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丹在煉丹堂,你需要就去拿。不過這一次,你的命要留下!”一個道士狂傲的說道。

小猴子不屑一笑,握着擎天柱,一棒對着地面砸下去,一道裂縫在地面顯現出來,這羣道士被嚇得不輕,都開始往大殿內後退。

“想要我命?今天我要了你們的命!”說着,小猴子再次揮舞的擎天柱,這數百個道士,都被小猴子用擎天柱給打死。

崑崙山中,血跡斑斑,小猴子一棒朝着煉丹堂走去,只見煉丹堂內,一把金鎖鎖着。

這把緊鎖,世間只有崑崙殿殿主李逍辛才能打開,不過小猴子這一棒,煉丹堂的門,都被打爛,要着金鎖有何用?

煉丹堂內,放置大量的仙丹,小猴子貪婪的看着這些仙丹,拿起幾瓶不知名的仙丹,放入口中嚼碎吞入肚內。

吃了差不多幾十顆仙丹,小猴子握着擎天柱,把整個煉丹堂給打亂,所有仙丹都掉落在地上,就連中間的煉丹爐,都被小猴子打成兩半。

小猴子走出煉丹堂後,看着天空中的李逍?,冷笑道:“想與我單打獨鬥?”

“孽畜,你可知犯下滔天大錯?”李逍辛怒道。

“錯?我有何錯?大年孫悟空大鬧天宮,五百年後,陪同唐三藏取經,今日我也要大鬧天宮,從今往後,三界再無神界!”小猴子怒道。

李逍辛從身後拔出一把劍,劍呈銀白色,乃是經歷一千年鍛造出來的神劍,名曰:崑崙劍!

李逍辛手中的崑崙劍,朝着小猴子刺去,小猴子甩出擎天柱,一棒把崑崙劍給打下山下,掉落陽間一不知名的地方。

李逍辛鬥不過小猴子,前往天庭求救。

小猴子抹去嘴邊的污漬,看着崑崙山大殿中有一釗天旗,未刻有字。

小猴子取下釗天旗,心想着當年孫悟空號稱齊天大聖,自己的師父號稱超天大聖。

如今這天就是針對着自己,倒不如自己也立出一聖,從今往後,就立名與三界。

小猴子想了想,變出一支毛筆,在釗天旗寫上四個大字:滅天大聖!

說着,小猴子把這面寫有“滅天大聖”的釗天旗,往天上扔去,接着踏着擎天柱,也飛上九重天。

妖怪茶話會 此時九重天,李逍辛連滾帶爬的來到凌霄寶殿中,跪在地上喊道:“秉玉帝,有妖猴毀我崑崙殿!”

玉皇大帝還沒反應過來,從凌霄大殿外面,飛來一面大旗幟,直插玉皇大帝的腳下。

所有神仙都警惕起來。

“滅天大聖!”玉皇大帝看着眼前的釗天旗,疑惑道。

“玉帝老兒,今天我就踏平凌霄寶殿,毀了九重天!”小猴子的聲音,從凌霄寶殿外面傳來。 “衆仙護駕!”二郎神楊戩喊道。

然而在小猴子這擎天柱揮舞下,這凌霄寶殿的幾根柱子被擎天柱給打斷,整個寶殿塌陷下來,使九重天一陣動搖。

“捉拿妖猴!”二郎神怒道。

生死狙殺 所有神仙都施展法力捉拿小猴子,然而小猴子似乎比當年的孫悟空還要厲害,衆仙都紛紛被小猴子給打退。

“住手!”不遠處,飛來一根金色的鐵棒,這根金色的鐵棒與擎天柱相互碰撞,又飛回各自的手中。

小猴子轉身一看,只見一朵雲朝着自己飛來,眼見那奪雲就快衝到自己時,小猴子一個跟斗,躲過這朵雲。

“滅天大聖,有意思!”站在玉帝面前的,是一個身穿金色戰袍的猴子,名曰:孫悟空!

“孫悟空!”小猴子皺眉道。

“想我齊天大聖大鬧天宮以來,幾百年後,又是一隻猴子大鬧天宮,我看好你。但是你知道大鬧天宮的後果嗎?”孫悟空拔出地面插着的釗天旗,冷笑道:“滅天大聖,好大的膽子!”

“孫大聖,我承認當年我崇拜你,可你知道這玉帝是怎麼做的嗎?他不配當這個玉帝!”小猴子怒道。

“擎天柱?”孫悟空看着小猴子手中的擎天柱,問道:“通臂猿猴的武器怎麼會在你的手中?”

正當孫悟空和小猴子要大戰一場時,從南天門,又走來一人。

此人走進崩塌的凌霄寶殿,無一人敢說話。

“是你!”孫悟空見到此人露出驚慌的眼神。

“神又如何?佛又如何?從今往後,再也無仙!”此人似笑非笑道。

“天道!”小猴子皺眉看着此人。

沒人知道,天庭究竟發生了什麼,一場大戰,卻被一位叫做“天道”改變了所有的歷史。

孫悟空照舊取經,然而天庭卻變了,無聲無息的消失,沒人知道,孫悟空取經到底去了哪裏。

重點是小猴子,站在天庭的凌霄寶殿上,周圍都是雲,根本就沒有神仙。

“他們哪去了?”小猴子問道天道。

“這正不是你想要的嗎?”天道問道。

“可我……”小猴子還沒說完話,就被天道打斷:“可你怕了?對不對?然而這改變不了!”

小猴子愣在原地,手中的擎天柱已經消失,自己變回一隻全身黃毛的猴子。

“人有人劫,天有天難!”天道說道:“四大靈猴跳出三界六道,不在五行之中,並不是我天道所控制的,而你,則是特殊的一個!千年之後,我們再見面!”

小猴子完全不知道天道在說什麼,忽然,天空出現一道裂縫,這道裂縫猶如一隻大眼睛,慢慢的睜開。

小猴子腳下踩空,從九重天,掉落陽間!

“我是誰?”小猴子腦子裏一直在重複這句話。

小猴子隕落在地面後,被陽間一年長的男子給救到,這年長的男子,約莫三十多歲左右。

“天上掉下來個豬八戒,這難不成是孫悟空?”年長的男子苦笑道。

這年長男子抱着受傷的小猴子進入一山洞,這男子一直隱居在山呢,無意之間在打獵過程中,從天上掉下來一隻猴子。

“可憐這猴子了,如果我成親的話,我的孩子也應該這麼大了。”這男子苦笑道。

此時,小猴子在昏迷中,當小猴子睜開眼睛的時候,自己站在山崖中,樹底下,是玉蘭!

當小猴子要喊出玉蘭的名字時,一股風飄過,周圍都是幹固的一片,到處都是死去的人和動物。

“小猴子!”這時,小猴子的身後,一個男性聲音傳來。

小猴子轉身一看,驚道:“師……父……”

“小猴子,你可知道,你已經墮落了魔道!”通臂猿猴問道。

“師父,我錯了!”小猴子雙膝跪在地上,哭泣道:“小猴子知錯了!”

“小錯能改,大錯能饒,可你犯下的是滔天大罪!”通臂猿猴怒道:“當年,你師父我就是犯下大罪,而被我師父關入陰陽葫蘆中,丟入苦海受苦五百年,如今你……卻把歷史給改變!”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小猴子慌張的說道。

“天道,乃是神仙的一念之差形成!”通臂猿猴解釋道:“人有錯,何況是仙?人間的怨氣,仙界的戾氣,導致‘天道’出現!”

“還有的救嗎?”小猴子問道。

“有,只不過要等上千年!” 重生之一介梟雄 通臂猿猴看着小猴子,嚴肅道:“期間,你必須進入七彩棺材,受千年之苦,在棺材內,你將受八十一痛苦!”

“我犯下的錯,我願意承擔!”小猴子磕頭認錯道。

“千年之後,你前世的記憶便會消失,一切成爲人從頭再來,罪孽深重!”通臂猿猴搖頭嘆息道:“孽!孽!孽!”

“師父,你要去哪兒?”小猴子問道。

“我?當然是回苦海,五百年還沒過,我心魔,還憎恨着孫悟空,等我感受到孫悟空當年壓在五指山下的那種痛苦,我自然會去找你!”說完,通臂猿猴消失在小猴子的面前!

這一散,小猴子猛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石板牀上,旁邊坐着一個大叔,鬍子稀里邋遢的。

“別害怕,是我救你的。”這大叔對小猴子笑道。

“你不怕我?”小猴子開頭問道。

“如今世間不太平,會說話的野仙見多了。”大叔端過一杯水,給小猴子。

小猴子喝下一口水,問道:“現在是晝夜?”

“你有所不知,九重天,出現一道裂縫,被稱爲‘天眼’”大叔說道:“如今十二時辰,每日都是晝夜,這天,看來是要絕了!”

“大叔,我想問下,你可知道七彩棺材在何處?”小猴子問道。

“七彩棺?”這大叔疑惑道:“你找七彩棺所爲何事?”

“實不相瞞,這天是我打破的!”小猴子認真的說道。

“哈!”大叔微微一笑:“原來是你這隻調皮的小猴子啊,你看看你身後。”

小猴子轉身一看,才發現,七彩棺材,就在自己的身後,這七彩棺材和普通棺材是一個樣,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大叔,答應我一件事,待會幫我關在七彩棺材內,封鎖這個山洞,這天眼必然能自己合上。”小猴子說道。

說完,小猴子進入七彩棺材內,這大叔一臉微笑的幫小猴子合上棺材蓋。

“大叔,您叫什麼名字?”小猴子問道。

“好好的渡過這千年之苦吧!”大叔說完,合上棺材蓋,接着便走出山洞,天空中,那道天眼已經合閉。

“小猴子,本人姓張,名力!” 姓張,名力!

我老爹!

我終於知道了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我都一一明白,之所以我叫張孽,原來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經註定。

鬆開三生石,我忽然覺得,我做的這一切,似乎都在贖罪。

我看着不遠處走來的一羣人,十大殿王,我師父,通臂猿猴,劉宇陽,就連曾經死去的魯三廿,都出現在我的視野。

“師……師父!”我呆愣的喊道。

“真讓你搗毀地府,還得了?”師父走上前笑道。

“怎麼回事?”我問道。

“天命放下一個劇本,讓我演戲。我們這羣人看工資太低了,要罷演,這次,我們要自導自演!”師父笑道。

“喂,別光顧着說話!不用回陽間辦事嗎啊?”魯三廿罵道。

“三叔,你沒死!”我笑道。

“你以爲我想死啊,王八蛋!”魯三廿依舊是一副很蒼誑的樣子。

“生死簿,被我撕毀了,這錯誤能補回來?”我問道。

大王令我來巡山 “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能補回來!”師父說着,抓着我的肩膀,笑道:“回去睡個好覺!”

“回去?怎麼回去?”我問道。

“看這個!”魯三廿拿起我的擎天柱,忽然對着我的腦袋敲下去,我眼前一黑,便暈倒過去。

醒來之後,我躺着是奶茶店,房間,是師父的房間,難不成剛剛我是在做夢,我根本就沒有去過地府?

我這一身衣服,還是現代的衣服,根本就沒有穿通臂猿猴的那身銀色戰甲。

朦朦朧朧的推開房間門,奶茶店樓下,一羣人正在大吃大喝,似乎在開排隊,我的動靜,引起樓下那羣人的注意。

李玄清,黃山明,魯三廿。三人都在場。

劉宇陽,師母,也在坐着。

“下樓,吃飯!”劉宇陽對我喊道。

“清叔,明叔!”我驚道:“你們也沒有死啊!”

“你這麼像我們死?”李玄清笑道。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樓下衆人,似乎他們都沒有對我產生異議。

“老闆,有奶茶賣嗎?”門口出現一個黑衣長袍,看不見五官的人。

這不是天命嗎?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天命!”魯三廿走上前,攔下天命問道:“這裏不歡迎你!”

“我要一份巧克力味的珍珠奶茶,別放多了,放多我掐死你!”天命說道。

我有點奇怪,天命怎麼說出這些話來,師母站起身,拿起冰箱裏的一杯奶茶,遞給天命,說道:“我不信!”

天命忽然取下身上的長袍,摘下帽子,我驚道:“師父!”

顯然,師母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激動,不過她拿着奶茶的手,有點顫抖。

師父張開雙手,笑道:“五年了,我終於還是回來了!”

師母丟下奶茶,與師父相擁在一起,這一刻,我爲師父和師母感到幸福,相別五年的人,又重聚在一起,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體驗。

師父擡頭看着我,喊道:“喂,你不開心嗎?”

“師父,我有名字,我叫張孽!”我白眼道。

“我知道你叫張孽,難道你就不看看,我帶了誰過來嗎?”師父問道。

“誰啊?”我看着師父無語道,這傢伙老不小的,整得跟小孩子躲貓貓似得。

衆人讓開一條道路,從門口,走來一個熟悉的女生,她穿着一套潔白的婚紗,畫起妝來,猶如仙子一般……紫蘭仙子!

“白雪!”我從二樓跳下一樓,沒有站穩,直接趴在地上!

“臥槽,小子你沒事吧,要不要這麼激動!”師父趕緊把我扶起來喊道。

“殭屍旱魃哪是那麼容易死的!”我拍拍屁股笑道。

“好彆扭啊!”白雪看着一身婚紗,對師母說道:“靈兒姐,我有點不習慣!”

“白雪!”我再一次說了出來。

“傻帽,過來!”白雪對我說道。

“過去吧,臭小子!”身後的師父踹了我一腳笑道。

我沒有站穩,忽然就撲到白雪的面前,一把抱住白雪,我倆紅着臉站在一塊,嘴巴情不自禁的親了對面。

“要死了,虐單身狗!”魯三廿在一旁喊道。

“等你很久了!”我對白雪說道。

“謝謝你!”白雪說道。

“穿這身婚紗,搞什麼啊?”我問道。

“爲你而穿!”白雪笑道。

過於激動,簡單的幾句話就已經表達出我的心意,師父在身後,戳了戳我,我轉身看着師父,只見師父交給我一個小盒子。

我接過盒子,師父給了我一個眼神,我立馬明白過來,對着白雪單膝跪下,把盒子打開,笑道:“白雪,嫁給我吧!”

“嫁!嫁!嫁!嫁!”所有人都喊道。

白雪眼眶溼潤,伸出手指,我親自給白雪帶上戒指,再一次相擁一起。

“張孽,你取了我侄女,禮金在哪?我要二十萬!”旁邊的手機忽然傳來於止水的聲音。

我扭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旁邊的桌子已經放上了三臺手機,正拍攝着我剛剛的情況。

“好小子,你以爲我沒有女朋友嗎?”另一臺手機,是張霄的聲音,只見張霄摟着一個女道士,笑道:“這是我剛收的女徒弟!”

“有情人終成眷屬!”第三臺手機的燕赤楠笑道。

“掌門,大殿門口,五個美女找你相親!”燕赤楠那邊傳來一聲音。

“我靠,別喊這麼大聲!”燕赤楠緊張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