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如此,逃走的黑蓮成員還發現了龍辰和柳如煙。

因此,這個消息被帶回了黑蓮。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後來,沒到五天,黑蓮組織便開始組織一批批人來到這裏,但大多都是來調查情報。

最可恨的是,半個月前黑蓮竟然不知在哪兒找來了幾條蛇魂,並且成功混入了蛇窟。

它們見到了傳說中三界六道唯有一朵的彼岸花,白色的曼陀羅華。

並且最後成功逃脫,隨後黑蓮聖女親自來到了山谷之中。

說想要白色的曼陀羅華,只要蛇族交出曼陀羅華,以往的事兒可以既往不咎。

她也答應,只要蛇族交出曼陀羅華,他們可以不在追殺我們三人,甚至還開出附加條件。只要蛇族答應,可以給予一百顆未成熟的長生果作爲交換。

聽到這兒,我差點沒一口老血給噴出來,一百顆長生果?

什麼時候這長生果和路邊攤的橘子一樣便宜了,同時還是大批量的生產?

而且這還不是說說,許下的空頭支票,黑蓮聖女還真拿出了一百顆長生果。

但一百顆長生果雖然誘人,但蛇族守護彼岸花不知多少萬載,怎麼可能交換?

結果雙方談不攏,只能用武力解決。黑蓮組織在短短几天之後,便在山谷的另外一頭聚集了上萬的鬼兵。

並且在昨天開始向着蛇窟進發,準備一舉剷除蛇窟,奪走彼岸花曼陀羅華,同時也殺了我們這三顆眼中釘。

因爲黑蓮來勢洶洶,外加我又沒醒,彼岸花也不可隨意拔出石槽。

所以蛇母與常棕藍便帶着蛇族上下數萬蛇魂,在這裏與黑蓮鬼兵交戰。

聽到這兒,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對黑蓮越發的不解。

先不說這些鬼兵,就是那一百顆未成熟的長生果,就讓我摸不着頭腦,他們是怎麼得來的?

難道黑蓮組織和西王母一般,有一片長生樹的林園?動不動產量就可上千成萬?

還有就是,這黑蓮組織爲何如此看重這彼岸花,它們拿這彼岸花幹嘛?

難道是想種在放逐之城欣賞?這顯然也不可能,動用幾萬鬼兵去搶一株花,如果沒有一些價值的話,肯定犯不着。

由此可見,彼岸花肯定還有一些不爲人知的祕密!

不過無論如何,戰鬥已經打響,我們今日定然不可敗在黑蓮手中。

想到此處,我當即露出一個猙獰的表情,然後只聽我對着龍辰和柳如煙說道:“如今我們的道行都提高了不少,那就讓我們大幹一場吧!”

話音剛落,龍辰和柳如煙當場便對着我點了點頭,嘴裏悶聲答應。

見龍辰和柳如煙答應,我便瞄準了戰場之中的黑蓮聖女。

也就在我盯着兇殘無比的黑蓮聖女時,他好似也發現了我,只見她緩緩的扭頭。

見我正盯着她,她竟然對我微微一笑,露出一個絕美的笑容。

不過這個笑容看在我的心裏,卻是那般的面目可憎。

嘴裏悶吼一聲,舉起長刀便衝向了那黑蓮聖女,準備一刀秒了她。

龍辰和柳如煙見我衝向了黑蓮聖女,他二人也不怠慢,手中軟件一揮,發出“唰唰唰”的輕響,然後一左一右也跟我衝了過去。

黑蓮聖女見我們三人衝向了她,剛纔絕美的笑容,這會兒緩緩改變,變成了一絲詭異的冷笑。

只聽她嘴裏陰冷的低吼一聲:“殺!”

說罷!手中黑劍往我們這個方向一指,她周圍的黑蓮鬼兵全都望向了我們。

然後全都露出一個猙獰嗜血的面容,嘴裏當場怪叫一聲“嗷”。

然後數百鬼兵和吃了興奮劑一般,舉起手中的兵器,便猛烈的衝向了我們…… 看着衝向我們的鬼兵,我們三人面不改色。

剛纔龍辰和柳如煙在簡單的訴說整件事兒的前因後果時,便已經告知我,他們吃了長生果後提升了多少道行。

龍辰的道行本與我一般,可吃了長生果後,他直接從力魄初期,提升到了中期,並且隨時有可能達到巔峯。

而柳如煙本是力魄中期道行,在吃了長生果後,直接由中期達到了巔峯。

唯有我最爲“變態”不僅跨越了兩個期位,還一腳踏入了氣魄脈輪之中,隨時可能突破到氣魄之中。

當然,我也知道了,那時我在衝擊氣魄脈輪的時候,是誰輸送了道氣給我。

不是龍辰也不是柳如煙,竟然是蛇族族長常棕藍。

之所以是她,是因爲常棕藍有返祖現象,與蛇族祖先那條棕色蛇妖很相識。

它們的祖先是伴隨着彼和岸成長的,所以道氣與彼岸相親。

因此,在我即將突破失敗的時候。蛇母直接命常棕藍給我輸送道氣,蛇母本是試一試的心態。

說如果我是“彼”的轉世,那麼常棕藍的道氣對我絕對有用。

因爲常棕藍的道氣,是最相似它們祖先的。

如果沒用,也不會傷到我。同時可以證明,我是不是真正的“彼”轉世。

不過讓人興奮的是,蛇母的推測應驗了。我就是彼的轉世,而且常棕藍的道氣可以被我利用,當然只是利用,並不是融合。

所以我有了常棕藍的道氣幫助,我直接突破了。同時也證明了我就是“彼”的轉世,他們的“主人”。

但是雖然我突破了,但畢竟不是我自身修煉得到的道氣。導致我突破之後,三魂七魄受到了震盪。

這也是爲何,在我突破之後,還昏睡了三個月之久的原因。

雖然我昏睡了三個月。但現的我,卻已經很是強大,道氣充裕,神魂穩固,今日必然讓黑蓮鬼兵有來無回。

不到眨眼之間,我們已經與那些黑蓮鬼兵相遇了。

那些鬼兵見我衝在最前面,都想給我來上一刀,直接解決掉我。

但那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給他們這樣的機會。身體之中直接運轉至陽道氣,只聽“砰”的一聲空爆之聲。

以我身體爲中心,一道至陽道氣四散而開,如今我的道行增加,至陽道氣也得到了增強。

如今突然爆發開來,當場就震翻了幾隻準備砍殺我的黑蓮鬼兵,讓他們發出“啊啊啊”的哀嚎!

同時我腳不停步,腳下一用力,身體當場躍起,直接就跳入了七八個黑蓮鬼兵的中間。

嘴裏悶吼一聲,還不等那七八個鬼兵反應,我便很掃一刀。

因爲道氣充足,所以力道極大。即使這些鬼兵身披盔甲,也只是“砰”的一聲,這七八個鬼兵當場就被我攔腰斬斷,落得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正當我大殺四方的時候,龍辰和柳如煙也是雙劍合璧,緊接着殺了上來。

這些普通黑蓮鬼兵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大多也就只是一個回合,便落得魂飛魄散。

這一二百個鬼兵那裏擋得住我們三人?不到幾分鐘,我們便殺到了黑蓮聖女的近前。

黑蓮聖女見我們殺到,並沒有露出恐懼與害怕之色。

只見她依舊很是淡然的笑了笑:“看來你們三人都吃了我們的長生聖果!”

聽黑蓮聖女如此開口,我只是悶吼一聲:“廢話少說!受死吧!”

說罷!我舉起手中的長刀就劈砍了上去。黑蓮聖女也不怕,依舊是那副淡然的表情,嘴裏低吼一聲,一股黑氣猛的至她身體之中蔓延而出。

然後一朵黑色的的蓮花,開始至她衣領下的皮膚蔓延而上,最後順着她的脖子直接長到了她的臉,並且在她的臉上開出黑色的蓮花。

那朵黑蓮與我在峨眉山見到的一般,栩栩如生就好似真的長在黑蓮聖女的皮膚上一般。

當時我聽凌傷雪說過,這黑蓮聖女練成了一門魔功。

叫做什麼“黑蓮最高心法”凌傷雪還說過,想練成這種絕世道術,必須“死過一次”。需靈魂出體後,需遭受百般折磨方可練成。

現在見黑蓮聖女使出凌傷雪很是忌憚的超強道術,我也不由的皺緊眉頭,然後讓身後的龍辰和柳如煙小心。

雖然黑蓮聖女使出了她最強的黑蓮道術,但我現在的修爲也不弱,既然我敢衝過來與她決戰,自然就不在怕她。

大戰一觸即發,我們三人聯手對戰黑蓮聖女,想將其拿下。

不過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黑蓮聖女的一手劍法,卻是出神入化,那股詭異道氣也讓我們不得不防。

不僅如此,最讓我意外的還是她的道行,她的道行不僅沒有高過我,而且還比我低半分。

其道行與柳如煙一般,都只是力魄巔峯。

可即使如此,我們三人也拿她沒轍,不能將其擊敗。

甚至還得謹慎小心,因爲她得劍法和道氣太過犀利。不但攻守兼備,而且處處充滿殺機。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身首異處。

就這麼,我們三對一,直接在戰場之中纏鬥,誰也傷不了誰,誰也殺不了誰。

就算我們人數和道行上佔據優勢,也只打出了一個平手。

但打消耗戰我們總能佔據上風吧?可事實卻往往出人意料,這黑蓮聖女的道氣好似永不枯竭一般。就算我們纏鬥了快半個小時,依舊沒有任何成果。

而此時的戰場也是一片混亂,到處都在廝殺,喊殺聲也是不絕於耳。

厲鬼的咆哮,蛇魂的低吼,現在匯成了一片,充斥着整個山谷。

大約又過了半個多小時,膠着的戰場出現了一些轉機。

本在蛇窟門口守門的兩條青鱗巨蟒突然殺到,如今有了生力軍,戰場的膠着形勢直接出現了改變。

雖然來者只是兩條青鱗巨蟒,但帶來的連鎖反應卻是很大的,不到十分鐘,戰場便出現了一邊倒的情況。

剩餘的蛇族開始反攻,一路強勢碾壓,打得黑蓮鬼兵連連敗退。

最終黑蓮鬼兵兵敗如山倒,直接就被殺的四散而逃。

黑蓮聖女見敗局已定,右手猛的一抖,一條黑鞭突然出現在其手中。然後她的身體猛的完後一跳,一鞭揮出直指我們三人的喉嚨。

我們不敢怠慢,全都往後跳了一步。

至此,我們四人拉開了距離。

此刻黑蓮聖女站在山谷的一處黑色石頭上,對着我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李炎你的命真硬,不過不一會兒你就會死在我的手裏!”

聽黑蓮聖女這般說道,我不由的一笑,用着有些紈絝的語氣說道:“我說妹紙,你不看看現在誰站了上風?是我們!我看是你死在我手裏纔對吧!”

那黑蓮聖女見我如此說道,也不生氣,還“噗嗤”一笑:“你真是有趣,難怪凌傷雪叛逃黑蓮。對了,我叫童瑤,免得死了都不知道我叫什麼!”

話音剛落,黑蓮聖女直接轉身離去,沒有絲毫停留。

看着遠去的黑蓮聖女,我嘴裏不由的念道:“童瑤!”

不過就在我念出這個名字之後,我嘴角卻露出一絲冷笑。

名字倒是有些像鄰家女生,不過真人可就有些對不上號兒……

想到此處,我不在停留,對着龍辰和柳如煙一招手,嘴裏低吼一聲:“我們也殺上去吧!滅了這些孫子!”

龍辰與柳如煙聽我這麼說,雖然覺得我的話很是“粗暴”,但也微笑着點頭。

隨後,我們三人與其它先頭主力,一路碾殺了過去。

這一路我們就好比是人魂收割機,見一個斬一個,大約在追出了五十里之後,我發現有些不對勁了。

這一路上,我們沒有發現一個鬼將,只有一些不堪一擊的鬼兵。

感覺上,這些鬼兵都是故意敗走,是勾引我們不斷前行的誘餌。

想到此處,我心中有了一絲擔憂。

可就在我們翻越山谷中的一處小山包時,眼前的一幕讓我三人都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小山包後,竟然還有黑壓壓的一大片鬼兵,看其數量少說也有個兩三萬,而站在最前面的則是黑蓮聖女,童瑤。

見到這兒,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TM的我們真被陰了!

我心中剛出現這個想法,童瑤便輕笑道:“我之前說過,你一會兒就會死在我手裏,你現在信還是不信呢?”

說罷!童瑤手中黑劍一揮,數萬嚴陣以待的黑蓮鬼兵,如決堤洪水一般,對準了我們便強勢碾壓了過來…… 他奶奶的,沒想到黑蓮竟然還有這麼一手,故意敗退誘使我們追擊。

雖然我已經察覺到了一絲不不詳的氣息,但發現時,已經晚了。

看着黑蓮聖女童瑤那一抹冷笑,以及數萬衝向我們的鬼兵。

在回頭望一眼追上來的蛇族成員們,這會兒別說可以抗衡了,就連陣行都很是散亂。

如果雙方再次打在一起,蛇族一方必然敗退!

我向後望了一眼,見到常棕藍和蛇族幾位長老正在山包另外一面,這會兒正不斷帶人往山包上衝。

見到這兒,我的臉色驟然一變。現在還衝?這不是找死嗎?

想到此處,我對着常棕藍便大吼了一聲:“快撤,快撤退!”

說罷!我轉身便往回飛退而去,龍辰和柳如煙見我回撤,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這會兒根本就沒得打,敵手嚴陣以待,而我們卻是散亂不堪。

現如今只能退守蛇窟,藉助那裏的地理優勢,再做打算。

因此,龍辰和柳如煙也不怠慢,也是急忙轉身,然後跟我撤退了回來。

山包下的常棕藍也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但卻沒有見到山包另一面的真實情況,所以聽我大吼撤退之後很是疑惑。

“李炎,出了什麼事兒?”

見常棕藍開口問道,周圍的其餘幾個蛇族長老也都扭頭望向了我,想知道答案!

此刻形勢危急,我連忙開口道:“我們中了埋伏,山包另外一面還有幾萬黑蓮鬼兵!”

“什麼,還有幾萬?”那條超級巨蟒常黑,此時很是驚訝的開口道。

“沒錯,我們現在只能撤退,不然就來不及!”我一邊大吼,一邊跑向了常棕藍他們。

常棕藍在聽到我說出這話之後,雖然沒有見到山包後的幾萬鬼兵,但也聽到山包後的喊殺之聲。

此刻她不敢怠慢,畢竟她是蛇族族長,稍有不慎就可能斷送蛇族。

所以,她隨即對着還往這邊飛速前進的蛇族喊道:“撤退!”

她的聲音極大,直接響徹山谷。

常棕藍的話音剛落,那些往這邊前行的蛇魂都不由的一愣。

雖然很多蛇魂都有些不解,但聽族長下令,也都沒有違背。全都赫然轉身,然後往回爬行而去。

除此之外,常棕藍也在一瞬間變出了她的本體,然後對我們仨低吼道:“快上來,我帶你們走!”

而常棕藍的話音剛落,黑蓮鬼兵已經出現在了山包頂端,這會兒黑壓壓的一大片,正以鋪天蓋地之勢,直接就向我們衝了過來。

此時我也不多想,當即便領着龍辰和柳如煙衝向了常棕藍,然後直接跳上了她碩大的蛇身。

常棕藍見我們坐好,嘴裏再次喊道:“坐穩了!”

說罷!還不等我們回話,常棕藍尾巴一擺,直接就衝了出去。

還真別說,這蛇魂前行的速度就是快,根本就是那些黑蓮鬼兵可以比擬的。

可就在我以爲,我們可以很是輕鬆的甩掉身後那幾萬黑蓮鬼兵的時候,山谷之中突然出現了一聲馬嘶。

震破山谷,穿透十方,緊接着黑蓮聖女騎着一匹白馬出現在了山包之上。

因爲此時隔得比較遠,我已經看不清她的臉,不過只見她手中長劍再次一揮。

只聽“哈哈哈”一陣馬嘶響起,然後黑蓮聖女背後赫然出現了數以千計的黑蓮鬼騎兵!

這些鬼騎兵一個個表情猙獰,目露兇光,手中一把*也是寒光閃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