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她的父母從來不想想,原來他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而他們現在住的那套房子還是她父母從趙會平手裏求過去的。

自從趙會平她們有了這套200多平米的大房子後,趙會平的父母和她的弟弟就惦記上了那套房子,雖然面積不大,只有70多平米,但是當時市值也是100多萬,現在更是漲到了300多萬。

家裏的吃穿用行,基本上都是她這個女兒買的,他弟弟的花銷也很多,都是她這個姐姐掏的腰包。

但是到頭來她的父母不念她的一點好。

趙偉只對他的父母說兩句好話,他的父母就不問青紅皁白,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這讓趙會平很傷心。

以前是因爲沒有這些金錢的糾紛,現在一涉及到金錢,人的本性就全暴露出來了。

趙會平的母親比較聰明,她見她的老公對趙會平一頓臭罵,趙會平的臉上出現了不高興的表情。

她立馬拉住了她的老公,然後對趙會平苦口婆心起來:“會平,這次你弟弟跟你拿錢,算是我們借的好不好,等我們有錢了就還給你,你也聽你弟弟說了,今天是最後一天,如果今天不給他們錢,他們不會放過你弟弟的,你也不忍心看着你弟弟出事,是不是?你也很疼趙偉,這次你就幫幫他吧。”

趙會平的母親沒有對她大吼大叫,反而採取了迂迴的政策,不管怎麼樣,只要他們能從趙會平手裏拿到錢就行,說兩句軟話也無所謂。

以她對她女兒的瞭解,只要她說兩句好話,她女兒肯定就會妥協的。

但是這一次她想錯了。

一是因爲趙會平他們確實沒有了錢,另外就是趙會平也想通了,即使有錢,她也不會再慣着趙偉了。

因爲那樣只會害他,而不是在救他,就相當於小雨的例子一樣。

如果小雨沒有金錢在後面支撐,她不會變成今天這種性格,也不會出事,被抓進局子裏。

說起來,這一切都是金錢惹的禍。

趙會平整理了一下情緒,對她媽說:“媽,別說是我現在沒有錢了,就是我現在還有錢,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無條件的爲你們付出了,趙偉也這麼大了,他的年紀比我小的多,我對他一直都愛護有加,你們也對他特別疼愛,這點我都可以理解,畢竟他是你們的兒子,而且與我年齡相差很大。

但是你們不能再這樣慣着他了,這樣慣下去遲早會出事的,小雨就是一個例子,我剛纔已經給趙偉說過了,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小雨已經被抓進了警察局,要關一個月之後才能出來,就是因爲她覺得什麼事情都能夠用金錢來擺平,所以她才無所畏懼,什麼事情都敢做,現在終於出事了,對方也不同意用錢來和解,所以她只能呆在局子裏反省。趙偉也一樣,如果他再這樣下去,遲早也會出大事的。”

趙會平的父親一聽趙會平的話,又開罵了:“趙會平,你什麼意思啊,你是不是在詛咒你弟弟,希望你弟弟出事?我告訴你,小雨小雨即使以後再被抓進局子裏,再出事,那我兒子也不會出事的。”

小雨畢竟是趙會平的親生女兒,她聽到她爸爸這樣說小雨,她也立馬不高興了。

在旁邊的倪老師也不高興了,趙會平的婆婆也不高興了。

趙會平的父親這樣說,不是在詛咒小雨嗎,他們已經給小雨算過卦,說小雨以後不會再連累他們家了,也不會再出事了,他們一家會過上幸福安樂的生活。 他們聽到這樣的話,即使小雨以後會出事,那麼他們也不允許趙會平的父親這樣說,畢竟小雨是他們的女兒,是他們的孫女兒。

倪老師作爲女婿,不好上前跟老丈人對罵,但是趙會平的婆婆可是沒有這份顧忌,畢竟他們屬於同一輩。

趙會平的婆婆對趙會平的父親說:“親家,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什麼叫我家小雨以後再出事,你兒子也不會出事,我家小雨以後肯定會好好的,這個你就放心吧,也不勞你費心,你只要管教好你的兒子就好了,你看看你的兒子以前花了我們多少錢,那些過去的也就算了,我也就不計較了,但是我兒媳婦已經跟你說了,我們已經沒有錢了,以後你們休想從我們家裏拿到一分錢,而且你兒子以前你看看花了我們多少錢,你可以去看看旁邊那張單子上的清單,足足有幾千萬。

以前你每次從會平這裏拿錢,你們都說是借的,但是你們哪一次還過,這次你們又說是借的,別說是我們沒錢了,就是有錢,也一分錢不會借給你們,你們拿什麼來還給我們,就指着你兒子這種遊手耗閒的性格,不工作,天天出去惹是生非,賭博鬥毆,就能給你掙來錢嗎?會平說的對,如果你們再這樣慣着趙偉,趙偉遲早會出大事的。”

趙偉的父母聽到趙會平的婆婆這樣說,特別不高興。

“你胡說八道,我家趙偉怎麼會花了那麼多錢。”

“你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親自去看看,也許這其中好多花的錢你都不知道吧,他買給他女朋友好多是奢侈品,包括包,化妝品,衣服等,都是他刷的他姐的那張黑卡。趙偉給你買過多少東西,你好好想一想,可見在他的眼裏,你這個母親還不如他的女朋友重要呢。”

趙偉的母親不相信,她走上前看向桌子上放着的那份厚厚的清單。

趙偉給他父母打電話後,趙會平就抽時間把最近兩三年趙偉花的錢給勾了出來。

因爲時間太長了,她也記不太清楚,所以也就勾了最近這三年的。

趙偉聽到趙會平的婆婆這樣說,心眼兒也是有點兒緊張,畢竟他很清楚,他花在他父母身上的錢,遠遠不如花在女朋友身上的錢,甚至連零頭都不夠。

趙偉想攔住他的母親,不想讓他媽看那份清單,對他媽說:“媽,你別聽她胡說八道,我怎麼可能會花了那麼多錢,肯定是他們不想借錢給我們纔會這樣說的,誰知道那份清單上是不是我花的,也許是他們花的也說成是我花的。”

趙偉的母親擡頭看向趙會平的婆婆說:“對呀,你怎麼證明這些都是我兒子花的,你們又沒有證據,只是一份清單,你們可以說這裏面所有的錢都是我兒子花的。”

趙會平見她的母親蠻不講理,到了現在還在維護趙偉。

她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對她媽說:“媽,趙偉這兩三年花的錢我已經勾出來了,你愛信不信,如果你相信,不用我說什麼,你也會相信的,如果你不相信,即使我說的再多,你也不會相信我的。反正在你眼裏,我這個女兒永遠比不上你那個兒子,人們都說養兒防老,但是你看看你這個兒子,他能夠給你養老嗎,他到現在還在天天遊手好閒,沒有一份正經的工作,將來怎麼指望他給你們養老,他自己都養活不起自己。”

趙偉的母親拿起那份清單看起來,她看着那些被趙會平勾畫出來的金額,越看越心驚。

在比較近的這半年裏,趙偉就花了將近500萬,有包,有衣服,有首飾,還有高檔會所裏的消費,還有出國旅遊的等等。

而這500萬中只有一筆是買給她的,這還是這些消費中價錢最低的一筆,買給她的一套化妝品只是價值2萬多元,其他的化妝品都價值在五萬元以上,甚至是十幾萬元,還有幾十萬的。

趙偉的母親還是不願意相信,他的兒子居然會給別人花那麼多錢,而只給她花了零頭都不到的那麼一丟丟。

她一直以爲趙偉非常孝順,天天甜言蜜語的哄着她,讓她心眼兒裏非常舒服。

誰能想到,結果居然是這樣的。

趙偉看到他的媽媽臉色陰晴不定,他知道他不能失去他媽這座大靠山,他還指望着他媽和他爸從趙會平這裏拿錢呢,所以,他對他媽說:“媽,你別相信我姐說的話,這些勾出來的好多都不是我花的,都是她胡亂畫出來的。”

趙會平沒有理會趙偉,而是看向了她的母親,說:“媽,我還是那句話,相不相信隨你,你也可以拿着這些清單去相應的地點去調查監控,看看我說的對不對,我是沒有時間陪你們繼續完了,我從明天開始就要努力工作了,如果不工作,我們家就沒有收入來源了,以後也許連飯都吃不起了。”

趙偉可不管他姐姐說的真假,他今天來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拿到黑卡去刷錢,否則,他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他立馬尋找他的父母:“爸媽,這是最後一次了,我以後一定會改正,然後找一份工作,好好孝敬你們二老的,然後給你們娶一房媳婦,再給你們生個大胖孫子,讓你們頤養天年,如果今天我拿不上錢那麼你們以後有可能就見不到我啦,以後更沒有大孫子抱啦!”

趙偉的父母聽到趙偉說話,醒悟過來,是呀,今天不管怎麼說,得先把錢拿到手再說。

趙偉的母親又對趙會平說:“會平啊,你也聽你弟弟說了,你弟弟以後一定會改好的。我和你爸爸會好好監督你弟弟的。”

“媽,我跟你說了這麼多,你怎麼還是沒有聽明白,我已經非常明確地告訴你啦,我沒有錢了,那張黑卡已經被註銷了,而且這麼長時間你也沒有問過小雨一句,小雨也是你們的親外孫女,你也不問問她在監獄裏過得好不好,到底是因爲什麼,你們現在只關心趙偉。那就看看趙偉將來能給你們娶個什麼樣的媳婦兒,能給你們帶來什麼好生活,能不能給你們養老?” 趙會平也生氣了,她也有點兒心涼了,說了這麼多,她的父母一點都不關心她,也不關心小雨,也不相信她,也不問問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人家收回那張黑卡。

他們關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錢。

趙會平的爸一聽趙會平還是不給錢,立馬就要上來打趙會平,被倪老師攔住了。

倪老師說:“岳父,你帶着岳母和趙偉趕緊離開我家吧,我們家不歡迎你,以後你們沒事也少來我們家,這些年我們做的夠仁至義盡了,以後你們自己好自爲之吧,我們家確實也沒有錢了。”

在倪老師和他岳父岳母爭執的時候,趙偉悄悄的溜到了趙會平的臥室裏,從化妝臺上的一個格子裏找到了那張黑卡。

以前,趙偉有需要的時候過來找他姐,他姐有的時候就是從那裏拿那張黑卡的,他以前見過幾次,所以他知道。

這次他趁趙會平他們都不注意,就悄悄的拿起了那張黑卡。

他覺得只要拿到那張黑卡,反正他也知道密碼,所以他準備自己出去刷卡。

這次他準備除了刷這200萬,還有多刷一些。

現在已經鬧到這地步了,以後他從他姐這裏拿黑卡就會越來越困難,而且經過這一次之後,他姐對他也有防範了,所以他這次一定要刷一筆大大的錢,能夠讓他消費很長時間的,反正他也聽他姐說過,這種黑卡是無限額的。

以前他也是沒有想到,要是早知道這樣,他肯定要拿這張黑卡買房買車,還要買很多很多東西。

以前他覺得有個地方住就行了,沒有買房。

現在,他要拿着這張黑卡去買一套大房子,因爲他女朋友已經跟他說了,讓他買套大房子,然後就準備跟他結婚。

他跟這個女朋友已經相處兩年了,他也非常喜歡這個女朋友,所以他纔會在他女朋友身上砸下那麼多錢。

趙偉從來不想想,他要長相沒長相,要身材沒身材,要家庭沒家庭,什麼都沒有,憑什麼這麼漂亮的女一個女人能看上他,只要聰明的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女朋友是圖他的錢纔跟他在一起的。

但是趙偉已經被愛情衝昏了頭腦,他對他的女朋友是有求必應。

趙偉偷偷的拿上黑卡後,就對他的父母說:“爸媽,你們和姐都冷靜一下,咱們以後再過來。”

他一邊說一邊悄悄的給他父母使眼色。

他父母立馬明白了他的意思,趙會平的媽對趙會平說:“趙會平,你好好想一想,誰纔是你的親人,我們和你弟弟纔是你最親最親的人,你好好想一想以後該怎麼辦,我們就先走了。”

那張黑卡在趙會平和九窈他們見面後,回來就把那張黑卡放在了她的化妝臺的格子裏。

她本來也想把那張黑卡扔掉的,因爲那張黑卡已經被註銷了,沒有任何作用了。

但是畢竟這張黑卡陪伴了她十幾年,也算是有感情了,她想留下做個紀念,所以她就沒有扔掉。

趙偉父母和趙偉走後,趙會平等人都鬆了一口氣。

趙會平也爲有這樣的親戚而感到羞愧,她對她婆婆說:“媽,以後我不會再管我弟弟了,咱們一家只要好好地生活就好了。”

趙會平的平常婆婆也看透了很多事情,她本來年紀也大了,她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她兒子,兒媳和小雨能夠好好的,她這一生也就沒有遺憾了。

以前,趙會平非常照顧她孃家,她看不順眼,經常和趙會平吵架,但是那時候花的錢也都不是他們家的,都是黑卡里的錢,所以那時候吵架歸吵架,趙會平也根本理解不了賺錢的辛苦。

趙會平和她婆婆誰也說服不了誰,依舊各自行事。

現在,趙會平也瞭解了她父母的心思,也知道她父母永遠是向着她弟弟的,所以她不會再像以前那麼傻的默默付出了。

趙會平的婆婆看趙會平突然一下子變的這麼懂事,她也非常欣慰。

如果以後趙會平還是那樣,事事向着孃家,有什麼都給孃家,那麼,他們家即使賺再多的錢也擱不住照顧別人這樣敗家。

今天看到趙會平這個態度,他也就放心了。

當然了,趙會平也沒有發現那張黑卡消失不見了。

她自從放進那個格子以後,再也沒有關心過那張黑卡。

趙偉和他父母離開後,得意洋洋的對他父母說:“爸媽,咱們趕緊去刷卡吧,趁着姐沒發現之前,咱們多多的刷一些,小麗跟我說了,買一套大房子,她就跟我結婚,你們就等着抱大孫子吧,咱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按照,最好是就在今天搞定,買上房子,傢俱,家電等等都提前定下來,能刷多少就刷多少,萬一姐發現了,以後她也許就不會再讓我用這張黑卡。”

他的父母連連點頭:“對對,是啊,我們家小偉就是聰明。”

趙偉的媽媽光顧着誇趙偉了,但是她沒有想過趙偉這種行爲屬於偷盜,不經過別人的允許,就拿了別人的東西,如果別人告他,那麼趙偉是要負法律責任的,這些他們都沒有想過。

趙偉和他的父母打車來到了藍月國際酒店。

這個酒店表面上看是酒店,但是地下是另外一番景象。

地下一共有三層,是一個超級大的賭場,就跟澳門賭場一樣。

三層每層都不一樣,越到下面,級別越高,玩的越大。

趙偉三人來到了地下一層大廳。

以前,趙偉也經常來這裏賭博,每次輸了錢,都是拿着那張黑卡過來還錢,所以賭場的人很多人都認識趙偉,所以,這次他欠下200萬,賭場的人也沒有催趙偉還錢,因爲他們都認爲趙偉肯定會把錢還上。

今天是最後一天,賭場的人猜測趙偉會過來還錢,所以早就給前臺打好了招呼。

趙偉父母明明知道趙偉經常過來賭錢,但是從來不加約束,有時候贏了錢,還誇趙偉聰明,輸了錢,趙偉就不跟他的父母說,直接從他姐那裏拿黑卡過來還錢。 剛纔趙偉還信誓旦旦地在他姐的家裏說,他會改好,他父母也說會挨監督趙偉,但是一轉眼,他們都把這些都忘了。

趙偉來到前臺說:“美女,我是來還錢的。”

美女笑着說:“偉哥,歡迎歡迎,上面有交代,我現在就帶你去財務室。”

說罷,美女就帶着趙偉走向了地下一層的財務室。

趙偉的父母,也跟在趙偉的身後。

一邊走,美女一邊,對趙偉拋媚眼兒說:“偉哥,等交完錢,你再玩兒兩把吧!”

在這裏,這些美女們可以憑自己的本事得到小費,如果誰要是願意被某個闊少看上了,也可以來個一夜~情之類的。

這裏的美女們,只要嘴甜一些,長得漂亮一些,每個月拿到的小費都不少。

因爲來到這裏賭博的人,身價都不會太低,一般人他也進不了這裏。

偉哥吹了聲口哨,對美女說:“偉哥我今天還有重要的事情,我還要去消費,等改天我再過來。”

很快他們一行人就來到了財務室。

美女敲了敲門,裏面的人喊進去後,美女帶着趙偉三人就進去了。

美女對財務的人說:“劉姐,這是趙偉,他是來還錢的。”

財務的人也認識趙偉。

因爲趙偉已經還過幾次錢了,所以也都認識了。

還錢的人都是大爺,劉姐趕盡對趙偉說:“偉哥,你來了,請坐。”

偉哥也不客氣,當下就坐了下來,而他的父母站在他的身後。

財務問趙偉:“偉哥,還是老樣子嗎,刷卡嗎?”

趙偉說:“當然了,趕緊刷,刷完了,我還有事呢!”

趙偉大爺似的口吻說。

前臺的那位美女,也站在旁邊,她的任務就是,帶張偉來到這裏,等趙偉還完錢,再帶趙偉離開這裏。

當然了,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就是防止發生什麼意外,她好出去聯繫人。

趙偉把那張黑卡給了財務。

財務對這種黑卡非常瞭解,這種黑卡是可以無限額透支的卡。

她心裏在想,不知道趙偉這個小子,走了什麼狗屎運,從哪裏弄來了這麼一張卡,可以任意的消費,有了這張黑卡,相當於就有了護身符,到了哪裏,別人對趙偉都得恭恭敬敬的。

因爲這種黑卡就相當於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劉姐開始刷卡,但是刷了一次後,提示此卡無效。

她還以爲POS機出了問題,趕緊換了一個刷卡機,還是顯示此卡無效。

財務笑眯眯地問趙偉:“偉哥,你是不是拿錯卡了,這張卡應該是已經被註銷了。”

“什麼?”趙偉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被註銷了,你是不是搞錯啦?我前兩天還刷這張卡來,你再換一個機子試一試。”

財務又換了一個POS機,結果還是一樣。

趙偉傻眼了,他的父母也傻眼了。

難道趙會平跟他們說的是真的,這張卡真的被人註銷了。

趙偉媽媽連忙拉住趙偉說:“趙偉,難道你姐姐說的是真的?難道這張卡……”

還沒等他說完,趙偉就連忙阻止了他媽繼續說下去。

趙偉混跡於賭場時間也不短了,他非常清楚,如果讓對方知道這張卡被註銷了,他們今天就很難走出這裏了。

所以他轉過頭對財務說:“劉姐,我可能拿錯卡了,我現在立馬回去,重新拿另外一張卡,因爲有一張卡,沒有磁了,所以就重新換了另外一張卡,你們稍等,我現在就回去,很快就回來。”

劉姐雖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是也不敢攔着趙偉,因爲她也不確定趙偉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如果趙偉說的是真的,那麼,她肯定是惹不起趙偉,因爲擁有這張黑卡就代表背景很強大,她只是來這裏打工的,沒有什麼大背景,她根本惹不起擁有這種黑卡的人,她只需要負責好他的財務工作就好了。

如果趙偉說的是假的,自然會有賭場去收拾趙偉,所以劉姐也就沒有說什麼。

前臺小姐又帶着趙偉離開了財務室。

前臺小姐也沒有覺出什麼來,因爲以前趙偉過來還錢都是非常痛快,所以我這一次她以爲只是一個意外。

趙偉三人走後,前臺小姐立即給上面報備了情況,把趙偉的情況跟上面說了。

這種事情他們都很經常遇到。上面的人叮囑前臺,如果今天趙偉還了錢,那就萬事大吉,什麼事都沒有。

如果趙偉今天不過來,那就趕緊通知他們,說明這裏面肯定有問題。

趙偉帶着他的父母,很快到了酒店外面。

趙偉的媽媽說:“兒子,你是不是拿錯卡啦,咱們要不要再去你姐家裏一趟,趕緊把卡拿過來?”

他也不願意相信趙會平對他們說的是真的,如果這張卡被註銷了,那麼他們將面臨什麼樣的後果,他們都很清楚。

趙偉臉色陰沉的說:“媽,我沒拿錯卡,這張卡號兒我已經背到滾瓜爛熟了,我記得非常清楚,就是這張卡。”

趙偉父親趕忙說:“那是不是你姐說的就是真的,這張卡真的被註銷了,那可怎麼辦?”

趙偉說:“是不是對方給我姐換了一張卡,或者是我姐不想再讓我們刷這張卡,所以才換了一張卡?”

趙偉到現在也不相信,對方註銷了這張卡,而不給他姐留下其他的卡。

因爲在小雨出生後這十幾年來,他姐姐利用這張黑卡消費多少,他心裏大概有個數。

對方既然捨得下那麼大的學血本,不可能到頭來對他姐一家這麼絕情,一分錢也不留給他姐姐他們。

他認爲即便對方不給他姐姐留下卡,那麼也會給他姐姐他們留下很多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