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就已經說了,這邊組織上的人管,可是組織上的人在哪兒?難不成,要這兒的人都死光了,組織上的人才出現嗎?還有,我爸媽的“命”現在還在棺材裏面,要指望組織上的人,說不定明天我爸媽就死了。

我們倆吵的很兇,讓旁邊的囡子都有些不知所措。這好像還是我第一次發脾氣,也是我和方大師第一次爭吵。直到囡子過來站在我和方大師中間,看不到對方的臉之後,才逐漸的冷靜下來。

好一會兒之後,方大師才嘆了一口氣朝着我說道:“葉子,組織上真的派人過來了,現在看來,組織上的人應該也遇見了麻煩。”

聽到這話之後我也是愣了一下,看來我真的是誤會方大師了。可是組織上的人都能出麻煩,那麼對方的勢力肯定很強大,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出這事兒。

“知不知道是誰做的?”我有些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不過明天那邊會有人再過來,到時候就能弄清楚。”方大師說完話之後,起身讓我待在這兒哪兒都不要去,不管看到誰都不要輕舉妄動。我問他去哪兒,他說我爸媽的“命”還在棺材裏面,不得趕緊去拿回來啊。

本來我也想跟他一起去的,但是試了好幾次都沒有爬起來。還是方大師把沫寒喊過來,一起把我扶進了沫寒家裏才走。看着方大師的背影,我只能在心裏祈禱他能順利的把我爸媽的“命”拿回來。

看着旁邊淚眼婆娑的囡子,我伸手在她的頭上輕輕揉了揉,示意我自己沒事兒。不過以後估計得很長時間要看不到了,讓她以後就跟着媽媽那邊,好好唸書。

“葉子哥,你不會死的對不對?”囡子趴在牀邊,頭離我很近,睜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朝着我問道。

“恩,不會死的,等過些時間,葉子哥就來看你。不過,沒辦法送你去上學了。”說到這兒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有些遺憾。關於囡子上學的事兒,我們已經籌備了很久,終於還有一個來月就能去上學了,可是接下來我卻沒有辦法陪她。

“葉子哥,你看看這個,我剛剛畫的幾幅畫。”囡子從自己的小口袋裏面,掏出來幾張水彩畫遞到了我手中。

這水彩畫中,我被放在一張牀上,身上吊着各種各樣的管子,看上去就像是在做活體試驗一般。我知道,這應該是囡子畫的,我被送到組織裏面之後的情景,所以還好理解一些。但是接下來幾張,就讓我有些難以理解了。

接下來的幾張當中,是我跟方大師在一起好像密謀着什麼,旁邊還有一個老婆婆,那個竟然是囡子的奶奶。另外一張是我們三個一起逃走的場面,好像逃走的時候還挺匆忙,畫面中我是摔倒在地上的,方大師伸手回來拉我。

“還有沒?”我拿着這幾張水彩畫,有些好奇的朝着囡子問道。

囡子搖了搖頭,示意沒有了。而且,看上去情緒特別的低落。

“想奶奶了?”我指了指水彩畫中的那個老婆婆,朝着囡子問道。她還是隻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話。

“放心吧,要是我真的遇見你奶奶了,肯定把她帶回來看你。知道你去上學,她肯定也會很開心的,對吧?所以,等你上學的時候,一定要好好學習,多聽老師的話,知道嗎?”我掙扎在坐起來靠在牀頭,寵溺的揉了揉囡子的頭髮,嘆了一口氣朝着她說道。 法國大廚連連搖頭,臉上還流露著痛苦的神色。

「你被三十個女人蹂躪居然還沒死?」樂天蠻驚訝的問。

這傢伙是種馬嗎?

「只有我沒死……我的其他夥伴都死了! 暖婚二嫁 那些女人折磨了我們一天一夜,最終她們放過了我,在我臨走的時候,她們給了我一碗蛇羹,就是黑魔鬼蛇!」法國大廚說道。

樂天想了想,都是女人的部落?黑魔鬼蛇?

那個叫西塞的老外說黑魔鬼蛇隱藏著永生的秘密?這話不知道別的老外知不知道?

「我聽到一個傳言……關於黑魔鬼蛇的。」

樂天慢慢的說道。

法國大廚突然停了下來,他直勾勾的看了看樂天。

「這也是一個外國人對我說的,這個外國人甚至還為了這個傳言特意養了好幾條價格昂貴的黑魔鬼蛇……」樂天還是慢慢的說,但是就是不說到重點。

法國大廚臉上的神色明顯的帶著極大的興趣,他甚至忘了自己前面的食物已經冒煙了。

「大廚先生……食物糊了。」

一旁的助理急忙提醒道。

法國大廚猛地回過身,急忙去處理食物。

樂天看了看他,這老外……心思不大正啊。

小助理慢慢的喝了一口紅酒,她現在已經完全豁出去了,來什麼吃什麼。

「好吃嗎?」樂天扭頭看了看小助理。

宅女小青梅的戀愛手冊 「好吃。」小助理點點頭。

「你不擔心我們沒錢付了嗎?」樂天問。

小助理一愣。

「你看出來了?」她驚訝的問。

「瞎子都看得出來了,記住了……以後和男人出來吃飯,別要管什麼錢不錢的,你就只管吃,有錢沒錢都是男人要處理的事情。」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小助理眨了眨眼。

「是這樣的嗎?我還是第一次和男人約會,沒有經驗啊。」

樂天嘿嘿一笑。

他又給小助理倒了一杯酒。

「尊貴的客人,您聽到的傳說是什麼?」法國大廚居然主動開口詢問。

「唔……這是一個秘密!是個我也很心動的秘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法國大廚微微一愣。

「這位客人……如果你願意和我一起分享這個秘密,我願意請您免費享用這頓大餐。」他馬上說道。

攻妻不備 小助理驚訝的看著這胖子,這不是腦子有病嗎?

樂天說的秘密無非就是那個西塞口中說的永生罷了,這不是騙大傻子的嗎?

「哦?那我就多謝了,這個秘密……其實就是永生!」

樂天很痛快的說道。

目的已經達到了,樂天自然就痛快了,他吃了一口魚子醬,嘴巴里傳出咯吱的聲音。

「可以詳細一些說嗎?」法國大廚明顯對這樣的回答不太滿意。

「可以,據說黑魔鬼蛇隱藏著永生的秘密,它們在守護著某一件寶物,只要可以找到成群的黑魔鬼蛇,那就你可以找到這個秘密。」樂天說道。

「去哪裡找黑魔鬼蛇?」法國大廚連忙詢問。

樂天看著他。

「你可以先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對這個東西這麼有興趣?告訴我這些消息的人是一個西方的神職人員,他的話連我都不怎麼相信,你為什麼會信?」他慢慢的問道。

「因為我在那個部落里也聽到了一些關於黑魔鬼蛇的事情,我也聽到了永生這兩個字,但是那時候的我不太明白這兩個字代表的意義……現在我終於知道了。」法國大廚解釋道。

樂天點點頭。

「既然如此,我就將那位神職人員對我說的話告訴你吧,他對我說過,想要找到黑魔鬼蛇守護的東西,其實並不簡單,因為我們平時見到的都是黑魔鬼蛇中極少的一部分,它們的絕大部分都隱藏在一個秘密的角落……」

樂天繼續墨跡,小助理都有點聽不下去了。

「想到達到這裡,就必須找到一張地圖……只要順著地圖的蹤跡,就可以找到黑魔鬼蛇守護的位置。」樂天終於說完了。

法國廚師又呆住了,他身邊的助理不斷地提醒他,他才回過神來。

樂天一直打量著這個人,這個人雖然看起來有些胖,但是這個老外非常的強壯,一看就是不太像是一個正經的廚師。

樂天看著他的手,咂了咂嘴。

一頓飯吃完,小助理非常的滿意,她急急忙忙的拉著樂天離開了。

「萬幸啊……」她嘟囔著。

「萬幸什麼?」樂天奇怪的問。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萬幸人家沒來要錢啊,你也是的……你沒錢就請我吃路邊的燒烤攤就行了嘛,來這樣的地方做什麼?」小助理倒是埋怨氣樂天了。

「你吃的不開心嗎?」樂天問。

「開心啊,特別是知道不用付錢之後……我就更開心了。」小助理笑呵呵的說道。

復婚老公請走開 她看到樂天若有所思的樣子,有些奇怪。

「你怎麼了?」

「那個廚師……不太對勁。」樂天回答。

「怎麼不對了,他做的菜味道很好啊。」小助理問。

「不是菜的問題,而是他這個人有問題,一般人不會對那些虛無縹緲的永生感興趣,除非是一個極度瘋狂的宗教愛好者,一個廚師有這種表現……不正常……」樂天搖搖頭。

「可能……他只是好奇而已。」

小助理眨了眨眼。

「剛剛我們吃的那頓飯沒有萬八千的拿不下來吧?只是為了個好奇就付出這麼多錢……你覺得可能嗎?」樂天問。

小助理想了想,搖搖頭,那頓飯可不只萬八千。

「其次……那個廚師的手上布滿老繭,那可不是拿菜刀和顛鍋能練的出來的,我懷疑這個廚師可能是一個探險愛好者!他被那個神秘部落抓住的事情……可能是真的。」樂天說道。

小助理看著樂天,即使都是真的,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你管這些做什麼?」她奇怪的問。

「唔……還是有點用處的,那個廚師說他在去印度旅遊的時候遇到的那個部落,在那個部落里吃過黑魔鬼蛇,這就說明黑魔鬼蛇的產地可能就在那附近,還記得科技大學裡面的那個外教嗎?他對黑魔鬼蛇同樣極有興趣。」樂天看著小助理。

小助理點點頭。

「西塞?」她說道。

那個老外給小助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居然可以用燈光和音響製造一個自己的複製品,也真虧他能想得出來…… 樂天點點頭,對於那個老外,樂天還是有點深不可測的感覺,那個傢伙上次是怎麼發現警方的行動了呢?但現在樂天還是想不通。

「這個西塞已經不單單是感興趣了,他甚至還花大價錢養了幾隻……這個黑魔鬼蛇在外界的數量很稀少,他是怎麼搞到這麼多的?很明顯他並沒有找到所謂的黑魔鬼蛇的聚集地,那麼他很有可能也是從這個都是女人的部落中購買的……」他說道。

小助理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不是想慫恿蘇隊出國辦案吧?不太現實……」

「嘿嘿……當然不是,我只是這樣分析分析,那個西塞這麼緊張這個永生的秘密,我就向所有對黑魔鬼蛇感興趣的人都傳遞一下這個永生的消息,讓場面變得更加混亂一點,沒準我們還能渾水摸點魚呢。」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小助理佩服的豎起了大拇指,這貨不做警察真的可惜了。

「走了,看電影去……」樂天拉住小助理的手。

兩個人上了車直奔電影院……

電影看的什麼樂天根本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看完電影之後,胳膊上濕了一片……

「下雨了?」樂天奇怪的看了看一旁的小助理。

小助理小臉通紅,能不紅嗎……

那都是自己哭的……

這個傢伙來了之後就是呼呼大睡,她一個人看著這個愛情劇哭的稀里嘩啦。

離開了電影院,時間已經到了十點了。

仔細想想,好像又沒有什麼地方可去。

「還想做什麼?」樂天問。

小助理看了看樂天。

「我們去夜總會玩吧。」她提議。

樂天眨了眨眼,點點頭。

「去盛世名門行嗎?」他問。

「那裡太貴了……」小助理嚇了一跳。

上次吃飯是因為運氣好,那個傻子廚師請客,她可不相信這樣的好運還會有第二次。

「沒事,哥有錢……」樂天拍了拍口袋。

小助理無語,五百看了場電影還剩四百四……

上了樂天的車,還是直奔盛世名門去了,小助理心一橫,算了……自己想那麼多有什麼用?

沒想到來了夜總會,一切居然顯得更加順利,豪華包間、酒水、果盤、零食……

滿滿的擺了一大桌子,服務生還時不時的進來詢問還有沒有需要。

這服務也太好了吧?

小助理有點不可思議,不過酒是好酒,不喝是可惜了,她看了看樂天,心裡突然快的很快。

如果兩個人都喝多了,今晚會不會發生一些什麼少兒不宜的事情?

好期待……

小助理大聲的唱著歌,樂天默默地坐在一側,他實在有點忍無可忍了……

這聲音好聽是好聽,但是不著調啊。

這聽起來幾乎和鬼哭狼嚎沒有什麼區別。

不過小助理嚎的開心,樂天也就認了。

包間的門突然開了,樂天看過去,李大利那個光頭居然伸了進來。

樂天站起身。

「我去下衛生間。」他大聲的在小助理的耳邊吼道。

「好的。」小助理笑呵呵的點點頭。

她今晚有點興奮過頭了。

走出了包間,樂天居然有種重見天日的喜悅,他看了看一臉糾結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李大利。

「怎麼了?丟錢了?」樂天問。

「找個安靜的地方說。」李大利點點頭。

兩人走到了一個沒人的包間裡面,坐在沙發上。

「兄弟,你不是讓我跟著輝哥嗎?我今天下午就一直偷偷的跟著輝哥。」李大利說道。

「哦?你發現了什麼?」樂天看著他。

「一開始挺正常的,輝哥去了北山,一直到下午三點多才回來,回來之後在夜總會裡面呆了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是和我在一起的,那個時候輝哥還是蠻正常的,後來他接了個電話,就起身離開了。」李大利慢慢的說道。

樂天看著他,下意識的就覺得鄧建輝一定出了什麼問題。

「我隨口問了一句,輝哥說要去南哥的洗浴中心看看,我覺得有點不對,因為一般情況下,輝哥只有在晚上的時候才會去洗浴中心轉一圈,那個時間馬上要吃晚飯了,洗浴中心那時候不會太忙,根本不需要去看,所以我就偷偷的跟著過去了。」李大利說道。

「去哪了?」樂天挑了挑眉。

他估計鄧建輝去的地方不可能是孫浩南的洗浴中心。

「他去了一個小區,名字是……」

李大利頓了一下,他仔細地想了想,卻發現名字居然忘了。

樂天看著他,他倒是蠻耐心的。

「我忘了,好像叫東區楚家還是劉家什麼的……」李大利撓了撓光頭。

「東區楚家小區?」

樂天問。

「對!就是這個名字……」

李大利「啪」的一下拍了下手。

樂天還真的的是愣住了,又是這個小區?這個小區今天是犯了什麼邪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