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不是有軒轅鳥弓嘛!怎麼不把它射下來呢。”

“我倒是想,可它飛得太快了,我TM都來不及取出軒轅鳥弓好麼。”

阿祁不禁說道:“遭了!遭了!若那隻鳥正是混世魔王派出的耳目,混世魔王豈不就知道本大聖的行蹤了?”

肖遙說:“你也別太擔心,也許只是一隻普通的鳥兒,只是我太過緊張了而已,未必當真就是混世魔王派出的耳目。”

“我說主人,你到底看清楚了沒有啊?”

“說實話,沒看清。不過就算真是混世魔王派出的耳目,也沒什麼可怕的。大不了跟那魔頭大幹一場。”

肖遙說着,話鋒一轉。

“行了,我們先回家吧。”

“主人你不是還要找純元仙子麼?”

“還找個毛啊!要是純元仙子當真跟混世魔王在一塊,咱們找到她的藏身之地,豈不等於羊入虎口。”

“主人言之有理,不過,你就不查小夫人前世之事了?”

“再說吧,這事反正也不急於一時。對了,今天的事,先別告訴她。免得她胡思亂想。”

阿祁立刻點頭,

“知道!”

肖遙轉身往回走去,阿祁急忙跟上,追問道:“主人,現在混世魔王極有可能已經來到了這裏,你到底打算何時幫我把這破圈子摘下來?”

“別急嘛,你這玩意兒可不是一般的圈子,蕩魔天尊還在上面加持了封印,要將它摘下來,需要不少陽氣值。”

阿祁聽得雲裏霧裏,“陽氣值是什麼?”

“呃……,說了你也不懂,不過你放心,我會盡快幫你摘下這玄天鎖妖圈。”

……

接下來幾日,倒是風平浪靜,

肖遙原本以爲聶無雙會來找自己,但他並沒有出現,甚至都沒去學校,看來這傢伙的元氣尚未完全恢復。

那位純元仙子也沒來找麻煩,聶無雙那晚放了大招,想必她多少還是有所顧忌。至於混世魔王,亦沒有現身。

這讓肖遙心裏稍稍鬆了一口氣,看樣子,那晚是自己太多心了。那隻掠過頭頂的黑色大鳥應該只是一隻普通的鳥兒而已。

不過,他還是決定,儘快將阿祁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摘下來。

鬼知道那位混世魔王什麼時候會找上們來。

由於他現在級別不夠,要強行將玄天鎖妖圈從阿祁脖子上摘下來,需要消耗78000點陽氣值。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肖遙查看了一番自身目前的狀態:

職業:捉鬼大師4級,

經驗值:22670000/30000000,

陽氣值:73768,

法力值:25106,

掌握技能:火眼金睛;麒麟臂10級;遁匿9級;六耳8級;龍魂之力9級;意念移物6級;乘風御氣8級;金鐘罩4級;御劍術7級;御火術2級;幻化,1級,控水術,0級。

瑪了個蛋!

目前剩餘陽氣值,都不夠強行摘除阿祁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

就算老子現在吃兩顆元陽寶丹,再吃點補充陽氣值的血藤果,勉強達到強行摘除玄天鎖妖圈所需的78000點陽氣值,但剩餘的陽氣值就少得可憐了。

這尼瑪可不行!實在是太冒險了,

強行啓動一氣陰陽棍,以及運用辟邪劍氣發起劍雨模式攻擊,都需要耗費陽氣值,

而如今,一氣陰陽棍已經成爲老子的大殺器,萬一僵王后卿或是混世魔王正找上門來,還得靠着這件神器與之抗衡。所以,老子必須得保證,在幫阿祁強行摘除了玄天鎖妖圈後,剩餘陽氣值還有5萬點以上才行。

肖遙在心裏算了一下,如果要在幫阿祁強行摘除玄天鎖妖圈後還剩餘5萬點以上的陽氣值,那他就得在現有基礎上,再提升55000點陽氣值才行。

要提升陽氣值,目前來看,只有兩種可行的方式,

一是降妖除魔,二是吃靈丹妙藥。

眼下,並沒有妖魔可除,所以,也就只能採取第二種方式了。

說到提升陽氣值的靈丹妙藥,他手裏現在主要有兩種,一是不久前煉製而成的元陽寶丹。二是浸泡在玉淨瓶中的瓊池太歲。

現在還剩二三十顆,要是全吃下去,差不多也夠了,可問題是,這玩意兒每天最多隻能服用兩顆,若是過量的話,非但不能吸收,反而有可能對身體造成影響。

也就是說,他得花上近半個多月的時間,才能將陽氣值提升到所需的水平。

他可等不了這麼久,所以,只能靠那塊瓊池太歲了。

肖遙將玉淨瓶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來,往瓶子裏一看,發現裏面那塊瓊池太歲與放進去時候相比果然變大了不少。

這玩意兒當真能夠自我生長,這可真是太好了。

肖遙立刻從玉淨瓶中將瓊池太歲取出來,然後催動辟邪劍氣,割下來了一小塊,拿在手裏掂了掂,估計得有五六兩,他在心裏默問系統:

“我要是吃下這塊瓊池太歲,能增加多少陽氣值?”

系統回答:“每服用50克瓊池太歲,可增加陽氣值12000點,這塊瓊池太歲重275克,宿主若是將其全部服下,能提升66000點陽氣值。”

沒想到這麼一小塊居然就能增加66000點陽氣值,完全足夠了!

肖遙心頭暗喜,立刻將剩下那一大塊瓊池太歲放回到玉淨瓶中繼續泡着,接着他便捧着那塊瓊池太歲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每嚥下一口太歲肉,他的耳畔便會傳來系統提示:

“Duang!增加陽氣值3600點。”

“Duang!增加陽氣值2800點。”

“Duang!增加陽氣值3300點。”

……

不過整塊瓊池太歲還沒吃完,耳畔便傳來了系統警告:

“警告宿主,若是一次性攝入瓊池太歲過多,有氣爆危險。”

瑪了個蛋!

又是氣爆,肖遙心裏還是有些顧忌,沒敢繼續再吃,停下來查看了一番目前的陽氣值水平,已經達到132379點。

這樣一來,在幫阿祁摘除玄天鎖妖圈後,剩餘陽氣值還能有54370點,至少夠再強行啓動一次一氣陰陽棍了。沒必要非得把這些瓊池太歲全都吃完。

肖遙將剩下的一小塊瓊池太歲也放回到玉淨瓶內,接着便迫不及待地走出屋外,去找阿祁。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院子裏一片漆黑,阿祁也不知跑哪去了,不見蹤影,只有長爪慵懶得趴在院子裏。

肖遙扯着嗓子大喊一聲:“阿祁!”

過了沒一會兒,阿祁從院子裏那口水池之中探出了一顆腦袋,衝肖遙問道:“主人,叫我幹嘛?”

“快上來!”

阿祁極不情願地說:“上來幹嘛?本大聖遊得正爽呢!”

肖遙瞪它一眼,沒好氣地說:“大半夜有什麼好遊的!你TM還想不想讓老子幫你摘脖子上的破圈子了?”

“哎!大半夜才……”

阿祁話說到一半才反應過來,頓時瞪大了眼睛,

“主人!你……你是說,可以幫本大聖摘下這破圈子了?”

“要不然老子叫你幹嘛!想要老子幫你摘下這破圈子的話,那就快點。”

肖遙說完,轉身回屋。阿祁立刻鑽出水池,緊跟在肖遙後面返回了屋內。

剛一進屋,阿祁便迫不及待地衝肖遙問道:“主人,你打算怎麼做?”

“你過來。”

阿祁立刻溜到肖遙身旁,並將腦袋伸到他面前,等着他幫自己摘下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

肖遙伸出一隻手,抓住了阿祁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

片刻過後,玄天鎖妖圈漸漸泛起了暗金色的光芒。

光芒越來越盛,而且,玄天鎖妖圈竟然越箍越緊,阿祁已經有些受不了了,吃力地問道:

“主……主人,到底還……還要多久?”

肖遙沒有回答,而是在心裏對系統說道:“快點!我要打開玄天鎖妖圈?”

“宿主請確認,打開玄天鎖妖圈,需要消耗陽氣值78000點。”

“確認,快點打開吧!”

“Duang!消耗78000點陽氣值,兌換一次啓動玄天鎖妖圈的機會。”

系統話音剛落,阿祁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便傳出“咔”的一聲響,原本越箍越緊的圈子應聲而開,隨即化作一縷流光,飛入了肖遙身體之中。

肖遙大吃一驚,再一查看系統物品欄,這才發現,玄天鎖妖圈已經進入了物品欄中,他心裏頓時鬆了口氣。

阿祁感覺脖子一鬆,立刻擡爪一摸,發現脖子上的圈子已經沒了,心頭頓時欣喜不已。

它立刻起身,大聲喊道:“哈哈!本大聖終於掙脫束縛啦!”

就在它說話間的工夫,它的身體迅速膨脹,而且模樣也發生了變化,原本是一隻水貂,而如今,變成了一隻通體白色毛髮的猿猴。 眼看着阿祁的體型很快變得與自己一般高大,肖遙心頭暗驚不已,暗忖道:

“這該不會就是無支祁這隻千古奇妖的本來面目吧?尼瑪這樣還不如變成水貂呢,現在它的體型變這麼大,今後還怎麼帶它出門啊……”

他心裏正犯嘀咕,旁後忽然傳來一聲女人的尖叫,

肖遙扭頭一看,原來是張咪,正穿着一件絲質半透明睡衣站在樓梯口,完美的身體曲線若隱若現。

這時候已是深夜時分,張咪明明已經入睡,沒想到又醒了。

張咪瞪大眼睛,緊張地看着體型還在進一步膨脹的阿祁,神色十分驚恐。

肖遙趕忙走上前去,一把攬住張咪的芊芊細腰,將她摟在懷裏,輕聲說道:“咪姐你別害怕,它是阿祁。”

“它……它是阿祁?”張咪有些不敢相信,

“阿祁怎……怎麼會變成這樣?”

“呵呵,其實這纔是阿祁的本來面目,它原本是一隻千古巨猿,名叫無支祁,因爲被玄天鎖妖圈封印了法力,不得已才……,我靠!”

肖遙話說到一半,忽然發出一聲驚呼,

因爲他發現,阿祁的體型,已經變得十分巨大,變成了一頭面目猙獰的巨猿,站在那兒足有三米高,腦袋都快碰到房頂了,簡直就是一龐然巨物。

關鍵是,尼瑪它的身體還在變高變大。

瑪了個蛋!

老子怎麼忘了這茬,無支祁乃是千古巨猿,那身體到底得長得多高大啊?要是再這麼長下去,那這房子可就得毀了。

想到這,肖遙急忙衝阿祁大聲喊道:“喂!阿祁你快停下!”

剛剛解除法力封印的阿祁正興奮異常,任由自己的體型迅速變大,聽到肖遙這一聲大喊,這才停了下來,而這時候它頭頂的毛髮,幾乎已經觸碰到天花板,要是再晚一時半刻,天花板就得被它頂個窟窿。

肖遙鬆了口氣,

阿祁一臉懵逼地衝他問道:“主人,怎麼了?”

肖遙沒好氣地說:“你TM還好意思問老子怎麼了!你自己擡頭看看,你要是再這麼長下去,這房子就得被你拆了。”

“呃……,本大聖一時之間太過激動,沒控制住,我這就變回去。”

阿祁說着,身體迅速縮小,沒一會兒,便又變回了原本模樣。

張咪見狀,拍在自己的胸脯說:“阿祁,你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哎!大夫人你還沒看到本大聖真正的模樣呢。”

張咪連忙擺手道:“我可不想看。”

肖遙有些好奇地問道:“我說阿祁,要是剛纔我不阻止你,你到底能長到多高?”

一提起這個,阿祁頓時來了精神,

“主人,不是本大聖吹牛,想當年,本大聖屹立於東海之濱,一雙腳踏入十五丈深海,那東海之水,才及本大聖腰間而已。”

“臥槽!一丈三米,那豈不是說,你要是站在岸上,身高得有上百米!?”

“差不多吧!反正,本大聖只要跺一跺腳,大地就會顫抖,大海就會掀起驚濤駭浪,即便是天庭……”

阿祁越說越來勁,肖遙忙打斷了它:“行了!阿祁,我知道你是千古第一奇妖,以前不是一般的威風,不過今非昔比,我可是逆着蕩魔天尊的旨意,摘下了你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所以,即使你已經恢復了法力,也絕不可輕易現出真身,不然要是把蕩魔天尊招惹來,我和你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阿祁連連點頭:“主人放心,吃一塹長一智,千年前月隱公主私放了本大聖,本大聖一心想報仇,大鬧四海,不但被蕩魔天尊給本大聖套了個破圈子封印了法力,還連累月隱公主身陷囹圄,這次,本大聖絕不會隨便招惹是非。”

聽它信誓旦旦,肖遙心裏鬆了口氣,他點頭道:

“你明白就好!以後你還是繼續保持現在這副模樣好了,大家都看習慣了。”

張咪接過他的話說:“小老公說得對,你的本來面目實在是……,有點嚇人,還是像現在這樣比較萌。”

“知道啦!大不了本大聖不變身就是了。”

阿祁說着,話鋒一轉:“哼!現在那混世魔王要是敢來,本大聖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可別掉以輕心,萬一那魔頭真的已經得到刑天頭顱了呢。”

“現在本大聖已經解除了法力封印,就算他混世魔王當真得到了刑天頭顱,本大聖也不怕他!真鬥起來,他未必能贏得了本大聖,除非……”

阿祁話說到一半,頓了頓,肖遙立刻追問:“除非什麼?”

“除非他不但得到了刑天頭顱,而且得到了刑天戰斧。”

肖遙微微一怔,問道:“刑天戰斧是什麼鬼?”

“刑天戰斧是刑天所用的兵器,是一柄通天巨斧,蘊藏着盤古之力,乃是無上神兵。能夠開山劈石,甚至能夠劈開虛空。但這件無上神兵,只有擁有刑天之力的人,才能運用。”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也就是說,混世魔王如果得到了刑天頭顱,他就有機會舞動刑天戰斧?”

“可以這麼說。”

阿祁說着,話鋒一轉,

“不過主人不必擔心,據本大聖所知,刑天戰斧被封印在九幽冥帝,東嶽大帝派了冥龍鎮守,那混世魔王根本沒機會接觸到刑天戰斧。”

“你確定?”

“當然確定,這可是月隱公主親口跟我說的。”

說到月隱公主,阿祁衝肖遙問道:“對了,主人,你手裏的歸墟螺,不是能開啓通往九幽冥界的虛空之門麼?”

“是啊,怎麼了?”

“呵呵,那主人你把歸墟螺借我吹吹。”

“臥槽!你想幹嘛!?”

“我想去一趟九幽冥界,見見月隱公主,當面謝謝她當年的相救之恩,何況我連累她被困在森然寺百千年,我怎麼也得向她道個歉吧。”

肖遙一聽,立刻拒絕:“不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