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好在剛才凌白已經趁這個時間,將所有的指揮都完成了,這也讓她的心裏有了一點底。

但問題就在於,這樣嘈雜的叫喊,也開始讓井野擔心,萬一一會聽不到凌白的聲音,又該如何。

「停停停!!」

「走走走!」

「一二一一二一!」

嘈雜的聲音繼續連綿不斷的傳來,不知不覺中,便讓徹底喪失方向感的井野,愣在了原地,她獃獃地站在,一時間竟然有些不敢往前走了不說,還開始在他人的干擾下,腳步變動出現了些許的變化。

「不好…井野還是被迷惑了啊。」,凌白舔了舔嘴角,臉上閃過了一絲無奈。

不過,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眼前的凌白到完全沒有任何的慌亂,畢竟像是這種情況,他是早已經猜測到了,所以,為了能夠防止這種事情的發生,凌白也早就準備好了對策。

「來吧,看我的!」,凌白歪了歪撓頭,嘴角緩緩揚起了一絲笑意。

「撒庫拉,撒庫拉,那擼多萬,那擼多萬!薩日朗!」,只是短短的幾個奇怪的叫喊傳來,眼前的井野便從慌亂轉而鬆了口氣,身體也是快走幾步,就像是瞬間長出了雙眼,又像是在瞬間知曉了方向一般,剎那間,便開始了自顧自的行動。

緊接着,只見眼前的井野快走幾步,猛地抬起手中木棍,又一次砸在了身前的西瓜上,直接有效的拿下了勝利。

此時彈幕上的討論聲也隨之嘈雜了起來。

【山中亥一:「我女兒這隊友不錯啊,蠻聰明的。」】

【奈良鹿丸:「原來如此,我已經分析出來這個答案了。沒想到,凌白的招數早就定好了啊。」】

【秋道丁次:「嗯,雖然嗓門的確吃虧,不能以一敵二,但是卻用自己的小聰明,意外的拿下了遊戲的第二分了啊。看樣子,還真是不錯。」】

【黑土:「話雖如此,但是實際上,隨着時間的增長,喪失方向的不安感會加重,萬一到時候再一催促,加上緊張感,肯定就更難砸西瓜了。」】

【照美冥:『這話不錯。』】 江楓的聲音,透著一股徹骨的冷意,就像是一隻張開血盆大口的暴獸,呼吸間的冷氣吹拂在臉上一般,讓面前幾個男子身體不自覺一顫!

但,宿舍樓拐角處,卻響起一陣清脆的掌聲!

啪!啪!啪!

一個穿着灰色西裝,系著紅色領帶的男子,鼓動雙手,笑盈盈地走了過來,「哎呀,不愧是曾經的江大少,到現在說話還是這麼霸氣?只是……」

這男子話沒說完,已經抬起手,一下又一下拍在了江楓臉上,「只是你是不是還沒搞清楚,江家已經沒了,江家人都已經死絕了,你現在不過是一條喪家犬,是一隻沒了家的狗,懂么?就憑一條狗,自身都已經難保了,還想着保護你妻子?」

看着眼前囂張至極的男子,江楓沒有說話,倒是一旁的秦東霞,哆哆嗦嗦走了上來,「陳……陳經理,琦然她已經……已經跟你們公司……」

這男子,秦東霞認識,因為他就是佟琦然之前經濟公司天娛傳媒集團的經理,陳放。

單是一個天娛傳媒集團的經理,不會讓秦東霞害怕到這種程度,真正讓秦東霞害怕的是陳放身後的陳家,雲城第一世家的陳家!

但,不等秦東霞把話說完,陳放手指抵在嘴上,「噓噓噓,老東西我沒空跟你說話,不想死就滾一邊獃著去,等我收拾完這條狗,再收拾你!」

說完,陳放扭頭再次看着江楓,嘴角輕輕一勾,「江楓啊,原本我以為你也死了呢,現在看來,你是在外面偷偷摸摸躲了五年吧?不過沒關係,不就是想救你老婆嘛,簡單!」

話音落地,陳放一條腿跨了出去,指了指自己的褲襠,「爬過去,爬過去今天我就饒了佟琦然。」

「哈哈哈哈…….」陳放的這話一出,跟隨他前來的幾個男子全都仰頭大笑,嘲笑聲,肆無忌憚地在宿舍樓前回蕩!

只是,聽到陳放的話,江楓的臉色沒有一絲變動,幾隻跳樑小丑而已,根本就激不起他的任何興趣!

或者說,他們不配!

「你,確定?」江楓嘴角一勾,笑的風輕雲淡。

「確定,當然確定,你老婆被不被人睡,都是我陳放一句話的事,別看她現在半死不活,全身也沒有任何知覺,但有些老闆,就喜歡這種死魚一般的女人,嘖嘖嘖,味道應該不錯吧?哈哈哈……」陳放伸出舌頭,不停舔著嘴巴,眼睛更是遊走佟琦然全身!

但,就在陳放笑聲響起的瞬間,江楓轉過身,摸了摸佟琦然的頭,寵溺地說道:「琦然,接下來就不要看了,不然晚上該做噩夢了。」

說完,江楓將佟琦然輪椅轉了過去,讓她背對自己。

可陳放,卻是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樣子,「做噩夢?你若是再不爬,恐怕她晚上沒有做夢的空,只有被人……」

陳放話沒說完,江楓單手伸出,直接扣住了陳放的下巴,猛地一拉!

刺啦!

一聲撕紙般的聲響中,陳放整個下巴,被硬生生撕裂!就像是一根藕從中間被掰斷了一般,掛在了半空中!

「啊……啊!!!」這瘋了一樣的嘶吼,並不是陳放發出的,他也發不出任何聲音了,而是他身後那幾個西裝革履的男子!

看着拚命捂著自己的下巴,想要裝回去的陳放,這幾個男子被嚇得幾乎要當場瘋掉!

他們見過各式各樣血腥的場面,也經歷過不少打打殺殺,但卻從未見過像江楓一樣,直接撕掉別人下巴的人!

這不是狠,是恐怖,是豪無人性!

害怕的又何止這幾個人?站在江楓身後,清晰看到江楓動手的秦東霞,只感覺腦袋轟的一聲,變得一片空白,整個人差點昏厥!

但,江楓卻像是沒事人一樣,將手上的血漬輕輕擦在陳放西服上,輕聲說道:「我老婆不是你可以隨便說的人,下次長點記性。」

說完,江楓直接扭頭,推著佟琦然的輪椅,沖秦東霞說道:「媽,琦然,咱們回家。」

等回到房間,看着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裝修和傢具,江楓心裏一陣苦澀,他知道,這五年琦然一家,受盡了苦頭!

如果佟琦然當初沒有選擇嫁給自己,就不會出現在婚禮當天,更不會被人下毒害她失去嗓音,更不會被逼跳樓!

原本等待她的,應該是光鮮亮麗的明星路,可現在……

不由得,江楓把佟琦然抱到沙發上,撫摸着她耳邊的長發,哽咽著說道:「老婆,這些年讓你受苦了,以後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聽到江楓的話,秦東霞這才一個激靈,從剛才那血腥的一幕中回過神來,「江楓,完了……全完了,那個陳放絕對不會放過你,你快跑,快跑吧!」

這就是秦東霞,明知江楓闖了滔天大禍,但她的第一反應,並不是責備江楓牽連了自己一家,而是讓江楓跑路保命!

「媽,我不會走的,我已經消失了五年,以後再也不會離開琦然了。」江楓輕聲一笑。

而這,也讓秦東霞無助地癱坐到了沙發上,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你和琦然為什麼都這麼命苦,老天爺就真的不開眼么?」

雖是抱怨聲,但卻讓江楓心裏感覺一陣暖意。

但,還不等秦東霞情緒穩定,一道刺耳的剎車聲,在窗外響起,隨後便是一道如悶雷般的聲音,「我倒要看看,是誰傷了陳放!」

噠噠噠,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距離秦東霞家門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而秦東霞的臉色,也隨着腳步聲的臨近,變得越發慘白,「陳老……是陳老,怎麼辦……小楓,咱們怎麼辦啊……」

陳老!這個響徹雲城的名字,讓所有聞之色變的名字,雲城第一世家陳家的執掌者,此刻卻像是大山一般,狠狠砸在了家門口!

秦東霞慌亂的聲音也已經變成了哭腔,但江楓,卻拿起了一旁的梳子,給佟琦然梳理起了頭髮。

嘭的一聲,門被一腳踹開,一大幫凶神惡煞的人瞬間湧入,將江楓三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就是你動了我孫子陳放,是么?」那道透著威嚴的聲音,也從人群背後炸響!

聲音落地那一刻,陳老那張臉,也出現在了江楓面前!

但,當陳老看到江楓那一刻,整個人卻渾身一顫,滿臉的怒氣眨眼間消失的一乾二淨,一雙老眼,不可思議地死死盯着江楓!

確切的說,是盯着江楓左手拇指上帶的那枚——扳指!

。 「這人的嘴這麼毒,一定是說話得罪了什麼人,才被毒瞎的!」一路上,葉凝欣始終對王爺嘲諷她胖的事,耿耿於懷。

有那麼一個瞬間,她甚至想:如果王爺不是個瞎子,而是個啞巴,這個世界應該會美好很多。

「算了,看在長得好看的份上,暫時放過他!」

一碗飯……

兩碗飯……

盛到第三碗飯了,王爺也沒有開尊口表揚一下廚師。

雖然吃飯的速度不慢,但卻是有條不紊,儀態仍然保持的很好!

咀嚼的時候,嘴巴閉得很嚴,鼓起來得腮幫子就像屯食的小松鼠,莫名的可愛!

「你不吃?」王爺好像發現自己被偷窺了。

「哦,我減肥,你吃吧。」葉凝欣說著,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她也想吃,但是剛剛路上發生的事,對她來說,後勁有點大。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要減肥!葉凝欣立誓。

「那真的可惜了。今天的晚飯還挺可口的。」王爺的語氣中,似乎真的覺得這是一件什麼遺憾的事情,但絕對沒有再謙讓下去的打算。

「切,好不好吃我還能不知道嗎!保管讓你吃了這頓想下頓。」對自己的廚藝,葉凝欣是完全有信心的,更何況,她今天已經把材料備齊了。

說起白天,她好像還有事情沒有交代。

「對了,今天去當鋪,那塊玉佩真的當了50兩銀子。你還真的挺神的。」

說著,她拿出剩下的銀子。

「我買了米、面、雞、肉、還有一些蔬菜,哦,還有兩床被子,一共花了一兩5錢的銀子。剩下的全在再這裡了。」

她把銀子拿出來,放在桌上。

「這些都交給你保管吧。免得又被我拿回家裡去。」葉凝欣進一步的表達合作的誠心。

王爺:「那你是管不住自己的手,還是管不住自己的腳呢?」

「我……」,葉凝欣有點想動手把他的嘴封住,但接下來的話卻讓她改了主意。

「算了,我眼睛不方便,也不適宜出去走動,以後家裡的這些瑣事還得勞煩你,還是你收著吧。」

「這是純潔的戰友間無條件的信任?」葉凝欣有一點點感動。

不過轉念一想,她又覺得王爺有點傻,原主都要把他的家底盜光了,還能放心將財政大權交出來,這王爺也許是個未經世事傻白甜。

她內心正分析著,那邊的顧.傻白甜.灝元已經吃完了飯,心滿意足的準備休息了。

兩個人各睡各的,這是成親當晚她自己立下的規矩。

原主那個傻姑娘,還一心想著將來改嫁那個不靠譜的表哥。

且不說表哥人品怎麼樣,但就外貌來說,這花容月貌的王爺也勝過那個人渣一百倍。

不過現在這樣倒是方便了葉凝欣,她暫時還沒辦法接受和一個陌生的男子有肌膚之親。

晚上睡在新買的被子里,軟軟的棉花還帶著些許陽光的味道,葉凝欣舒服的嘆了口氣,忍不住的打了幾個滾,終於能有個舒服的被窩睡覺了。

可是她的五臟六腑偏偏在這個時候提出了抗議,腹內燃燒的飢餓感越來越強烈,聽著顧灝元那邊好像已經傳出微微的鼾聲,葉凝欣卻餓的徹底睡不著了。

「該死!減肥實在是太痛苦了。」

前一世,葉凝欣是個怎麼都吃不胖的體質,所以每天都可以開開心心的大吃大喝,卻依然保持著傲人的身材,沒想到穿越過來後面臨的第一大難題,竟然是自己的體重。

即便不考慮美感的問題,超標的體重依然是健康的一大殺手。這一身將近200斤的肉,原主到底是怎麼養起來的?

許是聽到了她內心的絕望情緒,意識深處的醫療實驗室竟然再次主動現身了。

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