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迪說道:“我此去後,斗轉星移。不會有人尋得那裏。”

昂皇說道:“先生想做何?”

任迪淡淡地說道:“不是我想做什麼,而是這個世界想做什麼。未來我不知道,但我會等。”

昂皇說道:“先生,我朝將遭到外敵進犯,你看。”

任迪說道:“該來的,躲不過的。”

任迪扭頭看了看昂皇說道:“據我所知,鐵塔共和國的空間門在十三年後纔會打開。”

昂皇說道:“我想拜先生爲相。”

任迪聽到輕輕笑了笑說道:“爲相?對不起,過去我已經走過。”

昂皇陰沉地說道:“我曾聽到傳言,先生將離開大昂,可否爲真?”

任迪點頭說道:“沒錯,當承諾兌現完畢後,我將離開。大昂現在已經是五級勢力。”

昂皇說道:“可是先生,大昂現在面臨的危機,也是前所未有的。”任迪推開了機械臂託舉平臺周圍的欄杆。對着外面的空曠一步步的踏了出去。腳步下方數百條垂直的真氣細線,就像高蹺一樣高和下方實地面相連。

由於納米顆粒組成的細線就像半透明的白練一樣,任迪此舉猶如凌空邁出步伐。任迪就這樣走了出去,留下在平臺上的皇帝。任迪說道:“向前過程中,每一步都是前所未有的。” 封侯拜相,對古代追求功名的士子們來說,是絕對的誘惑,對於二十一現代的某些人來說也是可以搏的動力。然而對於在未來走過的任迪來說,這一切毫無意義。

任迪再一次回到了的山坡地帶,在山坡上,上百米高的星門一點一點的從大地下方浮起來,液態的納米顆粒將石拱門扶正,然後塞入重元素啓動了石拱門。石拱門內部的界面出現,而任迪回過頭來對着遠方山丘上笑了笑。任迪所看的方向,有哪些窺探的眼神。

自從任迪進入大昂以來,任迪所到來的星門就從來少不了窺探。任迪吸了一口氣走入了星門。

跨入星門,到達另一邊,就到達了另一個世界,這是一個星空的世界!

這裏是納米顆粒構成的巨大平面,整個平面總面積爲木星表面積。平面面積厚度爲三毫米,是浩瀚的星海,這個巨大史無前例的飛行器正在太空中平穩飛行,在其背後,一顆星星正在閃爍着,這個星星極其明亮,雖然只是一個點,但是爆發的光芒,如果在平面上看,比核武閃爍的光芒還要刺眼。這顆超級亮星的方向是原初星球所在的恆星體系。

從大昂的而來的任迪,進入這個平面後整個身軀就迅速融化了,隨後在平面中央再次形成了任迪的身軀。

莊周夢蝶,到底是蝴蝶變成莊周,還是莊周變成了蝴蝶。這種感覺放在任迪這裏可以說得通。在大昂的任迪和原初星球任迪思維體,都是任迪。當任迪返回的時候一剎那融合了。

大昂的經歷對於現在納米海洋中的任迪思維體來說就像一場夢,而對於大昂的任迪思維體來說,留守在這裏的思維體所經歷的一切,也如同夢醒一樣在自己身軀歷歷在目。

要論思維重量,納米海洋中的任迪思維體總量要比留守在大昂的思維體要龐大無數倍。然而任迪卻無法說這是主體。留守在大昂的是分體。想要證明誰爲主誰爲次,必須要說服自己,自己所堅持目的到底哪一個更重要。

由納米顆粒構成的巨大平面上內,在思維融爲一體後,形成的任迪,此時正在皺着眉頭。

現在先說說任迪人形思維體在大昂的時候,留守在原初星球上的任迪幹了些什麼?

爲了不干擾原初星球。在十二年前,巨大的星門被運送到星空後,途徑外圍氣態大行星,大量納米顆粒包裹了,形成了這個平面星體,隨後這個平面星體朝着距離原初星球三點五光年外的紅矮星飛去。這顆紅矮星的質量爲太陽的百分之六十。表面溫度三千度左右。

整個平面體將在太空中飛行六十年。到達目標地點。在這個過程中巨大的平面將被巨大氣態行星上放射的光芒加速。

爲了給這個超巨型的光帆加速,巨大氣態行星將付零點一個地球的質量。在氣態大行星上,深深埋在大行星內部的火種點,將完成這個質能轉換的過程,火種燃燒的能量將通過管道直達大行星地表,對着太空反射源(光帆)釋放強大的光源。

這就是任迪在巨大平面背面所看到的強大光明星。在巨大光帆上,一條條奇異的紋路在光帆兩側懸浮着。這些紋路構成了層層疊疊結構複雜的護罩,也就是說三毫米薄的只是光帆的實體物質結構(人類所能觸摸的化學元素物質),在光帆周圍有着大量高能量結構,化學元素構成的人類決不可觸摸的物質。

巨大的光帆在接受光能的時候,也接受了大量加速到臨近光速的奇異物質。這些奇異物質到達光帆外圍後。在光帆上磁場調控下。整個亞光速航行的光帆外圍,形成了一個以奇異物質構成的層面,帶上這個層面的厚度,整個光帆的厚度高達三千米。三毫米厚的元素光帆,每一個原子的粒子磁極都在爲奇異夸克物質爲主體的能量層提供定位。三米厚的薄層上,量子波動在跳躍,在合唱。

在一路上大量的星際塵埃,將轉化爲奇異物質。同時在亞光速下,光帆也可以製造反物質。

至於星門,原本在地球上的星門,那些定位的點,也在光帆上。這個巨大的光帆科技級別遠遠超過了演變中上將的水平。

肉身橫渡宇宙。這就是現在任迪所做的。將星門徹底帶出遠處星球,到達紅矮星周圍選擇一顆星球落腳。將那顆星球改造成生態星球,將星門在這顆星球上豎立。以達到偷天換日的目的。

留守在星門原初星球這一側的任迪,在技術上有了重大突破,已經能夠控制奇異夸克組成穩定物質結構。在地球人類的視角中,這已經是一種純能化的生命體。能將宇宙大部分元素物質,用物質大一統的手段隨心所欲的造物。

這種現象,在超新星的爆炸中也會發生,金銀銅鐵會被製造出來。現在任迪的控制的現象在能量級別上決不能和超新星爆炸相比。但是現象本質是一樣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平面上任迪還在思考,技術還在進步。整個平面還在技術變化的過程中。從光帆發射開始,整個光帆就一隻變化。從一開始整個光帆並不是一體的,而是衆多大鍋在接受着,氣態大行星上的光能。而後來所有的大鍋變成一體,變成了現在這個平面的樣子。

而在隨着技術進步,未來的變化趨勢,這個平面將變成一個絕對反射的面。一個鏡面,而所有的能量層將逐漸收縮,變成薄薄的一層。而平面中的元素層面將徹底消失。到時候整個任迪在太空中,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二維的鏡面。

不過現在的任迪狀態有些奇怪,是三階,真三階,不是僞三階。可是要按照演變等穿越怪的評判,是上三道的程度,而狀態確實待定的。

要說是意志鎖的話,的確是強大的意志鎖,但是卻在猶豫中。強大的意志卻在選擇中,選擇以何種方式實現自我。

要說是基因鎖話,思維卻在高度控制中,生命量子波動,是在有序壯大的,基因鎖的生命量子波動是劇烈不規則波動,基因鎖開解後,你不知道下一秒會做什麼,基因鎖的固有思維隨時可以推翻,並且迅速按照新形成的邏輯重建。

要說是夢幻鎖,任迪現在有着指向核心的目標。到是有幾分夢想所向。不惜此身的氣勢。但是任迪對自己的夢想和現實感覺到衝突,但是現在卻是在濃濃懷疑中。這個世界到底是否需要自己將夢想展現出來。

任迪現在就是這種高度不穩定的狀態下,自從被演變從意志鎖三階進行時中拉了回來,重新投放到這個世界中,現在的任迪以不穩定的狀態到達了三階級別。這是一種相當罕見的情況。

首先被阻成道,這種巨大的挫折。對二階來說是重創。畢竟最後一步,沒邁出就懈怠了。而任迪的成長經歷從一開始就奠定了。

是在不斷阻礙中,前進的。在進入空間中任迪其實上就應該有中校基地,被阻礙了。基地沒得到,蓋棺論定成了預備役。

在元淼位面,預備成爲天子盟核心人物。結果演變將那幫人換戰區了。重新返回541298戰區的任迪,收到了大量的懷疑。

在覈鋼位面,自己的隊友都提前離去,面對具有未來優勢的敵人。堅定的走着核聚變道路。終結了一個混亂的時代。纔在戰區中終結了所有演變軍官的懷疑。到這一步,任迪走向意志鎖三階基本上已經是定局。

演變也預計到了任迪的情況,在覈鋼位面結束後就開始特殊安排。而在最後意志鎖終究沒有走成。

別的三階都是先定性自我,然後在晉級三階的。而現在任迪在演變的折騰下,走到三階。卻是形態待定的三階狀態。

在高度計算中,任迪對過去的一些物理疑惑問題,猶如豁然開朗一樣清晰。在原初星球這邊,化爲星球的任迪思維體,大量的物理實驗不是白做的。

對於將星門移除原初星球,在大昂的任迪並沒有什麼異議,甚至在大昂皇帝封地給任迪的時候,任迪就已經準備將星門斗轉星移了。這點在兩個思維體融合中,並無衝突。

回望了原初星球所在的恆星系統。任迪對着那個方向聆聽了一下,在太空中橫渡狀態的任迪思維體,是三階。在原初星球上,任迪還是留了思維體那個是二階。那裏的自己正在持續不斷的講述着原初星球的發展。

聆聽了來自遠方的電波,任迪點了點頭。雙月運動的過程中,引力擾動正在持續不斷的破壞這星球上所剩無幾的重核元素。失去了星門補充,最多數百年,怪力亂神即將消失。

來自大昂的任迪思維融合數秒鐘後,星門再次開啓。

鏡頭切換。

在南葉國這邊的星門中,人形任迪緩步走了出來。去的時候是二階巔峯,而回來的時候也是二階巔峯。而從星門中走出來後,任迪的眼睛中多了一份堅定。

猶豫仍在,然而解決猶豫最根本的方法,不是放棄某個念頭,而是徹底證實這個念頭。回到大昂的任迪,看到了星空的情況,反而是更堅定了。 大昂在剛剛晉級五級文明後,並沒有得到原來五級文明的重視,而是得到了原本五級文明的戰爭威脅。雙方原本對接的星門此時已經斷絕了溝通,在大昂這邊的接壤星門,已經被衆多要塞堵住了。大量磚瓦鋼筋建造了堪稱馬奇諾防線一樣堅固的要塞羣。

皇家的機關師,充分發揮了天才設想,在要塞之間有着地下鐵軌連接,主要塞周圍星羅棋佈這各種較小堡壘,這些的堡壘在蒸汽機的作用下能夠在地面下升起和降落。在這些較小的堡壘周圍有着窨井蓋一樣的點,這些井蓋可以隨時打開,將曲射炮從中伸出來,對着前方開闊地帶瞄準。

大昂在這個星門前方佈置了一個死亡的火力區域。同時大量的士兵開始訓練,在大昂帝都所在的州府(星球上)多達九十萬士兵,被訓練。大昂從來沒有訓練過這麼多手持火器的士兵。

火器時代的士兵射擊訓練,陣型步伐訓練,輕武器在射擊中的槍管磨損,重武器在射擊中訓練中的身管消耗。都是需要大量資金支撐的。大昂的國庫在這種戰爭準備中開始虧空。

但是卻不得不這麼做,因爲大昂皇帝得知在接下來的戰爭中。雙方將會有一千四百個星門接壤。其中一千個由大昂定。而另外四百個由鐵塔共和國來定。

大昂定的那一千個星門入口都會在要塞防禦圈中,而這一千個星門通向鐵塔共和國的出口,大昂並不知道鐵塔共和國境內的情況。作爲高等文明鐵塔共和國一直對大昂單方面封鎖。鐵塔共和國的地形地貌一概不知。

至於鐵塔共和國則是對大昂有着深度的瞭解,大昂原本就是鐵塔共和國的下屬文明,整個鐵塔共和國對於大昂的山川地貌有着高度的瞭解。在這幾千年來,鐵塔共和國和大昂的世家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任迪從一開始就不看好這場戰爭,整個大昂是一種營養不良畸形的工業文明,想要抵禦鐵塔共和國,必須引入總體戰的概念。日俄戰爭戰爭中,日本一方是進行了總體戰。而在一戰中,德意志那種尚不能稱爲總體戰。

整個一戰這種需要國家以總體戰姿態參戰的大戰中,立憲君主制的德意志和沙俄以及奧斯曼這三個王冠徹底摔碎,帝王號召力量不足以讓國家開動戰爭的偉力。唯有民權登臺,同時民衆在戰爭中承擔更大的責任,才能將總體戰發動起來。

至於大昂,任迪看到了昂皇猶如獨夫一樣,打壓着世家,進行着中央集權。皇帝的權利前所未有的大,但是接下來的戰爭並不是皇帝一個人能夠打得起來的。

在工廠中,魏崆對任迪勸說道:“先生,吾皇的誠意已經如此足夠了,您爲何?”

任迪摸了摸馬可欣水冷結構的槍管,輕輕地說道:“我的意思也表達的非常分明瞭。”

任迪扭頭看了看魏崆說道:“我只對大昂晉級五級負責。晉級五級後,是勝還是敗,與我無關。”

現在大昂的火坑,任迪不想跳了,昂皇已經三次邀請任迪出任帝國丞相,然而都被任迪拒絕了。

魏崆說道:“只是先生這樣下去,對你自己可能不好。”

任迪聽聞後笑了笑說道:“不好?我明白。”

魏崆看到任迪神祕的笑容,連忙辯解說道:“請您不要誤解。帝國現在對您並無不利打算。”

任迪說道:“我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打算。”

任迪用鉛筆,給面前的一排機槍畫上了合格的符號。隨後向前走去。魏崆跟在後面。似乎不等到任迪回覆不罷休。

任迪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頭對魏崆說道:“自從我到達大昂以來,就一直在等,可惜到目前爲止,這個局,沒人能打破。這麼多年來,我只能說,我等過了。沒有一開始就按照主管意願,妄下結論。”

說完之後,任迪直接從鋼廠的鋼鐵護欄翻過,從二十米的地帶跳了下去,雙足腳尖,猶如蜻蜓來點水一樣和地面接觸,輕輕落地。

任迪飄然離開,留下了一臉不解的魏崆,留在原地。

二十天後,任迪從大昂消失了。在得到任迪徹底在大昂境內消失後,昂皇獨自在書房中帶了一整天,沉默了一整天。接着一紙詔書,宣佈,任迪因爲意外事故身亡。

鏡頭切換。

煙囪城中,街道上有着大量的煤灰,渾濁空氣中到充斥着和刺鼻的味道。街道上身穿黑色灰色披風頭戴斗笠帽子的行人,不時地的發出咳嗽的聲音。

這是一座工業城市,鐵塔共和國的中一座普通的工業城市。標準的煤鐵複合體,煤礦燃燒和鐵礦化合,出產鋼鐵,鋼鐵變成機械。煤礦和水反應變成氫氣,隨後進入化工廠大規模化工反應。

街頭上的電力路燈散發着昏暗的光芒,昏暗的原因一方面是省電,路燈的功率本來就不大。另一方面是灰塵遮擋了燈罩。在這個城市中治安很不好,獨自行走的路人很容易出現意外。

在這個小巷中,一位頭戴斗笠人停下了腳步,在前後左右一共七八位男子從周圍的小巷中吊兒郎當的走了出來。

斗笠者拿下了頭上的斗笠,露出了白皙的臉。爲首的男子看了看任迪臉上露出邪笑,說道:“喲,看來是一個貴公子,我今天遇到大買賣了。”

任迪看了看前後四周,說道:“你們是這裏的地頭蛇?”

爲首的痞子咧着嘴說道:“你竟然不知道爺,小的們,聽到了嗎,他竟然不知道爺是誰?這可不怪我讓他長記性了。”

說完掏出鐵棍猛然朝着任迪頭上抽過去。然而鐵棍到了一半就停住了。一隻手握住了鐵棍,手上衆多白色的氣流線條纏繞着。小痞子看到這一幕,想到了一個可能臉上煞白。

隨後則是豆子大小的汗珠從頭上滴下,因爲鐵棍就在對方的手中慢慢的彎曲了,就像紙棍被握折了一樣。

“內勁者……”原來準備裝狠的痞子,牙齒打顫地說道。

任迪:“哦,你識貨。原本我以爲要用這個才能讓你冷靜。”一把結構是五四手槍鐵傢伙,出現在任迪手上。黑洞洞槍口指着痞子的紅色酒糟鼻子。目睹着黑洞洞的槍口,這個痞子不自覺鬥雞眼看着抵在自己面前的鐵傢伙。

看着任迪手上的傢伙,一個個痞子徹底軟了。他們明白這次剪徑,是遇到狠傢伙了。

“誤會,誤會,大俠,是誤會,我們只是和你打個招呼,沒別的意思,有話好好說。” 被遺忘的第三者 痞子語氣軟軟地說道。

哐噹一聲,任迪將彎曲的鐵棍,丟到一邊,說道:“帶我去見你們的主事的人。”

對於這些地下的黑社會,這裏的拳頭就是道理,對這些欺軟怕硬的人,沒什麼好說的。他們並不是黑社會的核心。黑社會存在的目的並不是爲了砍人殺人,而是爲了賺錢。在規則邊緣,制定自己規則來賺錢。

鐵塔共和國這個初步進入電氣時代的國度,其社會環境就和二戰結束後美國那個教父橫行的社會一樣。

很快到達了一個霓虹燈閃爍的場所中,穿過了一個個雌性放蕩叫聲雄心肆意狂笑的區域,到達了地下的密室中。

任迪見到了這個區域的老大,在安靜密室中擺放着文竹,在牆壁上畫着傲雪挺立的松樹。這個密室的風格是淡雅,和上面充斥着慾望的環境形成巨大的反差。

而在房間中,一位梳着道士髮髻的老者,正在小心翼翼的對香爐插着香。任迪走到了一旁的桌子上,一根看起來不大,但是一點五公斤的金磚拍在了桌面上。

任迪對着背對自己正在上香的老者說道:“我需要一個合法身份。”

聽到了任迪動作,這位老者呵呵地笑道:“這位朋友,我們初次見面,不適宜談生意,還是將黃白之物收起來爲好。”

聽到這,任迪笑了笑,手指微微一彈,一道真氣纏繞住一米外的金磚,金磚在真氣的力量下,收到了任迪手中。

看到這一幕,老者眼睛跳了跳,說道:“好俊俏的身手。好深厚的內鏡。老朽王不才,年長兄弟幾歲,敢問這位兄弟,在江湖上是何名號。”

任迪說道:“我叫任迪。需要一個合法身份,我只問你這裏到底能不能幫我搞到正式身份。”

王不才:“哈哈,兄弟想要煙囪城的戶口。完全可以在巡捕房去辦理,來老朽我這裏,豈不是緣木求魚。”

任迪說道:“這件事,你辦不了?”王不才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任迪轉身離開。朝着門的方向走去,而此時幾個壯漢,猶如樁子一樣站在那裏,擋住了任迪的去路。任迪自顧自的走了邁出了。

在臨近幾位擋路的人,在行走中,突然一隻腳落下,一圈真氣氣流朝着周圍掃過。猶如掃堂腿一樣幾位原本站着非常穩的壯漢哐當,朝着周圍倒下了去,任迪毫無阻礙的來到了。門前。

王不才看到這一下,眼睛一亮說道:“這位兄臺請留步。”

一隻手握着門把手的任迪轉頭問道:“什麼事情。”

王不才說道:“這位兄臺要求的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老朽並非不能幫忙,只是怕。”

任迪說道:“只是怕什麼?”

重生之嫡長女 王不才說道:“要是一般的人若是要一個身份好辦,只是閣下,老朽冒昧問一句,你到此地有何貴幹。”

聽到這,任迪明白了,自己身份不明,手段太強。這位黑社會大佬可以給任迪做身份,但是害怕惹上麻煩。任迪頓了頓說道:“我此來,是爲了避難。不願招惹是非。” 懲戒之戰,這是鐵塔共和國對即將開始的戰爭進行的定義,在宣傳中大昂是接受了鐵塔共和國的叛逃者,偷竊了的鐵塔共和國技術。才得以晉級五級勢力,然而在晉級五級勢力後意圖反抗鐵塔共和國的領導,所以要懲戒。

鐵塔共和國大部分民衆,在這種宣傳下對即將到來的戰爭是很高亢的。懲戒之戰的懲戒已經下輿論上形成了一種政治正確。這種常人眼中看起來流氓行爲,在任迪看起來很正常。

國家的資源是要搶奪的,這就像人吃肉一樣天經地義。而人要吃肉。但是人不喜歡聽到動物被宰殺的慘叫。所以避而不聽。在國家戰爭中這種輿論宣傳也是在杜絕殺戮中的惻隱之心。對敵國惻隱,就是對同胞的犯罪。

至於輿論中,那個偷竊者,叛逃者。輿論上各種咒罵的形容,任迪付之一笑,在諸多演變任務中,哪個演變軍官沒被罵過呢。更況且這還不是指名道姓。

任迪用納米顆粒實施隱形,從大昂與鐵塔共和國對峙的星門之間穿過重重的地雷區,鐵絲網的隔離帶,到達鐵塔共和國,可不是過來計較輿論上的言語的。

現在任迪的身份是一個從鄉下來的窮學生。到達煙囪城後準備參加考試。所以臨時補辦了戶籍制度。至於王不才安排其他身份方式,任迪沒有要。

“我要最合法的身份……”任迪似乎是講述道理一樣,說道。

王不才說道:“嗯,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完全可以不用找我。直接去報名就可以。這個報名考試有錢就可以去。不過考的難度很大。你想要考什麼樣的學校,這個價格就另說了。”

任迪皺了皺眉頭說道:“價格怎麼定?”王不才從旁邊的書架中撿出一本書。從書中抽出了一張紙。遞給了任迪。那上面是鐵塔共和國各個大學的公開報價。

王不才說道:“這些基本價格,如果進入大學後,想要什麼專業,則需要另外加價。”

任迪說道:“考試也要錢?”

王不才說道:“不,考試的報名費,也就兩個銀幣,印刷紙捲成本費用的十三倍。兄臺這考試是很難的。你?額,不是我不相信兄臺。”

過了一會任迪問明白了。考試難度自然是極難的。不過這個社會可不是任迪熟悉的社會。學校,是可以不鳥地方政府的,學校是可以很牛的。學校學界是有一批傲骨錚錚的學閥。社會考試,他們可以按照分數召一批,而一所所學校也有不拘一格選拔特殊人才的權力。所以嘛,自主招生。

根據最簡單的教育制度,和戶籍制度。任迪基本知道了這個鐵塔共和國處於什麼時代。戶籍制度在鄉村難以實行,只能在城市試行。在城市施行也僅限於城區部分在社會體制下的人,貧民窟的人沒有戶籍。

這種戶籍制度很符合現在的生產力,在互聯網時代,信息幾乎能夠無孔不入,就算技術如此在中國,土共對農村的控制都有點力不從心。經常在網上能爆出來一些,在城裏人看來無法無天的奇葩事情。

在美帝的鄉村也好不到哪去,美國電影大批有關人性的恐怖故事,不是空穴來風,電鋸殺人狂。連續不停的作案姦殺小正太多達十幾人。這些惡性案件,也是政府無法控制鄉村的實證。

這並非制度問題,而是社會通信技術不達標的問題。政府對人口稀少,面積廣大的農村,難以控制。鐵塔共和國現在的情況很符合國情。

而教育國家的教育基金,是由議會進行審批的。而議會的議員們都是大財閥。學閥們的不拘一格收取,人才,很符合上層的要求。

所以這個時代,任迪找到了對應,應該是中華民國的社會制度,一個大城市極度繁華,卻不乏三教九流貧民區。最頂尖的大學,屢屢破格收取優秀人才。當然數學零分仍然被一流學府錄取這種民國的奇葩事,在鐵塔共和國到是沒有。

不過一份漂亮的市場調查報告,就可以證明某人的動手能力更強,而動手能力比考試能力要更強。

這就是規則,搞清楚規則後,才能不被坑。看着王不才遞過來的名單,任迪用筆勾了幾個考試選項。交給了王不才。

王不才看了看任迪勾選的東西,擡頭看着任迪試探地問道:“你選的這幾個,大部分很難改動。你不如選這幾個。老朽好操作一點。”

王不才用筆,在哲學,時事論證這幾項上畫了一個鉤。將任迪畫的幾個考試選項畫上了文號。然而任迪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如果不麻煩的話就這幾項。這幾項報名需要什麼條件嗎。”

王不才說道:“如果是老朽選的那幾項,報上名,倒還要花費點功夫。而閣下您選的這幾項。必須是要靠着幾分真才實學的。”

任迪挑選了經典物理,化學(沒有元素週期表的化學,全是死記硬背反應物質反應的質量種類。),以及機械設計,立體幾何,代數,曲線函數,等一系列數學範疇內的學科。數學是科學的皇冠,在鐵塔共和國的考試中,是單獨列出來分成一科一科的來考。

按照鐵塔共和國的考試標準,選最優秀的三門學科評分,如果三門最優秀的學科外,還有優秀的學科。那麼優秀的學科,則繼續記錄。所以多選沒壞處。

任迪挑的這些考試項目,都是有標準答案的考試,一道題目答案都是固定的。數學題目上的結果都是定數,只能那麼寫,考生不能主觀發揮多寫答案,考官也不能主管評判,說這個數學數字答案不夠抒情云云,扣一分。

至於這個世界數學物理題目能夠出到什麼水平。任迪只能說,水平上絕不可能超過21世紀高考,無非就是數字增加,然後題目套路中鑲嵌套路。鐵塔共和國的總知識量就在這裏。就看你熟不熟的問題。

至於數理化二十一世紀那些個老師們絞盡腦汁能想出來的套路都想出來,任迪幾千道真題題海中也不是沒見識過。(高考數學一點都不難(品論僅限於男生,妹子什麼情況,不懂),難的是青少年那個情竇初開,幾乎如同天天打興奮劑的年輕時期,真的很難把屁股定在座位上,在枯燥中尋找同樣枯燥寂寞的老師,在題目中佈置的套路)

21世紀,任迪在高考還有可能跌在筆算出差錯,面對運算量超大的大題腦力不夠陰溝上。現在這個納米化,計算速度極快的身軀更沒必要害怕這種知識量被限死的考試。

定下了考試的項目,任迪擡頭說道:“考試的問題,我心裏有數。但是你的面子,也是很重要的。”

王不才捏了捏鬍鬚說道:“如果分數可以,我必然幫助賢弟有一個好的前程。”

任迪說道:“如此甚好,那麼請問定價。”

王不才呵呵笑了笑:“這個以後再說,若是賢弟只爲了求學這一雅事。我很樂見促成。休得銅臭渾濁了墨香。”

任迪說道:“那麼我告辭了。”

任迪離開後,一旁的一位身材健碩的中男子湊到王不才的面前說道:“幫主,要不要我帶上一些人拿着熱傢伙(槍械),給這小子一個教訓。”

王不才:“別胡來,大哈。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剛剛站在我們面前的應該是一位先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