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見這句話,他們嚇的一絲戰鬥的慾望都沒有,直接躲在塔下,可是躲在塔下就可以了嗎?

安妮在開啓加速球,速度快的飛起,直接衝到了他們面前,一個大招砸了下去!

他們連站位都沒來得及,直接暈住!閃現也沒逃出距離!

又是四個!

大樹開啓大招頂在前面,蠻王在側翼砍,小法消耗,小炮瘋狂電人!

一片潰敗!一瀉千里!

“嗯?繼續衝?”李清雅看了看林天的走位。

“繼續。”他淡淡的道,四人都是很興奮,扛着塔,繼續向前。

“衝啊!”

“殺啊!”

十班衆人在林天的帶領下直接破了高地,還不放過,紅眼似的向泉水衝去。

“哈哈,要虐泉了!”

“真是爽啊!上次我們被打的那麼慘,這次就虐泉了,哈哈!”

“這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

“哈哈,還是林天牛逼啊,一來我們就打的這麼好。”

後方看的很是激動人心,李清雅,王成等人衝的也是酣暢淋漓。

“這tm都是什麼人啊,還衝過來?”張強急的慌亂不已,眼看着安妮就要到達身前,急忙摸眼,居然是爲了儘快回泉水?

林天淡淡一笑,閃現上去,w,控制住了盲僧和火男兩人!

而兩人剛剛一隻腳邁進了泉水,饒是這樣,還是被控住了!

“哈哈,死。”小法師直接大招,收掉了兩人。

只剩下盧錫安一個人逃的快,站在泉水裏不敢出來。

宋傲臉青一會,紅一塊,非常難堪,眼看着他們一波推掉了基地,就是不敢出來。

“耶!”班長李清雅歡快的跳了起來,“我們贏了!”

激動的一把抱住了旁邊的林天,後者一愣,臉微紅,平時這個班長就是大大咧咧的,因此大家也不會覺得什麼。

“咳咳,班長……”林天尷尬的咳嗽一聲,李清雅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說道,“行啊,林天,原來你深藏不露,居然這麼厲害。”

“額,我只是運氣好。”

“你還不承認?”李清雅白了他一眼,不過依然很高興,其餘幾人也不得不承認今天能贏九班,最大的功勞就是林天,是他的輔助安妮帶的大好節奏。

每次的視野布的超好,眼位刁鑽,大招釋放的簡直驚人,讓他們能夠很安穩的打出控制鏈。

面對大家的讚賞和喝彩,林天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太多的興奮。

“哼!”宋傲實在是看不下去,氣的猛拍桌子,把衆人也嚇了一跳。

李清雅微微皺眉:“怎麼?宋傲,你們九班還輸不起嗎?”

“放屁!”宋傲怒道,“老子輸的起!只是……不甘心!”

他死死盯着林天,就是因爲這個小子,才讓他們輸了,而且是輸的這麼慘!如果不是這個小子……

“媽的!再打一場!老子就不信了!”宋傲憤怒的說。

“哈哈,還想打?不好意思,今天我們沒空了,”李清雅得意的說,“要想打,下次記得提前約!對了,明天記得把一千班費先補上!”

“老子會給你!”宋傲緊握雙拳。

李清雅得意的笑了笑:“我們走。”

宋傲看着他們離開,眼中充滿了怒火,連濃妝妹子過來安慰他都是吼道:“滾,別來煩老子。”

“額,現在怎麼辦?”張強臉也是不太好看。

“當然要再打一次,哼,這個小子就是打輔助而已,別的位置玩的好?下次……”

張強臉有些尷尬:“額,我忘了跟你說,其實前幾天,我跟林天solo過,我,輸,輸了。用瑞文。”

宋傲盯了張強好久,氣的不行:“操,你怎麼不早說?”

其他幾人臉也有些怪異,難怪呢,張強的瑞文可是很強的,這個林天看來也不是個軟蛋角啊。

“媽的,張強,你小子不是經常吹認識電競社的人嗎?也沒有辦法叫過來一個?”宋傲冷冷的道。

張強眼睛一亮:“可以是可以,就是怕……”

“怕個毛!”宋傲大手一揮,“那小子在厲害,能比的上電競社的人?老子一定要戳戳林天的銳氣。”

張強一咬牙:“行!我來安排!”

回去的路上,李清雅笑的非常開心:“哈哈,這次能打敗九班那羣人,實在是大快人心!”

王成也是笑着說道:“是啊,這得多虧了林天了,沒想到你這麼厲害。”說完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天,目光中帶着一絲羨慕。

林天只是聳聳肩,微微一笑,“班長,我還有點事情,就先走了啊。”籃ζζ. 林天拒絕了李清雅的邀請,從電子閱覽室出來直奔帝豪網咖。

現在林天也是這裏的常客,網絡穩定,單子一般都在這裏來打。

從光哥那裏已經拿到了賬號,30級的乾淨號,十幾萬金幣,沒有點券,符文頁只有兩頁,林天看了看覺得還不錯,決定今晚先把定級賽打了。

打上王者並沒有限制多長時間,林天也不着急,穩穩的排了兩把都贏了,正當林天喘口氣準備第三把的時候。

“原來你說的有急事就是在這裏打遊戲啊?”聲音略帶幽怨與不滿。

林天一愣:“啊?班長?你怎麼來了?”

李清雅目光幽怨,坐下來說道:“我爲什麼來?大家都出去聚一聚,你怎麼不來?我問錢進,說你在這裏。”

暗道錢進這胖子不夠兄弟啊,林天假裝咳嗽一聲,笑了笑說:“不是啊,班長,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比較喜歡清靜。”

“我看是比較喜歡遊戲。”李清雅白了他一眼,湊過來看着電腦說,“話說林天你什麼段位啊,錢進說你是黃銅,可是你今天玩的這麼好,完全不像啊。”

李清雅靠的比較近,一股淡淡的幽香縈繞着身旁,林天似乎都能夠聽得到她的呼吸聲。他微微擡頭,正好看見了李清雅清秀的臉龐,俏皮中帶着可愛。

“這個……”林天臉微紅,身體不自主的向後靠了靠,李清雅也覺察到了什麼,耳根紅了紅,大大咧咧的道,“你究竟什麼段位嘛?”

“我就是黃銅啊。”

“切,不說算了。”

看着這個時常裝作女漢子的班長,林天無奈的攤攤手:“我說班長大人,你讓我幫忙打比賽我也打了,現在又有什麼事?”

“嘻嘻,”李清雅眨眨眼睛,笑了笑,“你怎麼知道我找你有事?”

林天:“……”

“是這樣的,我想讓你幫幫我弟弟。”李清雅鄭重的說,“我弟弟還在上高中呢,成天沉迷遊戲,都不去學校宅在家裏打遊戲。”

林天奇怪的看了一眼李清雅,意思很明確了,你這個姐姐也不是在打遊戲麼。

李清雅尷尬一笑:“額,這個,我在家裏也稍微玩一下。不過他都快高三了,我希望他把精力放在學習上,可是他不聽。”

“班長,你不會是讓我去勸你弟弟。”

“不是,”李清雅道,“他脾氣很倔,說只要我能夠找出一個人跟他solo贏了他,他以後就聽我的高考之前不再碰這個遊戲。”

喲,這有點意思,林天淡然一笑,“那你去找一個厲害的人去唄。”

“我找了啊。”

“然後呢?”

“都打不過我弟。”李清雅苦笑一聲。

林天一愣,隨即笑了笑:“所以你就希望讓我去?這恐怕讓班長大人失望了啊,那麼多人都打不過你弟,我就更打不過了。”

李清雅急了:“不啊,你就去試一試唄,就當是幫我一下。”

林天簡直是哭笑不得,隨口一問:“你弟現在打什麼段位啊?”

“額,不知道啊。”

“不知道?”

“是啊,他現在不玩我們這個,在玩韓國那個,經常跟我說什麼國服垃圾什麼的,我也不懂。”

嗯?玩韓服的少年啊,林天摸摸下巴:“他現在多大了?”

“十七歲。”

“嗯,”林天微微一笑說,“班長大人,回去告訴你弟……”

“哦?說什麼?”李清雅期待的看着他說。

“跟他說他打遊戲很有天賦,讓他好好堅持下去。高考砸了還有復讀,沒關係的。”林天鄭重的道。

李清雅一愣,臉氣的通紅:“林天,我讓你好看!”

“好了,不開玩笑了。這我可不行啊,你弟那麼厲害,都混韓服了,我去跟他solo那不是找死嘛,到時候別他沒勸住更加增加了他的自信心了。”林天笑着說,“我也就是在學校裏跟大家玩玩,我水平在那裏,班長你也知道的。”

李清雅嘆口氣:“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

林天聳聳肩,這種事,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算了,既然來了,我也來玩一下把,你等會我去開卡。”李清雅瞬間又笑嘻嘻的。

嚇的林天趕緊把單子賬號收起來,換了一個黃銅號,與她一起雙排。

結果各種……

“咦?林天,爲什麼我的機器人q不中人啊?”

“啊,我電腦出問題了,怎麼拖動不了人物啊。”

林天默默的按了一下‘y’鍵,“嘻嘻,這下好了。咦?我怎麼又死了?”

一晚上的時間就這麼浪費了,還準備打完定級賽的,林天無奈的笑了笑。

回到宿舍都快十一點了,“天哥好啊,與班長共度良宵感覺如何?”

看着錢進那胖子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林天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什麼鬼?”

“剛纔啊,班長問了我你在哪兒,就急匆匆的走了,現在你纔回來,你說你們倆沒約會我可不信。”

“約會?約個蛋?”林天隨口道。

“嘿嘿,不說就算了,知道你喜歡低調。”錢進說完便又一頭埋進了電競資訊中,看到一則消息,不免氣憤道:“哼,韓國棒子真是可恥,咱們國服三個王者前五十的賬號,居然全被封了,你說氣不氣人?”

正在收拾衣服的林天,忽然手裏動作一停,“什麼?”

“昨天發的消息,我們國服在韓服王者前五十就三個人,一個排名第三的‘fad’,一個排名第三十一的‘tkyourheat還有一個排名第四十七的‘loveboom,結果昨天全被韓國棒子封號了。真tm氣人啊!”

“今天貼,論壇都炸開了鍋,這他奶奶的,欺人太甚啊!”

只顧着說話的錢進沒有注意到林天漸漸寒冷的臉,他扔下衣服,當場就衝了出去。

怪不得,怪不淺笑回國服完了,原來是這樣,林天臉冰冷,掏出手機,“喂,大貓,是我。”

“天哥啊,怎麼樣?大學生活感覺如何?”

林天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韓服的號怎麼被封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嘆口氣:“哎,你都知道了?”

“這麼大的事,我怎麼不知道?淺笑早就回國服了是不是?你們爲什麼不告訴我?”林天的語氣有些憤怒。

大貓無奈的道:“我對不起你啊天哥,你的賬號一直是我在保管,可是前幾天,我們一起在韓服玩的時候,當時全區網絡故障,之後就下線了,第二天誤封了很多人,可是其他人最多一天就解封了,只有我們國服的三個賬號一直沒有被解封!”

“除了你的id:fad,還有lpl的ak47,剩下一個不知道是誰,應該是國服路人王。”大貓苦笑一聲,“我們嘗試過與韓服官方溝通,無果,現在想起來,這一連串的事情就像是一個陰謀,現在還沒有解決。”

說了這麼多,林天反而冷靜下來,沉默良久,大貓問道:“還在嗎?”

林天淡淡呼出一口氣,平靜的說:“哦,這樣啊,封了也好,反正也沒人知道我是fad,這樣正好。”

大貓心中一急:“天哥,賬號被封后,我們幾個也就不想在韓服打了,直接轉戰國服。”

“沒關係,封了就封了,以後在打回來就是了。”林天淡淡的說。

大貓知道這個賬號花費了林天多少時間和心血,現在被毀了,哪能是重新再來一遍能夠解決的?

“天哥,我們……”

“行了,我沒事,”林天淡淡的說,“以後一起玩國服也可以,現在國服環境比以前好很多,而且,不就是遊戲嘛,無所謂。掛了。”

說完,林天直接掛斷電話。

大貓苦笑一聲,他知道林天,遊戲對林天來說意味着太多,別看他平時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英雄聯盟在別人眼裏或許只是一款遊戲,但是在林天眼中,就像生命一般重要!

握着手機,林天表情淡然,夜晚的涼風吹拂他的臉龐,忽然林天自嘲一笑,搖搖頭。

他鑽回宿舍,倒頭就睡。籃ζζ. 三名國人玩家韓服賬號被封,掀起了軒然大波。大家紛紛討論爲何會如此,韓服,國服,美服,臺服這些代表全球lol玩家的聚集地,其中以韓服水平最高。

所以一些職業選手都會選擇在韓服來訓練,不過幾年下來,能上韓服前五十的聊聊數人,今年也就一共三個人,知名職業選手也只有一個人,那就是lt戰隊的當家明星,天才ad選手ak47。

lt電子競技俱樂部,會議室。

ak47以及其他幾名選手臉有些陰沉,ak47更是閉着眼睛,情緒很是低落。

經理環顧一週開口道:“俱樂部已經聯合官方向韓服那邊提出申請,這兩天應該會有個結果。”

“靠,真氣人啊,說封就封,這不是明擺着欺負人嘛?”一名隊員說道,“47已經排名三十一了,要不是平常有比賽耽誤時間,他可以打的更高。”

ak47淡淡的開口道:“沒什麼,再打回來就是了。”

“我倒是覺得韓服這邊應該是在策劃着什麼,”經理皺眉說道,“據我所知,兩個月前,玩家fad打上了韓服第三,這可以說是國服玩家在韓服的最高位置,而且那一場,想必你們都知道,fad慘遭九個韓服頂尖高手圍攻,上了第三,再也上不去,在那兒之後,fad就沒怎麼玩了,平常也只是保持段位而已。”

“所以我倒覺得,韓服那邊搞出這麼大的手筆,很有可能是在針對這個fad,阻止他登頂!”

隊員都是一愣:“不可能,一個路人,有這麼大的威脅?就算是他拿到了第一……”

“你別忘了,韓國是多麼的自傲,他們什麼事都幹了出來,”經理淡淡的說,“所以,我覺得這個fad纔是他們的目標,至於47和另一位國服玩家,應該是掩人耳目了。”

衆人皆是沉默,ak47忽然擡頭,眼中充滿期待:“經理,能想辦法聯繫上fad嗎?”

“沒有,”他搖搖頭,不光是我們,其他戰隊的人也都在嘗試聯繫他,可是無一例外都失敗了,不過我們倒是掌握了一些信息,就在昨天,fad的賬號在東海市被登錄過。”

大家眼睛一亮:“所以說他在東海?”

“有這個可能。”

“東海離上海不遠,我要去一趟。”ak47堅定的說。

“總要去試試,”他目光放着光彩,“在韓服我與他排到過,這個人,很強,非常強,如果能把他招攬來我們隊,必拿冠軍!”

衆人精神一震,沒想到爲人孤傲的ak47居然對這個路人有這麼高的評價。

經理一咬牙:“我去給你安排!”

東海理工大學,林天關掉韓服遊戲賬號,面平靜,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林天還哼起小曲,慢悠悠的向教室走去,結果剛來教室,他就被一幫人給圍了起來。

“哇,林天大神,啥時候帶我飛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