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林卻是毫不畏懼,知道九五雄霸不會袖手旁觀,實際上也的確如此,林峰的劍距離九五林尚有段距離的時候,九五雄霸的大手便從斜刺里伸了出來,竟直接握住林峰的劍鋒。

林峰見狀,毫不猶豫的擰腕便扭,只恨不得將九五雄霸的手掌直接削下。可九五雄霸的手掌就彷彿是鋼鐵鑄造的一般,任憑林峰將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也無法傷其分毫。

「找死!」

九五雄霸冷哼一聲,握住林峰劍鋒的手猛然用力一拉,林峰整個人立時不受控制的向著他的懷中踉蹌栽倒過去,九五雄霸另外一隻手對著林峰的腦袋便順勢拍了過去。

以九五雄霸的修為,這一巴掌要是拍實了,林峰的腦袋非像西瓜般爆裂不可。

關鍵時刻,皇甫薰果斷出手,一道奪目刺眼的劍芒裹挾著急速翻滾旋轉的劍鋒,生生的擋在了九五雄霸的掌鋒前。皇甫薰的修為要比林峰高出許多,九五雄霸斷然不敢以肉掌接他的劍鋒,見狀只能頓住了掌勢。而林峰此時也反應了過來,急忙撤劍爆退。

一眨眼間的工夫,便在鬼門關遊走了一圈兒,以林峰的心性也不禁嚇出了一身冷汗。

「九五雄霸,你們兄弟兩個,最好不要太過分!我雖然不是你的對手,可要與你同歸於盡,我未必做不到。」 神級系統之商女重生 皇甫薰雖然還保持著理智,可任誰都能看的出,他也已經到了要暴走的邊緣了。

九五雄霸冷笑了一聲,滿面輕視的道「你大可以來試試!我會讓你知道,你與我之間的差距,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大!」

「好了!前面就是慕家,正事要緊,都別鬧了!」

走在前面的九五晦仇回頭瞪了幾人一眼,沉聲說道。

九五雄霸瞥向林峰,道「算你走運,否則你現在已經是死人了!」說完,九五雄霸的五指倏然一緊,還握在他手上的一柄長劍,頓時化作了滿地的碎屑。

這柄劍跟在林峰身邊已經有不少個年頭了,更還曾經被萬東親自淬鍊過,林峰向來視之如寶,沒想到就這樣被九五雄霸給毀了,讓林峰的心直痛的滴血。

只是此時此刻,他除了生氣之外,全無辦法,只能繼續隱忍,暗暗期待萬東能為他出這一口惡氣。

「賤女人,你說一會兒見到了你那個雜種兒子,我們是砍了他的腦袋好呢,還是剝了他的皮好呢?」九五林又冷笑連連的對陳依說道。

一個母親哪裡聽的了這個,九五林的話音還未落地,她的面色已是變得比紙還要更白。

「你們……你們要幹什麼?」陳依顫聲問道,眼神中滿是驚恐。

「你說我們要幹什麼?你那雜種兒子竟然殺了我堂哥,我們當然要找他報仇!不如這樣,先剝了他的皮,然後再砍了他的腦袋。嘿嘿……就這樣,這樣才過癮!」

「不!你們不能殺小東,不能!」陳依惶恐的幾乎連站都站不住了,不停的嘶聲吼道。

陳依那驚恐痛苦的樣子,也不知道滿足了九五林的什麼惡趣味,直讓他樂的嘴巴都快咧到了後腦勺兒。心中還有些後悔,這麼好玩兒的事情,他怎麼才發現。

「伯母!」看到陳依情況不對,皇甫晴急忙沖了過來,將陳依抱了住。

「晴兒,你聽到了嗎,他們要……要殺了小東,要殺了小東哇……」陳依一時過於激動,竟說著說著,突然昏了過去。

九五林就好像是看到了天大的樂子,直忍不住放聲狂笑,直將皇甫薰幾人恨的咬牙切齒。

「看來並沒有什麼大礙,我來向陳依體內度入一些道氣,想必她很快就會醒過來的。」皇甫薰檢查了一番陳依的情況,舒了一口氣說道。

皇甫晴連忙搖頭道「還是不要了!伯母一醒過來,還不知道九五林會再說些什麼混賬畜生話,免得讓她又被氣到。再說,這一路伯母實在是辛苦壞了,就讓她趁機休息休息吧!」

皇甫薰一聽,也有道理,便點了點頭,讓林峰和辛無痕輪流背著陳依,開始上山。

「喂,那是我的丫鬟,輪得到你們來管嗎?給我放下!」九五林怎麼會給陳依休息的機會?再者,他剛找到的樂子,還沒玩兒夠呢。

「九五林,我不怕死,你怕不怕?」皇甫薰突然冷臉問道。

「你……你什麼意思?」

九五林不在乎林峰和辛無痕,可是對皇甫薰,他還是心存著一絲忌憚的。不光是因為皇甫薰的修為要比他強出太多,更因為皇甫薰的身份。

雖說皇甫家族顯然受九五家族的號令,可皇甫薰這個皇甫家族太子的身份,卻依舊不是他九五林這個九五家族支脈弟子所能比擬的。

「我什麼意思你不懂?」皇甫薰非但沒有解釋,面色反倒更冷。

九五林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眼中流露出一絲絲畏懼,皇甫薰這是要與他玉石共焚!

九五林對自己是幾斤幾兩,還是有所了解的。他很清楚,如果是林峰或者辛無痕出手將他殺了,那林家和辛家必然會因此而覆滅。九五林的分量當然沒有一個二品家族重,可九五家族的面子絕對超過一個二品家族。林峰和辛無痕有這樣的顧忌,是絕對不敢殺他的。

可皇甫薰若是出手殺了他,那結果恐怕就不一樣了。他九五林的分量還沒有重到,能夠讓九五家族下定決心,徹底剷除一個一品家族的地步!而如果皇甫薰又願意主動認罪,甚至是以死謝罪的話,那九五家族的臉面便足以挽回,事情就變得更加簡單了。

皇甫薰動他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比辛無痕和林峰要少的多,他的顧忌自然也就少,那麼他說要殺九五林,九五林便不敢不掂量掂量。

「哼!」掂量來掂量去,九五林決定認慫,重重的發出一聲冷哼,將頭扭到了一旁。既不回皇甫薰的話,也不再去管陳依了。

「來者何人,給我站住!」就在此時,伴隨著一聲頓喝,一隊人影,如脫韁的野馬一般,直從山上飛射而來,遠遠望去,氣勢驚人! 皇甫傲走在前面,抬頭見到這隊人馬飛掠而來,眼睛不禁微微眯縫了起來,只覺得一股灼熱如火的氣息迎面撲來,極其具有侵略性。雖然這股氣息還不足以對他這個聖魂強者產生威脅,但也多少讓他感受到了幾分壓力。

「看來慕家確實要比你皇甫家族的底蘊要深厚,年青一代的弟子也要更優秀一些!」九五晦仇走上前來,隨意的評價道。

皇甫傲發出了一聲冷哼,自然是有些不服氣。兩大家族的底蘊到底哪家更深厚一些,暫且不去管,單說哪家的年青一代更為優秀,就很值得探討比量。

當然,皇甫傲也不是說,皇甫家族的年青一代要優於慕家,但至少是不遜色的。尤其是最近這段時間,在皇甫薰的組織之下,皇甫家的弟子幾乎是成批的湧入試煉寶地試煉。時間雖然並不長,卻已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尤其是在精氣神兒方面,簡直讓皇甫傲驚喜!

皇甫傲心中雖然不服氣,卻也絕不會去爭辯,去較這個真兒!九五家族勢力暴漲,皇甫與慕家若不想永遠屈居人之下,唯有聯合起來。搞好關係,那是必須的!

「不知比你九五家的年青弟子如何?」皇甫傲冷冷的反問了一句。

「哈!我九五家的千里駒,豈是你們兩家能夠相提並論的?」九五晦仇滿臉的不屑,擺手說道。

「爺爺說的極是!我看慕家的年輕弟子,也是和皇甫家的一樣,皆是銀樣鑞槍頭,中看不中用!」九五雄霸背著闊刀走了過來,放聲說道。

皇甫薰,林峰,辛無痕聽了,無不攥緊了拳頭,心中怒火衝天!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從山腰衝下來的那隊人馬,速度著實不滿,幾句話的工夫,便已到了近前。伴隨著一聲爆喝,慕浩的身形一縱一落,如雲鷂,似驚鴻,煞是驚艷的落在了九五晦仇身前三丈遠的地方站定。

他身後的銀衛二隊的隊員,則在七丈外站定了身形,列成陣勢,一柄柄閃爍著寒芒的劍尖兒,遙指九五晦仇等人,全神戒備,面容肅穆,一眼望過去,這簡直就是一支久經沙場歷練的雄兵鐵騎!

「放肆!你們算什麼東西,焉有資格讓我爺爺報上姓名?趕緊滾回去,讓慕羽成,慕天南火速前來相迎!」九五林道基受創,卻仍然不肯閑著,衝上前來,幾乎是指著慕浩的鼻子叫囂道。

身為一品家族的精英子弟,慕浩怎麼會連點兒傲骨都沒有?管你九五林是什麼人,都指著鼻子罵了,那就別怪人心黑手狠了!九五林的叫囂聲還未完全散去,慕浩便異常果斷的飛起一腿,直踹在九五林的小腹上。

別說九五林的道基受創,就算他全盛的時候,也不是慕浩的對手,這一腿,可謂是結結實實。九五林一聲慘叫,整個人直飛到了十丈開外,身體弓成了大蝦!

「混賬東西,竟敢動手!?」

九五雄霸暴跳如雷,一聲厲嘯,便欲動手,卻沒想到,慕浩的隊員們比他更快,他的厲嘯聲剛一起,十九名二隊隊員,便同時仰天怒吼,更是如山崩潮湧,嘩啦的一聲,便到了慕浩的身後,化作堅不可摧的後盾。那感覺,這十九個人,就好像與慕浩合體了一般。一股異常凜冽的殺氣,直如決堤的洪流般,噴薄而出。

如此聲勢,讓九五雄霸的內心狠狠一震,就連九五晦仇也是微微皺了皺眉頭。

「你們是金衛還是銀衛?」九五晦仇此時有些吃不準了。二十人一小隊,同進共退,這擺明了是神機衛的風格。如果按照慕浩他們的年紀,他們應該是銀衛,可慕浩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股子氣勢,卻與盛名中的金衛也不遑多讓。

「此地乃我慕家要地,生人不能近!爾等若再不通名,可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慕浩對九五晦仇的問話毫不理會,冷聲說道。

「不客氣?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不客氣!」九五雄霸本來就抱著碾壓慕家年青一代的目的來的,此時遇到了慕浩,胸中立時便燃燒起熊熊戰意。

解下背上闊刀,重愈千鈞的刀鋒,只是輕輕揮動,便捲起陣陣烈風,吹的慕浩衣衫鼓盪。慕浩的面色微微一變,顯然是感受到了九五雄霸的強悍,但在他的臉上卻看不出絲毫退縮,一雙眼睛卻陡然變得炙熱起來。

慕浩身後的隊員們,也彷彿嗅到了一場大戰的氣息,一個個無不變得興奮起來。經過連番提升與鏖戰的銀衛二隊,無論是戰力,還是鬥志,都已不是之前所能相比。

「先讓我教訓教訓你們這些不開眼的東西!」見自己的威勢竟然沒有將對方震懾住,九五雄霸的胸中騰起怒火,單手握刀,直接便向慕浩劈了過去。

狼性少將請接招 厚重的刀鋒劃過虛空,拋射出一道足有水桶粗細的漆黑刀芒,滿帶一種死亡氣息,盡顯碾壓之勢。

慕浩劍眉一揚,手中劍鋒閃電刺出,沒有絲毫猶豫,甚是果斷。一道奪目劍光,先是自劍鋒噴射而出,隨後突然炸裂,化作千萬道銀亮光束,如蜂群一般的圍向那道漆黑刀芒。

「好爆裂的劍勢!」

落在後面的皇甫薰等人,並未急著靠前,都是同齡人,皇甫薰也想看看慕家的子弟能達到一種什麼程度。慕浩這一出手,便讓他感到有些吃驚,看這劍勢規模,竟然不比他弱多少。

九五雄霸也同樣感到意外,一雙虎目陡然眯了起來。

那漆黑刀芒雖然勢大,可是在慕浩蜂群般的劍光之下,竟沒有佔到哪怕絲毫的便宜,在距離慕浩一臂之遙的地方,被徹底洞穿瓦解,消散無蹤。

「沒想到慕家的一個無名弟子便能有這樣的本事!」林峰和辛無痕對視了一眼,禁不住感嘆道。

辛無痕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難掩的興奮與期待「這還只是慕家的無名弟子,如果碰上定山衛那幫傢伙,哼哼……等著吧,九五雄霸的樂子還在後面呢!」

「看來我是小瞧你了!」一刀劈出竟沒有建功,這讓九五雄霸意外的同時,更是有些懊惱。

想在皇甫家的時候,只是九五林,便已將一眾皇甫弟子弄的沒脾氣,到了慕家,他親自出手,竟沒有得手,這讓驕傲到極致了的九五雄霸如何能夠接受?

「有膽闖我慕家,不管你是什麼人,今日就別想走了!」雖然破解了九五雄霸剛才那一刀,可慕浩從中也掂量出了九五雄霸的斤兩,深知其乃勁敵,不敢有絲毫大意。

「有種再接我一刀!」

九五雄霸厲喝一聲,闊刀再次劈出,原本只有一刀漆黑刀芒,此番卻有足足五道。

五道漆黑刀芒,好似五條猙獰惡龍,脫出刀鋒,翻滾飛旋著向慕浩涌去。那威勢,大有不將慕浩斃於刀下,決不罷休的架勢!

皇甫傲眉頭一皺,沉聲道「九五晦仇,我們此行來慕家是為了殺人嗎?」

九五晦仇冷冷一笑,撇嘴道「有時候,殺人本來就是達成目的的手段!」

「但願你們九五家族能夠笑道最後!」

「你不會失望!」

九五晦仇與皇甫傲說話的時候,九五雄霸的刀芒卻是不曾有片刻的停頓,轉眼間便已到了慕浩的身前。就在此時,整個銀衛二隊就如同一台精密極其,突然動了起來。一道道劍光,紛紛爆射而出,就如同一朵層層綻放的梅花,給人帶來一種極為刺激,極為震撼的視覺衝擊。

數不清的劍光,匯聚成五束,就如同梅花五瓣,分別射向那五道漆黑刀芒。但聽轟轟的巨響不斷,五道漆黑光芒幾乎同時爆裂,然而所濺射開來的刀罡亂流,仍舊有不少的一部分直衝慕浩而去。

銀衛二隊的配合固然默契給力,可九五雄霸的修為卻也著實霸道。然而眾人還未來得及為慕浩擔心,便見一片弧形劍光,已然自慕浩的劍鋒上從容展開,將那刀罡亂流輕鬆斬滅。

九五雄霸的第二招又被擋了下來,雖然是整個銀衛二隊一齊出手,但卻依然稱得上是乾淨漂亮!

接連受挫,讓九五雄霸的面色越發陰沉,極樂浮屠刀的奧義,開始徐徐的在其身上流淌,此時的九五雄霸只恨不得一刀將慕浩連同他的銀衛二隊一併斬滅!

「殺!」

不料他的殺機尚未完全綻放,慕浩這邊兒卻是先一步爆發。整個銀衛二隊二十名隊員的氣息,瞬間便與慕浩融為了一體,二十柄寒光閃爍的劍鋒,也彷彿化作了一柄巨劍,直指九五雄霸!濃烈的殺機,似乎讓空氣都凝固了起來。

「我好像看到了定山衛的影子!」林峰微微皺眉的道。

「不錯!看來他們在定山衛的身上學到了很多。」皇甫薰的嗓音中不無羨慕,如果皇甫家的弟子也能與定山衛朝夕相處,相信九五雄霸在皇甫家的時候便已鎩羽!

「嗯?」

銀衛二隊二十名隊員匯聚在一起的氣勢非同小可,九五雄霸從中感受到的壓力,可以說是呈幾何倍數的暴漲,瞬間便已將他心中的蔑視碾壓殆盡。

銀衛二隊很早之前便已有過圍殺神道巔峰強者的戰績,現在隊員們的戰力無不暴漲,配合也比之前不知默契了多少倍,尚未突破神道範疇的九五雄霸想要蔑視碾壓他們,本身就是異想天開! 「犯我慕家者,殺無赦!」 之夢txt-妖孽傾城:冥王毒寵-睡笑呆 九五雄霸的兩次挑釁明顯也激起了慕浩的怒火,雙目怒瞪的喝道。

「就憑你們也想殺我!?」九五雄霸當然不肯服軟,闊刀再次高高舉起。

「好了,可以住手了!」九五雄霸正要動手的時候,九五晦仇突然出聲將他叫了住。

九五雄霸有些不爽,回頭對九五晦仇道「爺爺,這些小子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您就讓我好好兒的教訓教訓他們!」

九五晦仇搖了搖頭,顯然不像九五雄霸那樣信心滿滿。實際上,他甚至七分相信,如果由著九五雄霸這樣鬧下去,最後吃虧的肯定是他。

「皇甫傲說的對,我們此次來慕家是示好,不是結仇的。」

聽九五晦仇這樣說,一旁的皇甫傲發出了一聲冷哼,臉上滿是不屑。九五晦仇能看出來的,他怎麼會看不出來?

按住九五雄霸,九五晦仇轉頭對慕浩道:「小子,老夫乃是九五家族的現任家主九五晦仇,你去向你們家主通稟吧。」

「你是九五家族的家主?」九五晦仇報上身份,慕浩明顯也是吃了一驚。不管怎麼說,九五晦仇這個級別的人物,都是讓他仰望的存在。

「你難道還不信不成?」九五雄霸沒好氣的道了一句。

慕浩見他如此,神情也緊跟著冷了下來,撇嘴道「本來我相信,可是看你這德性,便又不信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九五雄霸怒問。

慕浩冷笑道「試想九五家主那是何等英雄了得的人物,他老人家行走天下的時候,身邊怎會帶著一個如你這般不懂禮數的粗野莽夫,那不是丟他老人家的臉嗎?」

「哈哈哈……說的妙極,妙極!」慕浩對九五晦仇的一番吹捧固然令皇甫薰不爽,可對九五雄霸的一番臭罵卻著實是讓他解氣,當下忍不住拍手大笑。

「你這小子找死!」

九五雄霸本來氣兒就不順,此番更是怒不可遏。一聲爆喝,揮刀便劈。這一次,九五雄霸怒極出手,有心要取慕浩性命,毫不猶豫的便動用了極樂浮屠刀。

極樂浮屠刀的聲勢可謂通天徹地,刀芒乍一展開,便如同天降神罰,天色驟暗不說,更捲起鬼哭般的狂風,瞬間便將一個好端端的清明天地變換成了一座極樂修羅場!

生機褪盡,死氣盎然!

如同放出了地獄惡鬼,憑空飛出無數道陰沉黑氣。這些黑氣,先是在空中盤旋遊走,似要擇人而噬,隨後突然匯聚一團,化作一柄如有實質般的幽冥鬼刀,狠狠的向著慕浩斬落。

「沒想到這傢伙竟如此厲害!」慕浩心中一沉,一股極度強烈的警兆,牢牢的攫住了他的內心,幾乎要讓他回頭怒吼,讓隊員們趕快逃命。

「兄弟小心,這是九五家族的鎮族絕學極樂浮屠刀!」皇甫薰忍不住在遠處大聲提醒。

皇甫傲的眉頭此時也鎖緊了起來,他對慕浩十分欣賞,若是慕浩就這樣死在九五雄霸的刀下,未免可惜。

「九五晦仇,你難道還不阻止嗎?我看這位慕家子弟非同一般,他若是有個閃失,慕家只怕不會輕易甘休!」

「極樂浮屠刀一出,便沒有回頭的可能!就看這小子命夠不夠大了。」九五晦仇搖了搖頭,語氣淡漠的道。

電光火石之間,慕浩也已做出了判斷,九五雄霸這一刀,憑藉他的力量是不可能接下的,然而銀衛二隊卻可以。只是這必將讓不少隊員受傷,可是讓慕浩低頭認栽,那卻也不可能!

就在慕浩一咬鋼牙,準備傾全隊之力,接下這一刀的時候,一道轟鳴突然自他的身後傳來。慕浩的心神猛然一驚,回頭望去,只見一道比那陽光還要熾熱燦爛的劍芒,彷彿流星般,激射而來。

那劍芒之中,滿含著一股讓人心顫的霸氣,彷彿就連這天地,也不能將其馴服!

這劍芒一出,皇甫傲的內心也不免隨之一振,只以為是慕家的那位聖魂境強者出手了。若不是聖魂境的強者,焉能釋放出這樣霸道絕倫,超脫天地的一劍?

「霸兒當心!」

劍芒勁射而來,九五晦仇也感覺到了其不凡,眉頭一皺,發出了一聲低喝。

九五晦仇的話音剛一落,那劍芒便已與那不可一世的幽冥鬼刀撞在了一起。但聽一陣陣嗤啦啦,彷彿冰水滾入沸油的爆響響起,九五雄霸的一招極樂浮屠刀,瞬間便被破解,連慕浩的一根汗毛都沒能傷到。

非但如此,那九五雄霸也被那霸道無匹的劍芒給驚的連退了三步!

「好……好霸道的劍意!」待站定身形,九五雄霸好似夢囈般,吶吶的吐出了一句,臉上的震驚之色已然到了無法掩飾的地步。

九五晦仇見狀,眉梢之中立時飛騰起一抹怒意。被人打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人種下恐懼的種子,一旦這種子發芽壯大,那便會成為難以戰勝的心魔,讓你的修為再難寸進!

就像方才九五雄霸劈向慕浩的那一刀,九五晦仇當然可以出手阻止,可他並沒有這樣做,甚至還暗暗的阻止皇甫傲出手,就是擔心九五雄霸的刀意受挫,從而在心中留下陰影。

慕浩的性命,慕家那邊兒的交代,這對九五晦仇來說一文不值,完全不能與九五雄霸的未來前途相提並論。可是九五雄霸的這一刀還是被破解了,而且看九五雄霸那驚駭的神情,恐怕他最擔心的事情也發生了,九五雄霸的臉上這才會流露出怒意。

「何方鼠輩,卑鄙無恥,竟然以大欺小,壞我孫兒修為?給老夫滾出來!」九五晦仇和皇甫傲想的一樣,以為是慕家的老一輩高手出手為慕浩解圍。

「是誰這般聒噪,也不看看這是不是撒野的地方!」

九五晦仇的吼聲剛落,伴隨著一道清朗的嗓音,王陽德倒提著赤霄寶劍,破空而來。

隨著修為的提升,王陽德在精氣神上的變化越來越明顯。此時長衫翩翩,倒提寶劍,黑髮飄舞,再配上清俊的面龐,直給人一種彷彿要隨風而去的感覺,好不瀟洒!

皇甫傲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王陽德,如他這般見識,竟然還有一種被驚艷到了的感覺。心中直嘆,慕家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了得的少年俊傑?

如果不是皇甫薰也很優秀,皇甫傲幾乎要嫉妒的吐血了。

九五晦仇也明顯睜大了眼睛,神情之中滿是震驚和意外。接連打量了王陽德好幾眼,方才皺眉問道「方才那一劍是你小子所刺?」

王陽德也打量了九五晦仇幾眼,不答反問道「方才斬向我兄弟那一刀是你老兒所發?」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與所修行的劍道有關,王陽德雖然年紀輕輕,鋒芒卻已逼人。哪怕是面對那老一輩的強者,也絲毫不假辭色,更沒有畏懼,活脫脫一柄出了鞘兒的寶劍,縱然日輝月華,也休想掩其半分鋒芒!

只是這表現到了皇甫傲這裡,卻是讓他更加驚艷,簡直如見稀世珍寶,那種激賞,幾乎要從他的雙目中噴薄而出。

「是我,怎樣?」

如此精彩的人物,甚至比自己還要年輕一些,九五雄霸豈能隱忍的住?立即走了出來,直勾勾的瞪著王陽德喝道。相比起王陽德的不世風華,此時的九五雄霸則明顯要落了下乘,有點兒像是炸了毛兒的雞!

「那你敢接我一劍嗎?」

王陽德先是打量了九五雄霸一眼,好像是在心中先對他品評了一番,覺得他勉強有資格接自己一劍,這才緩緩的說道。那神情,簡直就像是那市集上買牲口的豪客,在選中了自己心儀的牲口后,方才對買主出價。

王陽德此舉,不光搶了九五雄霸的台詞兒,更連他的身份也一併搶了去。王陽德對九五雄霸做的,不正是九五雄霸在皇甫家所做的嗎?

當真是報應不爽!

「好大的口氣!別說一劍,千劍萬劍又如何?」九五雄霸暴跳如雷的回應道。

「好!那你接吧!」

王陽德從來都不是個喜歡廢話的人,九五雄霸話剛說完,王陽德的劍鋒便已遞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