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在這時候,假貨完成了轉身,當假貨直接面對高大偉岸,殺氣爆表的白起之時,假貨,愣住了,就像是石像一樣,呆呆的站在原地,甚至連眨眼和呼吸,都忘記了!

毫無疑問,白起的出現,所帶來的震撼,已經超出了假貨的認知範圍,甚至是,顛覆了假貨的世界觀!

在這一刻,在白起面前,那假貨,再也沒有了之前囂張的模樣,他,就像是從獵人,變成了獵物,戰戰兢兢,顫顫巍巍……

相比於我和那假貨的拖拉,白起,就乾脆很多,彷彿,白起的心中,只有殺戮……

“死!”白起居高臨下的撇了假貨一眼,那種眼神,無比的冷冽,無比的麻木,無比的輕視,無比的不屑,就彷彿,殺死假貨,對於白起來說,是一種侮辱!

聲音落地,白起手中的長槍,便被它緩緩的挑了起來,在白起挑起長槍的過程中,一股恐怖的力量,彷彿將我完全鎖定那般,導致我無法移動分毫!

不僅是我,包括那假貨,都是怔怔的站在原地,連眼皮都無法眨動一下,我想,他應該也和我一樣,被白起所散發的那股恐怖力量所禁錮!

長槍,在虛空中筆直的刺出,直挺挺的洞穿了假貨的咽喉!

一縷鮮血,頓時飆射而出,那假貨的咽喉處,頓時出現了一道血洞……

嘀嗒……嘀嗒……

妖紅色的鮮血,順着槍尖,緩緩的低落到了地上,最後,摔成了無數瓣碎屑……

假貨瞪大了雙眼,彷彿不敢相信一般,死死的盯着白起手中的長槍,也許,他從來都沒想過,會有白起這種強大到連他都無法抵抗的傢伙,出現吧?

沒多久,假貨閉上了雙眼,停止了呼吸,任何的生命體徵,都已經遠離了他……

假貨,死了!

一擊!

白起僅僅是輕輕的挑起了長槍,然後刺入了假貨的咽喉,就這麼簡單的一擊,那假貨,便被輕易的擊殺!

這是多麼恐怖的力量?

恐怖到我連想都不敢想!

可就在這時候,當假貨的生命體徵,完全消失的那一瞬間,假貨的身體,突然閃現出了一團柔和的白色光芒,緊接着,那假貨的身體,便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縮小,直到最後,假貨的身體,竟然變成了一塊白玉牌,最後,跌落到地上……

沒錯,就是白玉牌!

與我手中那七塊白玉牌,一模一樣的白玉牌! 最後一塊白玉牌!

號稱,開啓大虞王朝寶藏的八塊白玉牌,全部出現了!

那假貨之前自稱爲“玉”,我還有些疑惑,可現在,我明白了,他真的是玉!

只不過,這第八塊白玉牌,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雙魚玉佩?

我不知道答案,而且,也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答案!

我怔怔的望着那塊,平躺在地上的,無比熟悉的白玉牌,一時間,我竟然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然而,就在我發愣之際,那白起,卻突然出言,用一種肅穆的語氣,不含任何感情的對我輕聲說道:“吾等,緣盡!”

我的思緒,被白起這句話,立刻拉回到了現實,與此同時,我是目光,也直接鎖定到了白起的身上……

我發現,白起那偉岸高大的鬼體,此時,正在逐漸的變淡,變虛,就彷彿,下一瞬間,它便會完全消失在我的眼前,甚至是,離我而去!

吾等,緣盡!

簡單的四個字,卻表達出了另外一種深意……白起是說,我和它,緣分已盡!

這是不是說明,我和白起,以後不會再見面了?

換而言之,白起,真的會離我而去?

我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着白起的鬼體,我想說話,但此時,我卻覺得,喉嚨處,有某種東西橫在那裏,廢掉了我說話的權力!

僅僅幾秒鐘的光景,白起的鬼體,便徹底消失了,就彷彿,它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與此同時,在我的體內,一股神祕的力量,也驟然消失,就好像,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被徹底抽空了似的,包括我的右眼,也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奇異感覺,似乎,它又變成了普通的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我茫然的自言自語了起來,“我身上這種奇怪的感覺,是怎麼回事?好像,我身體之中的某部分,消失了,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還有我的天機眼,好像也消失了!”

我呆若木雞一般的站在原地,雙眼,無神的凝視着白起消失的地方……

那裏,除了第八塊白玉牌之外,便再無他物,就連白起之前那封鎖一切的氣勢,都徹底的消失了,整片樹林,只有我與假貨一戰,所產生的紫黑色火焰,還在不斷的跳躍着,燃燒着……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強壓下的心中的震撼,強迫自己,讓腦細胞飛速燃燒……

白起的出現,毫無疑問,是神啓天機眼所造成的,可是,白起只是出現了一次,便消失了,而且,還是徹底的消失了,包括我右眼處,代表着天機眼的神祕力量,也隨着白起的消失而消失……

我的天機眼,其實就是因爲與白起融合的緣故,纔會接連突破,可以說,天機眼與白起,已經融爲了一體,那麼,白起消失,天機眼自然也會消失,換而言之,天機眼消失,白起,也會消失!

很矛盾?

很繞嘴?

不!

簡單的說,應該是,所謂的神啓天機眼,一生只能使用一次!

所以,發動喚神之後,白起消失了,天機眼,也消失了! 陸家幾百年前那位擁有神啓天機眼的前輩,當他領悟了神啓天機眼之後,便消失了,我想,他應該是發現了這個祕密,但他還不想告訴後輩!

因爲,那位前輩害怕,一旦天機眼的祕密暴露了出去,那麼,陸家,將不在太平,許多仇家,都會找上門來,因爲,神啓天機眼的擁有者,只能使用一次神啓天機眼,這對於陸家,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幫助,最多,只能幫助陸家擊退一次來犯的強敵而已!

雖然我的推斷,並沒有實質性的證據,但我認爲,這是目前,最合理的解釋,也是最有可能出現的結果!

不然的話,白起,爲什麼會消失?

我的天機眼能力,爲什麼會消失?

“天機眼……”我緩緩的閉上了雙眼,不過,當我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我的眼瞳之中,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感情色彩,有的,只有堅韌的光芒!

無論天機眼是否消失,我都不能退縮,沒了天機眼,我一樣要去古殿區域,我一樣要去尋找真正的二叔,我一樣要去解開楚家的詛咒!

我接連做了幾次深呼吸的動作,這才讓自己的心境,平復了下來……

說實話,與白起永別,我真的挺傷感,畢竟,白起不止一次的救過我,包括卡特的絕殺,都是白起幫我化解的,只不過,白起消失之後,卡特的絕殺,並沒有生效,這就說明,白起,已經幫我擺平了卡特那所謂的同生共死!

先是胡墨,再是白起,我不知道以後,會不會還有其他的夥伴離我而去,但我,卻必須要堅強起來,繼續前進!

我緩緩的邁出了步子,走到了白起消失的地方,恭恭敬敬的朝着空氣,抱拳拱手,算是對殺神白起的一種緬懷吧!

隨後,我彎下腰,撿起了地上的那塊白玉牌,仔細端詳了片刻之後,便將其收入了懷中。

直到這時候,聞聲而來的陸茗軒衆人,才趕到這裏……

“楚風!發生了什麼事?”石乾坤驚慌的低吼了起來,不過,當他看見平安無事,只是胸口被燒出了一道掌印的我,這才明顯的鬆了一口氣,“二爺呢?還有你的胸口,是怎麼回事?”

石乾坤言罷,所有人,便將視線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大家都很好奇,尤其是羅藝,俏臉之上,寫滿了擔憂。

當即,羅藝二話不說,直接從登山包中取出了李東爲我們準備的酒精和藥粉,開始細緻的幫我擦拭胸口,並且上藥……

酒精和藥粉,與我的傷口接觸,立刻,一股刺痛的感覺,便襲遍了我的全身,只不過,我咬着牙,沒有吭聲罷了!

隨後,我便將我所經歷的一切,都說給了衆人,包括假貨的身份,獵人臨死前的遺言,以及第八塊白玉牌的事情,都一字不漏的說了出來……只不過,假貨的死,我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是我用我的實力,正面硬槓了假貨,並且將他幹掉!

有關於神啓天機眼和白起的事情,我並沒有說出來,因爲,這件事,我只能對陸茗軒自己說!

陸家的祕密,我不會對任何人透漏的,哪怕是我的摯愛,我的夥伴,也不行,畢竟,這關乎到天機家族最大的祕密!

聽了我的敘述之後,衆人無不驚歎,因爲,我所說的事情,已經完全顛覆了他們的世界觀,尤其是羅藝,更是驚訝的弄疼我好幾次!

直到羅藝幫我把胸膛的傷口包紮好,我才讓大家在原地休息,喝點水,吃些壓縮餅乾,又隨便找了個藉口,把陸茗軒叫到了樹林的另一邊…… “找我什麼事?”陸茗軒狐疑的對我問道。

我沒有說話,只是朝着樹林那邊的衆人看了一眼,透過樹枝的縫隙,我發現,衆人都在休息,注意力似乎並沒有集中到我和陸茗軒這邊……這也是正常的,我將陸茗軒單獨叫過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說,大家都是聰明人,自然不會干擾我們。

“大表姐,我剛纔所說的那些事情,有一部分是假的……那假貨,並不是我所殺,而是,我的神啓天機眼所殺!”我用極低的聲音,對陸茗軒說道。

“神啓天機眼!”陸茗軒捂住了嘴巴,瞪大了雙眼,一臉驚駭的盯着我。

身爲天機家族的人,陸茗軒自然知道,“神啓天機眼”這五個字,代表了什麼……那可是代表陸家的最強戰力,陸家,已經幾百年沒有出過神啓天機眼了!

“你先別激動!”我朝着陸茗軒壓了壓手掌,示意她安靜,隨後,我便將我對神啓天機眼的推測,盡數說給了陸茗軒聽。

聽了我的話之後,陸茗軒,再次被震撼到了!

強大無比的神啓天機眼,一生卻只能使用一次!

這條消息,足夠勁爆,足夠震撼,同樣,也足夠失望!

“有關於神啓天機眼的祕密,世界上,只有你和我知道,至於告訴誰,你自己選擇,我不會干預,當然,我也不會對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說起,包括老媽,包括羅藝!”我一邊說着,一邊輕輕的拍了拍陸茗軒的肩膀,隨後,我便一言不發的與陸茗軒擦肩而過,走向了衆人休息的地方。

當我返回到衆人休息的地方之後,衆人並沒有對我提出任何的問題,大家心裏都清楚,有些事,我不說,那就真的是不說,他們問也沒用!

所以,石乾坤很識趣的把話題扯到了下一區域,古殿區域之上!

就這樣,我們大家坐在地上,一邊喝着水,一邊吃着壓縮餅乾,一邊分析起了古殿區域內,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半晌之後,陸茗軒才從樹林之中,獨自走了出來,當然,重新回來的陸茗軒,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驚駭,她,仍舊是往昔那個沉穩冷靜的陸茗軒!

“大表姐,你需要休息嗎?”我朝着陸茗軒淡淡的笑了一聲。

“不需要!”陸茗軒輕輕的搖了搖頭,“我們走吧,去古殿區域!”

“好!”我站起了身,凝重的掃視起了每個人,鄭重的對衆人說道:“通向古殿區域的入口,就在山頂,我們用不了多久,就能到達那裏,在此之前,我要提醒大家,一旦進入古殿區域,我們就要時時刻刻保持着一百二十分的警惕,因爲,在那裏,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給予我們致命一擊的敵人……無論如何,各位,一定要記住,性命重要,任何時候,都要以保命爲先,如果有人會死,那麼,第一個死的,只能是我,懂嗎?”

“無聊!”石乾坤擺了擺手,似乎並不贊同我的話。

“俺會死在你前面的!”石毅則是乾脆的咧嘴憨笑了起來,很明顯,這憨厚的漢子,直接把我的話給否了!

“走吧!先去古殿區域!”羅藝一邊說着,一邊打開了狙擊槍的保險栓,“那假貨已經耽誤了我們不少的時間,如果我們不盡快進入古殿區域的話,我怕會發生變故!”

“羅小妹說的不錯,遲則生變,楚風,走吧!”陸茗軒走到了我的身邊,輕輕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隨後,她便背上了屬於她的登山包,一言不發,徑直朝着那棵巨樹的方向,邁出了步子。

緊接着,石乾坤,石毅,羅藝,相繼拿起了各自的行李,緊跟在陸茗軒的身後,朝着荒山區域的盡頭,古殿區域的始點,走了去…… 我深深的凝視着衆人的背影,忽的,我微微揚起了嘴角,凜然一笑……無論我的部署多麼周密,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快,倒不如,我們放手一搏,去做最後一拼,說不定,會收到奇效呢?

想到此處,我便不在遲疑,直接邁出了步子,追上了衆人,就這樣,我們大家,快步朝着那棵號稱妖樹的入口,堅決的前行而去!

經過了一番休息,而且又沒有了思想上的壓力,我們這一路行去,速度比之前,更快了,沒多久,我們一行人,便登上了山頂,並且一眼就找到了那棵妖樹……

直到此時,我們近距離觀看那棵妖樹,我真正的見識到,那棵妖樹,究竟有多大!

妖樹的樹根,就像一棟樓一樣粗壯,巨大,上面佈滿了坑坑窪窪,高低不平的樹皮,說實話,這種樹皮,讓我看的有些作嘔……還有它的樹冠,當真是遮天蔽日,幾乎遮住了整片山頂區域,因爲樹冠的遮擋,而不見陽光,我們眼前的視線也變得昏暗了起來!

不過,真正吸引我們視線的,並非是這棵曠世難見的妖樹,而是,妖樹根部,那道泛着奇異能量波動,類似與黑洞一樣的門!

那裏,應該就是通向最後的古殿區域的入口了吧?

就在我們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那道黑洞之門上面的時候,我卻突然嗅了嗅鼻息,因爲,我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這一念頭,纔剛剛在我的腦中閃現,我身旁的羅藝便猛的舉起了狙擊槍,低聲一喝道:“小心,有血腥味!”

看來,羅藝對於血腥味,比我還敏感,而且,她的警覺性,似乎比我還要高!

“我也聞到了,不過,這血腥味是從哪裏傳來的呢?”我警惕的嘀咕了一聲,旋即,我便不經意的擡起了頭……

我這一擡頭,終於,發現了血腥味的源頭……

此時,我的眼前,見到的,是這樣一幅場景……

妖樹距離地面最近的樹冠之上,懸掛了幾十具屍體,而且,每一具屍體都是被妖樹的樹枝貫穿,有些屍體,被貫穿了一處地方,而有些屍體,則全身都被樹枝貫穿,看起來,就像是被捅了的馬蜂窩,噁心無比!

試想一下,這場景,其實真的挺恐怖的……

一棵巨大的妖樹,樹枝上懸掛了幾十具屍體,偏偏,那些屍體還都是被樹枝洞穿致死,再偏偏,那些承受着屍體重量的樹枝,卻根本不斷,甚至連向下壓一點的軌跡都沒有出現……

當即,衆人便循着我的視線,向上望去,當大家看到了那幾十句掛在樹上的屍體之後,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此時此景,不需要我們再多說什麼,大家都能聯想到,當初衆人與這妖樹大戰的慘烈之景!

不過,好在,妖樹已經死了,我們這些後來者,不需要再去和它拼命了!

“那不是崑崙長老嗎?”

“崑崙長老?你看那邊,是龍虎山的二長老,七長老和十二長老,我見過他們!”

“還有不少武當的人!”

“除了崑崙,武當和龍虎山之外,還有幾個其他勢力的人,也死在了樹上!”

“看來,幹掉這棵妖樹,各大勢力也是堆了很多人命……”

陸茗軒和石乾坤一邊朝着樹上的屍體指指點點,一邊輕聲議論了起來。

我盯着樹上懸掛的屍體,微微的嘆了一口氣,這一路走來,我見到了太多的死人,也許,各大勢力的精銳,走到這裏,幾乎都死傷殆盡了吧?

忽的,我的眼角餘光,在那羣懸掛在樹上的幾十具屍體之中,突然發現了一條無比熟悉的屍體……

漆黑如夜的黑色風衣,梳理的一絲不苟的大背頭,彷彿終年都不會取下的黑色墨鏡…… 盯着那具屍體,我不由的瞪起了雙眼,甚至,下意識的忘記了呼吸!

那具屍體,那身打扮,那副模樣,毫無疑問,只能是一個人,那就是……黑哥!

當這一念頭,出現在我腦海中的時候,我的心,立刻產生了一種刀絞一般的疼痛!

黑哥……死了?

黑哥……死了!

雖然我與黑哥並沒有太多的交集,但黑哥的死,卻讓我非常的難受,甚至,還有一些自責!

畢竟,之前那假貨說過,二叔是第一個進入古殿區域的人,而進入古殿區域,就難逃與妖樹交手,我不知道二叔是將妖樹擊殺,還是將妖樹打服,總而言之,黑哥,很有可能,就是死在了這妖樹的手上,他是爲了楚家,爲了二叔,爲了我,纔會死在妖手上的!

我身邊,又有一人,與我陰陽永隔……一股悲涼的感覺,佔據了我的整個腦海,號稱二叔左膀右臂的四大天王,最後的黑哥,也終究難逃死亡之劫!

我直接擡手,打出了一道玄火符,將那洞穿了黑哥身體的樹枝,徑直打斷,當即,黑哥的屍體,便緩緩的朝着地面,飄落下來……

我一個箭步踏出,直接揚起雙臂,藉助了黑哥的屍體……他的屍體,早就涼透了,甚至已經遍佈屍斑,而且,還散發着一股難聞的屍臭味,看來,黑哥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死於妖樹的手上了!

我將黑哥的屍體緩緩的放到了地上,四周,寂靜無聲,沒有人說話,似乎,大家都選擇用這種方式來緬懷黑哥吧?

“把他埋了之後,我們便去古殿區域!”我一邊說着,一邊從登山包中拿出了輕鋼鏟。

與衆人一起,在妖樹之下,挖出了一個大坑,將黑哥的屍體,葬於其中,直到我們所有人,將這處簡易的墳墓填平,都沒有人開口說過哪怕是一句話。

把黑哥埋葬好之後,我們幾人,依次朝着這座沒有墓碑的墳墓,鞠了三躬,做完了這一切之後,我便背上了登山包,頭也不回的朝着那幽黑的黑洞入口,走了去!

衆人緊緊跟隨在我的身後,當我們走到那處黑洞入口之前,我們幾人再次手牽手,形成一道實質的連接之後,我們,便義無反顧的跳進了黑洞之中……

黑洞之中,仍然是被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所籠罩,只不過,我在黑暗之中,卻並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相反,我還有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比如說,我的神識,突然可以用了,我的內勁,好像又變成了實質,而不是當初的擺設!

難道說,古殿區域,對於我們的特殊能力,沒有任何的限制嗎?

看來,這是要逼我們幹一票大的的節奏了!

忽的,那漆黑無盡的黑暗,彷彿一瞬間被抽空了一般,我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並不算太強烈的昏暗光芒,就像是身處於黑夜一般。

緊接着,那種腳踏實地的真實感,也通過我的雙腳,傳入了我的大腦之中……

我猛的一定神,卻發現,我已經離開了黑洞,轉而,我出現在了一座荒山的頂峯,柔和的月光,均勻的灑落在大地之上,幾棵歪脖子枯樹,爲這荒山山頂,平添了幾分蕭索與神祕……

當我將視線,從四周收回,轉而朝着我的正前往望去之時,我卻徹底傻了!

因爲,我見到了一座無比熟悉,而且對我而言,也意義非凡的大殿…… 那座大殿,建造於幾十級石階之上,與古代的建築別無二致,陳舊,破敗,而且牆體之上盡是綠色蔓藤,給人一種,經受過無數歲月洗禮消磨的感覺……

沒錯,就是那座大殿!

我入夢之後,與神祕人交談,並且領悟了另外幾種鬼脈之力的那座大殿!

想不到,古殿區域,竟然會是這裏!

那麼……那神祕人的身份,又是什麼?

還有那神祕人,是否會在階梯上方的大殿之中呢?

我接下來要面對的,又將會是什麼?

楚家的詛咒,與大虞王朝寶藏,與神祕人,又有什麼聯繫呢?

無數謎團,瘋狂的衝擊着我的大腦,讓我在短時間,陷入到了一種無法自拔的石化狀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