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的不說,所有人的美好遐想都沒有錯,雲鳳面紗下的臉蛋不但不嚇人,反而能夠吸引所有的目光。只是少了面紗之後,雲鳳的氣質就變得猶如雲霧一般。

當那雙深邃的美眸,露出溫柔時,她整個人就會變得溫柔且溫暖起來。

可就如此刻,雲鳳的眼中,有著一絲狡黠之意的時候,她身上的氣質就變得猶如小計謀得逞的魔女一般。

「現在,你總該相信我們不會害你了吧?」雲鳳微提著嘴角,問道。

慕陽摸了摸鼻子,突然道:「你戴著面紗不會是什麼規矩吧?你可千萬別說,第一個見到你的臉的人,就要對你負責。」

「難道你不願意?」雲鳳擼出一個嫵媚的笑容,直勾勾地看著慕陽,眼神充滿了一些特別的溫度。

「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慕陽撇了撇嘴,目光卻是略微移開了一些。

他不得不承認,雲鳳露出這樣的神情,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有著極大的殺傷力。可他也能敏銳的感知到,在前者那雙美眸之中,那種深邃依舊隱藏在最深處。

也就是說,這一切不過是裝的而已。

只不過裝的太逼真,尋常人根本無法發覺,如果不是他感知敏銳程度,遠超常人,同樣也不會發覺。

雲鳳瞬間收起臉上的嫵媚,然後戴上面紗,看著慕陽,恢復了開始的溫柔,道:「你的要求,我也照做了,我說的事情,你也應該答應了吧!」

慕陽沉思了片刻,最後鄭重道:「我這次來神鷹城目的,是為了讓三個少年進入神鷹劍院,你如果能幫我做到,那麼你說的事情,我一定會答應。」

雖然他有一枚神鷹令,能夠讓小辰進入神鷹劍院,可其餘兩人他卻不敢有絲毫的保證。而現在,也許就是一個機會。

以紅髮老者恐怖的實力,要想讓神鷹劍院將小辰三人全部招收,想來必定很是輕鬆容易。

「這就是你的條件嗎?那很簡單。」

雲鳳看向了旁邊彷彿睡著的紅髮老者,道:「炎老,慕陽剛才所說的事情,就拜託你去走一趟了。」

被稱為炎老的紅髮老者,睜開雙眼,一副沒睡醒的樣子,點著頭道:「放心吧!別說三個人了,就算是三百個人,都沒問題。」

而後,炎老半眯著眼睛,看向了慕陽,道:「他們的名字,你現在就告訴我。」

慕陽當即便是將小辰三人的性命,還有年齡都說了出來。他之所以這麼爽快,便是因為炎老的實力。以後者的實力,不可能去將小辰三人抓回來要挾他,因為他現在就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慕陽說完之後,炎老便是站起來,搖搖晃晃的離開了。

見到兩人如此爽快的答應自己的要求,慕陽心裡也是湧現出一股感激。

「現在可以說說,你們需要讓我做的事情了,只要我有能力,就一定會幫你們做到。」慕陽鄭重的道。

雲鳳卻是搖頭道:「現在不急,你才剛來神鷹城,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等到你說的那三個少年,真的進入了神鷹劍院,再告訴你需要幫我們做什麼也不遲。」

說著,雲鳳站了起來,也朝著包廂外面走去。

「你到哪裡去?」慕陽幾乎本能的問道。

雲鳳轉過身,眼中帶著一絲笑意,道:「你這是捨不得我離開嗎?如果是的話,那我就不走了。」

慕陽頓時有些尷尬,乾笑著解釋道:「我只是想知道,小辰三人進入了神鷹劍院之後,我到哪裡去找你們。」

「你不用找我們,到時候,我們自然會來找你。」雲鳳說完,便是繼續朝著包廂外面走去。在走出包廂的剎那,她腳步一頓,提醒了一句。

「別忘了,你的朋友在南虛居等你,那兒是我為你們安排在神鷹城暫時住的地方。」

慕陽點了點頭,道:「多謝。」

只是,他的話音還沒完全落下,雲鳳便已經徹底走出了包廂。

而慕陽在包廂內,則是獨自沉思了一會兒,今天的事情,他絕不相信是偶然。而且雲鳳說說,他們要做的事情,只有他能完成。

這讓得慕陽也愈加的好奇,雲鳳讓他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了。 南虛居位於神鷹城最繁華的地方,在哪兒隨時有著許多人流,其中的劍修更是數不勝數。不說人魂境了,就連地魂境強者偶爾都能見到。

當慕陽來到南虛居的時候,卻發現大門之外,聚集著許多的人群。緊接著,便是有著冷喝聲從院落之內傳出。

「我已經知道了,你們和那妖女認識,只要你說出妖女在哪兒,我絕對不會為難你。如果你真的什麼都不說,那就別怪我用一些非常手段了。」

這聲音慕陽不陌生,便是那劉家嫡系,劉浩。而且,此刻這話語中的威脅意味更是十足。

劉堂主搖頭道:「你們說的那位蒙面女子,我是真的不知道在哪兒。我也是今天才第一次見到她,怎麼可能和她認識?」

「呵呵,騙我很好玩嗎?」

劉浩輕笑了起來,緩緩道:「就算你不認識,但和你一起來的人肯定認識,否則那妖女怎麼會在大街上邀請你的朋友。」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何不自己去找。」劉堂主沉聲道。

劉浩撇了撇嘴,不屑道:「本少爺就在這兒等著,何必要親自跑過去,我來的目的,其實就是讓你去將他們帶過來,讓他們好好給我來一出上門請罪。看在你也姓劉的份上,到時候我會放了你。」

「要讓他們上門請罪的話,恐怕沒這個機會了。」

忽然,人群中傳出了一道略微可惜的聲音,隨即眾人便看到一位俊朗青年,穿過人群走進了寬敞的院落。

是他?!

眾人立刻便是認出了慕陽,雖然他們不知道後者的名字,可人卻很熟悉。因為蒙面女子在大街上,邀請的人,就是後者。

走進院落之後,慕陽視線微微一轉,便是落在了劉浩身旁的一位禿頂老人身上。天魂境初期幾個字,瞬間便是出現在了他的心裡。

慕陽不得不佩服劉浩這傢伙,辦事的效率挺高的,他不過和雲鳳聊了半個時辰,後者便是直接找到了這南虛居。

可惜的是,這種辦事速度,往往不會讓人喜歡。

倚強凌弱這種事情,高興的也只是強者,隨意踐踏無辜的弱小之人,這絕對不是一位強者真正應該做的事情。

更何況,劉浩依仗的還是自己的家族,而不是他自己的實力。

慕陽看著一臉陰沉的劉浩,很是抱歉的道:「劉少爺,你要找的人已經走了,就算想找也難以找到。」

劉浩冷著臉道:「你怎麼知道?」

「我看著他們走的啊!」慕陽頗為吃驚的問道,「難道劉少爺不知道嗎?我可是被你說的那位妖女,邀請到了酒樓之中。」

「既然這樣,那就只能對不住二位了。」劉浩忽然笑眯眯道。

「為了能夠在朋友面前找回臉面,二位就做一回誘餌吧。如果妖女知道了你們被抓的消息,應該會主動現身吧!」

劉浩的話剛落,旁邊的禿頂老人便是走了出來,那屬於天魂境的強大氣息,便是散發了出來。

駭人的劍氣波動瀰漫了整片院落,慕陽的臉色微微一沉,體內的妖氣悄然的運轉起來。而劉堂主已是臉色徹底發白,天魂境強者所散發的劍壓,讓他身體有種不聽使喚的感覺。

就連外面的眾人,此刻都是倒吸涼氣。

他們沒想到,劉浩搬的救兵,竟然是天魂境的強者,他們原本以為一直不說話的禿頂老人,不過地魂境而已。

「薛老伯,把他們兩個帶回去,不過千萬別傷了性命,他們的命留著還有用。」劉浩淡淡道。

此刻的他又恢復了那種從容不迫,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這種感覺讓他深深地沉醉其中,慢慢的去享受。

「抓我的後果,你也許無法承擔。」慕陽雙眼一凝,緩緩的道。

劉浩嗤笑了一聲,然後揮了揮手,示意薛老伯直接抓人。

薛老伯那微微眯著的雙眼,盯著慕陽,雖然沒有說任何話,但那越加強橫的劍氣波動,卻說明了他的意思。

意思很簡單,那就是讓慕陽自己走,而不是讓他動手。不過慕陽雖然明白,但卻沒有絲毫要離開的打算,只是妖氣卻猶如洪流般在體內奔騰了起來。

而在其餘人看來,慕陽身上依舊沒任何的波動,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也許是嚇傻了而已。當然,也有可能是不願意。

劉堂主這時候,走到慕陽的身邊,輕聲嘆氣道:「我們還是走一趟吧。」

他知道慕陽很厲害,可禿頂老人畢竟是天魂境的強者,反抗的結果依舊還是會被帶走,既然結果無法改變,又何必做無謂的掙扎呢?

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而周圍的眾人,同樣也認為慕陽應該識時務,這樣能少受一些不必要的痛苦。

「還愣著幹嘛?難道真要我把你打殘了,然後拖著你走不成?」劉浩目光一冷,喝道。

慕陽深深吸了一口氣,旋即露出了一絲笑容,微微往前走出了幾步,這個動作讓眾人點了點頭。

這是一個很明智的選擇,畢竟劉浩的主要目標還是那蒙面女子,只要眼前的俊朗青年配合的話,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

當然,受到一些虐待還是很有可能的。

薛老伯微眯的雙眼,睜開了少許,肉眼可見的劍氣在其身上濃郁起來,雖然沒有出手,可那透露的力量,卻是讓人心悸。

「住手!」

就在這時,一聲大喝彷彿在眾人的耳邊炸響。緊接著,一道身影急掠而來,那驚濤駭浪般的劍氣波動,更是讓得這片天地都彷彿凝滯了起來。

下一刻,一位略顯消瘦的中年男子的身形,便是在所有人的視線中清晰起來。

看著到來之人的剎那,眾人雙眼猛地瞪大了,因為這消瘦的中年男子,乃是劉家家主,神鷹劍院副院長——劉成海!

劉成海一臉的焦急,看到整個院落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迹時,緊繃的臉色,也是稍微的鬆了松。

隨即,劉成海臉色再度變成陰沉。

眾人紛紛暗嘆,這件小小的事情,竟然還把劉成海驚動了,那麼事情也就此變得不簡單,後果的嚴重性肯定也會呈直線上升。

啪!

忽然,一道清脆的響聲傳開,眾人都是呆了,臉上的表情更是凝固在了上一刻。因為眼前的一幕,實在有些讓他們難以接受,那種逆轉實在太大了。

只見得劉成海一巴掌扇在劉浩的臉上,聲音傳出的同時,劉浩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個鮮紅的五指印。嘴角更是有著鮮血流出。

劉浩直愣愣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一臉的難以置信,臉上的疼痛都暫時忘記了。

而劉成海狠狠地給了劉浩一耳光之後,並沒有就此停手,而是抓住劉浩的衣服提起來,然後直接將其扔到了慕陽的腳下。

「慕陽公子,這件事完全就是這貪花好色的傢伙的錯,我是特地來請罪的。」劉成海一臉嚴肅的道,「現在,我就將這孽子交給慕陽公子,隨意處置。」

此話一出,無數的嘩然聲立刻響起。

隨後,眾人看向慕陽的視線,都變了變,紛紛猜想後者到底有什麼背景,竟然讓劉成海都如此低聲下氣的上門請罪。

劉堂主同樣愣愣的看著慕陽,心裡和其他人有著同樣的猜想。同時,慕陽在他的心裡,也是變得越來越神秘。


劉成海見到慕陽盯著他,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額頭上的汗水都是急出來了。

就在半柱香之前,一位恐怖的妖族強者,來到了神鷹劍院,先是直接找到了閉關修鍊的院長。然後又找到了他,至於找他的原因,則是小小的警告。

雖然只是小警告,但劉成海卻能感覺到,如果自己沒有處理好這件事情,這小警告定會變成危及他性命甚至整個家族的災難。

至於反抗,他連這種念頭都生不起,因為那妖族強者至少是玄意境的超級強者。那等層次的人物,翻手之間,便能將整個神鷹劍院踏平,更別說他劉家了。

從那位妖族強者的話中,他能聽出,眼前這位叫做慕陽的年輕人,便是關鍵。如果後者的火氣消了,那麼自然就沒有麻煩了。

可此時慕陽卻不說話,臉上也是極其的平靜,越是如此,劉成海的心裡越是著急。

「孽子,我平時是怎麼教導你的,讓你不要惹是生非,竟然連慕陽公子你也敢招惹,我看是活得不耐煩了。現在,我就用你的命,讓慕陽公子消氣!」劉成海臉色一狠,厲喝的同時,就要一掌結束了劉浩的性命。


「爹,不要啊!」終於反應過來的劉浩,看著劉成海那一臉的殺意,頓時驚恐的大叫道。

旁邊的禿頂老人也是連忙彎腰勸道:「家主,請手下留情……」

劉成海不但沒有停手的跡象,手掌上瀰漫的劍氣,反而更加兇狠了。這一掌下去,劉浩絕對會立刻身亡。

「好了。」

慕陽終於開口了,淡淡的聲音傳出,劉成海的手掌也是瞬間聽了下里,距離劉浩的額頭,僅僅只有一寸的距離。不過雖然只有一寸,但卻沒有將劉浩傷到絲毫。

從這兒可以看出,劉成海對劍氣的空氣,達到了一個極其精準的地方,也反應出了他還留有一線希望。

而這線希望,自然就是慕陽。

只要慕陽開口阻止,他立刻便會收手。

「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但我不希望以後還有任何類似的事情出現。」慕陽看著劉成海,不輕不重的道。 隨著慕陽的話出口,劉成海一巴掌拍在劉浩的腦袋上,厲喝道:「還不快謝謝慕陽公子大人不記小人過!」

經過剛才的事情,劉浩哪裡還不明白,如果慕陽想要他死,自己的父親就一定會殺了他。他也明白了,眼前的這位青年,絕對是他甚至整個劉家無法招惹的存在。

「多謝慕陽公子的饒命之恩!」劉浩從地上翻身起來,直接跪著顫聲道。

而那禿頂老人,這時候也躬身道:「老朽剛才多有冒犯,衝撞了慕陽公子,老朽願意用自己的命來作為補償。」

說著,禿頂老人便是做出一副閉目等死的樣子。

慕陽擺了擺手道:「這本就是小事情,也用不著如此,劉家主帶著這兩人回去吧。不過,我希望以後不要再出現這類的事情了,如果我知道了,可就不會像這次這麼簡單了。」

「多謝慕陽公子寬宏大量,如果這孽子還敢有下一次,不勞煩您動手,我直接就打斷雙腿。」劉成海畢恭畢敬的道。

「既然沒事了,就都走吧,免得徒惹笑話。」慕陽下了逐客令。

劉成海立刻帶著劉浩和禿頂老人離開了南虛居,走出大門的一瞬間,劉成海感覺全身上的衣服都彷彿濕了一般,渾身有些發涼。

以往劉浩在神鷹城調戲各家女子,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沒想到卻惹上了如此可怕的人物,差點連累了整個劉家。這讓他忍不住又想揍一頓劉浩,讓其張點兒記性。

圍觀的眾人看著狼狽離開的劉成海三人,而是相互對視,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駭然。他們望向大門內的那位俊朗青年,悄然咽了咽口水。

慕陽的身份,在他們的眼中,立刻變得神秘而恐怖起來。

能夠讓劉成海親自上門請罪的人,在這神鷹城還是頭一回出現,而他們也敢肯定慕陽絕對不是神鷹城的人。

因為神鷹城乃至周圍各大勢力,除了常年閉關的神鷹劍院院長,都不可能有讓劉成海低頭的人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