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去看李程,李程垂眸。

褚逸辰把協議放在一邊。

「我之前這麼強勢過?真是太不應該了,女人是用來疼的」

李程感覺心口疼。

總裁處事風格沒變化,為什麼在李安安這件事上變化這麼大。

褚逸辰說完吩咐「把這個合約鎖到保險柜里去。」

「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隨便亂放,萬一丟了上哪裡去找一份一樣的回來,關鍵還有她心甘情願的簽名!」

李程小心的把協議鎖到保險柜里去。

褚逸辰克制心裡的佔有慾,原來她簽過字嗎?真是想馬上實行。

但不能,不能嚇壞了她,而且她也沒做錯事,目前來說很乖,很聽話!

如果不聽話的話應該可以試試!但她一定會聽話的。

。零點中文網] 喬司寒因被宋冉冉拉住手,腳步一頓。

他轉頭看向宋冉冉,挨了喬絨兩耳光的宋冉冉,兩邊臉頰都是紅腫的,跟旁邊白皙的皮膚形成了一個鮮明對比,看起來格外凄楚可憐。

喬司寒忽然覺得,自己真是糟糕,保護不了自己的心上人,也讓自己的妹妹遭受委屈。

搞來搞去,還真是錯在他這個人。

「司寒,我臉疼,你能不能送我去醫院?」宋冉冉見喬司寒不說話,她着急了。

剛剛喬絨跟喬司寒斷絕關係,必然會讓喬司寒清醒過來吧。

不行,她覺得不能這樣。

喬司寒聽到宋冉冉的話,好一會兒道:「好。」

等送宋冉冉去醫院以後,他再去跟喬絨好好道歉吧。

喬司寒是這樣想的,到了這一刻,他也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喬絨從辦公室里出來,就看見了傅北峻。

她跟他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就往前走去。

這節課還剩下二十來分鐘,以她現在的心情,不太想回教室上課了。

傅北峻在喬絨走後,也跟在她身後走。

喬絨此時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她既傷心又鬱悶。

她很缺愛,所以,誰對她好一點,她都會努力對那個人好。

從她穿書來到這個世界,喬司寒一直對她很好的,所以,她也努力對喬司寒好。

這段時間,因為宋冉冉利用喬司寒,讓她着急害怕,但現在看來,自己實在是多管閑事。

人家為了宋冉冉,連這麼疼愛的妹妹都能打,親情在那一瞬間,脆弱到讓喬絨覺得不可思議。

她想,到此為止吧,她不想再管喬司寒的事情了,以後,也當做沒有他這個哥哥了。

說她絕情也好,什麼都好,她不管。

那種真心被人踐踏的滋味,真不好受。

「絨絨。」身後,傅北峻的聲音響起,打斷了喬絨的思考。

喬絨轉頭看向傅北峻。

傅北峻也看着喬絨,他看見了她那帶着幾分紅的眼眶,像是小兔子一般。

可憐又倔強。

他嘆了口氣:「跟我去一個地方。」

他拉住喬絨的手便往樓上走去。

喬絨不清楚傅北峻要帶她去哪兒,但很快,她就知道了。

天台上,天很藍,風很大,吹拂著,帶着幾分的舒服。

眺望着冤枉高矮不一的樓房,喬絨覺得心情似乎舒暢了不少。

換一個地方,換一個人,確實是治癒情緒的一種辦法。

她站在了牆邊,不遠處就是學校操場,有幾個班的學生在上體育課。

傅北峻站在她旁邊,轉頭看她:「心情好些了嗎?」

喬絨點點頭。

她還是第一次來到學校天台上。

天台其實是被鎖住的,不給學生上來,但是,喬絨也不知道傅北峻用了什麼辦法,輕而易舉的就將鎖打開來了。

心情好了,她也想到了剛剛發生的事情,原來傅北峻一直都沒有走啊,剛剛他好像跟宋冉冉一起來的。

想到這裏,喬絨帶着幾分狐疑的看着傅北峻:「是你去找宋冉冉來的?」

傅北峻嗯了聲。

少年眉目如畫,在陽光下,淺色的眼眸更顯得清澈,他的皮膚沒有過去那麼蒼白了,卻也是白皙的,帶着幾分迤邐,比女孩子還要好看。

再加上他那溫和的表情,看人時,總帶着幾分笑意,讓人莫名的就相信他。

可喬絨知道,外表再無辜,也無法掩蓋他那見不得光的手段。

宋冉冉莫名其妙就承認自己有問題,還一副很害怕傅北峻的樣子,喬絨就知道了,一定是傅北峻威脅了她。

但這一次,她都想給傅北峻伸手點贊了。

用了什麼手段她就不知道了,她也不在乎。

因為宋冉冉值得!

「謝謝你。」喬絨笑着說,她是真心實意謝謝傅北峻的。

她沒想到他會幫她。

看到女孩的笑容,傅北峻知道她現在心情好了不少,便倚靠在欄桿邊上,對她說:「不用為不值得的人傷心。」

他向來就是如此,從來不會傷心。

以前,他也有關係好的朋友,後來對方背叛了他,但是他也沒傷心過,因為他知道,不值得。

對於不重要的人,他一丁點情緒都不會給他們。

在他看來,喬司寒就是那個不值得的人。

儘管之前他對喬絨很好,但是在他傷害喬絨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這樣的人不值得喬絨傷心。

喬絨聽着傅北峻的話,似懂非懂。

「這樣也好,我也不用總是替他操心了。」喬絨道。

他喜歡跟宋冉冉在一起,那就讓他跟宋冉冉在一起好了,而她,要守護著郭珍寶跟喬振雄的。

看着她斷舍離的如此之快,傅北峻眼裏透著幾分欣賞。

雖然喬絨的個性跟他完全不同,但是在這一點上,他們似乎有點相似。

這種相似,也讓他的心臟跳快了一分。

看過一本書上說,越相似的兩個人,越容易在一起。

傅北峻抬頭看着天空,藍天白雲,乾淨的像是一副畫。

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影子。

此時,少年跟少女靠的很近,兩人的影子,也逐漸交疊在一起。

看起來,格外親密。

傅北峻抬頭,看向喬絨。

喬絨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一臉疑惑的看着他。

「你臉上有個東西。」傅北峻道。

喬絨伸手摸了摸,什麼都沒摸到。

「我幫你。」傅北峻說着,伸手過來,修長的手指,就這麼自然而然撫摸上了她的臉頰。

跟他想像中的一樣,女孩子的臉格外光滑,如同剝了殼的雞蛋似的,輕輕觸碰,都覺得有些觸電般的感覺。

很快,傅北峻收回了手。

「是什麼?」喬絨低頭去看他的手。

「紙屑。」傅北峻很自然的撒了個謊。

喬絨哦了一聲,又對傅北峻說了一聲謝謝。

傅北峻輕輕嗯了聲。

他好像,越來越接近光明了。

……

喬司寒沒想到,自己回不去喬家了。

他剛要進門,就被門口的保安攔住了。

「少爺,夫人吩咐了,沒有她的允許,你不準回家。」

聽到保安的話,喬司寒皺了皺眉頭:「開玩笑吧?我就要進去!」

他往前走了兩步,卻被保安按住:「少爺,您別為難我們了。」。唐馨怡俏皮道:「嘿嘿,那可也由不得你了,等本姑娘把你里裏外外洗得乾乾淨淨再說!」

「哈哈,怎麼個裏裏外外法哈?」

唐馨怡玩笑道:「親愛的,這個你懂的……」

倆人進了浴室后,嬉鬧成一團……

「親愛的,癢、癢,不要啊!」

「住手啊,Stop!」

《重歸新加坡1995》第233章這是最好的時代與強制結匯長劍:藍。

級別:五級武器(進化武器)

特性:水屬性,可引水化霧。(特性可隨級別進化。)

特性2:硬直,硬度相比於平常武器高處兩到三個檔次。(特性可隨級別進化。)

特性3:治癒,可緩慢治癒手握劍身之人傷處。(特性可隨級別進化。)

特性4:蓄能,可為武

《全球競技場:勝者為王》第二百九十一章再次進化 「就是你們這麼大的家族總能夠給別人一次機會吧,我看得出來這位公子是真心喜歡江家小姐。」

「但這個年輕的公子看起來不懂規則,可他畢竟是外來人,能夠有這樣的勇氣已經很不容易了!」

看着這麼多的人都願意給蘇澤一次機會,老爺子有些為難的看了看江濤。

江濤也是自己親眼看着長大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為人老爺子比較清楚,讓江月黎嫁給他,完全可以放心,不害怕江月黎出現任何的問題。

可現在面對蘇澤這個陌生的人,不知道蘇澤是真的為了江月黎好,還是說有其他的目的。

而旁邊的江濤卻認為就算蘇澤在短時間裏比自己的等級高了一些,又怎麼樣。

自己充足的經驗足夠可以戰勝蘇澤,剛好在江家的各位高手面前證明一下自己的實力。

不讓他們認為江月黎嫁給自己是受委屈了,江月黎從小到大都是一個天才,很多的人都羨慕她的天賦。

「你能夠老遠的跑這麼遠來找我切磋實力,那麼我就給你這個機會,讓你看看我們兩人之間的差距!」

江濤必須要給大家留一個好印象,不能夠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一言不發,就看周圍的老爺子到底怎麼決定,會讓其他的人覺得江濤是個沒有擔當。

江老爺子看到江濤這麼有擔當的樣子,對他更加滿意。

可蘇澤的實力老爺子根本不清楚,不免得擔心起來了,害怕江濤在於這一次切磋當中遇到了什麼危險。

「江濤你真的想好了,如果你失敗了……」

老爺子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畢竟面前的這個人確實比江濤強大一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