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衛易當下正在渡劫,實在沒有餘力,再去分心幫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結束這場天劫。

然而,就在此刻,當衛易剛剛戰過自家祖師留下的大道烙印,感受過自家祖師的仙威之後,那道烏光卻已激射而來!

不對!

在這道烏光出現的剎那,衛易本能的想要躲閃。不過,他很快意識到兩件事。首先,當下擁有東海之力護身的他,或許並不懼怕世間任何實質性的攻伐。

另外,這道烏光,似乎也不是朝他來的。

而是打向那位始終背對他的人形。即便背對人間,依然威壓當世,讓人心生跪拜之意。

是他,親手開闢了大離這個萬年皇朝,親手創造出了靈力大道,親手開闢的修真時代,結束了神力時代!

他是大離皇祖。

天地間的第一尊仙位!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最新章節、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白鼠唯愛貓、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全文閱讀、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txt下載、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免費閱讀、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白鼠唯愛貓

白鼠唯愛貓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

。 「小女病重,除了胡老之外,沒有外男,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海涵。」

林大人十分客氣的說著,示意他們落座。

「方舅舅,你不用擔心,姜姑娘在林府不會有事的。」燕九在方寬身旁安慰著,看向林大人說:「林叔,他是胡老徒弟,姜姑娘的舅舅。」

一旁的燕澤打量著燕九,想:自家弟弟什麼時候這麼……殷勤了?

另一邊,姜荷一進內室,看到熟悉的身影時,震驚了,說:「知意姐?」

「小荷?」林知意看到姜荷的時候,十分的震驚。

世界可真小。

她第一次來府城,在林府門口的時候,還在想: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去找林知歡。

看到床榻上的林知歡,臉色蒼白的沒一點血色,整個人瘦了一大圈,看著格外惹人憐惜。

「小荷。」林知歡十分歡喜,臉龐上的笑容,更讓人覺得擔心。

「知歡,你別說話,讓我師父給你診脈。」姜荷主動站在了林知歡的身旁,安慰道:「我師父的醫術很好,一定能給你治好的。」

胡老給林知歡診脈,屋子裡,一片安靜。

期間,林知歡忍不住,一陣劇烈的咳嗽,帕子下,居然咯血了。

姜荷心中一緊,想:不管怎麼樣,都要治好林知歡。

林母緊緊的絞著帕子,擔心的看向胡老,生怕胡老說一句沒救了。

這些日子,家裡遍請名醫,都說林知歡打娘胎裡帶出來的病,來勢洶洶,十分難治,再加上這次林知歡遇刺受重傷,更是傷上加傷。

聽著郎中說無能為力的話,林母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幸好,燕家有法子能請到胡老,本來,是要讓兒子林知行去請的,可,林知行公務在身,老爺知府里又忙,只能托燕家人去請。

此時的她,無比的慶幸,女兒和燕澤訂了親事,否則,想要請燕家出面,怕是不容易。

「有治。」

胡老的一句話,林母一個踉蹌,幸好有女兒林知意扶著,否則,人都要癱下去了,她激動的說:「胡老,謝謝你,請你一定要治好我女兒。」

「寫藥方。」胡郎中看了姜荷一眼。

立刻有人準備筆墨紙硯了。

姜荷端坐在桌案前,聽著師父報的藥名,他報一個,姜荷寫一個,她現在的一手字,已經練出來了,衛夫人的字帖還是非常有效用的,她的一手簪花小楷寫出來,格外靈動飄逸。

「葯煎三次,只取最後半碗。」胡郎中配好葯之後,看向姜荷說:「荷丫頭,這葯,得你親自煎。」

「師父請放心,我肯定把葯煎的好好的。」

姜荷等著抓藥的時間,胡老已經到外面用晚飯了,她則是留在林知歡的院子里吃晚飯。

「胡郎中,小荷呢?」方寬只看到胡郎中一個人出來了,立刻詢問著,下一刻,不好意思的看向林大人,他忘了,這裡不是鄉下。

「荷丫頭正陪著林二小姐。」胡郎中說完,又補充道:「小荷和林二小姐認識。」

方寬愣了一下,立刻就反應過來,這位林二小姐,是林知歡,之前在姜家住過一些日子,興來成親,林二小姐還來了呢。

這下,方寬徹底放心了。

「知歡,這次呀,你的病能徹底治好了。」姜荷看著藥方,就知道這次能給林知歡根治了。

林知歡靠著床榻,意外的看向姜荷,說:「真的?」她的話語之中,有些不相信,畢竟她的病,府里的名醫請了不少,都說難治。

胡老不僅能治,還能根治!

「那可不,我師父可厲害了。」姜荷誇讚起自家師父,好聽的話,一籮筐的往外倒。

「小荷,你們趕路辛苦了,快來吃飯,我娘特意讓小廚房做了很多好吃的。」

林知意是真沒想到,姜荷的師父,居然是胡老。

林母可沒有半分看輕姜荷,哪怕她出身鄉野,她也清楚,日後,這小姑娘可了不得。

能有胡老當師父,得一半醫術的傳承,就已經厲害了。

再者說,姜荷那容貌,那氣度,看著不比自家女兒差,第一次進林府,她沒有半點的局促不安,淡定從容,光這一點,就比很多小門戶的千金強太多了。

「姜姑娘,聽知歡說過,還未感謝過姜姑娘對小女的救命之恩呢。」林母言語之中,格外的感激。

姜荷落落大方的回答,不卑不亢的,讓林母更是印象非常的好。

晚飯吃完后,葯也回來了,她親自在院子里煎藥,每一份葯都不假手他人,滿滿的一爐子葯,要煎到只剩半碗水,不能多不能少,還是非常考驗的她的。

「小荷,進屋吧,有丫環守著,不會有事的。」林知意怕她一直在呆在院子里不習慣。

姜荷不在意的說:「知意姐,沒事,我守著葯,這葯可不能煎差了一分,不然,對知歡的病不但沒好轉,反而有害。」

「那就辛苦小荷了。」林知意讓人搬來了凳子,陪著姜荷一起等。

葯,煎好后,姜荷端著直接進屋了,林母欲言又止,林知意悄悄說:「母親請放心,小荷煎的葯很好,妹妹一定會藥到病除,很快就好起來的。」

「好苦。」林知歡看著姜荷端著的葯,眉頭都皺的不行了,黑乎乎的湯藥,聞著都苦極了,比她之前喝的葯,還苦呢。

「良藥苦口,你看,還有這個。」姜荷從她的百寶袋裡拿了一粒糖丸說:「吃過葯再吃一顆糖丸,保准不苦。」

林知歡端著葯一飲而盡,夜裡,都跟姜荷一起睡的。

「我才知道,原來你爹是知府大人。」姜荷趴在床上,和林知歡是一人一個被子的,她怕自己睡相不好,踢了林知歡。

「知府大人也是人,我還不知道小荷的師父原來是鼎鼎大名的胡老,胡神醫呢。」

林知歡今天很高興,一來病要好了,二來,見到了小荷。

「我師父在寧安府,是不是特別有名?」姜荷好奇的詢問著。

「不僅在寧安府,整個西楚,誰不知道胡老的名聲?」林知歡的聲音很溫柔,她道:「想要請胡老看病,特別的難,我們也是沾了燕家的光。」

「知意姐的未婚夫,是不是今天那個穿著石青色衣裳的男子?」姜荷又問。

林知歡笑著回答說:「對,他是燕府的三公子。」

。 最後是我落荒而逃了。

其實元常沒有對我說全部的實話,他最後說那句就是不想讓我再問下去了。

既然是他不想讓我知道,我也就沒有再問過他。

而關於我之前的記憶,在尋遍名醫知道我恢復記憶無望后,我曾和他聊過。

彼時我站在園中修剪花草,元常站在旁邊看我修剪花草。那是一株極好的蕙蘭,是元常許我剪,說剪壞了不要我賠,我方才拿起剪子的。

我喚他一聲元常他便應我,我問他:「我以前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他沉寂了一會兒,道:「為什麼這麼問?」

「沒什麼,」我一面理著蘭花,一面笑了,「就是對自己很好奇。我以前是個好人,還是壞人。我交的是什麼朋友,可否還剩下什麼親戚。還有,有沒有嫁過人?有沒有生過孩子,又或者……」

「你以前應是齊國人。」元常打斷我的話。

我轉頭看他,問道:「你怎麼知道?」

他也看著我,答到:「你當時身上的衣物皆是齊國樣式,身上帶的是齊國的錢幣,所以我推測你是齊國人。我曾派人到齊國去尋找你的雙親,但範圍太廣,至今沒有找到。」

我又理了理手中的蘭花,笑了一聲,道:「沒想到堂堂姜國的世子常,竟還犯這種錯誤。」

元常也笑了,問我:「何故說我犯錯?」

我放下剪子,轉過來看著他,道:「我說過的,初見時我只告訴過你,我叫容惜,父母雙亡。我猜想容惜這個名字肯定是假的,因為按我心裡所想,為了不讓你調查我的底細,也會用化名。而我說父母雙亡,多半是真的,因為生我者父母雙親,他們與我不僅有生育之恩,也有教導之恩,既恩重如山,用上一輩子都報答不完,那父母雙亡的話,其實隨便能說的。」

「也許你也是為了保護他們呢?」元常笑問我。

我也笑回他:「若我是齊國人,遠來姜國尋葯,就可能說明我本家境貧寒,沒有下人可使,只能自己來。從齊國到姜國,遠離父母,不能侍奉,視為不孝。

在異國他鄉,對外宣稱尚健在的父母雙亡,而且我既久未歸,未有一人曾來尋過我,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家中除父母外沒有其他任何人了,而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去了哪裡。無論如何,都是不仁。

如果我真是如此不仁不孝之人,染病,死了是活該。既然老天都讓你救我,就證明我不是,那父母雙亡的話多半是真的了。

你一未想到此點,二不知我真名,三,齊國那麼大,你又不知道我家在哪兒,就貿然去異國幫我尋找雙親,我真不知道是該說你好,還是說你傻了。」

我說完後轉過來繼續擺弄蘭花,未曾注意到元常的眼神暗了下來,不知在想什麼。

我自顧自地說著:「雖九死一生的活下來了,卻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挺可笑的是吧。」

許久不見元常接話,我轉頭看他,它才見他抬眸,伸手輕輕的撫上我的臉頰,看著我的眼睛,對我說:「阿容,不要去找以前的記憶了,那段記憶對你來說太痛苦,既然忘了,那就是天意,為什麼還要想起來……」

元常還沒有說完,下一秒我就看見他的手僵在空中。

是我後退一步,這不是心理反應,這是身體本能。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何時後退一步的,不留痕迹的避開了他的手。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緩緩放下手,換上常見的笑,道:「對不起,是我唐突了。」

其實我想的是,難道元常真如下人們所說的,在府里養了個世子妃?

而面上也是一笑,說無妨,又問他:「你如何知曉我以前的記憶很痛苦。」

他笑著說:「在鳳山的時候,我曾問過你的往事,你面色痛苦,說不想提。我猜想,你以前許是被人傷害過吧。」

我覺得再聊下去,兩個人都很尷尬。於是抱起那蘭花,對他道:「這盆蕙蘭,我要了,謝謝。」

他看著我,笑了,只到:「好。」

我便轉身往裡屋走,元常站在原地。

我沒有告訴元常,就算以前有人傷害過我,我也想要知道是誰。

元常也沒有告訴我,他心裡想的是,就算我失去記憶了,我也還是以前的我,竟一點沒變。若不是很久以後他對我提過,我想我是永遠也不會知道的。

元常的園子很大,採光也很好。裡面花草極多,尤其是我喜愛的蘭花,種了有半個園子,各種類型的。我想許是元常平時也愛這些東西吧。之前我也愛去的,但是這件事後便去的少了。後來是錦湘告訴我,她家世子平常很忙,是沒有時間來這賞花的,這一園子是專門修給我的,希望能對我的病情恢復有好處。

我覺得怎麼也不能負了元常的心意,就又去得勤了些。

想我這病到現在才算好個徹底,也不知除了失憶,會不會留下什麼別的后遺來。

但總歸是好了,無論在床上躺了一年,還是在地上養了有一年,到這世子府有兩年了。因為我病好后也不願出去,所以年後天氣漸好,元常便又是請戲班子又是找說書人的,希望我能夠精神些,恢復精力。

這是元常的好意,不能拂了,他也不會讓我拂了。儘管不喜,也只能受著。

但他也是一國世子,這麼著對他是極不利的,因為難以堵住這天下的悠悠眾口。

可我現在勸不住他,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想想就頭疼。

所以在二月初的某個月夜,他照例坐在桌前批著公文,我照例坐在他旁邊看書。趁著他批完一卷的當口,對他說:「元常,你是姜國的世子。」

他抬起頭,回道:「所以呢?」

我一拍案桌,很理直氣壯的說:「所以,世子要關心的是家國之事,天下百姓之事,遠近鄰國之事,而非這些瑣事。你廢黜本責。在城內掀起一陣陣風波,豈是當國世子之禮?你在府中不進宮,不朝拜,不理政,豈有當國世子之態?」

我本以為這樣說,元常會放棄這樣做,會專心於國政之事。未料他放下筆,笑了一下,問我:「你是想自己落個安寧,還是怕外面的閑言碎語,又或者是……你在關心我?」 而這時候的這個沈建親眼的看到了他們這些所有的富家子弟們自己自身的修為重點和作戰實力都擁有了非常大的提升,尤其是其中有5名富家武者的思維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魂境7段的程度,讓這時候的沈建心中十分的欣慰,你十分的高興,以前居然說沈建非常有信心,讓他們這幾個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真正能夠提升到一定的程度,不過卻完全沒有想到能提升到如此強大的程度。

沈建在這時候心中完全相信,只要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繼續持續的修鍊的情況之下,不會出現什麼意外,他們這些人當中,每一個人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必然都能夠達到一種非常強大的程度,,這樣一來即便是那些來自於馮家的真正的高手,見到他們這些蘇家武者,也完全是一種退避三舍的情況,因為只要富家子弟們的真正的實力提升上去了,那他誰也不用害怕,只需要一個勁兒的提升自己的實力,遇到敵人,尤其是遇到那些敵對勢力,只需要把他們輕鬆擊殺掉就可以了。

現如今沈建憑藉蘇家武者如今的實力,完全可以把部分馮家或者歐陽家族的武者大幅,不過現在來講,沈建只想要利用他們這些富家武者嗎?去刺殺一些薊州學院裡面的高手,如果一旦沈建實力真正得到提升的話,那麼沈建就會進一步的保護他們這些附加的武者,讓這些附加的武者,今後在外面執行任務的時候,不至於被那些敵人所傷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