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喪屍忽然被撲到,一條如同章魚觸手的東西將他卷了起來,然後快速的縮了回去,消失在牆壁後面。

喪屍群驚恐的奔逃著,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追擊他們一樣。

忽然又一條恐怖的觸手探了過來,又捲住一頭喪屍,無論他怎麼掙扎,撕扯,都無法阻擋被拉走的結局。

「卧槽!什麼怪物?章魚?」

一頭又一頭,眼看著喪屍群快速的減少,趙寒的頭皮忍不住的有些發麻。然後就那樣突兀的停止了,奔逃的喪屍也安靜了下來,好像他們知道那怪物不會再攻擊了。

探索任務:發現。

完成度:15%

任務獎勵:探索點20。

「發現?」

趙寒愣住了,完成度15%,這難道是要自己去調查那個怪物?

你在開玩笑?面對那種級別的怪物,自己的裝備再多幾件也不夠啊看啊。

可是,那可是探索點啊!珍貴的探索點,科技LV2需要整整9點,如果完成這個任務,那就可以直接升級LV2了。通過殺戮任務,每天1點的積攢,那得多久啊?

災難一周的時候,已經出現這麼可怕的怪物了,9天後,會變成什麼樣?自己能跟的上怪物進化的速度嗎?

「拼了!」

膽小不得將軍座,小心點,離遠點,見勢不妙就跑路,不會出問題的。

看了一眼還在幹活的眾人,趙寒毅然決然的走向未知。

拿出盾牌來,套在左臂上,大砍刀在手,快速的向著觸手的方向追去。

牆壁上有觸手摩擦出的痕迹,趙寒很快便找到了正主。

這不是什麼章魚怪,而是一頭胖乎乎的喪屍。他的個頭差不多1米多點,可是卻圓滾滾的,胖的跟個球似的。

可是趙寒並沒有發現他的觸手在哪裡。

胖喪屍發現了趙寒,他恐嚇似的朝著趙寒吼了一嗓子,便不再理會了,看來這傢伙對人類好像沒什麼興趣。

這也是趙寒發現的這些進化怪物的另一個特點:他們是性格的,是有情緒的,他們每一個都不同。

有些可能非常仇恨人類,可是有些則好像是中立一般,不去主動攻擊人類。

「這麼胖,那些喪屍都吃到哪裡去了?該不會是在這個大肚子里吧?」

探索任務:發現。

完成度:30%

我去?什麼情況?我做了什麼,為什麼突然就增長了?

琢磨了半天,忽然心中有所感悟,喃喃自語。

「看來,這些怪物都是不同的,他們有的會仇恨人類,有的則放任人類行動,毫無興趣,這說明他們都是有各自性格的。」

探索任務:發現。

完成度:65%

「我去!真的行!」

趙寒發現了,自己看到什麼,想到什麼,就要說出來,只要說出來,就算是自己的發現,如果不說出來,只是在心裡琢磨,那麼系統是不會算自己的完成度的。

「看他的樣子,大概是進化到二階,甚至已經達到三階了。」

探索任務:發現。

完成度:80%

「那麼喪屍為什麼會進化呢?他們是吃了其他喪屍所以才進化的吧。」

居然沒有提示完成度。

「或者…他們是進化后,才需要吃其他喪屍的吧。」

探索任務:發現。

完成度:95%

這一下立刻就解開了趙寒心裡的謎題,原來,他們是先進化,然後才開始吃其他喪屍。

「那麼他們為什麼要吃喪屍呢?是因為喪屍有更多的能量嗎?」

看來不是。

「所以,吃喪屍是因為喪屍體內有更多的病毒,他們需要更多的病毒才能進化嗎?」

探索任務:發現。

完成度:97%

還差一點。

「也就是說,他們需要更多的病毒,但是病毒並不是全部,或者說,病毒有其他的…」

病毒讓人體變成喪屍,這是一種外在性狀的改變,就好像一種生物在改造另一種生物,就像…

「我知道了,人體是病毒的宿主,病毒寄生在人體內,改變著人體的外在性狀,直到達到病毒成長的需求,然後他們就會快速的增殖,並且急需從外界補充更多的病毒,也就導致了他們需要大量的吞噬低級喪屍來補充病原體。」

還沒有完成。

「所以,病毒和人體是完全獨立的個體,那麼最後的結果是…病毒完成蛻變,從人體中脫離,而作為宿主的人,最後的結果,很有可能就是…消亡。」

探索任務:發現。

完成度:100%

任務獎勵:探索點20。

趙寒被自己的推理驚呆了,這就是真相嗎?喪屍的存在就是為了讓極少數的寄生病毒蛻變成更高級的生物,完成最終的進化。

這數十億計的感染體,他們的存在毫無意義,甚至連最後的煙花都看不到,就要灰飛煙滅了。

「不對,這有漏洞,如果這是喪屍末日最終的真相的話,怎麼會只有區區20點探索點的獎勵,不應該是大獎特獎嗎?」

「所以,真相是什麼?」

「這只是滄海一粟?還有更多的秘密需要去不斷的探索,而探索的方法,大概就是…殺死他們!」

探索任務:真相。

完成度:0.1%

任務獎勵: 第五十四章煞風景的一幕

黑雲越來越近。

蘇風望着天邊的黑雲,沉默不語。

嘭!

說時遲那時快,但偏偏便在此時,又是一陣極為沉重的聲音響起。

趙高又飛了。

出手的是大牛。

「少爺。」

「這下子,該清凈了。」

他冷冷地說道。

趙高的身影被直接扇進了海底,沉得有些快。

長得丑有錯嗎?

當然沒有。

但是長得丑還不自知,偏偏要賣萌出來嚇人,就大錯特錯了。

所以趙高被一巴掌扇進了海底。

怔怔地看着這一道拋物線遠遠飛過,然後以極大的沉勢落入海水裏,並且似乎短時間內並沒有上浮的痕迹,李斯有些懵逼了。

暴露在外面的紙尿褲似乎已經被某種不明液體沾染得十分潮濕。

滴答滴答的聲音打落在甲板上,看樣子像是側漏了。

但這位大秦的丞相併沒有時間在意這些,他依舊將求助般的目光望向了蘇風。

乞求他能夠止戈。

可遺憾的是……

儘管蘇風的餘光已經瞥見了李斯,但他根本不明白自己究竟該幹些什麼。

少年只是下意識覺得那片黑雲,需要多看幾眼。

蘇風與李斯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蘇風:「??」

李斯:「???」

很好很強大。

兩個人愣是誰也看不明白誰,互相從眼睛裏給對方發射問號。

蘇風皺了皺眉頭……

隨即只好回過頭望了望大牛。

「是不是該走了?」

他聳了聳肩,無奈地問道。

大牛遲疑了片刻……

望了望李斯,又望了望蘇風。

「唔……」

他低沉了一聲,指了指那群劍拔弩張的大秦士兵。

「好像有些麻煩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