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距離悅來客棧不遠的一棟民宅中,還有一個比宋傑更加氣憤阿傑行為的人存在,這個人自然就是南華。在察覺到自己再也無法感應到阿傑之後,原就面如金紙的南華噴出一口鮮血「阿傑!不要讓我再見到你,不然我一定要把你抽筋拔骨,千刀萬剮!」

「還有那個叫宋傑的神也必須死!那個圓湖我也要讓它寸草不生!」轉頭看向園湖方向的南華陷入了回憶之中…

時間回到化身為烏鴉的南華與阿傑談妥的時候,在阿傑的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后十分滿意的南華飛向了園湖(官方稱呼鏡湖還未普及),在飛抵園湖上空后變回人形,好奇的看著月夜下的園湖。

「這片說是宋傑與異人大戰的地方的有些蹊蹺,沒想到這片地區會有這麼豐富的靈氣,怪不得短短几天就變成了一個美不勝收的地方。」仔細觀察了圓湖的南華不禁發感慨「要這一大片地方能成為我的洞天福地,那我肯定會成為下一個位列仙班的人。」

在確定了自己的目標之後,說干就乾的南華伸手掐訣,對著園湖打出了一道偵測法術「那就先讓我看看這塊寶地究竟是誰家的吧!」

得到偵測法術信息的南華臉上露出了不甘與憤怒的表情「該死!這個地方不僅有主,而且還開始吸收信仰之力了,更讓人憤怒的就是這個地方還是自己敵人的。」

「不行,為了不讓那個叫宋傑的傢伙能夠繼續增強自己的力量,我必須把這個地方打下來,讓他變成我的洞天福地。」隨即就掐出一道火符轟擊向了園湖的中心島。

碩大的半圓淡金色屏障出現,擋住了南華火符的轟擊,屏障上出現的讓人幾近絕望的神明的氣息讓原本還打算搞一個大新聞的南華選擇了放棄,準備離開。

有句話叫裝了叉還想跑?沒門!

正如這句話一樣,雖然南華想跑,但是她已經失去了逃跑的能力。就住在祠堂中的徐麗藉助於神國之地對她的幫助,在把南華禁錮在天上的同時自己也飛到了這樣的高度,看著被自己關起來的南華「你是誰?為何要襲擾大人居住之地?」

南華沒有在第一時間理會徐麗,而是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徐麗身上的衣服「你身上的衣服到底是什麼?看起來有些怪異,但卻有種意外的符合你身份的感覺。」

穿著紅白露腋巫女服(在對原來的那間袍子無比厭惡的宋傑和莉莉絲的合作下設計出來並製作的)的徐麗指著沉默不語的南華「既然你什麼都不說而又對大人的居所身懷邪念,那就請大人降下神罰來懲戒你這個不懷好意之人!」

一道粗大的藍色閃電徑直劈向被禁錮的南華,嚇得失魂落魄的南華趕緊用出了各式各樣的法器,試圖通過這種方式來阻止或是減少藍色閃電的傷害。在一件件防禦法器化為烏有的同時,藍色閃電擊中了南華。

「噗哇!」吐出了一口鮮血的南華趁著自己的禁錮同樣被閃電所擊潰之時,變成一隻燕子迅速的離開了圓湖的範圍「該死,那個叫做宋傑的傢伙居然說你可以讓自己的信徒有這樣的力量,看來必須要想辦把他的信仰來源解決了才能夠讓有能夠與他一戰的實力。」

飛回自己房間的南華搖搖晃晃的做到了自己的床上「降低他信仰的事情看來就只能讓那兩個同樣對宋傑有著仇恨的人來作了,只要他們能夠阻止絡繹不絕的百姓一天,我就能實現鴆占鵲巢的計劃,然後我就有打敗宋傑的能力了。」

又吐出一口鮮血的南華一臉猙獰「宋傑,我要讓你不得好死!」 「這段時間的訓練的確也有些辛苦了,我今天給你們一天假好好休息休息。」宋傑的目光掃視著自己的士卒「不過雖然讓你休息了,但是也憋有人給我整出麻煩事,更別做出什麼丟我臉面的事情,不然,哼哼。」

能夠得到一天假期的士卒們一臉興奮的大喊「請將軍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然後就在宋傑的注視下整齊的走出了新軍大營。

在士卒們離開大營后,宋傑把目光投向了依舊站在原地的時猛四人「你們和那些放哨的士兵明天放假,今天就要接著辛苦你們了。」

「多謝將軍大人,我還以為我們幾個就沒有假了呢。」高明一臉笑嘻嘻的看著宋傑「看來我今天終於有機會久違的見上雨晴一面了。」想到自己即將和雨晴見面的高明不禁陷入了幻想中。

站在他身邊的時猛看著嘴角的口水都快落到地上的高明搖頭嘆氣「唉,我怎麼和這麼一個人做了這麼長時間的朋友。」隨後看向宋傑「主公,你說我們該怎麼處理這個傢伙。」

一臉沉重的宋傑走到了高明的身邊,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語重心長的說道「高明啊,我看你現在的狀態很不好,我明天就帶你去看大夫,爭取把你身上的怪病治好。至於你和雨晴的事還是等治好了你這個怪病後再說吧。」

高明這才從自己的幻想中回到了現實,清醒過來后不斷搖頭「主公不用了,我已經好了。」在用袖子擦乾口水后,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宋傑。

「真的沒事了?」宋傑看著高明的目光中滿是擔心「高明你可千萬不要強撐,有什麼問題就和我說,我一定會竭盡所能來解決的。不過鑒於你現在的樣子,我要好好考慮一下究竟要讓誰成為府邸護衛的隊長了。」

「當然沒事,您就放心吧。」高明不斷搖頭「請您務必不要換人。」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擺出這麼一副白痴的樣子,不然我絕對會把府邸衛隊的職位交給別人。」指了一下高明嘴角的宋傑再度開口「接下來的時間,我就去蔡邕的府上拜訪一下,新軍營地就交給你們了。」隨後就離開了新軍大營。

再次回到自己府邸所在大街的宋傑走到了旁邊蔡府,扣響了大門「請通報一聲,裨將軍宋傑拜訪蔡大人。」和鍾瑩帶著一群婦孺的愛紗在看到宋傑后不禁開口「主公?您不是在軍營嗎,怎麼還站到別人家門口了?」

「我看兄弟們訓練的很辛苦,於是給他們放了一天假。我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自然是要拜訪一下蔡邕蔡大人。」宋傑說著就指向匾額上的『蔡府』。

蔡府的房門在此時打開,一個僕人對宋傑作揖,臉上滿是恭敬之色「宋將軍請跟我來,老爺在書房等您。」

「有勞了。」對僕人微微作揖后,宋傑就在僕人的帶領下來到了蔡邕的書房之中,看到一個手持造型怪異的毛筆,鬚髮皆白的老者正在竹簡上奮筆疾書的宋傑阻止了想要開口的小廝,並示意對方退下。

對宋傑作揖的小廝輕手輕腳的走出了書房,並在輕輕關上房門后同樣輕手輕腳的離開的書房,這一切自然就是為了避免打擾到奮筆疾書的蔡邕。

在蔡邕幾次修改和審閱后對自己寫出來的文章趕到滿意的他這才把造型怪異的毛筆放在了一旁的筆架上皺眉道「不是讓四德把宋將軍帶到書房了,他怎麼還沒有把人帶來?」

摸摸鼻子的宋傑開口「蔡邕大人,其實我已經到了,只不過看您剛才在奮筆疾書所以才並沒有打擾您。」

「說起來這倒是老夫的錯了。」這才發現房間中多了一個人的蔡邕對宋傑作揖,隨後就開始打量起了宋傑「看來傳聞的確不假,你的確是一個白凈瘦弱的小子,說吧,你小子今天找老夫是為了何事?」

聽到蔡邕的話,宋傑瞬間傻眼「啊?是您女兒蔡琰小姐說的您想見我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哦,我女兒說我想見你?看來我要好好問問琰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蔡邕看著宋傑不似作偽的表情,臉上同樣掛滿了疑問「現在我們就去問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吧。」

走出書房的蔡邕對宋傑作揖「我三十五歲時才有了這麼一個寶貝閨女,現在看來我的確是有些把她寵壞了,老夫給你陪個不是。」

就在宋傑想要開口的時候,惹出這個亂子的正主,蔡琰出現在兩人的面前「爹,對不起,是我忘了把這件事情告訴您了。」隨後又對宋傑作揖「小傑,我也跟你道歉,這件事情的確是我的不對。」

「沒事。」宋傑搖頭后詢問穿著一身淡紫色長裙的蔡琰「就是不知道蔡小姐為什麼要借著蔡大人的名義邀我拜訪。」

路過宋傑的蔡琰小聲開口「這件事情等下我會對你解釋的,不過眼下我要先安撫好父親。」隨後就走到蔡邕的面前不斷對著黑著臉的蔡邕說著好話。

記下蔡琰所說的宋傑則是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另一件奇怪的事情上,那就是這個世界的很多事情已經與自己所預料的完全不同了。

本以為自己會在王允府中找到那個絕世美女貂蟬,可是通過對紫陌的詢問,宋傑發現這個世界中的王允大人她根本就沒有在府中養有歌姬、舞女,就更別想找到貂蟬了。

而面前的蔡邕就是第二件奇怪的事情了,在這個世界中,蔡邕是除了皇帝和那些太監之外的第一個男性著名歷史人物,宋傑遇到的其他人可都是『戀姬無雙』般的。

宋傑不禁用精神力詢問系統「系統,你檢查一下我面前的蔡邕,他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我怎麼感覺他那麼不對勁。」

系統的聲音很快做出了回答「尊敬的魔王大人,這個世界是一個處於主神控制的混和世界,所以您就不要想當然的認為所有的歷史人物都是女的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經過主神混合過得空間是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諸如關公戰秦瓊之類的事情更是層出不窮。所以您就不要因為蔡邕是男的就疑神疑鬼了。」

安心的宋傑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回現實,就看到了一隻白嫩的小手在自己面前不斷的揮舞,這隻手的主人自然就是蔡琰大小姐「喂!你不會是看本小姐看傻了吧?」

「當然不是。」回神的宋傑搖頭「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既然蔡琰小姐已經安撫好了蔡邕大人,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找我來是為了什麼吧?」

「嗯,我找你來是為了讓你幫我的。」點頭的蔡琰一臉警惕的看了書房中父親一眼后在宋傑耳邊開口「我要離家出走!」

「啊?」聽到蔡琰解釋的宋傑一臉懵逼「我的蔡大小姐,就算您想離家出走,我也幫不上你啊。您老就別拿我尋開心了。」隨後就要走出蔡府。

「你別走!我的計劃的確是需要你的幫助的。求你幫幫我,我真的需要你的幫助。」蔡琰擋在宋傑面前,用滿是淚珠的大眼睛看著宋傑。

心軟的宋傑點頭「那好吧,請蔡大小姐說說你的計劃,我到底有什麼地方可以幫的到你。」在看到蔡琰臉上的表情從瞬間從多雲轉晴后,心中暗自嘀咕「少女好顏藝。」

喜笑顏開的蔡琰開始講解起了自己的計劃「我知道你手下的愛紗是親兵都是女人,我要便裝加入她們,然後我希望你能夠把我送到河東衛家,我已經和仲道姐姐說好了,以後我就住在她家來。」

「衛仲道?河東衛家?」聽到蔡琰的話宋傑皺起眉頭,拒絕了蔡琰的求助「可是我要去的地方是涿縣,一個河東,一個河西。我沒有辦法把你送過去。蔡小姐你還是另請高明吧。」

聽到宋傑回答的蔡琰臉上滿是失落的表情,不過很快她就想到了另一個好辦法「這樣吧,我和你一起去涿縣,然後再讓仲道姐姐也來涿縣。我們就住在你的府中,我可以每天都為你彈琴,我的琴藝可是很好的。」

宋傑搖頭「每天為我彈琴就不必了你想彈的時候就彈,不想彈就不彈,我不強求。只要你們兩個不給我惹出大亂子我就不會趕走你們。」

聽懂宋傑言外之意的蔡琰臉上滿是興奮之色「謝謝你,小傑。看來紫陌給我說的辦法的確好用。我們什麼時候動身,我都等不及了。」

宋傑卻潑了蔡琰一盆涼水「最少要一個星期後才會出發,這段時間你就以來我家和紫陌干著干那的理由來我家接受雨晴,也就是親兵隊隊長的訓練,以免露出了馬腳。不過這段時間會很辛苦。」

處於興奮狀態的蔡琰絲毫沒有理解到訓練的日子會有多辛苦。反而把注意力放到了宋傑剛才的話語中「一個星期是什麼意思?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計量天數的方法。」

「這是我們家鄉的一種計量時間的方法,一星期就是七天。」宋傑做出了解釋,隨後對蔡琰開口「蔡小姐,你現在就通知衛仲道小姐一下吧,爭取你們兩個能夠儘快匯合。我就先回去了。」隨即在僕人帶領下離開了蔡府。

回到自己的府邸,宋傑就看到了帶著一群孩子在玩耍的玲玲,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婦人們則是坐在一起小聲的討論著什麼,不是的還對著玩鬧的小孩們投去關切的目光。

不過在宋傑走進府邸的一瞬間一切都變了。玩鬧的小孩子嘛們整整齊齊的站成一排,坐在一起的婦人也紛紛起身,所有人像是得到了什麼信號一樣紛紛跪地,對宋傑磕頭「多謝將軍搭救之恩!」聲音中滿是感動。

「你們快起來,我幫你們又不是什麼大事,照顧袍澤的遺孀是我該做的。」在宋傑的勸說下,所有的婦人和孩子都站了起來。孩子們繼續和玲玲開始玩耍,婦人們聚在一起的聊天環節也隨之再度開始。

「主公,這些小孩子還不是全部,在後院中還有一些年紀稍大一些的孩子,其中有女孩也有男孩。」問訊出現在宋傑身邊的鐘瑩開口「這些孩子中不少都是上不起學的。男孩大多願意和自己的父親一樣進入軍隊,女孩們的選擇是是成為府中的侍女。」

「對了,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們兩個,新兵將會在最近抵達洛陽。等到他們來了你們就沒有休假了,我要在七天內讓他們聽話並且能夠按照隊列前進。七天後我們就前往涿縣。」宋傑這一次沒有說出一個星期。

「啊?說好的四天休沐就這麼沒了。」聽到宋傑的話,鍾瑩的臉上露出了失望之色「主公,你怎麼能騙人呢。」

「這不是沒有辦法嘛。」宋傑對著鍾瑩聳肩「不過等我們到了涿縣的時候剩下的休沐給你補上。這一個星期就要麻煩你和愛紗多多用心了,在加上那兩千已經訓練有成的士卒,這個任務應該不會有什麼難度。」

「主公,你這是欺負人!」走出了房間的愛紗在聽到了宋傑的話后,臉上皺成一團「明明已經說好了要給我們四天休沐的。」

看著走出來的愛紗,宋傑只得把自己之前說的話有又重複了一遍,隨叮囑二人「這些孤兒就不要再讓他們參軍了,還有那些女孩也不要當成侍女了,我要他們有。」

鍾瑩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只要主公您能夠讓他們過上吃飽穿暖,無論讓他們幹什麼都行,無論是他們的父母,還是我的,又或是他們自己的想法應該都是這樣了。」

「這點放心,我不僅會讓他們過上吃飽穿暖的生活,還會想辦把他們變得更加強大,讓他們有自保的能力,不過也有可能遇到更大的危險。」宋傑的腦海中規劃好了一個想法,這些少年將會成為另一個世界中的傭兵,同樣也會成為他與主神抗爭的一股中堅勢力。

宋傑看向孩子們是目光充滿寵溺「不過這一切都將由他們自己決定,我是不會強迫他們的。」 「爹爹,我去宋府找紫陌妹妹一起玩去了。」一臉興奮的蔡琰邁著歡快的步伐走到了書房門口,對著書房中正在創作的蔡邕開口「今天我可能晚一些才能回來。爹爹你就不要等我再吃飯了。」

放下了毛筆的蔡邕看著站在書房門口的蔡琰「你這幾天可算是跑野了,去吧去吧,別讓子安那個臭小子佔了便宜就行。」

「爹爹,你說什麼呢!」臉上泛著淡淡紅暈的蔡琰跺腳,一副小兒女的姿態「為我去宋府是為了找紫陌妹妹的,順便在宋府吃飯,您又不是不知道小傑家的廚子做飯有多好吃。」

「是啊,就是著好吃的飯菜才把我女兒的芳心給俘獲了。」想到宋傑家中廚子的飯菜,去過幾次宋府尋找女兒而被留下吃飯的蔡邕臉上露出了懷念的神色。

很快回神的蔡邕一臉正色的看著蔡琰「女兒啊,小傑他太花心了,不是你最好的歸宿。可如果你真的喜歡上他了,那你就讓讓他來向我下聘禮吧。」

「爹爹,我現在真的沒有成親的想法,您以後就不要總在我的面前說這件事情了。」臉上紅暈依舊的蔡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您就不要總在我面前亂點鴛鴦譜了。」

聽到蔡琰說法的蔡邕立即皺起了自己的眉頭「可是你現在已經二十了! 無力總裁,麼麼噠 再不成親就真的沒有人要你了,你可一定要想好啊。」

「哎呀,我知道了,我會好好考慮的。」不耐煩的擺擺手的蔡琰走到蔡邕面前抱了一下他「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有能力照顧好自己,爹爹我走了。」然後一臉開心的走出了蔡府,留下了臉上滿是無奈之色的蔡邕。

邁著歡快的步伐走進宋府的蔡琰徑直走進了紫陌的房間「紫陌,我來了,我們明天什麼時候出發啊?」

「小傑說要等聖旨到了再說。」正在對著鏡子梳妝打扮的紫陌頭也沒回「琰姐姐你快來幫我盤頭髮,我一個人總是盤不好。」

走到紫陌身後的蔡琰從她手中接過發簪,在兩人的合作下,紫陌的頭髮轉眼間就被盤好了,蔡琰把自己手中的發簪插進了紫陌的雲髻中「好了,既然一個人盤不好,為什麼不找侍女幫忙,雨晴的手法可比我好多了。」

「雨晴和侍女們今天一早就開始為了離開洛陽而整理東西,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完事。」紫陌說出了雨晴等人的去向「莉莉絲和miku兩人又沒有盤頭髮的習慣,就更別說小傑了。不然我的頭髮早都盤好了。

「我們現在就去新軍大營吧,莉莉絲已經準備好了你的衣服了。」紫陌說著就帶著蔡琰走出了宋府,向著新軍大營出發。

新軍大營中,宋傑正在檢閱五千新軍的訓練成果,其中兩千是華琳送進新軍大營的曹家家奴,另外的三千人則是在被組建西園軍的蹇碩徵募了四千多人後留給宋傑的新兵。

雖然宋傑的新軍被砍去了一半,但那五百御林精銳從此之後便是宋傑的手下了。看著面前整齊列隊的七千多人,宋傑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表情「七天的時間讓這些民夫變成新兵,我很滿意。不過因為我們即將前往涿縣,所以大家可以修正一段時間了。」

宋傑的目光隨後就投向了自己面前和其他屯長站在一起的曹洋,也就是這兩千曹軍的領導者「曹曲長,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勞煩你替我向華琳道歉吧。」

「請將軍放心,我一定會把您的歉意帶給華琳妹妹。」曹洋對宋傑作揖「將軍,我現在就帶著我的下屬離開了,請將軍保重。」兩千裝備比宋傑新軍還要精良曹軍士卒隨即在曹洋的命令下走出了新軍大營。

抵達了新軍大營的左豐正好迎頭裝上了從新軍大營開拔的曹軍,看著他們身上的裝備咬牙切齒「果然不愧是洛陽城中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士兵身上裝備的精良程度堪比御林軍。」

左豐身後的一個小黃門提醒道「大人,我們還要進大營中給宋太守頒旨。」

「對,我們還有正事要辦。等回去后一定要把這件事情稟報張讓大人,這對我們來說實在是太不利了。」看著最後一名曹軍士卒消失在了自己的視野中,左豐這才帶著自己身後的一群人走進了新軍大營。

「左大人,我們又見面了。」看到左豐出現的宋傑臉上堆滿了笑容,對著他作揖「看來給我頒旨的人又是您了。」在注意到左豐身上的紅袍變成了紫袍后更是說道「恭喜左大人高升。」

「如果沒有宋將軍,恐怕咱家也不可能有今天,我還要向您道謝呢。」左豐一揮手「來人,把我們要交給宋將軍的東西拿給他。」然後就把自己手中的聖旨的放到了宋傑的手中。

「左豐大人,不用宣旨就把聖旨交給他真的好嗎?」一個跟在左豐身後的黃門臉上滿是擔憂。

「沒關係,宋將軍跟我們是自己人。」擺手的左豐說著就把自己身後黃門端著的印信交給了宋傑「除了涿郡太守的印信外,我這裡還有一封張讓大人讓我轉交給你的信,希望你不要忘記你和張讓大人的約定。」…

「涿縣,我又回來了。」看著面前涿縣的城牆,宋傑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大開的城門前有一片人正在歡迎宋傑等人的到來。

翻身下馬的宋傑和其他人一起牽著馬來到了人群前。為首的中年婦女在看到宋傑后臉上露出了笑容「沒想到這個世界第一個男性武將居然還是從我們涿縣走出來了,小子,希望你能夠好好管理這一郡之地。」走到宋傑面前的劉虞拍著宋傑的肩膀。

「現在這枚象徵著涿郡太守的官印就交給你了,要記住,政令必須既有這塊官印又有陛下隨著聖旨交給你的私印兩個大印才會生效。」劉虞說著就把自己手中的官印塞給了宋傑「同僚都是好人,你們只要好好配合就能讓涿郡的百姓過上安詳的生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您就放心吧,我一定會管理好涿郡的。」宋傑一臉鄭重的收下了劉虞遞給自己的官印「不過我更好奇的是您接下來怎麼辦。」

劉虞指著停靠在人群後面等候的幾輛馬車和一小群人「你當上了涿郡太守,我也得奉皇命回京了。」轉身對著身後的官員們作揖「感謝諸位這麼多年來對老身的幫助,希望大家在老身離開后依舊能好好管理涿郡。」隨後就在官員中讓出的道路中走上了馬車。

隨著馬車的行駛,道路兩旁的官員紛紛作揖送別劉虞,目送馬車消失后,官員們對著站在面前的宋傑作揖「下官恭迎太守大人。」

宋傑則是把自己身後的紫陌拉到了自己的身邊「我覺的專業的事情還是應該讓專業的人來做。我只是一個打打殺殺的武夫,整個涿郡的管理就交給王司徒大人的女兒王紫陌管理了。我以後還是會把自己的精力放在管理軍隊上。」

「啊?」被宋傑拉出去的紫陌趕緊搖頭「小傑還是換一個人吧,我看佳佳就很不錯,她一定能夠管理好整個涿郡的。」

宋傑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點頭「沒錯,所以佳佳也會協助你一起管理整個涿郡的。我相信在諸位同僚的幫助下,你們一定能夠做好這件事情。」

在宋傑的命令下,無法反駁的眾人只能聽從宋傑的命令。看著大家接受了命令的宋傑點頭「我們現在就進城吧,還有許多的事情需要我們來操心。」……

在把自己從洛陽帶來的五千精銳安排好后,宋傑對著面前的鄒靖作揖「鄒校尉,沒想到再次見面的時候我成為了你的上級。」

「是啊,這件事情著實讓我倍感意外,誰能想到到當初就帶著幾十個落魄士卒的義軍領導如今變成了一郡太守。」對宋傑作揖的鄒靖臉上滿是意外。

「大人,您在城外的決定是不是有些過了?郡尉才是掌管一郡之地兵卒的人。」一個滿頭銀髮的老嫗對宋傑作揖,言語中滿是對宋傑所作所為的憂愁。

「按律法的確是這樣,可我一個被陛下親自任命的裨將軍連控制一郡之地兵卒的權利都沒有嗎?」隨即就把一個虎符拍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看到虎符的老嫗一頭冷汗「您當然可以控制一郡之地的兵卒。不過您還是小心為妙,畢竟這件事情還是有可能傳到陛下的耳朵中。」

宋傑搖頭「這就不需要老大人您操心了,我相信某個黃門巴不得我能夠完全控制一郡之地呢、」隨後把紫陌按在了太守府府衙太守所在的位置「紫陌,這裡我就交給你和佳佳了,我現在就去和郡尉見個面。」

「是誰要找我啊?」一個穿著銀色盔甲的藍發赤瞳女子出現在了宋傑的面前。

「這不科學!」宋傑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少女一臉震驚,雖然她的打扮和自己所見過的形象不同,但是宋傑還是能夠認出自己面前的這個身材一級棒的少女就是趙雲。

在宋傑出聲后,趙雲就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宋傑「看來你就是那個第一個擁有武將技的男人了,你敢和我單挑嗎?」

嘴角抽搐的宋傑腦海中彷彿有什麼東西斷了,不禁小聲嘀咕「這個我知道的那個趙雲根本就不是一個啊!」

就在宋傑還在不斷吐槽的時候,愛紗走到了趙雲的面前「不說你這個傢伙在發出挑戰的時候沒有說出自己的姓名,就算是你真的很厲害,你要是打不過我,就沒有挑戰主公的資格!」

「你的確很強。」打量了愛紗一下的趙雲點頭「但是對於我來說,也就僅僅是很強而已。」隨著愛紗和趙雲的互放狠話,太守府衙中火藥味越來越濃。

「那我們兩個就用事實來證明誰更強吧!」頭上出現了武聖的愛紗揮舞著自己的拳頭沖向趙雲。

「我也正有此意!」不甘示弱的趙雲頭上出現了紫色的『槍將』兩個少女就這樣在太守府府衙的大廳中上演起了全武行。一時間打的難解難分。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纏鬥后,奈何不了對方的兩人紛紛後退,對著自己面前的人作揖,趙雲率先開口「我是趙雲趙子龍,不知道閣下如何稱呼?」

「吾乃關羽關雲長。」做出了回答的愛紗看著趙雲「既然你的實力與我不相上下,那就不要做沒有意義的事情了,我也沒有辦法擊敗主公。」愛紗的話立即引起了在場所有官員的好奇,紛紛對宋傑投向了難以置信的目光。

「嗯哼,我們現在說正事。」咳嗽了一聲的宋傑看向趙雲,一臉期待的詢問道「趙雲,現在你願意把兵權交給我了嗎?」

趙雲隨即做出了自己的選擇「我相信愛紗,以後涿郡的一千三百郡卒就完全聽命於您了,我願意成為軍中的一名校尉,不過我還是希望您能把我們之間的差距告訴我。」

「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去城外兵營中的校場比試一番,也讓你能夠心服口服的效忠於我。」一大群等著看熱鬧的官員們跟著宋傑和趙雲來到了城外的兵營。

宋傑帶來的五千精銳在進入軍營后,讓這個幾若鬼蜮的地方充滿了人氣。在聽到宋傑要與一名女將比武的時候,整個軍營中的士卒立即圍住了整個校場,等待著宋傑等人的到來。

看著整齊的士卒們,趙雲發出感慨「這些精銳相比就是大名鼎鼎的御林軍吧,就連一個普通的士卒都要比那些被我拉出來單編一營,裝備『精良』的精銳的裝備要好的多。」

一直沒有找到機會說話的玲玲走到趙雲身邊說了一大通「姐姐你說錯了,這隻軍隊是哥哥自己訓練出來的新軍,哥哥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把他們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比試很快就結束了,結果自然是不出所料的宋傑獲勝,把自己架在趙雲脖子上的單手劍收回劍鞘的宋傑在路過趙雲的時候小聲說道「就連金色武將我也是解決過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因為備戰考試所以會導致近期更新不穩定,考試就在這周末。等到考試結束后恢復正常更新。 「主公,你醒了。」伴隨著一個甜膩的聲線,睜開眼睛的宋傑就看到了星。此時的趙雲就站在宋傑的床邊,一臉笑容的彎腰看著宋傑「需要我為您做些什麼?」

看到星的宋傑從床上坐了起來,對她擺手「我什麼都不需要。你先出去吧。」隨後便又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嘆氣道「管輅,你是非要把我往劉備原有的路線上推啊。」……

在宋傑擊敗了趙雲后,趙雲臉上露出『我要找的人就是你』的表情,對宋傑單膝下跪「主公在上,請受末將一拜。」在宋傑扶起自己后,對宋傑開口「我終於找到您了。」

「找到我?你什麼意思。」聽到趙雲的話,宋傑的臉上不禁浮現出了疑惑之色「我可不記得我們之前見過面。」

「我也沒有與您見過面,不過您真人的樣子的確和管輅大人描述的一模一樣。」站起來的趙雲打量著宋傑「您以後直接稱呼我的真名星就行了。」

「好。」點頭的宋傑看著星「那你現在也應該給我解釋一下你為什麼要來找我了吧。」

「嗯。」一臉興奮的星點頭「這件事情就要從我發現自己擁有武將技,準備尋找一個主公的時候開始說,那天我告別自己的父母后就遇到了管輅大人。」

星開始為宋傑講述起自己的經歷「她在見到我的時候就喊出了我的真名,然後就把我的武將技和我父母的名字說了出來。您應該能夠想象到我當時的表情有多麼的驚訝。」

「她在通過對我的介紹讓我確認她的身份后一臉嚴肅的看著我。」星說著還模仿了一下自己見到管輅的時候她的表情和聲音「如此看來就沒錯了,你去涿縣吧,下一任的涿郡太守就是你值得效命的主公,他是一個男人,身邊更是有著……」

在結束了模仿后,星詢問宋傑「主公,您真是真命天子嗎?」

「我怎麼知道,不過管輅他的確是認定我就是真命天子了。」宋傑無奈聳肩,隨後臉上又出現了好奇之色「說起來管輅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還沒有告訴我呢,星你能跟我說一下嗎?」

皺著眉頭的星說出了自己印象中的打扮「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因為大人她一直把自己的面容籠罩在黑紗下,不過根據她的聲音和打扮來看,她應該是一個和劉虞大人差不多的老婦人。」

「主公,您怎麼了?」一臉擔憂的星不斷晃動宋傑的肩膀,把他的意識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我沒事。」宋傑搖頭「星,今天你就陪我走一趟吧,我們去把一直就駐紮在涿縣附近的大軍從山上帶出來。」起床的宋傑隨即用詭異的目光盯著依舊站在自己房間中的星。

「主公,你不要這麼盯著我啦,快點換衣服吧。」明白宋傑意思的星不禁沒有如同宋傑所想的那樣走出房間,反而一屁股做在了宋傑的床上「我都無所謂,主公你就別在這裡扭扭捏捏的啦。」說著還瞪著大眼睛不斷的在宋傑的身上來回掃視。

「你好歹也是個女生,給我矜持一點啊!」一頭黑線的宋傑對著星大喊「快出去,我真的要換衣服了。」隨即還做出了一個準備脫衣服的動作。

「主公您還是趕緊換吧,不要在那裡磨嘰了。」瞪大眼睛的星絲毫沒有把宋傑的話當回事,撇嘴道「再說了,我可比那個叫做莉莉絲的蠻子矜持多了。」

一臉無奈的宋傑最後只能選擇在星的目光下更換自己的衣服。只用了短短的幾秒就完成了把睡衣換成長袍。轉身看向失望掛在臉上的星「好了,你要是不去換衣服,我們現在就出發,把那些士卒帶回來。」在得到星肯定的答覆后,兩人便騎著馬離開了太守府。

「主公,我們這是要去哪。」跟著宋傑離開了涿縣的星一臉好奇的看向宋傑。

宋傑抬手指向前方遠處的山峰「我們去那座山峰,一群被我收編的黃巾士卒現在就在那座山峰的山寨中。還有好幾個武將呢。」

「主公,前面的那個村子就是桃花村了。」星指向了前方的村落,一臉希冀道「我也好想體會一下桃花雨。可惜只能等到明年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