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夠成功麼?”妖看着蔣舟舟消失在眼前,擔憂道:“我總是有些擔心!”

“擔心也沒有用,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第二世嘆息道。

“說什麼呢?那可是我徒弟,怎麼可能不成功?”黃大師怒道:“我覺得你們這是閒的蛋疼了!與其考慮這麼多,還是想想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吧?”

“接下來?”妖微微一愣:“自然是等着啊!”

“我說的接下來是當趙小川醒了怎麼辦?”黃大師翻了翻白眼道:“難道你們就沒有考慮過之後世界的格局麼?”

第二世和妖相互對視一眼,沉默了下來,似乎在考慮着什麼。

與此同時,太行山上,黑寡婦帶着安希俊已經走了半個小時了。

“還沒有到麼?”安希俊不耐煩道:“還有多遠?”

“萬毒蟲洞乃是我們蔣家的禁地,自然比較遠一些,不過你也不用着急,大概還有兩個小時我們就要到了!”黑寡婦淡淡的說道。

身後跟着的葉楓一行人神色不動,但心中卻充滿了驚訝。

他們都是去過萬毒蟲洞的人,自然知道萬毒蟲洞沒有這麼遠的路程,唯一的解釋就是黑寡婦在拖延時間。

難道說黑寡婦剛纔說的都是假的,她其實是在幫助我們?

衆人心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同時腳下的步伐也放慢了許多。

“等等,停下來!”柯雲泣忽然開口道:“你帶我們去的方向是北方?”

黑寡婦心中一驚,但表面道:“是北方,那又怎麼了?”

“北方我並沒有感受到趙小川的氣息!”柯雲泣黑着臉道:“你是不是在耍我?”

“呵呵,我之前已經說過萬毒蟲洞可以封印趙小川的氣息吧?”黑寡婦笑道。

“那也不應該離你住的地方越來越遠吧?”

“萬毒蟲洞非常危險,所以要安排的遠一些!”

“可以說過你可以隨時感應萬毒蟲洞中的動態……”

“那是我賈家的祕法和萬毒蟲洞間有聯繫!”

“有聯繫?你能感應到萬毒蟲洞中毒蟲的靈力?不是說靈力被封印了麼?”

“這……”

“你在說謊!”柯雲泣大喝一聲。

安希俊眼中浮現一絲憤怒,伸手向着黑寡婦抓去。

“快跑!向着四周跑!”黑寡婦見狀,嬌喝一聲,率先向着前方奔去。

同時小梅口中發出一聲口哨,四周的樹脂簌簌作響,無數條五彩斑斕的毒蛇如暴雨般衝向安希俊。

安希俊冷哼一聲,身上纏繞的繃帶像是有了生命,向着四面八方飛去。

那些毒蛇往往衝不到他的三米之內,便被繃帶切割成碎肉散落在地上。

“不要戀戰,抓住那女人,只有她知道趙小川的下落!”柯雲泣喊道,背後浮現出六個黑洞,黑洞中發出一道道烏光,將天空中飛行的毒蛇射成了篩子。

鬼夫請你正經點 “動手!”

人羣中的葉楓大喝一聲,原本蓄勢待發的衆人立即出手。

沈菲兒兩個手腕中射出兩枚導彈,崔美美身上竄出一道道幽魂,其他人也紛紛使出了自己的絕技。

穆皇后身邊的王平見狀,連忙扛起穆皇后,幾個起落消失在草叢中。

成浩和葉楓身上的不知火和地獄火融合在一起,化爲一隻火鳳向着安希俊飛去。

火鳳來臨,安希俊眼中閃過一絲惱火,向着黑寡婦的背後扔出一個黑球,然後轉頭雙臂交叉在身前,竟然抵住了火鳳。

“小心!”

小梅看到那黑色球體劃過天際,擋在它面前的毒蟲毒蛇像是被吸乾了全身血液,化爲乾屍掉落在地,大吃一驚,連忙對黑寡婦提醒道。

黑寡婦回頭望去,看到那黑色球體衝來,感受到其中散發的死亡氣息,頓時臉色陰沉了下來。

“去!”

九隻拳頭大小,長着黑色體毛,閃爍着八隻碧綠眼珠的蜘蛛從她袖間飛出,齊齊吐絲,在她的身前張開一張巨網。

那黑色球體觸碰到蛛網,速度微微一頓。

黑寡婦長鬆了一口氣,然而還沒等她這口氣還沒有吐出!

那黑色球體微微一顫,一道黑色烏光瞬間佈滿了整張蛛網,九隻黑色蜘蛛瞬間爆炸,散落了一地。

黑色球體速度激增,竟然瞬間消失不見,再出現時已經到了黑寡婦的一米開外。

“完了!”

黑寡婦心中嘆息一聲,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

“擡頭挺胸收腹提臀,呼~呼~蔣舟舟,你要相信你是最棒的!不對,現在你不是蔣舟舟,你就是李若曦,李若曦就是你,你要相信自己就是……”

蔣舟舟慢慢在洞穴中前行着,心中不斷催眠着自己,終於看到了趙小川。

“霧草,這還是小川麼?”蔣舟舟看到一具人形生物上面佈滿了綠豆大小的眼睛和黑色的符文,以及地上的毒蟲,心中咒罵一句。

他穩了穩心神,臉上擠出一絲微笑,儘可能的讓自己自然一些,然後向前走去。

不過就當他向前走出一步時,頓時心頭一跳,一股空蕩蕩的感覺從心中滿眼開來。

“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蔣舟舟眼中閃過一絲迷茫,自言自語道。 諸葛輕狂無奈苦笑,目光看向秦穆然。

「小老弟,你還要臉嗎?」

「所有招牌菜上一遍,大哥我倒是不心疼那幾個錢,就是好奇你兩口子吃得完嗎?」

諸葛輕狂一臉詫異看向秦穆然。

這家全新的京城烤鴨店,雖然烤鴨是特色,但招牌菜也不少,足夠湊一桌滿漢全席。

「諸葛大哥,放心,吃得我,我這人最近飯量大。」

秦穆然信誓旦旦地說道,彷彿絲毫沒有羞愧的意思,像他這種臉皮,估計字典裡面就沒有廉恥二字。

諸葛輕狂無奈輕搖幾下頭,表示無奈。

飯吃到一半兒。

諸葛輕狂端著半杯茶水,目光炯炯有神,笑道:「小老弟,最近有什麼新的打算嗎?」

「過幾天,可能要去一趟川省。」

秦穆然淡淡地回道。

「哦?川省?」

諸葛輕狂詫異說道。

秦穆然目光一抬,立刻注意到了諸葛輕狂眉目間不同尋常的神情。

奇怪。

諸葛輕狂這樣的人物,在聽到川省二字后,為何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說實話,諸葛輕狂這個人,一直讓秦穆然有些捉摸不透,就連他的家庭背景,都和平常名門家族不一樣,幾乎不怎麼聽他說起過,給人一種很神秘的感覺。

秦穆然沉思片刻,嘴角一揚笑道:「諸葛大哥,川省有你什麼親戚嗎?怎麼這麼激動?」

「沒什麼,不過是聽到這個地方,有些感慨而已,畢竟,我已經好多年沒有回去了。」

諸葛輕狂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意外。

好多年沒有回去了?

難道,諸葛輕狂是川省來的人嗎?

這一點,秦穆然倒是並沒有看出來,都說川省人愛吃辣,諸葛輕狂也不怎麼吃,都說川省人長的俊俏,這一點也不怎麼符合,怎麼看他都不像是個川省來的人。

「諸葛大哥,你是在逗我嗎?你曾經在川省待過?之前,沒怎麼聽你說過呀!」

秦穆然驚訝說道。

「沒什麼好奇怪的,都是曾經的事情,我只是不想提而已。」

諸葛輕狂回道。

言罷,兩人不約而同,舉杯同飲了一個。

「小老弟,這次你去川省,是有什麼事情要處理,還是要陪弟妹度蜜月?」

諸葛輕狂問道。

未等秦穆然回道,陸傾城便立刻笑道:「大哥,我和穆然都結婚這麼久了,蜜月早度了,他這次去川省,是為了尋找他父母的線索……」

聽到陸傾城的話后,諸葛輕狂目光詫異抬起。

關於秦穆然父母的事情,諸葛輕狂大概知道一些,據說,兩人帶領一支考古小隊,在川省一帶的某地神秘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連京城秦家這樣強大的勢力,都無法找到兩人線索。

「諸葛大哥,兩天後就是我父母的忌日,我身為人子,不想讓他們走的不明不白,所以,我打算去我父母失蹤的地方尋找我父母失蹤的原因。」

秦穆然毅然說道。

諸葛輕狂臉色一沉,微微沉默片刻,彷彿有什麼重要話要說,但又欲言又止。

坐在一旁的陸傾城,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什麼。

作為盛康集團的總裁,她這點兒眼力勁還是有的,雖然,自己和秦穆然是夫妻,但有些話,自己該迴避還是要迴避一下。

「老公,諸葛大哥,我吃飽了,剛好去衛生間補個妝,你們繼續。」

陸傾城笑道。

言罷。

陸傾城起身走出包間,並將包間房門關嚴實,裡面只剩下了秦穆然和諸葛輕狂兩人。

因為陸傾城的離開,兩人說話,自然也就少了一些拘束,輕鬆了許多。

「諸葛大哥,我看剛才你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咱們兄弟,但說無妨。」

秦穆然笑道。

諸葛輕狂放下手中筷子,擺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目光看向秦穆然。

「川省之地不比京城中原之地,那裡雖然遠離京城,但勢力錯綜複雜,並不比京城要好多少,三道九流,諸子百門,情況可是比中原複雜的很,你如果要去川省辦事的話,可得多加小心……」

諸葛輕狂一副語重心長的態度叮囑說道。

「川省的情況,有那麼複雜嗎?」

秦穆然質疑說道。

在他看來,夏國境內,京城和中海以及南方洋城,這三大都市已經算是情況複雜了,而川省地處偏遠,怎麼可能像諸葛輕狂說的那名玄乎?

「我說諸葛大哥,你該不會是為了不讓我去,故意這麼說的吧?」

秦穆然笑道。

「啊呦,小老弟,你是在懷疑你大哥的良苦用心嗎?」

諸葛輕狂瞥去一個白眼,一副好心當成驢肝肺的表情看向秦穆然。

「哈哈……不敢,不敢!」

「不管川省怎麼樣,有大哥罩著我,我誰也不怕!」

秦穆然笑道。

秦穆然的滿臉笑意,顯然已經說明,他壓根就沒有將川省之地的門派世家放在眼裡。

「你可別太意氣用事,據我所知,川省之地,還是有幾個實力強悍的名門世家的,你到了以後,盡量不要去招惹那些門派世家,他們可都是那種世家……」

諸葛輕狂低聲,語氣別有深意地說道。

那種世家?

哪種世家?

秦穆然神情有些狐疑,驚奇問道:「大哥,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小弟腦子不好使,不太懂唉……」

諸葛輕狂嘴角一揚,搖頭笑道:「總之記住一句話就對了,聽人勸,吃飽飯!」

「好,大哥,我懂了!」

秦穆然笑道。

緊接著,諸葛輕狂沉思片刻,又叮囑說道:「還有,看在你我兄弟一場的份兒上,我在川省有個朋友,剛好介紹給你,你到了川省後有什麼問題,直接找她就可以,不用客氣……」

秦穆然眉頭一皺,諸葛輕狂今天有點兒熱情過頭兒啊?

自己不過就是去一趟川省而已,但是諸葛輕狂卻千叮嚀,萬囑咐,還托關係找人照顧自己。

嘖嘖……

說實話,這有點兒不像他的風格呀!

「諸葛大哥,你好像對我去川省的事情,很感興趣啊?老實說,到底有何居心?」

秦穆然笑眯眯看向諸葛輕狂。

「沒有,我就是擔心兄弟……」

諸葛輕狂嘴硬說道。

「啊呦,既然這樣,那以後我去了川省,可千萬別給我提幫什麼忙。」

秦穆然笑道。

諸葛輕狂立刻打住,一副笑眯眯地樣子看向秦穆然,果然,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天下,果然沒有免費的晚餐! 蔣舟舟思索半天,可依然得不到答案。

忽然,他感到心底冒出一股寒氣!

他似有所感嗎,猛然轉頭望去,卻發現趙小川正在望着他。

那雙黑暗的眸子中沒有半點情感,蔣舟舟立刻感覺自己被一頭飢餓的野獸盯上了。

實際上,此刻的趙小川從外貌來看,和野獸也沒有什麼兩樣。

出國冷漠的眼神和身上數百隻綠色的眼珠,他口中吊着涎水,面目猙獰,雙手上的利爪閃爍着烏光。

“嘿,小川,我是……咳咳,小川哥哥,你怎麼看着人家做什麼?”

蔣舟舟強忍着心中的寒意,捏着蘭花指,擠出笑容對着趙小川喊道。

吼~

趙小川如野獸般嘶吼一聲,警惕地看着蔣舟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