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是更加頭疼一會自己如何應對寶象國國王。

「唰唰唰!」

整齊的腳步聲不斷傳來。

很快,街道兩側被寶象國將士包圍。

看熱鬧的人群疏散開來,偌大的街道上只有唐僧三人。

「將我國公主還來!」

一名身披盔甲的將軍拔劍指著唐僧十分的憤怒。

話音剛落,只見是九齒寒光一閃而過。做做做做懵懵懵懵

伴隨著鮮血飛濺,一名征戰沙場的將軍橫死當場。

「還有人問本帥要公主嗎?」

天蓬杵著上寶沁心耙指著把國王圍在了中間的將士們。

「殺人了!」

喊聲並非來自將士或是百姓。

而是唐僧。

他臉色煞白,怒視天蓬。

儘管修鍊了妖法,但是他還從來沒有殺過人,仍是一個痴迷佛法的和尚。

然而,天蓬直接無視了唐僧告誡的眼神,冷笑一聲,揮動著上寶沁心耙朝將士殺去。

「住手!」

唐僧大喊大叫著。

可是,天蓬卻不管不顧,以強橫的實力硬是將寶象國將士逼退開來。

眼前就是皇宮,而天蓬腳下卻是一堆屍體。

「要通關文牒是吧。」

「本帥幫你要!」

天蓬冷笑一聲,抓起通關文牒直奔皇宮而去。

「瘋了!」

「貧僧身邊豈能容得下這等殺人狂徒!」

唐僧氣得直跳腳,可是他卻拿天蓬沒有絲毫辦法。

他看見過天蓬的戰鬥力!

自己如今即便是修行了法門,可他不認為自己會是天蓬的對手! 誰也沒有注意虛空上的變化,全部被場中戰鬥所吸引。

天刑眼看就要命喪劍下,成為張北手中的亡魂,就在這一刻,情況突變。

一道道寒芒,從虛空上爆射而至,像是一枚枚箭矢,隨即化為一座冰盾,攔在了張北面前。

「咔嚓!」

張北一劍劈空,沒有斬開天刑的脖子,而是斬在面前的冰盾上。

無數目光,齊刷刷的朝蒼穹看去,只見一道人影,徐徐落下。

站在地面上的那一刻,在場超過一半的人,認出此人是誰。

「柳無邪!」

無數驚呼聲,從四周響起,那個那人又回來了。

曾經把南域攪得滿城風雨的那個人真的回來了。

每個人表情不一,有興奮,有期待,也有嫉妒,還有仇恨。

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天刑鬆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何,每次看到這個小子,內心總會升起一種強烈的自信。

白晉眼眸一縮,他消滅天寶宗第一是奪回十大宗門之首,第二是逼出柳無邪,替兒子報仇。

也是後來才得知,柳無邪並不在天寶宗,而是離開了。

看到柳無邪,張北臉色陰沉的可怕。

後來他們一點點調查,終於知道,柳無邪在陣塔之中做了手腳,才讓天元宗的弟子損失慘重。

陣塔最後一層,只針對天元宗,其他弟子進入其中,沒有任何危險。

相反,天元宗弟子進去,則是九死一生。

當時白晉認為是張北做事不利,還挨了一巴掌。

誰曾想到,這一切都是柳無邪從中作梗,導致天元宗死了好幾十人。

「柳無邪,我要你死!」

張北說完,就要對柳無邪出手。

此刻的柳無邪,看起來普普通通,依舊保持化嬰境。

坐在白晉身後的中年男子眼眸一縮,將大手從兩名女子的懷裡抽出來。

「我們之間遲早都有一戰,但不是現在。」

柳無邪大手一揮,張北涌過來的氣勢,瞬間被震退,讓所有人臉色驟變。

整個無常仙島,已經被他封鎖,不擔心任何人逃出去。

先解決掉自己的事情,再找他們算賬。

張北的氣勢被震碎之後,不敢輕舉妄動,站在原地,等候白晉的命令。

柳無邪一步步朝天寶宗區域走去,目光看向沐天黎,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無邪,多謝你出手相救。」

天刑連忙走過來,一臉的感激之色。

「天刑長老不必客氣,這是療傷丹藥,趕緊吞服下去。」

說起來,整個天寶宗,唯一讓柳無邪敬重的人,不是沐天黎,而是天刑。

是他這幾年的照拂,才有今日的柳無邪,沐天黎只是栽培了他而已。

天刑則是為了他,好幾次置身於險地。

這份恩情,柳無邪永遠記在心裡,絕對不會忘記。

對他好的人,柳無邪一輩子都會感激。

但是對他壞的人,柳無邪同樣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郁布,就是那個對他超級壞的人。

目光橫掃一圈,很快落在郁布的臉上,後者竟然有些不自然。

「宗主,今日我可能要違背天寶宗一些規則

,如果有為難之處,大可將我逐出天寶宗。」

斬殺太上長老,的確違背了規則。

但是柳無邪也要不惜一切代價,郁布不死,心裡怒氣不滅。

沐天黎已經看出來了,柳無邪走過來的那一刻,目光猶如看死一人一樣,掃了郁布一眼。

很有可能,天寶宗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沐天黎暫且不知,徹底惹怒了柳無邪。

「無邪,放手大膽的去做,只要不傷及天寶宗的根基,我給你權利。」

沐天黎當眾表態,只要不傷及天寶宗的根基,他不會幹涉柳無邪做任何事情。

「多謝宗主!」

柳無邪朝沐天黎彎腰鞠躬,能做出這麼大的決定,沐天黎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每個人都不解,包括以天元宗為首的五大宗門,他們不知道柳無邪想要做什麼。

按理說,柳無邪出現,不應該找他們五大宗門嗎,看他的意思,似乎要找天寶宗的麻煩。

一步步朝郁布走過來,身上的殺意,匯聚成汪洋大海。

「郁布,我知道你很想殺我,今日我給你一次機會,出手吧。」

柳無邪沒有多餘的廢話,邪刃指向郁布,讓他可以出手了,給他一個公平的機會。

以柳無邪現在的修為,一招就能秒殺他。

卻沒有這麼做,畢竟他是天寶宗太上長老,就算是死,也要讓他死的風光一些。

「柳無邪,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這樣跟太上長老說話。」

一名長老蹦出來,以前是郁布的心腹,現在也是。

「真是聒噪!」

柳無邪虛空一拂,一股無形的力量湧出去,剛才說話的長老還沒反應過來,直接被一掌掀飛。

「砰!」

像是被一記悶錘擊中,口噴鮮血,失去了戰鬥力,整個人萎靡不振,隨時都能死去。

「嘶……」

四周傳來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被柳無邪的手段震驚到了。

看似清淡描寫的一招,卻包含了天地大道,堂堂巔峰化嬰境長老,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直接被一掌震傷,何等的恐怖。

沐天黎眼神一縮,不知道是幸喜,還是無奈。

開心是柳無邪實力成長到如此程度,今日的危機,也許能成功化解。

無奈是宗門自相殘殺,身為宗主,卻沒有辦法干涉,郁布這些年的所作所為,不僅沐天黎知道,宗門其他長老心裡也知道。

敢怒不敢言,誰讓郁布是上一任宗主,地位太高了。

還有幾名長老,跟郁布關係不一般,正打算站出來,紛紛往後退了一步,不敢說話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