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彭真他回過神兒來,那光焰就如同天外飛來的流星,拖著一道極為華麗的光尾,轟然落下。那聲勢之強,直讓彭真這一個堂堂三品真仙,驚嚇的嘶吼起來,差點兒就沒有忍住,連褲子都要尿濕了!

好在那光焰並沒有直直的砸在彭真的頭上,而是落在了距離彭真一丈多遠的地上,發出嗆的一聲脆響。 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 待華麗奪目的光焰逐漸收斂,眾人方才發現,那光焰包裹著的竟是一柄通體布滿金色銘文,三尺長,七寸闊,閃爍著森然寒芒的長劍。在不短的劍柄上,分明勾勒著一隻不被人們所熟悉,卻是儀態非凡,氣勢凌人的小鳥兒。那小鳥兒是由數十大大小小的紅色寶石勾勒而成,栩栩如生,而且極具靈性!

看到這小鳥兒,劍空的腦袋嗡的一聲,渾身上下就像是閃過了一道極強的電流,讓他渾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的豎了起來。這竟然是他夢寐以求,不對,是所有劍修都夢寐以求的神兵——仙雀劍!

為了這劍,羅天宗與太玄宗在陰風嶺,陳列重兵,針鋒相對。 廢材嫡女狠傾城 在仙庭,也是鬧的風風雨雨,覬覦這把神兵的人可不在少數。沒想到,它卻在這裡出現了。

劍空的反應最快,眉毛一挑,伸手便向仙雀劍抓了過去。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將抓住劍柄的一瞬間,那仙雀劍就像是活了似的,陡然發出一聲龍吟劍嘯,隨即猛然拔起,宛如一道靈虹,飛射而去。

「仙雀劍認主了!?」

見到這般情形,包括劍空,柳純心,元華在內,所有人都震驚不已!仙雀劍乃是四極門第一位老祖的隨身兵器,自達第一位老祖隕落之後,這仙雀劍便從此沒了主人。不光四極門的弟子無法令其認主,就連四極門的歷代老祖,也沒有一個能讓仙雀劍降服的,距今已有數千年之久!

可是今天,仙雀劍竟然認主了,那一聲龍吟般的劍嘯,便是仙劍認主,劍靈蘇醒的徵兆!到底是誰竟有這樣大的神通,能得到仙雀劍的認可?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追隨仙雀劍而去。

仙雀劍先是在空中飛旋了幾圈兒,好似在向眾人宣示自己的威儀,隨即才向著一個方向勁射而去。眾人急忙定睛望去,只見在那個方向,逍遙自在的飄浮著一男一女兩道身影。

這一男一女的年紀都不是很大,但卻是風采超然!女的靚麗嬌媚,飄渺如仙,男的更是劍眉朗目,氣度不凡!立在那裡,不聲不響,寂靜如秋,卻能讓所有人的目光都牢牢的吸引在他的身上,移轉不開!

劍空等人的臉上流露出迷惘之色,然而薛文等人卻是在一震之後,一個個不由自主的淚水奔騰。

在這種情形下,驟然見到萬東,那種感覺,薛文完全沒有辦法用言語來形容。想他七尺高的漢子,那也是歷經生死,處變不驚的主兒,此時他卻是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那眼淚止都止不住。

「我早就說過,我兄弟不會死的吧!哈哈哈……我早就說過,早就說過,嗚嗚嗚……」

此時的薛文,一會兒笑一會兒哭,臉算是丟盡了。可薛文根本就顧不上這許多,此時此刻,只想哭個痛快,笑個痛快!

「黑姨,你快掐我一下,用力的掐,越用力越好。這一定不是夢,一定不是的!」倫婉兒一面一眨不眨的盯著萬東,一面碎碎念的沖身旁的唐靜若說道。

唐靜若還真是沒跟她客氣,相當的用力!一把肉在她的手指頭下,不停的捻動,可是怪了,倫婉兒竟是全然沒有感覺,連一絲兒的呻吟都沒有。

唐靜若的心裡不由得一悲,這樣用力,倫婉兒都不痛,那眼前的這一切一定不是真實的嘍。

「為什麼我感覺不到痛,為什麼?難道這真的只是一場夢嗎?」倫婉兒更是失望,神情迅速由興奮轉為凄慘。

咚!

唐靜若和倫婉兒正失望,在二人的身旁陡然傳來一聲悶響,將二人嚇了一跳。回頭望去,只見宋頗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

「宋頗怎麼了?」唐靜若和倫婉兒相視一眼,臉上都是迷茫。

暴風一陣風兒的沖了過來,將宋頗扶住后,一臉幽怨的望著唐靜若道「唐夫人,就算……就算宋頗大哥有什麼對不住您的地方,您也沒必要下這麼重的手吧?」

「我……我下的手?」唐靜若一臉的蒙圈。

暴風擼開宋頗的衣袖,唐靜若立時便看到在宋頗的胳膊上一大片觸目驚心的淤紫,「剛才我親眼看到,唐夫人您突然就掐在了宋頗大哥的胳膊上,可憐宋頗大哥的傷勢還未痊癒,想要掙扎都不行,結果就……」

「啊!?」

暴風這一說,唐靜若,倫婉兒立時齊齊驚呼起來,尤其是唐靜若,歉疚的都不行了,連忙蹲下身子,對宋頗又是扇風,又是道歉。

難怪她怎麼用力,倫婉兒都不感到痛了,敢情她掐的是宋頗!

薛文這邊兒雞飛狗跳,天元宗那邊卻是陡然陷入了一片死寂!尤其是劉項,王翰那些個曾經跟隨過萬東的天元宗弟子,看到萬東,簡直就像是看到了鬼似的,嘴巴大張,雙眼爆瞪,臉上全都是掩飾不住的恐懼。

劉項更要厲害,此時就像是喝醉了酒似的,身形不停的搖擺,臉色已經不能用白來形容,簡直都有些發青了!如果此時地上有個裂縫的話,保管他會毫不猶豫的藏進去。

「師尊,這位就是萬東萬公子,可了不起了!」

棋夢萱迫不及待的對藍道子介紹道,臉上滿是說不出的驚喜!

藍道子聞言,神色也是猛的一振,流露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激動!一雙目光,就像是雷達似的,在萬東的身上不停打量。他為什麼不惜拼上老命的也要力保薛文等人,說白了,全都是為了萬東!

棋夢萱這次回到靜海宗之後,可是將整個靜海宗都驚動了。甚至連久不出面的靜海宗宗主都破關而出,與棋夢萱長談了整整一夜!藍道子至今還記得,當時宗主臉上的那個興奮和激動,簡直就如重生了一般!

「這個年輕人便是我們宗主口中的,咱們靜海宗的救世主嗎?」

藍道子打量著萬東的目光,越發的顯現出一種激賞之色,到了最後,更是直接變成驚嘆了。區區二十歲,竟然已是一品真仙的境界,這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如此天資,若是假以時日,必定會成為仙庭的一代霸者!瞬間藍道子感覺到,他之前做的那一切,完全值得!

在藍道子打量萬東的同時,佛笑的目光也一直在萬東的身上轉悠。實際上,都不用樓蘭在一旁嘰嘰喳喳的讚譽萬東,佛笑第一眼便看出了萬東的不凡,心中雀躍不已!

要知道,萬東心愛的女人現在已經是神鳳門的弟子,那萬東分明就是他神鳳門的女婿!有如此親密的關係,那不就是自己人嗎?佛笑隱隱的感覺到,因為萬東的出現,神鳳門的春天似乎已經不遠了。

「可惜啊……」佛笑突然幽幽的嘆了一聲。

樓蘭大為不解「師尊,可惜什麼?」

佛笑笑眯眯的看向樓蘭,捻著肥嘟嘟的下巴道「可惜這萬公子已經情有所屬,否則你們兩個倒是可以配成一對兒,到時候我這個做師尊的可就有福享嘍!哈哈哈……」 「師父您……您說什麼吶!」佛笑突然冒出這樣一句,把樓蘭羞的不輕,撲上前來,對著佛笑的肥下巴便是一通蹂躪,直到佛笑連聲告饒,方才作罷。

只是收手的那一刻,樓蘭的目光分明在萬東的身上幾番逡巡,誰也不知道這丫頭的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過也有人根本就無暇關注萬東,劍空便是其中之一,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聚集在了仙雀劍的身上。如仙雀劍這種神兵,理應掌控在他這樣的強者手上才對,此時竟然落在一個年輕丫頭的手裡,這是什麼?這簡直就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物啊!

劍空覺得自己有必要將仙雀劍遷過來,這是對仙雀劍的一種解救!

「哥!」

王慧的目光急切的在人群中搜尋,當她找到王青的那一刻,淚水如注!

當四極門被滅的時候,當她被人四處追殺的時候,當她被圍困在陰風嶺的時候,在這一個個的艱難時刻,唯一讓她支撐下來的便是要與哥哥重聚的信念!

此時見到王青,王慧猶如歷劫重生,心中既有喜悅,又有委屈,千頭萬緒,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了!

王慧如此,王青更是激動無比,不能自持!雖說他一直艱信萬東和王慧一定都還活著,可他的心頭始終壓著一塊巨石,讓他喘不過氣來。此時見到王慧安然無恙的站在自己的眼前,那巨石總算是可以卸下了,前所未有的輕鬆,讓王青忍不住喜極而泣,哭的就像是孩子!

「哥,我這不好好兒的回來了嗎,你怎麼還哭上了?」

王慧急急的衝上前來,為王青擦拭著眼淚,可王青的眼淚卻是越擦越多,引得王慧也是連連哽咽。

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比擁有更讓人覺得激動,那無疑就是失而復得了!此時的王青就是這樣,緊緊的握住了王慧的手,一刻也不肯放鬆,生怕一放鬆,王慧便又不見了!王慧不光是他的妹妹,更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王青完全無法想象,如果王慧真的出了事,他該如何一個人走完接下來的人生!

王青將王慧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個遍,直到確信王慧並沒有受傷的時候,這才滿面愧疚的道「妹妹,是哥哥沒用,哥哥沒本事,讓你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哥哥……」

「哥,您說什麼吶!萬公子什麼都對我說了,是我不好,是我讓你擔心了……」

「好啦好啦!你們兄妹重逢,那是天大的喜事,這樣哭哭啼啼的可不好!」薛文嘴上數落著王家兄妹,他自己卻還在一個勁兒的抹眼淚,看上去又滑稽,又讓人鼻頭泛酸。

「是是是,薛大哥說的是,哥,咱不哭了!眼下,還有正事兒要辦呢!」王慧用力揉了揉眼睛,止住淚水。

「王慧師姐,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沒事的!」王慧這邊兒剛安撫好王青,何明和靳玲便急急的沖了過來,兩人的眼睛也是一片紅腫,靳玲的臉上此時依舊掛著淚珠。

「何明,靳玲!?」

見到自己的師弟師妹,王慧的情緒難免又是一陣激動!羅天宗突襲四極門的時候,四極門的弟子便幾乎死傷殆盡,後來各個宗門為了四極門的鎮門之寶,紛紛加入到對四極門弟子的追殺行列。到如今,還活著的四極門弟子直可以用鳳毛麟角來形容。因此王慧見到何明和靳玲,很是欣喜!要知道,這都是四極門重生的種子啊!

「你們能活著,真是太好了!」王慧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感嘆,其中充滿了一種滄桑味道。

「要不是機緣巧合遇到萬公子和薛大哥他們,我恐怕早就死了!」何明亦是十分感慨,回想起來,只覺得自己既不幸又大幸!

聽何明這樣說,王慧不由自主的回頭看了一眼萬東,心中暗忖,如果不是萬東,恐怕她也已經死在陰風嶺里了。若是來日四極門能夠在他們的手上重生,她一定要在宗門最莊重的地方,為萬東立上一塊長生牌位,讓弟子們日夜敬拜!

靳玲一邊跟王慧訴著衷腸,一邊用目光偷偷的打量萬東。薛文等人對萬東的那種尊崇,早已讓她對萬東產生了巨大的好奇,此時終於目睹到萬東的真身,她怎能不細細觀察一番?

只可惜她的修為太淺,遠不如藍道子等人目光犀利,只是看出萬東的英俊不凡,卻完全沒有看出萬東的強大所在。心中不禁暗暗嘀咕,但願這個眾人一致稱讚的萬公子,不是銀樣蠟槍頭兒,否則今天的危局恐怕還是解不了。

「臭丫頭,方才是你壞了本座的好事!」彭真此時回過神兒來了,凶神惡煞般的瞪向王慧。

王慧娥眉微蹙,不理會彭真的叫囂,而是看向王青,問道「哥,這個人是誰,我看他方才分明是要殺你們!」

「這個……」

王青有些為難,一時吞吐起來,他倒是希望王慧能為他出頭,可想一想彭真真仙三品的修為,他就有些頭皮發麻。這樣的強者,王慧應該也不是對手吧?對她言明了彭真的身份,萬一王慧一時壓不住火兒,和他交上手,豈不是要吃虧?

「王青,你用不著顧忌什麼,令妹如今已不是昔日可比了!」

萬東笑吟吟的緩步走來,對劍空,柳純心,元華等一干強者的銳利目光,似乎渾然沒有感覺到,整個人如閑庭信步,從容飄逸!

「此言當真!?」

萬東這樣一說,王青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其中既有震驚又有興奮!

王慧忍不住掩嘴笑道「怎麼哥,萬公子之前騙過你?」

「啊?不不,沒有,萬公子何曾騙過人?」王青連連擺手,隨即面色一肅,目光不善的掃過彭真,咬牙切齒的道「這傢伙叫彭真,出自金光宗,他何止是要殺我們,恐怕他恨不得將我們挫骨揚灰呢!」

「金光宗的人?好啊,我正要找金光宗算賬呢!這些日子,金光宗的狗賊可沒少殺我們四極門的弟子!彭真是吧,這筆血債,我便從你的身上開始討!」

「好一個不知天高的黃毛丫頭!你以為手握仙雀劍,便可以目空一切了?你想送死,儘管來!不怕告訴你,我打仙雀劍的主意,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彭真的雙目之中,毫不掩飾的流露出貪婪,目光死死的鎖定了仙雀劍!

眼見兩人便要交手,薛文有些擔心的看向萬東,道「兄弟,那彭真可不是普通的角色,正兒八經的三品真仙,王慧她……」

「哈哈……三品真仙又怎麼了?就算比旁人多長了一個腦袋,王慧也是照砍!不用管他們,薛大哥,你跟我說說,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好像所有的宗門都在刻意針對你們!」

萬東和王慧到的晚,並不知道先前發生的事情,萬東覺得有必要先搞清楚。

聽萬東的語氣輕鬆,薛文便知道,在萬東與王慧失蹤的這段日子,他們必定是遇到了了不得的際遇。要不然,不可能雙雙踏入真仙境。萬東踏入真仙境倒是沒什麼好奇怪的,實際上跟萬東接觸到現在,薛文都已經麻木了,哪怕萬東突然變成地仙,天仙了,薛文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關鍵是王慧。

上一次分別的時候,王慧還只是八品人仙,直接跨越九品人仙,成就一品真仙,那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修為提升兩重天,而是要跨越人仙與真仙之間的那一道天然鴻溝才行!不是什麼了不得的際遇,想都別想!

薛文對萬東那是深信不疑的,見萬東渾不將彭真當做一回事,薛文便也放下心來。同時,他還真有一肚子的委屈要對萬東訴上一訴,這些個宗門實在是欺人太甚,不讓萬東幫著他出了這一口惡氣,他非憋屈死不可!

還有劉項,這個無恥叛徒,真真是該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萬東會怎麼收拾他!

此時的劉項,心裡已是虛的不行,突然感覺到渾身一涼,不由得連打了幾個冷顫。抬頭望去,立時便與薛文那充滿敵意與嘲諷的目光對了上,。劉項立時如遭雷擊,整個人猛的一晃,差點兒沒一頭栽倒下去。

「劉項啊劉項,你怎麼這麼沒出息?姓萬的雖是厲害,但有孔師尊在,還有上三宗的強者,他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跟薛文一樣,被踩在腳下的份兒?振作起來,姓萬的不過是個小人物,不值得你如此恐懼!」

劉項不停的自己安撫著自己,可越是安撫,他額頭上的冷汗就冒的越是密集,同時一股極度不祥的預感,在他的心頭不停的淤積發酵!

「臭丫頭,乖乖的將仙雀劍交給我,我或許可以考慮饒你一命!」彭真滿面猙獰的道。

王慧冷笑一聲,玉手輕撫劍鋒,「不如你乖乖的束手就擒,我或許可以考慮給你留一具全屍!」

「我終於知道你們四極門為什麼會被羅天宗所滅了,愚蠢狂妄,不知天高地厚,豈有不覆滅的道理?」

彭真的一張嘴還真是歹毒,直接便撕開了王慧心中那尚不曾癒合的傷口,瞬間的工夫,王慧的面色便如結了一層寒冰似的,冷的嚇人!

「你的嘴巴這麼臭,你爹娘知道嗎?今日我便替你爹娘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伴隨著一聲嬌喝出口,王慧握劍的手猛然一揮,一道足有數十丈開闊的可怕劍芒,立時如雷霆般,沖著彭真呼嘯斬去…… 「這劍道……」

王慧一劍斬出,彭真還沒怎麼樣,劍空的一雙眼睛卻是陡然眯起,臉上滿是震驚。在那滔天劍光之中,劍空分明感受到了一股還要凌駕於他之上的劍道。在那劍光奔騰之間,劍空的道基竟在不自覺的顫抖,猶如萬鳥面鳳!

看這王慧的年紀,頂多也就二十五六,可為何對劍一道的領悟居然還要在他之上?要知道劍空的天賦極高,而且在劍一道上已經浸淫多年,萬沒有輸給王慧的道理。此時的劍空心神震驚的同時,更是感到陣陣迷惘沮喪。雖說江山代有才人出,長江後浪推前浪,可他這前浪也被拍的太狠了點兒。

「臭丫頭,你真以為本座是好欺的嗎?」

自己一個三品真仙,竟鎮壓不住一個一品真仙,這讓彭真大為光火。怒吼聲中,掌勢掃蕩而出,道道勁氣,猶如狂蟒蛟龍,糾纏盤旋而起,狠狠的向著王慧祭起的劍芒砸去。

彭真用的是大開大合,強勢碾壓的路子,充分顯現出他強者的姿態,甚至還有一股倚強凌弱的味道。不過沒有人奇怪,面對境界比自己足足低了兩重的人的挑戰,必須如此,否則怎能顯現出自己的威嚴?

真仙不可欺,真仙不容侮!

元華,柳純心,劍空的目光這一刻全都鎖定在了這一戰上,彷彿彭真化身成為了他們的代言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彭真這邊氣焰滔天,王慧那邊卻也是穩如泰山,任你再凶再狠,我自遵循一定之規,巋然不動!

足足數十丈開闊的華麗劍芒,耀眼奪目,自雲霄落下,與彭真的蛟龍掌勁凌空相撞。一時間,轟響大作,暴風狂涌。零散的氣勁漫天濺射激蕩,方圓千丈,幾乎不能立足!

「呃!」

就在眾人睜大雙目,急切的等待著勝負揭曉之時,彭真突然發出一聲悶哼,腳下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大步。

「什麼!?」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瞪圓了眼睛,眼神中滿滿的全是不可思議,不敢相信的神情!三品真仙的彭真,一招之間便已落了下風,這可與元華等人的預料大相徑庭!

「我哥他們什麼地方招惹到了你,你要置他們於死地?你的修為高,便可以將別人的生命視為草芥嗎?」

一劍斬退彭真,王慧的身上開始逐漸展露氣勢,竟有要將彭真越級壓制的架勢。

「這丫頭修鍊的到底是什麼仙訣,怎的這般厲害!」

「難道是天極仙經?」

「不可能吧!和仙雀劍一樣,四極門的天極仙經,已經有數千年無人能夠參悟了,她一個小丫頭能夠參悟?」

「厲害啊!沒想到就連彭真也不是她的對手,可她現在才不過是人仙一品境吶!」

越來越多的議論聲響起,大多都是真仙,至於在場的人仙,基本上都被王慧的強勢給驚呆了,連呼吸都不由得屏了住,又哪裡還有閑心去議論?這樣的議論,落在彭真的耳朵里,讓他出奇的煩躁。一個三品真仙卻敗在了一個一品真仙的手裡,這讓他以後還怎麼在仙庭混下去?

而面對王慧的聲聲斥責,彭真更是倍感屈辱。

「臭丫頭,你是找死!」

暴怒的彭真,此時如瘋魔般暴起,渾身上下,無數青筋瘋狂涌動,彷彿有一條條毒蛇,正在他的體內瘋狂亂竄。一道道赤青色的仙力,自他的掌心噴涌不休,直化作一條赤青色的狂龍,向著王慧咆哮席捲!

「看看今日死的是誰!」

彭真暴起發難,王慧的面孔也是一片冷峻。想一想如果她今天只要晚到一步,她便要與哥哥天人永隔,王慧的心中便充滿了餘悸,更有洶洶的怒火在燃燒。再加上四極門被滅后,她淤積在胸中的種種委屈,王慧急需找到一個宣洩的出口。 逆劍狂神 現在,她終於是找到了!

口中一聲厲嘯,王慧的身形猛然前沖,直面赤青狂龍。你彭真不是喜歡強勢嗎,今日便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強勢!

眼看著赤青狂龍便要撞向王慧的肉身,王慧手中的仙雀劍發出一聲龍吟,倏然斬出。劍勢之快,即便是電光火石也不足以形容。劍勢之強,泰山崩頂亦不足論。

狂暴劍勢,掀起響破天的大道真音,攪動八方風雨,漫天靈氣,直如九天落瀑,浩蕩砸落。王慧劍勢祭出的那一刻,在場不少的人仙,竟是忍不住的跪倒下去,有些個真仙也是忍不住兩股顫顫,心神為劍勢所奪!

江川的一張臉此時已是有些發白了,望著王慧的眼神兒,簡直就像是望著一尊煞神!他根本不敢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沒少對四極門落井下石的他與飛仙宗,會面臨怎樣的打擊!

孔輝此時則是悔的腸子都要青了,早知道在薛文他們的背後,還有這樣一個前途不可限量的女人,他說什麼也不出來趟這淌渾水。

王慧的劍勢,無情砸落在了赤青狂龍的身上,那赤青狂龍竟如活物一般,痛苦掙紮起來。隨即身上便開始崩裂出道道裂紋,出現崩裂之相!

彭真震驚同時,忙不迭的催動仙力,還盼望著能夠力挽狂瀾,轉變頹勢,奈何王慧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不等赤青狂龍身上的裂縫彌合,王慧又是一劍斬下。

有形的劍芒連同無形的劍意,同時席捲,儘管彭真已經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可那赤青狂龍仍舊是難逃磨滅的結局,轟然爆裂,化作無數星點,消失於凡塵之中。

赤青狂龍破滅,彭真頓遭反噬,整個人就像是被抽飛的棒球,慘呼一聲,直接橫飛了出去。

敗!敗的毫無懸念!感覺彭真是一品真仙,而王慧才是貨真價實的三品真仙!

王慧的戰力已經強橫到了這般田地,不說旁人,就連王青薛文等人也是一臉的驚愕!

薛文獃獃的扭頭看向萬東,吶吶的道「這應該是你的手筆吧?」

賤到份了 薛文朗笑一聲,道「不能這樣說,我頂多只是引導罷了。這都是王慧她自己的機緣造化,自然還有她努力的結果!」

總裁弟弟別碰我 薛文沒有再問,但心中越發的篤定,在萬東與王慧失蹤的這月餘光景里,在他們的身上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本座乃是三品真仙,豈……豈會敗在你一個丫頭的手上!」

彭真從地上站起,身上沾滿灰塵與血跡,之前一絲不苟的頭髮,此時亂成了鳥窩,盡顯狼狽。這樣的失敗,彭真顯然是接受不了,咬牙切齒,狀如瘋魔般的嘶吼。

「三品真仙很了不起嗎?給我跪下,向我哥他們道歉!」

王慧冷斥一聲,猛然一劍向著彭真劈了過去。

彭真心裡一驚,急忙揮掌抵擋,只聽轟的一聲,彭真口中再次噴出鮮血,腳下好似裝了滑輪似的,向後倒退不跌。

「讓我向你們這賤種道歉?門兒都沒有!」

彭真再次嘶吼,王慧的劍亦隨著再次斬下!彭真這次倒是有了防備,卯足了勁兒的揮掌格擋,可結果仍舊是噴血爆退。

「怎麼會這樣,自己明明都全力防守了,為何還是架不住這丫頭的劍勢?」

這一次,彭真真的有些慌了,額頭甚至都冒出了冷汗。

其餘人也是目瞪口呆,心中對王慧戰力的估計,齊刷刷的拔升了數個層次!

「不跪是吧?」

王慧的耐性顯然是不怎麼樣,此時的面色徹底陰冷下來,手中的仙雀劍再次盪起,幻化出一道血紅色的劍影,向著彭真當頭斬落。

死亡的威脅如山呼海嘯而來,幾乎頃刻間要將彭真淹沒。此時顧不得再想那許多了,彭真體內仙力瘋狂運轉,雙掌同時擎天劈出,只聽一陣密密麻麻的爆響傳來,足足七十二道赤青色的光盾,噴涌而出,層層疊疊的擋在了王慧劍鋒的行進路線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