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略帶着迴響的古韻之聲想起

,整個舞臺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女子,這個女子清秀蛾眉,一身不施粉黛,白衣勝雪,她一出現整個舞臺周圍的鬼都是看傻了。

接着又出現了一個男子,男子長髮披肩,一襲淡紫長袍,手持摺扇,翩翩公子……

雖然我不太喜歡戲劇,但是古代的名曲倒是聽得不少,這些大多都是才子佳人,書生鬼怪的故事對我實在沒有太多的吸引力。

我四處看了看,這個時候下面咿咿呀呀已經唱過了大半。

我閒着也是無聊,看着小蝶和兒子都是很認真在看,便也硬着頭皮去聽去看。

щшш★ ttκΛ n★ C○

女子手撫古琴,男子一管長蕭。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

竟然是一曲《鳳求凰》,我雖然曾經在學校聽過一曲純音樂的鳳求凰,曲調也是按照司馬相如所做鳳求凰來的,但是比之今晚我聽到的這曲,實在是要遜色太多太多了。

一曲終,我依舊沉浸。

突然之間整個空間想起了雷鳴般的掌聲,一陣古樸銅鑼預示着此曲終。

就在這時我轉身過看到了我們的面前已經坐着一個女子,這個女子一襲白衣,就和之前撫彈古琴的女子有幾分相似,但是舞臺上的女子比之眼前的女子卻是要掉色太多。

女子的臉上帶着薄紗,與這裏的衆多鬼都不同,並沒有戴面具,我其實一進來就發現了這裏面的每一個鬼,都帶着面具,穿着古裝,男鬼都是帶着一個完整的面具,女鬼則是帶着半張面具,面具的風格多半都是古樸的風格,類似古瓷器上的紋路。

“怎麼樣?”

女子看到我和小蝶還有兒子都轉過了過來,看着她的時候,輕輕的開口了。

她的聲音有點青澀,像一個小女孩子一般。

“……”

我剛要說這曲鳳求凰實在是絕無僅有,但是我突然想到了之前小蝶的告誡,當即閉上了嘴巴,此時的小蝶微微一笑道:“曦兒,這麼多年沒見了,怎麼這次會想起姐姐!”

小蝶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姐姐哪裏話,我聽說姐姐已經徹底的開始掌控陰間公寓,而且也和姐夫守望多年終於相認,這等雙喜臨門之事,曦兒原本想要親自來陰間公寓恭賀的,哎……身不由己,北城這麼多的子民,我是拋不下呀!”

眼前的上官曦兒的話,讓我心中有些不解,但都一直壓在心底。

“曦兒妹妹這麼多年將北城打理的如此好,我相信過不了多久,曦兒妹妹也可以完全的脫離北城,恢復自由之身了吧!”

“自由之身,姐姐難道看不出來嗎?妹妹這次不惜佈局十多年就是爲了此刻能夠請姐姐姐夫來我北城一聚,還希望姐夫能幫助曦兒一個小忙!”

說到這裏,上官曦兒突然看向了我,看着那眼神,我的心中卻是猛地一顫。

一邊的小蝶抓住我的手輕聲笑道:“曦兒,我知道你的苦處,但是你要聽姐姐的話,時機未到!今日我們來見你局已經壞了規矩!”

“規矩?”

“姐姐你如果真的知道規矩,就不應該在姐夫命劫之前和他團聚……”

(這段時間少郎比較忙,所以六月份都是每日三更保底,更新時間分別是10:00,13:00,20:00,今天三更已完成,晚上九點左右還會有一更。)

(本章完) 上官曦兒的話讓我的心中再一次涌起波瀾,規矩?在和曾大牛大戰的時候也是聽到什麼規矩,木道人也說過規矩,長生事務所也說過規矩。

而此刻在這裏,小蝶又一次說到的規矩。

究竟這個規矩是什麼,這個規矩又是誰定下來的呢?

坐在那裏,我沒有開口說一句話,抱着兒子,兒子也是躺在我的懷裏,看着眼前這個上官曦兒,兒子那雙大眼睛裏,似乎閃爍着驚疑的神色。

“這件事不需要你管,我自有打算!”

小蝶冷冷道,似乎有些不悅起來。

“曦兒自然不會管姐姐做什麼,姐姐做事一向有分寸,但是這次我之所以破壞規矩將姐姐姐夫請來,其實也是爲了姐夫好。”

“怎麼說?”

小蝶臉色微微一沉,我知道或許這次的上官曦兒請我們來的真正目的,小蝶也不知道。

上官曦兒微微的對着身後站着的古裝女子揮揮手,那古裝女子頓時俯身行禮然後離開。

“姐姐和姐夫應該知道地葬之棺吧?”

我聽到地葬之棺這四個字的時候臉色大變,此刻的小蝶也是雙目微微一眯,然後冷冷道:“莫非曦兒妹妹也對這地葬之棺感興趣?”

“感興趣呀,怎麼會不感興趣,當年那陰陽師徐帆的話吧!”

隨後上官曦兒又繼續道:“天地人三棺乃是陰陽師的基礎,想要成爲真正的陰陽師,就必須掌控這三道氣運,所謂天地人,天時地利人和,雖然現在社會大興土木鋼精水泥,破壞了很多的風水寶地,無數的風水大穴已經不復存在了,就連當年我們看中着這條隱藏在成都之下的龍脈這些年也是流逝了許多!”

“你說什麼?成都之下的龍脈在流逝?”

小蝶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上官曦兒點點頭,隨後解釋道:“成都原本有一條古龍脈,但是這些年大興土木,這條龍脈由北向南,但是這些年已經完全的散亂了,甚至前些年因爲龍脈動盪,引起了大地震,泥石流。”

“雖然我們四城極力的想要控制住這條龍脈殘存的龍氣,但是最近幾年裏更是流逝的快速,而且我們還遇到了尋龍會的人,對於龍脈的佔有,他們可是有着比我們成熟的手段。”

小蝶點點頭,然後問道:“那你說出地葬之棺,難道地葬之棺與龍脈有關?”

上官曦兒點點頭道:“金城這個月應該會聚集很多的高手吧,我已經排了我的十三花魁出去打聽消息,如今在金城之中已經出現了尋龍會的高層,而且我還從東哥那裏聽到了消息,這次的地葬之棺完全成了氣候,誰要是將它佔用,便可以得到人葬之棺的認可,我相信姐姐比我更加清楚地葬之棺的價值吧!”

“這件事你們四城都要參與嗎?”

上官曦兒點點頭,隨即解釋道:“其實這件事最終還是要姐夫點頭,只要姐夫點頭答應借給我們一樣東西,我們東西南北四城便會幫助姐夫奪取地葬之棺。”

“你這麼確定我們會答應?”

我還沒有開口,小蝶便笑着道。

其實我看着小蝶的樣子已經知道,小蝶的心裏是想我答應的,雖然我不知道眼前的上官曦兒說的東西南北四城是如何的存在,但是竟然這裏是北城,我想其他的三股力量

絕對也不弱。

地葬之棺,八兩叔說了我一定要得到,而且當初袁來就說過了,我只有得到了地葬之棺才能知道這許多的謎團,所以在我的心中地葬之棺是必得之物。

“因爲你們必須要地葬之棺,只有地葬之棺才能幫助姐夫度過命劫,而且我知道姐姐的願望便是真正的復活,你如果想要復活的話,就必須培養一個真正的陰陽師,我相信姐姐一定是要培養姐夫成爲陰陽師,不然也不會甘願承受九天雷罰,爲姐夫生下這個孕育二十四年的兒子。”

“你知道的挺多的呀!”

小蝶似笑非笑,不知道她的心中在想着什麼,這一刻我感覺到了和之前面對那古裝女子一般的無力感。

“還不是當年姐姐教導有方,這麼多年我最開心的還是姐姐帶着我一起去遊歷的那段時間。”

小蝶點點頭,然後輕聲道:“是呀,那個時候我們無尤無怨,根本就沒有想過有一天我們還能或者,雖然或者的方式有些不同,但是終歸還是有真正復活的希望,人有點希望總是好的!”

小蝶說到最後明顯顯得有些無奈,而且臉上多出了一些沒落,我看得出小蝶爲了這個希望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我更加知道爲了這個希望,她在我的身上付出了多少。

“姐姐,以後你便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曦兒養精蓄銳這麼多年,一定會幫你的!”

上官曦兒站起身,對着小蝶伸出手。

她的手如水一般,和小蝶一樣的白皙柔滑,完全不像是鬼的手。

“曦兒妹妹!”

小蝶叫了一聲,也伸出手將上官曦兒的手抓住,隨後有輕聲道:“姐姐這麼多年其實也在找你,只是沒有想到你一直就在離姐姐不遠的地方,當我知道你還活着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找我的,只是這一天來得太慢了!”

上官曦兒笑了一聲道:“姐姐,這不找到了嗎。這麼多年我們四城一直與世隔絕,當年我們被封印在這裏之後,就再也不能離開,還是那年龍脈之氣大變動,整個巴蜀多處都地動山搖,那原本封印我們四城的封印纔開始鬆動,也是那個時候我們才與外界有了初步的聯繫。”

“我們還是說正事吧,姐姐這次四城我牽頭,希望和你合作,畢竟我們想要真正的離開這裏還必須姐夫的一樣東西才能辦到,而且姐姐要真的將姐夫培養成了一個真正的陰陽師對我們都有好處!”

小蝶點點頭道:“成不成得了陰陽師我左右不了,但是我會爲我相公做盡可能的準備,俗話說的好,成事在人謀事在天。”

這個時候上官曦兒朝着我走來道:“怎麼,姐夫,被妹妹這樣的邀請方式嚇着了?”

我搖搖頭,依舊不說話,因爲我看到了小蝶正看着我,而且那美麗的眼睛裏似乎在告誡自己不要開口。

“曦兒,這件事我可以待我相公答應你,但是這裏的封印要徹底的解除還必須要等到相公度過命劫之後再來爲你們解除。”

小蝶走過來挽着我手。

上官曦兒看着我,我連忙點頭,表示小蝶的話語代表我的意思。

“姐姐果然是老手,這個便宜佔得太大了,我還得找其他幾人商量一下,再給你答覆。”

小蝶點點頭。

“另外,估計其他三城也會分別來找姐

夫,到時候姐夫可別被嚇着了,畢竟他們都想看看我這個天才美麗的姐姐看中的姐夫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小蝶沒有說話,挽着我的手小聲道:“走吧!”

我連忙抱着兒子朝着樓下走去,這會兒那女子微微笑了一聲道:“送客!”

接着我便聽到了之前那首《鳳求凰》,這一次聽着我卻是沒有絲毫的感觸,而是一種畏懼,因爲唱歌的女子正是那站在我們之前呆着的那個閣樓之上。

小蝶挽着我一路出了城,然後跟着之前那古裝女子一直走到了那個十字路口上了鬼轎,小蝶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轎簾一關上,我打開手機竟然已經是晚上的十點過了。

“小蝶,你給我說說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蝶靠在我的懷裏輕聲解釋道:“上官曦兒是我的年輕的時候收養的一個妹妹,那個時候的她聰明伶俐,我見她十分的可憐便將她認作了妹妹,帶回了家中,後來因爲一場災難,我和妹妹走散了,從那之後我便再沒有見過她,前些年我有聽到了關於曦兒妹妹的消息,只是這麼多年了,我知道時間完全能夠改變一個人,更別說是生死,改變一個鬼的生前的情感是在正常不過了,所以這次我來見曦兒也是沒有底。但其實這幾年我早已經將曦兒的底細摸清了。”

“巴蜀四城,東西南北城,北城上官曦兒,南城古月,至於東城和西城這兩個人我並不熟悉,但這一看他們四城似乎想要趁着這一次機會徹底的掙脫封印,畢竟地葬之棺出世,絕對預示着整個陰陽界的變動,到時候金城恐怕會大亂!”

“可是小蝶,他們爲什麼也知道地葬之棺在金城?而且聽那上官曦兒的口氣似乎很有把握就一定能夠得到地葬之棺的樣子!”

小蝶微微緊緊的抱着我的腰,兒子這會兒坐在一邊看着簾子之外的風景似乎在沉思什麼。

“巴蜀四城在地下蟄伏了數年,眼線早已遍佈整個天下,他們要不是被高人封印在這裏,恐怕他們早已經成爲了和藏龍閣、尋龍會並列的組織,而且他們之中有不少的鬼道祕術,實力絕對不可小覷。”

“那你還答應他們,只要他們幫我們得到地葬之棺就幫助他們解除封印,這樣一股強大的邪惡力量要是破土而出的話,那整個中華大地都不會安寧的。 黑色交易:總裁舊愛新歡 而且我也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解除,話說他們要借我什麼東西?”

小蝶笑了一聲,然後抱過兒子道:“任何時候都是利益爲原則的,所以我們根本就不必畏懼,而且要是他們答應了,相公度命劫的時候又有一股幫手,豈不更好,而且就算他們真正的破封而出了,也自然有高人制住他們,這個世界永遠都是生生剋剋,最終都是一個大循環。這次金城之行,我也是準備了許久,要是真的能夠拉着他們四城的人幫忙的話,我們的勝算將大了很多。”

“至於他們的封印問題,其實對於相公來說,十分的簡單,到時候相公就知道了!”

小蝶給我玩了一個懸念,然後看了一眼轎外,便開口道:“好了,就在這裏把我們放下去吧!”

小蝶話剛完,那鬼轎便停止了搖擺。

看着那在我面前飛快的消失在了地面的鬼轎,我的心中抹過了一陣不可思議,一想到我們之前就是從地下上來,不禁渾身還有點不自然。

(本章完) 回去的路上,我和小蝶準備散步着走回陰間公寓。

由於這裏還有一段距離,所以一路上還遇到了不少夜裏出來活動的人,畢竟六月了,天氣熱了,這個點兒成都有着很多在夜裏出來活動的人。

一路上我都感覺有些怪異,因爲他們都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我。

直到我到了鬼路與小蝶分別的時候才知道是爲什麼,我的臉上竟然帶着一半塊面具,而之前我卻是絲毫不知,小蝶也並沒有告訴我。

不過接着小蝶告訴我,這是上官曦兒故意留給我的,這半塊面具上有些鬼力,要是遇到危險的時候還可以幫助我抵擋幾下。隨後又交給了我一顆不知道那裏剜來的一顆血淋淋的眼珠子,讓我帶回去給張亮吃,還有就是說了和陳八兩一樣的話,那就是這段時間不要離開成都範圍,不然必有血光之災。

我點點頭,然後收好那半塊面具,抱着兒子朝着學校而去,我今晚並沒有去陰間公寓住,因爲我心中擔心張亮,而且我身上還有兩塊陰門皮未了,至於之前那個想要落葉歸根的鬼的心願已了,我看着我那有點類似水壺一般的瓶子裏已經又有一塊陰門皮化作了銀白色的光點,心中便是一陣高興,之前我在危險的時候就是李大沖了出來救了我一命,我現在才發現這個陰門皮雖然是一次性的,但是威力還是不錯的。

至於其他的,小蝶讓我等消息,金城那邊小蝶也派了鬼去盯着,所以有什麼動靜會第一時間通知我,我點點頭,雖然我知道自己現在是個菜鳥,但是有着小蝶和長生事務所在背後支持我,我相信我一定能夠得到地葬之棺。

抱着兒子在他的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粑粑,你幾天都沒有漱口了吧!”

我頓時卡帶了,一頭黑線,然後將兒子架在脖子上鬱悶的朝着學校走去,在經過學校外面的時候我買了幾分炒飯,預防萬一嘛,萬一張亮還沒吃飯。我提着炒飯便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宿舍,宿舍的大叔見到也沒有說我什麼。

回到寢室,果然不出我的預料,張亮躺在牀上,雖然頭上的黑氣消失不少,但是印堂依舊發黑,看來在他的身體之中還是停留了太多的鬼氣,幸虧張亮平時的身子骨不是很弱,不然這樣在這樣的鬼氣折磨下估計早就掛了。

看到我回來了,坐在張亮牀邊的蕭子卓連忙站起來一臉驚喜道:“老楊,你總算回來了,今天早上一個陌生人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學校門口領人,我就知道是你們,沒想到只有張亮,我還一直擔心你!”

幾步走到張亮的面前,一手按在他的眉心,頓時一股股的鬼氣被我牽引出來。

兒子一到寢室,便從我的肩頭下來,直奔張亮那臺遊戲電腦,熟練的開始玩了起來,我將朵朵放在牀上便朝着蕭子卓走去,看着那躺在牀上昏迷不醒的張亮問道:“張亮一直沒有醒?”

不等老蕭回答我,我便看到王興建這會兒才從廁所出來,他看到我然後笑着道:“老楊,你回來了,這張亮肯定是被他說的那個妹子給抽乾了,你看那臉白的!”

我頓時臉色微變,看着眼前的王興建,突然心頭一顫。

“臉

白?”

那爲什麼我和老蕭看到的都是黑色的,難道……

一時之間我臉色大變,因爲這會兒我看到了王興建的身後出現了一個鬼影子。

蕭子卓卻是並不知道,這會兒王興建看了我們一眼伸了一個懶腰道:“你們看着老張,我先去睡了,昨晚碼字碼得太久了,今晚太困了!”

我看了一眼那對着我一臉囂張的鬼魂,然後冷冷道:“聰明的話,就趕快離開我兄弟的身體,否則我定要讓你魂飛魄散!”

我說話的時候王興建突然轉過身來看着我道:“老楊,你今天回來怎麼神經兮兮的,我要去睡覺了,兄弟們晚安了!”

而站在一邊的蕭子卓看着我一臉的陰沉,當即靠近問道:“怎麼了?”

我搖搖頭,然後轉身走到了張亮的面前,按住他的眉心,然後道:“老蕭,去接點開水來,張亮這問題不是嚴重,一會兒就好了!”

老蕭連忙去接了一杯子開水,接着我將那眼珠子掏出來,一下子按入了張亮的嘴裏,然後便將開水灌入他的嘴裏。

然後我馬上扶起張亮,到了廁所。

剛一到廁所張亮便開始哇哇的狂吐起來,我伸出手指在張亮的眉心飛快的化了一個散鬼符。

足足吐了十多分鐘,張亮才悠悠轉醒,此刻的張亮已經吐得站都站不起了,再一看他吐出來的東西,一團團的頭髮,甚至還有石頭顆粒,塑料瓶蓋等。

爲了儘量不給張亮留下後遺症,我連忙放水衝了下去。而此刻的張亮依舊是蹲在那裏,不斷的吐。

“老楊,謝謝你!”

吐完了張亮半天才有氣無力的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就是一屁股的坐在了廁所那冰冷的地面上。

“說什麼話呢,我既然帶着你去了,就一定會將你完完整整的帶回來,好點沒?”

“哎,好多了!”

那要不,你先去喝點水簌簌口,然後吃點東西,我買了盒飯。

張亮有些顫巍巍的站起身,沒有說什麼,只是將我一把抱在懷裏,然後轉身出了廁所。

剛一出廁所我便聽到了聽到了蕭子卓的求救聲。

“老楊,快來救我!”此刻的王興建正抓着一把椅子朝着老蕭的頭上砸去!

張亮身子剛恢復,早已經將肚子吐得空空的,哪裏有力氣,剛去拉住那幾乎發狂的王興建的手,便直接被王興建甩開,我幾步走到王興建的面前,此刻的王興建雙目有些血紅,站在那裏,手裏抓着一把椅子依舊高高的揚起。

“我給你一次機會,如果我數到三,你還不從我兄弟的身體裏出來,我定要將你魂飛魄散!”

聽到我說這話,張亮和蕭子卓已經知道了王興建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都是渾身一顫,趕忙躲開。

三!

我開始倒數。

收拾一個小鬼我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嘿嘿嘿,我現在在你兄弟的身體裏,你要是不按照我說的辦,我就要跳樓!哈哈哈哈……”

王興建就站在我的面前,他的手上依舊抓着那樣子的靠背,而且我們頭頂的燈已

經被打碎了,藉着走廊外面的燈光我能夠清晰的看到眼前的王興建滿臉的邪惡,那原本就因爲經常久坐微微發胖的身體此刻已經顯得更加的發福了,我知道那是這個小鬼在王興建的體內開始淤積陰氣。

“二!”

我一口咬破中指,此刻我已經準備出手,一個小鬼而已,竟然敢在我的面前如此的猖狂,兒子此刻似乎不想管這些,依舊坐在張亮的電腦面前打遊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