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嚴歡和嚴家老爺子他們的對話… 第683章戲台上的嚴家人

之前商璟煜就說過嚴家事,但是今天親耳聽到這樣的內幕還是讓我吃驚,以前嚴老爺子給人的感覺很正派,並且上一任的市長就是他,可我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樣的內幕。

嚴歡笑的很誇張:「嚴老爺子,麻煩你告訴我,我這個孽種到底是怎麼來的?說說你是怎麼霸佔了兒子的女朋友生下我這個孽種,又覺得我是你人生的污點,把我關在這暗無天日的別墅二十年?」

嚴歡的聲音清晰無誤的從廣播中傳來,瘋狂中夾雜著苦澀。

嚴老爺子沒吭聲。

嚴家的其他人也沒有吭聲。

唯一想說話的嚴戦,被這樣的事實驚的說不出話來。

他哆嗦了幾下,從椅子上站起來,可是很快又倒了下去,摔在地上動彈不得。

「二哥,小心點,為了做你的身體,我可是求了白瀟瀟好久!」嚴歡說著過去扶嚴戦,嚴戦想躲開,嚴歡難過道:「二哥,你是嫌棄我骯髒嗎?」

嚴戦不說話,他不是,他只是覺得一切超出了他能接受的範圍,嚴歡的母親不是他爸爸婚前的前女友么?他只記得父親和母親結婚後就沒有什麼感情,他整日的喝酒和爺爺的關係十分不好,他沒想到,他們居然…

嚴戦抬起頭看向嚴老爺子,張了張嘴道:「爺爺,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嚴老爺子知道否認已經毫無用處,無力的點頭。

嚴戦忽然就不想說話了,他抬頭,看著嚴歡的眼睛,伸手抓住他的手。

嚴歡一愣。

嚴戦道:「小歡,不要再錯了!」

嚴歡把他扶起來,有些動容,最終還是笑道:「二哥,回不回頭,我們今天都要死在這裡了!哈!」

他的聲音很低,除了嚴戦意外沒人聽到。

嚴歡把嚴戦扶好坐穩,然後對著攝像頭說道:「現在開始投票,覺得嚴老爺子該死的請投贊成票!不該死的請投反對票!」

直播間里的網友炸了鍋。

「想不到德高望重的嚴老爺子居然是這樣的人!」

「就是,道貌岸然的老頭,居然和自己兒子的女朋友…」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啊!」

「…」

「話說,如果我們投了贊成票,真的會處死嚴老頭?」

「誰知道!」

「…」

直播間留言一條接一條,但是贊成票卻越來越大,十分鐘后,嚴歡看了看遠遠高於反對票的贊成票笑了。

「看來,結果已經出來了!」嚴歡拿著刀卻是走到了嚴三爺面前,他割斷了嚴三的繩子:「殺了老頭,我就放了你!」

嚴三早已經嚇得癱軟,如今聽到嚴歡的話,他先是一愣,然後搖頭:「不要,我不去,我不能…」

嚴三還沒說完,嚴歡一刀貫穿了他的身體,然後他抽出刀,在他衣服上擦了擦嚴三爺還沒來得及反悔,就瞪大眼睛死了

嚴老爺子看著死了的嚴三爺,一臉痛心,但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嚴歡對嚴老爺子道:「好了,嚴三死了,暫時放過你!「

說完他又走到嚴二夫人面前道:「當年你喜歡嚴傾,嫉妒我媽,設計她和這個老東西在一塊,如今是該還債的時候了不是嗎?」

嚴二夫人保養的很好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是我設計的,我也後悔了,如今是該還債了!」

說完她很坦然道:「來吧,下刀的時候和老三一樣快點就可以了!」

嚴歡冷笑道:「不得不說你是個很厲害的女人!」

說完就要下刀,卻被人一腳踢開,嚴坤掙脫了繩子,站在嚴歡面前,臉上是不辨喜怒的陰沉。

嚴歡笑道:「我以為你還要繼續裝下去!」

嚴坤不說話。

嚴歡又對嚴老爺子說:「我還以為嚴坤要假裝到你死後呢!」

本來以為嚴老爺子會生氣,沒想到他突然平靜下來,看著嚴坤說:「這才是我嚴家人,我們嚴家人不需要感情,一切都要為了嚴家的利益著想,你利用嚴歡殺了三兒,我雖然痛心,但是你做的對!」

嚴坤不說話,嚴戦絕望的看著窗外幽深的夜色,像一具被抽幹了靈魂的屍體,難怪這麼多年,他成了被嚴家放棄的一個,原來他和他們從開始就不是一樣的人,在嚴家,像他這樣的都死了,不是嗎?

嚴歡看著嚴老爺子,滿臉嘲諷,也毫不在意嚴坤是不是下一秒會對他做什麼。

而嚴二夫人一臉認命一句話都不說。

嚴家人這樣的狀態,讓直播間網友炸了鍋,大家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就是沒有人關心嚴家人的死活,大家都在看戲,而嚴家人已然成了戲台上的戲子。

我在廣播里聽完了嚴家人的敘述,溶月和致遠也是若有所思。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房間門突然被人打開了,我以為是商璟煜,提醒兩個小傢伙不要亂動,自己探頭去看時,發現進來的是幾個客人,三男兩女。

他們進來后,先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就在討論怎麼樣把其他人殺掉,自己活著出去,談論的時候幾個人絲毫沒有一點恐懼,有的反而是抑制不住的興奮。

我看了一下,發現他們戴著的是玫瑰胸章,示意溶月和致遠千萬不要出聲兩個小傢伙點頭。

幾個人商量好后就走了,房間里再一次安靜下來,我本來打算出去,現在也放棄了,外面的局勢不明朗,還是在這裡等商璟煜的好。

而首都,局勢十分緊張,去參加嚴坤訂婚儀式的都是權貴家族,他們在網上看到了消息,很快就找到了總統府,希望白暮年能給他們一個說法,能把人救出來。

白暮年出面,好不容易才安撫住眾人,回到辦公室,又緊急召開了會議,警察署長也被逼著立了軍令狀,親自去紅山救人。

首都那邊很快派了人去救,但是到了紅山,他們才發現一個讓人覺得恐怖的事實,偌大的嚴家城堡居然不見了…

那幾個人走後,我和兩個傢伙繼續待著,廣播里什麼都沒有傳來,不知道嚴家那邊怎麼樣了,而門外不時的傳來人們的尖叫聲,求饒聲,還有殺戮的聲音…

溶月和致遠似懂非懂的探頭看著外面,我也小心的看著,就在這時候,我發現這個房間屋子的角落裡,有一個紅色的點,仔細看去,赫然是一個監控探頭,而且正好對準了我,不知怎麼,我感覺,探頭后似乎有一雙眼睛正盯著我,也就在這個時候,門被人從外面一腳踹開了… 第684章和你在一起不安全

門開后,幾個男人和女人走進房間,他們手上都拿著武器,斧頭刀子一類的,上面還在滴著鮮血,一行人身上也有鮮血。

我抱緊溶月和致遠,不讓他們看見這一幕。

這群人到房間里翻了一圈,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其中一個中年男人說:「不是說有人藏在這裡嗎?」

「不一定是真的!」另一個男人說。

「這個叫嚴歡的是不會說謊的,他說這裡有,一定有,只要我們殺了這裡藏著的人現在就有一個出去的名額了!」一個捲髮女人說,她長得很漂亮,穿著白色的連衣裙,很淑女的樣子,只不過手裡卻拿著一把沾滿血的長砍刀。

「只有一個名額,我們這裡可以七個人,怎麼看都不夠,就算我們殺死其他人,我們還是有一個人要死!」一個瘦高個男人說。

他是話音一落,這群人里的一個八字鬍男人突然出手將身邊的另一個男人一刀捅死。

月滿西樓 「你幹什麼?」被捅死男人身邊的女人大叫。

「小芬,他死了,我們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八字鬍說。

小芬一聽,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最後還是不情不願的點點頭。

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的一切都被放在了網上,整個華夏都知道了。

「還是看看這裡有沒有什麼暗格密室吧!興許就在裡面!」白裙子捲髮淑女開口。

幾個人對視一眼,紛紛開始尋找。

我抽出九節鞭,緊張的看著外面。

就在我們這邊緊張不以的時候,嚴家人在短暫的沉默后,開始了又一輪的殺戮。

嚴坤和嚴歡打了起來,嚴坤的實力不弱,嚴歡也不是軟柿子,兩個人的幅度不小,噼里啪啦的,直播里的幾台電腦都被打壞了。

嚴歡被一拳打飛了出去,撞在牆上,吐出一口血,他擦了一下,笑的有些妖艷:「你還真是會隱藏實力啊! 獨佳閃婚

嚴坤也冷笑:「你以為我會像你一樣做組織的一條狗?」

嚴歡站起來:「做狗有什麼不好?我是狗,難道你不是?為了嚴家為了嚴戦,你還不是狗一樣跪舔組織?」

「我和你可不一樣!」嚴坤說完從旁邊的架子上拿了一把刀:「你喜歡這把嗎?」

嚴歡笑:「勉強吧,不知道待會捅進你胸膛的時候,是怎麼樣的感覺?」

「不如試試?」嚴坤忽然笑了一下,舉刀就朝嚴歡衝去,嚴歡看著嚴坤卻沒有動,他看向桌上電腦的其中一個屏幕。

嚴坤感覺不太對,也看了屏幕一眼。

「看到凌安了嗎?不知道她會被切成幾塊?」嚴歡忽然說。

嚴坤冷笑:「你以為凌安會坐以待斃?」

「不然呢?」

嚴坤笑了下,沒動,而是看著電腦屏幕。

我們的密室很快被發現了,幾個凶神惡煞的男女,眼睛放光的看著我,當看到溶月和致遠的時候,更是興奮不已。

我皺了皺眉,生活中,你永遠不知道身邊衣冠楚楚的人是不是人?只有在災難面前,才能看透人心。

「女人和孩子,我們還真是幸運!」捲髮的淑女激動的聲音都在顫抖。

「誰殺了他們就可以第一個出去了!」八字鬍男人也說。

其他人各懷鬼胎,然後舉刀朝我們撲來,我的九節鞭一甩出去,最前面的捲髮淑女和八字鬍被鞭子沾到,發出兩聲慘叫,很快就倒在地上沒了聲息。

其他人見狀,嚇得後退一步,你看看我看看你,誰也不敢向前。

我冷漠的看著面前這些人,這些人,人心泯滅,手上沾滿了鮮血,死一次都算是便宜他們了。

幾個人對視一眼,決定拖住我,然後把致遠和溶月抓住。

但是他們剛剛靠近,就發現原本站在這邊的致遠和溶月不見了。

「你在找我嗎?叔叔?」致遠說完,他身邊的書架倒了下來…

而溶月站在桌子邊,準備抓他的人還沒靠近就被不知道哪裡椅子絆倒,倒在地上又被倒下的桌子砸了個正著…

很快我們就把屋子裡的人都收拾了,溶月和致遠站在旁邊看著,然後抓著我的胳膊。

我拍拍兩個人:「我們走!」

我們三個出了門,一出門就被刺鼻的血腥味刺激到了,樓道里倒著好幾個賓客,我走過去看了下,幾個人都沒了呼吸。

溶月拉拉我的胳膊:「媽媽,他們是不是死了?」

我蹲下摸摸溶月的頭:「嗯,他們去了很遠的地方!」

溶月點點頭,抬頭看見城堡上飄蕩著絲絲的白色霧氣,一縷縷飄了出去,又飄了回來。

她轉頭看了致遠一眼:「哥,他們沒有去很遠的地方,只是留在城堡了對嗎?」

致遠點點頭,轉頭詢問的看著我。

我也點點頭,這些人死後的魂魄沒有飄走,真的就只是留在了城堡徘徊,這不合理,但是我一時想不出是什麼緣由。

拉著致遠和溶月想找一個能躲避的地方。

我的二次元男神老公 時不時的有人的血跡,等我們到了五樓,我看到旁邊的一截樓梯很奇怪,我示意溶月和致遠站著別動,自己走過去,剛過去,就被一隻手拉了一下。

我急忙躲開,一個人從樓梯口走出來,看到來人我先是一怔,隨即警惕道:「陸子風,你怎麼會在這裡?」

陸子風看了眼我身後,然後冷笑:「商璟煜不在,現在我殺了你,是不是沒人知道了?」

我一愣,隨即警惕的看著他,隨時準備戰鬥,陸子風忽然笑了:「開個玩笑,叫你兩個小孩子過來!」

「不用了,和你待在一起未必就安全!」

「是啊,但我知道一條能出去的路!」陸子風很有把握的說,並且篤定我一定會答應。

我搖搖頭:「多謝,但是不用了!」

陸家並不是什麼光彩人家,對於陸家人的人品,我持懷疑態度,尤其是陸子風,這個人我接觸的不多,但是幾次見面都沒有什麼好印象。

陸子風見我要走,又說:「你不為自己考慮難道不為孩子們考慮?我真的知道逃出去的路!」

我撇撇嘴:「我不信任你,和你在一起我才不安全!」

說完轉身就走,陸子風卻忽然拿出一個東西來,看到那個東西,我就是一愣! 第685章結界

「有了這個,總能跟我走了吧?」陸子風說。

我從他在手裡接過東西,仔細看了看,確定是真的,就是商璟煜的戒指,我也有一個,是商璟煜送給我的,別人不可能做出假的來。

我狐疑的看著陸子風,商璟煜的戒指在他手裡有兩種可能,一是商璟煜給他的,那說明商璟煜是信任他的,讓他來接我們,但是以我的了解來看,商璟煜和陸子風並沒有什麼交集。

那麼第二種可能,就是商璟煜出事了,所以陸子風拿了他的戒指,可是這也不是很合理,商璟煜如今的實力,並不是什麼都能放倒他的,我拿出手機看了看,商璟煜還沒回我信息,給他打了個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陸子風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商璟煜手機剛剛在大廳抓吊燈的時候掉下去摔壞了!」

我看著他:「我不信任你!」

「我知道,所以商璟煜把戒指給了我!」陸子風說。

我看了看溶月和致遠,他們兩沖我點點頭,並沒有發現陸子風有什麼異常。

我猶豫了下,忽然聽到遠處傳來腳步聲,想了一下,抽出九節鞭,把孩子們護在身後,跟著陸子風到了樓梯旁,才發現樓梯下邊有個門,打開門,裡面真的有向下的樓梯。

「商璟煜呢?」我問。

陸子風搖頭:「半個小時前他說發現整個城堡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籠罩了,讓我找你們,他自己出去查看了,不出意外的話,我們出去后就能看到他!」

我點點頭,陸子風的話沒毛病。

「你走前面!」我說。

「你這個女人還真是警惕…」陸子風說完自己進了樓梯的暗門。

下了幾截樓梯后,就看到了一個門,陸子風開門,一陣風吹進來,我們跟著他出去,就看見一片森林,此時正是春季,加上剛剛升起的太陽,山野的一片嫩綠被度了一層金光,漂亮極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感覺沒有什麼比此時此刻還活著,能看到這麼美好的風景更好的了。

「我沒騙你吧?」

「商璟煜呢?」

我問。

「不知道!」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陸子風說:「我真不知道,這山這麼大,誰知道他去了哪裡?」

我不置可否。

「我們怎麼下山?」

陸子風搖頭:「你又不是看不出來,這山被人布了很強的結界,根本出不去!」

我自然知道,剛剛那些死魂出不去,現在正是清晨,而這山裡一點風都沒有,仔細一想就知道問題所在了。

「我們先找個躲避地方,等外面的人來救!」陸子風說:「跟我來!」

他走了幾步,才發現我們幾個都沒動,隨即詫異道:「你們怎麼都不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