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在這時。

門外又是一道厲喝聲響起:“好你個月文,不幫着善後真龍天驕令,竟然單獨跑出來了,老夫信了你的邪啊!”

白小鳳擡眼一看,門口赫然站着一個身材魁梧,滿頭黑髮,額頭上有個火焰印記的老者。

感受到白小鳳的目光,老者立馬換了一副臉,笑眯眯的對着白小鳳一抱拳:“小鳳吶,我是長老團之一的赤炎長老,特來拜會你呢。”

說着,老者也不管白小鳳答不答應,便自顧自的走了進來。

然而。

沒等白小鳳回話呢。

忽然,他眉頭一擰,清晰地感應到,一股股雄渾的陰力波動,正急速朝着這邊趕來。

同樣的,月文長老和赤炎長老也露出了驚愕之色。

兩位長老同時怒罵一句:“一個個沒節操的老傢伙,簡直喪心病狂!”

話音剛落。

白小鳳就看到,一個個老者腆着笑臉出現在了門外。

烏泱泱的,一大片。

門庭若市了啊! 饒是心裏有了猜測。

白小鳳依舊被這一幕嚇了一跳。

不講道理啊。

天師聯盟的一羣大佬,又開始組團掉節操了。

門外,人頭攢動,一個個平日裏不知道多高高在上的大佬們,此時都腆着笑臉站在門外。

緊跟着,一個個大佬們,便是相互揭發了起來。

“月文,你不是說拉肚子要提前走的嗎?怎麼在這裏?”

“赤炎老莽夫,你不是說你五十歲的媳婦兒要臨盆了麼?咋地,臨到小鳳這來了?”

“一羣沒羞沒躁的老傢伙,又是跑肚拉稀,又是媳婦兒臨盆的,又是家裏着火了,怎麼都跑小鳳這來了?還要不要臉了?”

“你也在這,你還要不要臉了?”

……

聽着一衆大佬爭吵,白小鳳忍不住皺緊了眉頭,真的是耳膜子嗡嗡響呀。

在場都有三十幾號大佬了,且能爭吵起來,地位肯定是一樣的。

毫無疑問,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是天師聯盟長老團的。

偏偏,以他們的地位,以他們的年紀,愣是爭的急頭白臉的,節操簡直稀碎了呢。

不過白小鳳也明白。

童姥都能靠着他成功躋身進長老團中。

以他的天賦,不管被誰拉攏過去,在天師聯盟中都是極強的一個助力!

也不怪這些大佬瘋狂了。

誰讓本大爺這麼優秀呢?

想到這,白小鳳擡手揉了揉被吵得有些發脹的腦門,呢喃道:“無良師父說的果然沒錯,男人太優秀了,真的很累呢。”

越來越多的長老趕了過來,然後,加入爭吵中。

現場鬧哄哄的,儼然就跟清晨的農貿市場似的。

白小鳳一陣無語,看着烏泱泱的長老們,也不知道該怎麼阻止。

面前這些都是天師聯盟的最高層呢。

他總不能張口就呵斥一句“閉嘴”吧?

這也太不給他們面子了。

眼見着場面越來越大了。

有的大佬更是爭的面紅耳赤,陰力涌動,大有一言不合直接動手的架勢。

忽然,一道怒喝聲響起。

“閉嘴!”

白小鳳虎軀一陣,娘希匹的,果然是英雄烈士啊!

敢讓這麼多大佬閉嘴?

所有長老們也同時安靜了下來。

顯然,他們沒料到,在天師聯盟中,還有人敢這麼對他們無禮的。

簡直是,撩老虎鬚呢!

然而。

當他們看清呵斥之人時,所有人都平靜下來。

人羣朝左右散開,也讓白小鳳看清了那人。

是大長老!

此時大長老一臉慍怒,雙手背在身後,一雙眼睛彷彿都要噴火似的。

他目光一個個掃過長老們,冷聲道:“真龍天驕令那麼大的攤子,你們不去幫着善後,全都跑到小鳳這來了,好,很好!”

“身爲長老團的長老,難道忘了自己該做什麼了嗎?”

“大長老,你誤會了,其實我們……”人羣中,一位長老想要解釋。

話沒說完,大長老一揮手,厲喝道:“誤會什麼?全都給本座回去善後,等事宜全都辦妥,再來小鳳這裏!”

有大長老鎮場,一衆長老也不敢再爭辯。

紛紛對着大長老一抱拳,然後彷彿商量好似的,用一種極其詭異的目光看了白小鳳一眼,這才全都離開。

白小鳳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愣是被一衆大佬看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不過,看來大長老在長老團中的地位真心不是一般的高呢。

一句話愣是喝退了幾十位大佬。

要知道,這些長老不僅是天師聯盟的權力巔峯,光是實力,隨便一個在陰陽界那都是呼風喚雨的大人物呢。

想着,白小鳳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他仔細一看。

嗯,所有長老都走了。

咦!

大長老怎麼沒走?

白小鳳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道:娘希匹的,節操又掉了嗎?徇私枉法玩騷操作麼?

念頭剛起。

門外的大長老便是一臉和煦的笑容走了進來,對着白小鳳搓了搓手,眼中精芒閃爍:“小鳳吶,我來看看你,不好意思,讓他們叨擾到你了。”

“……”白小鳳。

好無奈。

好方哦。

天師聯盟的人,怎麼就沒一個是帶點節操的呢?

深吸了一口氣,白小鳳說道:“那個,大長老,我還有事,要先去華家一趟。”

“去華家?”大長老眉頭一擰,臉色有些陰沉。

身爲天師聯盟大長老,他自然知道,白小鳳此時去華家,意味着什麼。

白小鳳緊跟着又補了一句:“大長老和諸位長老所來何意,晚輩也知曉,此事容晚輩回來再議。”

大長老登時眼中喜色一閃即逝。

他平靜笑道:“好,小鳳吶,以你的天賦和實力,自然知曉,修行之路坎坷重重,有一師長引路,必然容易百倍,長老團五十一人,盡皆是你挑選對象,老夫身爲大長老,冒用職權行個方便,若是你無心儀師尊,倒是不妨考慮一下老夫。”

說着,大長老對白小鳳抱了抱拳,便轉身離開。

“拜師?”

白小鳳愣了一下,緊跟着他就反應了過來。

的確,若是拉攏,師徒情誼是最好的紐帶,也能將拉攏的關係更近一步,這可比遠遠的歸屬在何人手下要強的多。

且,長老團五十一人,除了童姥之外。

其餘五十人無不是叱吒陰陽界的大人物,實力盡皆超過七品的存在。

收徒拜師,確實不算虧了他。

一般人,想拜,人家還不收呢。

猶豫了一下,白小鳳決定還是問問無良師父再說。

好歹已經有一個師父了,雖然不靠譜,但一日爲師終身爲父,這事還得問問老混蛋的意思。

下午三點。

華青月就來了。

白小鳳跟着華青月給天師聯盟報備了一下,然後便是走到專門離開天師聯盟地底城的陣法中。

光華流轉,視線裏滿是絢爛的光華。

大概持續了十秒鐘。

視線才恢復過來。

白小鳳發現自己和華青月正站在一個偏僻的十字路口。

而在不遠處的馬路邊上,正停着一輛黑色轎車,白小鳳也不認識太多汽車品牌,只是看到車頭上有個“b”字,便笑着對華青月說:“喲,華娘娘,品味可以啊,竟然和本大爺一個牌子的車,byd開起來不錯吧?”

正走路的華青月一個踉蹌,愕然地看着白小鳳:“你,不認識賓利?”

“賓利?”白小鳳撓撓頭,“有我的byd貴嗎?”

“……”華青月。

他決定不在這事上和白小鳳糾纏了。

完全沒必要。

兩人上了車,司機發動車子,便是將車子開了起來。

很快,白小鳳就發現汽車正朝城外開去。

他有些納悶地問:“你們華家不在帝都城內?”

“在。”華青月眯着眼睛,笑了笑:“不過,家主有令,你對我華家有大恩,特邀請你去我華家祖地。” 黑色賓利車疾馳在鄉間公路上。

四周是茂密的山林。

白小鳳看着車窗外倒退的風景,有些驚詫華家竟然願意邀請他去華家祖地見面。

要知道,對一個世家而言,祖地的重要性,完全不弱於一個大勢力的祕境。

甚至,意義上比之祕境更加重要。

能被邀請到世家祖地,無異於是這個世家能擺出來的最高禮儀了。

車子開了兩個多小時。

終於,白小鳳在半山腰處看到了一處村莊。

此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多,村莊在山林間若隱若現,裊裊炊煙升騰而起。

華青月說:“那前方,便是華家村。”

“全是你們華家人?”白小鳳問。

“華家旁系和一些依附我華家的人而已。”華青月傲然一笑,“祖地,在山頂。”

白小鳳仰頭看去,這山高聳入雲,山尖隱藏在雲霧之中,也看不清楚。

賓利車開進了華家村,一路也沒停下,徑直沿着公路往山頂開去。

沿途遇到人的時候,那些人紛紛停下手中的事物,朝着這邊恭敬的往來,抱拳作揖。

空氣中,始終瀰漫着一股濃郁的藥香味。

甚至,白小鳳還能清晰地看到,一股股陰力波動在空氣中流淌着。

很快,便是到達山頂。

一座巍峨雄偉的宮殿屹立在山頂之上。

宮殿外,是一片遼闊的廣場,漢白玉鋪成,顯得大氣磅礴。

而在廣場中央,赫然聳立着一方四方銅鼎,古樸無華,升騰起嫋嫋煙氣,充斥着濃郁的藥香。

也就在賓利車開進廣場中的時候。

宮殿大門打開。

烏泱泱的人羣魚貫而出,奔赴到廣場上後,分列而站。

旋即,轟的一聲,所有人全都單膝跪地,恭敬道:“恭迎!”

聲音,震耳欲聾。

白小鳳被這場面震驚了一把,不愧是世家華家呢,這滿滿的儀式感,簡直厲害了。

跟着華青月下了車,白小鳳一眼掃過,廣場上跪着幾百號人,而此時,宮殿內,又是一大羣人走出。

這羣人大概有幾十個,無一例外,全都是上了年紀的人,最年輕的也有四十多歲了,而在衆人簇擁的前方,是一個老者。

老者穿着布衣布袍,花白頭髮束起,手中還握着一根木根杖,儼然一副古人裝扮。

行走間,也是龍行虎步,絲毫沒有老態龍鍾的跡象。

“青月,見過家主。”

華青月對着那老人一抱拳。

老人和藹一笑,目光便是朝白小鳳看了過來,雙目精光熠熠,甚至有淚光閃爍。

下一秒。

不等白小鳳反應過來。

老者忽然跪在了地上:“老朽華長生,恭迎恩公駕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