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氣得直跺腳,快步衝到楊非凡的面前,伸出雙手又再將楊非凡攔住。

“老孃不相信。”何韻的眼中閃出了淚花,不敢相信地道:“要是你只當老孃是同學和普通朋友,爲何你在學校的時候這麼關心我?每次,我身體不舒服的時候,你總會第一時間出現在我的身邊,爲什麼?”

“我們都是學醫的人,所謂醫者父母心,不要說你是我的大學同學,就算不是,我也會第一時間趕去看你。”

楊非凡平靜地道:“我就是搞不懂,你自己也是學醫的,爲何就不懂得照顧自己?”

“能醫不自醫,你又不是不知道。”

何韻從口袋中掏出兩張電影票,怒氣衝衝地道:“楊非凡,你知道嗎,老孃花費了很多心思,纔買到的兩張電影票,本來,昨晚想約你去看電影,誰知,你故意關機,害得老孃白費心思,現在,電影票沒用了、報廢了,你高興啦!”

直到現在,楊非凡終於明白了,昨晚,何韻爲什麼會多次找他,原來,是爲了約他看電影。

“何韻,請你以後不要再自作主張,好不好?”楊非凡一本正經地道:“你應該知道,感情是不能勉強的。”

自從認識了何韻,楊非凡最反感的就是,她每次都自以爲是、自作主張,總是認爲她喜歡的東西,別人就一定喜歡。

假如,別人不喜歡,不贊同她的觀點,那麼,何韻就會用如同是女皇的身份,去命令和強迫別人按照她的意思辦事。

也正因爲何韻野蠻、自以爲是、自作主張的性格,才使得楊非凡對她沒有什麼好感,要不然,大學這麼多年,楊非凡肯定不會只當她是普通朋友。

就好像陳嫣一樣,雖然,楊非凡認識她不是很久,但是,由於她溫柔善良、善解人意,所以,楊非凡很快就和她熟絡,並打成一片。

這充分證明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並非認識的時間越長,關係就越好。

相反,假如,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彼此之間沒有任何隔膜,交的是心,那麼,就算認識的時間不長,關係也可以很好!

楊非凡喜歡女神,不過,他更喜歡心地善良的女神。假如,女神心腸狠毒,那麼,就算這個女神美若天仙,他寧願遠之,也不願交往。

“不,感情是可以培養的。楊非凡,我們認識了這麼久,難道,你對老孃一點感情都沒有嗎?”何韻扯着楊非凡的衣領,傷心地問道。

“有!不過,這種感情只不過是普通朋友之間的感情。”楊非凡並沒有躲開,任由何韻扯着他的衣領。

“是不是老孃不夠漂亮,所以,進不了楊大帥哥你的眼睛?”何韻扯着楊非凡的衣領,使勁地搖晃着。

“不是,你很漂亮!”楊非凡長嘆一聲,繼續任由何韻將怨氣發泄到他的身上。


“那你爲什麼不喜歡老孃?”何韻緊緊地盯着楊非凡,“老孃知道了,你一定是在醫院實習期間,認識了比老孃還要漂亮的女神。”

楊非凡不想回答重複的問題,也不想繼續和何韻糾纏下去,於是,他輕輕地推開何韻,然後,轉身大踏步往前走。

“楊非凡,你給老孃站住!”何韻大喝一聲:“老孃有的是錢,只要你答應做老孃的男朋友,你要多少錢,老孃都可以給你。”

“不要以爲自己有錢,就很了不起,有錢不一定能夠買到愛情,愛情是無價的,只有用心去感受,纔會得到愛!”說完,楊非凡揚長而去。

留下的只有何韻的身影,以及,圍觀看熱鬧的同學。

“你說,這個楊非凡是不是傻的呢?何韻這麼漂亮,這麼有錢,他居然看不上,有沒有搞錯?”

“是啊,是啊,他肯定是個傻子,要是老子,早就已經飛撲過去,答應成爲何韻的男朋友了。”

“雖然,何韻潑辣了一點,但是,好歹她也是女總裁的千金啊!這麼漂亮、這麼有錢的富家小姐都不要,楊非凡簡直傻透了,哎!”

“沒見過這麼傻的人,呵!”

一時之間,圍觀看熱鬧的同學中,有好幾個男同學立刻低聲議論紛紛。

何韻狠狠地瞪了這幾個八卦的男同學一眼,大罵他們一番後,氣憤地離去。

……

楊非凡的速度很快,轉眼間,就已經離開了校園的草地,來到了學校的籃球場。

就在楊非凡剛出現在籃球場的一瞬間,迎面飛來了一隻籃球。

這隻直飛而來的籃球聲勢十分浩大,旋轉時,還夾帶着呼呼的風聲。

假如,楊非凡被這隻籃球直接飛中,那麼,就算是不死,恐怕,也會被撞得頭暈眼花、鼻血直流。

眼看籃球就要擊中楊非凡的面部,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楊非凡微微一愣後,立刻翻轉手腕、運轉能量,穩穩地將籃球扣住。

楊非凡掃了籃球場的同學一眼,將手中的籃球扔了回去後,轉身就走。

“楊非凡,你別走,再吃老子一球。”

聲音響起的時候,一隻紅色的籃球夾着呼呼的風聲,帶着前所未有的速度,飛快地撞向楊非凡的後背。 籃球砸過來的速度,幾乎與聲音傳播的速度一樣,都是那麼的快!

眼看籃球就要砸中楊非凡的後背,楊非凡冷哼一聲,快如電閃般轉過身子。

與此同時,他右手緊握拳頭後,運轉能量,向着直飛而來的籃球一拳打去。


嘭!

籃球被楊非凡的拳頭打穿的一瞬間,如泄了氣的氣球一樣,發出了一聲悶響。


衝力十足的籃球,居然被楊非凡一拳打穿,正在操場上看熱鬧的同學,立刻一片譁然!

“天啊,這要多大的爆發力纔可以將籃球打穿啊?”

“他的爆發力也太強了吧?”

“不是太強,而是,超乎想象!”

……

這時,就連以籃球來襲擊楊非凡的林豪,也禁不住暗暗地捏了一把汗。

林豪,年約二十,身高一米八五,虎背熊腰,雖然,看起來皮膚黝黑了一點,但是,也不失是一個美男子。

他在女生的心目中,是名符其實的黑馬王子,他的母親是計生辦主任,他的父親是羅源市羅源鎮鎮長。

由於林豪家境不錯,樣子也俊美,所以,很多女生都很喜歡他,甚至,主動追求他,然而,他卻只鍾情於大學校花何韻。

林豪從小就喜歡習武,他是跆拳道黑帶五段的高手,更是力大無窮的散打王,曾經稱霸校園。

楊非凡只是輕出一拳,就已經將直飛而來的籃球打穿,這種驚人的力度,就連林豪也自嘆不如!

當然,只是將一隻籃球打爆,林豪自問也可以做到。不過,要將直飛而來、帶着衝力的籃球打爆,並且,一瞬間擊穿,他就無法做到。

直飛而來的籃球,本身就帶着衝力,就算是不打穿,只是打爆,也得化解了衝力,再運足力量,纔可以做到。

如今,看到楊非凡那輕描淡寫的樣子,他似乎並沒有出多大的力氣,就已經輕鬆地將籃球打穿。

“林豪,你這是什麼意思?”楊非凡拳頭一縮,右手從泄了氣的籃球中抽了出來後,一招太極推手,將面目全非的籃球推向林豪。

來而不往,就等於沒禮貌!

楊非凡奉行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雙倍奉還!

“什麼意思?何韻對你這麼好,你居然這麼對她?”林豪雙目通紅,惡狠狠地瞪着楊非凡。

與此同時,面目全非的籃球正好飛到,林豪不屑地揚起右掌拍向面目全非的籃球。

滿以爲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將面目全非的籃球拍飛,誰知,籃球不但沒有被拍飛,而且,還將他的右手腕震得脫臼。

面目全非的籃球並沒有因此而掉下來,而是,直接撞到林豪的右肩上。

嘭!

林豪的整個身體,被面目全非的籃球撞得倒飛而去。

落地時,林豪口噴鮮血、慘叫一聲,幾乎暈倒過去。

見狀,林豪身邊的朋友嚇得臉色突變,紛紛走過去將他扶起。

其中,一個叫周武,與林豪關係最好的人,指着楊非凡,罵道:“楊非凡,你出手也太狠了吧?”

楊非凡打着背手,慢慢地走了過來,笑道:“不是我太狠,而是,他自不量力。”

剛纔,假如林豪不逞強,直接躲開,根本就不會受傷。可是,他偏偏犯了輕敵的毛病。

林豪看到楊非凡慢慢地走過來後,左手迅速地緊握着右手腕,交錯一推,咔嚓一聲,就已經將脫臼的手腕接好。

“老子沒事!”林豪忍着痛,從地上慢慢地站了起來,他輕輕地拍了拍周武的肩膀,然後,囂張地道:“楊非凡,老子要挑戰你。”

“爲了何韻?”楊非凡搖了搖頭,輕嘆一聲:“你這又何苦呢?何韻她根本就不喜歡你。”

“老子不管,你今天這麼對何韻,老子就是看不過眼。”林豪吼道:“何韻有什麼不好,你爲何不喜歡她?”

“你消息也蠻靈通的呢,剛發生的事情,就已經知道了!”楊非凡心中也暗暗地佩服林豪,爲了何韻,居然時刻都在關注她。

其實,林豪爲了及時瞭解何韻的動態,早就已經在她的身邊安排了不少報料的線眼,這些線眼,遍佈校園的每一個角落。

所謂有錢好辦事!

林豪是個有財有勢的公子哥兒,只要他發話,立刻就會引起共鳴。

“爲了何韻,老子林豪今天決定好好地教訓你這個不識好歹的臭小子,哼!”

說完,林豪使出跆拳道中的一招旋風劈腿,狠狠地劈向楊非凡的頭部,他想出奇制勝,一招就解決楊非凡。

楊非凡武力驚人,林豪自然知道,不過,他倚着自己是跆拳道黑帶五段的高手,所以,壓根就不將楊非凡放在眼裏。

剛纔的脫臼之痛,並沒有因此而嚇怕林豪,相反,他覺得他剛纔太大意了,所以,纔會中招。假如不大意,那麼,區區的楊非凡,又算得了什麼?

這樣想着,林豪變得更爲傲慢。

看到有人打架了,圍在林豪身邊的朋友,紛紛退到一旁、圍成一圈,吶喊助威。

“豪哥,加油!”

“加油,豪哥!”

“打他,豪哥!”

“豪哥,打他!”

……

錯過是最美的回憶 ,鋪天蓋地,迅速地卷席整個操場。

一時之間,也吸引了不少同學到來圍觀。

更有甚者,將林豪和楊非凡的打鬥當成是賭局,紛紛在他們的身上投注。

“老子押一百塊錢,買林豪贏。”

“老子押五百塊錢,買林豪贏。”

“老子押一千塊錢,買林豪贏。”

……

林豪是跆拳道黑帶五段的高手,曾經稱霸校園無人能敵,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將賭注押在林豪的身上,至於楊非凡,只有少數的人買他贏。

楊非凡聽得直皺眉,他壓根就沒有想到,林豪的主動挑戰,會演變爲賭局。

林豪有這麼多人擁戴,楊非凡一點都不關心,他只關心的是,他要趕去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爲雲老看病,假如遲到了,那麼,必定會成爲別人的話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