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現在德國那邊也不消停,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在即,歐洲的氣氛異常的緊張凝重。這個時候大規模的購置軍備顯然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不過日軍想要切斷滇緬公路的計劃還沒有實施,王明宇還是有機會把這些東西運進國內的。

海軍力量日軍十分的強大,即便是王明宇也知道,短時間之內想要和日軍在海上爭雄的可能性幾乎沒有。現在只有避開日軍的封鎖將這些坦克飛機運送進來。飛機還好運送,坦克實在太過困難了。不過這些問題都是會考慮好了才能運進來。

美國之行主要的目的就是這些,另外還得裝備一支兩千人左右的直屬隊。這些裝備也不是用步槍就可以裝備起來的。整個兩千人的裝備就要花去王明宇很多的錢財。當然王明宇是不在乎這些的,他最終的目的只是希望能夠通過這些東西給中國的抗戰帶來一個根本的變化。

日軍肯定會想要封鎖中國的交通線,這個時候王明宇在西南,至少能給中國分擔一部分的壓力,這些也是王明宇提前知道歷史才知道應當如此,否則即便是神仙也猜不到日軍的下一步計劃居然是封鎖滇緬公路,控制整個中國的交通運輸線。

這些事情王明宇只是有個大概的計劃,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先去重慶。王明宇迅速的喊了吳培林等人過來開會。很多事情都要在很短的時間內解決掉的。否則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王明宇或許都不會在出現在318集團軍了。

會議室內,張德恩、錢立業、吳培林、姚子青等人紛紛就坐。王明宇看著幾人笑著道:「過兩天我就要去重慶了,這一次我去重慶之後,很有可能就不返回部隊,直接去美國了。這一次去重慶,想必大家也知道是什麼事情了。這一次名單有很多,不過張德恩和李世超不在此列!」

王明宇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當然,作為代表,我和吳培林、姚子青師長過去就可以了。這一次我晉陞上將、培林和子青晉陞中將,當然一些晉陞少將的一些別的人,就呆在部隊吧,到時候蔣委員長自然會把委任狀和軍銜都送過來的。呵呵」

張德恩道:「總座直接去美國的話,那麼我們就按照我們事先的路線前進嗎?到了雲南一帶之後,我們的部隊選擇駐紮在那麼遠的邊區物資裝備都是很難運送過來啊!這一點我已經想了許久了,不過這些問題我們都可以想辦法克服。不過我們的戰士很多都是北方人,不適應啊!」

王明宇道:「不適應也要想辦法適應,不是讓戰爭適應我們,是讓我們適應戰爭。重慶之行之後,我和培林、思思一起去美國一趟,這一趟行程說起來容易,但是做起來很難啊,不過我希望我回來之後能夠看到一支新的318集團軍。不知道諸位能不能做到?」

幾人轟然起立道:「請總座放心,我們一定完成總座交代給我們的任務,絕對不辜負總座的期望!」,這幾個人都是王明宇一手帶出來的人,王明宇焉能不心知肚明?只不過這些問話都是必須的,王明宇其實很是放心這幾個人管理318集團軍的。

王明宇繼續道:「我走了之後,318集團軍暫時由張德恩代理總司令,重慶之行之後,我會申請讓張德恩大哥做318集團軍的副總司令,兼第一軍的軍長。另外我昨天也考慮了一下,六萬人對於我們來說還是太少。李賢宇那邊由於這一段時間沒有空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高山道:「總座,那邊的情況定期都有一個匯總的。目前沂蒙抗日根據地在李賢宇的帶領下也是漸漸的恢復了元氣。報告稱他們最近新招募了一批新人,人數大約在兩千人左右。也就是說他們那邊目前的戰鬥力大約在三千人左右。不過估計等總座回來差不多能過萬吧!」

王明宇點點頭道:「他們那邊能發展就發展吧,一時半會也用不上他們,凡事還是要靠自己。318集團軍雖然編製只有六萬餘人,但是編製不是限制我們的理由。我的預期目標是十萬人,多的話你們自個看著辦。軍費的問題,國府承擔一部分,還有的就我來吧!」

吳培林道:「總座,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啊,十萬人光軍餉一年至少就需要五百萬左右。在加上各種物資裝備的消耗,那可是驚人的數字」

「是啊,總座,這樣一來,恐怕一年的軍費要超過三千萬都說不定呢啊!而且總座現在還要購買大量的裝備,這些可都是需要錢財的啊!」一旁的姚子青也是低聲驚呼道,這可不是小數目了。當時只不過一兩萬人的時候,那時候還沒有這個概念。現在他們對錢的概念越來越強了。

王明宇笑道:「賺錢不就是為了打鬼子嗎?現在咱們不缺錢,盤尼西林的暢銷還養不活這十來萬人?這當時是笑話了。飛機坦克這些東西一般都是以物易物的方式,用盤尼西林和德國或者美國等一些國家去換,這些東西大家就不必要*心了。」

王明宇雖然說起來很容易,但是他內心也知道。這些戰略物資恐怕並不是那麼好弄的。尤其是德國,雖然坦克非常的不錯,但是別人不知道,他王明宇知道,再過大半年的時間,德國就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了,德國目前的裝備很是非常的緊俏的。

不過盤尼西林的作用非常的大,王明宇自信也能夠換回不少的物資裝備,否則他有權拒絕和德國或者其他的國家進行交易,到時候著急的反正不是他們。德國、日本、義大利組成的軸心國,同時也是法西斯一樣的國家。不過王明宇對於德國沒有任何的仇視。

與日本這種無恥的民族不一樣,德國人反而是王明宇頗為敬佩的國家之一,他們雖然曾經一度是法西斯國家,但是他們不否認歷史。他們敢於承認,他們可以為他們的行為道歉。而日本在後世卻篡改教科書,誤導本國的民眾,這樣的行為無疑是無恥的。

到現在為止,日軍的盤尼西林還是高價在黑市上買的,他們的軍費有一部分就是消耗在這個上面了。所以說王明宇對於整個抗戰的貢獻,並不僅僅在於他殺傷了多少的日軍,還有更多的隱形因素摻雜在其中,只不過許多人不知道罷了。

王明宇又道:「你們去了雲南一帶,不但要摸清楚雲南一帶的地形,而且要摸清楚緬甸一帶的地形。將整個雲南和緬甸的地形爛熟於心。咱們要麼不做,要做就要把我們周圍一帶的威脅全部的清除掉。不過緬甸是英屬殖民地,你們到時候聘請一個翻譯為好,不要和他們衝突。」

「總座,聽說雲南那個地方都是樹林子,窮的叮噹響,咱們去那邊物資可是不好解決啊!」王明川道「這個問題正是我要說的,你們過去不但要建立自己的營地,還要找空地擴建飛機場、坦克營地燈多樣化的營地。為以後做打算,另外在那邊可以組織當地的居民養養豬啊什麼的,爭取自己解決一部分,另外在從外地購買一部分。」王明宇道停頓了一下,王明宇繼續道:「大多數人都是農家出生,這些事情我想不需要人教了吧?以前咱們是沒時間,現在也是培養戰士們一些習慣的時候了。另外,和當地居民的關係一定要處理好,任何擾民的事情都不得發生。一些貧困的當地人可以想辦法幫助他們。知道了嗎?」

「可是怎麼幫助他們?」張德恩撓撓頭道,一旁的王明川道:「哈哈,老張,這個我在行。咱們不是要擴建營地嗎?雖然我們的人手夠用大,但是我們還是可以聘請一些民夫什麼的,也順帶解決一些他們的問題不就得了。咱們發工錢就行了。」

「嗯,不錯。糧食和肉雖然現在緊俏,但是也要足量的供應給訓練的部隊士兵們。每三天至少要有一頓肉吃,這都是咱們的老規矩了。當地居民的生活問題也是你們的問題,要在當地建立一個穩定的機制是當務之急,這些你們一定要聘請幾個懂行的人才行!」

王明宇在這侃侃而談,一個個新的思路慢慢的開始聚攏,形成了一套相對比較完整的思路。十萬大軍屯姐在西南邊陲,這十萬大軍自然不能衣食住行都要靠買,能夠自己解決的自然是自己解決,不能解決的也最好就近解決,和當地的關係一定要到位的。

當兵不是為了欺負老百姓,而是為了保護他們。既然現在他們有能力,自然要幫助當地貧苦的老百姓,至於什麼地主什麼的,只要不官商勾結胡作非為的話,王明宇的意思就不用管了。凡事都不能一棍子打死,否則就實在有失偏頗了。

王明宇和眾人又聊了近兩個小時的時間,很多問題都是圍繞著去西南一帶而部署的。這些問題都是必須要解決的問題,王明宇自然要交代好。再過兩日他就要離開大別山返回重慶了,王明宇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當然一切都還必須安排妥當,聶思思也在王明宇的囑咐下開始收拾行囊準備前往重慶,這一次聶思思去美國暫時就不回來了。 重慶,作為新的首都,整個街道看上去還是比較的繁華。山城的美譽也是表現的淋漓盡致,自古就有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的這樣的名句,可見越往西走,道路越是不順暢。這樣的戰爭時期,重慶儼然變成了一座易守難攻的城市。日軍想要攻破這裡,難度非常的大。

蔣委員長之所以選擇這裡,其實也是很無奈的。南京被日軍佔領之後,他們一路由武漢到現在的重慶,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日軍剛剛經過武漢會戰,現在已經沒有能力在支撐起一場大規模的會戰,重慶現在是穩如泰山一般,中日雙方此刻也是進入了相持階段。

可以說最近一段時間很難有大的戰事發生,日軍現在幾乎佔領了大半個中國,他們現在要做的並不是一鼓作氣的拿下中國,而是要鞏固他們現在已經佔領的土地。雖然很多日軍不滿意,但是日軍的統帥部也是沒有辦法,現在他們已經承受不起這樣的消耗了。

重慶,領袖官邸!蔣委員長手中捧著一杯清茶,此刻的天頗為寒冷,正好可以喝一杯茶去去寒氣。今天是為了表彰在武漢會戰做出卓越貢獻的一批人,這其中就包括王明宇、胡宗南等人,總的來說這一次的武漢會戰蔣委員長其實還是頗為滿意的。

別看武漢會戰失敗,但是那可是實打實的幹掉了至少十萬日軍。蔣委員長早年留學日本,他很清楚日軍實際上人並不是很多。雖然他們號稱是有百萬大軍,但是一場會戰下來就消滅了他們十萬人,他們還能夠支撐多久?想來日軍現在也是很惆悵的。

一旁的蔣夫人看著蔣委員長眉眼舒展,笑道:「達令,什麼事情這麼高興啊?是不是又收到什麼好消息了啊?」

蔣委員長笑道:「這一次的武漢會戰對於黨國來說,意義十分的重大。我很是開心啊,這一次對於日軍的打擊,恐怕他們很難在短時間之內復原,依我看,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日軍很難再有什麼大的作為,我們也正好可以利用這一段時間休養生息!」

蔣夫人道:「這些事情我可不怎麼懂,不過小日本看來也不是不可戰勝的嘛,至少人家318集團軍就把小日本攔在了桐城,沒有讓他們前進一步。」,蔣夫人的言語中充分的體現了對318集團軍的維護,蔣夫人還是比較喜歡王明宇這個年輕人的。

蔣委員長嘆了一口氣道:「可惜的是雖然現在民眾的熱情很高,但是無奈開銷太大,我們的軍費還是頗為的緊張。而這一次318集團軍的損失,我看我們要補償他們的就需要不少啊。真是令人頭疼的一個問題。」

蔣委員長對於軍費一直都是非常的擔憂,現在他迫切的希望能夠得到西方國家的支持,蔣委員長聽說美國有意援助中國,這個時候在蔣夫人面前提及這件事情自然是有他的目的性的。她想讓自己的夫人從中斡旋這件事情,最好能夠親自去一趟美國。

蔣夫人焉能不知道蔣委員長的心思?她的達令作為一個國家的領袖,自然是不便出去跟人搖尾乞憐一般的要錢援助,這個時候其他人的分量也不一定代表得了蔣委員長,那麼自然而然的蔣夫人自己就成為了一個很關鍵的環節,這個時候蔣委員長說出來其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蔣夫人笑道:「這件事情你是聽到了什麼風聲嗎?如果真的有可能,我倒是不介意去美國一趟,從中斡旋一番!」

蔣委員長眉頭舒展道:「這件事情十有八九,下面的人已經接觸過了美國駐中國的代表,這一次據說是美國政府和一些當地的美國企業的贊助,你還不知道吧?這一次的功勞可是還要歸功於他王明宇喲!」

「哦?」蔣夫人來了興趣,緊接著問道:「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這個王明宇當真是有通天徹地的本事不成?」

「我看吶這個王明宇還真是有這個本事,這一次也是歪打正著,我們上一次派去住桐城的記者裡面面有幾個美國大報紙的新聞記者嘛,他們寫了一些戰地新聞在美國很受歡迎。美國這個國度夫人也是知道的,他們崇尚英雄,所以…」蔣委員長話說到這,蔣夫人頓時明白了意思。

「真是沒有想到,真是沒有想到啊,這個王明宇當真是達令的福星啊!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看來這一次的美國之行註定不會空手而歸了!」,蔣夫人含笑道,心中已經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這一次看來美國之行的確應該是非常的順利,蔣夫人十分的了解美國人。

重慶某機場,此刻戒備十分的森嚴,時不時的有一些高級將領從中走出來,不過並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們出來之後直接做著車子就往領袖官邸的方向疾馳而去,此刻王明宇、吳培林、姚子青、聶思思和胡宗南一行五人也是到達了機場,他們分別做著兩輛車前往那邊。

這個年代的重慶和後世的國際化大都市不同,雖然作為首都,也只不過是剛剛發展起來的一座小城市。戰爭帶來的負面效應雖然不少,但是這裡也集中了全國大部分的工廠和高級人才。或者說整個中國半數以上的工商業可能都集中在重慶一帶了。

胡宗南對著王明宇道:「王總司令,校長可能在授銜儀式之後要單獨接見您,您還是做好準備吧!」,這個時候的胡宗南沒有再老弟老弟的喊著,而是換成了一副很嚴肅的表情,顯然蔣委員長的召見,在他的眼中是非常神聖的一件事情。

「嗯,呵呵,正好我還有點事情要和校長說一說!」,說完王明宇閉眼養神起來,顯然此刻他也是非常的疲憊。

領袖府邸,此刻聚集了數十位將軍,不過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少將軍銜,今天唯一升任陸軍上將的只有王明宇一人。這麼多的將軍集中在一家實在是非常的壯觀,等到王明宇等人過來的時候,打招呼的聲音幾乎是不絕於耳的。

王明宇和胡宗南都是蔣委員長跟前炙手可熱的紅人,他們兩個的到來,直接讓一眾將星瞬間黯然失色不少。其他人也知道今天的主角並不是他們,而是這兩位蔣委員長的心腹愛將。而且此次武漢會戰其他人也明白,他們的功勞加起來也就是這兩位的一半。

薛岳將軍這一次並沒有來到重慶,很多的最高指揮官都沒有到來,原因是防止日軍的突然冒進。雖然他們知道這樣的概率比較的小,但是不能因為概率小而忽視日軍的存在,他們隨時都有可能威脅到重慶的安全,尤其是日軍的飛機,是最大的威脅之一。

下午兩時許,蔣委員長在何應欽等人的陪同下來到了大廳之中,此刻在大廳中不但聚集了一眾的將領,還有一些媒體的新聞記者,他們的任務就是負責報道此次的事件。陸軍上將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了,現在出現一個也是比較重大的事件了。

蔣委員長剛到,所有人的起身然後敬禮,直到蔣委員長上來了話筒,示意眾人放下他們才禮畢,然後端坐在為他們安排好的座位之上,每個人的表情都是顯得異常的莊重,授銜儀式原本就是非常嚴肅的一件事情。

蔣委員長上前道:「此次武漢會戰,諸位的功勞甚大,在這裡我代表黨國、代表民眾感謝諸位的浴血搏殺,阻止日軍繼續侵略我中華之國土。」,說完蔣委員長也是向大家致禮,眾人又一次的站起來道:「誓死報效黨國!」

蔣委員長洋洋洒洒的發表了二十餘分鐘的講話,總結了武漢會戰的成功得失,最後蔣委員長道:「授銜儀式正式開始!」

何應欽部長拿著第一個委任狀上前宣讀道:「國民革命軍第318集團軍總司令、國民革命軍陸軍中將王明宇,在武漢會戰中成功的守住了東線,擊斃日軍十萬餘,功勞甚大。擢今日晉陞為國民革命軍陸軍二級上將。國民革命軍最高軍事委員會,蔣中正!」

王明宇立刻起身,然後走向台前向蔣委員長一行人敬禮道:「感謝校長和各位的厚愛,吾當奮勇殺敵報效黨國和民族的厚愛!」

蔣委員長點點頭,王明宇的整個儀式進行的非常的簡短,接下來就是胡宗南任命為第34集團軍總司令的委任狀。一共三十八位將領的儀式差不多進行了約為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之後三十八人陪同蔣委員長一行人開始拍照留念。整個過程相當的祥和。

王明宇看著手中那三顆金星的肩章和一本印有委任狀的證書,心中也是微微有點感嘆,「人生際遇真是變幻莫測啊。原本一個邊防緝毒的上尉,沒有想到此刻竟然成為了國民革命軍的陸軍二級上將。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

授銜儀式之後,蔣委員長又發表了一通言辭頗為犀利的講話,其目的主要就是為了能夠達到讓眾人報效黨國,忠於領袖。蔣委員長也知道現在是籠絡人心最好的時刻。此刻吳培林和姚子青也被晉陞為中將。兩個人亦是波瀾不驚。

要知道吳培林波瀾不驚那是很正常的,姚子青不同,原本他也不認為自己能夠有這樣的機遇。但是駐守在寶山縣城準備與日軍決一死戰的他,沒有想到峰迴路轉,竟然有此等奇遇。當真是人生變幻莫測,姚子青看著手中的肩章和證書也是頗為唏噓不已。

作為318集團軍的獨立師的中將師長,姚子青現在儼然已經有了大家的風範,但是身上那股子報效民族的氣勢並沒有丟。為人還是剛正不阿的,只不過在他的內心中多了一個最為敬重的人,那就是王明宇。

為何王明宇能夠讓姚子青折服呢?並不是因為王明宇有錢,也不是因為王明宇能打仗,而是因為王明宇與之懷著同樣的目標,而王明宇能夠親手實現這樣的目標。姚子青只是跟著王明宇才有這樣的機會一同實現,否則可能他自己可能已經埋骨寶山了。

胡宗南現在也已經完成了他的人生最大的目標之一,集團軍的總司令。雖然第34集團軍的總司令和318集團的總司令不是一個概念,但是至少現在他也是手握重權的一方諸侯一般的人物了。胡宗南現在最想感謝的人就是王明宇。

原本318集團軍在被日軍大規模圍攻的時候,胡宗南甚至已經做好了撤退的準備,甚至連向蔣委員長怎麼解釋都想好了。但是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這樣的結果。擊斃五萬餘日軍啊,那個場面胡宗南至今想起來都是渾身的戰慄,他不知道他面對這樣的局面會如何?

不過胡宗南知道,他絕對沒有魄力面對那麼多日軍的圍攻而面不改色,還能成功的抵擋住日軍的進攻。胡宗南並不是不了解日軍的實力,相反,他非常的了解日軍的實力。原本他還在後悔將一個中將和一個少將的委任狀就這麼給了張德恩和李世超,現在想想至少也是接了個善緣。

如果不是王明宇關鍵時刻復出,恐怕他胡宗南都有可能提前跑掉了,要是那樣的話,現在他絕對不可能在受到蔣委員長的重用了,一個人如果是付不起的阿斗,即便是別人在幫助他又如何呢?一旦在蔣委員長心中留下這樣的印象那就是要糟糕了。

胡宗南暗自慶幸的同時,也堅定了將王明宇視為盟友的想法,現在他們的關係至少比一開始好了不少,以後總歸還是有交集的。胡宗南並不急於和王明宇刻意的拉近關係,但是有些事情該提醒的自然還是提醒王明宇,比如這一次委座召見!

王明宇此刻正在前往委座辦公室的路上,蔣委員長這一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找王明宇談談,因為胡宗南報告中稱,王明宇已經完全的歸順了他。現在蔣委員長就是試探性的證明一下,胡宗南到底有沒有說謊。 時隔幾個月之後,王明宇又一次與蔣委員長會面。這一次會面與以往不同,這一次王明宇最主要的是和蔣委員長商量一些事情,而不是單純的領袖接見下屬那種形式上的會面。因此,王明宇也是精心的準備著自己的措辭,要知道目前318集團軍的命運其實還掌握在蔣委員長手中。

蔣委員長的辦公室內陳設非常的簡單,但是其價值卻是不菲。書桌上擺放著幾摞文件和一杯茶水。蔣委員長正在閉目養神,好似並不是要會客,而是在小憩一會。不過蔣委員長此刻心中也是盤算著如何與自己的弟子交流,318集團軍對於他來說十分的重要。

318集團軍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已經超出了蔣委員長的預計。正面與日軍抗衡,擊斃日軍五萬餘,竟然還保持著整體的戰鬥力,須知五萬餘日軍可以把國-軍十萬甚至數十萬人打的落花流水,因此蔣委員長覺得不希望這樣一支部隊不受自己的掌控。

「報告!」一個侍衛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書房內出來了一陣低沉的嗓音:「進來!」,這個侍衛立刻進來道:「委座,王總司令就在門外」

蔣委員長點點頭道:「讓他進來!」,說完,自己睜開了眼睛,拿起了桌子上的杯子抿了一口茶水,然後微微超門外看去。

「校長!國民革命軍第318集團軍王明宇像校長報道!」王明宇一進來用自己渾厚的嗓音像蔣委員長報告道,好似閱兵檢閱一般。

蔣委員長的臉上忽然如沐春風一般的綻放出了笑容道:「明宇啊,來來來,坐下!我們可是有好幾個月不見了啊,夫人對於思思可是甚是想念啊,這一次來咱們可是要好好的敘敘舊啊!」,蔣委員長一副很親民的樣子,讓王明宇一時間也有點手無頓措。

王明宇道:「謝謝校長!」,然後自己畢恭畢敬的端坐在蔣委員長對面的沙發之上,不過屁股顯然也只是坐了半邊,可以隨時起身。

蔣委員長道:「這一次武漢會戰,318集團軍的表現是有目共睹的,為黨國爭光,為民族爭光,我心甚慰!不知道接下來318集團軍的打算是什麼?」,蔣委員長卻是開門見山的問著王明宇的打算,其目的就是為了試探一下胡宗南所說的話是否屬實。

王明宇立刻站起來道:「校長,我軍在武漢會戰之中消耗甚大,所部需要休整。我估摸著在最近一段時間內,大的戰事很難形成。日軍至武漢會戰之後,也需要一個調整的過程。我想把部隊拉到西南一帶休整,順便補充編製!」

蔣委員長細細的聽著王明宇的話,實際上他的內心在分析著王明宇話中的利害得失。如果王明宇去西北那麼蔣委員長的心中就很不爽了,但是現在王明宇卻是要去西南,這個決定就不得不讓人有一番深思熟慮了,要知道西南和西北不一樣,西南那幾乎現在就是三不管地區。

蔣委員長笑道:「既然是這樣,也好!西南地處邊陲,地形異常的複雜,不過也適合部隊的隱藏和發展,既然你能夠選擇這樣一條休整路線,我也是支持的。目前318集團軍的空編很多,我希望你能夠儘快的補齊,中日雙方遲早還是會有大的交鋒的。」

王明宇道:「校長請放心,318集團軍打鬼子的時候絕對不會含糊的。不過校長,學生在這裡還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校長能夠應允!」

蔣委員長道:「什麼事情?說來聽聽!」,即便是蔣委員長也不能滿嘴的跑火車,什麼事情自然還要看清楚了之後才能決定,否則人家跟你要個委員長噹噹,你也要給人家不成?當然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不過作為一個成功的政治家,絕對不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

王明宇道:「自參軍一來,我已經四年沒有回家了,家裡唯一的老父親現在去美國養老了。我希望校長能夠允許學生去美國一趟,看望看望我的老父親!」,王明宇的話說的誠誠懇懇,沒有半點的做作,不過此時的蔣委員長卻是猶豫了起來。

蔣委員長為什麼猶豫呢?王明宇可是一員猛將,這個時候離開對於士氣的打擊不可謂不低的,除非完全的封鎖消息。另外去美國之後,那就是天高皇帝遠,到時候萬一這人不回來了,那可咋辦啊?蔣委員長還指望著王明宇為他再立功勛呢,所以蔣委員長躊躇了、猶豫了!

看著蔣委員長沉思的樣子,王明宇也不去打擾,他知道蔣委員長此刻正在心中盤算著利害得失。原本這樣的事情就沒有先例,而且現在是戰時,頗有逃兵的嫌疑。當然誰也不敢說王明宇是逃兵,但是總歸影響是不好的。王明宇靜靜的等待著蔣委員長的答覆。

蔣委員長沉思了一會道:「所謂百善孝為先,這件事情本身也是無可厚非的。只是318集團軍的軍權旁落…」,這個時候蔣委員長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軍權的問題,現在他已經把最壞的可能性已經想好了,那就是王明宇去了之後就不再回來了。

王明宇笑道:「校長,這也是我想再求您的一件事情,我318集團軍第一軍軍長張德恩,為人穩重,我想讓他暫時擔任318集團軍的副總司令,您也知道,胡宗南總司令這一離去,副總司令的位置就空下來了。我想我不再的這一段時間內,讓張德恩軍長暫時代理總司令一職!」

蔣委員長心中一聽,也是一亮。如果王明宇這麼安排的話,那隻怕王明宇並沒有打算不回來,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條。是了,318集團軍發展成為今天的規模來之不易,王明宇怎麼能夠輕易的放棄這樣的機會呢?而且現在他是國民革命軍的陸軍上將,位高權重,,誰能捨得呢?

蔣委員長這麼一想,心中大定道:「既然明宇你想出去走走,那也是應該的。記得帶我向王老爺子問好。哦,對了,夫人最近一段時間也要到美國斡旋一些事情,我看你們和夫人一道過去也是可以的嘛!不知道明宇的想法是?」

王明宇一聽自然求之不得,說實在的,去美國這一路上危險還是很多的,萬一被日軍知道消息,恐怕暗殺會借來不斷。如果要是能夠跟著蔣夫人的步伐的話,那麼他們的安全自然就得到了極大的保證,如果是個人刺殺,王明宇自信還是能夠成功的阻攔的,但是人家要是炸船呢?

因此凡事能安全一點的,絕對不以身冒險,這一次還有聶思思、吳培林和姚子青一同前去,安全問題自然是重中之重。王明宇笑道:「既然夫人要去美國,明宇自然是想搭乘一下順風車了,只是夫人不要嫌麻煩才好!」

蔣委員長笑道:「不麻煩不麻煩,到了美國或許夫人還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幫忙呢,思思也是我們的乾女兒,乾媽送女兒這有什麼不應該的呢?旅途寂寞,要是夫人知道你們能與她一同前去,高興還來不及呢!一路上我還指望你們照顧照顧夫人呢!」

「那是應該的,校長!」王明宇自然順著話往下說,然後道:「校長,西南一帶的事情就由學生處理了。我保證西南一帶絕對會成為銅牆鐵壁一般,日軍休想通過西南進攻中國。日後校長但凡有差遣,學生定當殺生成仁報效校長!」

王明宇這樣說話,自然是表態了,蔣委員長既然同意他去美國,那麼這樣表態是必須的。以後仰仗蔣委員長的事情非常的多,雖然他也知道蔣委員長自然對於他自然也是利用居多,但是人和人不都這樣嗎?唯一沒有變化的就是利益而已。

當然王明宇所謂的利益只不過是想能夠在國民政府領導下生存下來,此刻中共那邊根本也是得罪不起國民政府。王明宇一旦和國民政府決裂的話,國民政府只能藉機圍剿中共,破壞國共統一戰線這樣的局面,這樣是中共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美國之行固然有著許多的事情要做,但是表面文章一定是要做好的,否則到時候318集團軍只能困死在西南邊境。王明宇知道日軍很有可能會慢慢的開始向那一帶發展,最終切斷中國的交通補給線。到時候如果真的和國民政府翻臉的話,那麼他們受到的是內外夾攻。

須知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即便是他們在能耐在大勢面前,也只不過是滄海一栗而已。王明宇還沒有那麼大能耐面對日軍和國民政府的同時夾擊。而且到時候自己的立場絕對被國民政府渲染成為一個逆賊,這樣做豈不是得不償失?

蔣委員長道:「中國的抗戰雖然面對的失敗居多,但是現在已經有了一點眉目,只不過很多人只看到失敗,沒有看到失敗後面隱藏的一些東西。很多人都是持悲觀論的,國府這邊的壓力也是非常的大,我希望明宇你能夠早一點回來幫助我,也幫助這個國家和民族!」

王明宇虛心受教道:「請校長放心,學生定當謹記校長的教誨!這一次學生去看望完老父親之後就回來,到時候估計部隊也差不多休整完畢,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中國的!」

蔣委員長笑哈哈的說道:「說的好,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我們!」,實際上王明宇的意思是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中國,而不是屬於黨國。蔣委員長卻硬生生的把這句話理解為最後的勝利屬於他的。雖然抗戰的勝利是屬於他的,但是最後的勝利卻是不屬於他的。

王明宇道:「武漢會戰結束之後,中國絕大部分的工業都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多數城市淪落為敵占區。這個時候校長還是應當大力發展一下工商業,只有工業發達了,我們才能與那些歐美列強和日本有一較高下的機會。」

王明宇說話點到即止,農業雖然是立國之本,但是要想在強國林立的世界中佔得一席之地的話,那麼工業卻是必須要發達起來的。雖然中國處於戰亂之中,但是這些東西還是要提醒下的,畢竟都是中國自己的民族工業。

蔣委員長微微點頭道:「重慶這邊已經開始大力發展了,我想等你回來的時候重慶定然又是另一番景象,日軍看似強大,實則他們的國力也是相對空虛的。目前整個部隊都開始收縮,日軍想要更近一步,卻是不可能的事情!」

蔣委員長對於大勢的把握還是相當的到位的,其實他也看出來日軍支持一場武漢會戰之後的兵力的確是空虛了不少。而且他們戰爭的支持也開始慢慢的下降,明顯沒有淞滬會戰的時候來的那麼的猛烈,這些都充分說明了一些問題。

王明宇和蔣委員長的談話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一開始他們只不過是試探性的問一些問題,然後開始互相的交流起整個中國的形勢,蔣委員長感覺自己的想法又開始慢慢的變化了,這種變化是積極的變化,彷彿一個瓶頸被人打開了一般。

談話之後,蔣委員長還邀請了王明宇和聶思思陪同自己和自己的夫人一起用晚餐,顯然對於王明宇的照顧已經到了一個相當高的層次。蔣委員長對於自己的夫人和王明宇的這一次的美國之行隱隱也是有些期待了。現在他缺錢啊…

告別了蔣委員長和蔣夫人之後,王明宇、聶思思、吳培林和姚子青一行四人就住在了蔣委員長特別安排的酒店之中。王明宇的安全問題可是重中之重,蔣委員長覺得無論如何都要保證好王明宇的安全問題,否則引起318集團軍的嘩變那就糟糕了。

王明宇等人現在就住在酒店之中,他們現在唯一等待的就是和蔣夫人一起,同去美國。當然這個行程是由蔣委員長敲定的,而不是他王明宇敲定的。現在他們只有等待… 離開了蔣委員長的辦公室之後,王明宇現在對於美國之行也是充滿了期待。王明宇在大別山出發之前就已經和王介聯繫過了。原本準備自己去的王明宇現在也不得不調整自己的路線。蔣委員長讓自己和他的夫人一起去美國絕對不是無的放矢。在王明宇的心中猜想,蔣委員長肯定有自己的目的。

的確蔣委員長是有著自己的目的,蔣夫人這一次去美國說白了就是去化緣,化緣自然就是要看別人的臉色行事。王明宇可是正主,萬一有個什麼意外王明宇在場還能力挽狂瀾,蔣委員長對於美國之行的這一次化緣可是充滿了期待,和日軍作戰這麼長時間,國力消耗實在是太過巨大。

蔣委員長現在尋求的不只是美國的幫助,而是整個國聯的幫助,無奈現在歐洲戰場風雨欲來,自顧不暇。他們哪裡還有空拿錢出來幫助這些人?或許他們自己都非常的危險,要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迫在眉睫,各國雖然表面平和,實際上他們早就已經暗流洶湧了。

王介的消息很快傳來,這一次王明宇和蔣夫人一同前去,他們就沒有機會去接王明宇了。不過王介卻是告訴了王明宇一個消息,那就是在美國的華僑已經開始踴躍的捐款捐物,而且據說美國的政府領導人為了得到民眾的支持也開始像中國撥款,至於撥款多少,目前還沒有明確。

而且王介在電文中直言不諱的說道,王明宇是這一次的關鍵,意思就是由於少爺英雄一般的表現,以至於美國政府認為現在王明宇在美國人心目中的形象有一種民族英雄一般,美國人最崇拜的就是英雄,所以支持王明宇變相的就是討好一下美國的民眾,從而贏得大選。

王明宇沒有想到最後居然和自己還有一點關係,實在是相當的無語。不過身為現代人的王明宇對於美國的大選也是了如指掌。這種情況還真是極有可能出現的。那麼王明宇就想通了這一點,蔣委員長讓自己的夫人和自個一起去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因為這些。

王明宇苦笑著搖搖頭,沒有想到沾點便宜立刻也是要付出代價的。不過王明宇倒是不介意,畢竟反正要去的,美國人既然也有利用自己的決心,那麼他們也要做好放血的準備嘛。看來可以鼓動中勝製藥在美國的企業家那邊來一次善款捐助,想想王明宇覺得這樣的還是可行的。

不過一切都只能等到美國之後再說吧,現在說什麼也是白扯,王明宇不知道中勝公司在美國的影響力,如果影響力大,王明宇完全可以利用這一點給中國多爭取一點善款。實際上這樣的善款對於中國來說也是極為可貴的,王明宇沒有理由放過這樣的機會。

三天之後,一切準備就緒的蔣夫人搭乘專機到達湘江,他們準備從湘江坐船去美國。這個也是必然的,現在的飛機不像後世的飛機一般,能夠堅持飛行那麼長的時間,而且能夠持續飛行那麼長的距離。一旦中途沒有加油或者出現任何的意外那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坐船可謂是所有交通工具中的最為安全嗎,也最為愜意的。蔣夫人坐船那自然是豪華大包間了,這一下連同王明宇等人也得到了這樣的待遇,要知道如果王明宇不亮出身份的話,他們是不可能得到這樣的豪華大倉的,這可不是有錢人就可以做到的。

王明宇如果單獨去美國的話,自然不能亮出身份,要去美國為了不讓日本人發現,自然是越低調越好。但是現在這種顧慮完全沒有了,王明宇完全可以很舒服的就到美國了。到時候回來的時候,恐怕更加的容易了。王明宇也是今生第一次達到湘江,第一次坐上這樣的郵輪。

聶思思並沒有和王明宇等人住在一起,而是被蔣夫人叫到了身邊,蔣夫人是不會放過這麼好和聶思思在一起培養感情的機會的。蔣夫人一心也是為蔣委員長著想,她知道蔣委員長現在最想要的是什麼?那肯定是318集團軍的控制權,要想控制318集團軍那麼自然就是把握住王明宇了。

走夫人外交的政策一直是蔣夫人的心得,而且是屢試不爽的,不過聶思思這個乾女兒卻是很是乖巧,但是絕對不表明自己的立場。蔣夫人有自己的外交政策,聶思思也有自己的幫夫之道。聶思思出生大家庭,她自然也知道有些事情可以應承,有些事情就無視它當成聽不懂。

「大哥,咱們去那邊那個美國是不是全都是洋鬼子啊?唉,咱們雖然看到過洋人,但是還真沒有到過全是洋人的地界!」吳培林依舊笑眯眯的說道,上船已經好幾天了,這幾天可謂用無聊來形容。不過王明宇還特地買了一些娛樂設施,比如說麻將、棋牌。

這些東西原本王明宇是不打算帶的,不過旅途原本就勞累,如果不想點自我放鬆的方式,那麼簡直就是活受罪了。王明宇當然知道很多的打牌方式,反正吳培林等人也有錢,小賭怡情嘛,幾個人已經玩了好幾天的牌了。就連姚子青這種書生現在也迷戀上這些東西。

當然迷戀只不過是暫時的,這些東西一開始接觸的時候自然都是非常的興奮的,所以幾個人玩的都挺興奮,後來聶思思也加入了進來。幾個人玩牌從鬥地主玩到扎金花,玩的不亦樂乎,時間也是過的非常的快,就連蔣夫人有時候也來觀戰,偶爾也來玩一玩。

幾個人倒也怡然自得,很快就在海上一個多月了,距離美國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臨近美國還有兩天航程的時候,幾人都開始調整自己的狀態,然後開始慢慢的準備登陸上岸。他們登陸的地方則是美國的西海岸,加州。

蔣夫人的到來自然受到很大的關注,王明宇等人則是提前和蔣夫人分別了。畢竟王明宇過來是為了自己的事情,蔣夫人也不好過多的干涉。蔣夫人雖然希望帶著王明宇等人,不過王明宇婉拒了蔣夫人的好意,這一次來美國王明宇的事情還是非常的多的。

王介他們雖然沒有來接船,那也是因為王明宇的授意,不過王介等人現在就在美國的加州,與蔣夫人分別之後,王明宇就立刻和王介取得了聯繫。其實這也是王明宇第一次踏上美國的領土,和吳培林等人一樣充滿了好奇之感。雖然在網上看過一些圖片,對於美國王明宇也是陌生異常的。

王介倒是輕車路熟的摸到了王明宇等人的住處,王介一看到王明宇的時候頓時有一點熱淚盈眶的感覺,他鄉遇故知,這雖然不是他鄉遇故知,也算是異地重逢,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王明宇重生之後見過的第二個人就是王介,王介基本上也是貫穿他在這個年代的人生的。

為了王明宇,王介隻身來到美國,一個人也是不太容易的。雖然現在看上去還不錯,不過王明宇心中也知道。其實王明宇心中也知道,他其實是對不起王介的,不過現在;王介好了,老爺也來到美國了,王介現在又感覺自己回到了寧波一般,很多的事情都由老爺做主了。

王介激動的說道:「少爺,少奶奶,兩位兄弟,分部。一路辛苦啊,隨我回去吧,車已經準備好了!」,王明宇等人等人點點頭,一路歡聲笑語一般的走了。

現在王介和王父、聶父住在加州這邊,實際上這邊就是中勝製藥的總部所在地。不過坐車還是需要很長的時間的,畢竟加州還是非常大的。不得不說中勝製藥在美國的影響力已經非常的大了,要知道中勝當時只不過在郊區的邊緣弄了一塊地而已。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整個中勝周圍的地價已經增長了十倍不止,而且還在節節攀升,不過周圍很多的土地已經被王遠山下令買過來了。要知道現在做主的可是王明宇的父親,這可是做聲音的老油條了,而且還有聶思思的父親在一旁看著。

不論在什麼地方做生意道理都是想通的,原本王介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在王明宇父親和聶思思父親的指導下,已經日趨的成熟了起來。周圍的地價在兩位生意場上的泰山北斗面前也是被玩的團團轉。這裡是美國,賺外國人的錢那個兩位老人一點的不忍都沒有。

王介一路上給王明宇講解著:「少爺,這裡是美國最大的電影公司聚集的地方,叫好萊塢!這裡可出名了,而且有很多的明星啊,不過我們在這裡也有一些公司有我們的股份,呵呵!」

「少爺,這個城市叫做洛杉磯,是美國著名的大城市之一,不過現在我們的重心開始輻射到美國的全國,現在在好幾座大城市都開始建設我們的分部」

「少爺,美國這地方,跟咱們那邊不是一個概念啊,這個地方只要你有錢就行了。只要你有錢,就是你想當美國總統都不是不可能。美國現在參議院和眾議院有幾個人是我們在背後支持的,不過這些都是老爺安排的,說以後可能對咱們有幫助!」

「恩,王介,你的眼光還需要和老爺學學,在這個時代首先你必須控制經濟,然後才能左右政治。政治是為更好的經濟服務的。當然凡事不是絕對的,美國總統你想也別想了,美國人可不會讓一個中國人當總統,不過一個州長什麼的那就不一定了!對了,現在公司的情況怎麼樣?」王明宇問道

「公司的情況還是非常的不錯的,不過少爺,現在公司外圍的探子依舊很多,我們現在只能去我們秘密購置的一處宅子,這個宅子是老爺安排購置的,是讓少爺少奶奶以後來住的時候有一個可以歇腳的地方!」王介說著,臉上露出了崇拜的神色,的確和王遠山一比,他差的不止一個檔次。

「恩,父親真是想的很是周到啊!」王明宇也不得不感嘆一句,很多他沒有想到的東西王遠山都已經想到了,不過想著自己的父親現在正在等著自己,王明宇收拾了一下心情,調整了一下呼吸之後,然後靜靜的坐在那邊等待著。

到了美國和蔣夫人分別之後,蔣夫人離開了加州前往了華盛頓,而王明宇選擇留守加州。沒有別的原因,只是因為中勝製藥在加州這一帶。王介在這一帶的勢力也是頗為的有用的。王明宇不知道蔣夫人此次美國之行能夠取得什麼樣的效果,但是他這邊至少不應該差。

王明宇來之前已經交待了王介辦理有關的事宜,至於置辦的怎麼樣這個只能回去之後再問了,現在即便是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很多事情只有在秘密的場所才能說,王明宇此次低調前行,知道的人並不多,但是不多不代表沒有,如果被日軍知道的話,那麼他的顧慮自然更加的多了。

不過在中國即便是有人知道王明宇去了美國,也只不過知道王明宇是跟著蔣夫人一起來有事情的。即便是日軍的諜報人員知道,想要在偌大的美國找出王明宇那也無疑是大海撈針,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凡事沒有一萬,只怕有萬一,如果真的被日軍捕捉到了行蹤呢?

王明宇很快的跟著王介等人來到了一個四處幾乎看不到房子的地方,這個地方類似一座農莊一般。這樣的地方在美國還是很常見的,一個有錢人住這樣的地方實在是太過常見了,王明宇見慣了後世網上的那些有錢人的農場,也不得不感嘆在這個地方能擁有這麼大一個房子是多麼難得的事情啊!

雖然美國是有錢人的天堂,但是更多的人卻是沒有錢的,王明宇定眼看去,門前兩個看門的人居然都是中國人,而且從房子的構架上來看,這顯然合格寧波的老宅也有一些類似之處,王明宇的心中頓時有了一股親切的感覺。 看著這個類似於寧波老家的房子,王明宇也是感慨萬千。沒有想到在異國他鄉也能見到如此熟悉的感覺。遠遠的看見門口有兩個人正在那邊,只不過由於距離太遠,看不清楚。但是王明宇和聶思思的眼神中都充滿了期待,他們知道這個兩個人都是自己的父親。

汽車疾馳而來,一路上略顯荒涼,但是景色相對還是不錯的。只不過王明宇等人根本沒有時間看這些景色,這麼長時間不見自己的父親,自然是想念萬分的。王明宇緊緊的握著聶思思的手道:「思思,一會就要見到父親大人了,咱們心態要平和一點,否則讓兩個老人徒增傷感啊!」

「恩,知道了」聶思思乖巧的回答道,自從結婚之後,聶思思已經沒有當初的任性和頑皮,看到王明宇在外面風餐露宿的,她的心中有的只是體貼和包容。聶思思把自己的愛轉換成對於王明宇的幫助,即便是面對蔣夫人的拉攏,聶思思也沒有做出任何的承諾,她做到了一個妻子能做的一切。

汽車很快的停到了門口,王明宇不等王介開門,直接開門拉著聶思思跪在了二老的身前道:「爹爹。請恕孩兒不孝~,到現在才來看望二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