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叔說把他交給查理夫人處置,她必須給查理夫人賦予這樣的身份才行。

她的這個宣布做完,底下的人一陣熱議,倒也沒什麼,畢竟,這屬於家族內部事宜了。

反應最大的,莫屬查理先生和馮璐。

「千千,你怎麼一個字都沒商量?」查理先生擰眉看著她。

「我已經說過了,她根本就是居心叵測!」馮璐在旁邊氣哼哼的火上澆油。

夜千寵卻只是笑一笑。

看著查理先生,反問:「我特別好奇,她既然是你的妻子,我交給她,有什麼不妥,還是……你已經有別人了?」

查理先生臉色微變,「這不一樣!」

她略聳肩,「對我來說,這是最好的結果,你們是一家人,我只是把家族管理權經手了一下,又還給你們,不好么?」

「難道。」夜千寵似笑非笑,「查理先生該不是想好了,未來要以』我不姓查理,也不是你的親生女兒』的理由,把家族要回去?」

說白了,等她擋過子彈,家族還得拱手送回。

至於答案,夜千寵也不在意了。

但是離開查理別墅,她和查理夫人單獨見了一面。

一見面,就把話說得很清楚:「我知道你們之間的感情已經出問題了,但是沒想到這麼嚴重,那正好。」

她微微摩挲著杯沿。

道:「查理先生野心,我算是見識了,他想管我爸的案子,但不願意你插手,覺得你曾經是我爸的妻子,現在管這件事,你好像就跟他不是一家人,而是跟我爸一家?」

「他還想過碰策魂基地?」

夜千寵說著,自顧笑了笑。

「那就不能怪我心狠了。」她道:「家族管理權我交到你手裡,過段時間,查理家族會姓夜,我爸的案子由家族管理者,也就是你處理就再合適不過。」

查理夫人聽得有些愣。

「姓夜?」

她勾唇,「不行么?我已經繼承家族,它的存亡我說了算,我姓夜也要讓他跟我爸一樣姓夜。」

查理夫人蹙了眉,看著她。

「千千……你是不是覺得你爸的死,跟查理有關係,你在報復么?」

夜千寵一笑,「以前,祖奶奶的話里是透露過一些這方面的訊息,但這次的事,我純屬為了給你做嫁衣,沒那麼複雜。」

她略微輕嘆。

「我沒辦法親手對付伍叔,給予你整個查理家族,無論結果怎麼樣,哪怕對他再不利,只要家族勢力能辦到的,你盡可去辦,我一定不會插手,這是我對我爸所能盡孝的最大程度了。」

這話讓查理夫人聽出了一些心酸。

她知道千千並不是忘恩負義,只是沒辦法親手去傷害自己的愛人。

「查理那邊,你怎麼交代?」好一會兒,查理夫人才問。

她笑了笑,「我現在需要對別人交代么?」

不過……

「他大概會在你管理期間插手一些事,搞不定你就找我吧。」

又道:「這件事風波不小,他們父女倆暫時是沒辦法高調的,估計也不會怎麼插手,你可以放心。」

保不齊,父女倆可能還要進去候審一段時間,更清凈了。

查理父女倆確實被要求取保候審了,根本不可能處理家族事務,夜千寵掀起的波浪,也算落下去。

至少她滿意了。接下來,就看伍叔的案子到底會怎麼進展。

*

這些事之後,她頭一天去使館辦公室,推門,第一眼就見了男人悠然倚著她辦公桌,不知道低頭看著什麼書。

見她進去,抬頭看過來,手裡的書本放下。

「蕭秘書是越來越沒用了,是個動物就往裡放。」她淡淡的一句。

男人眉峰一挑,索性,在她即將擦身往辦公桌後面走的時候伸手,一把將她撈了過去。

「塵埃落定了?」

她一手扶了桌沿,蹙眉。

「心滿意足了?」

她不言。

男人另一手勾了她的下巴,「我的損失呢?總該給點補償?」

夜千寵微仰臉,「我缺錢,給不了補償。」

然後柔唇微勾,「肉償行么?」

男人眸子一暗,盯著她,嗓音都低了下去,「真的?」

她點頭。

然後中午的午餐,她點了四五個才,全部都是葷的,頷首看了他,「請你的,全是肉,不夠的話再加?」

男人臉黑了,「肉償?」

「嗯。」她點頭。

「就這樣?」

夜千寵已經坐下來,自己先吃了。

中途,看他沉著臉滿是不情願,笑了笑,問:「明天二次開庭?」

男人原本不想說的,怕她跟著擔心,但既然問了,也就點了一下頭,「嗯。」

夜千寵這才道:「我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就是為了讓查理家族落在我手裡,讓它姓夜,追根溯源,我爸是洛森堡的人,你應該懂我的意思?」

男人深眸看著她,沒說話。

她已經錯開視線,挑著菜里的辣椒往外放,道:「雖然查理夫人是查理的太太,但是今天下午,家族會正式更姓,隨我、隨我爸,歸屬洛森堡。」

頓了頓。

她才繼續道:「所以,你明天只要要求案子移交洛森堡就行。」

夜南的根在洛森堡,案子移交洛森堡合情合理。

男人放下了自己的餐具,又伸手把她的拿走了。

夜千寵手心一空,微蹙眉,抬眸看他。

男人正定定的看進她眼裡,眸光深暗,「我說過,結果就算再嚴重,他們也辦不了我,你沒必要這樣折騰。」

她笑了笑。

「華盛頓的聯合法院不配合我,我只好把你弄到我能親手掌控的地方,否則在哪都不放心。」

這一點,她在看到伍叔留下的字條時,還沒參透。

但是逐漸的就明白了,伍叔一定也是這個意思,只有洛森堡能徹底維護他。

她想伸手去拿餐盒,但是男人不讓。

「你這麼費盡心力,全是為了他,有沒有一點點是為了我?」

夜千寵的手被握住。

渣攻從良記 秋意溫涼,但是男人的手心異常溫熱。

她忽然問了句:「你最近沒怎麼玩核桃?」

不然這會兒也騰不出手握住她。

不經意的一問,男人神情愣了幾分,盯著她的眼神卻越發深濃。

冷不丁的,她一抬眸,差一點撞到他忽然俯低下來的下巴,繼而是他近在咫尺的薄唇。

唇畔微動,嗓音低喃,「想吻你。」

她反應略卡殼兒,幾分故作爽朗的笑,「不用這麼感動,隨手做點事而已。」

「不給就強。」他接著自己的話,壓根把她當空氣。 夜千寵聽到他這話。

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忍不住失笑,「裝個十八歲少年,你是真的不像!強吻這東西,真不適合你這種大叔……唔!」

她的話還沒說完,男人忽然越過桌面,一手撐著桌角,一手將她的腦袋勾了過去,薄唇直接壓了下來。

重重的吻了一下。

在她反應過來要推他的時候,他倒是識趣的已經鬆開了她,「好了,吃飯吧。」

夜千寵當著他的面,直接抬手擦了一下嘴唇,「吃著飯呢!」

男人卻好整以暇的看了她,「原來你真的不反感我?」

她瞥了他一眼,剛要說什麼,電話響了。

夜千寵起身去接電話,是查理夫人打過來。

「千千,下午發布家族更姓,你不過來么?」

她笑了一下,「我就不用過去了,你全權做主的事。」

其實,她是懶得應對家族內的一幫長者,明明大多是尸位素餐的主,但是那張嘴可是一個比一個厲害。

「那明天第二次開庭,你去么?」查理夫人又問。

夜千寵看了看那邊等她一起吃飯的男人,繼續搖頭,「不去。」

她若是去了,師父不知道得多生氣。

想到這裡,她也不忘問一句:「你最近,跟師父見過面么?他身體沒什麼異樣吧?」

RLV還沒正式對外發布,所以直接用在戰辭身上,是一種比較冒險的行為,

只聽查理夫人道:「應該沒有,看著他狀態不錯。」

難怪這麼多年,要花費那麼多人力、資力去研究這個東西,這個作用是很客觀的,不怪叫做起死回生的葯。

她點了點頭,放心下來。

掛了電話,夜千寵回到凳子上,手裡還拿著手機。

一邊給林介發著信息:【下午家族有發布會,查理先生和馮璐出得來么?】

【應該不會,一周之內禁足了別墅周圍數十里。】林介回復很快。

夜千寵放心了。

否則,父女倆過去一鬧,查理夫人不一定應付得來。

下午下班前。

查理夫人那邊的發布會沒有什麼騷亂,但是夜千寵的手機卻快要被打爆了。

都是查理別墅那邊的,或者換成查理先生和馮璐的手機號,輪番打進來,估計是因為走不出來,沒辦法去干涉發布會,只好找她了。

這個時候,其實夜千寵只好把鍋推給查理夫人,說這事是查理夫人的意思,她沒有授意,而且既然把權力都給了查理夫人,她也無權插手即可。

但她做事不喜歡藏著掖著,也不想把查理夫人一個人推到他們父女倆的槍口上。

最終,她接了電話,聽著那邊連番的反問后,顯得很坦然,「沒錯,這件事,從我宣布接管家族那天就想過了的。」

她這個回答一出去,電話那頭的馮璐明顯已經被氣炸了。

僅有的幾句英文粗話都從話筒扔到她耳朵里。

夜千寵只是聽著,神色淡淡,一點也不惱。

沒大會兒,電話被查理先生接過去了,「千千,我不明白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柔唇微抿,「我知道這件事對你們來說,有些突然,但現在家族既然歸我管,更名改姓本身也不是多大的事,對么?」

「何況,查理這個家族已經臭了,改個姓而已,主體沒變,我也說過,絕不會虧待你們,所以,實質上沒什麼改變,只要你能過心裡那個坎兒就行。」

超級資源大亨 她說話輕輕徐徐,明明是一件讓人生氣的事,偏偏覺得這時候跟她爆粗簡直是只能顯示自己的素質低下。

當然,夜千寵的話也是足夠具有說服力的,她做過保證不會虧待任何人。

這會兒,也給查理先生挑明:「如果家族內部有誰不服你太太,甚至想要反,那就請他離開這個家族,未來的夜家絕對不缺人。」

說完這些,她結束了通話。

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明天的庭審結果。

一晚上,並不算難熬。

她睡得早,起得也早。

這種崩壞穿越是出bug了吧 起來后慢悠悠的洗了個澡,把頭髮吹乾,然後拿了兩本雜誌去了後院。

這個天氣,有陽光,有微微的秋風,適合安安靜靜的看雜誌休閑,看其他書,她還真看不進去。

以前,她去訂做戒指的時候,就是因為看了雜誌。

巧了,又一次看到那個品牌的模特代言海報,新款的戒指,確實閃眼。

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也收到一枚。

時間一點點過去,太陽慢慢的升起來。

中途除了蕭秘書給她送水,也沒人打攪她。

林介去了法院外,要獲取第一手消息。

關於這個案子,到目前為止,對外是不公布的,因為無論原告還是被告,身份都不一般,加上案情特殊。

十一點多的時候。

林介給她來電話了,「臨時休庭了,下午才開庭。」

「知道原因么?」她手裡翻動著雜誌。

那邊,林介稍微蹙著眉,大概是不太理解,但原因是知道的。

道:「據說是寒愈提出把他移交給洛森堡律法審判,說夜南是洛森堡出來的,既然是夜南的案子,現在查理夫人掌管的家族也姓夜了,這事,理應按照洛森堡律法來執行接下來的審判。」

「知道了。」她點了點頭。

林介似乎是納悶了,「您不意外?」

她淺笑,「沒什麼好意外的。」

林介看著掛掉的電話。

最近總覺得,很多事,她都只是讓他們按部就班去做,但是下一步、下下一步的目的,她隻字都不透露。

這種感覺,就像她是那個精明的工程師,而他們只是按照圖紙施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