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雖然看似共處一室,而所能看到的景象各不相同。

率先出局的就是無相門的那位高僧,他是佛門中人,慈悲爲懷,所以在面臨殺局之境,他選擇了勸說,希望以此可以感化所遇的惡人,只可惜,一念慈悲毀終生。拿不起屠刀,又豈能斬去心中惡念?

他的出局,自然就演化成了童言和戢情兒之間的對決。兩人見招拆招,精彩至極。而沒想到的是,因爲幻陣出現了披露,兩人竟同時進入了同一個幻境。

而童言爲了獲勝,情不得已之下,他撒了一個彌天大謊,而這個謊言雖然讓他獲得最後的勝利,卻讓戢情兒將他恨之入骨,並聲稱只要一息尚存,定要打敗童言,並讓他名譽掃地,爲世人唾棄。

童言和戢情兒到底進入了怎樣的幻境,除了他們兩人之外,無一人知曉。而爲人所不知的是,他們面臨的最後考驗,竟然是情關!

幻象由心生,戢情兒當然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在剛進入幻境之初,她便努力的想帶童言進入到自己的世界之中。如此一來,幻境由她主導,童言自然受制於她,必敗無疑。

可沒想到的是,童言竟然將計就計,雖然看似進入了戢情兒的幻境,實際上他卻在暗自裏改變了背景。一個偷樑換柱,讓他成爲了項羽,而戢情兒則變成了虞姬。他們一同經歷了相識、相戀直到最後的生離死別。

只可惜,先死之人卻是虞姬,所以註定了童言會活到最後,成爲最後的麟榜榜首!

童言雖然贏了,可卻傷了戢情兒的心。這丫頭竟把幻陣裏童言說過的話當了真,並說要嫁給童言,陪伴他一生一世。

童言一心復仇,於是便向戢情兒說出了實情,一切的情話只是說說而已,什麼海誓山盟都是假的,而這樣一來,卻讓戢情兒心痛的不能自拔。兩人的樑子也是那一刻結下,童言本以爲戢情兒能夠走出來,沒想到,直到今日,她還耿耿於懷。

……

青冥聽完童言的回答,輕笑一聲道:“所以說,是你騙了她的感情,可我不明白,在幻陣之中,你到底對她說了什麼呢?”

童言苦笑一聲道:“我還能說什麼?當然是情話。具體是什麼,我不便告訴你。總之,我真的不想見她,也不想再跟她有絲毫牽扯。”

青冥聞此,輕嘆一聲道:“小童,你把那些當成了比試,可是戢情兒那丫頭恐怕沒這樣想。這次其實也是一個機會,如果能夠見到,就跟她把話說清楚吧,總不能讓她一輩子都活在你的辜負之下吧?”

辜負?童言真的有些哭笑不得,正所謂兵不厭詐,他只是爲了獲勝說了一些違心的話,難道他真的錯了嗎?

再者說,天山劍門遭到魔物圍攻,還是他派人送去了錦囊妙計,該做的他已經做了,總不能真的讓自己以身相許吧?

不過作爲朋友,他確實不應該見死不救,可這樣一來,卻耽擱了他的復仇之期。

童言把東西收拾好,頗爲無奈的道:“不管那麼多了,只希望再見到那丫頭不要殺了我就好。這段時間,勞煩青哥你幫我盯着七殺門。等我回來,就是這七殺門的末日!”

青冥聽此,重重的點頭道:“好,那你自己多加小心。如果真的破不了那丫頭布的陣,也不要太勉強了,活着比什麼都重要!明白嗎?”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然後在童虎的陪伴下重新來到了天罡廳。此刻的天山劍門劍尊,也就是麒榜排名前十的戢無天已經在門口等候了。

童言向師父告了個別,便匆匆的離開了詭門。

有緣得見天山劍門之風采,其實也是一種榮幸,可童言的心裏卻是七上八下的。他隱隱覺得這裏面似乎大有文章,堂堂詭門的老門主會真的破不掉一個小丫頭布的陣嗎?又何須非要自己出面呢?

可轉念一想,自己的師父又怎會害自己呢?也許真的是他想多了!

但事實卻出人意料,這一次天山之行的確非比尋常,只因爲有人想要他死!會是誰呢? 天山劍門,以劍聞名天下,門內弟子上百人,皆專攻劍道。 門內有訓,以劍入道。劍便是天山劍門內的無二兵器!

相傳天山劍門曾出過幾位劍仙,不僅道法通玄,更能御劍飛天,一柄飛劍,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猶如探囊取物。

然而這樣的神仙之流,畢竟是鳳毛麟角,大多數劍門弟子多半都無法御劍飛天,頂多能夠催動法劍而已。

但是童言身邊這位,卻真的能御劍飛天,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成爲麒麟榜十大高手之一了。

坐在從烏市開往天山的汽車上,童言全程一言不發,只是怔怔的望着車窗外。

wWW• тт kдn• CΟ

戢無天見此,開口問道:“小友,這裏天氣有些涼,海拔也有點兒高,身體有沒有不舒服?”

童言聞此,搖頭笑道:“多謝前輩記掛,晚輩並沒有任何不適。”

戢無天輕哦了一聲,然後又道:“小友,聽你師父說,你與七殺門有過節,你打算怎麼做?”

童言微微一笑道:“家師倒是與你無話不談,沒錯,我的確與七殺門有過節。至於怎麼報仇,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戢無天呵呵笑道:“我與你師父有過命的交情,不然的話,我又怎會知曉你詭門的所在呢?讓你千里迢迢來我劍門,真是辛苦你了。等到了門裏,我一定爲你接風洗塵。”

童言聽此,淡淡笑道:“前輩不必客氣,等到了貴門,還是直接帶我去瞧瞧你說的那個大陣吧。令嬡在陣中已經被困了有些時日,還是早些破陣爲好。”

“好,那就依小友的!”

兩人又簡單的聊了幾句,隨後車裏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又過了三個多小時,汽車終於在天山腳下停了下來。

天山是世界七大山系之一,位於歐亞大陸腹地,全長約兩千五百多公里,南北平均寬三百公里左右,最寬處達八百公里以上。這樣的大山脈,藏着一個天山劍門一點兒也不奇怪。

可想找到這個劍門,難度自然也是不小。

下車之時,已經是夜裏的十點多了。童虎直接現行,爲童言推着輪椅。而戢無天則讓前來迎接的弟子把車藏好,這才帶着童言走上了一條十分陡峭的山路。

說是山路,其實也不過就是被人踩過幾腳罷了,走起來甚是難行。好在童虎力氣不小,這才能讓童言一路之上平穩向上。

沿着山路走了一個多小時,山路已經被白雪覆蓋,擡眼向上一看,銀裝素裹,的確別有一番景象。

童言將身上的大衣裹了裹,用圍巾將口鼻都蒙在了裏面,可即使如此,他還是感覺十分寒冷。

可能是他身子弱的緣故,不知不覺間,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而等他再次睜開雙眼之時,已經躺在了一鋪熱乎的火炕上面了。看着蓋在身上柔軟的棉被,和古香古色的房間佈局,他知道,此刻的他已經進入了天山劍門。不過有些可惜的是,他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到的,更不知道天山劍門的真正位置所在。

但轉念一想,這與他本來就沒有多少關係。他來這裏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破陣!

旋風百草卷一:光之初(旋風少女) 披上大衣,童言直接坐起身來。 暮色天使 可左右卻不見童虎的身影,這倒是讓他頗爲意外。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人打開,接着就看到一個穿着厚厚道袍的小道士端着飯菜走了進來。

這小道士年約十四五歲,一張臉紅撲撲的,頭髮很長扎着個髮髻,就跟很多道觀的小道士差不多打扮。

他進來一看童言醒了,立刻咧開嘴笑道:“大哥哥,你醒了啊。是不是第一次到天山,給凍壞了吧?我小時候來拜師的時候跟你一樣,走着走着就昏倒了,等醒來後才知道,是師兄們救了我。我們天山就這樣,一個字,冷。你在這裏呆久點兒,就會習慣的。來,吃飯吧!”

說着,他把飯菜直接端到了童言的面前。

看着熱氣騰騰的飯菜,童言還真的有些餓了。他伸手接過來,然後微微笑道:“真是有勞你了,不知戢前輩所在何處?”

“戢前輩?你說的是我們掌門嗎?他老人家去修煉了,並囑咐過我,讓我好生照顧你。等明兒個一早,他老人家就會來見你了。”

童言輕哦了一聲,隨即又問道:“跟我來的還有一位大哥,他在哪兒?”

“大哥?沒見着啊?是掌門把你揹回來的啊。”

是戢無天把自己揹回來的?這讓童言倒是有些不解,那童虎去哪兒了呢?該不會被……

童言不敢繼續亂想,而是笑了笑,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這天山劍門,以劍入道,所以也算是道門的一種。吃的飯自然也都是齋飯,清淡可口,倒是讓童言胃口大增。

將碗裏的飯菜吃光之後,小道士接過空盤空碗便走出了房間。

自己莫名的昏迷,童虎奇怪的失蹤,這讓童言隱隱有些不安。可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等見了戢無天自然什麼都明白了。

已經睡得夠久了,童言已無心再睡,努力的盤膝坐好之後,他便進入了修煉之中。

時間在修煉之中過得很快,轉眼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本以爲今天會是個陽光明媚的好天氣,很可惜等來的卻是冒煙兒的暴風雪。

聽着窗外狂風呼嘯,看着雪花鋪天蓋地,童言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最終他決定,坐在屋裏等着,戢無天既然把自己請來了,總不能放任不管吧。

過了不多時,房門終於再次被人打開。而這次進來的人,竟然不是戢無天,更不是那個送飯的小道士,而是一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漂亮姑娘!

而讓童言倍感震驚的是,這位姑娘竟然還有些眼熟。仔細一想,他突然心中一顫。來者不是旁人,正是那戢無天的掌上明珠,戢情兒!

可是戢無天明明說過,他女兒被困在她自己佈下的大陣裏,那她此刻又爲何會出現在這兒呢?

難道這是一個陰謀?爲的就是將自己騙到這天山劍門嗎?但是他們這樣做,又到底是何目的呢? “童言,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啊!”說話的姑娘身材高挑,雖然穿着厚厚的白色羽絨服,可卻絲毫掩藏不了她的婀娜體型。她有一頭披肩長髮,柳葉彎眉,高挺的鼻樑,性感的紅脣,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靈動有神,一張精緻的臉蛋略顯蒼白。

她雙手插進羽絨服的口袋裏,就這樣似笑非笑的看着童言。

童言看了她幾眼,接着微微一笑道:“戢情兒,果然是你,兩年多未見,你已經是個大姑娘了。我都快認不出你了!”

戢情兒聽此,輕笑一聲道:“詭門少主,名滿天下,又豈會記掛我一個偏僻山門的小丫頭?若不是我爹盛情邀請,恐怕你這一生都不會來看我這個被你拋棄的人吧?”

童言聞此,不由得眉頭一皺,輕聲嘆息道:“情兒姑娘,當年之事如果真的給你帶來了很大的困擾,我願意向你說聲抱歉。但那畢竟是心智的比試,既然是比試就一定要分出勝負。你又何苦揪着不放?”

“是我揪着不放?你還記得你對我說過的話嗎?你向我許下的海誓山盟,難道你都忘記了嗎?是你欺騙了我的感情,是你拋棄了我。想讓我就這樣放過你,做夢!童言,我告訴你,今生如果不能跟你在一起,那我就親手毀了你!”說到這裏,她的眼中射出兇光,就好像恨不得要吃了童言似的。

童言將這些看在眼裏,頗顯無奈的道:“所以說,你父親之前跟我說的話,都是騙我的,他之所以讓我來這裏,其實是你的主意。對嗎?”

戢情兒冷笑一聲道:“你既然都已經猜到了,還問我做什麼?”

童言輕哦了一聲,搖了搖頭道:“我實在不願相信,堂堂的劍尊竟然會爲了女兒撒謊,看來你真是煞費苦心啊。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已經決定想要我的命了嗎?”

“要你的命?你難道真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我就是想成爲你的女人!”說到這裏,她突然從口袋裏拿出手,直接解開了羽絨服上的扣子。

童言一看,臉色大變,趕忙問道:“你……你要幹什麼?”

戢情兒並沒有理會童言的話,而是將解下的羽絨服隨手扔在了地上,露出了裏面婀娜的身軀。

她裏面穿着個背心,兩條雪白的手臂露在外面。而讓童言不敢相信的是,這兩條手臂之上,竟滿是傷疤。

童言定睛看了幾眼,赫然發現,這傷疤竟是一個一個的字,而這些字組合在一起,正是一首悽美的詩。

“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這是虞姬在自刎之前留給項羽的詩,也是幻境之中,戢情兒對童言說過的詩。

只是令童言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傻姑娘竟然會把這首詩刻在自己的手臂上,看來她始終沒能走出當年的情局。

“童言,你還記得這首詩嗎?爲了你,我連死都不怕,可你怎麼就不願意和我在一起呢?我知道,你一心報仇,但你若是娶了我,不就可以得到天山劍門的幫助嗎?到時候,你想報仇不是更容易嗎?”

童言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可感情之事,又豈是兒戲?爲了報仇,去利用一個善良的姑娘,這樣的事,他真的辦不到。而且,他本就時日不多,難道真的能眼睜睜看着這個癡情的姑娘爲自己守活寡嗎?

童言聞此,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接着自嘲的道:“情兒姑娘,我實在不明白,你到底看中我哪一點。我是一個廢人,沒有高深的修爲,而且還身中劇毒,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還能活多久,你如果真的嫁給了我,你知道等待你的會是什麼嗎?是孤獨,是厄運,是慘淡的一生。實話告訴你吧,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復仇。等到大仇得報了,或許我的死期也就來臨了。所以,我謝謝你的擡愛。但很可惜,我真的配不上你!”

戢情兒聽此,哈哈一笑道:“是嗎?照你這樣說,你是爲了我好嘍?那我倒要問問,她是誰?你爲什麼跟她卿卿我我,難道你就不怕害了她嗎?”說到這裏,她突然從褲子口袋裏拿出一張照片,猛地扔給了童言。

童言伸手接過照片,低頭看了看,不由得眉頭一緊。這照片裏的人不是旁人,正是高倩!

看着高倩的照片,他一下子沉默了起來。

戢情兒見此,冷冷的道:“怎麼?無言以對了嗎?我娘說,男人的話沒一句可信,看來她說的真沒錯。你明明不想跟我在一起,卻編出了一大堆的謊話。你說你不想拖累我,那你又爲什麼要去招惹別的姑娘?童言,你就是陳世美,你就是負心漢。你辜負了我,註定不得好死!我告訴你,你的跟班兒已經被我爹封印起來了,你就算死在這裏,也沒有人會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也沒有人會替你報仇。因爲想讓你死的人不僅只有我一個,還有你最敬愛的師父!哼……這回,你沒什麼可說的了吧?”

童言的確無話可說,可在大仇得報之前,他絕不能死在這裏。無論如何,他一定要逃出此地。

童言咬了咬牙,接着面無表情的道:“好,既然想殺我,那就動手吧!能死在你的手裏,我也沒什麼值得遺憾的。”說着,他直接閉上了雙眼。

看着一心求死的童言,戢情兒的眼眶突然溼潤了。

“你爲什麼要這麼對我?就算是死,難道你也不願意跟我在一起嗎?你說過你會愛我一生一世,可爲什麼轉眼你就將那些話拋在腦後了?你這個騙子,你就是個大騙子!想死是嗎?我偏不讓你死。你就算不願意娶我,我也嫁定你了。今天我就要跟你洞房花燭,生米煮成熟飯,我看你還怎麼去勾搭別的女人!”

說到這裏,她轉身便將房門從裏鎖上,然後快步走向童言。未等童言躲閃開來,她已經一指點在了童言的身上。童言只覺得腦袋一沉,隨即無力的倒在了牀上。

昏迷之際,他看到戢情兒直接騎在了自己的身上,並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去……

等待他的會是什麼呢?難道他真的要成爲這天山劍門的乘龍快婿了? 等童言醒來之時,已是深夜時分。 屋裏點着油燈,雖然不甚明亮,卻足以讓他看清自己了。

此刻的他正赤果身體躺在牀上,身上一件衣服也沒有,除了蓋着的棉被,可以說是別無他物。

戢情兒已經提前離開了,也不知道他們兩人之間到底有沒有發生什麼。

童言一個人愣了一會兒,這才頗爲無奈的將衣服穿上。

而就在這時,房外突然火光大作,喊聲四起。童言聞此,不由得眉頭一皺,隨即拿出道符,便要出去看看。

可仔細一想,無塵道長留下的道符就只剩下兩張了,還是等緊要關頭再用爲妙,所以他又給收了起來。

突然,房門被人猛地打開,接着就看到那個送飯的小道士抱着輪椅急匆匆的走進了屋。

還未來得及把輪椅放下,小道士便急聲道:“大哥哥,不好了,出大事兒了。”

童言聽此,開口問道:“何事如此驚慌,到底出了什麼事兒?”

小道士將抱着的輪椅放下,趕忙說道:“大小姐之前佈下的那個大陣,引來了好多妖魔,我的師兄們已經有很多人受了重傷。掌門讓我來請你,看你有沒有辦法破了那陣!”

童言一聽此言,眉頭立刻深深皺起,看樣子那戢無天也並非全部撒謊,戢情兒這丫頭果然是闖了大禍。

雖然自己被軟禁在此,可救人如救火,他也犯不着顧慮太多。

可究竟是什麼樣的陣法,會引來各路妖魔呢?難不成是什麼邪陣?

想到這裏,童言直接開口說道:“扶我下牀,這就帶我去見你們掌門!”

小道士聽此,趕忙應是。隨即將童言扶到輪椅上坐好,然後推着他直接出了房間。

剛到門外,童言便看到一些黑紅兩色的氣體在不遠處的大殿前後與一些手持長劍的道士鬥在一起。那些手持長劍的道士自然就是天山劍門的弟子,而那些黑白兩色的氣體,應該是妖魔之流無疑了。

隱隱還能看到不少黑紅之色從遠處飛竄而來,事態的確有些緊急,如果照此下去,只怕是天山劍門這一仗真的要死傷慘重了。

小道士推着童言一路狂奔,穿過一條長廊之後,又過了一座滿是冰雪的小橋,這纔來到了一座稍小一點兒的大殿前。

此時的殿外正站着四個揹負長劍,氣宇軒昂的年輕道士。他們一見小道士推着童言趕來,趕忙上前幫忙,四人手握輪椅的四個角,直接將童言連人帶着輪椅一同擡了起來。爬上臺階,這才放在了大殿的門口。

小道士來不及向四人道謝,推着童言立刻衝入了大殿之中。

“掌門師伯,弟子……弟子已經將童言哥哥帶來了!”小道士一邊推着童言向前跑,一邊氣喘吁吁的大喊着。

坐在輪椅上,童言已經看到了此刻正來回踱步的戢無天,除他之外還有戢情兒以及七八個年紀頗大的老道士。

戢無天一聽到童言來了,趕忙轉身向門口看來,並直接快步迎到了童言的跟前。

“小友,你可算來了。敝門遭逢大難,還請小友出手相救!”說着,他竟向童言抱拳行了一禮。

童言一看,趕忙擺手道:“前輩,你這一禮,晚輩豈敢承受?聽這小兄弟說是陣法引來了妖魔,你還是快些帶我去看那陣法吧!”

戢無天聽此,向小道士揮了揮手。後者見此,趕忙快步退出大殿,並將殿門順手關閉。

童言一瞧,突然察覺到了什麼,於是開口問道:“前輩,莫非引來那妖魔之物,並非陣法?”

戢無天輕嘆一聲道:“沒錯兒,真正引來妖魔之物,確實不是陣法,而是一件邪器!”

童言聽此,不由得眉頭一皺,再次問道:“邪器?不知是何物?”

我在萬界送外賣 戢無天稍稍沉默了一會兒,終於咬了咬牙道:“你既然問了,那我就告訴你。可你必須立誓,永不將此祕密告訴他人。如何?”

童言聞此,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還是不要說了,免得以後給我惹來事端。”

戢無天聽此,面露尷尬之色,而戢情兒卻不管那麼許多,直接高聲說道:“爹,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什麼祕密可談?那些妖魔已經到此,難道它們就不會將此物傳出去嗎?你所謂的祕密,其實早已被旁人探知了。”

戢無天看了看女兒,終於輕嘆一聲道:“罷了罷了,童言小友也不算外人,那老夫就實言相告了。我天山劍門之所以立足於天山,並且專修劍道,其實就是爲了此物。開山祖師偶然在天山得到此物,於是勘破天機,成就一代劍仙。從那時起,我天山劍門就已經開始守護此物了。此物雖然蘊含劍道,可也蘊含極強的魔氣。妖魔若是得了此物,定能修爲飛昇,魔氣大增。我開山祖師爲了不讓此物爲妖魔所得,於是便將其封印在天山之中,並將劍門就設在此物之上。一來可以便於後世弟子領悟劍道,二來也可以防止此物遺落世間爲妖魔所得。可是,從幾年前開始,封印此物的封印大陣便開始出現破損,魔氣開始從封印之中外散。我試過找來當世的陣法大師前來加固封印,然而都無濟於事。最後我想到了你師父,可就算是他竟然也束手無策。你是詭門少主,又是麒麟才子,令師說,不妨讓你試試,說不定能力挽狂瀾,加固封印。所以,我纔會在詭門之中等你歸來。”

童言聽此,輕笑一聲道:“如此說來,家師是知道這封印的是什麼東西吧?”

戢無天點了點頭道:“沒錯,我的確告訴了他。但是擔心你知道真相,而不敢前來,所以才和你師父一起撒了個謊。小友,請原諒老夫騙你,但我和你師父之所以這樣做,還不是爲了這天下人嗎?”

童言心中冷笑不已,好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倘若真的是爲了天下人,他這個詭門少主又豈會置之不理?可現在他已經來到這兒,就算不肯,恐怕這天山劍門也不會饒過自己了。

說得簡單點,就算是拼了命,他也必須加固這個封印。牛鼻繩已經落在天山劍門的手上,想怎樣已經由不得他了。

可是讓童言倍感疑惑的是,這天山劍門封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童言暗想了一會兒,直截了當的道:“前輩,還是說到底是什麼吧!能不能成,恐怕我都很難離開你們天山劍門了吧?”

戢無天干笑一聲道:“小友,瞧你這話說的。 你是來幫忙的,就算幫不了,老夫也絕不會爲難你的。事已至此,那我也不好再隱瞞什麼。我們天山劍門封印之物,正是那天晶劍的一截碎片!”

童言一聽此言,不由得心頭一顫,趕忙開口確認道:“前輩,你說的可是那神兵天晶?”

戢無天點了點頭道:“沒錯兒,正是此物的一塊碎片!”

聽到這裏,童言的腦子“嗡”的一聲,整個人都愣在了當場。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傳說中的神兵,竟然真的存在,這簡直太過不可思議了。

天晶劍爲何物? 爹地,通緝逃跑媽咪 相傳天地混沌初開,陰陽二氣衍生萬物,陰生魔,欲吞天地,陽爲神,捨身與魔同歸於盡,但天幕因而缺破,大地滿目瘡痍,魔氣殘喘尚存,幸有女媧力抗,採煉五彩晶石修補蒼天缺口。

青天得補後,大地生機再現,遺憾魔氣成形作惡,異魔遺患,女媧苦思對策,遂鑄成神兵天晶,除魔救世。

天晶煉成,女媧元氣大傷,方知當日惡鬥早被魔氣潛伏身上,此刻乘虛發難,異魔就是自己化身,女媧唯有自滅,呼召天晶殺己。

天晶通靈,知道殺魔如殺主,一時間悲鳴抖動,猶疑不決,女媧以大義說服,唯有無奈遵從,自此天晶揹負害主不祥之名,更受到異魔死滅前的惡毒詛咒,流傳千古……

然而在女媧娘娘隕滅之時,天晶也因喪主悲痛自爆,化爲點點星光,隕落人間。

可誰能想到,在這天山劍門之中,竟然還封印了一塊天晶劍的碎片,這實在令人動容,更讓人難以想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