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一片空間也讓秦楓大開眼見:什麼價值數百億靈晶的純凈靈晶,可以打造一件完整仙兵的仙金,能夠讓人實力暴增的悟道仙草……

這些東西放在蒼域都是有價無市的存在!

而在荒境空間,它們好像隨處可見。但是,它們也都掌握在那些實力超強的勢力手中。

最讓秦楓震撼的還是蒼梧帝朝與一方域外勢力的戰鬥。

雖然隔離數百里之遙,但他依舊感受到了蒸騰的氣浪。最後,蒼梧帝朝大獲全勝,收穫的戰利品足足裝滿了一座墟島。

秦楓這才明白為什麼蒼梧帝朝要斥巨資打造墟島,原來墟島還可以運輸物資的。因為這裏許多物資是無法收入空間儲物袋的。

嗖!

而就在秦楓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數十道黑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梁朝虛空船的四周。這些黑影像一艘艘簡陋的移動宮殿,突然衝出了數千人。

「備戰!」宋不群大喝一聲。

紫鉞皇朝將士同時出手。

虎賁衛也在文龍和閻煜的帶領下,一同殺出去。

「他們是誰?」秦楓問道。

「荒境獵食者!」宋不群沉聲道。

這是由荒境中流散的修士組成的群體,他們的目標就是向梁朝和紫鉞皇朝這種弱小的勢力。

「殺!」

這隊荒境獵食者中傳來一聲唳鳴。

而後,一道怒張雙翼的黑影衝到秦楓面前,凄厲的叫聲炸響,瞬間讓人心神震蕩。

定神術!

秦楓急忙穩定心神,死死地盯着來犯之敵。鳴鴻天刀激射而出,隔空爆出刺目的血焱光芒。

轟然一聲巨響,那雙翼與鳴鴻天刀相撞,氣浪疊涌。

秦楓登時覺得整條虛空船都在震動。

好強!

他心裏一凜,當即施展全力催動鳴鴻天刀,施展出天品仙術——無心焱滅!

刀焱橫空而去。

而他的對手,是一個人身鳥首的鳥人。又是一聲凄厲的大叫之後,鳥人迸發的黑光如羽箭般激射而至。

砰砰!

刀光與箭雨相撞,瞬間被撕裂。

箭雨呼嘯而下,瞬間讓秦楓所處的這艘虛空船上多了幾百道裂痕。

嘶!

秦楓暗自吸了口冷氣,死死地握緊了鳴鴻天刀,將周身力量運轉到極致。似有淡淡的黑氣激涌而出,隔空化作一尊猙獰的魔將。

將級神魔術——地獄魔將!

吼嗚!

一聲陰沉的嘶吼傳來,長槍破空而出,席捲的氣浪瞬間將四周的獵食者撕碎,鋒芒直指那鳥人。

鳥人的叫聲越發凄厲,氣勢節節攀升。

砰砰!

漫空的黑色箭雨彷彿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接連不斷地與魔將的槍勢相撞,消耗其威力。

這時,宋不群不知什麼時候祭出了一張金弓,口中念念有詞。弓身聚攏的金芒如箭,瞬間洞穿了黑色箭雨,沒入鳥人體內。

砰!

一蓬暗紫色的血水爆開。

那鳥人發出凄厲的哀嚎聲,迅速消失在原地。

很快,四周的獵食者也迅速離去。

這一戰,梁朝和紫鉞皇朝一無所獲,還白白損失了數條虛空船和上百弟兄的性命。

而施展一箭后的宋不群也像脫力一樣,跌坐在甲板上,無奈地搖搖頭。

「唉!」

閻煜嘆了口氣,說道:「陛下,照這樣下去可不行啊。咱們早晚得被耗死在荒境!」

確實,在這裏沒有實力捕殺別人,就只能成為獵物,被別人捕殺。

沒人可以作為旁觀者。

秦楓眼瞼低垂,淡淡道:「收攏力量,準備出戰!」

「是!」一眾虎賁衛齊聲應道。

而紫鉞皇朝的將士都露出了遲疑之色:出戰,他們能打敗誰?

……

虛空船劃破長空,秦楓瞄準了一方剛剛獲勝的異域之人。其實,他們已經盯了這群傢伙很久:因為對方的實力與自己相差無幾!

而就在剛才,這群異域人打敗了一個蒼域勢力,獲得了價值數十億靈晶的物資。

「戰!」

秦楓一聲令下,八千虎賁衛同時出手,顯化道兵之力,澎湃洶湧。

紫鉞皇朝將士負責從旁掠陣,道道箭光激射而出,肆意地帶走了異域修士的性命。

「混賬!」

對方勢力中,有人怒不可遏地咆哮起來:「你們這群螻蟻找死!」

殺!

一聲令下,道道黑影劃破空間,激涌的氣勢驚得八方轟隆。這方勢力中有八位仙人境強者,數量和秦楓一方相差無幾,但實力隱隱高出了一個檔次。

為首的仙人周身遍佈赤紋,身形不斷地變化著,時而化作一頭威風凜凜的烈焰猛虎,時而變成一尊火焰繚繞的赤甲戰將,端的是無比詭異。

殺!

秦楓一出手,便是將級神魔術——地獄魔將!

肅殺的氣息冰封數十里,瞬間讓激蕩的火焰光芒為之一曳。那火光繚繞的赤紋仙人實力也不俗,身化猛虎之形,捲起萬丈怒焰。

轟轟轟!

狂暴的氣焰震動八方,波動的赤紋透著一股亘古的的氣息,給人帶來的壓迫感越來越強。

宇級仙術——驚空湮滅!

秦楓不清楚對方的實力,不敢有所保留,照面的功夫,便已經全力以赴。畢竟荒境的戰鬥局勢如此惡劣,誰知道將底牌藏着掖着,最後還有沒有施展的機會!

肆意的光芒爆發,讓那赤紋仙人慘叫不斷。

而此刻,就在不遠處,還有一股勢力在盯着這場戰局……

。 暗處。

白骨使者盤膝而坐,清冷無比。

「金剛寺的黑舍利,雖勉強……但只要數量足夠,應當也能助本體修成一重白骨法相。」

她的心思流轉,忽然想到了某個猴子,頓時恨恨不已。

「都怪那隻臭猴子!」

「黑風山一戰,奪白龍魂不成反而失了骨三的骨體。若是以白龍魂煉化那千里龍骸,本體必可得證無上,成就白骨菩薩!」

「連想以鳳凰寶骨重塑骨三,都被那猴子攪了好事!真是陰魂不散……」

白骨使者一想到那隻可惡的猴子就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將他挫骨揚灰。

大路上。

孫凡莫名打了個激靈,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這位白骨使者……是剩餘的兩位白骨使者中的哪一位呢?

還未等他分析。

天空飛來三道流光。

細細一看,正是那陳塘關守軍的浮空仙舟。

孫凡眼珠骨碌一轉。

忽然撕碎了上衣,在一旁的馬兒屁股上抓了一爪。那馬兒『嘶~』地一聲長鳴,邁足狂奔而去。

而孫凡擇將一手的血弄得滿頭都是。

而後朝天上瘋狂著招手,大喊大叫:「救命!救命!有妖王侵擾金剛寺,求上仙們救命,救救貧僧啊!」

「救命!」

「救……救命」聲音越喊越低。

只見那三艘仙舟,『嗖』的一下就從他頭頂飛過去。

竟是完全無視!

「……艹!」孫凡忽然氣急敗壞,一下撕下破碎的上衣,雙手叉腰怒喝:「李靖你個沒屁眼兒的孬貨!生個兒子升高八尺,男身女相,木有小雞……一、一、一」

他的聲音再次越來越弱。

但見三艘浮空仙舟在半空一頓,以一種十分恐怖的速度倒轉而回。

孫凡倒吸一口涼氣。

「完球!好像罵過火了……」

然而——就在仙舟掠空將至頭頂之時,虛空忽然浮現無數森森白骨。

一座白骨牢獄瞬間形成,一隻只白骨身軀妖禽異獸浮空撲向三艘仙舟。

「不好!」

一聲驚呼,仙舟上飛起三百個天兵的身影,迎擊白骨妖魔。

與此同時。

一名將領模樣的雄壯男子飛身而起,使一柄長槍直破白骨牢獄。

他很果斷,也很迅速。

然而,準備多時的白骨使者又豈會如他所願?

在這白骨法陣內,白骨使者彷彿身處自己的世界。悄無聲息出現在那陳塘關守將身後,一隻纖纖骨手,印在他的背心。

「不~!」

陳塘關守將仰頭悲呼,口噴鮮血,被一掌震碎了五臟六腑。

一隻檀木寶匣從懷裏飛落,被白骨使者另一隻晶瑩玉手一把接住。

一連串的動作可謂乾淨利落,熟練異常!

而白骨法陣內的三百天兵,更是節節敗退。

白骨使者,一人成軍。

以大妖隻身,竟能屠殺三百同等級的天仙,與更勝一籌的陳塘關太乙散仙守將。

孫凡暗暗倒吸涼氣,心中邪念頓消,一時不敢輕舉妄動。

「大膽妖孽!」

異變再起。

一個巨大的手印,自金剛寺內飛來。

「是法嚴的聲音!」孫凡心中一動。暗道來的好快!

只聽『啪啦』一聲,彷彿蛋殼破裂的聲音。

手印從外界重重轟在白骨法陣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