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是我的東西。是我家族留下來的法寶,爲什麼要收走我的靈魂?”

“你用靈魂做過約定,這樣才能使出超出自己能力的力量,可惜你沒有成功,按照約定辦事是邪瞳的之夢的力量源泉。輸了,就是輸了。”

黑暗中突然間出現了幾條鎖鏈,它們纏住了任秋風,將他拉了起來。

“不可能。你們不可能知道邪瞳的事,他是我家族的法寶。”任秋風抓狂似的叫着。

“是啊,最後我來告訴你一件事,我叫任瑩瑩,是被同父異母的妹妹,是被你們任家拋棄的人。”

“什麼,妹妹,怎麼可能,你不是已經被扔下了山?”

“是鬼主救了我,救了我的媽媽,任家這一代活了一個女兒,你們必滅之。”

“啊……原來……原來預言是真的。”

任秋風被拉進了那雙如火的瞳孔中,而那雙眼睛看向了我,道:“你是我下一代的主人,你想得到什麼?用什麼交換。”

我一怔,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而任瑩瑩卻在我的背後道:“邪瞳,你還有講條件的權利嗎?”她的氣勢突然間非常驚人,簡直是女王靈魂附體,好嚇人有木有? 邪瞳道:“對你們人類來講我不是至寶嗎,爲何不能講條件。”

任瑩瑩看着我,道:“你現在需要這種寶物嗎?”

“需要,因爲他很強大,可以保護我或是我的家人。可是,爲了得到它會傷害我自己或是我的家人我就會放棄。因爲,傷害了我他們會心疼,傷害了他們我會心疼。”嘴角微微一翹,似乎已經明白過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那好,我們可以走了。”任瑩瑩拍了我一下,道:“跟着我,可以送你們出去。這裏就永遠的成爲荒漠吧!”

“等一下。”邪瞳看着我們要走,似乎有些着急,然後道:“她必須與我交易。”

“這個可以吧?”景容的手上多了一顆鱗片,那邪瞳馬上就道:“是虯龍的鱗片。可以。”

“等等,你要做什麼?”看到一雙大眼向我飛來,下意識的害怕。可是身體卻被景容給拉住了,然後我親眼看到那雙眼飛進了我的眼中,帶着一隻鱗片。

“啊,不要啊。”我捂着自己的眼睛坐起來,結果撞到某個彈性很好的物品又摔了回去。

睜開眼,見到夢裏面的任瑩瑩竟然就在眼前。而且還騎在我的身上似乎才擡起身。

“你……”這是要做什麼?

任瑩瑩將自己的頭髮挑到身後,笑着道:“要把你從夢魘中叫出來,是要頭貼着頭的,別想多了小姑娘。即使是你,你的那個老公也會抓狂的,他醋勁挺大……唉喲……”她被風掀到了地上,還好身手伶俐並沒有受什麼傷。

而景容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才驚覺剛剛的那些,不過就是一個可怕的夢。

猛的抱住他,哭了,邊哭邊道:“景容,剛剛我做了一個可怕的夢,夢裏面所有人都死了,你還剖開了我的肚子取寶寶,太嚇人了。”

“嗯。”

景容依舊是那種語氣,但是卻格外的讓我安心。

還好只是夢,雖然真的太過真實了。

我抱着他久久沒有鬆開,哭的眼淚一直像是不斷似的,景容伸手替我將眼淚擦去。我感覺到他的手有些顫抖。是的,他的手在顫抖。

我擡起頭看着他,道:“景容,你沒事吧?”

似乎這個夢不光嚇壞了我也嚇壞了景容似的,他的神情中有一絲淡淡的心疼。我馬上覺得自己不應該讓他擔憂,於是笑道:“但現在沒事了,惡夢都醒過來了,我又是好人一個。”

見他不動。我又道:“突然間覺得有點餓呢,是不是應該吃早飯了……”

我想起牀讓小鬼們做早飯,結果發現情景不對啊。

這裏根本就不是我那間別墅,周圍的設置十分的簡單。我躺的牀也是木板牀,牀下面還鋪着一張寫滿符的黃布。我嚇的連忙起來了,怎麼做了個夢人就瞬移到別處了?

尤其是這裏不但房間特別連空氣也特別啊,我走到窗前向下看,尼瑪。懸崖啊!

驚叫一聲退回來,顫抖道:“我們這是在哪,在哪啊?”

“風景名勝,泰山。”

“你是,任瑩瑩?”

夢裏見到的人,爲什麼會出現在現實?

任瑩瑩看着我,道:“看來是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吧?但是,從今天開始叫我蓮華師太,這個名字我真的不想聽到有人叫。”

我點了點頭,很想問是不是因爲令狐沖,可是沒心情,我現在心裏亂。根本不知道能知道自己爲什麼醒來就出現在泰山了,這也太玄幻了。

“我不是被小鬼搬運來的吧,一晚上就到了泰山?”

“不是一個晚上,是三天了。你在我這裏就昏迷了一天一夜了。”

我看了一眼景容,見他沒表示,這證明這位任瑩瑩不是在說謊。可是,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給我解釋一下啊!

可惜,還沒有來得及解釋我的肚子就叫了起來,還是那種非常崩潰的叫聲。

我感覺到自己的胃都疼了,輕輕擠壓了一下胃部道:“真的好餓。”這次不是假的了。

任瑩瑩,不,應該是蓮華師太道:“你等着。”

她走到門前道:“小梳子,把粥拿過來。”

“哎。”不一會兒小梳子就端着粥過來了,驚喜的看着我道:“你醒了,快來喝粥。”

我點了點頭,終於知道自己不是被五鬼搬運搬來的了,因爲小梳子也在,不可能她也是被搬來的吧?

因爲太餓了我就先喝了粥,可是一來太燙,二來除了粥沒別的了。我看了一眼任……不是蓮華師太,這個至少來點小菜什麼的?

“你三天沒進食了,不能用別的,先喝點粥,慢慢來。”

“好。”

這個蓮華師太雖然身材一點也不像個師太,但是態度有時候還是很溫柔的。我將粥喝完,雖然沒飽但是胃稍微舒服了一些。只是奇怪道:“我如果昏迷了三天,就什麼也沒吃?”

沒被氣血什麼的,不會很嚴重嗎?

“你吃我了。”

щщщ★ttКan★¢Ο

蓮華師太嘆了口氣,然後道:“我的血對中了邪瞳之夢的你大補啊,所以……”她將袖口擼,我看到那裏有傷,但已經被包紮好了。

“對不起,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怎麼不問你老公?”

“他……咳……”冷靜的坐在一邊聽着,看來是沒打算插話。

“算了,我來解釋好了。先從任家說起,任家是個極古老的家族,也不知道在哪一代得到了邪瞳這個東西。算得上是一件寶物,可以提升感知的力量。甚至可以做到控制人心。可是邪瞳幫助任家的條件是,要任家將生下來的女嬰靈魂全部獻給它,如果放過一個任家血脈必斷。所以,任家百年來都沒有女嬰倖存下來,我是個例外。”

蓮華師太說的很輕鬆,可是我聽的很沉重。

而她接着道:“任秋風是我同父異母的哥哥,可惜是個廢材還迷上了邪術。邪瞳的力量他並沒有運用的多好,可是沒想到竟然肯爲了那個邪教頭子犧牲。”

“你說的邪教頭子是甦醒吧?”

“就是他。我暗自注意這個天體研究會好多年了,他以前是籠絡人才,可是近幾年卻變成了一些邪術的試驗與教導,同時有很多信徒,都是迷上了邪術的力量的,任秋風就是其中之一。你記得在昏迷前發生了什麼事吧,特別的?”

“似乎也沒有……有的,在他們走之前那個任秋風看了我一眼,當時我就覺得那的眼睛是紅色的,十分可怕。”

“對,當時他就是用自己的靈魂做爲交易對你施放了邪瞳之夢,一種相當強大的可以吞噬人靈魂的夢魘。當你的靈魂消失後。任秋風可以隨意擺佈你的身體。也就是說,他可以讓這你的這個胎兒認誰做父親都可以,一切由他說了算。”

我全身打了個哆嗦,沒想到自己竟然在那一瞬間中了這樣強大的夢魘。

“那我怎麼會來到泰山?”

“鬼主發現你的不對大概就想到了可能是任秋風搞的鬼。而瞭解任家的又只有我,所以就讓小梳子他們將你送來了。”

“原來是這樣,那叔叔和蘇乾呢?”

“他們兩個應該還在睡吧?一直沒有閤眼的開車,又想強行進入夢魘,結果搞了些精力。”

“強行?他沒有沒進入我的夢裏嗎?”

“他們倒是想,但都沒有成功。我的能力雖然可以將人帶進去,可是任秋風的邪瞳力量也十分的大,所以費了些功夫折騰最終都被排斥在外。還好,鬼主是不同的。看來夫妻果然比別人要親近些,不過當時突然間現身,還真是嚇人。” 景容在所有人面前現身了?

那他一定是非常着急了,想想也是,靈魂的消亡那是比死了還可怕。因爲我死了至少還能見到他,如果是靈魂都消失了就真的沒有機會了。怪不得他的手會抖,怪不得他會那麼害怕。

想想我都害怕,於是伸手去握住景容的手。他能去救我真的是太好了。

“你沒看見,當時他摸着你的肚子……”

蓮華師太沒說完,身邊已經有陣風掃過去,直打在窗子上。還好不是很強,窗子沒事。可是蓮華師太驚叫道:“你別激動,這裏是古蹟,古蹟知道不,什麼都很值錢的。”

“呃……”

我無言以對,總覺得這個蓮華師太有時候看起來有那麼點脫線。

她看了窗子好一會兒才又回來道:“這事關係到以後的故事,你必須讓我講下去,否則你來講吧!”

我去,第一次見到有人敢威脅偉大的景容boss,我都不敢好嘛。

師太,你好強大,大寫的服字送給你。

景容還真不動了,他伸手順着我的頭髮,一下一下的,好象在摸一隻小寵物。我是不是把他給嚇壞了,所以纔會這樣的異常溫柔?

“咳,你們要對望多久。別以爲我看不到鬼主就不知道你們在眉來眼去好嘛,你的眼神很明顯的。”蓮華師太輕咳一聲道。

我連忙回過頭來做一個好聽衆,聽她道:“當時鬼主摸着你的肚子深情的說着……”

我注意到景容的手指動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寶寶,你媽媽現在很危險,我們要一起救她,你願意嗎?”蓮華師太說完又道:“然後我就帶着鬼主進入到你的夢中了,才進去就看到一個小孩子在你的夢裏來回的奔跑。似乎很着急的找尋着你。而鬼主也一樣,他們的動作太快,我根本瞧不清。直到,他們抓到你的時候我才能看到他們。真的是太美了,你撿到寶了。”

“嗯。”的確是撿到寶了,我摸着自己的肚子又看了看景容。一家人在一起真好。

“事情就是這樣子的,現在你已經沒事了,還得了邪瞳……”

“邪瞳?”我摸向自己的眼睛,那個東西太可怕了,不要行不行?

“邪瞳並非什麼可怕之物,它不會是存在於天地間的異數之一。沒有人類依附它無法存在,全看使用的人是什麼樣的心境來決定它用在正途還是作惡上。”

“明白了。”

難得景容開了口,我也算是放了心。

“好了,現在是你們說悄悄話的時間,不過在這之前送你們一件禮物。”蓮華師太將手伸在自己那個大的不要不要的胸裏面,一扯。然後一張照片就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伸手接過來見上面竟然是我們一家人的照片。

景容的樣子是人類的模樣,沒有豎瞳沒有鱗片,膚色潔白。頭髮順直,真的是太美了。

而我們的寶寶被我們抱在懷裏,擡着頭對着我們微笑。我溫柔的看着他。而景容則溫柔的看着我們。第一次看到他溫柔的神情,那雙眼睛好似能將人吸進去的柔情和小寶寶竟然如此像,我摸了下自己的肚子對景容笑道:“他像你啊。”

“嗯。也像你。”

“看到你高興就好了,任家的血總算沒白流,至少這力量倒是原原本本繼承下來了,倒也有用。”

蓮華師太講完就走出去了,還沒忘記溫柔的將一邊的小梳子提走還關了門。

我微微一笑,仍然拋棄了夢裏的怕意躲在景容的懷裏和他一起看那張照片。怎麼看也不夠,直到景容道:“這個不會保存的太久。”

“啊,你怎麼不早說,我要拍下來拍下來。”忙去取自己的手機。結果發現我身上的衣服換了一件,根本沒有什麼手機之類的。

“別急。”

景容說完,一隻小鬼就拿着我的手機過來了,看來他早讓小鬼去取了或者一直在他的手中。

我連忙將照片放在桌子上,各種角度的拍下來,然後還高興的用了一張做手機桌面。怎麼瞧怎麼高興。不過看來看去我覺得看出問題來了,因爲這對父子太漂亮了,我好像是那陪襯的綠葉。如果別人看到這張照片一定會這樣想!

“景容。你說如果有一天你成爲了人然後我們又將寶寶生下來了,這要是走在街上我會不會被女人們打死啊?”

“嗯?”

看來景容完全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嘆了口氣道:“論顏值。我差太遠。”

“胡鬧。”景容這才知道我的意思,輕彈了一下我的額頭就在照片上摸了一下寶寶的位置,臉上的表情肯定是幸福了。

“這是很正經的問題。”我正兒八經的重複着。

“你認爲。我會在乎那些?”

“男人不都在乎嗎?”

“我已過了在乎那些的年紀了。”

噗……

我差點忘記了,自家老公有點年紀太大了,似乎或許真的不會在乎了。

想想蓮華師太也算是個讓人噴鼻血的美人了,可是他連正眼也不瞧一眼,看來老男人的眼光你沒有辦法瞭解。

“小萌,小萌你沒事事事了吧……”叔叔看了一眼我,然後從我的臉上移到了景空的臉上,露出了微微驚愕與略恐懼的表情。

我驚訝的站起來道:“叔叔,你看得到景容?”

太不可思議了,他竟然看得到?

以前景容雖然有在他們身邊現身,但多半都是將眼睛遮掩住,所以他們沒看到他的全貌。可剛剛的表情證明。叔叔不但看到了他,甚至對他的眼睛很在意,甚至皺起了眉。

對,每個人看到景容大概都是這個表情,就連我也是一樣的。本以爲景容會受傷會在意,可惜他並沒有。只是將臉轉向一邊裝做沒看到叔叔過來似的。

“很模糊,可是卻能看到他的臉……他的眼睛……你不怕嗎?”叔叔指着景容尋問,然後將我拉到一邊。

我搖了下頭,然後拿起了手機給他看道:“快看,這是景容的真實相貌,還有我們的孩子。”

手機的照片落在叔叔的眼中,他似乎也吃了一驚,輕咳道:“嗯,如果是這張臉,你倒是撿便宜了。”

“叔叔。”我瞪了他一眼。

“可是這張照片是怎麼回事?”叔叔尋問,我就將自己總結的前因後果講給了他聽。

叔叔聽後看來十分的後怕,他摸着我的頭,道:“蘇家的人真的是太欺負人了,回去之後我一定要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報復。”

我點了點頭,道:“是,我們不能總躲着。在夢裏,我看着他們對付我關心的人,心裏是那樣的難受。”

“我已經讓小鬼跟隨他們,如果那些人敢動手他們自會阻止,若阻止不了就會回報。”景容接口說完我竟鬆了口氣,沒想到他全想到了,這樣我就放心了。

“聲音,也聽到了。”叔叔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看起來有些鬱悶。不過還是有些彆扭的道:“多虧你想的周到,小萌以後不要多想了。”

景容沒有回答,一副高冷的態度。

“雖然我看不太清楚,但是你這個老公是不是表情很冷淡。不,是一直沒有表情?”

“呃,嗯。”

“你嫁他有意思嗎?”

“有啊,他很溫柔的。”

“是很冷酷吧?”

“他很照顧我的。”

“一天不講一句話的照顧嗎?”

“沒有,他一天至少會講三句。”

叔叔的臉上露出了憐憫的眼神,我有些尷尬的笑着,他似乎是在一直擡高我貶低景容,難道是在想保護我?在這場婚姻中保護我? 其實叔叔你多慮了,因爲在這場婚姻中一直沒有安全感的是景容,他總是一副怕我變心的模樣。雖說吧沒見他怎麼哄着我,可是從一些小細節上我還是能分析的出來的。

不過經歷的昨天的事情我發現他臉上有了點自信,尤其是在看了那張照片以後。突然間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寶寶的相貌是怎麼來的?

我看着景容突然間有點脫線的跳題問道:“景容,在夢裏寶寶的容貌是你弄出來的嗎?”

果然問對了,景容看着我,嘴角那絲難掩的笑意證明了他的想法:“不,是你和寶寶心中想法的反射。”

所以他非常開心吧,因爲寶寶生得像他,那雙眼睛就算找遍我所有認識的人都沒有長得那般漂亮的。這是用事實承認了他是寶寶的爸爸我的丈夫?怪不得瞧他擔憂中有點興奮,興奮的原因是這個嗎?

千年的老男人你永遠不知道他的心裏究竟在想什麼,反正我是要想一會兒才明白的。這也就是夫妻了,相信如果是別人根本就無法明白是怎麼回事。

比如叔叔道:“他怎麼了,臉是不是在抽搐。對不起,我看不太清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