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爲用同一手段進入百族大戰進行戰鬥的二人,冥冥中有種惺惺相惜的宿命,二人之間遲早將有一場驚天的對碰。

一共倖存的七十六人中,一匹匹黑馬從中脫穎而出,經過四輪殘酷的比拼,七十六人還剩下十八個人,還有五個人百戰點超過其餘七十一個人,直接進入到排位爭奪戰中的堪稱妖孽的種子選手。

龍淵等人將所有的百戰點一股腦都注入進了龍淵的百戰牌,期間幾人又同羊種,成空二人回合,淵盟隨着新鮮血液的注入變得愈發強大,經過一致商議,衆人將封碑之戰的重任交付給了龍淵,希望他問鼎百戰王的稱號!

幾人默默退出了戰鬥,青石擂臺上散發着濃烈的血腥味,雖然規則不準殺人。不過撕裂你小半個身子,扯斷你一條胳膊腿,只要你沒死就符合規則,因此血液在將青石擂臺染紅。

變成褐紅色的地面,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錯覺。原本在無盡黑夜開啓的封碑之戰,隨着時間的推移,百戰榜上的靈光也在一點點消退着。

鋼鐵蘇聯 此時,東方的天際已經泛起魚肚白,距離天亮不足一個時辰,到時候也是排位戰正式打響時候。真正的天才之間的戰鬥,妖孽級別的對抗賽。

兩個狀如鐵塔的身子高大的大漢,手持一柄巨大的鼓捶,震耳欲聾的的鼓聲陡然響徹天地,好不熱鬧。

須不知。災難已經悄然而至,四大超級勢力的巔峯強者,都未知的強大存在降臨這片星空。

四人彼此面面相覷,臉色陰沉同時施展光印重溯後,那光幕演化出來的影響,讓他們知道敵人來歷非比尋常。

可能是穿越某個時間點,從黑洞中鑽出的域外強者。不過這個可怕的猜想在四人腦海中出現的剎那,便被生生的抹去了。

因爲那個黃金戰甲人施展的手段。以及那可怕的實力,讓他們不約而同的想起的一個人。曾經六大超級勢力聯手都沒能將它斬殺,只是將它封印的存在。

“難道是那個怪物的家族來尋它了。按理說曾經被我們封印了這麼久,它不可能有能力手段向它的家族求助,難道說縹緲宮的禁地被人入侵,並強行打破對暗影之皇種下的束縛鎖鏈嗎!”

聽到元嬰這樣一說,其餘三個人的臉色愈發難看了起來“難道說靈族也難逃一劫嗎,麟遊那個傢伙可是周天境的存在!這是要變天了嗎?”

“走去縹緲宮的萬丈峯去看看那傢伙還在不在!”話音未落幾個人便化作流光。以驚人的速度飛向那縹緲宮的地域。

幾道散發着強大陰寒之氣的粗大鐵鏈斷落成一節節,散落在地。地下留下了觸目驚心的爪痕,在堅硬的地上劃出一道道深淺不一的溝壑。隱隱間那爪痕似乎能夠吞噬人的心智一般,擁有着恐怖的魔力。

束縛着身上的諸多規則符文,盡數潰散,再也無法困住它半分。

頭上長着兩根猩紅犄角的半獸人,只不過它身上散發着的皇者之氣,雖然被禁錮封印了數千年,依舊咄咄逼人。

仔細看的話那黃金戰甲人,身影與它竟有幾分相似,一艘艘虛空戰艦懸浮在虛空之上,這是靈器的一種,能夠在紊亂的虛空中如履平地,輕而易舉躲避虛空亂流。

一道道密集的白色光線從一艘艘虛空戰艦中陡然釋放,凝結成粗大的白光猛的撕裂那封印的符文。

嗤嗤!

一聲聲脆響從那透明如同雞蛋殼般的光罩傳出,密集的裂紋爬滿了整個禁錮光罩,那頭生犄角的半獸人瞅準時機,手中陡然凝出一道散發着滔天黑霧的長矛,猛的刺向那光罩。

砰!

地動山搖,整個縹緲宮都爲之一振,甚至於連萬丈峯都坍塌,無數碎石滾落,場面極其震撼,灰塵漫天飛沙走石。

帶着一聲嘶啞的聲音那暗影之皇,朝着負手而立在虛空戰艦上的黃金戰甲人抱拳道“血帝這次多謝了,這數千年的失去自由封印之苦便從縹緲宮開始復仇吧!”

原本就帶着陰邪之氣的眸子,陡然再次變幻,頭上的兩根犄角隨着它體內難以遏制的憤怒,愈發變得更加猩紅粗大,身體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的半獸人此刻以變成一尊高大威猛的遠古兇獸!

“呵呵,饕餮你貪吃的性格還是令你栽了大跟頭,做我的坐騎吧,暗影之皇你自封的稱號不符合你遠古兇獸的身份。恢復你原來殘酷殺戮的本性吧!”

那黃金戰甲人手一揮兩道金剛圈便套在饕餮頭上粗大猩紅的犄角上,隨後縱身一躍騎在它龐大身體之上,手持一把黑色的巨斧,揮師縹緲宮!

“十萬年了,還差一具靈身就可以重塑*,縱使你們創世三傑利用創世那傢伙留下的絕世封印,囚禁了我十萬年,可惜你們看不到我統治世界的那天了,哈哈,這世界唯我獨尊,我就是主宰!”

這身穿黃金戰甲的人,赫然就是被創世神,連同創世三傑燃燒本命靈源,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纔將其封印的強者。阿瑞斯一族的至強天才以神自稱的巨靈神!

同時他身穿的這件黃金戰甲,乃是將雷帝的雷霆戰袍,炎帝的烈焰戰甲,聖使的聖衣經過萬火源頭的火靈珠淬鍊而成的,他稱之爲道之鎧甲。

血帝曾是他的一具靈身曾經附着在雷玄身上,可想而知雷玄殿已經不復存在…… 風雲突起,整個縹緲宮所處的地域,隨着萬丈峯的坍塌破壞了整體結構,直接導致縹緲宮許多建築毀於一旦,死傷無數。

突來到來的災難,讓所有人沒有一絲準備,在絕對實力面前,如同螻蟻一樣,只有被虐殺的分,不到一刻鐘巨大的縹緲宮變成廢墟,饕餮巨大的身軀橫衝直撞,碾碎着駐守縹緲宮的諸多強者。

不過這些在縹緲宮算是強者,在遠古兇獸饕餮面前顯然不夠看,除了全力防禦外,都在尋找着逃生的方法。

咻咻咻!

數道凌厲的白色光印從饕餮嘴裏迸發,電光火石間爆炸聲四起,戰火瞬間吞噬了所有,只留下滿地的廢墟殘害,以及被侵蝕成爲一具具白骨的屍體。

在踏平縹緲宮後,饕餮的怒氣似乎減弱了許多,與生俱來的狂傲不羈,讓它不甘心屈尊給巨靈神當坐騎,那種被人騎在脖子上的感覺,比束縛它千年自由還要難受。

於是乎它在全力掙脫着套在它犄角上的鎖靈環,試圖將鎖靈環從犄角上移除,從而回復自己全盛時期,無拘無束的生活。

看出饕餮此刻所想的巨靈神,獰笑道“不要白費力氣了,饕餮跟隨本神絕對不會虧待你,甚至有可能跟隨我屠戮天下,將這片星空化爲人間地獄!”

巨靈神有些崢嶸的表情,放蕩不羈的狂笑響徹整個萬丈峯之上,不過偌大的縹緲宮在饕餮的一頓橫掃下,淪爲一片廢墟,甚至於連萬丈等都爲之坍塌。

等幾大超級勢力的巔峯強者來臨的時候。只看到變成廢墟的縹緲宮,同時淒厲的慘叫聲也斷斷續續的從廢墟中傳出。

元嬰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到底是誰在和我們幾大超級勢力過不去!查!發出天道懸賞,有消息者當得到進入天魔神譚的終極之地!”

其餘幾人面面相覷,臉色也是陰沉不定。未知的敵人展現出的強大實力,足以輕而易舉踏平他們每一個超級勢力種族,也唯有靈族能夠勉強有一戰之力。

天地紛亂四起,殊不知在短短几天時間中,無數天之戰後的所遺留的強者遺蹟,被人光顧似乎在尋找着什麼。一場驚天動地的詭異陰謀在悄然進行着。

百戰榜一道道密集的人名被刻在其上,“百戰榜第六十五,魔族魔方!”

“百戰榜第四十三,冥界赤血鳴!”

“百戰榜第三十八,百花谷花千語!”

“……”

那前三的位置得名額依舊只有麟嘯在上面浮現。彷彿在傲視着所有進入百戰榜單的所有人,也或許在等着真正黑馬出世的那天。

“縹緲宮,元星勝!”

“再過一場元嬰可直接進入前三甲.這孩子倒是爭氣,希望這一次能多留下來點精英弟子,將來壯大我縹緲宮啊……”

“元辰縹緲宮遭到暗影之皇的報復,根據輪迴教展開的天羅地網的搜查,有些事情已經逐漸浮出水面,諾。這是僅剩的一次天道懸賞的發佈,懸賞額度也比之前兩次提高了無數個層次,由縹緲宮。輪迴教,魂族,通天教的至強者發佈,凡是提供滅截天教,踏平縹緲宮的神祕勢力的情報,都可以獲得進入天魔神潭的終極之地!”

聽到寂滅如此一說。元辰不由得微微一笑,“沒有三把打開原始青銅門的月光密匙。什麼人也無法進入那終極之地,除非躲在裏面的戰天族人從中出來。同時奉上潘多拉之心,才能進入那終極之地,去尋那可奪天地的大造化,有緣者也可能得到永樂星河二帝的傳承,問鼎那至高無上的境界!”

元辰所知的奧祕比領導瞭解太多了,元辰作爲縹緲宮僅次於元嬰的存在,可見他的重要性,三朝元老的他曾經在元嬰的爺爺輩就擔當重任,只不過那時候的他並沒有將精力用在提升實力穩固境界上,以至於數千百年後腳步依舊停留在星蘊境界不曾踏入輪迴一步。

故聊齋 “此劫難以化解……”

第十重天上,麟炎拿着靈族老祖宗給的金牌,來到了水墨聖境,不過聖之道祖當初賜予靈族老祖宗這道水墨金牌的意願,是答應在他圓寂坐化以後,庇佑靈族一百年,期間暫時生活在水墨聖境的地域中,因此麟炎隨以成名數千載,依舊落魄投靠他人,不過她沒有因此頹廢,相反這裏的靈力雄厚程度,比起靈族來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對他的實力提升也有着不小的裨益。

……

百戰榜爭奪戰,也因爲截天教的突破被滅,縹緲宮被踏平所波及,麟嘯當得知偌大的靈族浩然無存時,瞳孔都是一縮,他悲劇的發現自己以成爲家族棄子,浩瀚的天地中僅剩的一名靈族族人,他到這時才發現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失去了強悍的背景。

拳頭緊握着,他眼眸猩紅,釋放着恐怖如斯的滔天恨意,“即使沒有你們,我也希望可以,沒有人可以阻止我的步伐!”

轟!

他出手了,隱忍了那麼久後他終於開始了自己的百戰王爭奪戰。

規則已經不復存在。

因爲那件事後,讓其餘幾大超級勢力一致認爲,只有實力強者才能在未來堅苦卓絕的生存之戰中,倖存下來。

所以先前制定的所有規則被廢除。

因此無論你來自那個勢力,無論你的悲劇如何,你實力不如人,死了該死,縱使事後你背後的勢力在追殺,殺你的人,也是你們兩方的私人恩怨。

龍淵第一次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這片天地要變天了,手中的戰天劍也發出共鳴,迫不及待想跟隨龍淵大殺四方。

原本幾個月就能落幕的百族大戰,隨着這次驚天變故,整整延遲了一年的時間,然而這一年中巨靈神領導那啓動勢力,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任憑几大超級勢力傾盡手段,搜尋消息,依舊毫無所獲……

天道懸賞也因此被擱置了下來。

直到一年後的深秋的早上,一切纔有了一絲頭緒,天的盡頭,有絕世強者發現了一段被生生抹去的歷史記載,距今八萬年前的一個古紀元…… 那是一處被鋒利的劍氣斬斷的巨大山峯,光滑的切面散發着依舊讓人膽寒的恐怖劍意,彷彿那驚天動地的一斬,天地都被生生切斷,留下着不知道經過多少歲月之力侵蝕,依然四溢着那滔天彷彿斬斷一切的劍意。

被斬成兩截的巨大山峯的切面上,留下那用極其驚人劍意刻下的記載,實力弱小者在看到劍意字體的瞬間,會頃刻間被那駭人的劍意給重傷,甚至死亡……

正是因爲如此詭異而又強大的劍意,讓前來一探究竟的無數強者止步,其中不乏有隱世不知多少年的隱世強者,不過於施展出驚世一劍的大能一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有人根據萬古以來的所有記載,推算出這被一劍斬成兩段的山峯切面的字體,來自於亙古久遠的紀元,不過那讓無數強者都爲之懼怕的驚天劍意,雖然大致推算出那字體的年代,但是沒有一個人敢去正視那散發着驚天劍意的古字體。

生怕一個不小心,被劍意所吞噬,走火入魔成爲犧牲品。

時間在此時此刻彷彿凝結了一般,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神色凝重的看着那斷壁之上的字體,散發着恐怖劍意的字體,在一點點的蛻變着,那瀰漫在字體上的滔天劍意,竟在一點點緩慢流逝着。

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突然陰雲密佈,電閃雷鳴,彷彿有着驚世的寶藏出現,一切充滿了迷於霧。

驚世一劍從天際猛的落下,將一座巨大的山峯一截兩半,電閃雷鳴間浮現出一道光幕。光影中那驚世一劍將此山撕成兩半,在場所有強者都爲之心悸,哪一斬太過驚世駭俗,這不是普通的山峯,天的盡頭屹立不知道多少萬年的不周山。

不周山被人一劍斬斷。刻下那有着驚人的劍意的字體,像是在告誡後人,有人在看到那光幕浮現出的影像後,似乎若有所悟,盤腿坐下,試圖從剛纔看到的那驚天一劍中頓悟出什麼。

“這可是不周山啊。盤古大神最終隕落之地,竟然被人一劍劈開,相傳那驚天之戰後盤古血染不周山,造就了不知道比玄鐵還要堅硬的礦物質,即使擁有絕品靈器也沒辦法撼動一顆不周山上的石頭。”

這是一位隱世無數載的強者。只見他一身白衣,腳踏白靴,身上雖然感覺不到一絲靈力波動,不過那種空靈讓人心悸的壓迫感,以他爲中心向四周擴散着。

眼前的奇特異相讓慕名而來的強者,都爲之一振,先前那光幕呈現出來的驚世一劍,將這有着神血一所的不周山都能斬斷。

這該是多麼強大的存在。堪稱主宰!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劍意褪去後,那光滑的切面上到底刻下了怎麼樣的記載,竟然有着如此通天的手段被保護着。

百族大戰經過一年時間的推移。期間發生了許許多多的變故,百花谷在短短一個時辰時間被人摧毀殆盡,屍橫遍野,花千羽在聽聞噩耗的剎那,一夜之間原本烏黑的秀髮變成了三千銀絲,整個人如同蒼老了幾十歲。發了瘋的不顧一切的提升境界,無奈事與願違。

短短六個月後就走火入魔。被心魔吞噬,整個人的實力也一落千丈。臨死前龍淵守在她身邊,對於花千羽龍淵有的則是虧欠,昔日相救之恩龍淵無以爲報。

“我……死後,答應我…替我報仇,找出那滅亡百花谷的勢力,就當還我的救命之恩了……”

說完美目慢慢合攏,一滴血淚從眼角滑落……

這一年的時光中,無數曾經算得上頂尖勢力的宗教,門派被未知人吞噬滅亡。

魔之大陸,天魔神潭。

遠離百族大戰開啓的地域,北極光在這裏展現,一座座被歲月侵蝕被遺忘的文明留下的建築,這裏曾經擁有着高度文明,只不過只存在短短萬年,便被摧毀。

百戰榜爭奪戰隨着時間的推移,經過一年的退後,延期舉行,人頭攢動,這些各大種族倖存下來的精英弟子。在這一年中都得到了不少來自幾大超級勢力的資源澆灌,得到了不小的裨益,實力境界都隨之攀升。

龍淵望着那偌大的碑體,眼神裏閃出炙熱的戰鬥火花,一年的等待讓他有些遏制不住內心的狂熱,想要一戰成名。

“我的復仇之路,便從你開始吧!”龍淵眸子中涌出一道凌厲的寒芒,緊盯着那來自魔族的魔王之子-魔方!

內心涌動着滔天的恨意,實質慘的殺意在眼眸中浮現,昔日被逼跳崖的少年,在經過九死一生和一次次血腥的殺戮,多次遊走在生與死的邊緣茹毛飲血,心中只因爲那一個念頭,滅族之仇,不共戴天!

“雙方通名!”

“魔族-魔方!”

帶着沙啞有些森然的話,陡然從魔方嘴裏傳出,作爲魔王唯一的兒子,從小便被各種資源灌溉,在耗費了無數天地靈材,和幾百株天地靈寶後才堆積出的實力,比他那臭名昭著的父親還要強上半分,有其父必有其子,魔方的殘暴不仁不輸給魔王。

“龍淵,請賜教!”

雖然龍淵很想報出自己族羣的名字,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旦泄露,戰天族人的身份,會讓他陷入永無止境的追殺中,自己現在還沒完全成長起來,隱忍是保護自己最後的武器。

更何況自己不再是孤家寡人,有了雙修道侶。更不應該莽撞,自己肩負着太多,承載這光復戰天族的重任,同時也要爲自己的女人着想。

咚!

龍淵先發制人,腳掌猛的一跺,體內的雄渾的靈力如同驚濤駭浪般狂噴而出,整個人身上涌動着一股肅殺之氣。

“死!”

劍指魔方,一道凌厲的劍芒撕裂虛空,朝着魔方爆射而去,感受到對方一上來就全面壓制的戰法,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愣着頭皮試圖阻擋下恐怖的劍芒。

刺啦!

一聲脆響,而後自其魔方眉心處涌出一股血,眼睛瞳孔陡然一縮,整個人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劍意刺破他天靈蓋,進入他大腦後一番肆虐,不可一世魔王的兒子,被龍淵一劍滅殺。

“有人觸犯了規則!有殺意肆虐!”

龍淵終是沒能控制住內心深處狂暴的殺意,一開始就對魔方下了殺手,百戰榜爭奪戰,不同於百戰點爭奪戰,尤其在經歷了一年前那次恐怖變故後,天才的命愈發的珍貴,這些未來星空的抵柱被看的格外寶貝。 爲首的元辰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殺人,數千年來這還是頭一遭,特殊時期,天才的命被格外的看重,浩劫將至,他們能做的就是整合所有有着不凡潛力的天才,培養成守護這片天地的忠實抵柱。

更何況這是他一手提攜起來的天才,被他當做幹孫子的魔方,擁有着無限潛力。

“小子你竟然敢殺人,誰借你的膽子敢這麼肆意妄爲,任何人違背了規則都難逃嚴懲,你是自行了斷還是讓我出手!”

元辰有着怒氣的話陡然在青石擂臺上炸響,下方的諸多人傑,在感到有些僵的氣氛時,便自覺的朝着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

“好狠辣的小子,竟然敢在老夫眼皮子底下殺人,簡直就是無法無天,無論你屬於哪個種族,當真留你不得!”

元辰話閉,手掌陡然一揮,實質般的靈力光線自其手指尖暴掠而出,朝着措手不及的龍淵纏繞過去。

龍淵見狀試圖抵抗,不過在絕對實力壓制下,他的手段顯然不夠看,羊種,楊宏,成空幾人見狀,紛紛催發體內的靈力,試圖將元辰的武技攔截下來。

咻咻咻!

沒有一絲猶豫,三人全力出手,將自己最強的招數用上,電光火石之間原本平靜的擂臺上,再次掀起了驚濤駭浪。

嗡嗡!

戰天劍發出共鳴,一條條青色的脈絡自其劍身上蔓延開來,一股勁爆帶着肅殺之氣的劍意陡然釋放出來。

“好小子,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戰天族的餘孽,竟然敢這麼目中無人的在老夫眼皮底下殺人,今日留你不得!”

“什麼戰天族餘孽出現了!”

元辰在感受到戰天劍凌厲的劍氣時,就已經肯定了龍淵的身份,一番話引起軒然大波。當年的往事,參與其中的各大勢力種族錯綜複雜,不過無一例外都沾滿了戰天族人的鮮血,以至於談之色變。

龍淵手中的劍發出劇烈的顫抖,木靈之力自其劍身陡然釋放出來,不過這樣對於龍淵還是一無所用。在元辰絕對實力的壓制下,即使龍淵底牌層出,也難逃被扼殺的結局。

“主人,去今之計只能將大傢伙好不容易纔恢復的一點實力給用了,即使這樣也很難突破出去。至少戰天劍的最終形態,必須要融合五顆靈珠,才能釋放出五靈之力!”

龍淵精神之海中陡然響起木靈珠聲音,龍淵隨之爲之一振,旋即不敢在有一絲保留,將戰天劍恢復的那一絲實力給催發出來。

“龍淵哥哥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定要讓你們全部陪葬!”

一處聳立的山巔,一位白裙裹身的美麗女子銀牙緊咬道。雖然有着薄紗遮面,依舊掩蓋不了她那傾國傾城的容顏,以及神聖而又高貴的氣質。

“師姐。待會要是龍淵哥哥支持不住了,記得出手幫一下他,我不想看到龍淵哥哥受傷的樣子。”

靜思璇聽到唐韻有些擔心的話語,“看來師妹是情竇初開了,老實說這樣一個普通的人,即使是戰天族殘存的血脈。依舊無法跟師妹你比肩啊!”

聽到靜思璇帶着有些警示語氣的話,唐韻猛然一清醒。心道“是啊。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稚嫩的小女孩了,十年了時過境遷。很多人都走了,很多事情遠遠不是自己想管就能觸及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粉拳緊握到“無論如何,龍淵哥哥都不能有一點閃失,否則就算違抗師命,我也要出手!”

……

百戰榜因爲龍淵秒殺了魔方二再度停止,不過龍淵已久沒能從危險中走出來,即使楊宏幾人傾盡全力將元辰的攻擊削弱了一半,不過剩下的一半龍淵自己就要地方下來。

“劍氣式!給我凝!”

坐以待斃只是弱者的表現,戰天劍朝天一刺,頓時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只不過沒有人注視那弧線,將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不斷蓄力的劍身上。

方圓幾裏內靈力波動陡然變得稀薄起來,防毒有人牽引一般,周而復始的注入戰天劍中,一時間元辰的老臉陰沉到了極點。

“這小子竟然如此瘋狂,竟然想要玉石俱焚,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心性,這到底是戰天族的人,果然名不虛傳!”

“寂滅,寂寥隨我與之一戰!”

元辰不敢託大,因爲周圍靈力的突然變化,讓一向謹慎的他,不得不聯合寂寥於寂滅,否則他自己恐怕很難生擒龍淵。

一股實質般的劍意自其戰天劍陡然射出,刺破虛空,帶着撕碎空氣的勁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着之前束縛龍淵身上的密集光線,一點點的撕裂而去。

嗤嗤!

狂暴的劍意自其戰天劍瘋狂涌動着,而作爲始作俑者的龍淵,體力於靈力以驚人的速度流逝着,四肢百骸傳來的麻木感,以及在體內擴散肆虐的劍氣,連他都無法控制。

匹夫無罪 咳咳!

龍淵臉色慘白,忍不住一口黑月從嘴中咳出,整個人的精神萎靡到了極點,即使拿出王者兵劍圖中蘊含的靈力進行補充,依舊無濟於事,因爲他強行催動戰天四式中第三式,已經無線於接近死亡的邊緣。

第三式的威力,被一次全部施展出來,反噬之力可想而知,不過拼命催發的劍氣式沒有讓龍淵失望。

至少將出手鎮壓他的寂氏兄弟之一的寂寥給斬斷一條臂膀,這個曾經在百戰開始之前,不可一世的裁判者,竟然被人斬斷一條臂膀。

底下唏噓聲響徹一片,各族的天才,都目不轉睛的盯着這千載難逢的大對戰。

龍淵一人之力,戰三個星蘊境凝出三顆星辰的存在,無論生或死龍淵的名字絕對會隨着,以一人之力對抗三大星蘊三重劫後,凝出三顆星辰的人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