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躺在我懷裏,閉着眼睛,脣角微勾,彷彿,只是安然入睡一般。

魑魅。

走好。 我將魑魅小心的放到地。

“要救魑魅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鍾染突然說。

我一下子擡頭:“魑魅還能救?!鍾染爺爺你爲什麼不早說!你爲什麼要等到現在才說!”

“呃,因爲救活他的機率非常小,而且也沒有現成的能夠救活他的條件。”鍾染抓抓腦袋。

“要什麼條件才能救活他?!”我跳起來,一把抓住鍾染,我纔不管什麼機率有多大,只要能救活魑魅,算是萬分之一的機率也要救!

“魑魅是邪術體,要救邪術體的方法是用另外一個靈魂來代替他,那個靈魂本身要他更強,並且是自願的。但是這種情況我們以前從來都沒遇到過,所以不知道那靈魂該如何代替他消亡,也不知道這樣做他到底能不能夠醒過來,更不知道這樣靈魂交融代替死亡會出現怎樣的結果。”鍾染說。

“靈魂代替靈魂?”我喃喃重複。

邪術體的本質確實是靈魂的加強版,如果另外一個靈魂來代替他死的話……

關鍵是現在去哪裏找另外一個靈魂?還要魑魅更強的靈魂?

在這個時候,魑魅的黑羽貂裘突然發出了亮光,一顆珠子從他的黑羽裘袍裏面緩緩升了起來。

珠子升到空,發出一道巨大的亮光,我用手擋了一下,再看過去,珠子裏面出現了一個人影。

是個大男孩,很年輕的樣子,捲髮,與魑魅長的有幾分相像,只不過是個靈魂形態。

“你是?”我看着男孩。

“我叫魍魎,是魑魅的親弟弟,一直在魍魎封印珠裏。”男孩說。

“魍魎?哦,你是那個魑魅說的只要使用魍魎封印珠能提升他強大能力的人吧?”我想起來了:“可魑魅不是說你和他已經融合了嗎?你怎麼會又……”

男孩笑了笑,笑容溫和:“哥哥是個最愛口是心非的人了,把我吞進身體裏確實是能提高他的戰鬥力,但我的靈魂會消失,哥哥一心要得到魍魎封印珠也只是爲了把我帶在身邊罷了,他怎麼會捨得讓我的靈魂消失呢?他對你們宣稱他已經吃了魍魎封印珠,是他不希望任何人再覬覦魍魎封印珠,他只是爲了保護我。”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魑魅的實力其實也沒提升太多。

魑魅他真是……

表面兇巴巴的,其實內心,誰都要柔軟。

想到這裏,我眼眶又紅了。

“我已經是個死人了,也活不過來了,但是哥哥有可能能夠活過來,只是我的能力很弱,不足以拉回哥哥的靈魂,所以要救哥哥,我還需要一個靈魂來幫我,一起自願爲了哥哥而犧牲。”魍魎說道。

再來一個靈魂嗎……

現在這個時候,去哪兒再找一個魑魅還強的,並且自願去死的靈魂?

“那麼想要他活過來嗎?”慕修突然開口。

我一愣,旋即很快知道了他的想法:“慕修你別想!你也是我重要的夥伴,我不可能捨棄你的靈魂去救魑魅,這讓我以後還怎麼寢食難安?!”

“慕修的靈魂不行。”寒羽在旁邊說,似乎知道我們在想什麼一樣:“他其實只算作是存在於神諭古籍裏面的殘魂,靈魂不完整,救不了魑魅的。”

“那麼我呢?”我的身體一緊,然後紅紅從我身體分離了出去:“我可以麼?”

“這……”寒羽看看我,才說:“理論來說,你已經是完整靈魂,並且擁有鬼神的強大能量……應該可以。”

“那麼讓我來吧。”紅紅說着,朝魑魅走去。

“等等!”我從後面拽住紅紅胳膊:“你大可不用這樣做,我也不可能會強制使用你的靈魂去救魑魅,況且我還答應過你要幫你尋找成爲人的方法,你不是一直想要成爲人的嗎?願望都沒有實現,你怎麼能……”

“童瞳。”紅紅打斷我,看着我的眼睛,半響,才說:“我很高興,能在最後,還能與你並肩戰鬥。”

我狠狠怔住。

她掙脫開我:“我以前一直嚷嚷着要成爲一個人,但其實並不知道做人有什麼意義,現在我總算有些明白了,人類擁有這個世界超越任何族羣的感情,他們相互依存,相互信任,並且願意爲彼此犧牲,這恐怕,是人類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了。”

人類嗎……

“要做人,先要學會做人的意義,不是嗎?”紅紅又說:“我放下過大錯,背叛了你的信任,其實我一直都在自責,其實我一直……一直都把你當作了很要好很親密的人,所以纔會那麼在乎你對我的感受,所以纔會變得那麼自卑,敏感,容易憤怒,這些是人類纔會有的情緒吧?你看,不知不覺間,我也變得像人了,不是嗎?”

我哽咽着,不知道該對她說什麼。

“這一次,我想哪怕爲自己做決定一次,也當作是贖罪吧,童瞳,我願意救你重要的同伴,願意爲此犧牲,願意走出做人的第一步。不用爲我傷心,因爲也許我也救不活你的同伴呢? 霸寵嬌妻 也有可能他救活了,我也存在於他身體,這樣的話,我也相當於是半個人了,對嗎?凡是都要往好的地方想,這可是你教會我的。”

我們不是萬能的神,做不到萬事十全十美,有得到有付出,總有人,要爲此犧牲。

我閉了閉眼睛,又睜開:“紅紅,你我本是一體,你永遠不會消亡。”

紅紅對我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這是她第一次對我笑。

之後,紅紅一步步走到了魍魎身旁,魍魎牽起了她的手,他們看了我們最後一眼,旋即雙雙化爲兩道靈魂,投進了魑魅的身體。

亮光晃花人的眼,很快消失了。

一切歸於平靜。

魑魅仍舊沒有醒過來。

鍾染蹲到地檢查魑魅的情況。

我緊張的手心都是汗。

過了一會兒,鍾染直起身。

“怎麼樣?”我問。

鍾染面色不見緩和,凝重的說:“情況不見好轉,魑魅雖然有了生命氣息,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醒過來,他現在,陷入了沉睡當。” 鍾染說,因爲以前他們也沒接觸過靈魂代替死亡的這種情況,所以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來處理,魑魅是恢復生理特徵了,心臟恢復跳動,脈搏也有了勁,是一直沉睡不醒,具體到底會不會醒過來,醒過來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都是個問題。

但我堅信,魑魅一定能醒過來,不管千年,還是萬年!

而紅紅,在某個時空,或者某個契機,也一定會如她所願,變成一個人的。

我們把魑魅的身體擡擔架,帶回了冰城。

戰爭結束了。

一切都結束了。

鍾染和惡魔之王握手言和,兩個人經歷過相同的歲月,一下子成爲了故友,不管我們了,兩人相約着,帶着冗,去其他地方聊天去了。

饕餮王一直沒出現,大概又不知道去什麼地方神遊天際去了吧。

四大神獸離開了,綠龜也回家了,臨走的時候白虎問我到底要什麼時候告訴冷陌我還剩五年壽命的事。

我站在雪地之間,遙望着遠處,淡淡一笑:“說和不說,已經沒什麼區別了。”

白虎沒再多做言語,帶着其他人離開了。

這次我們都沒傷感,反正以後還會再見面的,不是嗎?

在這之後,冷陌成爲了冥界至高無的冥王,加冕當天,百姓和軍隊歡呼聲如同浪潮一般,他位之後改革了新的制度,卻又沿襲下了一些老的制度,如司法閣。

他重新創立了司法閣,秦筱成爲了司法閣第一長老,信徒衆多。

唐輕和唐奕均成爲了冷陌大帥,宋子清,夜冥,冷陌把他們立爲與他等同身份的尊貴人物,宋子清更是不僅可以隨時來回冥界,還能隨時調動冥界的軍隊。

忘了說,宋子清右邊眼睛旁多了道傷疤,不僅沒有影響他的英俊,反而更爲他增添了不少男性魅力,他稱這道傷疤爲男人的傲慢。

而夜冥拒絕封王,和流月膩歪着去過逍遙日子了,夜冥也正式向藥師族下達了婚書,聽說 藥師族領袖流蔚對夜冥感情好的很,婚期也將近了。

冷陌爲魑魅留出大功臣的位置,等待他日魑魅醒來,與他一同管理治理國家。

矮人族,藥師族和滑頭鬼一族成爲了冥界重要的三大族羣,按照約定,矮人族取消封印,可以隨時在冥界遊歷。而藥師族在這次事情過後拒絕了冷陌的加冕,依舊歸隱深山。滑頭鬼一族重回人界,管理百鬼的重任也落到了他們頭。

至於空王,眼看着冷陌勢力強大他沒了威脅冷陌的籌碼,還算聰明,主動申請回到了他以前的深山老林,過他以前的逍遙日子。

地府重新掌管十八層地獄,鬼冥兩界政權依舊相互不干涉又相互聯繫,童笙成爲鬼差統領,不僅掌管所有鬼差,也掌管冥界偵查系統,成爲歷史第一個擁有重權的最年輕統帥。

四大神獸成爲冥界的信仰,各地都建起了神獸廟堂。

在這次戰爭死去的士兵和百姓得到厚葬,冷陌廣施天下,開放了百日宴會。

至於我……

我和宋子清回到了人界。

宋子清把他家鑰匙交給我之後離開了,他要去處理宋家的事。

因爲很久沒回來了,家裏很灰很髒,我出去叫阿姨來打掃衛生的時候,恰好街邊有報刊亭,我買了份最新的報紙。

人界什麼變化都沒有,很平靜,冬日的暖陽斜斜照在身,白雪鋪了一地薄薄的雪花地毯,路行人有說有笑的從我身旁走過,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他們曾經經歷過世界末日的災難。

一切那麼平靜而正常,挺好的。

“小姑娘,見你面生,才搬來的嗎?”報刊亭的老婆婆與我親切交談。

其實我來宋子清家很多次了,只不過每次都是匆匆有事,大概老婆婆也沒有發覺我吧。

“對呀,我纔來。”我對她微笑。

“一個人居住還是要小心些的好,以前這裏曾經住過一個女孩,莫名其妙失蹤了呢。”

“一個女孩失蹤?”我愣一下。

“你看,尋人啓事還在這兒呢。”老婆婆指給我看報紙一個很小的角落。

面寫着,尋人啓事:姓名:童瞳。年齡:19。長相干淨清秀。所在大學:a大。如果有人遇見她,請打以下電話,聯繫孫先生,必有重謝。

我的尋人啓事?孫先生?

“這男孩也是夠執着的,來來回回在這附近找了一年多了,最近纔沒見他來,唉,好好的女孩,這樣消失了,也真是……”老婆婆說着。

一年?

我再低頭去看時間,原來距離我次離開人界,都一年多了,冥界的時間和人界的不同,在冥界,明明也只過了幾個月而已。

我向老婆婆道謝之後便離開了。

孫遠凡……

人界唯一還在乎着我的人,大概只有他了吧。

回家之後我想了想,還是出門了。

“小媽!”童笙來找我了。

我以爲出了什麼事,忙去問他,他笑嘻嘻的說:“沒事,我偷偷從地府,不不對,是冷陌,不不不,是冥王大人偷偷把我放出來,他不放心你,讓我來跟着你,我從來沒來過人界,你帶我玩吧!”

才分開半天而已,況且超神劍也被我帶來了,放在家裏,我不打算去哪兒,憑藉我現在的能力,算不用超神劍也暫時沒誰能傷的了我,冷陌那貨兒,分明是讓童笙來監視我有沒有和其他異性靠近。

我牽起童笙的手:“我有事要做,你跟我一起去吧。”

童笙特別乖的點頭。

我到附近買了臺手機,按照報紙的手機號打了過去。

說實話,我有些緊張,真的是因爲太久太久沒有和人交流了。

電話接通了,孫遠凡好聽的男性聲音從對面傳來:“你好。”

“孫遠凡,是我。”我說。

對面一陣沉默,然後,我聽到對面手機摔到地的聲音。

再然後,一陣噼裏啪啦的響,孫遠凡再次說:“童瞳?!”

“對,是我,我回來了。”隔着聽筒,我微笑起來。

“你在哪兒?我馬過來!” 我被他的情緒感染,鼻子也酸了,吸了吸鼻子,主動朝着他走去。

“孫遠凡,好久沒見。”站在他跟前,我仰起頭,對他露出微笑。

他定定看着我,彷彿不可置信我還活着一樣。

“小媽,你竟然揹着冥王大人私會其他男人,我要去告狀!”童笙現在與冷陌關係也緩和起來了,在旁邊念我。

孫遠凡這才怔怔回神,看看我,看看童笙:“這段時間,你……去哪兒了?”

“冥界。”他知道我所有的事,我沒必要隱瞞:“說來你可能覺得不可思議,但我確實是幫助一位君王登了王位。”

孫遠凡對此沒有太大驚訝:“是那個長得很帥,經常出現在你身邊,看你的眼神溫柔的能滴水的男人吧?”

不等我回答,童笙搶着說:“她身邊看她眼神溫柔的能滴水的男人多了去了,你指誰?”

我和孫遠凡同時笑了起來。

笑着笑着,孫遠凡快哭了表情看我:“我還以爲你……”

“我活着回來了。”我打斷他。

他一頓,然後一下子擁抱了我:“對,能回來,能活着回來,是好的。”

大男孩的懷抱無溫暖,我輕輕回抱了他:“謝謝。”

豪門情劫:情梟囚愛 後來孫遠凡跟我說,他有了女朋友,那女孩起我來要更歡脫熱鬧,他們現在感情很好,我恭喜了他,他又問了問我的情況,我沒說太多,只是說我懷孕了,很快會結婚,對於我們之間的感情,孫遠凡顯然也釋懷了,笑着恭喜我。

關於學校,我的突然失蹤讓學校登了很久尋人啓事,後來警察找不到我,也不了了之了。

我的養父母童坤和李婉去世了,童畫瘋了。

我和孫遠凡一直聊到將近傍晚,我留他吃飯,他答應了,我剛開門要去買菜,門外站着白衫玄裘袍的男人,高大英俊,氣勢非凡。

“冷陌?”我微微詫異。

看到孫遠凡在家裏,冷陌臉都黑了,不等我解釋用了能力把孫遠凡從窗戶那兒扔了出去,我跑過去看,孫遠凡正拍着屁股爬起來,笑着說:“看樣子今天不方便了,我改天再來找你敘舊吧,童瞳。”

我給他使眼色讓他趕緊走。

剛走,冷陌咬牙切齒的說:“我該殺了他!”

這個男人都當冥王了,還是那麼小心眼。

“你怎麼有時間來?你冥界的事都處理完了?”

“我要不來你特麼要被那該死的男人拐走了!才半天沒看着你!還有,童笙,我讓你看着你小媽你是這樣監視她的!回去!軍法處置!”冷陌吼。

這完全是氣話,童笙也沒把他的話放在眼裏,擺擺手逃走了。

“我說冷陌……啊!”

我話還沒說完冷陌把我扛到了肩膀,直奔臥室。

從這天傍晚到第二天下午,我沒下過牀。

一個星期之後,冷陌向我求婚了。

我想像過無數個浪漫的求婚場面,但是,從來沒想過冷陌是這樣求婚的。

他把我壓在牀啪到快要暈過去了,然後拿出鑽戒,套到了我手,全程沒有一丁點浪漫可言,這太符合冷陌的風格了,強勢到讓你翻白眼的地步。

至於婚禮,因爲魑魅沉睡的事,我和冷陌商量之後打算第二年再辦。

八個月之後,我臨產了。

寶寶在流月的保護下安然在我肚子長大,在生寶寶的前三個月開始,冷陌念着不要是男孩不要是男孩不要是男孩,結果我剖腹產了一個男孩,冷陌看到男寶寶的時候那表情,讓我笑的差點傷口都裂開了。

男孩取名冷煜,煜的寓意是‘照耀’,‘光明’,希望我的孩子如同火光一樣,在這個世界發出耀眼亮光。

我把兒子帶在人界成長到了半歲,他頭髮長齊了,是一頭耀眼細碎紅髮,特別漂亮,長相和冷陌簡直一模一樣,慕修說之所以兒子有一頭紅髮,大概是我的原因,我的身體畢竟有鬼神慕修的靈魂存在過,血脈這種東西很怪,慕修說過,不僅僅會以孕育的方式遺傳後代。

半歲之後,我把冷煜帶進了這個光怪陸離的鬼怪世界。

也許是遺傳了冷陌的原因,冷煜很快表現出了驚人的潛力,兩歲的時候打贏了冷陌手下的所有大帥,完全是個變態般的存在。

童笙與冷煜結拜成了兄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