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及畏懼。

小男孩彷彿跟他說了什麼,隨後又將目光,投向了別處。

砰、砰、砰……

原本略顯安靜的空間,突然間傳來一陣轟鳴聲,緊接着一道黑影跨空而來,重重地落在了不遠處的地上。

是那無麪人。

那看着彷彿領悟了格鬥之道的強者,如同一口破面布口袋一般,重重摔落在了地上,就再也沒有辦法爬了起來。

又有一個魁梧的身影出現在了場中。

是黑龍。

他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將那個無麪人最終給擊敗了。

不過從我的這個角度望過去,瞧見他身上也多出了許多的傷痕,就連那一對燃燒着黑炎的雙翼都有些黯淡,顯然是在剛纔的交手過程中,多少也受了一些傷。

瞧見這傢伙,屈胖三拉了一下我的衣袖,說他好像是跟你一起來的?

我點頭,說對。

屈胖三拍了拍我的胳膊,說你在這裏盯着,我去方便一下。

啊?

我聽得一愣,說都什麼時候了,有屎有尿,你就憋着唄?

屈胖三轉過身去,說憋不住了,這口氣大人我若是不出,這輩子都會留下心理陰影的。

說着,他從懷裏掏出了一個足球一般大的珠子來。

瞧見這玩意,我不由得心頭震撼——這是我們在茶荏巴錯世界盡頭之時,從那被人煉製的三目巨人殭屍羣中扣下來的眼珠子,一共十幾個,其中一個,屈胖三爲了救我,在港島孤兒院地下基地就用過了。

那威力,絕對是足夠恐怖。

而此刻,我瞧見屈胖三一邊走,一邊掏,簡直就像是沒完沒了。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怒了。

屈胖三朝着旁邊摸去,而這個時候,我聽到黑龍一聲怒吼,指着不遠處的虎神和小男孩說道:“我的天,你們到底幹了些什麼?鄂樂多斯居然被他的信徒給殺了?天啊,這個世界上,爲什麼會有這麼搞笑的事情?”

什麼?

鄂樂多斯已經被殺了?

怎麼可能?我剛纔還聽到黑狼在咆哮,說即便是他死了,我們也終究會成爲那位虎頭神的祭品呢。

而且我一直以爲這古怪的大立方體,正是那位鄂樂多斯的傑作。

怎麼它就死了呢?

我回過頭來,瞧見那虎神緩緩地站了起來,然後對着黑龍說道:“偉大的鄂樂多斯沒有死,它只是重生了。”

哈、哈、哈……

黑龍發出了豪爽的大笑聲,指着不遠處的那個小男孩說道:“重生?你敢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們猛虎團的其餘教衆麼?什麼叫做重生?這個小東西,分明就是從鄂樂多斯的神格和屍體之上,孕育出來的惡魔,想必你們從全世界抓來的強者,以及我們腳下的這個立方體法陣,都是爲了孕育它吧?”

虎神聽見了黑龍的話語,臉色變得格外難看起來。

不過他隨即冷笑道:“是又如何?這些與你有什麼關係麼?過不久之後,你也會成爲新神的一部分力量之一,你的意識,也會通過超立方體的作用,進入新神的意識之海,而你本人,在不再存在,說這些,有什麼意義麼?”

黑龍哈哈大笑,並不慌張,而是說道:“新神?現在距離它凝聚神格,想必還很遠吧?要不然剛纔的聖徒雅各布,多麼好的材料,只怕已經被吞進肚子裏去了,而不是平白浪費掉。”

虎神還待再說,那個渾身充滿了死亡氣息的小男孩卻開了口:“你想說什麼?”

黑龍聽到他的話語,收斂起了狂妄的態度,而是朝着他行了一個紳士禮,然後說道:“親愛的新神閣下,請問你的名字,是什麼?”

小男孩回答道:“瘟疫及恐懼之神。”

黑龍聽完,不禁莞爾,然後說道:“想必你應該是三十三國王團的造物吧?那幫瘋子說服愚蠢的虎神放棄了他們自己的信仰,在鄂樂多斯的神格之上,製造出一個完全聽從他們命令的新神出來,想必就是要完成他們的方舟計劃吧?只不過,小朋友,你還是太小了,又或者,你們惹到了不該惹的人,將幼小的你,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小男孩認真地說道:“你的意思,是想要殺了我麼?”

黑龍笑了,說我不是好人,對於拯救世界什麼的,也沒有任何想法,只不過,他們爲了培育你,抓了一個我很看重的後輩,對於這件事情,我無法容忍,那麼,只有將你這樣的源頭給掐滅,如此而已。

小男孩彷彿沒有興趣聽他說太多,而是再一次確認道:“你的意思,是想要殺我?”

黑龍點頭,說對。

這回他的話倒是簡潔許多,而確認了黑龍的目的之後,小男孩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但我不想死,所以我會殺了你的。”

很顯然,他的確還是很不成熟,連最基本的思維邏輯都沒有,所以纔會反覆確認黑龍的敵意。

這話兒聽得黑龍又是一陣狂笑。

很顯然,他對於這個只能算是半成品的所謂“瘟疫及恐懼之神”,毫無任何的恐懼。

兩人凝視,幾秒鐘之後,黑龍的身軀陡然變形,裸露在外的皮膚,生出了層層的鱗甲來,緊接着一種說不清楚來的恐怖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緊接着變成了黑色的炎火,在體表懸浮着。

轟……

火焰一起,黑龍陡然發力,衝向了不遠處的小男孩。

我在遠處瞧着,當看到黑龍率先發難,而且是用上了最強大的氣勢,心中莫名就是一陣發顫。

有點不妙啊……

如果黑龍真的像他所說的一般自信滿滿,那麼就會大馬金刀地留在原地,等待着小男孩率先使出手段來。

但黑龍一動,我就知道,他估計也是心中沒底,方纔會這般。

果然,宛如一頭猛獸一般衝出去的黑龍,在即將靠近小男孩的瞬間,彷彿撞到了某種無形的牆,而下一秒,他的身子驟然停了下來,因爲小男孩已經伸出了手,遙遙拍向了黑龍。

黑龍的身子瞬間凝固,而下一秒,小男孩疾走兩步,粉嫩的右手手掌,挨在了黑龍的腹部。

整個過程,黑龍居然一動也不動。

這太不正常了——剛纔他與那無麪人拼鬥的時候,宛如雷霆萬鈞,就連剛纔的時候,他都顯得十分兇猛,彷彿有席捲天下之勢,而在轉眼之間,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一動也不能動。

隨着小男孩的手觸摸到了黑龍,那原本魁梧無比的壯漢,開始變得萎縮起來。

而隨着他的氣勢迅速減小,小男孩平靜地說道:“不管你怎麼瞧不起我,都得認識到一點,這裏是我的地盤,是神域,即便我的神格再不穩定,也沒有人能夠在這裏欺負我……”

噗通……

黑龍跪倒在地,拼盡了全力,口中卻發出了一聲輕微至極的嘶吼:“啊……”

無力的嘶吼軟綿綿,而旁邊的虎神卻走上了前來,對他說道:“偉大的神,你現在還不能夠越過大立方體,直接吸收他這樣級別的高手,這樣做很浪費的,請停手!”

小男孩放開了手,而黑龍則是應聲倒地了去。

隨後小男孩的腦袋開始轉動,先是瞧向了另外一邊,在那裏,那個叫做亞當的小孩子從一個肉瘤之中,扒拉出了一個衣着完整的西方女人來,正在焦急地拍打臉龐。

然而小男孩對於那裏的情形視而不見,目光最後落到了我的這邊來。

他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我,然後說道:“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你的威脅,比所有人都大;所以,下一個死掉的闖入者,就是你了。”

說罷,他舉起了那白嫩的右手,朝着我拍來。

死…… 當小男孩朝着我望過來的時候,我才發現他的眼睛,居然是白色的,而瞳孔更是重疊在一起的。

雙瞳,白眼。

在我與他對視的那一瞬間,我感受到了無窮無盡的絕望和恐懼,從心頭翻騰而起,讓我有一種跪倒在地,臣服於他的衝動。

雖然之前也有過這樣的經歷,但這一次的感受,卻最爲強烈。

我感覺死亡的陰影,彷彿已經籠罩在了我的頭頂之上。

我不是他的對手。

事實上,連不可一世的黑龍,在這傢伙的面前都走不了一招,我何德何能,又能夠與他對抗呢?

舉着止戈劍的我渾身僵直,眼看着就要被那傢伙拿住,突然間有一個曼妙的身影出現在了他與我之間,擋住了我的視線。

瞧見這女人的背影,我的心頭猛然一跳。

新羅婢。

她怎麼來了?

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自稱可能很久都不會出現的女人,此刻居然出現在了這危急萬分的戰場之中,不但如此,她雙手一劃,卻有一個又一個的無形之盾憑空浮現,擋住了小男孩手掌噴涌而出的死亡之氣。

我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想要去找尋屈胖三的身影,卻並沒有瞧見人。

這傢伙在剛纔黑龍與小男孩對抗的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不知道屈胖三在搞些什麼東西,但瞧見新羅婢的出現,也知道他肯定是在某個隱祕的角落注視着我,也掌控着現場的整體局勢。

想到這裏,我原本已經跌落谷底的心,終於沒有了那麼絕望。

而這一邊,小男孩疑惑地打量着面前這個無論是外貌、還是身材都完美無比,無可挑剔的女人,好一會兒,方纔緩緩說道:“你不是凡人。”

被緊急召出來的新羅婢顯然沒有什麼好脾氣,冷冷地說道:“那是自然。”

小男孩難以確定地問道:“那你是……神靈?魔鬼?還是什麼?”

新羅婢略有一些悲傷地說道:“我只不過是一個被時間拋棄的可憐蟲而已,此刻提及自己以前輝煌的歷史,只會讓自己變得更加難堪,既然如此,不如不談。”

小男孩對我們如同看待螻蟻一般,但是對新羅婢,卻有着很多的尊重。

他沒有再次出手,而是看着面前這個完美的女人,開口說道:“你爲什麼出現在這裏?你是要阻止我殺了他麼?”

新羅婢說對。

小男孩問爲什麼?

新羅婢搖頭,說沒有爲什麼,我受制於人,只能聽從那人的命令,沒有別的選擇。

聽到這裏,那個剛剛誕生不久,心智都還不健全的小男孩似乎生出了一點兒慾望來,對她認真地說道:“不如我幫你擺脫那些束縛,從此之後,你來侍奉我吧?”

新羅婢楚楚可憐地說道:“不,你贏不了他的,他簡直就是一個惡魔……”

小男孩自信心爆棚,冷然說道:“在神的面前,一切世人,都不過是螻蟻而已,沒有人能夠戰勝得了我……”

他的話音剛落,突然間在我身後的一百多米外,傳來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

轟……

整個空間都在顫抖,頭頂上也有大塊大塊的粘稠物往下掉落,小男孩瞧見這個,頓時就是臉色一變,大聲喊道:“是誰,是誰?”

沒有人回答他,但餘震卻不停地傳遞而來。

當爆炸聲響起的一瞬間,我就知道屈胖三肯定是引爆了一顆煉化眼球,也想明白了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對,屈胖三想要做的,就是毀掉這個地方。

黑龍說得並沒有錯,這個小男孩,也就是所謂的“瘟疫與恐懼之神”,它顯然是剛剛誕生不久,神格未成,並沒有多麼的恐怖,之所以能夠一招打敗了黑龍,憑藉着的,是我們此刻身處這地方的原因。

這個大立方體,是猛虎團,或者說猛虎團背後的三十三國王團費盡心血打造出來的,爲了完成這個,那個擁有着恐怖勢力的組織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的精力,而且還從全世界抓了各種各樣的精英高手來,想要拿這些人的性命來填充進來,從而孕育出這樣的玩意。

從淵源上來說,我們身處的這個超立方體,它纔是真正的母體,也是小男孩力量的源泉。

這個從聖經之中延伸出來的恐怖空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超脫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甚至有點兒向“天羅祕境”進化的意思,而虎神所謂的“時機未到”,恐怕就是這空間的發展,還存在一些小瑕疵。

如果給予足夠的時間,這個地方將會變得無比可怕,而吸收了超立方體力量的小男孩,方纔是真正的“瘟疫與恐懼之神”。

離開了這個超立方體,這個小男孩,只是一個蹣跚學步、牙牙學語的嬰兒而已。

它憑藉的,是超立方體的力量。

而屈胖三要做的,就是毀掉這東西,讓它失去力量的源泉。

啊……

在沉默之中,小男孩開始恐懼起來,他的臉迅速發紫變黑,然後朝着我猛然撲來,這個時候,新羅婢再一次地擋在了他的面前,將其攔住。

儘管新羅婢此刻的實力大損,但她終究還是一名域外天魔,對於小男孩那讓人窒息的死氣,是可以直接豁免的。

小男孩朝着我衝了幾次,都被新羅婢給攔下,急得暴躁無比,雙目凸出,宛如雞卵一般,表現出了極度的暴戾來,衝着剛纔還想要招撫的小姐姐怒聲吼道:“膽敢攔住我,你給我去死吧……”

還沒有等他表現出足夠的氣勢來,突然間,又一聲恐怖的爆炸,從我們的右側陡然響起。

整個空間都在顫抖,那肉質的牆壁也開始流出了墨綠色的膿水來,有的甚至裂出了一道道的縫隙,宛如傷痕一般。

小男孩開始慌了,顧不得理會我們,朝着爆炸發生的地方快速跑去。

不過他雖然走了,那個虎神卻還在這裏。

那個男人提着剛剛敲死了老格雷的黑沉長棍,朝着我快步衝了過來,顯然是要完成小男孩未能辦到的任務,將我給弄死在這裏。

新羅婢再一次上前攔截,卻給虎神一棒子給挑飛了去。

她能夠硬頂住小男孩宛如實質的死氣,卻沒有辦法與虎神這樣實打實的頂尖高手硬頂,畢竟她的實體還在屈胖三的鯤鵬石之中,此刻顯露出來的,不過是靈體形態而已。

瞧見一棍子挑飛新羅婢,朝着我兇猛衝來的虎神,我抓緊了手中的止戈劍,準備與此人搏個你死我活。

然而眼看着兩人就要撞擊到了一塊兒的時候,又有一個人出現了。

這人卻是之前潛伏進研究院之中,卻再無消息的老鬼。

他也終於趕到了這裏來。

鐺!

老鬼手中,有一對奇怪的骨爪,散發着與我止戈劍一般的氣息,擋住了虎神的兇猛一棍之後,往後退了好幾步,然後對我說道:“這傢伙就交給我了,時間緊迫,屈胖三讓我告訴你,趕緊找到你那兩個嫂子,不然就來不及了……”

嗬……

老鬼大叫一聲,朝着那虎神撲了過去,而我面前,則再無任何阻攔。

時間緊迫。

瞧見與虎神戰作一團的老鬼,我越發能夠明白這話語的珍貴之處,沒有任何停留,直接一躍,落到了對面的那一面牆壁之前,然後伸手拉起了與母親緊緊相擁的亞當,大聲喊道:“你能夠幫忙找人麼?”

啊?

亞當被我一臉焦急的模樣嚇到了,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對我說道:“她們長什麼模樣?”

我快速描繪了一下,將幾個特點跟他說明清楚。

東方人、女人、長相漂亮……

亞當聽我說完,眯眼打量了一下那滿滿一牆的瘤包,眉頭皺着,有點兒不確定地指向一處地方:“那個……”

我滿心焦急,聽聞此話,猛然一躍,朝着那離地三米多高的瘤子猛然一劍掠過。

這邊的瘤子跟之前困住我們的那個截然不同,宛如一個大水包一般,極富韌勁的表皮破開,裏面一大股的黏液陡然噴出,緊接着一具身體從上面跌落下來,我伸手去接,卻是一個長相極爲乖巧的女子,臉圓圓的,彷彿日劇或者小電影裏面的女主角。

不是我嫂子。

我猛然回過頭來,看向了亞當,他有點兒慌張,朝着另外的一個又指了過去。

我再一劍刺破,結果跌落下來的,卻是一個五短身材的大鬍子。

我的臉色變了,而亞當也有點兒慌,對我說道:“對不起,我只能夠感應到我母親的氣息,其他的人,我沒有辦法……”

他的回答讓我有點兒想翻白眼。

不知道的話,你就早點說啊,我又何必非那麼多的勁兒呢?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老鬼衝着我大聲喊道:“陸言,你在浪費什麼時間,快點啊,來不及了……”

聽到老鬼的催促,又看着那滿滿一牆、一兩百個的瘤包,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整個人反而變得平靜下來。

時間不夠,沒辦法一個一個地尋找,那就只有一招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