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是零的,還取不出來,只能去小超市買方便麪的時候用。

二千對我來說,絕對是鉅款加天文數字。

我還完全是聽信了張靈川的讒言,沒有去搭理這些鬥嘴的老師。他們還是覺得用旁門左道的方式,去幫助兩個女生是錯誤的,現在只要急等救護車就好了。

可是這一吵吵起來,聲音難免大聲雜亂,兩個女生情緒也不穩定了。

她們一開始被摁壓住,全身動彈不得,也就是眼前裏面目露兇光,還是比較安靜的。現在一聽這些吵吵的聲音,突然就發狂了,一個直接就掙脫了束縛,另一個就在那邊狂叫。

掙脫了束縛的那一個,第一反應就是抄那個被摁住的女生咬過去。這一下直接就咬到了脖子上,那個女生的脖子直接就被咬碎了好嗎?

景象慘不忍睹,脖子裏的器官筋骨全都被扯出來了。

摁着這個女生的人其實就是三個體格比較健壯的學校的學生,看到這個場景,第一反應肯定就是扔掉屍體逃跑啊。

我就站在不遠的位置,那血涌直接就噴濺在我的臉上了,我當時就驚呆了。

這一下那個女生的男朋友膝蓋一軟,跪在地上,幾乎是哀嚎出聲的:“你們有什麼好吵的,都是你們害的,我的慜兒啊,慜兒啊……”

領導們和警察叔叔們,也沒想到會突然控制不住這個女生,如同雕像一樣呆立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就跟吃了屎粑粑一樣,嘴裏可半個字兒都說不出來了。

那個發狂的女生跳起來,是見人就咬。

她第二個目標,就是旁邊那個穿着警服的警察叔叔,下嘴直接要到了大腿。旁邊兩個片兒警過來,把他從女生的嘴裏。拉出來。

還好褲子比較厚,只是咬出了血來。

這幾個人拉着傷員就跑出去了,眼見那個女生也要朝自己撲來了。這羣校領導那是四散而逃,只有那個玄學的老教授留下來了。

旁的幾個警察一看就不是開槍的料,腰間的皮套裏都沒有槍的,也都是四散而逃了。就連那個死了女朋友的男生都是有多遠跑多遠,這附近的人一下就沒了蹤影了。

這個在女生宿舍拐角的開水房裏,一下就只剩下了我、丁海燕兒、張靈川、還有那個玄學專業的老教授。

張靈川是個會家子,一下就把那女的給摁住了,往她腦袋上貼了一張封鬼符。那女的才嘴裏流着鮮血,安靜了下來。

她安靜的時候的樣子,滿臉都是鮮血,卻掩蓋不了她原本甜美清純的外貌。

這樣一個姑娘,不該遭這樣的罪。

“給我撕了。”我皺着眉頭看着這個剛發完瘋的女人。

“撕了我可摁不住她,你做好心理準備啊。”張靈川衝我大喊了一聲,他手中的銅錢劍頂在這女的腦門上的符紙上。

丁老師這時候,還驚慌的問:“爲什麼要撕,不可以撕。”

“這是道家的符紙嗎?老朽還是第一次見呢……”那教玄學的老師簡直就是瘋了,來到那個如同雕像一樣的女生的面前,觀察那張符籙。

面對擋在我面前的兩個人,我急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大聲喊道:“張靈川,你喊我來,不就是想讓我用佛經救人的嗎?快幫我勸勸這兩個人,佛道不相融!”

張靈川還沒有動作,那個老教授就拉着丁春燕到一邊去了,“丁老師,我們還是不要添亂的好。”

那一瞬間,張靈川鬆開了銅錢劍。

我立刻衝上去,摁住這個女孩的雙肩,嘴裏緩緩的唸誦佛經:“心常安住,無礙解脫;念、定、總持,辯才不斷。”

這個女人也是不識好歹,一口咬在我的肩頭上。 “都說不了不能拿掉符紙,蘇芒,你怎麼那麼急。” 撿到女尊 丁春燕看到我手上,臉上也是一副着急的神色。

我肩膀上的確被咬的很痛,甚至感覺有一股熱液從傷口洶涌而下。直接將我的衣衫都浸透了,卻沒法分心去查看,到底傷的嚴不嚴重。

可是早就做好了被咬的心理準備,搖了搖頭,“沒事。”

捨棄自身一部分,讓自己受傷,卻能換來一個更好的結局。這一招凌翊在對付狗煞的時候曾經用過,我跟在他身邊看着。

現在遇到了危急的事情,肯定會跟他學着。

看起來效果還不錯,那個女生咬住了我,目標就只剩下我的肩膀。她真的是弄出了一副要徹底吃掉我的樣子,上下牙齒瘋狂的咬合着。

我的脖頸和耳垂,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她冰冷的鼻息,還有嗜血的啃咬聲。

聽着自己的皮肉被啃咬的聲音,可真讓人難過,還好我整個心思都沉浸在了佛經之中。而且自從改吃素以後,身上的佛法好像更加精純了,這個是讓我感覺到意外的一點。

在我一字一頓的唸誦維摩詰經的時候,柔暢的佛光順着我的指尖,一點點包裹了這個女生的身體。靜謐的夜色中,我們兩個渾身都是金光,估計從遠處看那就跟兩尊佛龕裏的佛像似的。

這個畫面要是給人拍下來,或者說被人看見,我這輩子算是出名了。

所以我剛纔纔不肯在人前面前顯擺,現在人都走光了。只有一臉驚愕莫名的丁春燕,還有那個瞪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的玄學教授,就這麼凝視着我和這個女生,反倒容易施展了。

女生喝的水分量比較多,身上中的煞氣很重。

好在我最近佛法進步,連水塔裏一池子的死孩子都能超度。更別說是今天擺在我眼前,一箇中了煞氣的女生。

她從死咬着我的肩膀不鬆口,到逐漸軟到在了地上。

張靈川趕忙扶起那個女生,將她打橫抱起,說道:“先去醫院吧,蘇芒和她都受傷不輕,不能耽擱了。”

我肩頭被咬的有些嚴重,她的牙齒好像都咬到了我的骨頭。導致我整條胳膊都擡不起來,只能用另一隻手摁住肩膀的傷口止血。

丁春燕上來扶我,語氣有些哭腔的問我:“疼不疼?你怎麼那傻啊,讓她咬你……”

“丁老師,她如果不咬住我,我們中間誰能壓的住她?我沒事……”我被丁春燕攙扶着往外走,肩膀上的疼痛沒有讓腦子變得混亂。

外頭的晚風一吹,腦子裏就清醒了許多,想到了一些事情,“張靈川,你過來,我問你件事。”

“好。”張靈川摟着那女孩,走到了我身邊來。

“你實話告訴我,你到底清不清楚,開水風的鍋爐是怎麼裂開的。裏面的開水又是怎麼流出來的,那麼大一個洞,人爲的破壞應該做不到。”我眯着眼睛,看着外頭的警車,還有在遠處圍觀的那些人。

那些人真是沒點公德心,看到有人出來了,全都拿手電筒照我們。

刺眼的白光照過來,弄得我有點睜不開眼睛了。

張靈川本來還在闊步向前的走動,因爲救護車已經到了就在不遠處。剛剛有擔架把那個脖子被咬爛的女生送上去,她雖然是確定死菜了,但是還是要去醫院走一輪。

不然,這個死亡證明是開不出來的。

這會子,聽我說完,張靈川徹底呆滯住了,“我……我來的時候鍋爐就已經損壞了,我……我也沒問,現在……現在該怎麼辦?”

“回去看啊!”我急的不行了。

張靈川的臉色就跟地上的黃土一般,嚇得面如土色的,他和我一樣。大概一開始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兩個受傷的女生身上,好似徹底忘記了鍋爐到底是怎麼壞的。

而且壞的那麼剛好,可以讓人看到裏頭煮化了的屍骨。

這個答案越想越是讓人毛骨悚然,不能接受,我的心在這時候都要跳出嗓子眼兒了。我和張靈川都是大意啊,兩個人都出自大門大派,居然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

遠處已經有校領導,還有警察叔叔朝我們走過來。他們看到我們平安的沒死的從裏面出來,臉上都是欣慰和訝異。

可張靈川在這時候剛好聽到我的叫聲,立刻將懷裏的女生塞到那個玄學老教授的懷裏,說道:“老師,你幫我照看一下她,送她上救護車。我……我還要回去看看……”

看到張靈川往開水房裏跑去,迎面走來的校領導沒人迎接,難免是尷尬莫名。臉上和藹可親的笑容也僵住了,說了一半的慰問的話,也卡在喉嚨裏出不來了。

我也沒心情,去和這些領導打交道,也追了上去。

身後頭全都是丁春燕高跟鞋踩踏追上來的聲音,那聲音聽的我頭皮發麻。這個女人還真是麻煩,哪裏有危險,就喜歡往哪裏擠。

我沒時間回頭喝止住她,只是有些心煩意亂。

胳膊疼行動不便,跑的速度自然是沒有張靈川快,纔剛到開水房門前,就被一隻手摁在胸口推出去了。

他摁到了我的……

我皺了眉頭,張靈川卻沒有意識到自己摁到了不該摁的部位,將我推出去好幾步才說道:“別進去了,那東西沒了。”

“沒了是什麼意思?它不是煮的都化了嗎?難道還能插上翅膀飛了不成?”我從張靈川和開水風大門的縫隙位置,還是能看到鍋爐裏的情況。

裏頭的確什麼也沒有了,只有地上掉了倆眼珠子,十分叫人覺着倒胃口。

倆眼珠子附近,還有兩團被煮化了一樣的肉糜。

細細一看,才覺得像耳朵。

我瞅着,這玩意大概是真跑了,因爲身上零件都不夠結實。跑的過程中,還掉了一地,真是讓人覺得頭皮發麻,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要噁心了一地。

張靈川大概就是不想讓我看到這一幕,才攔着沒讓我進去,他攙扶着我說離開,“估計……是屍變了吧……不然那個鍋爐的口子,是怎麼來的?”

“那鍋爐上的口子,是那東西弄出來的?”我反問道。

他頓了頓,才輕聲說:“我想也是,不過現在最好能把它抓回來,不然到處亂竄,會害死很多人的。要是剛纔就反應過來,那它早死了。”

“算了,這東西狡詐,剛纔一直裝死。現在跑了,也是沒辦法了。”我不清楚那個被開水煮化了的屍體,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我只知道,這玩意絕對有思考能力。

等我們都走光了,它居然就是不見了,剛纔人多的時候怎麼就不見它動了?

走到救護車附近,也不知道那些校領導和警察叔叔怎麼想的,圍觀的學生還在。手裏的閃光燈,手電筒,刺得我們兩個眼睛疼。

“怎麼樣了?剛纔怎麼又回去了?”灰色毛背心的校領導和藹可親的問我和張靈川,臉上都是擔憂我們的表情。

“跑了。”張靈川低聲說了兩個字。

弄得幾個警察叔叔和校領導都是一頭霧水,灰色毛背心問道:“什麼跑了?張同學你能說清楚嗎?”

“鍋爐裏的那個……跑了……”張靈川還真敢說出實話。

那玄學專業的老教授立刻明白了,“是……鍋爐裏的那玩意詐屍了嗎?”

我和張靈川都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幾個校領導和警察叔叔臉上都是不可思議的,看精神病一樣的看我們。 靈台仙緣 他們愣了一會兒,纔有一個人說道:“你們兩個進去看看,看看開水房裏的屍骨還在嗎。”

我看了看周圍,滿眼都是亮光,說:“能不能讓學生們都撤了,這裏恐怕會有危險,看熱鬧並不好。那東西雖然跑了,可是應該就在這附近,我怕它出來傷人。”

“好,我讓他們都回去。”那個毛背心和女副校長說了幾句。

那女的就是扮紅臉兒的,冷聲說:“誰還在這裏看熱鬧的,一律學分扣十分,我說到做到。”

這招還是挺管用的,那羣學生一聽,全都害怕慢慢的就散去了。

我心想,你們有這招能讓圍觀的散去,早幹嘛去了。

弄這麼多人圍觀,要是出了事怎麼好。

我覺得我這輩子真是跟墨菲定律槓上了,沒有最倒黴,只有更倒黴。所有我擔心的事情,它就是會發生。學生們纔剛剛念念不捨的散去一半,救護車裏就傳出了護士的慘叫聲。

天黑,瞧不出裏頭的護士醫生怎麼了。

只能見到一隻紅色的血爪子,就從裏頭白色的的被子裏伸出來。

這大半夜的,周圍環境偏暗,黑漆漆的一片。

我也只是看到了一眼,這東西好像空氣中的紅煞一樣的,如同蛤蟆跳躍的跳出來。手指頭上已經長出了尖利的指甲,而且動作快如閃電。

這東西好像是那個死掉的女生,這時候居然是活了。

隨便一蹦,就能跳出很遠,身子雖然僵硬,卻敏捷無比。隨隨便便就摁倒了一個念念不捨、捨不得走的學生。

指甲花了不到零點一秒的時間破開了肚腹,直接扯出來腸子往嘴裏塞。

死掉的那女的……

詐屍了? 眼下只有詐屍能夠解釋現在的情況了,剛纔就不應該讓他們把這個女生的屍體送上救護車。現在救護車上,應該是沒活人了。

剛纔怎麼也得在開水房裏,先淨化一下它身上的煞氣。

它的突然詐屍,主要的原因估計是在運送到救護車的過程中,接觸了太多的陽氣,導致整個身體詐屍了。成了紅色的血煞一樣的存在,這種玩意兒,我還真沒把握一下能對付的了。

畢竟,屍體接觸的陽氣太多,或者被雷劈中,都會產生詐屍的現象。

所以活人最好不要對屍體吹起,要是陽氣到了屍骨身上,讓屍體活過來。它第一個找的肯定是給它第一口陽氣,讓它活過來的人,到時候倒黴了別怪我沒有提醒。

一時間,同時詐屍了兩具屍體,讓我頭疼不已。

被破開肚子的倒黴同學,它不僅僅是腸子流了一地。包括胸腔和的腹腔當中的內臟,也都被那個詭異的屍變的女生塞進嘴裏,一下一下的咀嚼着。

看她吃的樣子,目光血紅,是那般的貪婪和享受。

要知道人和動物都一樣,在肚子被破開,內臟被完全掏出來的時候。大腦還沒有完全死亡,就是這麼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內臟被人吃完了。

被吃了內臟的同學,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內臟沒了。

一開始,他還能慘叫出聲。

最後,肺葉被吃掉了以後,連叫聲都沒有了。

身體從一開始的劇烈掙扎,變成了最後的無奈顫抖。

不僅是這個被吃內臟的人看着自己的腹腔一點點被掏空,就連我們這些圍觀的人,也都看的驚悸莫名,卻不知道要怎麼阻止這個東西行兇。

那個吃人腸子和內臟的東西,只有在啃人腸子內臟的時候,敏捷的身體纔是靜止下來的。我這才藉着北斗玄魚和昏暗的燈光看清楚這玩意的樣子,她或者說是它,絕對已經不是一個人類了。

脖子上的氣管血管食道都被扯爛了,脊椎骨血紅的立在那邊。

它吃人腸子的時候下巴咬合的速度非常快,那些肉質的東西沒法到腹中消化,就從它脖子傷口的位置又生產出來了。

最終全都噁心的掉在地上,血紅的一大灘,讓整個空氣都是血腥的味道。

大概是發現自己吞嚥進去的東西掉出來了,這個傢伙居然把這些東西全都撿起來,然後從脖子受傷的傷口處重新塞進去。

真是一舉一動都透着邪性和恐怖,讓人覺得難以接受。

這時候附近的學生已經跑光了,地上還留了好幾只跑掉了的拖鞋,還有踩爛的髒球鞋。看來他們雖然喜歡圍觀,卻也知道害怕,危急情況下跑的比兔子快要快。

校領導是學校的領導啊,他們肯定不能再跑了,只能在原地臉色蒼白的看着慘況發生。要說心裏素質,那活了幾十歲的校領導,還真比剛畢了業的二十出頭的警察叔叔要好。

已經有周圍的警察噁心的低頭乾嘔,乾嘔的聲音在一時間此起彼伏。

我是孕婦,那是最容易產生孕吐的,可我都忍了。 總裁的棄婦新娘 因爲在那輛十三支公交汽車上,我已經嚐到了在鬼物面前嘔吐穢物帶來的後果。

那一次,要不是凌翊來救我們。

我和司馬倩這兩條小命,絕對是搭在上面了。

哪怕我是再想吐,也會拼命忍住,否則下一個被掏出腸子和臟器的人就是我了。我雖然是陰陽先生,可我自問沒學過任何輕功或者武功。

這玩意要是突然發難,我肩頭有傷,必不是它的對手。

我在發現有人吐了之後,才反應過來,大聲提醒道:“都不許吐,實在想吐就忍着。如果真的反胃出來,就把東西咽回去……”

可是這時候,真是爲時已晚了的。

只聽“哇”的好幾聲嘔吐的聲音響起,嘔吐的味道和空氣中的血腥味立刻融合到了一起。那股酸臭和噁心,更是讓人無法忍受。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那黑暗中的紅影敏捷的一閃,從我眼前晃過去。

等我在看清楚的時候,那個女人已經是摁倒了張靈川旁邊的一個警員,尖利的手指甲就要在電光火石之間,劃破那人的肚腹了。

我的掌心符只能在這時候打出來一張天雷地火甲冑符,將那個警員護在裏面。張靈川和我反應一樣迅速,他的銅錢劍尖也上了一道天雷地火甲冑符和我同時招呼過去。

那一下,那東西抓撓到了甲冑符上,被硬生生的給彈回去了,沒有對警員產生實質性的傷害。

大夥兒都捏了一把的冷汗,我和張靈川卻沒有鬆懈。

他看向我:“學姐,現在怎麼弄?”

我心想你不是張府出來的高人麼,而且還是牛皮哄哄的陰陽代理人,現在居然問我這個半桶水該怎麼辦。

這麼棘手的問題問我,我一時間也沒有辦法,試探的問了一句:“我們一起用三清破邪咒試試?”

還沒等張靈川點頭,那個倒在地上,被甲冑符保護在內。

可是他眼皮子地下,那個屍變的東西抓一直撓着甲冑符外圍的保護的保護層。 錦貓 他嚇得真的是已經尿褲子了,大聲喊出來:“隊長,不是有人帶槍了嗎?一槍打爆她的頭啊。”

我和張靈川都愣住了,我愣住是因爲我不清楚,開槍擊殺這個東西有沒有效果。它畢竟是死物,到底腦袋是它的要害,還是心臟呢?

萬一都不是,那就是慘了。

張靈川發愣,我就不明白啊腦子裏到底在想些什麼了,只聽他說了一句:“不能開槍,讓我和蘇芒處理……我操,你們激怒了它,我們會全軍覆沒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