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到一樓后,木兮重新由一樓搭乘電梯去安保室,以自己丟失物品為由查看監控,在監控里木兮清楚看到有一個秘書把門上鎖了,而這個秘書就是離開辦公室跟她打過招呼的Mali。

滿臉得意的笑容,不是故意捉弄她還能是什麼?太陰險了吧!

保安隊長笑問一句:「木秘書,東西找到了嗎?」

「噢,我看見了,謝謝你們。」

「不客氣。」

木兮從公司離開,走了一段路的距離,走到公交車站牌,在等車的時候,木兮不經意發現不遠處停著兩部車,這兩部車是紀澌鈞安排的,看到他們,木兮就想起紀優陽在衛生間說的那番話。

紀澌鈞的人就在後面跟著她,在看到她打不到車的時候卻不出現送她去會場,這又能說明什麼?或許是紀澌鈞不想讓她發現他安排人保護她而已,凡事都往好的想,那些挑唆的話別當真,心就不會那麼難受。

木兮看到公交車過來了,正要招手攔車一部轎車開了過來,副駕駛的車窗落下,駕駛室的人半個身子越過副駕駛看著她,「還在這裡等車?我回去,順路送你,走吧。」

這個趙純宇到底是喝了多少酒,一開車窗那濃郁的酒味就撲面而來,木兮往後退了幾步,沒有搭理趙純宇,又來了一輛公交車,木兮越過趙純宇的車出去攔公交車。

站在馬路邊,看到公交車開過來,木兮揚起手輕輕揮了揮,此時身後傳來趙純宇有些調侃的語氣,「發生那麼大的事情,你肯定以為我完蛋了是不是?我告訴你,偏偏我就活過來了,我是誰,我是趙純宇,這世界上就沒我不能處理的事情。」

木兮沒有搭理身後在發酒瘋胡言亂語的趙純宇,招停公交車后木兮趕緊上車。

看到木兮上了公交車,自討無趣的趙純宇也開車離開了,在趙純宇開車那一刻,木兮將趙純宇的車牌號拍下來然後發給江別辭還附帶一行文字。

公交車和趙純宇的車走的是同一個方向,在到了市中心的時候,木兮聽到警笛聲,一個交警開著車追上趙純宇的車示意趙純宇停下配合檢查。

透過車窗看到趙純宇那一臉嚇到酒醒的表情木兮就忍不住覺得好笑。

還挺得意喝高了在吹捧自己能耐是吧!看你還能得意多久! 紀公館小區這邊是沒有公交車站牌,下車后需要步行很久才能到小區門口,木兮和往常一樣等公交車師傅掉頭再下車,可這一次木兮看到公交車沒有掉頭而是一路往前開,「師傅,能開進去嗎?」

「是啊,中午的時候公司在這邊多設了一個站點,以後都能到南山園門口。」

「謝謝。」看來今天運氣還不算太差。

到了南山園門口下車后,木兮朝保安室走去準備坐接駁車回紀公館,剛走了沒幾步,木兮就聽到身後傳來車的鳴笛聲,木兮還以為擋著別人道了,趕緊後退。

木兮讓開后,車子開到木兮面前,駕駛室的人從車上下來,「木小姐,順路送你上去吧。」萊恩總管打開後座車門。

毒妻入局 「謝謝萊恩總管。」

木兮還是第一次看萊恩總管親自開車,「萊恩總管,你怎麼自己開車?」

「我今天休假,閑來無事,出去買點東西。」

「原來是這樣。」這個萊恩總管是個嚴肅又話少的人,一看到他嚴肅的表情木兮就不知道該找些什麼話題聊,便沒有再說話低頭看手機,打算問問木小寶紀澌鈞回來沒有。

萊恩總管開車的時候看了眼後視鏡,身為一個合格的總管,觀察府邸里每一個人的生活習慣以及留意她們的情緒這些都是必要的工作,在萊恩總管看後視鏡時,望見後座的人低頭看手機,從這個角度看到的木兮令萊恩總管忍不住微微皺起眉心,似乎因為這張臉有些似曾相識,所以萊恩總管一時間忘記了自己正在開車,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木兮臉上。

木兮發了信息給木小寶,木小寶沒有回信息,深呼吸抬頭的時候,看到車子馬上就要撞到樹了,嚇得木兮大叫一聲:「小心,前面有樹!」

木兮的尖叫聲令萊恩總管立刻緩過神來,趕緊打偏方向盤,及時踩住剎車,車子擦過樹身後因為剎車的時候一個猛力往前,萊恩總管的腦袋撞到方向盤上。

「……」前車傳來一聲碰撞后,彷彿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

有所準備再加上系了安全帶,所以木兮並未受傷,車子停下后木兮趕緊解開身上的安全帶,打開車門繞到駕駛室把車門打開。

「萊恩總管,你還好嗎?」

萊恩總管用手捂著腦袋,解開安全帶,「抱歉,因為我的失誤造成了無法挽回的錯誤。」

「人沒事就好了。」木兮看到萊恩總管額頭磕腫了,四處找東西,突然想起自己包里有醫院出來時開的一些消炎藥,紗布,酒精都有,趕緊拿出東西,看看哪樣能用得上。

「木小姐,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可以。」

「我處理這些傷口還是有經驗,我來吧。」剛進監獄被人欺負天天身上帶傷後來久傷成醫,這些磕磕碰碰小傷口她都能處理。

「真是麻煩你了,非常感謝。」萊恩總管坐在駕駛室面向木兮。

「不用客氣。」木兮不懂大家族傭人和主人之間那套客氣,但是她能感覺到萊恩總管情緒很緊張好像發生什麼大事一直沒說話,額頭布滿汗水,面色緊繃,為了緩解他的情緒木兮主動找他聊天,「萊恩總管,你的額頭怎麼會有一個傷疤?」

大概是她的話起到轉移注意力的作用,萊恩總管的表情不再緊繃就連姿態都變得自然,「這個是以前發生車禍留下來的。」

「是在義大利那邊發生的事情嗎?」

「噢,不是的,是在倫敦發生的事情。」

「……」沒等木兮繼續問下去,萊恩總管便接著說道:「那是二十幾年前的事情,那個時候我陪老夫人去倫敦參加婚禮,婚禮結束以後,主家邀請老夫人去鄉下莊園度假,老夫人玩的很開心,還給我們放假,我跟主家的總管開車去鎮上玩,回來的時候出了車禍,是主家的柏少爺和他的太太救了我,這道傷疤就是從那個時候留下來的。」

「他們真是一對善良的夫妻。」

「是的,他們非常善良,他很愛他的太太,結婚後就陪著她太太去環遊世界,在旅遊途中生下了一個孩子,只可惜後來他們都墜海身亡了。」說起自己的救命恩人萊恩總管眼裡帶著淡淡的憂愁不停嘆氣。

「很抱歉……」

「沒關係,上帝也不是殘忍的,至少車裡的小姐活了下來,幾年前還回到了南家。」

「南家?」這是她今天第三次聽到這個姓,「是南豐璇和南清和那個南家嗎?」

「是的,木小姐你認識她們?」萊恩總管問這句話的時候眼睛一直在打量木兮的臉像是在看什麼。

「我在會場遇到那位南女士,只是給她找了一個位置,見了一個面而已談不上認識。」從這個南豐璇跟紀澌鈞談的那些事情來看,南家應該是個大家族,但凡是大家族出點什麼意外,十有八九都會讓人忍不住多疑,是不是有別的原因,就好比墜海其實不是墜海,有可能是謀殺之類的。

「原來是這樣。」萊恩總管輕輕點了點頭。

「傷口處理好了,一會回去以後找家庭醫生再處理一下就行了,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大礙。」木兮開始收拾東西。

「謝謝木小姐。」萊恩總管從駕駛室出來,看見木兮在撿地上翻包時掉落的唇膏和鏡子,從上往下打量,總覺得這個木小姐的長相和某個人特別相似。

「木小姐,能冒昧問一句嗎?」

「請說。」木兮掏出紙巾擦乾淨唇膏上沾到的灰塵。

「你是景城人嗎?」

景城人?她也不知道親生父母到底是哪裡人,不過看長相應該是亞洲人,在未查清楚自己的真實身份前不能輕易泄露這些事情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是,土生土長的景城人。」

「噢,你的父母呢?」

「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去世了,怎麼了?」為什麼要問這些事情?

「你是老夫人的貴賓,對你多些了解,也方便我工作。」世界上長得相似的人很多,也許只是湊巧而已,更何況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如果貿然提起讓有心人大做文章,恐怕到時會給木小姐帶來很大的麻煩。

「噢。」木兮還以為能從萊恩總管口中找到一些關於自己身世有用的線索,看來是她多想了。

「木小姐,上車吧。」

「好。」

回到紀公館的時候,已經是七點,車子剛在門口停下,還沒下車木兮就聽到紀佳夢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噢買尬!」

紀佳夢指著車身的痕迹質問:「萊恩,這部車怎麼回事?」

「非常抱歉……」

「抱歉能有什麼用。」紀佳夢語氣嚴厲,「萊恩,看來你老了,眼力也不行,如果你連開車那麼簡單的事情都會發生意外,那我很懷疑你是否能繼續勝任這個家的總管。」

萊恩總管聽到這句話臉色都白了急忙解釋,「佳夢小姐,請讓我繼續為紀家服務,我的眼睛沒有問題,剛剛才做過體檢,結果是合格。」

紀佳夢豎起手掌打斷萊恩總管的求情,不管萊恩總管為紀家效力多久,那對於紀佳夢來說就是一個領酬勞的人,沒用了自然要換掉,「不用再做無謂的解釋,我會跟老夫人商量開除你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年事已高所以才不敢出錯擔心被辭退,沒想到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他的一生都奉獻給了紀家,如果離開紀家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佳夢小姐,請你再……」

「路中間衝出一隻貓,是我叫萊恩總管避開那隻貓所以才發生一些意外,真是很抱歉。」木兮的聲音打斷了萊恩總管沒說完的話。

怎麼,就算真是事出在木兮那也輪不到木兮在她面前替紀家的傭人出頭,紀佳夢抱著胳膊,看木兮的眼神帶著輕視,「我說木秘書,雖然你是老夫人的客人,但一事歸一事,既然這部車是因為你才出的事故,我會讓財政那邊列出一個賠償清單給你。」

萊恩總管回頭看著木兮,沒想到木兮居然會幫他,如果讓木兮替他承擔責任他心裡會很過意不去,「佳夢小姐,其實這件事是……」

「車子壞了能修,命只有一條,你們兩個做的很好。」這個突然響起的聲音正是來自老夫人。

「老夫人。」萊恩總管對著老夫人鞠躬。

「每年花那麼多錢給車子上保險,不能白花這筆錢,該理賠就理賠。」老夫人看了眼木兮,「這個錢你不能出,紀家也不出,誰保的險,找誰理賠去。」

「是,謝謝老夫人。」不管老夫人為什麼幫她,木兮都要跟老夫人說一聲謝謝。

算木兮運氣好,下一次就絕對沒那麼好的運氣!既然老夫人都說這件事做的很好紀佳夢也沒傻到再追究下去而是摟住老夫人的胳膊,「媽,我們進去吃飯吧。」

「嗯。」

老夫人路過木兮身旁的時候,木兮沖著老夫人微微點頭。

待老夫人和紀佳夢離開后,門口只剩下萊恩總管和木兮,萊恩總管走到木兮面前,低沉的語氣中是數不清的感激,「木小姐,謝謝你為我承擔責任,只是這件事確實是因為……」

「萊恩總管,和大局比起來,這樣的真相併不重要,我先進去了。」如果紀佳夢把萊恩總管換下說不定會換上她自己的人,到時對紀澌鈞來說紀家內部又多了一個眼線和麻煩那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很有必要保住萊恩總管。

萊恩總管表情複雜看著木兮離去的背影。

進到餐廳,木兮剛坐下董雅寧就進來了,入座的時候還和她打招呼,「木兮啊,怎麼回來的那麼晚?」

董雅寧這一聲木兮引來大家的注意。

什麼時候,董雅寧跟木兮的關係那麼親近了,都直接稱呼名字了?

「路上堵車。」

「嗯,安全最重要,晚點沒關係。」 「謝謝雅寧夫人關心。」

這個董雅寧又在盤算什麼計劃,這個點,自己的親兒子沒回來不關心反而去關心木兮?紀佳夢一臉疑惑瞥了眼對面的董雅寧。

「叮咚。」桌上的手機傳來微信消息通知,木兮低頭撿起手機,看到木小寶回復了一條語音和一個視頻,這裡播放語音有些不方便,木兮把語音轉變成文字,【寶貝兒子:媽咪啊,我跟老幾在遊樂園玩,不肥去吃飯了,不要刮臉我們。】

原來在遊樂園玩呢,難怪這個點還沒回來。

木兮把手機音量調小,點開視頻后,看角度應該是別人拍的,紀澌鈞和木小寶坐同一個木馬,紀澌鈞在後,木小寶在前,後背靠在紀澌鈞懷裡,滿臉笑容,還在比剪刀手。

看到木小寶臉上寫滿了幸福和快樂,木兮是開心又擔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紀澌鈞會主動跟小寶一塊玩,非常努力做一個稱職的父親,她真的很害怕有一天會像紀優陽說的那樣,紀澌鈞捨不得孩子,把小寶帶走了……

萊恩總管接到電話說紀澌鈞晚上不回來吃飯,走到老夫人耳邊小聲說道:「老夫人,紀總晚上不回來吃飯,除了餐桌上的人以外,其他人也同樣有事不能回來吃飯,請問是否能開飯?」

「嗯。」老夫人知道紀澌鈞在哪兒,剛剛她看到小寶的朋友圈發了遊樂場的視頻,應該是紀澌鈞帶他去玩。

董雅寧主動為紀澌鈞解釋一句:「澌鈞剛開完峰會,應該還有些應酬,所以今晚不能回來。」

又沒人問她多嘴什麼,生怕別人不知道紀澌鈞有多努力工作?不甘示弱的紀佳夢也開口說道:「媽,生津去出差了,勝勉也在公司加班,連晚飯都還沒吃呢,他最近很努力。」

「年輕人就該努力工作,謀求上進,不能懶惰驕縱。」老夫人認真教導在座的所有人。

「是。」紀佳夢跟董雅寧不約而同應了一聲。

駱知秋笑著說道:「媽,峰會結束后,老四跟幾個企業的代表在談合作的事情可能沒那麼快能回來吃飯,純宇也打電話回來,說有些事情要處理不能回來吃飯。」

「嗯。」老夫人語氣平靜應了一聲。

紀佳夢瞥了眼駱知秋,瞧這個駱知秋說話的口氣,簡直就像把自己當做老四的親媽了,真是夠讓人受不了。

開飯前慣例洗手,大家都洗完手,唯獨木兮還捧著手機低頭髮愣完全沒注意到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

「木小姐?」傭人輕聲提醒一句。

「……」緩過神來猶如隔了好幾個世紀一樣,人有一瞬間的懵,木兮看了眼四周發現大家已經洗乾淨手了,木兮趕緊洗手。

紀公館的餐桌,根據不同的菜系會擺不同的風格,吃中餐,會在餐桌上放一個橢圓形的轉盤,玻璃轉盤上放滿了各式各樣的菜肴。

董雅寧轉動轉盤,將蛋羹轉到木兮面前,「這個有營養,多吃一些。」

「是。」木兮勺起一湯匙以後,轉動轉盤,將青菜轉到董雅寧面前,「雅寧夫人,多吃蔬菜對身體好。」

董雅寧和木兮互相關心對方的舉動引起大家的注意。

在董雅寧夾起青菜的時候,對面傳來木兮的說話聲,董雅寧禮貌性抬頭去看木兮,「雅寧夫人,謝謝你對我的憐憫和疼愛,雖然我不能做你的乾女兒,但是我還是要謝謝你對我的關心。」

江哥說,第一招,要比董雅寧快一步先發制人,如果慢一步,掌控權就會交到董雅寧手上。

「乾女兒?」紀佳夢看了眼木兮又看了眼董雅寧,「雅寧,你要收木秘書做乾女兒?」

第二招,適當利用紀佳夢可以多一份勝算。木兮率先回答紀佳夢的話:「是的,只是我出身不好還坐過牢,這些都是一輩子無法洗清的黑歷史,雅寧夫人是紀家的人,如果她收了我這麼個乾女兒豈不是讓媒體和那些對紀家虎視眈眈的人看笑話。」

「開什麼玩笑,雅寧啊,雖然你是做小的,但你畢竟是紀家的人,要認乾女兒這種事情豈是隨隨便便就能認的,要認也得認個什麼富家千金能為我們紀家添光的,你居然認一個出身卑微還蹲過監獄未婚生子的女人做乾女兒傳出去還像什麼話。」和木兮坐在同一桌吃飯紀佳夢都覺得是種巨大的恥辱,還讓董雅寧認木兮做乾女兒,到時傳出去不止丟盡紀家臉面,連她去參加那些聚會都會被人用這件事做笑柄讓她下不來台。

第三招學駱知秋靜觀其變。

「佳夢,老夫人,請你們不要誤會,我只是看木兮遭遇可憐,為人又孝順所以才想認她做乾女兒。」董雅寧趕緊解釋清楚。

最受不了董雅寧擺出一副委屈又像大聖人的模樣,「那阿貓阿狗更可憐,你怎麼不把阿貓阿狗也認做女兒?」

「行了,這件事到此為止,吃飯吧。」

「是。」紀佳夢跟董雅寧異口同聲應了一句。

看來還是江哥了解紀家局勢,輕輕鬆鬆就解決了這件麻煩事,第四招安撫董雅寧的情緒,董雅寧做好人,她也要做好人,不能讓董雅寧察覺到她是故意利用紀佳夢解圍,「雅寧夫人,我見你氣色不太好,你多吃這個,這個補血補氣對身體最好了。」

「真是很抱歉。」董雅寧面色愧疚看著木兮。

「我知道雅寧夫人也是為我好,不用感到抱歉,反而我很感激你這麼看得起我,來,快嘗嘗這個。」

「好。」董雅寧笑著夾起木兮轉到她面前的菜。

面對木兮以及餐桌上某些人的伎倆老夫人都看在眼裡,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吃完飯以後,老夫人約了朋友出去散心,駱知秋陪著老夫人一塊出門,心事重重的木兮出了餐廳就去花園散步。

紀佳夢剛上樓就聽到身後傳來董雅寧的聲音。

「佳夢啊。」

「什麼事?」站在台階比董雅寧高許多的紀佳夢昂首挺胸俯視董雅寧。

「剛剛餐桌上謝謝你及時提點,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欠缺考慮,為了表示感謝,我這裡有一張朋友送的卡,聽說是一個國際大牌,這個牌子已經進駐世貿,明天就會開業,我想送給你,如果你願意的話,我還想麻煩你順便幫我挑幾件合適我的衣服,畢竟在衣品方面你一直都是行家。」

她知道董雅寧是故意在吹捧示好,她是討厭董雅寧虛偽做作的姿態,可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不用花錢就能得到的東西為什麼不要呢,而且這個牌子可是一線大牌,是她最喜歡的一個品牌,董雅寧手上那張卡,最低餘額是五百萬能一次刷過癮,為什麼不領情呢?「雅寧啊,你還真是有心,既然你一番好意,那我就不推辭了。」

明天開業,那到時掛出來的當季限量款肯定會被人買走,不行,她現在就得去,還要把那些限量款全部買下來,在景城她絕對不允許自己喜歡的牌子當季限量款第一個穿的人是別人。「正好現在有空,不如就這會過去吧。」

「都可以。」董雅寧轉身讓出一條路給紀佳夢過。

紀佳夢滿臉笑容快步下樓,董雅寧便跟上,走的時候還給樓上的吳玲打電話,叫吳玲跟丁如意下來一塊去世貿。

從花園回來,上到二樓的木兮偶然看見樓下都沒人了,便停下腳步看著這個安靜下來的紀公館,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回到剛開始,這裡只有她,小寶,還有紀澌鈞。

那個時候,沒有那麼多規矩,也沒有那麼多顧慮,想要幹什麼就幹什麼,當然,偶爾紀心雨過來找事會發生一些口角,不過和現在比起來,她更喜歡以前,因為那個時候不用想的太多。

樓下有傭人闖入木兮的視線,木兮收回眼眸轉身回房,洗完澡,木兮躺在床上,看著手裡的項鏈,這個項鏈就如同她的身份一樣是個謎,當灑落下來的光線聚集在寶石上時,藍色的寶石外面好像布滿了一圈神秘的光澤讓人特別好奇,看著看著,木兮就睡著了。

……

紀澌鈞回到紀公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困得迷迷糊糊的木小寶雙手緊緊抱著紀澌鈞的脖子,紀澌鈞抱著人去次卧,推開門便看到躺在床上睡著的女人,下意識放輕腳步。

紀澌鈞繞過床尾,把木小寶放下床的時候,手一點點掰開木小寶摟住他脖子的手,替木小寶蓋被子時,睡得迷迷糊糊的木小寶小手還一抓一抓,「老紀,我要坐太空船。」

在遊樂場玩了幾個小時,木小寶快把所有能玩的項目都玩了,如果不是他說木兮要生氣木小寶還不肯走,真是拿他沒辦法,紀澌鈞忍不住笑了,低頭親吻一口木小寶的眉心,「晚安。」

紀澌鈞把木小寶安頓好后,起身繞過床上,打橫抱起睡在床上的女人,不管她今天的舉動讓他有多生氣,他都不想在她面前大發雷霆,可又做不到心平氣和,便只能選擇冷落她,可卻沒想到,冷落了她,他的心也備受煎熬和折磨。

把人抱回主卧后,剛走到床邊,木兮拽在手裡的項鏈就先一步掉在床上,紀澌鈞把人放下后撿起項鏈,把項鏈放進抽屜里,以免她醒來后找不到著急。

紀澌鈞拉起被子蓋在她背上,看見她臉上的髮絲有些凌亂,揚起手去整理她的頭髮,無意間摸到異物,紀澌鈞眉心微微皺起,手指回到木兮的後腦勺,摸到木兮後腦勺有一塊凸起的地方。

傷口被摁疼,女人下意識弓著身體,鼻子嗅到一個熟悉的味道便一直向前,最後額頭抵在男人的腿旁,那一下的碰撞令女人的眼睛微微睜開。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醒來后眯著眼睛的木兮感到後腦勺有些痛,倒吸了一口氣,「絲……」

「怎麼受傷了?」

一個溫柔的嗓音響起在耳邊,木兮的心瞬間就像活過來了一樣,也是這個痛讓她想起了衛生間發生的事情,那些委屈源源不斷湧現上心頭,木兮努力吞咽唾液將這些一下湧上來讓自己有些頭暈腦脹的情緒用力壓下,換上一臉笑容,「回來了,吃飯沒有?」

「吃了,去醫院沒有?」男人的手還停留在木兮後腦勺。

「嗯。」她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只要他一關心她,她就開心到像個孩子一樣。抬起的手越過男人大腿,摟住他的大腿,臉貼在男人膝蓋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