的身份發誓效忠大鄉家初祖的。

現在,條件已經擺了出來。若是不答應的話,就讓秋山、藤田兩家徹底消失了吧。

兩個背棄了各自先祖誓言的家族,居然還打算弒逆舊主,殺了,也就殺了吧!臉上幽然的大鄉武夫眼裏,一抹森寒,若隱若現。

隨後,他伸出右手,食指對着秋山原和藤田直樹依次虛點了一下後,將視線移到了美澤裏惠子的臉上,輕點了一下頭後,轉身就朝着莊園大門口走去。

迎着大鄉武夫遠去的背影,嘴角掛着一抹獰然的秋山原躬身應道:“主人,你放心吧,我們會處理妥當的。”

更在大鄉武夫身後走了兩步的美澤裏惠子,在聽到秋山原那飽含了濃郁殺氣的話語後,腦子裏電閃般思考了一下。

很快,在考慮到就算是殺光了秋山和藤田兩家的所有人,也不會有太大的好處,反而會引發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後,她終究是理性大於感性的回頭看着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揚聲說道:“你們知道剛纔離去的其中一架直升機裏,坐着的人是誰嗎?”

美澤裏惠子的突然發聲,讓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愕然之餘,秋山原和藤田直樹也心裏納悶的看了她一眼。

倒是大致知曉她幾分心思的大鄉武夫,在腳步微微一頓後,又繼續朝着莊園大門口走了過去。只是在他的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卻怎麼都掩蓋不住。

看着衆人的目光幾乎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耳朵裏聽着那熟悉的腳步聲依舊在持續地響起,美澤裏惠子秀眉輕輕彎了一彎:“那人就是大川龍七,黑龍會的現任大首領。他在離開之前,已經親口承諾黑龍會以後不會再來找我們的麻煩。”

說完這番話後,她乾脆利落的回過頭去,追着大鄉武夫的腳步娉娉婷婷的邁步向前。

如此情深難以啓齒 黑龍會的大首領大川龍七?

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以及兩人身後的兩家成員聞言,不禁臉上齊齊露出了好幾分或震驚、或不相信的表情來。

眼底閃過一抹嘲弄的秋山家主,用一種質疑的語氣朝藤田家主問道:“藤田家主,那女人說的話,你相信嗎?”

藤田家主還未開口迴應一句,面上顯出幾分不耐的秋山原,脊椎一挺間,一股強橫的氣息立時呼嘯着朝四面八方輻射了出去。

在他的氣機刺激下,站立在大道周圍的數十道雄壯身影,無不眼裏黑光爆閃的激發出了自己的森然氣勢。

呼吸之間,方圓數十米範圍內,雖然陽光明媚,但是一絲絲陰冷之氣,卻無端憑空生成。瞬息之間,就將溫熱之氣排斥一空。

周身煞氣翻滾的藤田直樹,眼瞳裏滾動着濃郁黑芒的面無表情說道:“不管你們是信,還是不信,剛纔主人提的條件,我只給你們三秒鐘的考慮時間來回答願意,還是不願意。一!”

只覺渾身上下就好似被一股股寒氣環繞的秋山家主,面色青白的將目光投向了四肢微微有些顫抖的藤田家主。

“二!”神情顯得有幾分亢奮的松下一朗,忽地搶在藤田直樹說數之前,喊了一聲。

瞳孔微縮的藤田家主,扭頭看向了自己的身後。

當他看到兩家所有的人都是一副神情惶恐、身上瑟瑟發抖時,雙肩一垮的同時,臉上亦不禁浮現出好幾分的頹然和沮喪來。 這些獸寵比她們的人都要多,人家肯定不害怕啦。

「哇塞,好厲害,好精彩呀!」男扮女裝的小姐越看越興奮,還鼓起了掌來,隨後拉著小丫鬟,「走!我們倆一起去看看!這簡直太精彩了,我一定不能錯過!」

小丫鬟弱弱的說,「小姐,你說什麼啦?那麼可怕,我們還是走吧。」

啪!

話音剛落,小丫鬟便挨了她家小姐一巴掌,「這麼膽小,你為什麼會是我的丫鬟?怕什麼? 掠妻成癮:萌妻乖乖就擒 有小姐我保護著你呢!」

「好吧……」小丫鬟委屈的捂住自己的腦袋,一步一步的緊跟在她家小姐的後面。

當女子近距離的躲在背後觀望,更是震驚得連嘴巴都合不攏了。

只見女子拎起一頭肥大的墨鐵龍甲獸拋給男子,「小胤胤!這個比較大,給你的!」

「好,依依,這頭低階的已經被我給打暈了,我把它丟在旁邊,你過來慢慢的吸收。」

「哈哈哈,小胤胤,這個更大,留給你,快接住。」夜冰依夫妻兩人拋過來拋過去,漫天的墨鐵龍甲獸雨,看得女子和自家的小丫鬟目瞪口呆,揉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才發現她們並不是在做夢,「好牛啊,太厲害了吧。」

不過更讓她們驚奇的是,她們到底用了什麼手段?本來神采奕奕的墨鐵龍甲獸到了她們的手中,一下子就變得很乖,好像被抽空了力氣一樣,一動不動,任由她們擺布。

她們親眼看著,都不知道她們對墨鐵龍甲獸用了什麼方法。

難道是用的什麼咒語?

女子百思不得其解。

這些墨鐵龍甲獸瘋狂逃跑。

簡直太可怕了,這兩個人,比它們禽獸都還要變態,它們惹不起,跑啊,還是趕緊跑吧。

墨鐵龍甲獸逃跑的腳步聲咚咚響,它們的全面有一個男人,後面一個女人。

左邊又有一狼霸著它們的去路。

它們只好往右邊走,然而右邊還有一隻火火,龍還在天空上看著它們,誰要是敢逃跑,就把它們帶回去。

要是往前面後面跑,便就正好落入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的手中。

「好吵好討厭!」小鳳凰不滿的發牢騷。

「嫌它們吵,那你就把它們給打趴下,它們便不會再發出聲音了。」

夜冰依又開始慢慢的又哄小鳳凰,小鳳凰聽了眼睛眨了眨,似乎覺得有道理。

隨後叼起一塊石頭,咻的一下朝著墨鐵龍甲獸的腿打過去,它這一下非同小可,墨鐵龍甲獸立即痛苦的哀嚎一聲,然後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真厲害,它們這麼大都打不過你,它們比你還沒用。」夜冰依拍了拍手,對小鳳凰鼓勵道。

小鳳凰並沒有聽出來夜冰依語氣中的貶義,聽到夜冰依居然誇它,它頓時得意的高傲揚起頭顱,也鼓了鼓掌,「真好玩,真好玩,我還要玩!」

於是小鳳凰成功的被夜冰依引上道,一直用石子打墨鐵龍甲獸的腿,讓它們逃跑不了,替火火它們減輕了不少工作。

轉眼間,帝玄胤夫妻兩人身邊便布滿了墨鐵龍甲獸。 一頭頭將他們圍在中間,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被圍攻了呢。

只是背後的兩個一主一仆知道,這完全是他們兩人把墨鐵龍甲獸給打昏了。

「我靠!這也太牛叉了吧,要是換作我的話,別說這麼多了,就是一頭,也夠折騰得夠嗆!」她就逮了那一次,還花了三天三夜呢。

「太牛了,簡直不要太牛了!」女子忍不住跳起來為帝玄胤他們鼓掌,眼中滿是興奮之色。

「小,小,小姐,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來歷啊?他們簡直太可怕了,我們趕緊走吧。」

小丫鬟緊緊抓住她家小姐的衣角,躲在她的背後,看帝玄胤和夜冰依兩人的眼神,簡直比看著墨鐵龍甲獸還要可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