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只有這種可能,蘇御才能活着來到他面前。

「他?」聽到李宿,蘇御笑道:「我已經送他去地府見閻王爺了。你要是走的快,或許能在黃泉路上追上他,」

「不可能,就你這點修為,你能殺了李宿?」霸王搖頭,一萬個不相信。

「呵呵,我不能?」蘇御笑了,揮手一抓,場域瞬間擴散了出去。

下一刻,霸王便是身不由己的起身,瞬間來到了十米高空上,這也是蘇御的場域,能觸及到的最高範圍了。

「聖域,這怎麼可能?」霸王大驚失色。

他催動全身真氣,可惜無濟於事,他的真氣接觸到蘇御的場域后,就跟雞蛋碰到了石頭一樣,瞬間就散開了。

「霸王,上路吧。」

「不,蘇御,我的弟弟的王帝,你要是敢殺我,你父親,百里靈,畫千芳他們都活不了。」霸王尖叫道。

「呵呵,是李宿殺的你,與我有什麼關係?」蘇御嗤笑,掌心一握。

噗!

霸王的身體,瞬間爆炸了。

死無全屍。

這是背叛者的下場。

「蘇御,不要殺我。」當看到霸王毫無反抗之力,就被蘇御打爆在了空中,大王子終於感到害怕了。

面對生死,沒有誰不怕。

哪怕征戰沙場數年的大王子也一樣,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你也一起上路吧。」蘇御搖頭。

噗。

大王子的人頭,瞬間飆血,飛了出去。

至此,霸王,大王子都死了。

咻。

做完這一切后,蘇御繼續往北而去。

一路上,蘇御路過了十幾個郡城。

所過之處,見到的都是一片荒涼。

以前無比繁華的郡城,此刻衰敗不堪,到處都是屍體,鮮血,以及倒塌的城牆。

蘇御面色無比難看。

他完全可以想像得到,這些郡城被破后,城內的百姓,到底遭遇到了怎樣非人般的待遇。

有兩座郡城,直接是屠城了,屍體堆了好十幾條街。

「齊國,九國。」蘇御咆哮,繼續北上。

一日後。

「嘶,那是蘇御蘇公子嗎?」

「就是他,他竟然還活着?」

「蘇公子。」

此刻,在接近王城前的一個郡城內,忽然有幾個隱藏在暗中的人,注意到了蘇御,一個個立馬跑了出來,看着蘇御,就跟看神一樣。

所有人都知道,蘇御去了都成郡,抵抗十國大軍。

雖然蘇御殺了十國的帶頭人,齊國的宰相左帥。

但最後,依舊是寡不敵眾。

都成郡郡城還是被破了。

蘇御下落不明。

所有人都覺得,他應該是凶多吉少了。

甚至王城那邊,還傳出了要為蘇御報仇雪恨的消息。

可誰知道,他們現在看到了蘇御。

「是你們,現在王城什麼情況?」蘇御立馬認出了這幾人。

這幾人,他曾在參加贏道武四十歲壽辰之時,看到過,都是各郡的達官顯貴們。

以前穿的很體面的人。

現在一個個邋遢的不得了,就跟乞丐一樣。

幾人感慨不已。

當再次相見,

誰能想到,當初無比風光的他們,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淪落到這般田地。

「唉,王城現在已經被圍的水泄不通了,亡國,就在眼前,蘇公子,你趁早做好心理準備吧。」一個貴族男子感慨道。

其餘人,也都一個個灰心喪氣的。

一旦亡國,他們這些貴族,過的比狗都不如。

「亡國?」蘇御面色一沉,掃過他們,沉聲道:「我們贏國,只要有我蘇御在的一天,就不會亡國。」

說着,蘇御轉身離去。

「不會亡國?」十幾人一怔,隨即苦澀的嘆了口氣,他們只認為是蘇御年輕氣盛,不願意接受亡國的事實。

有一人立馬道:「蘇公子,您要去哪兒?」

「王城。」蘇御道。

「蘇公子,那裏去不得啊,到處都是齊國與九國的大軍,你去了,就是自投羅網啊。」有人尖叫道。

然而,蘇御的速度很快,眨眼間就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之內。

「唉,蘇公子怎麼就這麼倔犟呢,難道他不知道,在大勢面前,一個人的能力,即便是再強,也無力回天嗎?」有人嘆道。

「唉,國都沒了,就由他去吧,不管結果如何,都是他自己的選擇。我們趕緊離開這裏吧,我們贏國的天要變了,唉。」

一群人迅速離去,他們都是曾經的貴族,但現在亡國在即,他們失去了他們原本應有的尊榮。

從此以後,只能做亡國奴了,要是能幸運的逃離贏國,或許未來還有希望,在北疆其他地方崛起。

蘇御迅速靠近王城。

在王城外,此刻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十國大軍,將王城圍了個水泄不通。

十國大軍,一直在攻打王城,王城以及各郡的精銳之師,已經攻打了足足數日了。

這數日間,戰鬥極其慘烈。

贏國這邊,不知道死了多少士兵了。

城外,到處都是屍體與鮮血。

哪怕蘇御站在城外,依舊能嗅到腐屍與刺鼻的血腥味。

「我該怎麼進去呢?」蘇御皺眉,在思考着如何混進城內去。

眼下,十國的軍隊,來了三十幾萬,全部都是精銳。

光是大宗師級的強者,就多達數百人。

為首的十來人,比起當時的宰相左帥,只強不弱。

齊國,以及九國,這次為了滅贏國,可謂是煞費苦心了。

「蘇公子,果然是您,總算是見到您了。」就在蘇御思考着對策的時候,忽然他的耳畔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蘇御回頭看去,就看到王宮內的三大太監之一的衛賢,正悄然靠近。

不過現在的衛賢,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氣勢。

此刻渾身都是泥土,煞白的臉色此刻也烏黑一片,要不是蒼穹之眼,蘇御都快認不出來了。

「衛公公,你怎麼在這裏?」蘇御詫異道。

。 第381章

靜。

很靜。

四周,安靜的彷彿空氣都停止了流動。

半響。

彷彿凝固的大禮堂裡面,有人忍不住撓撓頭,發現他四周的人還是獃滯不動,於是趕緊收回手,有點不知所措的四下看了看,發現並沒有人理會自己,這才鬆口氣。

死寂。

連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這一切,全因為季柚剛才的輕描淡寫的一句話。

她說,她只是想贏高傑0.01%而已!

這話,無論多麼狂妄,多麼無理,但是,當她不只是說這一句話,而是結合她之前的行動,她親手製作的漂亮的數據,一起展示出來時,眾人才知道季柚的實力有多可怕。

她不止贏了。

她還精準的控制了自己的數據,恰到好處的碾壓了對手。如果說季柚的每一項數據都比高傑多1%,甚至0.1%,那麼大家都不會像現在這樣震驚。

因為——1%、0.1%的差距,雖然聽起來難,但是像葉弘教授、蔣玉蘭教授、以及一些資深的材料研究員,只要用心去設計,肯定是可以辦到的。

但——

問題是,季柚控制的差距是0.01%。數字越小,越微末,才越來控制呀。

這到底是什麼可怕的精細操控能力,才能辦到?

這——

這一幕,已經超出了材料系學生的想象了。所以,大家才全體禁聲,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自己目前所見到的一幕。

高傑死死咬著唇,一張臉,青白交加。

季柚突然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步,一步,朝著高傑走過去,最後在距離高傑只有不到半米的時候,停下了她的腳步。

她微微抬頭,一雙漆黑如墨的眸子,盯著高傑略微扭曲的臉。

高傑咬著牙,強撐著理智,道:「輸給你,的確是我輸了,但你不要太過得意,也用不著走到我面前來顯擺你的勝利。」

季柚忽地露出笑,說:「高傑學長,你誤會了,我沒想干別的,更不想羞辱你,只是想告訴你一聲你,請履行承諾。」

高傑:「……」

高傑的臉色更加黑了,皮膚都微微鼓起來,青筋畢露,想說什麼,但想到之前答應的比試條件,輸了必須在有季柚的場合閉嘴,於是,他咬著牙齒,將肚子里的話吞了下去。

高傑甩手,重重一哼。

旋即,他抬腳,走下台。

高傑一離開,季柚頓覺世界清靜了。她的心情很好,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兒:「我是一隻小綿羊,我從來不怕大灰狼……」

四周:「……」

「咳……」王主任清清嗓子,大聲道:「請所有同學,自覺保持安靜。」

季柚:「……」

季柚的這場擂台賽,已經開場將近3個小時,觀眾席從原本的小貓兩三隻,到現在座無虛席。從一面倒的噓聲,到所有人瞪著她,不敢再隨意小瞧。

這一切的變化,只用了三個小時。

如果說,季柚展露一手,吸引了葉弘教授、蔣玉蘭教授同台炫技。觀眾席的人,已經對季柚的實力有了一個大致的印象。

強!

非常強。

但強到什麼地步呢?很模糊,沒有辦法去具體形容。

但是,當季柚與高傑一場比試,輕輕鬆鬆取得勝利,且還是用這樣的方法,贏得了勝利,那麼——眾人對季柚的實力,卻已經在心裡建設出一個清醒、明確的概念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