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明顯的醋味,倒是南宮偃月熟悉的模樣。

「你覺得呢?」

南宮偃月沒有回答,反而問起顧白來。

「你覺得我同他相識嗎?若是相識,我和他又是什麼關係呢?」

看著她眼中一閃而過的戲謔,顧白不自覺握緊了她的手。

「說實話,我覺得你們二人相識,而且關係似乎並不簡單。」

顧白雖然這麼說著,但從心裡,並不希望南宮偃月同李濟有什麼關係。

他認真地注視著南宮偃月,希望能從她的表情里看出什麼。

只見她朱唇輕啟,緩緩而道:「你說的對。」

。 唐僧突如其來,急轉直下的態度,讓在場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蘇炎倒還好,畢竟西遊經過後世各種改編,各種驚奇的情節,也是層出不窮。

他還能接受,而且他也知道唐僧,絕對僅僅只是客氣一下。

西遊五人缺一不可,不是區區棋子,能決定未來的。

蘇炎大膽猜測,如果唐僧真的執意,不需要孫悟空。

要麼自己被突然出現的觀音菩薩「請離」,要麼來個強制執行,絕對不會有第三種情況。

「師父!師父!我在此苦苦等待你五百年有餘,沒有尊重他,是俺不對,願為師父當牛做馬,還請師父與這位先生原諒!!」

「砰砰砰!」

孫悟空本來十分惱怒,但無論他再生氣,也掀不動五指山,只得連連磕頭認錯,收起了鋒芒。

俗話說,失去過某樣東西,才知道那樣東西的可貴。

孫悟空自從天地誕生以來,剛開始擁有的自由自在,是無人能出左右的。

但自從被如來壓在五指山下,失去自由的痛苦,遠超過身體上折磨,面對咫尺之間,似乎唾手可得的自由。

現在別說讓他孫悟空認錯,就算是讓他吃米,田,共,那也是毫不猶豫。

聽到孫悟空言辭懇切,不停的磕頭認錯,語氣低微,唐僧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看着他。

佛家講究終生平等,對於孫悟空這幅尊容,唐僧倒是沒多少害怕,反而是看他確實受苦受累不知凡幾,又覺得他可憐,動了惻隱之心。

隨即對蘇炎問道:

「炎兄,不知你一人能否護我周全,對這潑猴道歉是否滿意?」

唐僧問了兩個問題,但實際上第一個問題,最為重要,如果蘇炎回答可以,他估計會馬上離開。

西行重要,比起在這跟莫名其妙的老猿糾纏,還不如早點上路。

雖然這老猿說,有觀音菩薩點化,不過據唐僧所知,觀音菩薩一天都不知道點化多少人。

老猿又沒什麼證據,憑啥讓他相信。

「額…玄奘,你倒是過分信任我了,我只不過是略有拳腳功夫,哪裏比得上這位,花果山水簾洞美猴王,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呢?!」

蘇炎擺擺手,給孫悟空使了個眼色,認真的說道。

他倒是想直接承認沒問題,一路上只有他跟在唐僧身邊,吸收信仰就完事了。

不過實力不允許他這麼干,而且俗話說渾水摸魚,人越多他反而越安全。

原本西遊隊伍幾人,就是各方勢力勾心鬥角,有天庭,有龍宮,有佛門,有道門…等等。

要是只有他一個人跟着,那就是送死。

「哈哈哈,這先生果然有趣,是俺老孫有眼無珠,不識高人在前,拜謝先生。」

「師父,你聽先生說的就是我的名號,絕無半點虛假!!」

「求師父救我一救,俺老孫必湧泉相報,當牛做馬也在所不辭!」

孫悟空也看到了蘇炎,使得眼色,趕緊磕頭拜謝蘇炎,隨即勸說還在半信半疑的唐僧。

孫悟空現在笑容滿面,聽到蘇炎那一頓誇,他心情十分舒暢。

就像是找到了知音,沒想到還有人知道他的壯舉,跟榮譽。

「這…」

唐僧聽他們倆所言,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不過他腳步還是向孫悟空那邊走去。

到了孫悟空面前,他問道:

「我該如何救你?」

「不用斧鑿,不用刀劍,師父你但肯救我,俺自出來也。」

唐僧聽此有些不耐煩道:「我自打算救你,你怎得又拿話框我?尋我開心?」

孫悟空聽這話嚇得肝膽欲裂,連連擺手道:

「這五指山,山頂上有佛祖如來的金字壓帖。師父你只要上去,將帖兒揭起,我就出來了。」

「當真!?」

唐僧聞言有些吃驚,隨即有些將信將疑的,看向蘇炎。

「玄奘,他說的不錯,絕非框你,佛祖的金字壓帖,才是他無法起身的關鍵,解鈴還須繫鈴人,這壓貼還是要你來解。」

蘇炎在這事上,倒是沒有添油加醋,這個帖子就是專門給唐僧預留的,也只有唐僧可以揭掉。

「原來如此。」

唐僧聞言不在疑惑,朝着山頂爬去,蘇炎也緊緊跟在他身後。

這五指山山體凹凸不平,只有一條羊腸小道,再無它路,蜿蜒崎嶇,直上山頂。

還好有蘇炎跟着,不然唐僧還真不好走到山頂,有他不時在後面幫扶,唐僧才走的安穩。

「多謝炎兄了!」

唐僧知道有蘇炎幫助,他心裏不勝感激,等到了山頂馬上回禮感謝。

「哎,玄奘,你我之間無需多禮。」

蘇炎當然藉此機會,把感情更近一步,只要他跟唐僧感情越深,生命也就越有保障。

當他們行到那五指山,山巔之處,果然就看見金光萬道,瑞氣千條。

有塊四方大石,石上貼著一封皮。

上書「唵、嘛、呢、叭、咪、吽」六個金字。

唐僧見此近前跪下,面朝著石頭,看着金字,拜了幾拜。

望向西方祝念道:「弟子陳玄奘,特奉唐王旨意上西天求取真經。」

若與此猴,果有徒弟之分,必揭得金字,救出他來同證靈山。」

「若無徒弟之分,此輩還是個凶頑怪物,吃人無算的妖魔,哄騙弟子前來,便揭不得起。」

祝罷,唐僧起身,上前伸手一揭。

不成想那六字金帖,如同蟬翼,毫無重量,他一揭,便輕輕落在他手中。

還沒等唐僧細看這金帖,突然空氣中,傳來一陣香風。

劈手把那壓帖,瞬時刮在空中。

有人聲叫道:「吾乃監押大聖者,今日他的難滿,吾等回見如來,繳此封皮去也。」

這聲音雄渾有力,又見不得人影。

嚇得唐僧面朝聲音來時施禮拜謝,不過蘇炎倒是沒拜。

與之相反,他拳頭捏得緊緊的,差點沒動手。

只見他現在眼睛,閃爍著淡淡金光,看着空中某個方向,怒氣上涌。

「又是這些五方揭諦,這些雜碎,我以後有機會一個都不放過!」

原來蘇炎剛剛有些好奇,這些負責看管孫悟空的是那些人。

沒想到一開啟天眼通,就看到這些人,真是頓時覺得晦氣。

不過也是正常,像道門的六丁六甲,黃巾力士,佛門的揭諦等等。

這些都是職位多,數量大的雜役,乾的也是苦活累活,真是老打工人了。

「炎兄,你在看些什麼,怎麼會如此生氣?」

突然唐僧疑惑的聲音,在蘇炎身邊響起。

唐僧在禮拜完后,正想叫着蘇炎一起下去,沒想到剛轉頭,就看到蘇炎望着天空,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奧,沒事,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不開心的事情,玄奘,我們下去吧。」

蘇炎馬上醒轉,二話不說就拉着唐僧,往山下走。

等他們到了石匣邊,唐僧對孫悟空喊道:

「我已揭了壓帖,你出來罷。」

孫悟空一聽此言,十分歡喜,他稍微動了動身子,確實能感覺到壓力驟減。

趕緊叫道:「師父,先生,請你們走開些,我好出來,莫驚了你們。」

蘇炎聽到以後,領着唐僧往兩界山東邊回走。

一行人回東即走。走了五六里遠,又聽得那孫悟空高聲喊叫道:

「再走!再走!再走遠些!!」

「走了五六里遠,居然還覺得不夠,這猴子有這般本事?」

「哈哈,他五百年前,大鬧天宮之時,本事比這還強上無數倍,還是在走些。」

唐僧有些疑惑,不過蘇炎倒是知道孫悟空的本事,趕緊拉着唐僧繼續走。

又走了許多距離,幾乎快要回到之前兩界山,唐界閃腰。

「轟隆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