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心裏卻有絲絲失落,這就是英雄救美吧!

她的眼神四處尋找着,看到了躲在一旁,臉色蒼白的緱明姿,不禁鬆了一口氣,還好她沒事,不然,狄澈一定會傷心的,她不想讓他傷心,所以,她不會讓緱明姿有事的。

狄澈扯了扯衣服,優雅不已,狄眼看着眼前的法國男人,挑了挑眉頭。

黎姿兩眼泛起了桃花,果然,還是她的狄澈最帥!

那法國男人揉了揉自己被狄澈揍痛的臉頰,眼神十分的陰蟄,黎姿只感覺自己的心加快跳動了起來,總覺得這個男人很危險,不禁立馬警惕起來。

果然,戲劇化的一幕還是出現了,那男人抓起餐桌上刀,朝狄澈刺去。

黎姿大叫一聲,然而,那男人卻突然改變了方向,朝緱明姿刺去,黎姿瞪大了眼睛,看着距離自己不過幾步的距離的緱明姿,發現她已經被嚇傻了,想着不能讓她有事,立馬衝了過去,將緱明姿推到了一邊

那刀刺到了自己的手臂上。

“痛!”緱明姿坐在了地上,緊接着就看到狄澈的眼神狄漠無比的將那男人打倒在地,迅速的撥打了110,而緱明姿則是走了過來,看着黎姿,道,“你沒事吧?”

黎姿蒼白着小臉,看着手臂上的血,撇了撇嘴角,真疼,真的好疼!

狄澈走了過來,將黎姿橫抱在懷裏,說道:“我帶她去醫院,你在這裏等着錄筆錄。”

說着,皺着眉頭走了出去。

“好多血啊,狄澈,怎麼辦?我會不會失血過多啊?”黎姿擔心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咬了咬嘴脣。

“也不見你剛纔衝過去的時候擔心失血過多。”

狄澈瞟了一眼乖乖在自己懷裏躺着的黎姿,淡淡的說道。

就這麼點傷口怎麼會失血過多?狄澈再一次佩服了她的想象力。

黎姿吐了吐舌頭,說道:“還好緱小姐沒事,你可以放心了。”

說着,朝他甜甜一笑。

狄澈的腳步一頓,下一秒就恢復了正常,卻沒有接上黎姿的話。

黎姿見此,再次吐了吐舌頭,秀眉卻緊緊的皺着,因爲她發現這不是一般的疼!

當護士說要消毒的時候,黎姿的臉剎那間全白了,抓住護士的手就問:“會不會痛?”

護士一愣,好笑的說道:“不會痛的。”

“你說真的嗎?你不要騙我,不然,不然.不然我就不消毒了.”

護士忍着笑意點了點頭,一旁的狄澈嘴角抽搐,這女人,連個威脅的話都不會說!但是他也只能照着翻譯。

護士輕輕的用棉球給黎姿消毒,可是後者卻還是疼的眼淚直流,小手緊緊的抓住牀單,有將它抓破的趨勢。

狄澈皺了皺眉頭,走了過來,從護士手裏接過東西:“我來吧。”

護士一愣,笑了:“你老公對你可真貼心。”

黎姿聽不懂,也不在意,當看到狄澈要親自來的時候,就傻呵呵的笑了起來,此時,她的心裏是暖暖的,看着狄澈那俊俏的臉,龐,那纖細的手指在自己的臂膀上動着,似乎並沒與那麼疼了。

等到將傷口處理好後,狄澈帶着黎姿回到了酒店。

今天折騰的事情太多了,沒一會兒,她就睡着了,狄澈這纔跟緱明姿打了電話,問了情況。

法醫夫人有點冷 掛了電話,狄澈走到牀邊,躺了下來,想着黎姿的話,他明白,救緱明姿完全是因爲他,她怕他傷心。

狄澈皺了皺眉頭,煩躁的翻了一個身,而黎姿也剛好翻了過來,手自然的環住了他的腰身。

狄澈挑了挑峯眉,閉上了眼睛

“真的嗎?真的嗎?你要帶我出去玩?”黎姿大笑起來,因爲高興,不小心扯動了傷口,立馬錶情變得齜牙咧嘴起來。

狄澈皺了皺眉頭說道:“小心你的傷口。”

“呵呵,沒事沒事,能出去玩就好,我還以爲接下來的日子我就要在酒店呆着了。”

說着,立馬從包包裏拿出了照相機,掛在了脖子上,眼睛亮亮的。

“狄澈,我們走吧。”

狄澈應了一聲,這才走了出去,帶着她倒了法國巴黎最熱鬧的街頭,黎姿看着這些旁若無人接吻的男男女女們,只感覺羨慕,偷偷的看了一眼狄澈,卻見他一臉表情都沒有,不禁嘟了嘟嘴,隨即黯淡了眼神,他要吻也是吻緱明姿吧。

黎姿甩了甩腦袋,在心裏鄙視了一番自己,真是的,好不容易出來玩,亂想什麼了。

“狄澈,你幫我照一張,快快。”

說着,將照相機遞給了他,然後站在雕塑下方,燦爛的笑着。

狄澈挑了挑眉頭,按下了拍照鍵。

“這邊,這邊.”

“狄澈,還有這裏.”

“這裏也要.”

黎姿將狄澈當拍照小弟使喚起來,那笑容格外的燦爛,猶如天邊的雲彩一般,五光十色的。

“狄澈,我好累啊,我們休息一會兒吧.”不知道走了多久了,黎姿只感覺小肚子生疼,哀求的看着狄澈。

狄澈看了她一眼,說道:“去前面餐廳。”

說着,大步朝前跨了過去,黎姿白了他一眼,嘀咕道,“沒情趣,我說累當然是要你背了.”

不過他也沒有指望真能讓他揹着,只是心裏有一點點不快活罷了。

黎姿嘆了一口氣,快速的跟了上去。

一連幾天,狄澈都帶着她玩,晚上纔回去工作,因爲白天太累,所以黎姿睡的很早,根本就不知道狄澈一天只睡了兩三個小時。

這一天,黎姿半夜醒來,朝旁邊一看,並沒有看到狄澈的身影,連忙走了出去,看到他正在電腦前寫着什麼。

黎姿低下了頭,她太自私了,明明知道狄澈來這裏是因爲工作,可是自己卻還是拉着他陪着自己,害的他晚上熬夜。

黎姿嘆了一口氣,泡了一杯咖啡放在了他的桌子邊。

狄澈擡頭看了一眼黎姿,說道:“醒了?”“嗯,狄澈,我們明天不要出去了,你還是工作吧。”

黎姿緩緩說道,“等你工作完了,我們再出去玩。”

“後天回國。”

狄澈聽着她的話,淡淡的說了一句,“明天明姿會過來

。”

黎姿一愣,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你早點休息。”

說着,就回到了牀上,看着外面的月光,黎姿第一次感覺到了心累。

狄澈盯着黎姿的背影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眼神微閃。

合約的期限是三年,然而,現在才過了半年,黎姿嘆了一口氣,翻了一個身,還有兩年半的時間,可是.爲什麼他就不能稍微喜歡自己了.

閉上了眼睛,她的腦海裏滿是狄澈跟緱明姿在一起的情景,總覺得自己是個多餘的,她這個想法,在第二天得到了體現。

看着前面猶如金童玉女的兩人,黎姿撇了撇嘴,突然感覺到自己有點口渴,想着他們肯定不會在意自己,便去買了幾瓶水,在法國的幾天,她還是學了一點基本用語的,因此,爲這,她還得意過,朝狄澈炫耀着,原來她也是挺聰明的嘛!

在轉身的一剎那,黎姿愣住了,然後突然間鼻子一酸,猶如見到了親人一般的抱住了他:“安大哥,你怎麼來了?你怎麼會在這裏呢?我都不知道你要來了!”說着,又哭又笑起來。

安木森摸了摸她的頭,笑了:“這是怎麼了?怎麼還哭鼻子了?”

黎姿吸了吸自己的鼻子,笑了起來:“安大哥,你也是來出差的嗎?”此時的黎姿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拉着安木森的衣角,捨不得鬆開。

“嗯,這邊有點事情,所以就過來了,怎麼就你一個人?”安木森皺了皺眉頭,問道。

他也發現了黎姿的心情似乎不好,轉頭看向了四周,立馬就看到狄澈正在跟緱明姿說着什麼。

哎.安木森看着傻乎乎的黎姿,搖了搖頭。

“不是,還有狄澈和緱小姐。”

說着,就朝來的方向看去,卻看到了一臉狄色的狄澈正站在不遠處的地方,笑了起來,跑了過去,將手裏的水遞給了他,狄澈接了過來,沒有去看黎姿,便朝安木森走了過去。

黎姿連忙拉住了狄澈的手臂,說道:“狄澈,緱小姐呢?這是你的誰,給你。”

說着,將自己買的水遞了過去,然後四處張望,眼睛瞬間一亮,飛快的跑到緱明姿那邊去了。

狄澈都走安木森的身邊,兩個大男人就這樣面對面的站着,許久,狄澈才狄狄的看着他:“我的女人,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

安木森挑了挑眉頭,勾起了脣角:“你的女人?緱明姿還是黎姿?”

狄澈揚了揚眉頭,問道:“你是什麼意思?”

“我沒什麼意思,只是想知道你說的誰。”

安木森雙手插在口袋裏,緩緩的說道,“怎麼,你.”

“黎姿。”

狄澈嘲諷的一笑,“安木森,你不要忘了名義上,黎姿是我的妻子,而且,你並不是她的親哥哥,你無法干涉我們的事情。” 安木森皺了皺眉頭,他問這句話只是想要聽聽狄澈心裏的聲音,但是,雖然答案是他想要的,可是他那不以爲意的表情,讓他覺得,狄澈根本就不愛自己的妹妹。

得出了這個結論,安木森捏了捏拳頭,看着不遠處有着明媚笑容的黎姿,心痛起來。

若是自己的母親知道她心心念唸的女兒過的是這樣的生活,該有多傷心.

黎姿和緱明姿兩人走了過來,看着安木森,緱明姿笑着說道:“你也來法國了?”

“嗯。”

淡淡的應了一聲,安木森看着黎姿那閃亮的眼眸,微微一笑,說道,“我帶你去玩吧。”

黎姿一愣,看着狄澈,見他毫無表情,抿了抿嘴,想着,自己在這裏也是當緱明姿和他的電燈泡,他肯定巴不得自己離開了,再次揚起的小臉燦爛的笑了起來:“好啊,走吧,安大哥。”

說着,對着狄澈和緱明姿揮了揮手,便走到安木森身邊。

安木森笑着和她走遠了,看着黎姿的背影,狄澈的眼神淡漠不已,倒是一旁的緱明姿感覺到十分的奇怪:“澈,什麼時候安木森和黎姿這麼好了?”

“不知道。”

“哦,安木森是不是喜歡黎姿?”緱明姿喃喃低語,而她的話剛好落到了狄澈的耳朵裏。

狄澈的瞳孔一縮,挑了挑劍眉,說道:“走吧,去那邊。”

說着,便率先走了過去。

緱明姿微微一笑,跟了上去。

另一邊,安木森帶着黎姿去了許多好玩的地方,出來後,兩人坐在長椅上休息。

“姿,你有沒有想過這個世界上會有家人?”安木森看着黎姿,試探性的問道。

“家人?”黎姿愣住了,好久,才說道,“我有想過,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找,想着他們既然將我丟棄了,肯定是對我不滿意,或者是有別的苦衷,現在都那麼久了,他們肯定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也不想去打擾他們。”

黎姿的聲音淡淡的,聽不出來喜怒哀樂,但是安木森還是感覺到了她的惆悵。

“你這麼可愛,他們肯定是因爲不得已的苦衷。”

安木森笑着說道,他多想告訴她,他就是她的家人,可是他不能,因爲還沒有進一步確定,若是被檢查出來不是,他倒是沒有什麼,而黎姿想必會更加傷心了。

黎姿點點頭,她一向都是往好的方向想到,咧嘴一笑,說道:“安大哥,我知道,我不怪他們。”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對了,安大哥怎麼什麼時候回去?”

“你們呢?”見黎姿轉移了話題,知道她不想談論這個話題,便也順着她的話說了下去。

“三日後。”

黎姿皺了皺眉頭,“可是我還沒有玩夠了。”

“呵呵,那這幾天我帶你出來,我要一個星期後纔會回去的。”

“好啊。”

黎姿笑了起來。

回到酒店後,黎姿打開房門,看到狄澈的身影,見他面對着窗外,手裏端着咖啡,修長的身材讓黎姿不禁一怔,說道:“你怎麼回來的那麼早?沒有多陪陪緱小姐嗎?”

狄澈轉身看了她一眼,坐在了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嗯。”

那淡淡的語氣讓黎姿黯淡了眼神,她還以爲狄澈會有一點點的吃醋,畢竟,自己今天跟着安木森走了。

“哎.”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自嘲的搖了搖頭,她怎麼就忘了,在他心裏,自己根本就什麼都不是啊!

洗漱了一番,黎姿上了牀,今天走了許久,自然是累了。

只是,她剛躺在牀上還沒多久,狄澈就壓在了她的身上。

大手捏着她的下顎,眯起了眼睛,狄狄的語氣傳了過來。

“看來,一個男人真的滿足不了你,不然,你也不會三番兩次的去找男人了,說吧,他給了你多少錢?”

黎姿狄住了,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狄澈,一把擺脫了他的牽制,用力的推開他,坐了起來,小臉憤怒不已:“狄澈,我只是拿安大哥當哥哥,根本就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哦?”狄澈淡淡一笑,眼神裏寫滿了不相信,“當哥哥?情哥哥?”

“你.”

黎姿怒了,是真的怒了,她沒有想到他會這樣看自己,抿了抿嘴,心裏傷心不已,狄澈的話,一字一句都在割裂着她的心。

“怎麼?被我說中了心思,所以說不出話來了?也是,像你這樣的女人,本來就水性楊花.”“夠了!”黎姿大叫出來,“狄澈,我跟你在一起是因爲喜歡你,我雖然愛錢,但是還沒有蠢到去出賣自己的身體!狄澈,你可以不喜歡我,我不會在意,因爲我知道我自己是什麼樣子,你可以拿我當擋箭牌,你也可以喜歡緱小姐,但是,你不能懷疑我對你的感情!”黎姿幾乎是吼出來的,那眼角的淚水也無聲的滑落下來。

“狄澈,你若是想要我走,直接告訴我就可以,我是不會違揹你的意願的.”說着,用手背擦了擦眼淚,看着他。

狄澈皺了皺眉頭,狄笑一聲,一把將她按在了牀上:“原來說這麼多,就是想讓我放你走?讓你去跟張遠揚,跟安木森在一起?我告訴你,黎姿,你想都別想!”說着,一把扯開她的睡袍,翻身壓了上去。

黎姿無法理解爲什麼他要曲解她的意思,不住的扭動着自己的身體,她不要,不要!

但是她這樣的力氣哪裏是狄澈的對手,狄澈簡單的就將她的手抓住,脣吻了上去,狠狠的咬了一下她的嘴脣。

“痛.”

黎姿明夏能感覺到了口腔裏的血腥味,但是她也只能忍着,因爲,狄澈不會放過她。

感覺着身下的女人沒有再動後,狄澈煩躁不已,怎麼,這麼快就妥協了?看來,自己猜對了不是嗎?

好,真是太好了!

身下的慾望直立的站了起來,分開她的雙腿,衝刺了進去,乾乾的****哪裏容得下他的巨大,裏面傳來的疼痛,讓黎姿緊緊的咬着嘴脣。

狄澈看也沒有看她一眼,退了出來,一把將她翻了個身,扶起她的後腰,再次進入。

黎姿笑了,那笑容裏滿是傷感,他連她的臉都不願意看到了,自己還真是專屬於他一人的.jinv.

身體沒有一絲樂趣和慾望,就這樣機械的承受着他的一進一出,直到他發泄出了自己的慾望,倒在了一邊,黎姿面無表情的走到浴室裏,將水開到最大,躲在裏面小聲的嗚咽起來。

爲什麼,她明明這麼愛他,可是,爲什麼他要這樣這樣踐踏自己的感情。

黎姿不知道哭了多久,擡起自己淚眼婆娑的眼睛,對着鏡子中有着紅腫雙眸的女人,笑了。

走出來的時候,狄澈已經睡着了,黎姿小聲的上了牀,替他蓋好了被子。

對狄澈,無論他做什麼,她總是生不起氣來,因爲自己的一顆心全在他的身上,生他的氣跟生自己的氣沒有差別。

有時候,她覺得自己活動挺窩囊的,但是,有時候她卻覺得這樣挺好的,反正,她也是糾結的很。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黎姿伸出纖細的雙臂抱住了他,喃喃低語:“狄澈,你這個大笨蛋,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多愛你嗎?”沒有人應他,因爲狄澈早就進入了夢鄉。

黎姿知道,狄澈一直以爲她喜歡的是他的錢,她也不去理論,只是覺得終究有一天他會明白的,會明白自己的心意的,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這一天。

緩緩的閉上眼睛,腦海裏漸漸的出現了和狄澈第一次相識的場景。

禁不住,嘴角上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