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尼看着滿臉怒火和不解的張若寒,輕輕的搖搖頭,正想向張若寒解釋這是爲什麼的時候,身爲老球員的奈特,已經非常不甘的向張若寒嘆道

“張,不是我們不去理論,而是理論根本沒有效果,先別說奧尼爾這球看上去是在無意中,失去重心後的情況下,方纔擊傷了奧卡福,即使真的只是在正常的轉身過程中,擊傷了奧卡福,裁判也不一定就會吹奧尼爾犯規!

任何一名和奧尼爾有過親身接觸,或者仔細研究過奧尼爾比賽錄像的人,都會發現奧尼爾轉身時不但有橫肘動作,有時還甚至會壓人,一個大肘子橫過來,嚇得所有球員往後退時,奧尼爾便可以撥臂重扣了!

極個別的時候,裁判會在不好意思下,吹奧尼爾犯規,以示他的正義,但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會對奧尼爾的這個獨門絕招給予了私下的默認,經常有一些勇敢的球員,會在奧尼爾這一招之下,驟然血花四濺,極度不情願的退離球場!

“爲什麼這樣!?難到那些裁判都是被他花錢收買的嗎?”平時只知道專心練球,根本沒有聽聞過球場上某些陰暗事件的張若寒,初聞此事後,再加上奧卡福的受傷離場,簡直要把肺都氣炸了,頓時覺得全身的熱血不住的往腦上衝來,向奈特吼道!

“不是的,不是的,只是nba的某些規剛幫了他,在如今這個沒有衆多超級中鋒的年代,就連nba的總裁大衛斯特恩,都默認了奧尼爾的這點小動作,更何況幾名區區的裁判?”伯尼接過話,向張若寒嘆道。

聞言後,張若寒已經說不出話來,只是坐在那裏,任憑自己的身體因爲巨大的怒火而不住顫抖!

“笛~~~~~~~”

片刻後,暫停結束的聲音響起,已經不在發抖的張若寒,在所有山貓球員們的目光,沉默的向是一隻受傷的猛獸,一言不發的向球場上走去,但是那絲彷彿殘留在空中的的寒意,卻震攝着他們的心靈!

“張,你沒事吧!”伯尼向張若寒關心地問道,張若寒頭頭也不回的搖搖頭,毅然的向球場上走去,孤傲的身影中似乎透出絲絲的血腥味!

“教練,我們也去了!”奈特站起身,向伯尼徵詢道,後者緩緩收回停留在張若寒背影上的目光,看着奈特,輕輕點點頭,吩付道:“要注意安全,千萬別再受傷了!”

失去奧卡福之後,伯尼顯得有點無助,僅僅依靠替補中鋒普里莫茲佈雷澤克,山貓隊能和奧尼爾,能和熱火隊相抗嗎?

哎!

伯尼輕輕的嘆出一口中氣,注視着點點頭的奈特,帶領三名山貓隊的球員們向張若寒走去,然後,卻發現站在球場上的張若寒,突然掉轉方向,直直地向剛剛走到山貓隊半場上的奧尼爾走去,一直走到奧尼爾的身前,擡頭瞪視着奧尼爾,兩人一高一矮,一瘦一胖的身體,形成了極大的反差

他要幹嗎?

所有發現張若寒異常舉動的人們,不禁自言自語的問道,就連居高臨下注視着張若寒的奧尼爾,也在同樣的自問道

奧尼爾真的不明白,在他眼裏,像是一顆土豆似的張若寒,想對他做什麼,難不成是想打我嗎,呵,一絲在奧尼爾心下覺得非常好笑的想法,劃過奧尼爾的心頭後,張若寒眼中閃爍着瘋狂的目光,飛快地舉起右拳,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向奧尼爾臉上全力地砸去,竟然真的想對奧尼爾動手!

天哪!

他瘋了!

很多球迷們掩嘴而驚的叫起來,更有很多心繫張若寒的球迷們,不忍看到心目中的偶象,引發一場暴力事件事,而猛然閉上雙眼

“啪!”

一聲巨大的響聲,驟然響徹在球場內,很多閉着眼睛的球迷,都能感受到這一拳的力量有多大,片刻後處於顫抖中的他們,緩緩睜開雙眼,卻和所有一直睜着眼睛的球迷們一樣,再次愣於原地!

原來張若寒的右拳即將砸在奧尼爾的臉上時,突然被張若寒伸出的左掌給擋住,那巨大的響聲,便是張若寒拳掌互擊後發出的聲音,緊接着張若寒的臉上,露出一絲冰冷的不屑笑容後,搓搓自己的拳頭,驟然轉身離開奧尼爾,在一片死寂的球館內,邁出碰碰的重步聲,走到罰球線上,用英語大聲的怒吼道

“se!(防守)”

張若寒充滿怒意的吼聲,肆虐着夏洛特體育館的空氣,更將出神中的山貓球迷們全部喚醒,反應飛快的dj,回過神後,第一時間在流光閃爍的電視牆上,打出se!se!的字樣後,和全場的山貓球迷們一起,對準話筒全力的喊道

“se!se!~”

一萬多人全力吼出的聲音,不斷的撞擊體育館的館頂,更狠狠地撞擊着熱火隊的球員們,滿臉怒火的奧尼爾,強忍住心中的怒意,向主裁望去,卻看到主裁聳着肩膀的樣子,示意張若寒便沒有犯規,而在這時,站在場邊,心臟一直提到嗓子眼上的伯尼,方纔鬆出一口氣,緩緩坐回板凳上。

主裁一邊揉着被巨大的吼聲,震得兩耳嗡嗡作響的耳朵,一邊將籃球向站在線外的韋德傳去,然後注視眼中閃爍着兇狠目光的張若寒和奧尼爾,非常無奈的在心下嘆口氣,

nba聯盟是一個個性張揚的地方,它需要nba球員有各式各樣的特性,球員們可以狂傲,可以叛逆,更可以加入佩頓的髒話懼樂部,揹着裁判在球場上說髒話,但是隻要球員們不作明顯觸犯規則的動作,身爲裁判的他是無法進行過問的!

…..

漫天se的吼聲中,所有身屬山貓的人們,心中的萬千激情和千壑鬥志,已經被徹底的點燃,着實讓熱火隊的主教練斯坦范甘迪在心下暗自驚訝,他實在想不明白,明明沒有板凳深度的山貓隊,爲什麼在失去一名主力的情況下,反而一番志在必得,定要取得比賽勝利的樣子??

難得他們都瘋了嗎?

奔跑中的波西接過韋德從邊線外擲出的籃球,剛剛立定身子,便看到眼前閃現過一雙冰冷的雙眼,赫然是在波西接球的瞬間,突然緊逼到波西身前的張若寒!

波西心頭一顫,他無法想象人類的雙眼怎會如此冰冷,但此時已經不是波西能夠有時間去思考這般閒雜問題的時候,他一邊打量着身高和奧尼爾一樣,但是體形卻只有奧尼爾二分之一的山貓隊中鋒普里莫茲佈雷澤克後,心下打定了要將籃球吊到內線的決定,

波西的左腳突然前邁到張若寒身前,雙手持球從身體左側向右移去,想作出一個假動作突破,騙開張若寒後,將籃球猛然吊出。

“啪!”

持在波西雙手中的籃球,剛剛移動到波西身體的正中央,突然被張若寒如毒蛇吐信似的右手,從下往上拍打出波西的雙手,全場的山貓球迷們驟然發出一陣巨烈的發呼聲。

不料,驚出一聲冷汗的波西,反應還算不慢,運氣更是其佳,搶在張若寒之前重新抱住了籃球。

可惜啊!

山貓們的球迷們心下輕嘆一聲,而波西卻暗自罵出一聲可惡後,再次想要擺出他習慣的突破晃動資勢時,卻滿臉不敢置信的看到張若寒的右手,電般射出,再一次的從上往下的拍出了波西持於雙手中的籃球,

不過,這次好運之神沒有再次降臨到波西身上!

心頭狂跳的波西,眼睜睜的看着一把抱住籃球的張若寒,驟然全速竄出,一陣風似的運球向熱火隊的半場突去,施展出無人能及的速度後,遙遙領先着拼命回防的熱火隊員們,輕輕鬆鬆的通過上籃拿下兩分,然後靜靜的站立在籃下,和一動不動地站在山貓半場上的山貓球員們,形成了一種讓人難以想象的視覺衝擊!

至於山貓隊的球員,爲什麼不去奔跑,不去協助張若寒進攻的理由,所有了解張若寒的人們,都清清楚楚地明白,那是因爲衝在最前方的張若寒,正如脫弦之箭,射出槍膛的子彈,是絕對沒有人能夠追上的!

“耶~~~~~~~~~~~~!”

山貓的球迷們盡情的歡呼着,他們太興奮了,太激動了!

山貓隊竟然真的在一名主力受傷離場的情況下,非常經鬆地將比分向上追回兩分,真是太棒了!

也許還是會勝的!

所有山貓球迷們,在下心下默默地想道。

更有一些球迷,注視着張若寒從熱火球員們身側走過的傲然身影,於心下大聲的說道,肯定會勝的!

…….

面對張若寒的斷球反擊,以及張若寒眼中的濃濃不屑目光,奧尼爾心中的怒意,已經達到了臨界點,奧尼爾之所以會給奧卡福一肘,就是因爲奧卡福不着天高地厚,不但依靠腳步在奧尼爾的面前拿分,還在防守時想要通過突然的後撤,致使奧尼爾重心不穩後大出洋相,曾經在上學時,經常吃到這般苦頭的奧尼爾,因此藉機恨恨地給了奧卡福一下,用以告戒奧卡福他纔是籃下的絕對霸者!

不料,不知天高地厚的奧卡福已經被他弄下場,卻又來了一個更加狂驕傲的張若寒,不禁讓奧尼爾,覺得自己非常必要通過他前無古人,後也未必有來者的蠻橫力量,以及紮實的籃球基本功,做出一些維護熱火隊榮耀,以及教訓山貓球員的事情了!

……

奧尼爾緩緩地走到山貓的三分線內,他的眼前是山貓隊瘦弱的替被中鋒佈雷澤克,在奧尼爾眼中,這個體重剛及自己一胖的傢伙,純粹就是一個電線杆子,只要他輕輕地一撞,便得向後退出好一大步!

因此,打量一眼站在罰球線上跟防韋德的張若寒後,奧尼爾突然衝進禁區落在佈雷澤克身前,猛然一掘他那個nba裏面最大號的屁股,死死的抵住佈雷澤克,堅起了一個熱火隊隊內的獨特要求手勢,

籃球第一時間飛離韋德的手中,劃過空中,吊進籃下,卻出乎所有人意思料之外的,向着籃框落去,而在這時眼中閃現着掙獰意味的奧尼爾,一邊默數着第一節比賽餘下的秒算,一邊突然發力擠開佈雷澤克後,幾乎是壓着佈雷澤克縱身跳起伸開碩大的手掌向飛臨籃框上方的籃球抓去,

奧尼爾要通過自己的力量和實力,告訴山貓隊和張若寒,這場比賽的情勢將會一邊倒下去!

因爲,

雙方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完全將佈雷澤克壓於身下的奧尼爾,伸手抓住籃球,面帶得意笑容的準備施展一下屬於他的“鯊克式重扣”時,一道宛如傳說中的劈天怒斬那樣劃過天空,劃過所有人線視的黃色虛影,突然出現在奧尼爾的上方,奧尼爾抓球右手的上方,更是隨着那滿是恨意,滿是瘋狂的怒吼聲,像極了肆虐大地的滅世雷霆,突然從空中狠狠地砸下,夾以石破天驚的力量,重重地砸在奧尼爾右手抓住地籃球上,致使瞳孔緊縮的奧尼爾,萬分無奈的脫手鬆開籃球后,徵徵地落回地板上!

奧尼爾的目光中滿是迷茫和不解,他看着那個冒下自己一球的人,實在無法想象,爲什麼剛剛還在罰球線上的張若寒,竟然突然衝進了籃下,更不可思議的蓋下了自己的空中連力扣籃??

這怎麼可能啊!

就在奧尼爾不住搖頭的瞬間,落地後,方纔得以換氣的張若寒,拼命的向着撿到籃球,運球狂衝熱火隊籃下的奈特追去,更在心中最大聲的吼道

奧快點回來!

在你回來之前,就算是拼了這條命,我也一定會將比分守住!

ps:【強烈推薦】一個還沒人頂的新手小說,《我的異能生涯》,寫得很不錯,小鬱一直追看收藏投票,大家去看一下吧,會發現驚喜的!

當一個自卑的男生,做了一個過於真實的夢後,夢幻般的生活,就此展開!下面有直通車……!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泥土平鋪成的籃球場,破爛不堪的木質籃板,沒任何線條的地面。

這樣的環境對很多人來說,就只是一個環境惡劣到極點的廢棄籃球場。可對於某些人,對年僅十三歲的張若寒來說,這裏卻是一個夢開始的地方。有多少年未夢到這裏了?

張若寒走上泛着微黑的泥土地面,心中充滿感慨。

這裏是一個早就不存在的地方。很多年之前,就在城市擴建中被推平重建成高樓大夏的地方。但對此時已年近四十的張若寒來說,這裏卻是他的夢,是他的一切,是他永遠也抹不去的歲月留在心中,已化進骨子裏的記憶。

好久,沒來過了這裏了。

真是懷念啊。

當初自己抱着一個塑膠籃球,第一次尋找到這個很少有人來打球的破球場,開始爲了那個哪怕付出一切也想守護的笑容,而第一次償試將手中籃球,向上方長着斑駁透跡的金屬籃圈投出去時。

好像,連籃圈的邊,都沒有沾到吧。

張若寒嘴角泛起一絲笑容。

實在是太永遠的記憶,宛如隔世,轉眼之間二十多年,就這樣悄然而過。

而現在,當自己努力了無數次,卻一次又一次被中國籃協,以品行不端,作風不正,影響不好爲由,哪怕球迷集體抗議,也還是拒絕發出集訓申請的現狀下。當自己看着中國籃球在姚鳴傷退,以及太空易黯然回國之後,卻只能在無人知曉的黑暗角落裏偷偷死握拳頭,沒任何一點辦法,甚至爲了不讓那幾個看到自己難過同樣會不好受的女人們,被自己不好的負面情緒感染時。

又有幾人知道,自己哪怕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堅合衆國nba聯盟站在了最巔峯,卻仍對兒時夢想有着難言向外人道的無奈和憧景。

現在的自己,身爲一個父親,身爲幾個女人的驕傲和重心,自己的喜怒哀樂,並不只是代表着自己一個人,而是牽動一家子的人。

自己又怎捨得,將這些沒辦法向任何人吐露的失落和酸楚,說給她們聽,讓她們陪自己一起難過?

好想!

有一次機會。能和大姚一起合作,一起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寫下一個屬於中國球迷的籃球神話,然而。

這一切,就只能是。。。。

張若寒重重嘆了口氣,在破爛籃架下方,挨着籃架坐了下來。

好久,好久,沒做到這個夢了。

又有好久好久沒回過這片夢開始的地方。

就讓自己在一個人回味一下那些年,那些青蔥歲月中的酸甜苦辣,歡樂與悲傷吧。。。。。。

張若寒靜靜坐在籃架下,一邊回首當年人生,一邊等着夢醒來。

醒來之後,他打算一邊高唱時間去哪了,一邊繼續爲自己所愛亦同樣愛自己的人們而努力振作。

他等了很久,等到天邊原本泛着粉紅的落日,都變成點點繁星之後,他的夢,還是沒醒,並且居然在他一坐幾個小時之後,讓他感覺自己的屁股都有點發酸了。

怎麼回事?

爲什麼還沒有醒?並且,自己怎會有屁股發酸的感覺?

不是說在夢裏,不可能有太多感覺嗎?

那麼自己爲什麼爲突然感到因爲久坐,而讓自己屁股和腰一起產生了酸意?

難道~~~~~!

張若寒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然而只一秒種,就被他自己徹底否決了。

不可能的!

絕不可能的!

張若寒對自己剛剛心中閃過的念頭,感到可笑極了。

看來自己已有了提前衰老的跡象。

要不然,怎會升起如此可笑的念頭。

不過,說起來,這個夢還真是奇怪,

居然一做起來時間會這麼長而且還特別細緻,精細,一切都栩栩如生啊。

好吧!

還是別想了!

想不通的事,就隨他去吧。

就盡情享受這個難得的真實之夢,帶給自己的獨特體驗吧。

這時,一個張若寒夢裏聽過無數次,不,根本就是他做夢都會聽到的聲音,從後方傳進了他耳中。

“若寒,還在發什麼愣啊,馬上就要中考了,怎麼還在做你的籃球夢啊?你不是在初一的時候,就已經放棄了你的籃球夢了嗎。怎麼又跑到這個籃球場幹嗎的。難不成,你還想做籃球夢,要替我灌籃嗎?呵呵”

這是一個如黃鶯般清脆悅耳動人的少女之聲。

聽聲音年紀不大,頂多十五六歲。

沒錯,這個聲音正是在他第一次和這個聲音主人,產生誤會和隔閡之前,那最讓他動心的聲音。

看來,不光是自己在夢中回到了這個早就不存在的籃球場,並且,就連那個曾經的她,也回來了,回到了最讓自己迷戀的那幾年了。

那個還特別清澀天真,會以爲天空之所以這麼藍,是爲了她而藍的時候。

那個臉上總是帶着微笑,笑得像一朵小白花似,甜得讓人迷醉的年紀。

張若寒回頭看去,一個有着天使般笑容,水汪汪大眼睛,約莫十五六歲的少女,正眨巴着令他心跳加速的長睫毛,笑吟吟望着他。好美啊~!美得願意讓人用一切去守護這個笑容,不被任何外力所踐踏和侵犯。也正是他曾經最迷戀的笑容。

“你好啊,思雨,好久不見了!其實我已經能扣籃了,早就能了!”

張若寒望着自己夢中那個也回到了最美年華的少女,微笑着說,然後一直用充滿迷戀和瘋狂的眼神,貪婪盯着少女那清澀卻分外甜美動人的笑容。直到。。。。。

直到他的眼神,讓他夢中的少女產生一絲羞澀,很快便在他那極富侵略性的目光中,將白皙細膩的臉龐染上一絲誘人緋紅後。狠狠給了他一板慄。

“幹嗎這樣看人家啊,完全像個大**啊!還早就能扣籃了,說什麼夢話啊,我看你就是不學好,又跑來偷懶睡覺睡過頭了還沒清醒吧!”

冷王盛寵:驚世廢柴妃 少女嬌羞成怒的大聲埋怨。

那一瞬間的嬌俏可愛,直讓張若寒眼中迷戀目光更盛。然後,他用手摸了摸被對方纖手敲得生疼的腦門。

然後如遭雷擊,全身僵硬的定在了原地。

不可能!

怎麼可能!。。。。。。。

張若寒渾身上下抖個不停。

他仔細再仔細的撫摸自己發出痛疼的腦門,然後爲證實某些東西,突然一把向眼前的少女抱了過去。

迎接他的是少女不依的粉拳,以及讓他若五雷轟頂般的震驚與混亂! 艾弗森簡介:

建立“crossover基金會”,爲費城居民提供福利

喜歡畫畫和讀體育畫報

最喜歡的演員是薩謬爾-傑克遜

最喜歡的食物是烤寬麪條

有一個女兒:迪奧拉;一個兒子:阿倫ii

1.出身貧寒

阿倫的母親安;艾弗遜出生在哈特福德猶太區,有4個兄弟。15歲那年,她入選了教會高中女籃,但在例行體檢時被意外告知:她懷孕了!這樣,她不得不來到了弗吉尼亞州的漢普頓和祖母住在一起,因爲她的母親在她12歲那年就過世了。安回憶說:“那天大雨滂沱,她離開我的那一霎那,我覺得天都塌了。我站在雨中大聲哭喊‘上帝呀!你爲什麼要這樣?你怎麼能這樣啊!’”安知道這個未出世的孩子的父親是誰,他是阿倫;布魯頓,是她在哈特福德的同學。

布魯頓曾經說過很愛她。就像許多年輕人一樣,布魯頓面對即將擔負“父親”這一職責毫無準備。多年後,他在接受《費城日報》採訪時說:“我當時很想去漢普頓找安,但我當時也只有15歲。不久,她愛上了別人,我也一樣。我們就失去了生活在一起的機會。”

1975年6月7日,阿倫;艾弗遜來到了這個世界上。安回憶說:“那時候,周圍的朋友都叫我祈求是個男孩,這樣我在將來纔會有所依靠。當醫生把阿倫抱給我看時,我興奮地大叫一聲:‘上帝,是個男孩!’我平生第一次抱起了芭比娃娃以外的娃娃,發現他的手臂比芭比娃娃的長好多,一個念頭一閃而過,‘我該讓這小傢伙學打籃球’。”

在小艾弗遜出生後不久,安就帶着他回到了哈特福德見他的父親。不久她就發現,這兒的環境不利於小艾弗遜的成長,“暴力、毒品隨處可見,我告訴自己將永遠不要回來。”3歲的小艾弗遜和母親離開了布魯頓。不久前,安說:“我知道我們將面臨的嚴峻處境,但我不怪布魯頓,永遠不會。我也告誡艾弗遜不要責備他的生父。我爲布魯頓感到萬分遺憾,因爲他不能分享阿倫今日的成就,他和阿倫只能形同路人。”

安是阿倫幼年時期回憶的全部,這是母子之間牢不可破的愛的紐帶,“她是我最仰慕的人,”阿倫;艾弗遜將母親的畫像文在胸前,“我不崇拜任何明星,她纔是我的偶像。她總是提醒我,說我終將有所作爲。我相信她的話。有些母親在那樣的困境中也許早就放棄了,她卻迎難而上。我真的慶幸我是安的兒子。“

不久,安就結識了新男友麥克爾;弗里曼,和他一起住進了廉價的斯特沃德花園公寓,它位於弗吉尼亞州一座叫紐斯特的小城最東邊。來到之後,安發現這裏的環境比哈特福德更糟糕,光天化日之下就能見到毒品交易和槍戰。在安18歲那年,她得到了醫院賠償給她母親的3818美元,但這沒能維持多久。隨後,安和弗里曼又有了兩個女兒———1979年出生的布蘭蒂和1991年出生的莉莎(正是由於莉莎的病情,艾弗遜纔在1996年下定決心加盟nba的)。

他們的家境愈發窘迫,安不得不四處打工維持生機:當過祕書,開過叉車,搞過電焊。艾弗遜回憶說:“只要是能夠掙錢的工作,安都會去做,不過家裏還是一團糟,沒電、沒水、沒吃的,下水管還經常破裂,弄得滿屋髒水,兩個妹妹整天都穿着套鞋。”弗里曼本來還有一份工作,但在1988年的一起交通意外後被解僱了,他的確很想負擔起這個家庭,只不過他出入監獄的次數實在是太頻繁了。1991年,他因爲攜帶過量毒品被捕,他在法庭辯解說:“我沒有卡迪拉克汽車,沒有鑽戒,沒有買任何奢侈品,我只想還債,只想支撐我的家庭。”他最終被判入獄22個月,其後又因爲違反假釋條例加刑23個月。

那段時間,艾弗遜對弗里曼的所作所爲感到異常憤怒,但現在卻原諒他了:“他只是想養家餬口。他沒有傷害過任何人,比如他,絕對不會去搶劫,因爲那樣他會失去這個家。我曾經見到他一個人偷偷哭泣,他不想那樣過日子。”其實,對艾弗遜而言,更重要的是,弗里曼是他的籃球啓蒙者。

生父拋棄了他們,養父又進了監獄,15歲的艾弗遜不得不放棄了學業。“當你成爲家中最年長的男人,而母親比你大不了多少,你還有兩個年幼的妹妹時,家裏又陰暗又潮溼,你就會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了。”外面的生活對年幼的艾弗遜也不容易,貧民區裏有着上流社會永遠不會理解的遊戲規則。艾弗遜的朋友有的販過毒,有的坐過牢,有的加入了黑幫,但他總能成功地遠離那些犯法的事件,因爲他知道,也許有一天自己能走向成功。

在一場械鬥中,艾弗遜一下子失去了8個朋友,包括和他最要好的託尼。他咬着牙對母親說:“媽媽,我再也不要做窮人了!”於是,他定下了一個幫助全家走出困境的計劃,那就是籃球!在一次接受採訪時,艾弗遜道出了那時的想法:“爲了全家,我必須成功。周圍的人告訴我說去nba的機會只有萬分之一,我回答他們說,‘即使失敗了,我也必須嘗試,我的家人需要我這麼做。’我爲我們描繪了美好的生活,我不要再回到那個髒水四溢的廉價公寓裏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