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實在是一點都不習慣。

這樣子的討論那些男人之間的話題。

另外一個男人,又還曾經是Roxxie的前男友。

Frank對此怎麼都是不會覺得若無其事的。

但Roxxie卻是可以做到。

還真是個奇怪的女孩子啊。

「其實,Frank,咱們這樣說吧。」

「就是在當初我和Jackson認識的那個晚上。命運,我們的命運,實際上就是發生了一點小小的誤差。」

「但是,卻好像是構成了一個轉折。」

「現在看起來,有點像是在開玩笑。」

「但很可惜,當時我沒有那樣的覺悟。」

「而且,也沒有來得及反悔。」

「其實,我想說的是,如果那個時候,你要是再晚走那麼一小會。就是幾分鐘的事情。」

「那麼,我們的命運就會截然不同了。」

「因為,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那個和我一起回去,或者說是帶我一起回去的人,就一定會是你的了。」

說完這些,Roxxie居然還是幽幽的一聲嘆息。

「那不一定吧?」

Frank怯生生地咕噥了一句。

其實他的心裏面,現在有點暗自打鼓。

那個時候,Evelyn並沒有發給他任何簡訊。

收到Evelyn的信息,應該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要是當晚他真的留在那Waterfront稍微久一點。

說不定還真就會在門口遇到想要回家的Roxxie了。

但Frank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

那樣自己就是一定會對Roxxie產生什麼興趣。

再就是要和她發生後來後來她和Jackson發生過的那樣一系列的事情。

「怎麼不一定?」

「像是你這樣的人,對於女孩子們有著什麼樣的齷齪心思,還有,是為了什麼跑到Waterfront那樣的地方去。」

「這種種問題,統統我都是最清楚,也是再明白不過的了。」

「要說你對主動一點點的女孩子有什麼矜持的舉動,那是打死我都不相信的。」

「事實就是,後來你一見到Evelyn,不也就是屁顛屁顛迫不及待地跟了過去嗎?」

「所以說啊,你是對於女孩子稍微散發出來的一點點的誘惑,都是無法抗拒的好不好?」

Frank現在就真是恨不得腳下出現一道地縫。

那樣自己就可以馬上一溜煙地鑽進去了。

也就可以脫離這樣一個如此讓人難為情的局面。

不過,想想他也覺得是再沒有什麼好說下去的了。

Roxxie對此是完全沒有什麼心理負擔的。

要繼續像這樣的半是挑逗半是騷擾性質的談話,簡直就是輕輕鬆鬆,毫無半點壓力。

就算是一直這樣持續到凌晨時分,怕也是沒有半點問題的。

但Frank可是奉陪不起。

對於他來說。

本來這麼湊巧在Ayala遇到Roxxie,就已經是一件極其小概率的事件了。

完全就是計劃之外。

一點也不符合自己的心理預期。

也根本就不在今天的日程之內。

現在更是有些悔恨的感覺了。

早知道是眼前這個樣子的尬聊。

還不如就在一開始的時候,打個招呼就及時開溜的啊。

唉。

自己還真是個惹事精啊。

或者說是,非常之擅長為自己增添麻煩。

不過,Frank都還是有些佩服Roxxie的了。

本來是很隨意的聊天。

居然都可以演化成為這樣誘導和轉化過程。

要是自己的意志不那麼堅定。

稍稍動搖一點點。

估計就是要投入她的懷抱了吧?

但是很可惜。

今天Frank怎麼都覺得自己有些意志堅定。

像是看透了萬萬千千本地人的花招和套路。

給錘鍊得心硬如鐵似鋼了。

現在對於她的一整套說辭,已經是再不會有半點的心動。

只不過Frank還是不想對Roxxie說出什麼樣的狠話來。

他真心就是一個很溫柔善良的好人啊。

既然是好人一枚。

怎麼可以直截了當,粗暴急躁地拒絕人家呢?

那樣他恐怕是會要為自己感到一絲絲的羞愧。

還有難為情。

即便是真心想要拒絕什麼的,也應該是使用那種溫柔加委婉的手段,或者風格吧?

所以,最後Frank還是憋出來一句話。

很是不痛不癢。

也還答非所問。

說是在玩什麼緩兵之計,也是可以的。

「還是等下一次再說吧。現在這個時候,我應該是要回家的了。」

「對了,你們不也是同樣的情況嗎?」

「我可是聽Jackson說過,你們的住處,離Ayala這邊還是有點遠的。」

「要是回去晚了,怕就是有些不方便。也還不安全的啦?」

Roxxie卻好像是根本就沒有聽出來Frank話裡面的逐客之意。

或者說是送客人離開的意思。

「我們現在住的地方,已經不算太遠了。」

「我的朋友,和我一樣,都是準備好要去上班。」

「就是那種傳統的白天工作的崗位。」

咦。

這個倒是新鮮消息。

之前說了那麼多那麼久。

好像都是在說一些和Frank毫不相干的事情。

也還不是那種普通朋友之間應該說的話題和內容。

當然,現在Roxxie要不要上班。

還有在哪裡上班。

以及是什麼樣的工作。

好像也還是和Frank沒有什麼關係的吧?

但是Frank卻感覺到了一絲輕鬆。

早的時候幹什麼去了?

要是多談一些這樣正常的話題。

哪裡還會有什麼尷尬的呢?

這個Roxxie也還真是的。

是故意搞出來的一種策略嗎?

還是本身就是那種不停試探,希冀更加接近別人最真實心思的習慣手法呢?

「那個地方可能你沒有聽說過。」

「叫做美德威。」

「離Ayala這裡,還有SMCity都是不遠的。」

「並且,很晚都還有吉普尼可以坐過去。」

呵呵。

原來她們搬去了美德威。

那個地方Frank還真就是知道的。

說起來就是賣小汽車的店鋪很多。

其實,他也是剛剛才知道不久。

就是之前遇到的那個所謂的汽車工程師,告訴過他的。

那裡也算是一個中等規模的商業區了。

也好像是宿務所有汽車工業的中心區域。

說是什麼「汽車城」可能會是有些過頭了。

但是就宿務自身來說,卻算是不折不扣的汽配加維修的核心園區。

那裡的大部分打工族,都是在和汽車相關的店鋪裡面工作。

剩下的一小部分,就是分佈在周邊的商店餐廳之類的行業之中。

現在Roxxie提起搬過去住。

而且還說到什麼準備上班的意思。

那樣一來,多半她們就是打算去從事汽車和相關的行業了。

可能也是在某家4S店鋪裡面。

會是搞什麼小汽車銷售嗎?

她倒是很有些推銷的天賦。

或者說是技巧。

剛才她所一直進行著的工作,不就是在向Frank推銷她的朋友,還有她自己嗎?

而且,那些推銷的手段,還有說辭,不也是已經被證明了是非常有效果的嗎?

不過,Frank現在並不想繼續接過她的話頭。

再陪著她說下去。

這個Roxxie,實在是太會忽悠人了。

估計多說上個幾句話。

她又會繞來繞去。

最後就是又把Frank給繞了進去。

於是,Frank並沒有做聲。

只是默默地含笑點了點頭。

見到他還是這樣一副淡淡的模樣。

Roxxie也終於好像是有一些泄氣了。

但還是很自然地問了Frank一句。

「就是你現在想要回家。怎麼就不在請我們吃點什麼食物之後呢?」

「我們都已經在這裡遇到了。怎麼也算是有點緣分的吧?」

這算是什麼?

要Frank請客吃飯?

還是隨便吃點喝點什麼?

或者,就是吃什麼東西並不是真正的目的。

也還只是個託詞。

Roxxie就是想要藉助那樣的請求。

讓Frank繼續留在這裡,陪著她還有她那個朋友,繼續這樣的對話。

換句話說,也就是打算繼續讓Frank承受她釋放出來的考驗。

或者是一再地經受種種不同的誘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