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因爲這個,殺手的殺人機會已經被用掉,對我們的威脅已經徹底消失。”江雨煙則回答說。

“也是,仔細想想也挺值得的,畢竟我只是疼一疼而已。”藍海辰說着試着移動自己的身體,發現傷口居然已經沒有那麼疼了。

“好神奇,要是一直有這種復活能力就好了。”藍海辰笑着說。

“你想的倒是美,除非你是狙擊手,或者我天天給你蓋章。”江雨煙白了藍海辰一眼說。

不錯,藍海辰之所以能夠死後復活,當然就是因爲江雨煙的身份能力。被花蝴蝶選中的玩家,面對被殺、狙擊等一系列能力時,都將擁有免疫屬性。

而藍海辰正是因爲有這一點,纔敢公然闖入殺手的陷阱。

不過如果此刻莫非在這裏,一定會面色鐵青的質問藍海辰。

江雨煙的能力不是早就用在莫非自己身上了嗎?

所以毫無疑問,藍海辰讓江雨煙給莫非蓋章的事,當然是假的,從頭到尾藍海辰都在騙莫非。

由於除了江雨煙本人之外,任何人都看不到印章具體蓋在誰的身上。這就給了藍海辰機會,可以讓他作假欺騙莫非。

當時江雨煙將一張紙片塞到莫非房間裏,說上面有印章。但莫非根本沒有方法進行驗證這句話的真僞,只能選擇相信藍海辰,認爲這是真的。

但其實藍海辰一開始就沒把莫非的命當回事,藍海辰更願意賭一把,賭殺手不敢對莫非出手。

最後果然如藍海辰所想,殺手從始至終都認爲莫非是殺不死的,因此竟然真的沒有動手,讓藍海辰成功聯繫上了警察,而且沒有付出任何代價。

這也是爲什麼剛纔藍海辰始終堅持,由自己和江雨煙來探查情況,因爲藍海辰根本死不了,只要保護好江雨煙就沒有問題。

而由於莫非並沒有受到保護,因此讓莫非去成功率自然不高,而且容易露餡,給藍海辰造成損失。

並且藍海辰也不是太信任莫非,不想讓他對自己的計劃瞭解的太透徹。

所以藍海辰才親自出馬,將殺手的殺人能力廢掉,雖然過程是痛苦了一些。

“跟警察他們說吧,讓他們開始行動。不過別說殺手已經失去殺人能力,會引起他們懷疑的。”藍海辰對江雨煙說。

“好的,我就說沒有探查到什麼危險,讓他們開始行動就好。”江雨煙點頭說。

於是江雨煙開始聯絡莫非和小丑二人,過了片刻,小丑掛斷電話看向莫非。

“怎麼樣了?”莫非問到。

“蛇果跟我說他們並未發現什麼危險,讓我們開始行動。”小丑回答說。

“什麼也沒有查出來嗎……所以我們這就開始行動?”莫非聽後皺了皺眉頭說,眼神中似乎有一些疑慮。

神級農場 “時間緊迫,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多等了。我想我們還是按照蛇果他們說的,開始行動吧。”小丑則說,他顯然比較同意江雨煙的話。

“那好吧,我們開始行動。”莫非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眼前的情況讓他沒有辦法拒絕,所以只得點頭答應。

於是莫非和小丑立刻起身,開始沿着另一邊進行搜索。雖然此時已經沒有什麼危險,但不知情的兩人還是一路小心翼翼的前進,生怕遇到什麼危險。

江雨煙關上手機,對着藍海辰點點頭,表示一切都沒有問題。

“很好,那現在我們也快點出發,既然那個殺手已經埋伏在這裏,那前面肯定有什麼在等着我們。”藍海辰說着扶着樹站起身來。

“你的身體沒有問題嗎?要不要再休息一下……”江雨煙連忙上前扶住藍海辰。

“放心我沒事,身體現在好的很。之所以看起來不行,可能是心理作用。”藍海辰鬆開手試着走了幾步,沒過多久就可以正常行動。

“可以了,我們這就快點過去,看看那裏有什麼吧!”藍海辰在原地跳了跳,確定身體沒問題後便跟江雨煙一起往前方走去。

沒走多久,二人便發現有一名玩家正躺在地上,渾身上下都是血跡,看上去十分駭人。

那人趴在地上面部朝下,雙手不斷抓着地上的枯草,一副十分痛苦的樣子。

“不好,那個人受傷了。”江雨煙見後靠近藍海辰低聲說到。

“很正常,那些殺手爲了掩人耳目,一定會將找到的嫌疑人弄傷。因爲只有這樣才能以防萬一,讓我們在找到嫌疑人後無法判斷對方的身份。”藍海辰回答說。

“也就是說,現在我們根本無法判斷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殺手。”江雨煙看着前面的人皺緊眉頭。

好不容易破開殺手的計劃找到嫌疑人,卻不得不面臨這種情況,江雨煙想到這裏就感覺十分惱火。

“不要着急,我們其實還有機會。無論如何先過去看看再說,不過還是要小心,千萬不要讓他看到你的模樣。”

藍海辰說完便率先向那人走去,地上的人始終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不斷趴在地上扭動。

藍海辰走過去輕輕踢了那人一腳,對方渾身一個抽搐,似乎感覺到了疼痛。

“你……你們……還想幹嘛……”對方虛弱的開口說,看樣子不像作僞。

“無論你是不是殺手,能弄成這副鬼樣子都說明那些殺手夠狠。”藍海辰輕生說到,然後蹲下身將對方的臉轉過來。

是武夫,那個看上去身手不錯的傢伙。

“哼,果然是嫌疑人之一,真想現在就弄清楚,你到底是什麼身份。”藍海辰心裏想着,手伸過去結結實實給了武夫幾巴掌。

“喂,還活着吧,活着就回答我的問題!”藍海辰冷聲說到。 被扇了幾巴掌後,武夫明顯比之前清醒不少。他微微睜開雙眼,迷迷糊糊的勉強看着一旁的藍海辰。

“你……你已經把我……弄成這樣了……還要……幹什麼……”武夫哆哆嗦嗦的對說。

“哼,如果這傢伙是殺手的話,還真是挺能裝的。”藍海辰看着武夫冷冷一笑,充滿嘲諷的在心中笑到。

爲了欺騙藍海辰,殺手肯定會讓那個逃跑者混在嫌疑人之中,好迷惑藍海辰的視線。所以這個武夫是殺手的機率非常大。

“我們不是殺手,真正的殺手已經走了,我們是平民一夥的。”雖然心中懷疑,但藍海辰還是很耐心的向武夫解釋。

“殺、殺手走了……?”武夫聽後一驚,也不知道是感嘆自己終於獲救,還是震驚自己的同伴居然跑了。

“不錯,所以現在你安全了,已經沒有危險了。”一旁的江雨煙也說到。

“那……你們爲什麼……帶着僞裝?”武夫似乎還有疑慮,小心翼翼的看着藍海辰二人問。

“因爲我們是與殺手作對的人,我們這麼重要的身份,自然需要隱藏起來。”藍海辰十分含糊的說。但武夫聽了依舊一臉“我明白”的表情,似乎猜測到了藍海辰的身份。

“具體的你不用多管,知道太多對你也沒有好處。你現在只要告訴我們,你到底是怎麼被抓的就好了。”江雨煙又開口說。

武夫聽後停頓了片刻,似乎是在回憶之前的精力,又像是在猶豫。不過最後武夫還是將自己被俘的過程對藍海辰二人說明。

原來武夫之前一直在森林裏躲着,本以爲可以安全躲到天亮,看看第一晚的情況再做決定。

但沒想到他真的是躺着也中槍,糊里糊塗就被殺手找到並襲擊。普通玩家哪裏能跟殺手鬥,沒幾下就被抓住。

武夫本以爲自己死定了,卻沒想到殺手並沒有殺他,而是拿着一支箭對他進行各種折磨。

說到最後,武夫看着自己滿身的傷口,臉上的表情要多苦悶有多苦悶。

“他們就把我折磨成這副樣子扔在這裏,我一定要把他們找出來碎屍萬段!”武夫氣憤的大吼,但卻牽動了身上的傷,疼得趴在地上大叫。

藍海辰和江雨煙聽後對視一眼,從武夫的話裏,似乎聽不出什麼破綻。但兩人也不會輕易相信武夫的話,心中始終保持着警惕。

“行了,你也別這麼激動了。那些殺手是爲了掩飾自己的身份這才弄傷你的。”藍海辰說着將武夫扶起,並仔細檢查他身上的傷勢。

無論是受傷的位置還是數量,都與之前藍海辰造成的傷害無異。那些殺手做的十分好,想從傷口上判斷身份幾乎是不可能的。

瞭解到這些之後藍海辰無奈的一嘆氣,又問了些別的問題,最後只得搖頭站起身來。

“我們還有別的事情,不可能一直在這裏照顧你,你就在這好好待着,想必殺手也不會再找你麻煩了。”藍海辰說。

“你、你們要走……?”武夫聽後有些害怕的說。

“膽子大一點,我說過了你不會有事。”藍海辰無奈的一笑,又將武夫的揹包解下來放到他身前。

“我幫你把揹包取下來了,你有什麼藥品之類的東西拿起來也不至於太費勁。放心不會有事,安心在這裏待着吧。”藍海辰拍拍武夫肩膀對他說。

藍海辰當然可以用自己的藥品爲武夫治療,但這樣一是耗費時間,打擾藍海辰繼續尋找嫌疑人,二是容易暴露藍海辰的身份。

與手機一樣,玩家們的揹包和急救藥品等裝備也是很有辨識度的,基本不會有玩家的裝備一模一樣。在這一點上,揹包甚至要比手機更加危險。

所以玩家們一般都很注意保護自己的裝備,有的人甚至還會爲其披上僞裝。

所以無論從哪方面看,藍海辰都不會用自己的裝備爲武夫治療,就讓他自求多福吧,等6點一切傷勢就全好了。

這時藍海辰突然微微一笑,然後饒有興趣的看着武夫揹包上的扣子開口說:

“你這揹包釦子挺別緻啊,看着好有意思。”

武夫聽後一愣,怎麼眼前這傢伙這種時候還有精力觀察這個?武夫揹包上的扣子確實很特別,是他花心思弄到的,不過一般沒有人會注意這個,更別提這種時候。

“哦,這是我自己加的,個人的小愛好。”武夫撇撇嘴回答說。

“挺好……挺好……”藍海辰呵呵笑到。

之後藍海辰與江雨煙離開,留下武夫一個人在原地休息。他們又尋找了一會兒,便接到了莫非的電話。

“喂,我們找到了一名嫌疑人,不過已經傷痕累累了。”莫非說到。

“這麼說他已經被殺手抓到過了?是誰這麼倒黴?”藍海辰聽後問。

“是礦工,那個帶着奇怪頭盔的傢伙。”莫非回答說。

“傷口仔細檢查過了嗎?”藍海辰有些不甘心,又緊接着問。

“檢查過了,與你描述的一致,看不出什麼破綻。”莫非也有些沮喪的說,“你那邊呢,有沒有再發現嫌疑人?”

“還沒有,咱們繼續找吧,希望之後的嫌疑人不要再受傷。”藍海辰說。

之後兩隊人繼續行動,終於是在第一晚結束之前找到了所有嫌疑人。

幸運的是,之後的兩名嫌疑人都沒有被殺手抓到,兩人都完好無損,這讓藍海辰十分欣慰。

“現在我們的懷疑範圍進一步縮小,已經剩下最後兩人了。”四人再次聚集起來,藍海辰看着衆人開口說。

“說句實話,第一晚能有這種成績已經不易,不但將嫌疑人縮小到了兩個,而且還找到了警察。”莫非聽後點頭說。

“但我們依舊沒有最終確認殺手的身份,也就是說,我們還沒有絕對把握在今晚殺死對方!”小丑緊接着說。

“能有現在的成績已經不錯,想要最終確認的話,恐怕就要看之後的投票了。”江雨煙說着看向藍海辰,“我們有沒有可能在投票之前將那個殺手找出來?”

藍海辰聽後想了片刻,最終擡頭看着衆人。

“倒也並不是沒有!” 衆人聽了藍海辰的話全都認真起來,藍海辰的本事他們都已經有所瞭解,如果他說有辦法的話,那把握應該很大。

沒想到藍海辰看着衆人的樣子,竟然忍不住笑出聲來。

“不是吧,難道你們覺得事情到了現在,要知道殺手的身份是件很難的事情?”藍海辰笑着問到。

“難道不難嗎?”江雨煙等人聽後都有些疑惑的問。

“不難的,其實一點都不難。甚至可以這麼說,就算我們不做什麼,那個殺手也很有可能自己站出來承認身份!”藍海辰表示。

“什麼意思,自己站出來?”莫非聽後一愣,但隨即便睜大眼睛點點頭,“你說的不錯,站在殺手們的立場上,他們確實很有可能這麼做。”

江雨煙和小丑見狀也思考起來,沒多久便都釋然的點點頭。

藍海辰心中很欣慰,這次的隊友都是些聰明人,很多問題即使是自己也可以想明白。

“現在殺手肯定也清楚,最後的嫌疑人只剩下兩個。所以無論他們怎麼隱藏,其實最後都是要暴露的,只不過是個早晚的問題罷了。”小丑深吸一口氣說。

“不錯,這應該就是殺手此刻面臨的狀況。所以根據他們的思路,現在考慮最多的不是怎麼將身份保密,而是如何在身份泄露之前獎利益最大化!”江雨煙也接着說。

此時殺手已經清楚,想要保住隊友的身份已然不可能,所以按照殺手隊長的性格,應該會果斷放棄隱瞞,轉而思考別的問題。

這也就是爲什麼,藍海辰說殺手的身份其實不難得知。

“大家想一想,在這種情況下,殺手那邊一定會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利用這個即將暴露的殺手,做一些平常做不了的事情。”藍海辰接着說到。

礙於身份,殺手們在做一些事情時並不能隨心所欲。但如果即將暴露,情況就會變得不同。

這種時候,殺手們往往會臨死反撲一下,好達成一些平常無法達成的目的。

“所以這麼一想,其實殺手要乾的事情就沒有那麼難猜了,無非就是悍跳。

他們很可能讓那個即將暴露的殺手站出來賭一把,試着誤導平民,殺死我們中的一個。”莫非想了想表示。

“是的,冒這個險是非常值得的,因爲此時他們的成本已經降到最低。悍跳成功可以殺死一個平民方的人,就算是失敗也無所謂,反正那個殺手也快暴露了。”藍海辰點點頭說。

“這麼說我們其實根本什麼也不用做,就可以直接知道對方的身份了?”江雨煙問。

“知道是可以知道,但問題是怎麼殺死他。平民不像我們,他們根本無從分辨我們的身份。

就算我們說出來,也得有人信才行。否則不但不能成功殺死殺手,還會讓自己暴露,這樣無疑是很不明智的行爲。”小丑想了想也說。

“所以說,我們必須要想一個方法,讓平民能夠相信我們的身份,這樣才能成功投死殺手。”莫非表示。

“你有什麼想法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在晉級賽裏的評價應該是s吧?”小丑突然看向藍海辰問到,“這說明在我們這些人裏,你應該是腦筋轉的最快的。”

藍海辰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開始在心中構思接下來的計劃。

“有了,我們就這麼辦吧!”藍海辰想了一會兒突然一拍手說。

“怎麼辦,說來聽聽。”莫非饒有興趣的看着藍海辰問。

於是藍海辰將自己的計劃對衆人說出,衆人聽後思考片刻,都覺得這是個好方法。

“那我們就這麼辦吧,雖然會有些危險,但卻值得一試。”小丑點點頭說,其他人也都沒有意見。

接下來衆人商議完計劃,便散開坐着休息。這時莫非突然跑到藍海辰身邊坐下,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藍海辰。

“幹什麼,這麼看着我。”藍海辰瞥了莫非一眼問,心中有些警惕。

“沒什麼,只是有些話想要跟你說。”莫非笑笑回答道。

“跟我說……說什麼?”藍海辰奇怪的問,這個莫非能有什麼話要說?

“你剛纔的樣子,就是你構思計劃,包括解釋計劃時的樣子,像極了以前的你!”莫非低聲笑到,“剛開始遇到你的時候,我還多少有些失望,覺得現在的你跟以前差的太遠。

不過經過剛纔那件事我終於放心,你還是你,無論各方面其實都沒有改變!”

藍海辰聽後心中一緊,莫非這話什麼意思,是說自己越來越像一個初代玩家嗎?初代玩家是什麼樣的,藍海辰已經在餘音身上見過,也就是說,藍海辰已經越來越接近那種狀態?

藍海辰剛要再說什麼,卻被莫非打斷。

“你不要懷疑,想當年我也是跟你相處過不少時間的。無論是最開始的遊戲,還是之後失憶重聚,我都十分清楚你真實的樣子。

說實話在最初的時候,我也無數次敗在你手上。直到現在,我還清楚記得那些失敗後的痛苦。

現在看到你這副樣子,我對你的信心又多了起來。畢竟你可是蘇俊哲,當年無數次殺死過我的人。”莫非邊說邊笑,看上去十分詭異。

藍海辰聽得毛骨悚然,這個莫非簡直就是在這麼藍海辰,居然能說出這種話。

但藍海辰不能反應過激,只得暫時將這個問題撇開。

“無論如何,只要我們能夠獲得勝利,就沒有問題。”

藍海辰嘴上這麼說着,心裏卻在冷笑。不知道莫非如果知道先前藍海辰坑他的事,會不會對藍海辰更有信心?

而此時在另一邊,殺手們也聚集在一起,開始商議後面的對策。

“等會就按照我說的,所有人都要冷靜,眼光要放長遠。只要我們最終能贏,其他的都無所謂。”殺手隊長對所有人說。

衆人一起點頭,紛紛表示沒有任何意見。

隨後殺手隊長看了看手機,距離6點鐘已經沒有多少時間。而此時,還有一項重要的內容沒有進行。

“看看時間,應該是改變地形的時候了吧?”殺手隊長說。 法官說過,每一晚到最後的時候都將進行地形的改變。改變的前提是所有對決告一段落,不會打擾到玩家們正常遊戲。

此時距離第一晚結束還剩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按理說所有玩家都應該已經結束自己的計劃,準備進入投票環節。

所以如果所料不差,地形改變的時間應該已經很接近。

毫無疑問,所有玩家都很重視地形的改變,因爲這直接關係到白天的線索爭奪。

所以不約而同的,所有玩家都下意識向遺蹟靠近,想看看這地形究竟會有什麼變化。

藍海辰等人自然也不例外,一行人分散開來悄悄來到森林邊緣,躲在暗處向遺蹟方向看去。

這時所有人的手機突然一起震動起來,衆人掏出手機,發現上面多了一條信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