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金王座的另一個能力,追蹤!

唰!

結合了東方水月的氣息后,乾金王座急速的行駛了起來,足足行了三十里,才是停下了動作。

「這裡是?」

龍奕神色凝重不已,在這裡,已經達到了皇宮的邊緣,外圍是兩大武院的地盤,而這裡,則是三大世家的地盤,在往內,則就是皇宮深處了。

宏葉公子和東方水月怎麼來到了三大世家的地盤交戰?

「宏葉公子,你也不過如此!」東方水月冷笑一聲。

唰!

宏葉公子此刻衣衫破碎,頭髮披亂,宛如一個瘋子一般,嘴角上仍然掛著血跡,就連身上的傷痕都是無數。

再看東方水月,則是衣裙光鮮,根本不見一絲傷勢,就連大氣都沒有喘息一下,就已經將宏葉公子逼迫到了這等地步。

「嘿嘿,你可知道飄渺宗有著一門陣法,叫幻心陣?」宏葉公子笑道,身軀一震之下,傷勢完全復原,白袍飄飄,絲毫不見剛剛的狼狽。

「什麼意思?」東方水月美眸一冷。

「哈哈哈,就在剛剛,龍奕就從我們的上方路過,不過他卻因為幻心陣的迷蹤,一路追尋著我預定好的氣息到了三大世家的地盤,而在那裡,則還有著另一處大陣在等著他。」

宏葉公子的臉色突然變得精彩無比,大笑道:「哈哈哈,既然我無法在武院內對他出手,那麼三大世家的人總可以吧?」

「你卑鄙!」東方水月冷哼一聲,當即化作一道流光向著三大世家的方向奔去。

唰!

宏葉公子身形連連閃動,極其輕鬆的將東方水月阻攔了下來,淡淡的看著她說道:「在武院中,有著幾個老不死的阻止我殺他,雖然我不知道龍奕的真實身份是誰,但三大世家一直與兩大武院為敵,龍奕擅自闖進去,九死無生!」 「讓開!!」

東方水月厲聲喝道。

本是想要避免讓龍奕和宏葉公子的交戰,但卻沒想到最後會害了他,三大世家和兩大武院一直敵對著,而龍奕的身份特殊神秘,這是皇室各大勢力高層都清楚的事。

所以一旦龍奕闖入了三大世家的地盤,是生是死都難以猜測!

「呵呵,東方水月,你急什麼?呀呀,快看,那邊打起來了,哈哈哈!」

宏葉公子放聲大笑了起來,指著三大世家的方向,那裡已經靈元紛飛了起來,聲勢極為駭人。

「你該死!」東方水月俏臉鐵青,身形霍然衝上高空,隨著一道龍吟響起,一條長達百米的青龍出現在了高空之上。

「這就是神獸殘魂的力量嗎?果然強大!!!」宏葉公子驚訝道。

「滾開,不然死!」青龍口中吐出了冷漠的字眼,龍尾已然從高空掃下。

啪!轟隆隆!

頃刻間,宏葉公子被打的倒飛下了地面,狠狠的摔進了地下,抵擋攻勢的雙臂已然被龍尾甩的斷裂。

「好強,足以堪比神通境界第六重!哈哈,四大世家的神獸殘魂果然門道極深!!」宏葉公子大笑起來,身形緩緩飄上高空,再次將東方水月阻攔了下來。

東方水月冷冷的盯著他,見他手臂的傷勢已經復原,龍目中閃過一抹驚訝,淡漠道:「你是飄渺宗的嫡系傳人!!!」

「現在才知道嗎?本公子此來,就是為了四大神獸殘魂的事,哦對了,那個西門茜,已經在我宗修鍊了,怎麼樣,你是隨我回飄渺宗呢,還是要我將你強行帶回去呢?」宏葉公子冷笑道。

啪啪!

突然,龍奕的身形出現在近前,淡淡的看了看宏葉公子,笑道:「和我玩陣法,你還差的遠。」

的確,龍奕趕到三大世家的地盤后,就已經發現了中了陣法迷惑,所以才利用宏葉公子的陣法將三大世家的強者糾纏住。

如今陣法被三大世家的強者破滅,龍奕也輕鬆的看見了東方水月和宏葉公子。

望了望盤旋在高空的青龍,龍奕內心震撼,完全想不到世上居然真的存在著神獸。

「我們走!」龍奕大叫一聲,翻身坐在了青龍的背上,拍了拍她的碩大龍頭,神色極為異樣。

「你!!你無恥!」東方水月哼哼兩聲,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一甩身形向著反方向的奔行而去。


咻!

「想走?認為可能嗎?」宏葉公子不屑道,當即身形連閃就要上前躲避,但身子剛一動作,就立馬停頓了下來。

「宏葉公子,你未免也太過放肆了!!!」

唰唰唰!

一連數十道身影當空顯露,每一位都是年過半百的老者,氣息恐怖雄渾至極,完全不是宏葉公子能夠對付的,僅僅是威壓,就已經將宏葉公子壓迫的身體不能動彈絲毫。

與此同時,龍奕與東方水月回到了樓閣內,兩人對視無語。

「你這次闖了大禍了。」東方水月哼道。

龍奕聞言皺了皺眉頭,好笑道:「什麼禍呀?難道是你和我的那事兒……」

「閉嘴!」東方水月俏臉頓時羞紅,低著頭哼道:「三大世家不是傻子,就算你這樣陷害宏葉公子,他們也不敢對宏葉做什麼事的。」


龍奕聳了聳肩,自然清楚這點,飄渺宗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就算自己陷害了宏葉公子,三大世家也不敢真的殺了他,而一旦事情說破,水落石出之後,自己無疑成了三大世家和飄渺宗的敵人。

但事情緩急,容不得不這麼做!

「你一點都不擔心嗎?」東方水月冷哼道。


「擔心?擔心什麼?擔心三大世家會來找我?還是擔心飄渺宗來報復我?這些如果真的來了,擔心有用嗎?」龍奕無語道。

話音一落,東方水月緊緊的皺著眉頭,的確,事情已經到了無法緩解的地步,三大世家是何等勢力,豈能容得被龍奕戲耍?更何況,龍奕的身份又說不清道不明,唯一知道的一點就是三大世家對龍奕極為忌憚。

「你到底是什麼人?三大世家為何想方設法的請求皇室將你殺了?」東方水月疑惑道。

唰!

此言一出,龍奕頓時驚訝的站起了身子,不可置通道:「三大世家要殺我?還是請求的皇室?」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可從來沒有惹過三大世家才對啊。

更何況,自己又存在著什麼身份?難道一個小小的龍家,會讓三大世家這等凌駕在東洲最高點的世家忌憚嗎?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對了!難道是皇宮深處的那道熟悉的氣息?」龍奕坐了回去,瞪著眼睛久久無語,那道氣息自己熟悉無比,但就是想不起是誰。

如果真說三大世家會對自己有敵意,最大的原因定然是那道氣息所致!

不然,龍奕再也想不出哪裡會讓三大世家忌憚了!

「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看你還是儘快去找九皇子吧,他現在就在神魂武院,你應該可以見到他。」東方水月說道。

九皇子?那個不男不女的傢伙?

龍奕著實不想見到他了,面容身材和男人沒什麼兩樣,還偏偏和自己說他是個女人,這事誰遇到誰不渾身惡寒?

更何況,九皇子對自己到底有沒有敵意,誰都不清楚,要真去找他了,只怕面臨的會是整個皇室的追殺。

這個險絕對不能冒!

「此事你不用擔心了,走一步算一步的。」龍奕想了想,還是決定等坤老來找自己再說。

坤老是東皇後人,也是如今東洲皇室的最強者之一,如果他出面,即使是三大世家也不能過於過分的。

只要自己的實力提升了,就算是三大世家也不能威脅道自己!

一切還要看自身能力,依靠外力他人幫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誰擔心你了?你要不要臉?」東方水月不屑道。

龍奕聳了聳肩,淡淡道:「哦,既然是會錯意了,那我就走了,告辭。」

話音一落,龍奕就已經起身向著外走去,但轉瞬,後背就已經被東方水月給抱住了。 ……

與東方水月分開后,龍奕並沒有選擇繼續留在戰體武院,既然九幽寒冰之力已經得到,境界也突破到了神通境界第一重,自然不能逗留在這裡。

此來的目的完成了一個,至於那東帝的事情,到最後,東方水月也沒有說出來,好不容易才掙脫了她的糾纏,龍奕萬般無奈的連夜離開了武院。

「東帝的氣運加持在我的身上,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龍奕苦惱不已,正所謂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可這事,偏偏就落到自己的頭上了。

不管事情好壞,都是要弄清楚明白的。

希望南宮火舞能夠知道一些吧。

龍奕暗暗下了決定,下一個要去的地方就是神魂武院了,上次是神魂游入其內,藉助神棺的護佑,才能不被強者發現,但這次,卻是要真正的進入了。

「小子,你不能去神魂武院。」

突然,一道飄渺的聲音響了起來,引的龍奕臉色微微一變。

追尋不到聲源來處!

「不知道是哪位前輩?何不出來現身一見?」龍奕淡淡說道,心下已經有了些許的猜測。

自己才前腳剛剛離開戰體武院,就被這位神秘的強者給阻攔下了,目的還是不讓自己去神魂武院。

想必定然是戰體武院中的某個強者。

「見就不必了,你只要記得,你是戰體武院的弟子,是不能再次拜入神魂武院的,這是為了你好。」

飄渺的聲音緩緩消散,將原本擁有火熱的心的龍奕潑了一盆涼水。

不能去神魂武院!

龍奕皺著眉頭,這位強者所說的話絕對不是單單的警告,如果不以弟子的身份進入神魂武院,難道還有其他的辦法嗎?

「哎,看來只有再次動用神魂了。」龍奕嘆了口氣。

一家客棧中,龍奕端坐在床上,剛要將神魂出竅,房門就被敲響。

「誰?」龍奕神色極為不悅,先是被強者阻攔警告,這下又被突然打擾,看起來就好像自己去神魂武院就是不行似的。

「龍兄,既然到了皇城,怎麼也不提前通知一聲?」

這個聲音是……

「九皇子!」

唰!

龍奕霍然起身,伸手一揮將房門打開,當看見九皇子那張俊俏的臉龐后,渾身不由得抖了抖,感覺一陣惡寒。

明明就是一張男人臉,非得說自己是個娘們!

「呵呵,龍兄不愧是龍兄呀,來到皇城就殺了個將軍,還在戰體武院大鬧一番輕鬆離去,嘖嘖,真是瀟洒至極。」九皇子調笑道。

龍奕聞言聳了聳肩,對他能夠知道這些並不感到意外,身為皇室最有權力的皇子,又是皇城青年一代的第一強者,皇城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是瞞不過這位的。

「坤爺爺讓我給你帶句話,他讓你要去接近三大世家的地盤,更不能拜入神魂武院。」九皇子笑道。

「為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