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還好,文科的招生成績,比理科的要低,這使得李明略略有點安慰,不過這個分數只能做參考,畢竟每年的試卷難度都不一樣,到時候的錄取分數線,還是要按當年的考生平均成績來決定,反正一句話說到尾,千軍萬馬擠獨木橋,擠不過的就只有掉下去,每年過百萬的考生人生,好的學校就那麼幾間,大家都想擠進去,沒點實力,是完全不行的。

按照,李明所在讀平頭市三中過往幾屆參加的高考成績,只要在學校裏面排到前50名的,還是很有機會考上平頭大學這樣的國家級重點大學的,不過按李明現在的成績來看,在年級裏,也只能排到倒數50名之內。

“唉!一個年級,一共有350個人,那就意味着,我還要躍上300名!?”李明不禁自己臆想着:“那得加倍的努力才行!哎呀,早知道這平頭大學這麼難考,當初就不答應劉夢倩跟她一起考了,考個平頭工商大學,就好啦,也輕鬆點!呵呵!”

闔上那本萬惡的高考指南,李明無意間捎了捎頭髮,心中嘀咕着:“頭大啊!頭大啊!唉,趕快捉緊時間吧!就先從政治學起吧!先把死記的東西,花多點時間把他被通透吧!”

旋即,李明翻開了政治書,那是第一冊的政治書,看着上面第一冊的標示,再看看擺在第一冊下面還有兩本的政治書,李明心裏不禁鬱悶了起來,嘀咕着:“還真夠厚的!”


不過沒有辦法,既然現在知道了平大的檔次,李明自己心裏也很明白,只有用萬二分的努力才能考上去。

李明,握了握空閒的拳頭,“上!”一句鼓舞自己的字,在心頭響起,緋紅着臉,一派奮勇前衝的樣子擺在的臉上,書頁飛快地在李明的手上翻動。

此時,如果讓平常人看到的話,一定會多事的說一句:“讀書不用這大的火氣吧!?”不過,如果他們知道,李明要在2個月的時間內,將自己的年級排名從倒數50名,衝到順數50名的話,那麼馬上就能讓這些說着蜚語的人!

閉嘴!

……………………………………………………………………………………………………………………………………………………………

之前,一直拖稿了,趁着放假儘量補吧!感謝下那些一直不離不棄的朋友,你是我碼字的最大動力! 書頁飛快地在李明的手中翻飛着,就像那騰飛中的蜻蜓身上那雙隱形的翅膀一般,李明的腦部加速能力,並不是說能將書頁翻得比平常快,而是他所處的時間空間,跟地球上所走的時間空間不在同一個時間軸上,這樣說來,書頁並不會因爲翻得過快而脫落,畢竟在李明所在的時間空間裏,它還是以一個可以接受的速度在翻着。

很快,一般本來贊新的政治書,便被李明畫成了大花臉,不是隨意的塗鴉,而是下意識地將重點都在書頁上標註了出來,雖然李明平時並沒有很認真的聽課,但憑藉着初中時候打下的底子,李明對書本的理解能力,以及對重點問題的發掘能力,還是存在的。


在預備鈴打響的時候,李明終於是闔上了書頁,他終於算是將第一部政治書吃透了,用時大概是30分鐘,多麼的一個讓人羨慕得有點妒忌的速度。

“李明!你在幹什麼?”鄧智斌,又在預備鈴響起的最後一秒鐘踏進了課室的門口,而且這時還站在了李明的身旁,剛纔李明飛快地翻動書頁的動作,略微地被鄧智斌瞄到了一些,此時,鄧智斌正狐疑地,驚奇地,甚至有些驚恐地往着李明問道。

“呃!”李明回過神來,眼睛因爲剛纔太過於專注於書頁,此時還未完全聚焦到鄧智斌的臉上去,有點朦膿地望着鄧智斌說。

鄧智斌,蹙了蹙眉,望着有些迷離的李明遲疑地說:“你沒事吧?”

“哦!沒事沒事!”終於將眼睛的焦距調整好了的李明,搖搖頭,聳聳肩,攤了攤手一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便對鄧智斌這樣說着。

“不會剛纔翻書太快了讓鄧智斌那小子看到了吧?”李明心裏不禁有些惶恐,他擔心到時候不知道怎麼跟鄧智斌解析這件事情,不自覺地額上滲出了一些汗水。

鄧智斌望着李明有些隱隱的表情,好奇地將李明剛纔所看的政治書搶到了手上,說:“我看看你在看什麼!不會把h書放到政治書裏面了吧?你這小子也不像認真讀書的人!”

李明正想阻止,但沒想到鄧智斌對政治書也滿懷着興趣,最後,見鄧智斌的手已經按在了書上面,也只好作罷!

“哇!小子你不是吧!”鄧智斌看着政治書頁上密密麻麻的字跡,以及對重點句子的劃分,不禁驚訝地說了一句,頓了頓然後又說:“你居然把正本政治書看完了?你轉性呀?”

“呃!……”李明一時不知道如何跟鄧智斌解析好,難道說自己因爲要跟劉夢倩一起考上平頭大學,而努力讀書麼?還是說自己很想得到可以踩扁張康明一家的能力?

還未等李明遲疑過去,鄧智斌已經傻里傻氣地從李明的政治書裏找到了樂子,他邪笑着指着書的扉頁說:“哈哈哈!你還在書上寫上要背誦啊?!呵呵,還當上背書的好學生呢!”

“呃!……大概是一些比較難以理解的重點句子吧!?”李明無奈地點點頭,說。

“喂!你看這書看了多久啊?還有兩個月就高考了!你能把三冊的政治書都看完嗎?”鄧智斌接着又問。

“呃!……兩個星期多一點點吧!”李明遲疑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說着。

“啊!你也看得夠慢的!”鄧智斌丟下書,並沒有將李明的話進一步的思考,尤其是對書上還未完全乾掉的油墨也完全沒有觀察到,他只是出於好奇地拿起了李明的政治書,然後從中找點茬子來調侃李明一番,說實話,他的心裏對於李明又坐回了自己的身邊,確實感到有些喜出望外。

鄧智斌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趁着這個時間,李明也將被鄧智斌胡亂地丟在一旁的政治書擺放整齊。

“喂!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鄧智斌,嘟了嘟嘴,有些不解地問。

“沒什麼!以前認識的一個老頭開車軍車來警察局門口帶了我出去!”李明隨意地說着,就像在說着自己每天都要吃飯一樣。

“呃!”鄧智斌驚愕地叫了一句,然後又說:“不會是我在電玩室遇到的那個糟老頭吧?”

“哦?你去過電玩室?”李明不解地問,原來是鄧智斌將自己被捉入警察局的事情透露給師傅饒正聽的,若然不是的話,還真的有可能被不明不白地套上殺人犯的罪名。

“嗯!那天,鬱悶了就跑了過去,反正也幫不了你忙,只有去找阿虎聊天了,後來就碰到一個糟老頭!沒想到,他這麼猛,還帶着軍車去救你了!”鄧智斌這樣說着,對於自己無心插柳柳成蔭的舉動,不禁有些自詡。

“呵呵!”李明笑了笑,擡頭看了看天花板,長吁了一口氣,感慨了一下。

在正式的上課鈴打響之前,李明跟鄧智斌,左右的侃了一下,大概是關於那天在警察局裏面的一些事,但關於劉夢倩帶着父親來救自己的事情,李明並沒有很多的提及,他是怕引起鄧智斌的一些不必要的猜想,劉夢倩這麼多的追求者,到時候傳了出去,麻煩的也就只有自己。

…………

過了一會兒,正式的上課鈴終於是響起了,第一節是政治課,就是因爲這個李明才一回來就拿起政治書在讀,爲的就是趕上老師的進度,不然的話,又要不知道講壇上的老師在說着什麼了!

突然,一個嬌美的倩影,閃進了李明的眼簾,這是一個何等靚麗的身影的,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魔鬼的身材,再加上天使般的臉孔,所有男人夢寐一生的追求,都基本上集中於這個倩影的身上。

鄧智斌,更是第一個莫名地站了起來,大喊道:“湯老師,早上好!”

李明,眉頭緊緊地蹙了一蹙,真沒想到鄧智斌這傢伙,還真敢做,在老師還沒說“同學們好!”,甚至還未進入講堂的時候,就已經站了起來跟湯瑩問好。

看見,湯瑩,李明又不禁有些頭大,他跟湯瑩那份有點離奇的感情,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好,有時候,李明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下半身動物。

湯瑩對鄧智斌的熱情,顯得有些意外,愕然了一下,然後笑笑說:“呃!今天政治老師臨時有點事,這兩堂課改爲英語課!”

湯瑩往着鄧智斌的這個方向往來,很快便看到了他身邊的李明。李明此時,正好端端地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這使她本來略帶點倦意地愁容,瞬間幻化出一陣歡喜的漣漪。

避過了鄧智斌的問好,湯瑩直截了當地對着李明說:“明!你回來了?”

“明?”李明心裏,不禁在自己的名字後面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個問號,不僅打在了他的心裏,鄧智斌,直接就說了出來:“明?嘻嘻!”

鄧智斌徐徐地坐了下來,有所領悟地,狐疑地往着李明淫邪的一笑。

“呃!湯老師,你好!”李明立即站了起來,糾正了湯瑩在課堂裏對自己的稱謂。

湯瑩立即會意,對自己剛纔的表現,感到有些失態,立即修正了一下態度,端莊地對着李明說:“李明同學!你昨天不是被警察……去找警察談話了嗎?”

“是的!但後來,警察叔叔說我沒犯事,就放了我回來!”李明俏皮地說着。

湯瑩蹙了蹙眉,花容顯得有些落寞,對於李明所說的話,有些不太敢相信,低頭想了一想,又跟李明說:“你放學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啊!”

“啊!”

“啊!”

課室內,最起碼有三把這樣的聲音在聽到湯瑩的話同時響起。

其中,有一把就是正在用猶豫的眼神往着湯瑩的劉夢倩。

而鄧智斌,則淫邪地在奸笑着,往着李明。

李明,則很愕然地在眨着眼睛。

湯瑩,開始也感覺到了自己在課堂上突然這樣說好,或者會顯得有些不妥,攏了攏頭髮,蹙着眉裝着一本正經地說:“你上個星期的考試一塌糊塗!你來給我好好解析一下!”

“哦?原來是這樣!”劉夢倩低着頭,不禁這樣想着。

“好的!知道了,湯老師,我放學後就來!”李明畢恭畢敬地回到着湯瑩的話。

湯瑩微微點了點頭,抖擻了一下精神,站到講臺的前面,說:“好!現在開始上課!”

老師對學生的問好,學生對老師的問好,不絕於耳,很快便又進入了上課的狀態,對於湯瑩剛進來的時候對李明所說的話,大家都因爲課程的內容便忘記得一乾二淨。

除了,一直感覺到一些不太對路的劉夢倩,卻在不停地揣摩着湯瑩的心思。

…………

有些繁重的一天早上的課程,就這麼過了,李明在課堂上除了記下老師所說的內容外,還瘋狂地在自己的抽屜底下惡補了,剩餘兩冊的政治書,放在抽屜裏看,是因爲怕被其他的同學見到,如果被別人看到他這樣瘋狂地翻着書頁,恐怕真的會被人以爲李明是一個神經病患者,並且正在發作着“考前抑鬱症”!

在瘋狂的溫習過程中,確實讓李明感覺有點疲累,他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後丟下了書本,纔開始往着湯瑩的辦公室走去。

下課後的課室走道,確實讓人感到有些擁擠,不時地走身旁擦過一兩個趕着去吃飯的人,把李明撞得閃了又閃,要是換了以前,李明早就發火了,不過今天,他卻很平靜。

行至,教師辦公室的門前,李明正欲將門打開,誰知道在李明的手觸碰的門把的時候,門已經被打開了,劉夢倩正從教師辦公室的李明走出來,今天上課的時候,劉夢倩確實被班主任方蘭童叫了過去,但李明萬萬沒有想到,居然劉夢倩會在自己剛準備進去的時候,從裏面出來。

或許,這就叫做緣分吧?!

“呃……”在這麼近的距離,碰到劉夢倩,李明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一句很不禮貌的“呃”,居然衝口而出。

劉夢倩,蹙了蹙眉,對於李明略帶點突兀的表情有些氣憤,瓷娃娃般的大眼睛略帶了點怒氣地盯了盯李明…… 劉夢倩低了低頭,沒有正視李明的雙目,小嘴微開,略帶點嬌嗔地對李明說:“湯老師在裏面!”

“呃……好的,我知道!”李明斷斷續續地說着,感覺劉夢倩說話的語氣,就像在催促着自己快點離開一樣,眼睛裏略帶了點依依不捨的神情。

Wшw тt kǎn ¢O

劉夢倩,沒有再說話,有點木訥地形同陌路一般從李明的身旁走過。

這使得李明感覺自己跟劉夢倩的關係彷彿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裏,不過以前劉夢倩還會不時地管教一下李明,可現在,劉夢倩彷彿連這口氣都想省去。

“她難道,還在懷疑我是殺人犯!?”李明心裏不禁暗自嘀咕道:“不會是因爲這個,而打算疏遠我吧?”

“真是個紅人,人人都搶着要他!就連剛轉過來的湯老師,也搶着要給他關心!唉!難道真的就如我媽說所的那樣……”劉夢倩眉頭輕皺,表面看來有點冷傲,而內心也泛起了不被人察覺的漣漪。


就在倆人肩膀即將要擦過的那一瞬間,李明終於想出了一句話:“謝謝你!”

話才一出口,李明便感覺到了這句話的彆扭與陌生,一種冷的感覺,從心頭泛起,很快便傳遍了周身。

同樣的感覺,也讓劉夢倩察覺得到,嬌軀微微一顫,“噢!?”劉夢倩故意提高了聲調,顯得很不在乎的樣子,然後又滿不在乎地說:“你說是昨晚那件事麼?不用放在心上,我只不過是想我父親能多破一件案子而已!”

“呃!……”李明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劉夢倩居然突然說出一句話這樣的話,就像完全置身事外的樣子,再加上劉夢倩頭也不回的神態,李明覺得她就是在戲謔着自己,他此時真的有點覺得劉夢倩認爲自己是一個殺人嫌疑犯,這些都無形中觸動了李明自尊心,遂即,李明倔強地說:“你……放心,反正我沒有犯法!有也不用你管!”

李明此話一出口,真的很想狠狠地扇自己兩個耳光,沒想到自己居然如此冷淡的在跟劉夢倩說話,一切都是面子惹的禍,若果不是爲了那無謂的面子的話,他大可以說一句感謝劉夢倩之類的話。

劉夢倩也沒有走遠,只是怔怔地站在了原地,眼淚開始有種想奪眶而出的衝動,不過她還是一個很堅強的女孩子,起碼是在大庭廣衆之下她不會哭出來。

“都怪我那天,不敢堅持到底!”劉夢倩自責地說着:“如果堅持到底,李明就不會因爲我的臨時放棄而生我的氣了!”

“好吧!我知道了!”劉夢倩輕聲地說着這句好,背對着李明的臉,此時已經僵化得像一塊冰凍的化石一般,完全沒有表情。

“李明!”辦公室裏,一把甜美的聲音突然喊出,正是湯瑩的聲音。

李明一眼望去,湯瑩嬌媚的臉,像一朵綻放的鮮美蓮花,而且還在不停地綻放着。

湯瑩的聲音打破了李明跟劉夢倩之間的談話,或者讓他們都稍微冷靜一下也不失爲一件好事。李明跟劉夢倩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頓了一頓,大家便分別往着相反的方向走了開去,他們都懷着各自的心事,都想讓自己在對方的心裏變得更重要的一些。

可是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生與死的距離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愛你!

其實,只要大家都放開一點,便什麼事都沒有了,如果劉夢倩能跟李明說:“我爸是我家的頂樑柱,我不能因爲自己而讓他出任何茬子!”

而,李明如果願意認同劉夢倩對自己是善意的,而且放下自己不願比劉夢倩低的架子,那麼,他們也就不會有以上一段如此冰冷的談話。

不過,一切都沒有如果!

李明,已經開始往着湯瑩的位置一步一步走去,而劉夢倩亦往着相反的方向徐徐遠去。

…………

來到辦公室裏,湯瑩熱情招呼李明往旁邊的椅子上坐去,這張椅子離湯瑩的位置很近,大概就一隻手板的距離,也不知道是誰不經意地放在了這裏,或者是湯瑩放在這裏的,用這張椅子隔絕那些不知好歹的人。

李明走了過去,有點狐疑地看了看周圍,見沒幾個老師留意到這邊來,才安心地坐了下去,雖然說老師跟學生,坐得近一點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李明心裏明白自己跟湯瑩的曖昧關係,所以還是避嫌一下是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