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還有可能真的讓他找到了生路,不過,估計這又是魔王玩的套路,就是欺負李肅不懂。

那個男的走進衛生間之後,沒過多久,李肅就聽見了水聲,估計他是在洗澡,但反正李肅現在不能出去,因爲誰知道出去之後,會不會有什麼危險,還有,這一屋子的陰氣,可一直還在。

李肅反正還是選擇老老實實的待在放衣櫃裏,然後待十分鐘就可以了,現在應該也過去了一、兩分鐘了,那麼就只有八分鐘左右了,距離回去現實世界又少了一些時間,可以說是,現在是時間倒計時了。

最開始是十分鐘,然後是倒計時還有九分鐘,再是倒計時還有八分鐘,也就是現在,那個男的進了衛生間以後。

現在,李肅可以確定他是真的在洗澡,因爲,水聲一直還在,如果不是洗澡的話,那是什麼,還有什麼是要用一分鐘時間水的,沖廁所也不要用這麼久吧,李肅是大山裏出來的人,連農村人都算不上。

可魔王那個變態,它竟然還一直對李肅使用套路,把李肅套路來套路去的,李肅只知道魔王有一些陰謀詭計,但他卻不知道其實魔王的套路也是很深的,三番幾次的在套路李肅,可李肅就是走不出魔王的套路。

這時,李肅儘可能的利用一切的時間來推算出生路,但可惜,知道的太少了,李肅又能想出什麼來呢。

衛生間裏的水聲還在,一般大家也知道,洗個澡差不多就是十分鐘左右的樣子,當然,也有幾分鐘就洗完的,也有半個小時還沒洗完的,不過,照情況看來,這十分鐘,那個男的一定是洗澡洗過去了。

但是,難道自己就要一直躲在這放衣櫃裏嗎,然後聽着那個男的洗澡的水聲,這其中難道不會發生些什麼,這一屋子的陰氣,可不像是接下來不會發生事情的樣子,相反,發生了事情,纔是正常的。

李肅在心裏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去做點什麼,但是,自己如果出去了的話,又能做些什麼,李肅突然感到很無奈,想出來,又不想出去,但這時,李肅透過放衣櫃的縫隙看到了讓自己非常驚恐的一個現象。

那就是,這間房間裏的電視機突然亮了,但問題是,沒有任何人去打開它,這個,李肅可以作證。

假如說,當晚上十二點鐘的時候,突然,家裏的電視機它自己亮了,這時,家裏面的人肯定也是睡着了吧,那麼,電視機豈不是要開一晚上,這得浪費多少電啊,李肅就是看到這個,覺得太浪費電了,所以感到很驚恐。

不然,大家以爲是什麼原因讓李肅感到這麼的驚恐,難道還會是它來了嗎,是它要從電視機裏出來了嗎,大家別忘記了,最開始的時候,李肅就已經搞定它了,它現在應該是不會再出現的了,不過,你身後的那是什麼。

跟大家開個玩笑,它怎麼可能同時在大家的身後,它又沒有分身,不過,大家頭頂上的那是什麼情況。 一翻治療之後,周正浩對於秦穆然來說更加的感激,而且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在治療之中更進一步。

有人會說從哪裡會看出,很明顯的從稱呼上就可以看出來。

秦穆然從稱呼周正浩為周部長,此時已經改為周伯伯了。

不過,眼看著時間不早了,秦穆然便是起身告辭,向著提前訂好的酒店而去。

周家兄弟自然是客氣挽留一番,可是秦穆然還有事情要做,所以便是離開了。

送走了秦穆然,周家兄弟三人便是齊齊走進了周老爺子的房間,開始了一場不算是太長時間的談話。

周老爺子依舊還是躺在床上,不過此時的他更似坐在床上,背靠著床頭,臉上的神色很是沉重,目光之中透露著寒冷的光芒。

這一次若不是因為秦穆然,周老爺子必死,而周家也必然會遭遇到大麻煩。

說到底,周家會面臨這樣的局面,跟自己也有著必不可分的關係,老將軍正直一生,門生是不少,但是他卻不喜歡自己的兒子們與這些門生們有太多的聯繫,更是禁止他們之間拉幫結派,也正是因為這個,才導致了今天這個局面。

「我一直遵循著一個準則,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奉還!」

周老爺子此時說話,鏗鏘有力,大家都知道,那個叱吒風雲的開國將軍又回來了!

「正浩,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安排吧!」

周老爺子看著周正浩,緩緩地說道。

聽到這話,周正浩精神一振,整個人都開始亢奮起來了。

其實,周家也不是沒有後手,但是周老爺子病重,周正浩整個人一直都在糾結要不要這麼做,但是這麼做的後果也是不容小覷的。

只不過,現在老爺子沒有事情,那麼周正浩就沒有什麼顧忌的了!

周家的人遭到了這樣的伏擊,要是不反擊的話,還真叫讓人看了笑話!

有仇不報,還真不是他周正浩的風格!

「是!」

周正浩激動地點了點頭。

「老二啊,這幾年你做的,我都看在眼裡,你做的很好,原本你都要晉陞了,但是因為這件事,沒去成,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一時的成敗不代表一切,重點是你還年輕,多歷練幾分,好好經營自己的一方天地,將來你面前的天地會更加的廣闊。」

周老爺子很少跟自己的二兒子說話,現在看到周正然,也是苦口婆心地勸道。

「我知道了父親,我會繼續努力的!」

周正然沒有想到自己在父親的眼中會是如此,當即點了點頭,心裡暗道一定不能辜負父親的期望!

說完老二周正然,周老爺子又將目光看向了自己最為疼愛的小兒子周正氣身上。

「老三,你如今的生意做的不錯,但是你要努力將你的商業版圖再擴大一下,不能總是你在前面沖著,你要懂得培養人才,擴展咱家的實力!不過,一切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不得損害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否則的話,那怕你是我的兒子,我也不會放過你!」

周老爺子看向他最喜歡的小兒子,沉聲說道。

周正氣沒有想到父親會這麼說,先是一愣,隨後臉上露出喜色!

原本,老爺子一直壓制著他,不讓他擴大經營,周正氣空有一身本事,但是卻沒有辦法施展抱負,現在老爺子終於首肯了,他也沒有什麼顧忌的了!

「謝謝父親!」

「你們誰跟我說一說秦穆然的事情?」

周老爺子都交代完了,然後看著周家三兄弟,說道。

「爸,還是我來說吧。」

昨夜夢迴與君同 雖然說起來很是尷尬,但是周正浩作為周家的家主,這個時候還是要他來說的,所以他便是給周老爺子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給周老爺子說了一遍。

聽完周正浩講完,周老爺子的眉頭微微一皺,道:「正浩,這件事,你是衝動了,但是你做的也不算錯。你是家主,很多事情都有你的考慮,不過下一次,不可如此莽撞了,好在秦穆然跟我們周家的關係緩和了!」

「是!父親教育的是!兒子知道了!」

周正浩恭敬地站在一旁。

「這一次,多虧了秦穆然,我想著,他這一次來京城,必然有大事要發生,所以,未來有什麼事情的話,正浩,我們周家,必須堅定地站在他的背後,支持他!聽到沒!」

周老爺子盯著周正浩,嚴肅地說道。

「有大事要發生?爸,他不過是個醫生而已啊! 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 能有什麼事情?」

周正浩有些不解地問道。

「醫生?哼!你覺得秦穆然就只是一個醫生?醫生能夠打敗我們周家的警衛員?醫生能夠有這麼好的身手? 富貴養花人 我們家的警衛員是從哪裡來的,你會不知道?」

周老爺子瞪了眼周正浩說道。

「咱們家的警衛員,我知道啊,都是特種部隊退役的兵王啊!」

周正氣下意識地說道。

當他說完,便是感覺不對了!

因為他猜到了什麼。

「爸,難道秦穆然他……」

周正氣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周老爺子說道。

「沒錯!秦穆然,或許你們不熟悉,但是他的另外一個名字,你們一定熟悉!」

周老爺子神秘地說道。

「另一個名字?是什麼?」

周家三兄弟異口同聲地問道。

「東皇!」

周老爺子的許可權遠非一般的人,而且他對於這個國家,那是絕對的忠誠,所以也能夠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一些消息。

自周老爺子醒過來后,便是利用手中的許可權,調查到了秦穆然,而秦穆然的整個檔案只有兩個字,東皇!

這代表著什麼,所有人都知道。

夏國最為優秀的特種兵王,傳說之中,任務百分之百成功率的軍人!

當年血洗京城仍然歷歷在目,這一次,捲土重來,是否還會如當初那般掀起血雨腥風,周老爺子不得而知。

但是他卻是知道,秦穆然,周家保定了!

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也無論會和誰結仇!

人,要知道感恩!

當「東皇」二字從周老爺子的口中說出來以後,周家三兄弟徹底懵了!

他們都在京城待了這麼多年,而起身為七大家族之一,當年的事情,他們也是見證者,只不過,東皇的真實身份和面目都沒有見到而已,不曾想,秦穆然那樣看起來溫文儒雅的男子,竟然會是血洗京城的東皇!

東皇一怒,流血漂櫓,一個從屍山血海爬出來的超級兵王,竟然會是秦穆然!

果然,一手醫術救世人,一把利刃斬仇敵,既是天使,也是惡魔!

瞬間,所有的人都開始打心底佩服秦穆然,因為秦穆然做的事情,值得他們尊敬! 好像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因爲李肅看到那電視機最開始的時候,還是一直在亮着,但現在已經變成了是一閃一閃的了,彷彿是平時大家看的恐怖片裏的某個橋段,到底是哪部恐怖片裏的橋段呢。

李肅,大山裏土生土長的人,大山裏條件有限,所以,李肅沒有機會看到那部電影,要是他看過的話,那麼他肯定會更加的驚恐,因爲,本應該不會再出現的東西,卻在接下來之後。

馬上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還是自己不能使用道法的情況下,那麼以前的恩恩怨怨,在今天該做一個了斷了。

相信大家也猜到了,到底是誰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從電視機裏出來,但之前,李肅明明是已經超度了它,爲什麼它今天還會,還能在這裏出現,包括從第一道門到第十道門的生路。

這些問題的答案,將會在後面給大家一一分析、解說,每一道門裏的生路,都是不一樣的,到時候看完之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全部猜對,如果真的全部都猜對了的話,那麼恭喜你,你的智商非常高。

電視機現在還在那裏一閃一閃的,也沒有人去開它,動它,彷彿它是自己有生命一樣,不需要人主動去打開它,它也能自己開機,運行,要是大家的家裏,也有一臺這樣的電視機的話。

那麼應該是驚喜呢,還是驚恐或者驚嚇,大家的心裏會怎麼樣,李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現在自己的心裏是非常的害怕,因爲,李肅感覺到,這間房間裏的陰氣比之前的更濃更重了。

但自己躲在這放衣櫃裏,哪裏都不能去,也不敢出去,甚至是大氣都不敢出,這第十道門果然還是最恐怖、最驚悚、最危險的一道門,比起前面的九道,這道門裏的任務算是最神祕、最緊張的,沒有之一。

神祕的原因,大部分還是因爲李肅是一個大山裏的人,有些東西,他沒有見過,不然,也不至於搞得現在這麼被動,還有一個就是,魔王在這道門裏限制了李肅的道法,這一些加到一起,就顯得會比較神祕。

李肅躲在放衣櫃裏,此時,他最擔心的就是那臺電視機,那臺會自己突然亮起來的電視機,所以,李肅就一直在緊張的盯着那臺電視機看,現在,那臺電視機還是在一閃一閃的,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自己熄滅。

當然,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能自己熄滅,要是一直這樣亮着,恐怕也不好吧,第一:浪費電,第二:可能那個男的等下洗完澡之後出來,會嚇一跳,會以爲家裏來小偷來賊了。

Wшw✿ тtκan✿ ℃ O

甚至是,他會以爲那件事也不完全是假的,就是一開始,他打開門進來之後說的那件事,什麼看了錄像帶就會死等等之類的,不過,不管他相不相信,相不相信有鬼,但鬼其實絕非空穴來風。

說得恐怖一點,等下它去找他的時候,他就明白什麼叫做真正的恐怖,真正的恐懼了。

這時,躲在放衣櫃裏的李肅突然一下子感覺到了強烈的怨氣,當然,陰氣也更是重了,但這些還不算是最恐怖的,還不是是最讓李肅感到害怕和危險的,真正讓李肅感到害怕和危險的是。

這個時候,在這個時候,那臺電視機它竟然停止了閃爍,它不閃了,恢復了之前剛剛亮起時的那個狀態,本來這個現象是好的,但是,接着李肅看到了那臺電視機裏,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出來。

電視機裏會有什麼東西出來呢,李肅在放衣櫃裏,透過縫隙認認真真的觀察着,觀察那臺電視機,到底會出來什麼東西,這個時候,李肅眼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電視機裏出來的是什麼非常恐怖的鬼了。

但有些時候,你怕也沒有用,該來的,它還是會來,該出現的,它還是會出現,就比如說現在,李肅躲在放衣櫃裏,親眼看到了那臺電視機,那臺電視機裏突然出來了幾根頭髮,應該是黑色的。

大家都知道,頭髮的顏色,大多數都是黑色的,所以,李肅認爲應該是黑色的,不過,顏色不是重點,重點在於頭髮越出越多了,嚇得李肅趕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忍不住會叫出來。

沒想到李肅也有怕成這個樣子的時候,不過大家想想,李肅好不容易過了九道門,眼看就只有這最後的一道門了,然後就可以回去見到自己喜歡的人,想見的人,那麼如果在這個地方,自己不小心死了的話。

那前面所過的門豈不是白過了,到頭來,還是落了一個被厲鬼殘忍殺死的下場,最主要,最關鍵的是,自己現在還不能死,自己還得幫陳婷把靈異事務所經營下去,如果陳婷沒有自己的話。

那麼,如果是遇到了厲害一點的鬼怪,陳婷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甚至可以說,死掉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就算是爲了自己的父母,爲了自己的女朋友,爲了自己的表姐,爲了自己,還有自己的朋友,儘管朋友不多,但大家都是真心的,所以,自己今天絕對不能死在這裏,絕對不能。

李肅也就是因爲這個,所以才害怕,因爲他也怕死啊,可以說,只要是個人,他就會怕死,不怕死的人,應該是沒有的,有些也只是口裏說着我不怕死,但其實,身體還是很誠實的。

李肅現在是因爲怕自己死掉了,所以,他很害怕,他不想自己前面那九道門辛辛苦苦的過了,卻死在了這最後的一道門裏,這樣的話,任誰都會心有不甘,當然,李肅他也會心有不甘。

看到這一幕,看到那臺電視機裏的頭髮越出越多,躲在放衣櫃裏的李肅也只好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因爲,要是萬一叫出聲的話,那就危險了,那就不好辦了,除非是李肅現在就想死。

要不然,應該是不會出聲的,不會有任何的聲音出來,但是,李肅絕對是不想出聲的,可碰到了放衣櫃,然後發出了聲音,那該怎麼辦,這的確是個問題。 當年秦穆然在京城可以說是殺出了赫赫的威名,而周家也是知道不少。

夜歡涼:溼身爲後 似乎,秦穆然的死對頭,便是那七大家族之中排名比較靠前的李家!

「爸,這次秦穆然重新回京城,他是要找李家的麻煩了?」

周正浩看著周老爺子問道。

「應該是,當年的事情的確是他受了委屈,各種情由,我還是知道一些的,以這小子的性格,是不可能善了的,尤其是我知道,他的好兄弟還因為李家死了,所以,他絕對不會放過李家!」

周老爺子知道的比他們更多,肯定地說道。

「爸,那我們該怎麼做?李家可不是好惹的,尤其是李家的李浩然,如今可都流傳著他將要接手炎黃呢啊!」

周正浩有些擔憂地看著周老爺子。

「將要接手,這不是沒有接手嘛?尤其是我知道,想要當炎黃的隊長可要集齊三塊紫金龍紋令,先不說李浩然那小子手上有幾枚,而這最為關鍵的一枚卻是在秦穆然的手中,李浩然想要當這個隊長,必然要找秦穆然奪回來!所以,秦穆然此行來京城,李浩然定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周老爺子一雙眼睛之中透露著深邃的目光,似乎一切情況都能夠預料到。

不愧為叱吒風雲的夏國軍神,一言便是道出了整個秦穆然京城之行的情況。

「爸,李家那邊……」

周正然看著周老爺子問道。

「李家,這幾年是囂張過頭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一次,咱們家的困境,李家也沒少在裡面折騰吧?」

周老爺子目光如炬地看著周正浩問道。

「是,李家想要將我們周家狙擊下來,然後扶持跟他們親近的唐家來接替我們的位置。」

周正浩皺了皺眉頭如實地說道。

「哼!李家這幾年來,越來越不知道自重了!他們的野心也開始暴露了!李家,慕容家,還有那個白家,七大家族,有三個家族都是李家一脈的,如果將我們周家狙擊下去,換成唐家,那麼七大家族,四家都是他們的,以後整個京城還不是他們李家說了算?!」

周老爺子說到這裡便是冷哼一聲道,眉宇之中透露著濃烈的不滿。

要知道,當初京城七大家族,那可都是有目的的,就是為了互相牽制,防止一家獨大,但是現在,看這個樣子,李家是想要做這個京城的老大啊!

秦家那邊,不願意插手,一個個都很低調,韋家則是重心都在軍方,洛家的重心則都是在商業上面,所以,這才讓李家有機可趁,想要做到一家獨大!

「爸,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這一次,我會全力支持秦穆然,先不說對於你,對於我的救命之恩,哪怕是對於這一次李家扮演的不光彩的形象,我周家也要讓他們李家知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夠踩著我們周家成為七大家族的!」

周正浩冷哼一聲,意氣風發地說道。

「嗯!」

周老爺子見周正浩如此保證,點了點頭說道。

「還有,以後雨晴的婚事就讓她自己做主,你們任何人都不能逼迫她,兒孫自有兒孫福,雨晴的婚事就由她自己做主!包括以後雨欣的婚事也是!」

周老爺子看著眾人,如此說道。

「知道了父親!」

老爺子都親口這麼說了,周正浩也不敢反駁,點頭答應道。

「嗯!我累了,要睡了,你們下去休息吧!」

周老爺子說完,便是揮了揮手道。

眾人知道,老爺子大病初癒,不能熬夜,也是紛紛自覺地退了出去,不敢打擾老爺子睡覺休息。

一夜便是如此過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東方亮起了魚白,旭日東升,晴空萬里,周雨晴剛剛起床,便是聽到院子里有動靜,當她睡眼惺忪地走進院子里,眼前的一幕赫然將她給驚呆了。

「卧槽?!」

周雨晴整個人身軀猛烈一震,因為在院子里發出動靜的不是他人,正是自己那大病初癒的爺爺!

這尼瑪,自己不會是做夢呢吧!

周老爺子在幹嘛?周老爺子在打拳!

這昨天才被治好,今天就在院子裡面打拳了?真假的?要不要這麼誇張?

「爺爺,你這身體剛好,怎麼就跑來院子里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