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也不會有這個可能。

幗封他一定會知道這個男人的陰謀,一定不會掉下陷阱的。

幗封,你一定不會的。

老首長以為森木田只是用他來當利誘,他不知道,霍驍也被抓了進來。

「不要抱任何希望,不會是……」

霍驍。

他不想大家掉下森木田的陷阱里,想直接把他們的希望全都搗碎,這樣,就不會有失望,更不會讓森木田利用這個來摧毀他們的精神。

然而,霍驍這兩個字還沒有說出口,大門便被打開。

外面熾亮的燈光照射進來,把來人的身影拉得很長。

老首長眯著眼睛,他還沒看清楚來人的臉,卻看到他的身影,站姿是那樣的挺直。

這站姿,有著淡淡的熟悉感。

四周,一片寂靜。

不知過去多久,終於有人開口了。

「霍驍,是霍驍。」

「真的是霍少將來了。」

老首長沒有想到,他剛才沒有說完的名字,會從別人嘴裡說出,而且還是這種充滿希望的聲調。 叛逆豪門妻 霍驍一進來,看到這束縛的籠子,黝黑的眸子便不悅地沉了下來。

這,算什麼東西?

他的目光在四周掃了一眼,從每個領導人的身上掃過去,最後落在最小的那個籠子里。

籠子里的老首長被迫地彎著腰,只能勉強地抬起半張臉,那惡劣的環境深深地刺痛了霍驍的雙眼。

老首長是他最崇拜的上司,當年他當兵的時候,沖得很,有時候為了完成任務得罪了不少人,都是老首長替他善後的。

老首長,是他們華國軍部的三巨頭之一。

現在,卻窩在一個小籠子里,這到底是要折誰的臉?

折他們華國軍人的臉。

心裡瞬間怒氣衝天。

霍驍快步來到老首長跟前,直接用手槍把鎖打開。

打開鎖后,整個籠子被徹底的拆掉。

老首長終於恢復了自由,只是長期保持著那樣的姿勢,目前還不能隨意地變動。

霍驍半跪,眼底閃過一絲歉意,「抱歉,我來晚了。」

「讓您受罪了。」

森木田的目標其實是他們霍家,老首長他們只是誘餌,是被牽連的。

「能來就好,來到這裡,你也很不容易。」

保鏢蜜寵:BOSS,我罩你 老首長何嘗不知道森木田是什麼人,霍驍能夠找到這裡,能夠來救他們,已經很厲害了。

倏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強忍身體的難受,動了動身子,一把抓住霍驍的手。

「宋唯晴,宋唯晴是內鬼。」

老首長唯恐霍驍不知道,擔心霍驍會陷入宋唯晴的圈套里,特意提醒。

霍驍察覺到背後賀易生情緒的變化,他堅定地搖搖頭,「她不是。」

「宋唯晴不是內鬼。」

老首長見霍驍此時還為宋唯晴說話,以為霍驍對宋唯晴還有愧疚之意。

他知道霍驍當年一直愧疚自己差點害死宋唯晴,可現在,宋唯晴很顯然已經加入這個組織,成為森木田的人。

森木田這樣的人,很有可能,六年前的意外都只是他們的一個圈套,為的就是毀掉霍家。

「是宋唯晴把我們送到這裡來的,我看到她的臉了,她也沒有否認了。」

「宋家,森木田到底給了他們什麼好處,竟然連叛國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

「虧他們家族還有人在政府里。」

老首長說得有點急,唯恐霍驍不相信。

另一邊與老首長交好的領導人也跟著開口,「是的,真的是你們那位宋大校。」

「曾經閱兵的時候,我見過她的。」

如果不是老首長也被綁架,還替他們承受了所有的折磨,華國也許會因為宋唯晴而被眾國所誤會和孤立。

那怕現在,就算霍驍救出他們,宋唯晴依然是華國外交的一個黑點。

霍驍很清楚他們指的是什麼人,他繼續道,「老首長,您的意思我很明白,那個人我也見過,只是,她並不是真正的宋唯晴。」

「真正的宋大校,在六年前的那次意外中光榮犧牲了。」

「所以,給華國蒙上污點的不是宋唯晴,而是森木田的人。」

宋唯晴是為國捐軀的,霍驍怎麼能讓她再被誤會呢? 「這,怎麼可能?我見她就是宋大校。」

「宋家的千金我也是見過的,跟她的接觸告訴我,絕對不是臉相同這麼簡單。」

「霍少將,我知道宋大校給你們華國蒙羞,可是她的錯,請不要企圖撇清,這次你救了我們,我們不會對華國再有意見,只是這宋家,我們可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

他們所遭受的這些罪,怎麼能夠輕易地放過那些人呢。

他們所承受的這些磨難,要讓那些人嘗試個一萬遍。

「閉嘴,你們知道什麼。」

將門毒妃:邪王放肆寵 「那個女人叫伽瑪,是森木田的人,她從六年前就裝成是宋唯晴,你們那些所謂的熟悉感,算的了什麼,我們這些跟她熟悉的人,都現在才得知真相。」

「宋唯晴她是烈士,她所作的犧牲不是為了讓你們在今天懷疑她的。」

賀易生十分的激動,聲音也是拔尖的,這些話,他都是吼出來的。

宋唯晴犧牲那麼多,憑什麼死後要承受這些罵名?

她明明是為了國家,為了民眾才犧牲的。

他怎麼能夠讓伽瑪那個女人,抹黑宋唯晴的名聲呢。

那樣美好的宋唯晴,那樣鐵錚錚軍人風範的她,應該被記錄在學生課本里,刻在烈士碑上。

賀易生赤紅著眼睛,瞪著那些大人物,好像要吃掉他們一樣。

他這樣子,根本就不像是來救人的。

霍驍很清楚賀易生的情緒,他沒有阻止他這些影響邦交的行為。

老首長詢問的目光看向霍驍,霍驍點點頭,「是這樣。」

宋唯晴的犧牲,等回國,他會稟告上級軍部。

宋唯晴大校所應該得到的名聲頭銜,一個都不應該落下。

老首長也是難以置信,他也跟宋唯晴接觸過,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什麼。

主要是宋唯晴失蹤過兩年,後面身體和大腦也受過損傷,再加上伽瑪很會裝,也就一直瞞了下來。

霍驍的保證,也沒能讓那些受罪的大人物承認,至少,不是全部人相信。

「我就不相信有人能裝到這種地步,除非我親自再見一下那個女人。」

「想讓我們相信,很簡單,讓那個女人來見我們,我們確認一下就好。」

霍驍來救他們,他們也不好再多要求什麼。

只是他們覺得就算真的見到人,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好。」

「我會把人帶給你們見的。」

賀易生暗咬著牙關,他一定不能讓宋唯晴的名聲有任何的污點,這是他唯一能夠替宋唯晴做到的。

另一邊,組織外。

轟隆隆的爆炸聲,槍聲,使這寂靜的晚上尤為之明亮。

黑夜不再寂靜,相反,艷紅的火苗,似乎讓這個夜晚變了回天。

「少將,我們還要繼續嗎?這武器的攻擊力真的很強,比我們軍部的還要強上幾分,我擔心這組織會承受不住。」

「霍少將他們還在裡面呢。」

說話的人,正是剛從華國趕過來的另一名軍官。

他可是臨危受命的。

霍錚往那煙霧瀰漫的地方看了一眼,弔兒郎當道,「再添點火。」

這點火勢,還不夠呢。 執行官一副見死人的模樣看著霍錚,從前他就聽說過,這位最年輕的少將大人向來不跟規矩來,囂張傲漫,喜歡遊離在犯規的邊界,跟著他出任務,提著兩百多個膽子都不夠。

原以為只是傳說而已,卻沒想到,傳聞並不欺我。

不,他比傳聞里還要可怕。

這裡面的可是他的二叔啊,霍驍霍少將,甚至還有他頂級上司老將軍,以及各國的大人物。

這麼多大巨頭在,這位大佛依然在危險的邊界刺探。

執行官又瞟了瞟霍錚那掛著白布懸在脖子上的手,這不知道又是因為不按什麼規矩出牌而受的傷呢。

他剛剛被調動過來,並不清楚這邊的情況。

「大炮長我臉上?嗯?」

「雖然我帥,可不代表你能這樣無禮地盯著我看。」

霍錚痞氣地摸了摸下顎,瀟洒卻不失魅力。

執行官瞬間打了個冷顫,他能夠察覺到霍錚那清淺笑容底下蘊含的不悅。

的確,在這個重要時刻盯著上官看,而不是快速執行命令,那可不只是無禮的行為,而是不執行命令。

「抱歉少將,我馬上去。」

執行官快速轉身,向另外一些不知道哪裡調配過來的人指揮了一輪。

這些人不是部隊的人,可是執行能力與部隊的人能有一拼。

霍錚的命令很快便開始執行,那連續不斷的轟炸聲越來越響亮,甚至竄起了火苗。

半個小時后,在霍錚的猛烈攻勢下,組織里的人不忍被這樣打臉,陸陸續續殺出來。

他們的人與對方在互相廝殺之中。

霍錚看著那些他借過來的人,能力的確不錯。

他二叔家的大舅子,真是厲害的。

竟然能夠借這麼多精英給他們,這完全出乎霍錚的意料之外。

在霍錚看來,陸延對霍驍就是愛理不理,如果不是有慕初笛在,也許陸延早就想讓他們消失了。

這次竟然主動提供幫助。

陸延什麼時候竟然變得這樣的慷慨?或者是跟他家二叔關係變好了?

不過這也算了,他只需要打開這組織的大門,然後把裡面的人全都狠狠揍一頓。

特別是宋唯晴那個女人,絕對不能放過。

竟然在背地裡給他一槍。

他丫的這輩子就沒如此丟臉過,被一個女人暗中槍擊,他這輩子都洗不清這個污點呢。

而且,如果不是被救,他就可能……

愛情原來那麼傷 一想到被救,他便又想到離開那個地方的時候,隱約看到的一個身影。

那身影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

「少將,破了,門被攻破了。」

一把聲音打破了霍錚的思緒,眸子漸漸清明起來。

漆黑的眸子看向那剛被滅掉的火苗的地方,那裡,已經被攻破,隨時可進入。

「幸好聽少將的,加大攻擊力,還添了把火,對方以為我們真要轟掉這個地方,所以才出來廝殺的。」

執行官本來還想說幾句好話的,畢竟這位不按規矩出牌的少將,好像還真有點能耐。

他們這次就是不按規矩,這才能用最快的時間攻破對方的安防。 「一隊先去救人。」

「其他的人守在四周,我要密不透風,一隻蒼蠅都不給它出來。」

那藏在黑暗的臭蟲,這次,暴露在火苗底下,看他怎麼弄死他們。

霍錚下了命令,帶著一隊直接殺進去。

之前被射了一槍,心裡一直堵著一口悶氣,霍錚持槍,射敵人可是不是最痛的致命點不射。

除了要對方命,還要讓對方痛苦萬分地死去。

然而這還遠遠不夠,他還不能消氣呢。

霍錚的人進去后,很快就找到藏起其他人的地方。

他們的人被解放了出來,所有人被分配好了武器。

他們一開始是懵逼的,直到看到那些救他們的人身後站著那道挺拔的身影。

雖然他身上掛著白色的布條有點滑稽,不過那張痞雅帥氣的臉,除了霍錚還能有誰。

「少將,你,你沒事?」

「真好,真的是你嗎,少將?我可憐的少將,這段時間你到底去哪裡了,嗚嗚嗚,我們都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少將你還是快點去救霍少將,他被那些人單獨帶走了,我怕……」

單獨帶走會遭受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他們不想說這些晦氣的話而已。

他們並不知道霍驍與霍錚的計謀,全都以為他們是被逮捕的。

霍錚想揮揮手,卻發現自己的手還在挂彩中,只能用眼神來表達。

「嗯,我二叔不會有事的。」

「拿起槍,跟我去救人。」

霍錚那氣場,讓他們情不自禁的跟著齊聲應道,「是。」

就像往常的訓練一樣,聲音浩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