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下去,迦葉真的越來越相信自己來到了一座海上城鎮,這裡他M的連店鋪都有,什麼靈藥店,物資店,酒樓,茶樓,琴舍,應有盡有。這不得不讓迦葉和太2真人都感覺到了菊花一緊。

「這他JB也算是來打仗的,搞什麼鬼?」太2真人這種活寶級別的都覺得匪夷所思了。

沐芊芊笑道:「我狐族文人雅士居多,因此少不了這些東西,大戰之餘扶上一琴,也是一種享受。」

「拉倒吧你~~~」太2真人心中暗暗的嘀咕:「這是來打仗的還是他M來享受的?這種做法不被儘早滅掉才怪。」

現在,太2真人有些後悔聽了迦葉的建議,來到這裡和狐族的人聯手了。

「狐族古怪多端,我們最好還是謹慎一點。」太2真人悄悄的給迦葉傳音說道。

迦葉微不可查的點點頭,沒有聲張,一臉淡然的跟在沐芊芊的身後。

「姐,你終於回來了。」這時候,一名青年從裡面急匆匆的走出來,看到沐芊芊后,頓時露出一臉的驚喜之色。

「沐風!」迦葉認得這個青年,當初在大炎城他曾換裝成一名販賣武器的小販,賣給了迦葉一把絕世好劍,那是一口不弱的秘寶,後來迦葉送給了自己的徒弟風寂北,直到現在風寂北還在使用著。

「姐,你走了半個月的時間,現在大家都在急切的找你呢。」沐風關切道。

沐芊芊笑道:「姐姐我遇到了點危險,差一點就回不來了,不過幸好,碰到了老朋友。」說著,沐芊芊看了一眼身後的迦葉。

「你是…….當初在大炎城的那個人。」沐風愕然了一下,而後認出了迦葉的身份。

「好久不見。」迦葉淡淡的打招呼。

沐芊芊簡單的將事情向沐風講述了一遍,雖然短短几句話,卻讓沐風聽得心驚膽戰,看了一眼迦葉和太2真人,不禁感激的點點頭,而後又道:「二叔和三叔都在大堂,要不然姐你親自去見見?」

「嗯,正好有事相商。」沐芊芊點點頭。

狐族的大堂並不算太大,畢竟這裡又不是狐族的福地洞天,只不過是臨時搭出來的會議室。

沐芊芊走了進去,迦葉他們在外面等候,來來往往不少狐族修士都紛紛投來異樣的眼神,對迦葉和太2真人虎視眈眈。

「總感覺有種不善的氣氛。」太2真人掃視周圍說道。

「嘿,看樣子事情並不如我們考慮的那麼的熟悉。」迦葉說道。

「沒關係。」太2真人無所謂的聳聳肩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還能有什麼麻煩是本道爺解決不了的呢。」

迦葉挑了挑眉笑道:「好啊,那待會有事你頂著。」

半個時辰后,終於,沐芊芊從裡面走了出來,臉色不是很好看,隨同她一起出來的,還有數十人,這些人各個生的俊美異常,狐族的修士最注重容貌,也許是和他們修鍊的狐族功法有關係,讓他們狐族的人不管是男是女,都是充滿一股嫵媚的氣息。

而在這群的最前面,還有為首的兩名中年男子,但也是相貌俊朗,有一種成熟的氣質。

「就是他們吧。」一名中年男子走出來,上下打量了一眼迦葉和太2真人。

沐芊芊點點頭,悄悄給迦葉和太2真人傳音道:「這是我狐族的兩位長老,沐嵐和沐涵,也是我的兩位叔叔。」

迦葉稍微拱了一下手,算是打過招呼,太2真人索性直接抱著肩膀站在一邊。

「就你們兩個人?「沐嵐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迦葉他們。

「怎麼?我們兩個人怎麼了?」太2真人不冷不熱的說道,這貨似乎對狐族沒什麼好印象。

「就你們兩個人也敢道荒古遺迹來,還要和我們聯盟?」沐嵐輕叱一聲,似是感覺到好笑。

「這兩人修為都不過是在大神通二階大圓滿的境界,這種修為在海域中比比皆是,如此修為,竟然能在荒古遺迹生存下來,真是奇迹啊。」沐嵐身後的一名狐族青年也是說道。

「芊芊說你們得到了四十多枚殘靈,是真是假?」沐嵐問道。

「不錯。」迦葉點點頭。

「你們兩個人,所得到的殘靈竟然比我們一個族都多,哼!說出去誰能相信呢?」那名狐族的青年說道,滿臉冷嘲熱諷之色。

「兩個人就不能來荒古遺迹嗎?」太2真人顯然有些不耐煩了。

沐嵐回頭瞪了一眼那名狐族青年,而後轉頭目光凝重的盯著迦葉和太2真人,道:「這麼說來,兩位還是有些實力的,畢竟敢兩個人闖入荒古遺迹,這份膽識還是可敬的。芊芊對你們的評價很高啊。」

「是嗎?過獎了。」迦葉道。

「不過想要和我們狐族聯盟的話…..卻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沐嵐話鋒一轉說道。 迦葉又怎麼會聽不出來沐嵐話中的意思呢?畢竟這荒古遺迹不是平常的地方,像迦葉和太2真人這兩個人,能在這裡生存下去,如果不拿出點真正的實力的話,恐怕是沒有人會相信的。

沐芊芊臉色複雜的站在一邊,說不出話來。

「哦?不知這位前輩有什麼打算呢?」迦葉用還算客氣的語氣回敬道。

沐嵐笑了笑,道:「如果非要與我狐族聯盟的話,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不過我有個要求,那就是把你們手中的那四十顆殘靈交給我們狐族保管,我們可以相互合作,等到聚集起了一百零八顆殘靈,匯聚成神靈古魂再從長計議。」

「啊咧?」太2真人當場臉色一變,眼神變得不善起來,道:「開什麼玩笑,你這個意思,是說讓我們服從你們嗎?」

「難道不可以嗎?」沐嵐道,眼神灼灼逼人。

「哼!」那狐族青年也是冷笑一聲,說道:「想和我們狐族合作,就要拿出你們的誠意來,把殘靈交給我們保管是對雙方都負責,不然殘靈留在你們手中,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別人搶走了。」

迦葉瞳孔微微收縮,他算是看明白了,狐族壓根就沒有合作的意思,只是想貪圖他身上的殘靈而已。

看樣子,沐芊芊的談判失敗了。Pricetag。

「怎麼樣?你們考慮一下。」沐嵐呵呵笑道,看向迦葉的目光隱隱有威脅之意。

迦葉也笑了起來,淡淡的笑容掛在臉上,一股超凡脫俗的氣質散發而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一種沐浴春風的感覺,忍不住心頭一陣震蕩。

「你笑什麼!」那狐族青年眉頭一皺喝道。

迦葉道:「如果我們不同意的話,我想你們也不會發給我們離開吧,那就不如直說。」

「你想怎樣?」沐嵐眼中浮現出了殺機。

迦葉笑道:「我想你們都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並非力量不夠來找你們狐族合作,實在是我和芊芊姑娘相識一場,想幫你們狐族一把。在這荒古遺迹中,你們狐族勢力微弱,不能和七十二洞相提並論,早晚都要被吞沒。不過你們似乎真的看錯了我們的來意……哈哈哈,還談什麼合作,我就直說吧,老子就是看你們可憐,想要給你們壯壯聲勢,沒想到你們這麼不識抬舉,說你們胖還喘上了!!」

「對!這話一點也不假!「太2真人見迦葉撕破了臉皮,也當即喝道:「你說你們這幫小狐狸,怎麼就這麼不懂事兒呢。」

「你說什麼!!」

這句話,一下子觸及到了狐族眾人心中的底線,那沐嵐當先臉色一變,猛地沉喝一聲,一股強大的氣勢完全爆發開來。

狐族在海域中勢力雖然不能和七十二洞相比,但也和龍島差不多,擁有一定的底蘊。平日里在海域中,一般的勢力對他們狐族也是畢恭畢敬。但今日,迦葉和嫖萬人兩個區區人族修士,竟然跑到他們的地盤來叫板,這怎麼能讓他們忍受。

「狂妄之輩!!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和二叔說話!!」那狐族青年當先喝道,一道神通光輝暴涌而出,直奔迦葉而去。

「滾!」

迦葉連躲閃的意思的都沒有,直接一巴掌揮出去,那狐族青年直覺的眼前一花,下一刻身體直接飛出去,竟然有數千米遠,直接遠離了連環戰船,落在海水中,濺起一大股水浪。

絕世帝神 「放肆!狂妄之輩!竟敢到我狐族來撒野!!」沐嵐和沐涵兩人同時大喝一聲,強大的氣息一覽無遺。

與此同時,無數的狐族修士從四面八方沖了出來,將迦葉和太2真人團團圍住。

沐芊芊和沐風也是臉色大變,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他們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個地步,原本說得好好,但族人一致針對迦葉,而且迦葉的強勢,也是一發不開手勢,這兩者像是針尖對麥芒。

迦葉冷笑一聲,道:「芊芊姑娘,我迦葉當初欠你一個人情,本想這次幫你們一把,沒想到你的族人這麼不識抬舉,給個破框就下蛋!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按我的想法來做了。」

「迦葉小師傅,請冷靜一些。」沐芊芊道。

迦葉懶得理會,轉頭看了一眼太2真人,道:「道爺,到你露臉了。」

「嘿嘿呵呵~~~」太2真人陰笑一聲,不懷好意。

「給我當下這兩個狂妄的人族,當我們狐族是什麼地方,豈是你們能招惹的起的。」沐嵐高聲喝道,頓時十幾名狐族高手躍了出來,這十人都是清一色的大神通者,每個人身上都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庶女毒後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交出來所有的殘靈,看在芊芊的面子上,我自會放你們離開!!」沐嵐高聲喝道。

「叔叔千萬不要,不要把事情鬧大。」沐芊芊嬌聲喝道。

「芊芊,是你的這幾個朋友不識抬舉,不能怪我!」沐嵐冷聲笑道,現在已經撕破了臉皮,根本無法收手。

「可是這樣…..會給我們狐族帶來禍端的!」沐芊芊說出這樣一句話,他雖然和迦葉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但這幾天見識到迦葉先後兩次出手,足以說明迦葉的強大,至少她的這兩位叔叔是比不上的。

「給我拿下!!」沐嵐不管不顧,四十顆殘靈,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相當於一筆寶藏,怎麼能不另沐嵐動心呢?

「哈哈哈哈哈!!」迦葉放肆的大笑:「別說我看不起你們,黃金族二百名大神通級別的黃金火騎兵都不能攔住我的腳步,你們可以嗎!!」

此言一出,確實造成了一定的震懾力,至少讓不少狐族的高手都是臉色變了變。

黃金一族他們自然有所耳聞,他們的黃金火騎兵可以說是在這片海域中是至強的王牌戰隊。

「不要聽他胡說八道!抹殺二百名大神通者級別的黃金火騎兵,他當自己是誰?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大神通二階的人族而已,給我拿下!!」沐嵐喝道,他是鐵了心的貪圖迦葉身上的四十多枚殘靈。

「道爺,下手輕點。」迦葉提醒道,畢竟有著沐芊芊這層關係,怎麼說也不能把人家滅族。

當初沐芊芊在大炎城曾相助過他,又怎麼能恩將仇報呢?

「好唻!」太2真人大笑一聲,面對著狐族十幾名的大神通高手,太2真人直接邁步往前走。

「嘩啦啦!」

身背荒神遺留下來的捲軸展開,迎風作響,一枚枚玄奧的洪荒咒印懸浮在太2真人的身體周圍。

太2真人手捏一枚道符,化作一條金龍繚繞在自己的身邊。

「殺殺殺!」

三名狐族高手殺出,手持神兵利刃,斬出奪目的神通之光,橫貫天地,朝著太2真人劈斬了過去。

「鏘!」

下一刻,太2真人身體周圍那條金龍竟然化作了一把鋒銳的金色神劍,奪目的劍芒橫掃而過。頓時間,三道神通光輝被無情的斬碎,如摧枯拉朽,毫無任何懸念,劍光一掃,三名狐族的大神通者吐血倒飛出去。

「哈哈哈哈~~~」太2真人大笑一聲,衝天而起,道:「為了你們著想,還是到空中一戰吧,不然道爺我稍微用點力,你們所謂的連環戰船就全都毀壞了。」

迦葉也沖飛而起,出現在半空中。

「給我殺!全部殺光!不要讓這兩個人族跑了!!!」沐嵐歇斯底里的大吼,臉色蒼白,僅僅一個照面,自己這邊竟然有三名大神同級別的高手落敗,讓沐嵐和沐涵的心中不得不凝重起來。

高空之上,所有的狐族高手沖飛而至,將太2真人團團圍住,一個個臉色凝重,他們都感覺到了棘手。剛才的一記簡單的交手,竟然與三位族人落敗,足以可見這個猥瑣道士的修為非同一般。

太2真人面帶笑意,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又出現了一枚道符,捏在手指間,淡然的目光掃視著狐族的高手。

「殺!不要怕,剛才一定是我們的族人大意了!!」有一位狐族高手喝道,率先沖了上去,一道青色的狐影出現在他的身後,這道狐影仰天長嘯一聲,化作一道天雷朝著太2真人劈落過去。

「轟隆!」

這道天雷足足有山領般巨大,散發著毀天滅地的氣息。

這時候,太2真人依然滿臉輕巧之色,簡單的一個身形變化,手中的道符打了出去。

這枚道符幻化於無形之中,一下子似乎消失了一般。

緊接著,一道金色的閃電突然自半空中炸開,一道水桶粗細的閃電逆空而上,迎向了那山嶺般氣勢滂沱的天雷。

兩者相比,那道金色的閃電根本就不堪一提,渺小無比。

「轟!」

一聲雷鳴般的巨響,漫天的神光乍現,那粗如山嶺一般巨大的雷光,此刻竟然被那道金色的雷電給撕裂開來。金色閃電如同一般無堅不摧的神劍,撕裂重重阻礙,那氣勢滂沱的雷光在剎那間被摧毀掉。

「咔嚓!」

金色雷電劈在了那名狐族修士的身上,那人當即慘叫一聲,渾身黢黑的從半空中墜落下去,真箇給人如同一塊黑炭,冒著縷縷青煙。

這一切,幾乎是在瞬息間發生,速度之快,快過了電光火石。

太2真人一張張道符捏出,刻畫成型,十幾張道符懸浮在他的身體周圍,光華璀璨。這一刻,太2真人不再向之前那麼痞里痞氣,氣質脫俗,真的成為了一位道家高人。

「道術千變,雖不比神通,但集齊天地之力,可破一切之法。」太2真人一臉正氣道。 一張張道符射出,幻化成千萬縷光輝,天地之間一片彩霞。

太2真人立身在彩霞之中,教材神光,洪荒捲軸在她的頭頂「嘩啦啦」作響,舞動,招展,宛如化作了一條七彩神龍。

「這……這是什麼神通?」狐族的一些高手都被這一幕給震驚住了。

「不要管他,我們一起上,我就不相信他能一口氣把我們全滅掉!」另一名狐族高手建議道。

豪門盜情:她來自古代 「殺!!」

當下,所有的狐族高手衝殺過來,妖狐族的神通盡顯,一條條妖狐之影鋪天蓋地,張牙舞爪的充斥了整片天空,朝著太2真人抓了過去,似是要撕裂太2真人的胸膛,把太2真人的心給挖出來。

太2真人嘴角帶著一抹笑容,他在虛空中輕鬆自在的漫步,信守拈來一張道符祭出去。

「轟隆!」

那道符當場化作一道水缸粗細的七彩神雷,破碎神通,轟在了一名狐族高手的身上,使得後者慘叫一聲,身體瞬間變得焦黑無比,縷縷白煙冒起,從半空中栽落下來。

不過太2真人出手還是有分寸的,迦葉之前告誡過他不要傷人性命,不過被太2真人的道術打中,即使太2真人手下留情了,但那狐族高手也被要掉了七成的性命了。

「鏘!」

下一刻,太2真人再次拈出一張道符,化作了一把神劍,「噗!」的一聲將一名狐族高手的手臂斬落下來。

「去死!!」

而與此同時,另外兩名狐族高手已經從身後衝到了太2真人的後面,在這兩位狐族高手的屁股後面,七條尾巴隨風飄擺,都已經修鍊到了七尾的境界,這是狐族之中大神通者的證明,六尾便已經是大神通者了。

「噗!噗!」

神劍一掃,下一刻,那兩位狐族高手的七跟尾巴被無情的切了下來。這一次,太2真人下狠手了,狐尾一斷,等於是廢棄了他們的修為,千年修為一朝喪。

下方,連環戰船你上沐嵐和沐涵等人都看傻眼了,臉色一個個蒼白到極點。這哪裡是什麼群毆,根本就像是一幫傻*B衝上去活活給人家虐,對方反倒是玩的不亦樂乎。

他們驚駭與太2真人神妙的道術,此刻,沐嵐和沐涵怎麼都不會相信,太2真人會是一位大神通二階的修士。

不光是他們,所有的狐族高手以及沐芊芊和沐風在內,全都臉上變色了。

沐芊芊更是難以置信,這個猥瑣的道士會是這樣一個高手。不過此刻沐芊芊心中也是複雜無比,他們本來想把迦葉迦葉介紹來,和狐族一起完成大任,但沒想到自己的兩位叔叔生性多疑,鬧到非要動手不可的地步。

看,吃虧了吧?

「轟!」

半空中,太2真人打出兩道道符,化作了兩條真龍,將兩名狐族高手給轟飛了出去,兩人在半空中劃過一條完美的拋物線,飛向了海域中。

十多名狐族高手,僅僅是一眨眼的時間,竟然所剩無幾,只有那麼一兩個依然站在那裡,不過也都是渾身瑟瑟發抖,不敢再上前了。

「全都給我住手!!」

終於,沐嵐和沐涵全都看不下去了,八條狐尾從屁股後面伸展出來,不顧一切的衝天而起,兩道妖狐之影逆天而上,朝著太2真人轟了上去。

迦葉一直默默的站在一邊,眼見這一幕,他抬手壓了過去。

一座五指大山演化成型,宏偉的山嶽鎮壓而下,將沐嵐和沐涵的神通全部浸滅,沉重的壓力讓這兩位狐族的領袖停住了身形,臉色蒼白的僵直在半空中,不敢再動彈分毫。

那五指大山也停下來,所有的狐族高手都感覺到了壓力,若是這座大山落下,這連環戰船毫無疑問會化作一團灰燼。

「住手吧,我們認了。」沐嵐終於選擇了妥協。

在迦葉和太2真人聯手的鎮壓下,即使之前還嬌作不已,自命不凡的沐嵐也不得不軟弱下來,開口求饒了。他算是看出了,自己這次真的踢到硬鐵板了,小看了這兩名人族修士,再這樣下去,恐怕整個連環戰船都會被他們給拆掉。

面對沐嵐的求饒,迦葉沒有理會他們。

鄉間閑人 太2真人嘴角更是泛出一抹冷笑,出手毫不留情,再次打出兩道道符,道符化作兩道神光,將僅剩餘的兩名狐族高手震飛出去,在半空中留下一朵醒目的血花。

「為什麼!我都已經叫停了,為什麼還要對我的族人動手!!」沐嵐的眼中充斥著血絲,十幾名狐族高手,竟然在眨眼的功夫全部落敗,這個打擊對他來說可是不小。

「你說停就停,你誰啊你!」太2真人絲毫不留情面大打壓。

「你…….」沐嵐頓時怒瞪著雙眸。

「瞪!瞪什麼瞪!弄死你信嗎?」太2真人又恢復了痞里痞氣的姿態。

「你們不要太過分!!」一直不說話的沐涵也是臉色冰冷的說道。

「哼!」迦葉冷哼一聲,腳踩虛空而下,每一步,都會在虛空中綻放出一朵金色的蓮花,一股沉重的壓迫之力朝著沐嵐和沐涵壓了過去。

面對迦葉的步步相逼,沐嵐和沐涵全都是不自覺的後退,被迦葉壓著往後走。

「你…..你什麼意思?」沐嵐白著臉問道。

迦葉冷冷一笑,道:「我們什麼意思?瞧你這話說得,我還想問問你呢?我們兩個人好心好意的看在芊芊姑娘的面子上來幫你們,你們竟然還不知好歹,朝我們動手?別說是你們十幾個大神通者,就算來兩百個,你認為能攔得住我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